有些事情你從來沒有想過它會發生,但它就是這樣突然降臨在你的生活裡,而且通常都讓人無法承受。

從接到醫院的電話開始,我就一直處在失神的狀態。 回過神來的時候,面對的已經是眼前雁涵冰冷的身軀。

我不住顫抖的手將覆蓋住妻子身體的白布掀開。 已經香消玉殞的雁涵,秀氣的臉龐依舊白淨,閉著雙眼彷彿只是睡著了。 據醫生的說法,是因為受到撞擊之後,大量的內出血導致回天乏術,送來醫院的時候就已經失去生命跡象。

我沉默的佇立在妻子的身邊守著,短短幾分鐘的時間卻感覺像幾個世紀。 不多久,還在上班的妹妹跟在學校接到緊急通知的女兒匆忙的趕到了醫院。 妹妹一走進臨時停屍間就崩潰的痛哭失聲,女兒則靜靜的流著淚,倒在牆上喃喃低語,一雙小手狠狠扯著自己的一頭長發到指關節都發白。

「對不起…對不起…」

警察架著一個渾身酒氣的矮胖中年人雙眼通紅的走了進來,撲的跪在地上不住的用力磕頭向家屬喊著對不起,女兒突然發瘋般跳了起來抓著中年人的領子,聲嘶力竭的哭喊著還我媽媽,還我媽媽…

與妻子相處二十年的回憶,瞬間的在我腦海中一閃而過,然後支撐不住似的,我倒了下去失去最後一絲意識。

──────────

再次感覺到自己恢復思考能力的時候,已經是辦完妻子的喪禮。

開車將妹妹送回去之後,再回到這個曾經是三個人甜蜜的家裡。 少了雁涵,整個家裡的空氣都變得寂寞起來。 女兒帶著一雙哭腫的眼睛坐在沙發上就陷入了什麼似的發起了呆,我則停在玄關,鞋子也不脫的站著什麼都不想做。

不知過了多久,電話鈴響打斷了這份凝滯。 女兒依舊一動也不動,我則脫下了鞋踏進客廳接起電話。

「是哥嗎?」是雨辰哭過之後仍然微弱的聲音。

「嗯,是我。」

「哥,你要堅強,不能這樣就被打倒。艾喬只剩下你這個爸爸了,你要振作起來。」

「嗯,我會的。」

「如果有什麼需要,就跟我說,別憋在心裡一個人難受。」

「好…」

跟妹妹說完,掛上電話之後,才發現天色已經全黑,不知不覺的肚子也有點餓了。 以往的這個時候我剛下班,艾喬則是從學校回來,回家時間早的妻子則是已經做好了香噴噴的晚飯在家裡等著。 看樣子我們在雁涵離開之後第一件要學會的事,就是要自己打理生活起居了啊。

「喬喬。」我喊起了女兒的暱稱,平時喬喬這兩個字都是妻子在喊的。 「肚子會不會餓?爸爸煮麵給你吃好嗎?」

女兒聽到喬喬先是愣了一愣,然後帶著令人心酸的微笑,惹人憐愛的輕輕點了點頭。 「嗯。」

幸好老婆平常有教我幾手,雖然料理的手續簡單,但是吃起來味道還是不錯。 將麵端上餐桌招呼女兒過來坐下,女兒紅著眼睛靜靜的吃起麵來,不發一語,看得我很是心疼。 儘管我的狀況也沒有比女兒好到哪裡去,但是以後只剩我們兩個一起過生活了,我勢必要堅強起來。

「喬喬。」我站起身來走到女兒身邊,輕輕將女兒擁入懷中,「媽媽不在了,以後爸爸會加倍努力,讓喬喬一樣幸福快樂好嗎?我們從今天開始要過新的生活,喬喬跟爸爸一起加油好嗎?」

女兒將頭緊靠著我的胸膛,從輕聲啜泣著,慢慢變成嚎啕大哭。 然後將小小的身子投入我的懷裡,盡情的宣洩出那份累積已久的悲傷。

──────────

事情過了好一陣子之後,我跟女兒兩個人的生活終於漸漸上了軌道。

儘管吃的方面不是我那永遠口味一樣的彆腳麵,就是出門外食。 但是艾喬似乎已經逐漸接受媽媽不在了的事實,表情輕鬆了不少,偶爾在看電視覺得有趣的時候還會發出些銀鈴般的笑聲。

公司裡面想要介紹單身女子給我的人似乎變多了,部門底下跟我說話的女部屬,不知不覺間也多了起來。 而且看我心情有些恢復,有些居然開起我的玩笑說要倒追我。

「唉唷,我哥在公司很紅嘛。」

順著聲音的來源過去,居然是應該在上班的老妹。 雨辰一現身在我們公司,馬上吸引了無數單身男子的目光…連有老婆的都在看了。 一頭染成深棕色的長捲髮隨著走來的步伐飄動著,灰色的合身套裝搭上緊窄的迷你裙,細長的雙腿裹上一雙不透明的黑色絲襪,還有性感的繫帶高跟鞋…好吧,連我這當哥的都在看了…

「胡說什麼。倒是老妹你怎麼有空跑來我們公司啊?」

「聽說我哥在這里當主管,有關係可通,我們上司就派我來跑你們公司的業務嘛。」

「雨書!不…哥哥!」幾個狐群狗黨餓虎撲羊似的擠了過來。 「這位想必是雨書哥的妹妹是吧,我跟你哥很熟的…」「老大,你這樣不行,怎麼都沒介紹您的妹妹給我們幾個同事認識一下…」「慢著慢著,先鋒廣告的案子一向都是我在負責,所以我先…」

「你們慢慢討論啊。哥,我們走吧。」雨辰秀氣的輕輕笑著,挽著我的手就把我往旁帶開。 一雙水亮大眼跟甜美又帶點誘惑的笑容,瞬間發散出一股強力電流,把我身邊幾個雜碎都迷得昏頭轉向。 雨辰把我拉離人群的同時我聽到了四周響起了一股惋惜的聲音,彷彿是到嘴的美肉飛了似的。 雨辰把我推進我辦公室之後也不急著談公事,開口就問起了艾喬的情形。

「嗯…不能說沒問題了吧,不過比起事情剛發生的時候已經好了不少。」

「這樣…那吃的方面你們怎麼解決?」

雨辰馬上問到了尷尬的問題,我只好搔搔頭皮老實回答:「有時候我下廚煮麵,大部份時候是買便當跟吃外食什麼的…」

「哥!你唷!」雨辰受不了似的喊了一聲,然後投以責怪的眼光。 「早跟你說有事情要跟我商量,你看現在這是什麼樣?你已經是大人了我不管你,艾喬才只有十六歲而已,你老讓她隨便吃的話會影響發育的。 」

「喔這個…」妹妹充滿關懷的責備,說的我不好意思了起來。 「你也知道我的廚藝實在…」

「我清楚的很!」雨辰笑了出來,「這樣吧,今天下班之後我帶點材料到你家,給你跟艾喬煮點好吃的。」

「哇,那真的是救我一命了,」頓時我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這樣我就不用每天去思考下一餐要弄什麼給喬喬吃…」

「你當餵狗啊,臭老哥。」雨辰說罷伸手用力擰著我手臂一塊肉,疼的我喊了起來。 「殺兄慘案啊!」

「不跟你扯了,我去找你們代表談事情去。」

「怎麼,不是我嗎?」我頓了一下。

「誰真的找你啊,討厭!」雨辰丟給我一個甜甜的笑容,然後就推開門轉身出去了,臨走前又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然後才轉身離去。

咦? 怎麼臨走那眼像是有什麼涵意似的…?

──────────

跟我要了鑰匙的雨辰早了我許久就已經到家,推門進屋的時候一股食物的香氣撲鼻而來,看來這小妮子廚藝很不賴啊!

「哥你回來啦,快好了,再等一下唷。」

「不急,慢慢來。艾喬今天有社團,會晚一點回家。」

我把公事包隨手放在客廳桌上,就拉了張椅子坐在餐桌旁看雨辰繼續在廚房忙進忙出。 雨辰仍然是那套合身的OL裝扮,只是披上了雁涵以前下廚用的圍裙,從身後看起來,真有雁涵還在的感覺。

我媽就生了我跟我妹兩個孩子,不過是生我之後很久才又多了雨辰(估計是避孕出差錯?)。 所以現在我已經三十五歲了還有個十六歲的女兒,雨辰也才二十五而已。 當年我結婚的時候哭得半死說不要哥哥嫁人(?!)的小屁孩,現在也已經是個落落大方的美女。 還記得小時候雨辰總愛跟前跟後,在我讀書的時候進房間來亂我,說長大之後要嫁給哥哥之類的童言童語。 現在長大了也出來獨立了,不知不覺間變得越來越漂亮,真是醜小鴨變天鵝了吧? 五官長得水靈秀氣不說,身材是該突的突該翹的翹,雖然給一身灰色套裝包得緊緊的,還是看得出來那份藏不住的玲瓏有致。

因為我對絲襪美腿有特殊癖好的關係,所以以前雁涵總是每天都穿著各種不同的絲襪,那時還小的雨辰就天真無邪的說她以後也要天天穿漂亮襪襪給哥哥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關係,後來才跑去做要穿OL套裝跟絲襪的工作?

想著想著,視線不自覺就往窄裙之下的一雙漂亮小腿望去。 不透明的黑色絲襪,材質看起來很細緻,想來是日本製的吧? 裹著一雙修長的美腿看起來異常的誘惑,尤其在我這種有絲襪癖的傢伙看來簡直是亮眼得讓人移不開雙眼,就恨不得能摸上一把…

「哥,你在看什麼啊?」雨辰回過頭來問了一聲,讓我從一陣不該有的綺想之中抽回,「哥是不是在看…我的腿啊?」

「胡說!沒有的事,胡說什麼,真是的。」被看透的我心虛的趕忙搖搖手,把頭轉開之餘卻又忍不住瞟了那雙誘人的美腿一眼。

「好色喔哥,自己妹妹的腿都要看。」雨辰帶著一股神祕的笑容走了過來,手上還端了個滾燙的小湯鍋。

「別過來別過來!瞧你手上拿的燙鍋!」一方面是真的怕被滾湯淋倒,另一方面是靠太近了,我忍不住要盯著雨辰裙下的腿看啊!

「唉唷,哥,我知道你喜歡看女人的腿。現在嫂嫂不在了,其實…」還沒說完,雨辰臉突然紅了起來,趕忙轉回去繼續料理不讓我瞧見她的表情。

啊?

等等,剛剛雨辰是想說什麼來著?

一時間思緒有點混亂的同時,門外也響起了鑰匙轉動的聲音。 放學回來的艾喬看到廚房有人,好奇的走了過來,一看到是雨辰小姑,馬上開心的撲了上去。

「小姑小姑,艾喬好想你唷!」一貼上去,艾喬就蹭得跟貓似的,真是,有這麼久沒見嘛?

「我們家的小美女最近過得好不好啊?聽說你爸爸那個壞人虐待你,都不給你吃好的,小姑趕快來拯救你哇。」

「沒有啦,爸爸只是不太會煮其他的,不然那個麵其實味道還是不錯…」

「別護著你爸了,再這樣下去可憐的喬喬就要營養不良啦!」

這兩個小妮子感情也真是好,自從雁涵不在之後更是明顯了。

既然艾喬這麼膩雨辰,就讓妹妹代替雁涵做艾喬的媽媽其實也不錯啊…?

唉,我在胡思亂想什麼啊。

──────────

在那之後雨辰就常常來我們家料理晚飯一起開伙。 就我而言,不用每天想要吃啥,倒也是樂得開心。

「每天晚上都來我們家,這樣你男朋友怎麼辦?」

「唉唷!要你管吶?」

「到時候嫁不出去,看老媽怎麼怪我。」

「臭哥哥,不用你多管閒事啦。」

雖然我從沒直接問過,不過這小妮子肯定是很多男生在追的,光看她上次來我們公司時的盛況就可以略知一二。 到現在還有許多人對那天來我們公司的美女念念不忘,每天纏著我喊哥哥,逼我介紹雨辰給他們認識的。

「艾喬今天怎麼這麼晚回來啊?」雨辰將嫩白的雙手在圍裙上擦了擦,望著牆上的時鐘問道。

「她今天社團有事,八點多才會到家。嗯嗯,這道炸牡蠣味道不錯啊。」

「喜歡就多吃點啊。怎麼今天你不用去載她的?」

「社團老師會把比較晚回家的干部載回家,所以我可以清閒一下。再一碗飯謝謝。」

「餓死鬼投胎啊,吃慢點。」

雨辰幫我把飯碗添滿遞了過來,自己也不急著裝飯,就托著下巴笑吟吟的看著我狼吞虎嚥,讓我一個人吃得有點不好意思。

「怎麼自己不吃啊?」雖然是這樣說著,我嘴裡嚼菜的速度卻完全沒有停下來。

「看哥吃飯很好吃的樣子呢,哎,這裡有飯粒。」說著,雨辰伸出修長的手指將我嘴角的飯粒拿了下來,隨手就放進自己嘴裡,讓我不禁有點不好意思。 這小妮子真是,你嫂嫂以前也不曾這樣哩!

雨辰最近來我家簡直是開絲襪博覽會。 膚色的黑色的白色的彩色的,厚的薄的,透明的半透明的,花紋菱形加水鑽的,以前雁涵還在的時候都沒這麼多花樣啊。 今天穿的是一雙灰色的超薄透明褲襪,她知道我愛看也不怕我看,一雙絲襪美腿交叉翹著就這樣晃啊晃啊的,弄得我邊吃飯邊偷看,都有點兒心猿意馬。

「雨辰你那個…絲襪每天都換不同樣式的,你們同事可有眼福囉。」

「哪有啦,回家之後換過才來的,在公司只穿普通…哎唷我幹嘛跟哥說這個!」說罷就面頰有點紅紅的的轉過頭去。

我不禁有點頭昏腦脹了起來。 原來雨辰這些五花八門的絲襪是專門穿來給我看的! 這小妮子也真夠嗆。

好,我承認我對絲襪美腿有無可抗拒的癖好,我也承認雨辰真的長得不錯…好吧,長得很漂亮。 可是她是我妹哩! 我用力對著自己說:還是別想太多的好。

嘴裡仍然嚼著飯,突然間外頭啪搭一聲巨響,整個家裡的燈都暗了下來。 怎麼搞的,停電了?

「啊!」雨辰第一時間就往我身上撲過來,害我被她連人帶椅撲倒在地上…連碗都不知飛哪了? 「哥…停,停電了!」

「變電所出問題之類的吧。」我看了看窗外,街上是一片漆黑,然後把嘴裡的食物一口嚥下,把手撐在地上坐起身來。 「來,別把我壓死唷,雨辰好胖啊。」

「哥討厭啦!」雖然看不見雨辰的表情,但肯定是被我弄得又羞又氣吧?

嘴上雖說著雨辰好胖,我卻很容易的就把她其實很輕盈的身子抱了起來,然後走了幾步到沙發上放下。 雨辰摟我的脖子摟的緊緊的,像是生怕我跑掉之後會變怪物回來咬她似的。

「哥……別走,我怕黑。」雨辰整個人貓進我懷裡,聲音都帶著些顫抖,我一手摟住她,輕輕的拍著她的背,另一隻手就擱在她纖細的腰上。

「不怕不怕,哥哥不走,哥哥陪你。」

我們在沙發上維持著緊緊相擁的狀態動也不動。 許久之後,雨辰似乎是比較冷靜下來了,才聽她開口說話。

「以前我小時候好像也有一次這樣呢。」在黑暗中,雨辰輕輕的說。

「嗯,大概是你六七歲的時候吧,爸媽都出門了,剩我們兩個人在家的時候停電。」我思索著過去的回憶。

「我記得哥哥那時候…有唱一首歌給我聽…」

「哇,你還記得啊,那好久以前了耶。」

「哥哥,唱歌給我聽。」

「咦?雨辰還是小朋友啊,羞不羞啊真是。」

「就要聽。」居然開始撒嬌了咧。

「哎唷你…」

無光的環境裡,我唱起了那首幾乎是二十年前唱過的兒歌,像那時一樣輕輕拍著妹妹的背,柔聲的哄著她。 不同的是,當時的妹妹很快就沉沉睡去,現在在懷裡的她,心跳卻似乎越跳越急,越跳越大聲,簡直到我都可以聽到碰通聲的程度。

五音不是很全的一曲唱畢,維持了一小段的靜默,然後在妹妹的心跳聲好像衝到最急的一瞬間,雨辰幽幽的開口了。

「哥哥…雨辰喜歡你。」

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嘴唇就被一個軟綿綿的東西貼上了,然後妹妹暖暖的鼻息就吹在我的臉上,連帶整個身子都貼了上來。

這下換我心跳停止了。

沒有辦法反應或者抗拒,整個人愣住的就被妹妹這樣吻著。 不知多久之後,妹妹才氣喘吁籲的退了開,重新將臉挨進了我的胸膛。

「雨辰你…你…你那個…」

過於震驚的我說不成話,只是結結巴巴的吐出了幾個音節。 黑暗中,妹妹將我的手從她腰上挪下,放在她穿著超薄褲襪的大腿之上,還牽引著我的手來回的撫摸著她那雙細緻的美腿。

仍然處於震驚之中的我沒有平復過來,就這樣傻傻的被妹妹牽著手撫摸著她纖細卻又柔軟的腿。 雖然還沒辦法思考,但在手上傳來的柔滑觸感與陣陣與絲襪摩擦的沙沙聲中,我也開始心跳加速了起來。 連帶的,褲襠裡那在妻子離開後沉默了好長一段日子的肉棒,也開始一鼓一鼓的脹大並跳動起來。

雨辰似乎是感受到被脹大的異物頂到的感覺,在我的手已經不自覺的開始會主動撫摸她的腿之後,她便將細嫩的小手轉移到我的褲襠之上,自顧自的拉下拉煉,從內褲中將我巨大的肉棒解放出來。

「雨辰…!這個…啊…!」

「噓…什麼都別說,哥哥好好享受一下…」

彷彿是被雨辰輕柔的嗓音催眠了似的,又或是已經完全被色欲所驅使,我低頭吻住了妹妹的唇。 一手伸向妹妹藏在套裝中堅挺的乳房搓弄了起來;另一手則探進窄裙之下,狠狠的捏弄著她裹在褲襪之下性感的豐臀。 與我交纏著舌頭的雨辰,不時的隨著我手部愛撫她的動作而發出甜美又誘人的呻吟,一雙玉手則分別上下套弄著我巨大的兇莖及撫摸我的睪丸。

黑暗中,雙手傳來的美妙觸感,以及肉莖與睪丸受到的細心撫弄,很快就讓我到達了難以形容的高潮。 痠麻的馬眼一突一突的噴射出累積數月的精漿。 隱約感覺到妹妹微抬起了腿,讓我噴射中的龜頭緊緊的抵著雨辰穿著細緻褲襪的大腿,將白濁的男汁全都狠狠的濺灑在那讓人瘋狂的絲襪美腿之上,然後再慢慢順著纖細的小腿大團流下。

我維持著搓弄雨辰一雙褲襪腿與軟柔嫩乳的狀態,動也不動的喘息著。 雨辰則繼續輕柔的套弄著我仍然不住噴射的肉棒,好像要把巨根之中所有的精液全都榨出才甘心。 在持續很久的射精結束之後,還輕巧的抬起腿用褲襪擦拭掉殘留在龜頭上的白漿。 滑嫩的絲襪材質,摩擦在馬眼之上的觸感又讓我爽得忍不住打起了哆嗦。

「哥……舒服嗎?」

「嗯…」我輕輕的吻著妹妹的唇,感激懷中美人給我的細心服務。 但是在激射結束之後,一股罪惡感也油然而生。 到底這樣可以嗎? 我跟雨辰畢竟是…

還不及讓我思考,突然間燈就亮了起來。 有點心虛的我馬上放開雨辰跳了起來,雨辰也是一模一樣的動作往後退了開。 妹妹一身的OL套裝被我弄得一團糟,尤其是藏有胸前兩顆巨乳的襯衫釦子整個被崩開,紫色的胸罩向上掀起,粉紅色的堅挺乳首暴露在空氣之中。 灰色的超薄褲襪之上則浸滿了剛剛我盡情噴射的白濁精漿,並且還不住的向下滴落。

我的肉棒在噴射之後處於半軟的狀態,雖然略微垂下卻仍然維持著巨大的尺寸。 在看到雨辰被我糟蹋的誘人景象之後,又控制不住的迅速向上站立了起來,幾乎是沒幾秒就又挺立到完全怒脹的備戰狀態。

我趕忙將硬挺的巨根胡亂塞回褲襠,雨辰也是急忙將雪白的雙乳塞回胸罩之下穿好缺扣的襯衫,然後脫下一片濕糊的灰色褲襪隨手塞進皮包,手忙腳亂的就往玄關衝去。

「雨辰,外套外套啊。」

我趕忙將披在沙發之上的套裝外套遞給雨辰,原本面紅耳赤的雨辰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然後腳步才突然停了下,慢慢向我走回來。

「哥哥…雨辰真的好喜歡你…」

猝不及防的又是在我嘴唇上迅速一啄,然後就輕笑著從我手中取回外套,快速的推門遠去。

我摸著自己的唇,在一團混亂之中努力整理自己的情緒。 只依稀覺得,剛剛最後那個吻,好甜好甜啊…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我老婆的趣事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淫娃蒂蒂
情迷咖啡室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