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叫若言,今年27歲,確切地說應該是我表嫂,因為家人都說稱呼姐姐TV親切點,所以我一直喊若言為姐姐,姐姐在一家房地產公司做主管,因為到北京出差,順路過來看望一下我。知道這個消息,我內心一陣狂喜,因為姐姐是個小美女,皮膚很白皙,精巧公的瓜子臉上一雙憂鬱的大眼睛,有一種攝人心魄的美,一頭亮麗及腰的長發,沒有經過任何人工的修飾,隻是別了一個簡單的發夾,最關鍵的是姐姐的身材,雖然不是北方的高挑型,但卻是標準的S型,纖細的柳腰,豐滿的雙乳,修長的美腿,典型的江南美女,和表哥結婚後更透出一股成熟的少婦風情。

之前我一直喜歡看性騷擾類的文章,經常看著別人在公交車、火車上可以做的那些事,總是讓我無限遐想和期待,希望自己也能有這樣的豔遇,因為北京總是會遇到高峰期坐車,很多公司的白領美女也擠在人群中,總有控製不住內心的欲望想去YY一番……機會終於來了,因為我心中仰慕已久的姐姐,終於要來北京了,周五下午跟領導請了半天假,特地回家換了身休閑服,順道買了束玫瑰提前半個小時到了火車站。順便提一下,我今年25歲,身高183CM,父母賜予我一副俊朗的麵孔和健碩的身材,由於喜好籃球運動,大學時就已經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各係都有鍾情與我的美女,也曾結交過幾個校花級別的女孩,畢業後的由於種種原因都分手了,自從進入中關村IT行業後到現在已經單身大半年,姐姐的到來無疑是我平淡生活中的一抹重彩!火車到點約5分鍾後還沒看見姐姐,於是給姐姐發了個信息,但是姐姐半天沒回,人都下完了,我望眼欲穿。突然感覺有人拍了下肩膀,回頭一看,一陣驚喜。

姐姐正笑吟吟的站在我麵前,我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美女,黑色無袖的雪紡的上衣,襯出姐姐蓮藕般的胳膊,似乎隱隱能看到裏麵黑色的抹胸。下身著一條深藍色牛仔短裙,露出雪白的大腿,肉色的絲襪,一看就知道是高檔貨,基本上跟透明的一樣,讓人忍不住想去撫摸一番,披著長發,腳上穿著一雙昂貴黑色的高跟鞋,整體造型簡單而時尚,心中忍不住讚歎,看多了嫣紅柳綠,這才是人間極品……

「嗨,表弟,好久不見!」若言見我盯著她看了半天,連忙提醒我顯然失態了,連忙掩飾下,拉著行李箱就趕緊下了地道。

「姐姐,這次來北京住多久啊?」

「看公司安排,事情辦完後大約留三五天遊覽一下,差不多就回去了,到時候你要做我向導啊!」

呵呵,我一陣竊喜,若言最少留在北京一個禮拜,我和她親近的機會豈不是大大增加。

「趕緊走吧,不然一會人多了,地鐵太擠!」 其實我是心想趕緊走,不然一會人太多,生怕美貌的姐姐在地鐵上被人吃豆腐。

我都沒碰過若言,豈容他人覬覦。

終於進了北京站地鐵,幸好,人還不是很多,不過已經沒有座位了。

我找了個靠中間的位置。讓若言扶住欄杆,我站在他旁邊從側麵看著她,只能用美來形容,盯著姐姐的領口時不時的還可以看見裏麵的胸罩,似乎是蕾絲邊的,姐姐雪白的胸脯中間很明顯一道溝壑,看的我心經蕩漾,下身漸漸得硬了起來,為了不讓別人發現,隻好吸氣提臀讓下麵顯得不是很明顯。

最要命的還不是這,因為下一站是建國門站,很多人會在這轉車,從窗戶上就已經看見外麵已經是黑壓壓的一片,門一開便湧上了車。姐姐實在穿的太惹眼了,立馬就看到有個男的一上車就盯上了姐姐,目光裏充滿了欲望,不停的往裏擠,就差一點就擠到姐姐的後麵了。

我一個側身,站在了姐姐的後麵,把我的位置讓給了他,因為他前麵有人坐著,所以這哥們也就隻能目光不停的殺我,我用勝利的笑容回擊了他的憤怒的目光。姐姐似乎也發現了旁邊的色男,誘惑性的朝他笑了一笑。

站在姐姐後麵,準確的說是貼在姐姐的後麵,由於人太多,隻能這麼尷尬的站著。時不時的還能聞到姐姐頭發裏散發出來的香味兒,由於是夏天,衣服穿得很少,而且姐姐穿得是超短裙跟絲襪,當我下麵貼到姐姐臀部的時候,能明顯的感覺到姐姐臀部的彈性。第一次跟姐姐貼的這麼近,不由得的心跳開始加速,呼吸也變得急促,心不在焉的跟姐姐聊東聊西。似乎姐姐也感覺到了我的變化,微微的側了下身體,本————-以為姐姐是為了躲開我,沒想到卻是讓我剛好頂到了姐姐的臀溝,姐姐似乎還無意中的向後麵靠了一下,繼續漫無邊際的聊天。

我卻已經控製不住自己的內心的欲望,開始將手慢慢的貼在姐姐的屁股上,若有若無的試探著姐姐,還不時的將自己呼出的熱氣噴到了姐姐的耳朵上,姐姐感覺到我的變化,耳朵已經開始越來越紅,呼吸也急促,伴隨的是雙峰的此起彼伏。姐姐開始微微的往後靠,似乎鼓勵著我去摸她。

我的手顫抖的摸向了姐姐的臀部,微微掀起了姐姐的裙子,摸向了絲襪。手感超好,也超刺激,我已經聽見了姐姐急促的呼吸聲,我於是將手探向了姐姐的襠部,沒想到的是姐姐的絲襪竟然是免脫型的,我輕聲的對著姐姐的耳朵說:「姐姐不乖哦,勾引弟弟!」姐姐羞澀低下頭,小聲說:「你姐夫非要我這樣穿的!」我膽子大了起來,手更加肆無忌憚的遊離在姐姐的屁股上,而更讓我意外的是,姐姐不僅穿得是免脫型的絲襪,還穿著丁字褲。我用中指在那個線上來回摩擦,到了菊花的位置時,會稍微用力的按下去,能觸碰到菊花,但是很快就離開了。我的手指稍微往前探了下,摸到了姐姐的小穴,可以說現在已經是個潮水洞了,已經能明顯地感覺到,流出來的液體已經浸濕了內褲——準確的是說那兩片公布。

我的手指在兩片布穿了過去,插入了濕熱的洞穴門口,並沒有深入便匆匆的撤回。如此這般來回摩擦,已經讓姐姐招架不住,開始顫抖,於是貼著我偎依在我懷中。我用略帶愛液的手指去撫摸屁眼,來回幾次,屁眼也和陰到一樣濕潤了。而這時,姐姐也將手背到了後麵,隔著我的褲子輕輕的撫摸的著我的雞巴。正當我懷抱美女享受的時候,突然姐姐扭過頭來說:「我要下車!哪兒有洗手間?」我隻好停下手中的侵犯,在雍和宮站下車了。

領著姐姐到了洗手間門口,姐姐說:「你等我一下!」我見這個洗手間比較隱蔽,念頭一動便尾隨姐姐跟了進去,裏麵果然沒人,我一把摟住姐姐,迅速吻住姐姐的香唇。「唔……唔……」姐姐的掙紮更加激起我的欲望,我騰開一隻手撫摸起她的雙乳,姐姐在我的熱吻的攻勢下,慢慢的軟在我的懷裏,我反手關上門坐在馬桶上,將姐姐抱在我懷裏,溫柔的吻著姐姐的耳垂,姐姐呼吸的香氣恨不得我將其吻遍全身。

「啊……」姐姐嬌聲的輕歎了一聲,我又激動起來,舌頭在姐姐的口腔裏攪動起來,另外一隻手輕輕地揉搓在姐姐的陰蒂上,手指慢慢插入陰道抽插起來,公姐姐已經開始享受這種被蹂躪的快感,很快我的手掌上就滿是姐姐的淫水。我按捺不住解開了我的褲子,還沒等姐姐反應過來,已經將我分泌出了不少液體的硬物塞進了她的嘴巴,瞬間快感傳遞到了全身。

被情欲彌漫的少婦就是不一樣,已經開始沉迷在這種淫穢的氣氛中,舌頭不停的圍繞著龜頭旋轉,時不時的用力吸一下,再用舌尖去舔一舔馬眼,爽的我差點喊了出來,快感是一浪高過一浪。「若言!」我直接輕呼姐姐的名字,站了起來,扶住姐姐的後腰將她背對向我轉,挺起青筋爆露雞巴對準濕潤的陰道插了進去,因為小穴已經很濕潤了,再加上姐姐穿得是免脫的絲襪跟內褲,更是刺激了我的欲望。我雙手抓住姐姐的臀部開始向前挺入,看著我的雞巴在兩片陰唇中間穿梭,我開始放慢了節奏去欣賞這一美景,姐姐發現我動得慢了,開始扭動自己的小蠻腰,口中嬌斥著:「不要停好不好?」

我忍不住想逗弄姐姐一番:「若言想要是不是?那你應該喊我什麼?」

姐姐漲紅了臉:「親親老公……插我嘛……」我開始九淺一深的插向陰道深處,粗大的雞巴時不時的撞擊著子宮口,姐姐每被我插一次深處都深深的吸一口氣,乳房隨著我抽插還不時的蕩漾起來,由於在公共洗手間,姐姐怕被人發現,總是緊緊的咬著嘴唇,不讓自己的呻吟聲傳出來,隻剩喉嚨裏微微的「嗯啊」聲。

那我又如何肯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反而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使勁的撞擊著姐姐還被絲襪包裹的屁股,而且還將一直手指插進了姐姐的屁眼,雖然姐姐通過扭動屁股來逃避,但是我怎麼可能這麼就放過這麼好的機會?我繼續抽插。手指已經插進去大半根了,抽插的過程中,我轉動著自己的手公指,時不時的能從肉壁上感覺到正在小穴裏活動的雞巴,我手指轉動的速度也在加快。

我抽插了約三百餘下,姐姐口中忍不住發出淫聲蕩語:「啊……親親弟弟!好舒服啊……我要你插我……」

我突然感覺姐姐陰道一陣收緊,姐姐趴在水箱上的手抓的更緊,姐姐的兩腿開始顫抖,後背也隨之緊張了起來,幾秒鍾後我插在陰道裏的雞巴感覺像被水母吸住了一般,緊緊的熱熱的暖流一點點溢在龜頭上,我忍不住打了個機靈,抱住姐姐的屁股瘋狂的插了起來,陰囊啪啪的打在她的外陰上。

姐姐忍不住大聲的淫叫了起來:「啊……哥哥……你的好大……插的……我好舒服……不要停……我要高潮了……」一瞬間我用盡全身力氣向陰道最深處挺進,「啊」我渾身顫抖了一下,我連忙抽出雞巴,姐姐癱軟在地上,大量的精子噴勃而出。全部射向姐姐的迷茫的臉龐上,掛在嘴角邊。

看著這淫蕩的一幕,我心中一陣悸動,摟住姐姐,擦拭著她嘴角的穢物,柔聲說:「若言對不起……」

淫蕩姐姐初嚐後庭樂姐姐在地鐵站被我騷擾後,控製不住內心的欲望,被我誘奸於雍和宮的洗手間內,看著姐姐滿臉的精液,我內心羞愧萬分,覺得實在不該如此對待柔弱性感的姐姐,連忙拿出紙巾擦拭著姐姐臉上的精子,扶起姐姐輕聲說:「若言,對不起。」

姐姐躲避著我的眼神說:「我們快回家吧。」

我連忙拉著姐姐的手走出洗手間,姐姐委屈的跟在我身後,旁人看起來我們似乎是一對剛剛吵架的情侶。

回到家中,姐姐說:「我還是住賓館吧。

「不,姐姐你一個人在北京不方便,住在我這裏我還可以照顧你,你不是說想試試我的手藝麼?」

見姐姐不吭聲,我知道她對方才的事情心有顧忌,便道:

「姐姐你要是覺得我們住一起不方便我就去我同學那裏,但下班後我過來給你做飯,晚上我再離開」

姐姐連忙說:「算了,就住這吧,北京這麼大,你跑來跑去很不方便,我睡沙發也可以。」

「怎麼能讓姐姐睡沙發呢?你住臥室,我睡沙發。」一邊說我一邊把姐姐的行李箱放進臥室。

姐姐笑著說:「壞小子,我去洗澡了,你不要偷看啊。」於是進臥室關門,估計拿換洗衣服了。我在客廳心裏快樂歪了,等姐姐進了洗手間,我趕快跑到臥室看到姐姐滿床的衣服,行李箱也打開了,唉我這個姐姐就是一個大小姐,東西扔的滿床都是。

回想上次去她家看到沙發上都堆著姐姐的內衣和絲襪,我不禁失笑,隨手整理著她的衣物,突然心跳起來,因為我看到了姐姐的好幾雙黑色或肉色的超薄長筒絲襪。

我身上一陣燥熱,立馬掏出那雞巴,將長筒襪套在雞巴上來回摩擦,緩慢的套弄感受著絲襪觸及的快感,閉上眼睛腦海中想像著姐姐曼妙的裸體,柔軟的陰唇、濕潤的陰道,感覺自己的雞巴正在姐姐的陰唇之間穿插。

夾雜著液體的摩擦聲和姐姐激情的叫床聲,不由得感覺到快感來襲了,感覺公來的太快,沒來的及拿掉正套在雞巴上的黑絲襪,伴著一陣陣強烈的快感,射了出來,由於射的快感太強烈了,不由得哼了出來。

公仔當我漸漸平靜下來睜開眼的時候,嚇了一跳,麵前赫然出現一個美女目瞪口呆的看著我,姐姐已經出來了,裹著一條大浴巾,而且正站在我的麵前。

由於快感太強烈,第一次射出的精液穿過了薄絲襪,飛了出來正好落在了姐姐的腳上,姐姐不知道是嚇傻了還是怎麼了,正盯著我還套著絲襪的雞巴看。我急忙想把姐姐腳上精液擦掉,姐姐以為我要再次施暴,連忙掙紮,浴巾也+隨之掉在地方,我抬頭往上看,濃密的陰毛,35C的美乳,正在我的上方。好一幅美女出浴,姐姐正要彎腰撿起浴巾,我一把拉過姐姐說:「若言我想要你,你好美!我們再來一次吧,最後一次!!!」

姐姐看著我激動的模樣,也情不能自已,緊緊的摟著我的脖子,我把姐姐抱到床上,因為我喜歡複古的中式家具,床是仿紅木的,有四個角的那種。由於之前跟姐姐聊天的過程中,發現姐姐會經常幻想被強奸,快感會很強烈,既然她有這種情調。

於是我心生一計,將絲襪當作繩子捆起她的雙手,姐姐驚呼:「你要幹什麼?」

我壞笑著說:「姐姐你不是喜歡被強奸的感覺嗎?我隻是想讓你舒服,你好好享受就可以了我不會傷害你的。」

姐姐點點頭,我加大手中的力度拉緊絲襪,姐姐現在雙手被捆在了兩個床腳,雙腿跪在床上,因為要彎著身子,屁股不由得翹了起來。

已經明顯能看到陰毛上有透明的液體,看來的確對強奸和性虐帶有著特別的感覺,臥室裏已經開始彌漫著淫欲的氣息。;雖然有過性經驗,但是還從來沒有嚐試過肛交。

這次我一定要滿足我一直以來的渴望,看著姐姐翹起來的屁股,屁眼還是粉紅色的,看來這還是一片未開發公R的處女地,那麼第一次的後庭之樂就交給我吧,忍不住的我用舌頭舔了下姐姐的屁眼。

「不要,好難受感覺,你不會想肛交吧……一定不行,我不要……」上次在廁所裏用手指插得她那麼爽,不能說不要就不要,而且我已經準備這麼玩了,這次多引導下,應該會很容易能進入了,等爽的時候看你不求我插你屁眼。開始用一個手指插入姐姐的屁眼,雖然姐姐拒絕這麼做,但是手指的靈活性也由不得她不願意了,姐姐也慢慢的接受了這種虐待,喉嚨裏發出嗯啊的快樂之聲,看著已經分泌出大量液體的陰唇,我忍不住用舌頭去舔了下。

「啊……親弟弟……不要玩了好不,我不要……啊……」想到上次關於剃須刀的使用方法,我拔出了手指,伴隨著姐姐的一聲:「啊……你要幹嘛去……」

「一會姐姐就知道了,馬上回來,等著一會更強烈的快感吧……」我卸掉了吉列峰速的刀頭,拿著可以震動的手柄,姐姐回頭想看看我究竟拿了什麼東西,我笑著對姐姐說:「一會你就會知道弟弟對姐姐有多好了。」因為是充電電池,所以不用懷疑手柄的震動持續時間,打開了震動,我拿避孕套套在了手柄上,免得液體進了手柄,我拿手柄在早已春潮泛濫的小穴中抽插了幾下,由於震動開了,姐姐也不由得叫了起來。

「啊……什麼東西……啊……還可以震動的……啊……不要……」不能讓姐姐這麼快就進入狀態,我把手柄拉了出來,拉出來的時候還帶著一個細細的透明的細線。「姐姐,很快你就會求我插你的……」還沒等姐姐反應過來,我就把早已濕潤的套著安全套的震動手柄塞進了姐姐的屁眼,果然效果不一般啊,剛插入一點,就能感覺到姐姐強烈的反應,開始扭動屁股,帶著對莫名物體的排斥感。我一隻手按住屁股,另一隻手開始慢慢的將手柄推入直腸,剩最後的一點時我停了下來,不能全塞進去,不然要拿出來的時候可就麻煩了。我脫光了衣服,跪在了姐姐的後麵,拿著剛剛已經射過一次的黑絲襪繼續套o弄,姐姐在震動手柄的奸淫下,小腿用力想把屁股翹的更高,但是越是用力,直腸括約肌就會收縮的越厲害,這樣手柄的震動效果就越明顯,姐姐不由得又放棄的翹屁股的想法。

「親弟弟,姐姐受不了了……啊……我要你……要你插我……」「好姐姐,這才是剛開始,等到該插你的時候我自然會不客氣的……今天一定要讓姐姐爽個夠,這樣以後即使你跟你老公做愛的時候,你也會想著我的……」為了讓姐姐更快的進入狀態,我開始將手柄拔出一部分,然後再塞進去。姐姐那可愛的肛門居然也滲透出一絲透明愛液,真是美妙啊,隨著手柄的震動,姐姐搖晃著腦袋,微微的用力夾著陰道和肛門,這樣快感更加強烈,看來姐姐已經開始享受這種性愛遊戲了,看著姐姐被一個小小的震動手柄就奸的這麼爽我的雞._*巴也快受不了了,迫不及待的膨脹著,為了讓他稍微好受些,我開始在讓龜頭在姐姐的濕潤陰唇間摩擦,但是不進去,姐姐好幾次想下壓臀部,讓我能插入,但是我並沒有讓他得逞。「姐姐想要了?想要就求我,求我插你,求我強奸你!」

姐姐急切的說:「大雞巴哥哥,求求你插我,強奸若言吧,若言好渴,需要你用力插我!」征服姐姐的快感更加刺激我,我伸手捏了捏姐姐的乳頭,還用力拽了一下,姐姐的乳房真是名副其實的酥胸啊,我不停的揉搓著,姐姐的呻吟更大聲了,雙腿開始顫抖,估計是感覺快來了,我往後退了退,加快了手插拔手柄的速度,另一隻手又開始按摩姐姐的陰蒂,姐姐一聲比一聲叫的大。「姐姐我告訴過你我可以用手就能讓你得到快樂哦!」姐姐的身體開始抖動起來,我緊緊的抱著他的身體,感受著從她陰道和肛門深處傳出來的快感,「喔…喔…」竟然噴出來了。

一條細線從已經紅腫的陰唇裏發射出來,雖然不是很多,但是我手已經全是噴出來的液體。沒想到姐姐還有這個潛質,我得好好的發掘這個能力,看著淫蕩美麗的姐姐更增加在了內心占據姐姐的欲望,雖然我不能在現實中生活中占有姐姐,但是我也要姐姐做愛的時候想著我。姐姐由於高潮的原因,爽的已經雙腿無力,屁股直接壓倒了小腿肚上,還不時的顫抖下。我將沾滿愛液的手在早已硬的發紫的雞巴上摩擦了幾下,讓它潤滑下,這樣更容易挺入姐姐剛被開發的地帶。

「姐姐我要來了,我會讓你爽的不行的……不要緊張,隻要我進去就可以了,姐姐會很爽的……」「啊不要啊!」我扶正雞巴,對準已經有點微微張開的屁眼開始挺入,好像還是不行,明顯感覺到了阻力。

「姐姐,你放鬆些,一會等我進去就好了…」公雙手抓住姐姐的柔軟的臀部往上提,以配合我的插入,終於龜頭進去了,由於緊張的原因,括約肌收縮了下,差點擠出了好不容易插入的龜頭,想我出來那~可是不行的,霸王硬上弓了我要,管你會不會肛裂。我用力的做了一次挺入,雖然受到了阻礙,但是還是進入了半根,終於完全進入了,那種感覺是插小穴無法體驗的,有種強大的壓迫力擠壓著我本身已經很硬的雞巴,我根本不敢動,因為感覺很複雜,快感也很強烈,怕移動就繳械投降了。姐姐經過手柄的刺激現在已經不那麼排斥我的雞巴了,皺著眉頭慢慢的套弄著,等適應了幾秒鍾後,我壓迫著自己千萬把住精關,慢慢抽動起來。「若言,疼嗎?」

「沒關係,你可以用力點!」看著姐姐純真的麵容,真的不忍心弄疼她,可誰知道姐姐卻喜歡被蹂躪的感覺,迫使我總想著粗暴的做愛方式來對待她,姐姐已經適應了這種感覺,似乎都已經享受這種肛交的快感,我的陰囊已經明顯能感覺到從小穴的位置分泌出大量的液體。我開始了緩慢的抽插嚐試,姐姐本來皺著的眉頭已經舒展開了,伴隨著我的TVK抽插的是姐姐的呻吟聲,我開始稍微增加了抽插的速度,把剛剛從屁眼裏拔出的震動手柄,直接用床上的絲襪套上,插進小穴。

因為流了太多的愛液,小穴並沒有拒絕它的插入,由於絲襪的摩擦係數更高,這樣更增加了震動手柄所引導的快感。姐姐的叫聲越來越大,說的話也越來越公淫蕩。「啊,你插的我好爽啊真的感覺好像被幾個人同時強奸的感覺,我的兩個洞洞都被你塞滿了!」呼吸越來越局促,再次出現了雙腿顫抖的現象,嘴裏喊著:「不行了,我要來了,哦天哪!」終於我在這種從未有過的高壓情況下,也快繳械了,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也管不了姐姐是不是疼了,沒有憐香惜玉的概念了。「姐姐,我愛你,我要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我要射了……啊……啊…啊……」由於剛剛已經有過一次了,但是快感不一樣,還是射了很多。

精子全部被我射向姐姐的直腸,姐姐挺直身體感受我雞巴的變化,我隨著高潮的回落慢慢的抽Z出雞巴,帶出來很多白色液體,姐姐也到達了第二次高潮,這次高潮比上一次要強烈很多,連續噴出了透明的液體,直接打在的被單上。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