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父親去世後,母親就一直守寡。母親如果要再婚的話,肯定會有一堆男人追她,因為母親身材可以算是頂尖級的,只是上了年紀,母親的胴體比年輕時豐滿許多,不過豐滿的臀部加上胸前那兩粒微微下垂的奶子倒是添增了許多熟女的韻味,而腰部則保持著一等一的風範。我總是會望著母親的胴體意淫,想像自己是父親那樣的操她。

母親就像是古時候守寡的婦女一樣,每天清晨五點就起床上香,有些時候我會被母親順便叫起,對去世的父親上柱香。

今天母親也一如往常的在五點就起床,幫我準備早餐。但我今天卻不像豬一樣睡到鬧鐘叫醒我,母親起床後,我的睡意也漸漸退去。我下床後便走向神明廳,線香的味道讓我越來越清醒,母親則跪在地上念著經文。

不知為何我也掏出大肉棒打起手槍來。眼前的母親穿著睡衣,那是父親還未去世前買的蕾絲睡衣,帶了點半透明,那黑色的胸罩便顯現出一股神祕的性感。真是令人受不了啊!

我腦海裡交織出一幅淫姦母親的畫面,肉棒快速強烈的抽幹著母親的肉穴,如此不道德的行為可真讓人浴火焚生,不知不決的手便加快活塞運動,龜頭一下被包皮覆蓋,一下又從包皮中被撥開,如此摩擦加上腦子裡荒淫的畫面,突然一股熱流從腳底竄出,濃烈的處男之精從尿道口射了出去,滴落到神明廳外的地板上。

突然之間母親站了起來,轉身一看便是剛射完精液,雙腳微軟,握住肉棒,無法跑開的我。

「啊!修,你…怎….」母親訝異的望著我握住肉棒的我。

「媽!我….我..受不了了!!」母親突然一臉茫然地看著我,我把她推倒,母親一站不穩,肥大的屁股便重重的跌坐在大理石地板上,充滿熟女肉感的肥臀便震了一下,真是性感至極。

「修,你…你要做什麼?」母親驚恐地看著我,我晃著腫脹到極點的肉棒一步一步走向母親,肉棒不受控制的震動著,我用力撕開母親又薄又脆弱睡褲,眼前出現了黑色的蕾絲內褲。

「修~~天啊~~你要對媽做什麼啊!」母親慌恐地看著我,雙膝用力挾住,母親雪白的大腿和肥嫩的臀部盡入眼簾,我的手指輕輕從母親的腳底板滑到膝蓋上。

「媽~我….我實在是受….爸,兒子對不起你!」說完便用力的把母親雙腿扒開來,撥開那礙眼的內褲。

「不~~不要啊!!!啊!!」女人就是女人,再怎麼掙扎也於事無補。那充滿熟女風華的肉穴一絲不掛地全露在我眼前,以前只在片子上看過鮑魚,親眼所見就是不一樣,母親的肉穴一陣一陣的抽蓄,看得我肉棒快要爆炸,似乎是渴望著我的肉棒。母親也有好一陣子沒被幹了,如今她的第二春就準備開花把果結在我這個親生兒子裡。

「修…不行啊,我是你的母親啊!!醒醒啊!!修~~修!!」

「對不起啊!媽,我實在忍不住了!」說完便抱住母親,臀部用力一頂,腫脹的肉棒便沒入又燙又濕的陰道裡。

「啊!!修~~天啊!!」母親慘叫一聲,自從老公去世後就再也沒有嘗過肉棒滋味的她,如今再次所嘗的男體竟是自己的親生兒子。

「啊!修~~停下來啊!!不…啊~~~」毫無經驗的我肉棒才抽幹不到十下,腳底就竄出一股熱流,我用力的抱住母親,而又濃又燙的精液則直接射入了母親的賤穴裡。

「啊!媽,我…我射了!」

「嗚嗚~修,你….你真是…」

我把肉棒給拔出母親的肉壺,白稠的精液則從陰戶裡流下來,伴隨著母親的淫水。

「修…我…我….我…來幫你清..清理」說完母親便自動跪下,用嘴含住我的龜頭,母親的櫻桃小嘴吸住我的肉棒,原本下垂的老二,又開始充血,母親用舌尖撥開我的包皮,接著繞著龜頭轉,先是順時針在是逆時針,轉了幾次後,用舌尖波動我的尿道口,舌尖如此的攻擊,肉便又充滿了熱血。

「啊!修,你…你的…又變大了!」母親看著絲毫沒有縮退的陰莖吃驚的說著。

「媽,你剛剛,實在是…太…爽了」

「壞兒子,我是要幫你清乾淨,你…竟然又在我面前勃起,而且還這….這麼…大!」母親不再適用驚恐慌張的口吻說話,則是用淘氣的語氣挑逗著我,看來被我剛剛這麼強姦是已迷上了我的肉棒。

「真是的~~嗚嗚嗚~」母親話一說完,嘴巴就自動含住我腫大的老二,這次母親的小嘴不再只是單純吸住龜頭,而是緩慢的將老二滑入母親濕黏的喉嚨,母親的喉嚨漸漸的被肉棒撐開來,少了舌頭的挑逗卻多的幾分摩擦的快感,母親又漸漸地把頭往後移,龜頭離開了喉嚨,接觸到母親淫蕩的舌頭,母親把舌尖微微上揚,當肉棒離開喉嚨之後,便會和舌尖接觸,而敏感的龜頭就會被舌尖刺激而震動。母親頭部的擺動伴隨著唾液的分泌,感覺嘴裡的溼度漸漸增加,前後擺動的速度也開始加快,陰莖受到嘴唇的摩擦刺激,我感到越來越燙,母親伸手用那纖細潔白的手指握住了我的肉棒,開始前後進行活塞運動,我的龜頭也不得休息,母親的舌頭像極了一條滑嫩的蛇,唾液就像是毒液似的,母親則想把毒液注入我的肉棒,用舌尖搓弄我的尿道口。第一次的口交,看來也給母親嘗去了。

「嗚嗚~好吃….修….的肉棒…..好美味啊~~嗚嗚~~」母親讚不絕口的含著肉棒,聽到如此荒淫的話語,便起了股衝動,我便用力的破壞母親的節奏,屁股往前一挺,母親來不急反應,肉棒便已經深入喉部,我雙手握住母親的頭,屁股則激烈的前後抽幹,就像在幹肉穴一樣,母親的嘴一點也不出輸給她的賤壺。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母親已經發不出正常的聲音,肉棒強烈的撞擊著喉嚨,她只能嗚嗚叫。我的陰莖被舌面給摩擦的又紅又腫,龜頭則快速且用力頂著喉嚨,一股熱流又從腳底竄入肉棒,我用力向前一頂,滾燙濃稠的精液便直接給射進了食道,數量似乎多了點,嘴角旁流出了些許的精液。

「嗚~~啊!!咳~咳~咳~!」我依依不捨的把肉棒抽離母親的嘴,母親被濃烈的精液嗆的咳嗽,她趴跪在地上,吐出了不知道是什麼液體,沒吃早餐的她,真是太浪費我這個兒子的一番心血了,地板上都是白白濃稠的液體,也分不出是精液還是唾液還是其他的東西。

「媽,你真壞,你沒吃早餐我可準備了這滾燙的濃精給你享用呢!」

「壞….咳~壞兒子,我…都快不~咳咳….能呼吸了!誰叫你要….直接往裡面射~~~要是…要是…射在嘴裡…我可….可是會…一滴~咳!不流~~~」母親便把臉埋進地板上的液體,用舌頭吸吮著,突然之間我起了尿意,於是我便對準母親那美麗的秀髮,把那泡濃烈的尿撒了下去。

「啊!!你在幹什…..」尿液從母親的頭頂滑落,流竄在每根秀麗的頭髮上,接這又流到地板上,母親低著頭讓我把這泡舒服無比的尿撒完。

「壞兒子…」母親抱怨了幾聲,便用嘴吸著地板上的尿液,舌尖撈起漂浮在尿上的精液送進嘴裡,沒想到這個做母親的竟然如此淫賤,可以把尿喝得津津有味,配上親生兒子的精液味道似乎又昇華了。

「嗯~~嗚嗚~好喝,好好喝啊,修的尿….精….美味….美味極了~~」看到如次變態的母親,我也起了淫意,想要嘗嘗母親的淫水。於是我不等她喝飽,我把她給抓起來躺在地上,讓那充滿熟女風華又極其淫臭的鮑魚面向我。

「媽還沒喝夠呢~再讓我吸幾口….修~~」母親用哀求渴望的眼神說著

「媽~~我要嘗嘗鮑魚的味道….可以嗎?」我也用渴望的眼神說著。

「哦~修…這….我…真是…我…怎麼好意…意思呢?」母親低著頭,羞得說不出話,臉紅的樣子真他媽楚楚可憐,讓人想咬一口。看到如此畫面,我抱住母親,接觸到母親的熟肉便又慾火焚身,我用舌頭舔著母親的喉嚨,用嘴唇吻著,慢慢地流下口水,唾液便順著母親的肉體流到她那豐滿極致的乳房。嘴巴一開後,我看著母親,她也含情脈脈地看著我,她著眼神充滿了罪惡但又穿插許多渴望及大量的淫意。

「媽~~我…我愛妳~~~」我說完便吻著母親的嘴,將我的舌頭送入嘴裡,舌尖和舌尖互相觸碰,帶來無限的愛意,我分泌出唾液並用舌頭送入母親最裡,她也做了同樣淫蕩的事,我們交換著彼此的唾液,互相享受著,也互相用舌尖挑逗彼此嘴裡的任何部位,交織出一幅極其亂倫的畫面,不只是在肉體上亂倫,心理上也帶來了無限罪惡的亂倫快感。

「修~~~媽我….似乎…已經…」

「妳也愛上我了…媽~~~」

「修~~修~~我愛…愛死妳了啊~~~」我們母子倆再也不是以母子的身分生活著了,我今天就要把父親的女人搶到手了,從今以後我發誓要母親做我一輩子的老婆!

「媽~~我好久沒有喝奶了呢!」我挑逗著母親,把頭埋進充滿熟體風味的乳房,雙手搓揉著,夾住了我整個頭,我用舌尖刺激乳溝,手指則小心翼翼地搓弄母親的奶頭。

「修~~好舒服喔~~修~」我在母親的乳溝上留下一灘唾液。手掌整著掐住乳房,那雪白柔嫩的肉球便從我的手指縫裡擠了出來,手指夾住用力的夾住嫩肉,食指尖則搓弄著黑色帶著紅韻的乳頭,把奶頭弄得腫大,我一邊玩弄著一邊流口水,真想好好的嚐嚐十幾年來從未在嚐一遍的嫩肉。

「修啊~想吃就說吧~~~媽的奶可是為你而生的呢~好好地享用吧~修~修~~~」原本忍住慾火的我,聽到母親充滿慈愛的建言,那慾火便是衝破我的肉身。我立刻用嘴吸住母親的奶頭,像個嬰兒似的不想放開,舌尖用力觸碰奶頭上的乳腺,嘴巴則吃奶的用力吸住,乳暈也不放過,我用牙齒輕輕的咬住乳暈左左右右摩擦著。

「哦哦哦~修~~舒服啊~~~修~~~好好的吸~~哦哦~~另一邊也不能放過啊~~~」我嘴巴移向另一左邊的奶頭,右邊的早已被我吸的又腫又硬,乳暈上還留下我的齒痕。我一邊搓著乳房一邊吸的奶頭,正所謂人間天大的享受,雪白的嫩肉留下了紅紅的手印,舌尖快速的上下挑逗乳頭,乳頭也隨著舌頭的攻擊強烈著腫脹,看到如次腫脹的奶頭,我用牙齒輕輕咬住,把奶頭拉起,另一邊也用手指拉起,接著在放開,讓乳房晃動著。

「修,你著個變態的孩子,片子真是看太多的,你把媽我弄得爽翻天啊~~」母親稱讚我玩奶的技術,果然經過片子的陶冶就是不一樣。

「媽~奶子舒服過了,接著我也要讓你的肉穴舒服舒服一番~~」我淫賤的說著伴隨著微笑,母親沒有說話只是癡情的望著我,要我彌補下半身的空虛。我開始回想起片子裡的情節,我用手指撥開母親陰戶兩便的肉瓣,濕嫩的鮑魚便顯現在我眼前,我用前所未有好奇的心欣賞著。那滑嫩著濕肉真是人間美景,而親眼所見的陰蒂更是不同,一顆紅紅腫腫的小豆子立在陰戶上放,下面則是敏感的尿道口,微微流下的淫水更是淫賤十足。

「修啊~不要這樣看啦~~媽我會…會不好意思~~」母親抱怨著,可能從來沒有人如此靠近地盯著她的鮑魚看吧。

「媽~親眼看見就是不一樣呢~~~媽的穴穴看起來好棒,又濕又滑又嫩的樣子,真想嘗一口~~」我求母親讓我吸吮她的鮑魚,但是我等不及了,我不由自主地伸出舌頭,向肉穴攻擊,舌尖微微蠕動著,母親的肉穴則被刺激的慢慢抽蓄,我用手指搓弄著母親的陰蒂,小豆豆濕滑柔嫩,被我粗糙的手指如此搓揉哪撐得住,不到一分鐘就極其腫脹。

「啊~~修~~爽啊~~好舒….舒服啊~~陰蒂被…被修~~弄著好爽~~~哦~~」我按壓著陰蒂,另一手的大拇指則摩擦著母親的尿道口,如此敏感的尿道口受到大量的刺激便是紅如火焰。我分泌唾液用舌頭送入母親的肉穴,也用舌尖刺激著尿道口,唾液不斷分泌出來,弄得整片陰戶不像話。母親也很爭氣,知道我想喝淫水,她也不斷分泌出可口的蜜汁,淫水和唾液的雙重交叉真是可口。

「啊~~~修~~不要啊~~修~尿口會受不了的~~啊~!!!」舌尖用力向尿道口頂去,唾液也流入些許,突然之間,城牆崩塌,母親受不了如此強大的刺激,噴發出濃烈的尿液,弄得我滿臉都是,我還不小心給嗆到。
「幹~要尿也說一聲啊~你這隻賤母狗~~」被阿摩尼亞嗆到,實在是太生氣了,我便控制不住飆出了髒話。

「哦~~修…原諒我~~~剛剛實在是太….」噴發出的尿液把地板弄得濕透了。

「媽~~我對不起,罵妳是…賤母狗」我愧疚的道歉。

「喔~不修~~從今天開始媽就是你的女人了,你想要怎麼樣,我都依你~~你就叫我老婆吧~~老公~~」母親也真是的,就算你不是我的女人,我也會幹死妳啊。

「不~媽,我還是要叫你媽,畢竟是你生下我的。」

「喔~修~~乖兒子~~我愛死你了啊~~」

「媽,讓我用手指幫你爽翻天吧~」我的淫慾漸漸上升,手指慢慢地插入肉穴,哇!天啊!肉穴是如此柔嫩濕黏,陰道裡的感覺就是如此,雖然剛剛已經把肉棒插入過了,但是失去控制的我並沒有用心感受女人的胴體。母親的肉穴真是舒服,我用手指扒開肉穴,好瞧見裡面的樣子,母親的陰道正慢慢地收縮,又濕又黏的,淫水充滿了整個賤壺。

「呸~」我吐了口口水到母親的肉穴裡,看著唾液緩緩地流動,如此景象真是美如仙境。

「哦~修壞小孩~~不是說要讓我爽,怎麼又欣賞起來了呢~」母親抱怨著。

「真是的~媽~你的穴太美麗了,我是情不自禁啊~~」

「亨~!」母親亨的一聲,看來是等不及要爽死了,於是我插入了兩根手指,開始摳著肉穴,就像片子裡一樣,指夾向下,指紋向上,手指微彎,刺激著母親的G點。

「哦哦哦~修~好厲害~~怎麼會這麼爽啊~~~哦哦~」母親從來沒有被刺激過G點,於是我便來滿足她。

「媽~兩根看來不夠吧~~」我又插入一根手指,三指同時摳著肉穴,淫水四濺,極其淫蕩。

「啊~~爽啊~~~穴穴要~~~爛了~~~啊~~~」母親被我弄的爽翻天,我便開始加快腳步,抽插的速度漸漸變快。

「爽吧~~是不是想要噴發啊~~~媽~~」我調戲著母親。

「啊啊~要去了….啊~~~」潮水四處噴發,我反應極快,立刻用嘴來接,帶點鹹味和騷味的潮水真是人間極品,尤其是一想到那是母親的愛液,我更是喝得欲罷不能。

「喔,修~~媽媽的汁液好喝嗎~」

「喔~媽~那真的極品啊~」我舔著母親的陰戶,不浪費任何一滴蜜汁。

我抱住母親,讓她躺在神明桌上,我那腫脹的肉棒已經蠢蠢欲動,我對準母親的肉穴,讓龜頭摩擦幾下,濕潤濕潤。

「修~我要大雞巴,給我大雞巴~~」母親哀號著,我用力向前一頂「啊!!!爽啊~~修幹死我吧~~~啊~~~操爛我~~~啊」肉棒完完全全挺進了賤穴裡,肉穴裡又濕又熱,弄得我爽到極點,我夾緊屁股開始抽幹母親,大腿和大腿之間的撞擊真是帶給肉體上無限的滿足,我握住母親雙手,母親全身香汗淋漓,肉棒激烈的抽幹帶給母親強烈快感。

「媽~~兒子的雞巴爽不爽啊~~」

「好棒啊,壞兒子~啊啊~爽死我了~~~在大力點啊~~啊!」我不讓母親的奶子有閒暇的時刻,雙手用力地搓揉著,配合肉棒的抽送,節奏明瞭,無限荒淫。

「啊啊~幹死我啊~~爽啊~~壞兒子,大雞巴把你媽幹得快爛了啊~~啊哦哦~爽死~~了~~」

「媽~我要插爛你穴~~」陰莖快速的抽幹,賤穴裡的嫩肉被摩擦的又濕又燙,我肉棒的每一寸肌膚都在感受母親淫穴的嫩肉,從來沒有如此爽快的感覺。

「啊~兒子~我要大雞巴~~~啊啊~~」母親的肉穴吸住了我的肉棒,不想要我離開似的,我也不會隨意離開這舒服至極的賤穴,又濕又熱的肉穴一陣一陣的抽蓄的,震得我肉棒爽到極致。

「幹死你啊~我要幹死我的母親~~~真是淫賤的賤母狗,我的母親是隻淫賤的母狗~!」我侮辱著母親,讓言語來刺激她的感官,果然奏效。

「幹死我啊~~兒子~~我的肉穴不是給你父親插的,是給你插的,用力插,大力幹!!!」發浪的母親說著不三不四的言語,弄得我真的想操爆她的賤穴。

「幹她媽的死母狗,你這賤母狗,你兒子跟你老公的牌位哪個爽~」我問著還無道德的問題。

「壞兒子,你的大雞巴這麼厲害,當然是給兒子幹比較爽,你老子的牌位可差多了~!!啊!」我抱起母親,讓她面對父親的牌位,而我則是老漢推車的頂著她的賤穴。

「跟父親說,你喜歡被你兒子操~快!」我下達了極其淫賤的命令。

「老公啊~~~~啊~你兒子的大雞巴,弄得我~~~~我爽死了~~~老公啊~~~」母親也肆無忌憚地回答這荒淫的問題。

「老爸阿老爸~今天你的女人可被你兒子我弄得爽上九重天呢!操她媽的死母狗現在可是一點都不想要離開我的大雞巴!」我一邊對父親的牌位說著,一邊激烈的抽幹著媽媽。

「哦哦~壞兒子說什麼話~~~~那是爸…..你….你竟然如此不孝~~~哦~啊啊啊!!」

「哼!嘴巴上著麼說,還不是想要我操爛你的賤穴,操她媽的老子不爽幹了!」我立刻停下猛烈抽幹的肉棒,把肉棒拔出媽媽又紅又腫的賤穴。淫水隨著肉棒的抽離流出,被幹的腫脹的鮑魚依依不捨似的抽蓄著,我也有點心不甘情不願,但是我卻有了更荒淫想法。

「哦哦~壞兒子,怎麼停了下來,你這是在….你想弄死我啊~~」

「媽,你也真是隻淫賤的母狗,停下不操你就這樣苦苦哀求我真他媽的賤!」

「壞…壞修~~」母親被我這麼一罵,罵得滿臉通紅,羞得說不出話來。只瞧見這極其淫蕩的美麗臉龐,讓我又慾火上身,肉棒腫的猛震,受不了媽媽那楚楚可憐又淫賤浪蕩的表情,我用裡舉起腫脹的老二,屁股用力向前一挺,肉棒便又再度回到那溫柔可愛、又濕又黏、又熱又滑的故鄉。

「啊~~壞修修~~到底想要怎麼樣啊~~」母親像是個小孩那樣任信的說著。我把媽媽抱起用手鉤住她肉感十足的打腿,向上抬起,雙手再放鬆,媽媽肥美多汁的胴體便因地心引力向下一震,我肉棒用力便立即滑入母親的淫壺,腫脹的龜頭還因母親肉體向下的力量而頂到了子宮頸,被媽媽的子宮頸小嘴一吸,吸的我爽上仙界。

「啊~~~肉棒頂到了~~要爛了~~啊啊!!」母親嚎叫著。

我重複著如次的動作,每次一震,龜頭都能撞擊到子宮頸,每一次的撞擊,媽媽的肉穴都會用力一吸,吸的整根沒入騷穴的大雞巴又麻又酥。

「操死你啊~~我要操爛你的穴,你這淫賤媽媽」

「幹死我吧,我的寶貝兒子~~~媽媽我如此淫賤,是該受到兒子大雞巴的懲罰啊~~」我大力地操著媽媽的肉穴,一邊享受著母親淫賤不已的浪語。我躺在地上,讓媽媽的肥臀坐在我身上,媽媽便自動自發的搖起屁股,媽媽纖細的腰晃動著,肥美多汁的肉臀也跟著共振起來,肉穴則上上下下的吸著我的肉棒。

「媽,你轉個身面對父親。」我捏著肥嫩的肉臀,要媽媽面向牌位。

媽媽哼的一聲,轉向了父親,肉穴有跟著母親的轉動而摩擦著我的大雞巴。

「我問你,你喜歡被誰幹~」我問著。

「我….我喜歡…我喜歡乖兒子的大雞巴。」媽媽害羞地低頭,下半身則誠實地擺動著,我捏著母親的奶子,一邊搓揉一邊問著。

「想不想要讓我操爆你啊,媽,告訴父親,做兒子的要把他媽媽的肉穴給操的一蹋糊塗!」

「老公~~我要讓兒子幹死我,請原諒我~~~我想要懷上兒子的種,讓他操爛我吧~~」母親嘴巴老實的說著,肉穴也毫不保留的吸住大雞巴。

「他媽的真是賤女人,父親我就來代替你好好懲罰你的老婆,你也不用擔心家族的後代了,我會用我的大雞巴和又濃又稠的精液灌溉媽媽的子宮!」我抓起媽媽的肥腿用力舉起,接著把她按壓在地上,雙腿高舉,肉棒瞄準紅腫的肉穴,用力一幹!

「啊~要死了,穴要被兒子的大雞巴操爛了啊~~」在如此刺激的體位攻擊,每一次的用力撞擊,都能夠撞擊子宮頸,龜頭被吸住後再用快速拔出,子宮頸也被刺激的熱如火焰,子宮頸一縮一縮的,實在舒服。我也不讓媽媽的奶子空虛,雙手用力的搓揉著,我們母子倆也互相交換著唾液,母親的口水果然好喝。

「嗚嗚~~爽啊~~~好兒子~~~幹死媽媽了~~~媽媽要爽死了啊~~~」

「媽,做兒子的要好好孝敬你,讓你爽到九重,不,我要讓你爽上仙界~~」抽插已經有五分鐘,子宮頸也被撞擊的又腫又熱。我把媽媽轉身,叫她屁股抬高,我捏著白白嫩嫩的肉臀,肉棒用力幹進肉穴,高高的屁股,肉棒斜斜的滑入媽媽的賤穴裡,大腿和肥臀的撞擊也是前所未有,啪啪啪的聲音帶來了強烈的快感。

「哦哦哦~爽啊~~操死我啊,我要兒子的大雞巴幹死我啊,兒子我想要懷你的孩子,趕快用精液灌注我吧~~」

「還沒呢,你這淫賤母狗,先讓我把你操到爛掉再給你精液!」我加速抽插著,胸部趴在母親的背上,用手指蹂躪著母親的大奶子,我們母子倆都是揮汗如雨,在父親前淫亂的亂倫大戰,如此畫面真的荒淫至極,可謂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姦淫的自己的媽媽,媽媽她也是萬分享受著自己的兒子,神明廳裡的淫叫嚎叫充滿了整個家。

「啊啊啊~~爽啊~~要爽死了啊~~~幹死我吧~~~乖兒子~~~給我濃精,把我的子宮淹死吧~~幹死我啊~~~我想要被兒子親手操到升天啊!!」

「媽~~我愛死你了啊!媽,我要讓你升上無限淫賤的天堂,讓你的肉穴被我給幹的爆炸!」

我猛烈的抽幹著媽媽的賤穴,肉棒和陰道內壁的摩擦已經昇華到了合而為一的境界,肉體和心理這雙重層面已經和母親合為一體,眼前這個充滿慈愛的母親卻極其淫蕩的女人如今是已被兒子給幹的爽上天堂。

「哦哦哦~~~要….要…丟了~~~嗚嗚嗚~~哦哦~哦~哦~~~哦」媽媽已經爽到說不出話來,我開始加強抽幹的速度和力量,每一次的抽插都用力頂向子宮,啵啵啵的子宮頸一吸一吸,龜頭是又腫又紅又硬。我把媽媽的雙腿抬高讓她下半身微微凌空,肉棒向下抽幹,淫水四濺極其荒淫,媽媽微微鬆弛的肉瓣被強烈抽插著的大雞巴幹進幹出,原本深色的陰唇也因此被磨紅腫之至,母親的陰毛也都沾滿的愛液,被黏稠淫水黏住的陰毛可真是性感至極,我一邊幹的媽媽,一邊吸著母親的腋毛,熟女不刮的腋毛就是性感,如此敏感的部位被舌尖攻擊的體無完膚。

「嗚嗚~修~~我要~~~快要~~~丟~~~要~~丟~~~了~~~啊啊~~」母親的肉穴開始強力收縮,濕黏滑嫩的肉穴夾的我大雞巴爽到極點,我大力快速強烈的抽送並抱住性感淫蕩的胴體,吻著母親的小嘴,啜飲著母親的唾液,舌尖刺激著母親的牙齦,她也用唾液回報我。

「媽~~我要讓父親看看你這淫賤人母是怎麼被兒子給搞大肚子!」我再度抱起她,讓她面對父親的牌位,肉棒則豪不畏縮的繼續幹著,媽媽望著父親的牌位,留著口水,發出哦哦哦的淫叫,肉穴誠實的吸住大雞巴。

「老….公….我….的老…公是修~~~好兒子~~~讓我懷孕吧~~~操爛我~~~~」媽媽對著父親說著實話,我也不甘示弱地在父親面前狂暴的頂著母親的子宮。

「嗚嗚嗚~~嗚嗚~~」我抱住媽媽走向父親的牌位,讓父親好好瞧瞧她這淫賤下流的老婆,媽媽已經開始翻白眼,我也使出最終的力量幹著她。

「爸,媽媽她已經不是你的女人了,我要她做我的母狗,我要她生下我的小孩,我要她懷上你的孫子兼兒子!」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大腿與肥臀的撞擊越來越大力,每次抽幹都把龜頭給送入母親的子宮小嘴,我也準備要把濃烈的精液射入媽媽的子宮了。

「操你媽的啊!!操死你啊~~~我要你懷上我要你爽死!」這次是前所未有的熱流竄出,強烈個感覺完完全全集中在肉棒上,我以一秒三下的速度撞擊著子宮頸!而媽媽的陰道也強烈的抽蓄,內必被我摩擦的像著火般,淫水也被無數抽幹的肉棒打出泡泡。

「哦~哦~哦~哦~哦~嗚嗚嗚~~啊~~~~!!!」媽媽使出最大的力量夾住我的肉棒,我也使出最大的力量把龜頭送入母親又是濕黏又是滑嫩又是緊密的子宮小嘴,終於,最後一發精液衝破防線,噗的直接射入媽媽的子宮裡,穩著母親的嘴,讓肉體和心裡都充滿了實實在在的快感,龜頭就這樣被子宮頸吸住,精蟲們也一個不留的往子宮內鑽去。

「啊啊~~~啊~!!!!!!!!!!!」媽媽嚎叫著,她肯定已經懷上了我的小孩。我抱著她,讓肉棒停留在媽媽的陰道裡,母子兩便累的睡在神明廳裡,讓父親欣賞欣賞這幅淫賤極致的亂倫美景。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