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湯姆,30歲,我舅母絲祺42歲,我和舅母的姦情已有一年多了,自舅父長期在上海工作,舅母和我的通姦更是親戚間的公開秘密。

  這年我覺得要開始對舅母的調教了,因為絲祺就是那種下賤變態的女人,我決定在長假到拉斯維加斯進行深入調教,把舅母變成淫婦。

  抵達拉斯維加斯的時候,已經是午夜時分了。一路奔波,我們都累壞了,除了趕快辦理旅館入住手續外,什麼都不想做了。隨便在旅館的露天餐廳吃了點快餐後,我們就回房睡覺了。

  上午8點,我從睡夢中醒來,慣常的晨間勃起讓我漲得難受。絲祺仍然在熟睡,以前,我總是不忍心在這樣的時候打擾她,只好去衝個涼水澡來熄滅自己的慾火。但是,今天早上不行!我翻開她穿著的短睡袍,絲祺肥美的大白屁股立刻暴露在我的眼前,哦,我更興奮了,撲上去趴在她的身上。

  「喔,別這樣啊,親愛的,我還要再睡會兒。過一會兒好嗎?我困死了。」絲祺被我弄醒了,她含混不清地說道。

  「不行!我就要現在做!現在!你要記住,這兩天你是我的性奴隸,我要享受一下性奴的騷穴了。」說著,我拉開她的大腿,並在她的屁股下面墊了一個枕頭,「掰開你的騷逼,我的性奴!」我命令道。

  絲祺徹底清醒了,她想起了自己的承諾,於是不再反抗,乖乖地按照我的命令將自己的陰唇向兩邊拉開,展現出那已經充血的陰蒂。

  趴在舅母的兩腿之間,我低頭靠近她的陰戶,伸出舌頭在她那長長的肉縫中間上下舔著。僅僅過了幾分鐘,她就有了激烈的反應,她的屁股向上拱著,大腿根部的肌肉顫抖起來。當我的舌頭劃過她的陰蒂時,我聽到她大聲的呻吟,感覺到她的陰道不停地收縮著。

  在我的刺激下,她的臀部像個小駝峰似地向上拱起來。我加快了舔弄她的速度,舌頭在她的陰毛、陰蒂、陰唇和肛門間不停地穿梭著。

  10分鐘以後,我感覺她的陰道裡的肌肉開始痙攣,她的陰蒂也開始變硬並不斷地顫抖著,絲祺馬上就要到高潮了。就在她躺在那裡如同篩糠一般地抖動著身體的時候,我爬起身,將早已堅硬無比的陰莖使勁插進了那已經非常濕潤的肉洞裡。

  絲祺的肉洞真是個溫暖溫馨的所在,她收縮著肌肉,緊緊夾著我的陰莖,讓我舒暢無比,難怪有那麼多男人在她的肉洞裡流連往返。想起這個肉洞昨天剛被舅父的雞巴操了幾乎整整一夜,我就更加興奮起來。

  一般情況下,我總是要等絲祺達到高潮後再射精,但是今天早上我可不管這些了,畢竟,現在她是我的性奴。我將雙手伸在她的屁股底下,用一根手指插進她的肛門,然後更加猛烈地姦淫她。

  當我覺得自己就要射出來了的時候,我用手指使勁在她肛門裡抽插,然後猛地將精液射進她的子宮裡。同時,我舅母也達到了高潮。

  做完愛後,我渾身舒泰地洗澡、刮鬍子,然後打電話到客房服務訂了兩份早餐。當送餐的服務員敲響我的房門時,我舅母剛剛完洗澡擦干身體,我拿起她的短睡袍送進浴室裡。

  「我們的早餐送來了,穿上這個,性奴,然後去給服務員開門。別忘了給他小費啊。」我對舅母說道。

  「你讓我穿著這個去開門?這睡袍太短了,連我的屁股都蓋不住,而且它還這麼透,他什麼都會看到的。」

  「那又有什麼關系,你不是個性奴嗎?他大概看不到什麼吧?也許他根本就懶得看你。就穿這個,不然你就光著身體去開門……去把我們的早餐拿進來,我已經餓了,快點啊,性奴!」我態度強硬地催促道。

  我舅母接過睡袍,從頭上套下去。她說得對,那睡袍剛剛勉強遮住她那36D的大奶,但透過衣料完全可以看見乳房的輪廓;下面,她那肥大白皙的屁股也幾乎完全暴露著。穿好睡袍,絲祺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浴室。

  過了片刻,我聽到開門的聲音和舅母的說話聲,「請把早餐拿進來吧,請放在這邊的桌子上,好嗎,我的寶貝。」

  「好的,夫人。」

  我從浴室半掩的門向外望去,看到那個服務員目不轉睛地盯著絲祺的身體,眼光中透露出貪婪和渴望,「哦,真不可思議,夫人,您太迷人了!」他邊說邊更放肆地打量著她幾乎光裸的身體。

  「謝謝,」我舅母說道,「我想,現在我該給你小費了,請等一下,我去拿皮包。」說著,我舅母走到床頭櫃前,彎腰在她的手提包裡取錢。

  但是,她彎腰時間似乎太長了,她那樣的姿勢讓她的整個屁股都露出來了。而且,她沒有穿內褲,那條鮮嫩濕潤的肉縫和小巧漂亮的肛門正好直對著那個小伙子。終於,絲祺直起身子,遞給那個服務員三張一美圓的鈔票。

  「謝謝您。如果您還需要什麼,請給我打電話,我叫拉裡。我馬上就會上來為您效勞的。」

  「好的,拉裡,我記住了,」我舅母笑著說道,「嗯,現在還有特別的小費給你。」她直視著那個小伙子的眼睛,一把將睡袍拉到乳房上面,把自己赤裸的身體完全展示在服務員面前,「也許晚些時候,等我丈夫不在浴室裡的時候,你就能做更多的事情,而不僅僅只是看看而已。」

  「那我現在能摸摸您嗎?」拉裡問道。

  我舅母點點頭,把衣服拉得更高。拉裡用雙手握住我舅母的兩個乳房,使勁搓揉起來,接著,他俯身低頭將我舅母的左乳頭含在嘴裡,使勁吸吮起來。過了一會兒,他又轉頭含住她的右乳頭,再次使勁吸吮。一邊吸吮著,他一邊將手伸到我舅母的大腿和胯間摸索著,他的手指甚至插進了她的陰道裡。

  「哦,上帝啊!夫人,您的陰道裡好熱好濕啊!我能操您嗎?」

  「哦,也許下次吧。我們要在這裡待好幾天呢。」說著,絲祺把拉裡送出了我們的房間。然後,我們開始吃早餐。

  吃完早飯,我要絲祺跟我到浴室去,她乖乖地跟在我身後。在浴室裡,我要她脫光衣服,絲祺笑了起來,她以為我又要操她,就迅速脫掉那件短睡袍,興奮地等待著。

  「我給你買了個好東西。」我說道,「你還記得在阿爾伯克基市的時候嗎?那次,我在成人書籍音像用品店裡等了你一個小時,而你在電影院裡跟那個17歲的小情人調情。」

  絲祺點點頭,但不知道我下面要說什麼。

  「嗯,我在那裡無所事事,所以就瀏覽那店裡的成人用品,我給你買了好幾個特別的禮物呢。現在,我要送給你第一件禮物。」說著,我拿出了那個大號的肛門塞。

  「哦,上帝啊!你不會真的讓我用這個東西吧,是嗎?」

  「記住,你現在是我的性奴,所有的性奴都要塞上這個,你也不例外。現在你把它塞到你的身體裡,然後穿好衣服。現在我離開浴室,你自己收拾吧。等你穿戴完畢,我要仔細檢查的喔。我希望你能把它放到合適的位置,否則,我會懲罰你的。」

  我舅母的臉上露出痛苦屈辱的表情,但她還是答應聽從我的吩咐。我能看出來,我的命令已經讓她興奮起來了。我在壁櫥裡找了幾件衣服,我希望絲祺在白天跟我出去的時候穿。接著,我很小心地在肛門塞上塗抹上潤滑劑,然後遞給我舅母,「15分鐘後我來檢查。」

  15分鐘以後,我舅母從浴室裡走出來,她的腳步有些蹣跚,臉上的表情也有點痛苦。我把手伸進她兩腿之間,在她的屁股溝裡摸到了肛門塞的扁平底座。
  「太好了!看來我的性奴已經准備好了,現在我們可以出去玩了。我們出去賭賭錢,吃頓午飯,再看場表演。」我興奮地說道。

  「在接下來的兩天裡,你還打算怎麼玩弄我?」我舅母問道,有點害怕的樣子。

  「別擔心,親愛的。這是我們的假期,還是亂倫一周年紀念,我打算讓我們倆都玩得開心,我會讓你實現你多年來淫夢中的所有瘋狂想法,現在只是剛剛開始。」聽完我的話,我舅母的身體明顯顫抖起來,既有擔心也有期待。

  這一天,我們玩得非常開心。我舅母穿著她旅行第一天穿的那條沾著卡車司機精液髒短褲,大半個屁股都露在外面,窄緊的襠部緊緊勒在她的陰戶上,幾乎可以看到她的陰唇。她上身穿了一件緊身襯衫,36D的乳房大半都暴露在外。

  在她那條肮髒的短褲裡,粗大的肛門塞深深插進她的直腸裡,她每走動一步,都要忍受那根橡膠棒的折磨和刺激。

  上午,我們一直在逛商店;中午的時候,我們在一家豪華的飯店裡品嘗了當地的美食;到了下午,我們在兩家戲院裡觀看歌舞表演。還不錯,在那兩家劇院裡表演的演員,都是很有才華的年輕藝術家。

  大約下午5點左右,我們回到旅館。在房間裡,我忙碌地翻弄著我們帶來的衣服,尋找適合我的性奴晚上出去穿的衣服。

  「你在干嗎啊?」我舅母問道。

  「我在為我的性奴挑選晚上出去穿的衣服啊。我已經計劃好了非常特別的活動,所以得給挑選合適的衣服。看看,我已經選出一些了,來,你脫光吧。」

  我舅母脫掉她的緊身襯衫和超薄胸罩,那36D的大乳房立刻暴露出來,粉紅鮮嫩的兩個小乳頭已經變硬挺立起來。接著,她又脫去短褲,我可以看到她的陰戶又紅又濕。當然,她沒有穿內褲,我不允許她穿。她站在那裡,除了高跟鞋和插在她肛門裡的肛門塞,她已經一絲不掛了。

  看到我給她挑選的衣服,絲祺顯得有點驚訝。本來,她以為我會把她打扮成風騷蕩婦的摸樣,但是我給她挑選的服裝卻是一件緊身但很時髦的裙裝,裙子的下擺在膝蓋以上3英吋。上衣的領口開得比較低,但仍然可以完全遮蓋住她的乳房,而且,那衣服的料子也不透明。

  乳罩是一種比較保守的半杯型,上面綴著細小精緻的蕾絲邊,我還為她准備了一雙長筒帶吊襪帶的輕薄連褲絲襪。最具有色情意味的就是那雙有四英吋後跟的高跟鞋,還帶有細細的袢帶可以纏繞在她的腳踝上。最後,我又為她挑選了四枚戒指和兩只手鐲。

  「好了,把這些穿戴起來,然後我們去四樓的餐廳吃晚飯。對了,把你的屁股噘起來,讓我幫你把肛門塞拿出來吧。」

  我舅母聽了十分高興,她彎下腰噘起光裸的屁股。由於一下午大部分時間都是坐著,所以粗大的肛門塞緊緊地頂在她的屁眼裡,已經插進去的非常深了。

  我費了很大力氣才把那根橡膠塞拽出來,看看絲祺的肛門,已經被撐成了一個圓圓的肉洞,好一會兒都無法收縮回去。我遞給一些紙巾讓她墊在肛門上,然後命令她趕快穿戴起來。

  晚上6:30,我們在旅館的餐廳裡享用了一頓豐盛的晚餐,席間我還要了一瓶1974年出產的切圖拉圖爾酒,給晚餐增加了更多的興奮和曖昧色彩,也讓絲祺滿意地傻笑個不停。

  吃完飯,我告訴我的性奴說,我們要去當地一家脫衣舞俱樂部。絲祺聽後,第一次顯示出憂慮的神情。但是,既然已經答應在這兩天做我的性奴,她就無法拒絕我的任何安排。

  俱樂部裡擠滿了人,大多數是單身男人,也有一些相伴而來的情侶。舞蹈演員個個漂亮無比,人人淫蕩異常,除了個別人還穿著高跟鞋,她們幾乎全都不著寸縷。在觀看了兩個脫衣舞孃的表演後,我對身旁一個大胸脯的女服務員說道:「喂,能否把你們的經理請過來?我想跟他說兩句話。」

  10多分鐘以後,俱樂部經理肯塔基來到了我們的桌子前。

  「肯塔基,」我對他說道,「本周是我們亂倫一周年的紀念,現在我們在休假。至於什麼原因我就不詳細說了,反正我舅母絲祺在今明兩天是我的性奴。」

  剛聽到這裡,肯塔基便興趣高漲起來,他兩眼放光,放肆地從頭到腳打量著我的舅母,看她的乳房,看她的身體,看她的臉龐,「哇,您的舅母真是個漂亮性感的性奴啊!」他嘖嘖地贊嘆道。

  「是啊,你說的沒錯。絲祺一直幻想著在許多男人面前跳脫衣舞,今天我想幫她實現幻想。你覺得讓她今晚在這裡做個脫衣舞孃怎麼樣啊?你可以不用付她工資,我向你保證,我的性奴會盡全力取悅你的顧客的。」

  肯塔基看著我舅母說道:「親愛的,你知道嗎?我這裡的演員要脫到全身一絲不掛的,你能行嗎?如果你想在這裡跳舞,就必須徹底脫光,你覺得你能接受嗎?」絲祺舔了舔嘴唇,點了點頭。

  「你看上去不是非常確定啊,我可是認真的啊!你必須全部脫光,我的客人們希望看到你的最隱秘的部位。如果你不能讓他們滿意的話,他們會變得很粗魯的。如果你願意,你可以一直穿著高跟鞋和絲襪,但你的乳房、屁股和陰戶必須完全暴露出來,你明白嗎賤人?」

  這次,我舅母堅定地回答說:「我明白了,我必須向他們露出我身體的一切,我能做到的。」

  「展示你身體的想法會讓你興奮嗎賤人?」

  「是的,會的,讓我非常興奮。」絲祺回答道。

  「OK!那太好了!現在你去後台做准備吧,我給你15分鐘時間,然後我向客人們宣佈。」肯塔基非常滿意舅母的答桉。

  20分鐘以後,肯塔基走上舞台,他對著觀眾大聲說道:「女士們先生們,今晚我給你們准備了一個特殊的節目。在觀眾中有一對男女到我們這裡來渡假,慶祝他們亂倫一周年。那個舅母長久以來一直幻想做一次脫衣舞孃,因此,我同意給她一個機會讓她實現自己的幻想。今晚,在這裡,她將第一次登台,給我們獻上她的第一次脫衣舞表演。現在,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賤奴絲祺登場!」

  在台下幾聲稀稀拉拉表示禮貌的掌聲裡,絲祺走上了舞台,她身穿著我為她挑選的那件時髦但比較保守的裙裝,是普通主婦出門穿的衣服。觀眾們看到的是一個已經興奮起來的女人,她的屁股隨著舒緩而有衝擊力的音樂節奏扭動著。

  也許正是因為她的衣著與那些脫衣舞孃大相逕庭,一個身穿傳統保守的家庭主婦的服裝出現在這樣的舞台上,自然會引起觀眾不一樣的感覺,讓他們得到另類的刺激。試想,當一個身穿保守服裝走在大街上的漂亮女人,突然在你面前脫光了自己,你會有什麼樣的感覺呢?

  絲祺穿的那件緊身上衣很好地勾勒出她那36D乳房的輪廓,她那兩個乳頭在衣服的前胸頂兩個突起堅挺的高峰。她興奮地舞動著身體,秀美的長發隨著舞步在她的肩頭飛舞,襯托著她那美麗的臉龐更加嫵媚性感。

  在她的下身,那件套裙也在她的舞動中飛舞著,似乎要飛離她的身體,她那豐腴的屁股在舞步中顫抖著,彷彿要將包裹著裙子撕裂開來。

  細跟的高跟鞋前端開著口,露出了纖細白皙的腳趾。在音樂的節奏聲中,她的高跟「的的」地敲擊著舞台的木地板,輕盈的舞步在舞台上劃了一個完美的圓圈。

  台下的男人被我舅母吸引了,他們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的身體,完全忘記了手中的美酒。雖然絲祺剛剛在台上跳了一分鐘,但我從他們的表情能感覺到,那些男人已經開始勃起了。

  絲祺跳到舞台中央,一邊輕輕拍打著自己的腹部,一邊在音樂的節奏中慢慢搖擺著她的屁股。隨著音樂節奏的加快,她屁股扭動的速度也在加快。她的手先是撫摩著自己的肚子,然後慢慢滑向她的左大腿和小腿,直到她的上身緊貼在腿上。她一邊撫摩著自己的腿,一邊盡量分開雙腿,讓那些在她身後的男人可以從她的裙子下擺看到她的屁股。

  絲祺繼續在舞台上旋轉著,她盡量照顧到舞台的每一邊,以便讓所有的男人都有機會看到她性感的大腿和隱藏在裙子下的誘人部位。

  絲祺不斷變換著舞姿,她一會兒高高揚起她的腿,一會兒又俯身噘臀去撫摩自己的美足,她的裙子在她的舞動中不斷地提高,男人可以看到她身體更多的隱秘部位。我敢肯定,一些男人已經看到她的陰戶了,我的陰莖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

  舞台周圍的人越聚越多,許多人離開他們在吧台旁邊或者其他地方的座位,向舞台這邊圍攏過來,以便更清楚地觀看我舅母的舞蹈。他們已經沒有時間互相閑聊,他們現在所能做的就是一邊觀看我舅母的舞蹈,一邊把手伸進褲子裡撫摩自己的陰莖。

  舅母繼續跳著舞,她慢慢地來到了舞台的邊緣,離台下只有四英尺的距離,她將兩腿張得更開,緩慢而性感地晃動著屁股,偶爾猛地翹起屁股並快速地搖擺兩下,然後她再次放慢節奏,在激越的鼓點中像轉動磨盤一樣轉動著她的胯骨。

  由於距離很近,台下的男人可以不時看到絲祺的裙下風光。一些男人嚷嚷著已經看到了她的陰毛,一些男人則說還沒有看到。

  「媽的,叫什麼叫?」一個男人叫喊道,「就是可以看到她的陰毛,我能看到,媽的,真的可以看到!」

  在男人們的爭吵聲中,絲祺將手放在頭後,挺起她的大乳房,繼續晃動著她的屁股在舞台上跳著。終於,她在舞台上站住,面對著台下的一張桌子,對著坐在桌子旁邊的男人們奮力扭動著自己的身體,一邊將她的裙子提到屁股上面。

  台下的男人們都緊盯著她的身體,他們看著她那白皙豐滿的屁股在他們的眼前晃動著。一個男人走到舞台跟前,趴著身體扭著頭,眼睛直盯著絲祺的裙子裡面看。絲祺分開腿,稍微下蹲一點,以便讓那個男人看得更清楚些。

  我舅母一邊跳著一邊走下舞台,來到了坐著幾個黑人的桌子旁。那幾個黑人頓時歡呼起來,他們隨著絲祺的旋轉不時地拍拍她的屁股,而絲祺則不斷地前後晃動著臀部,彷彿在前後套動著他們陰莖。

  「哦哦哦,好啊!晃你的騷屁股!婊子!來吧,讓我們樂樂!」他們一邊叫喊著,一邊拍打著她的屁股。

  一個黑家伙為了看得更清楚些,就將身體半趴下去,然後將頭伸向我舅母的襠部,看著她的陰戶。他伸出舌頭舔著自己的嘴唇,一邊喃喃著:「來吧,寶貝……讓我舔舔你的屄……讓我鑽到你的裙子裡,來吧,寶貝,來啊……」

  絲祺笑了,她點點頭,又向前挪了兩步,跨在那個男人的臉上,然後繼續她的舞蹈。她扭著屁股,將兩腿盡量分開,讓那個男人從下面直接看到她的襠部。
  觀眾開始瘋狂了!那個鑽在她裙子下面的男人肯定看到了絲祺凸起的陰阜、修剪得很整齊的陰毛和濕潤的陰戶,雖然她穿著丁字型小內褲。

  在那個男人那樣的位置,我還可以肯定,他可以聞到她性慾勃發的陰道裡散發出來的香氣,那香氣在不斷刺激著他的情慾. 我看到他的陰莖已經在褲子裡勃起,將褲子頂起了一個大包。當然,絲祺肯定也看到了那個大包。

  就這樣,我舅母在每個桌子邊旋轉舞蹈,挑逗和刺激著每一個男人。許多人學著那個黑人的樣子,要鑽到她的裙子裡看她的陰戶,絲祺就會分開腿跨在他們的臉上,讓他們在她的裙子裡看個夠。

  當她來到最後一張桌子邊的時候,有一個年輕的小伙子,大概只有18歲的樣子,已經躺在地板上等著她了。絲祺跨在他的臉上跳著舞,看到他的褲子被已經勃起的陰莖頂起一個包,她的屁股在男孩的身體上前後晃動,他的陰莖在他的褲子裡上下跳動。

  在震耳欲聾的音樂聲中,絲祺慢慢地向下坐下去,把滴著淫水的陰戶靠近他的臉。她的膝蓋彎曲著,她的大腿分開著,她的屁股離他的臉越來越近。

  我站起來,看到她的陰戶幾乎就要貼在他的嘴唇上了。他們貼得如此的近,我相信那個男孩一定聞到了從她陰道裡發出的性慾的味道。她丁字內褲那條細細的襠帶,僅僅能過遮擋住她那濕潤的陰道口,其它部分則完全暴露給那個男孩,這樣刺激讓男孩的陰莖在他的褲子下面不停地抖動著。

  絲祺繼續張大她的腿並向下坐,讓那條窄窄的布條勒進她的肉縫,讓男孩看到她濕潤的陰唇。突然,絲祺發現那男孩的褲子前面濕了一大片,他已經在褲子裡射精了!他竟然在沒有觸摸陰莖的情況下就射出來了!絲祺起身離開,重新跳上舞台,以免別的男人發現這個男孩的窘況。

  這時,台下的男人們都爭先恐後地湧到舞台邊上,想盡量靠近絲祺。我甚至看到那個俱樂部經理肯塔基也使勁推著他的幾個重要客人朝舞台跟前擠。

  男人們開始齊聲吆喝著:「脫光衣服賤人!脫光衣服賤人!」

  他們喊著,跺著腳,拍打著舞台的地板。絲祺則和著他們叫喊和跺腳拍打的節奏晃動著屁股,雖然她依然衣著整齊,但我知道現在俱樂部裡的每一個男人的雞巴都已經硬了。

  絲祺回到舞台中央,准備開始第二波挑逗男人的舞蹈。這一次,她專注於她的豪乳,上身劇烈地晃動帶動著她豐碩的乳房在胸前掀起肉的波浪。

  這時,一個男人爬上舞台,仰臥在舞台中央,希望絲祺像剛才對待那個少年那樣,也給他一些特殊的刺激。可是絲祺並不買帳,她站在舞台一側,對那個男人叫道:「站起來!滾下台去!」台下的幾個男人聽絲祺這麼說,七手八腳把那家伙拽了下去。

  距離舞台邊緣只有四英尺遠,絲祺一邊一邊隨著音樂舞動著身體,一邊慢慢後仰,她沉顛顛的乳房脫離了衣服束縛,從開口很低的領口蹦了出來。

  她伸手撫摩著赤裸的乳房,手指將凹陷的乳頭拉了起來,所有的男人的目光都被她那白皙豐滿的乳房吸引著。她又朝舞台邊緣走了幾步,現在她離台下的男人們只有一英尺的距離了。

  一個男人伸手抓住了絲祺赤裸的乳房,絲祺一把就將他的手打開了。她雙手捧著自己的乳房,在舞台上慢慢旋轉著,向所有男人展示著她傲人的一對肉峰。
  隨著激越的音樂聲,絲祺誇張地扭動著屁股,然後又伸手將裙子下擺向上提,讓她那被半透明內褲包裹著的肥臀暴露在男人們面前。

  絲祺來到舞台的另一側,向那裡的男人們重複著剛才的動作。這時,她示意一個男人上台,將頭伸進她的兩腿之間,近距離地觀賞她濕潤的陰戶。

  接著,她又招呼一個黑人上台,用手撫摩她的屁股。兩個男人被她刺激得激動異常,陰莖在褲子裡劇烈地膨脹著,把褲襠頂起巨大的包。兩個男人交替著玩弄她的乳房和屁股,又輪流趴下去窺視她的陰戶。最後,一個男人將一張10美圓的紙幣塞進了她的內褲。作為回報,絲祺同意他解開她上衣的紐扣。

  這時,她已經結束了她第二波舞蹈,她的內褲裡已經被塞進了100美圓。絲祺興奮地喘息著,性慾的火焰在她的兩腿之間升騰。台下的男人大聲叫喊著,催促她繼續。

  在第三波舞蹈中,絲祺繼續向男人們展示她的陰戶。她盡量張開大腿,膝蓋拚命向兩邊分開,並將裙子一直拉到腰上,台下的男人們目不轉睛地盯著我舅母的兩腿之間,他們可以很清楚地看見她被半透明內褲覆蓋著的陰戶。我看到我舅母內褲襠部的細帶被挪到一邊,男人們可以看到她陰部的大部分了。

  絲祺上衣的扣子剛才已經被男人解開,現在她將衣襟向兩邊拉開,然後拉下乳罩讓乳房暴露出來。巨大的肉團在她的舞蹈中跳動著,迅速把男人們的目光從她的兩腿之間拉到她的胸部,接著又被吸引回她的兩腿之間。男人們的目光在我舅母的乳房和陰戶之間穿梭著,絲祺的身體在男人們的注視中瘋狂地舞動著。

  她轉到了另一伙男人面前,她的乳房在她每一個舞步中彈跳著,她的屁股前後晃動著,彷彿他們的陰莖在她的陰道裡抽插著。她捧著自己豐滿赤裸的乳房,手指輕輕撫摩著乳頭,跳著輕快的舞步繼續前行,來到一伙黑人們面前,她晃動著屁股,似乎在邀請他們來跟她性交。

  那些黑家伙在如此近距離看到一個漂亮香港女人的身體,都忍不住大聲喊叫起來。絲祺彎下腰,讓她赤裸的乳房正好吊在他們的頭頂上。幾只手立刻向上抬起,企圖抓住她的乳房,但她稍稍抬起身,讓他們剛好夠不到。

  絲祺轉身,移動著舞步來到另一邊的舞台邊緣,十幾個男人的視線正好了她的膝蓋平行,他們可以直接看到她的大腿。「分開腿!分開腿!分開腿!」男人對著她大叫著。

  絲祺挪動腳步,在他們的叫聲中分開了大腿,然後她開始前後聳動屁股,模擬劇烈性交的動作。隨著動作,她開始呻吟和喘息,彷彿她正被男人姦淫著。
  「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噢噢,YESSSSS……」她叫著,屁股晃得更厲害了。

  慢慢地,絲祺又扭到了另一伙男人面前,她重複著剛才的表演,大腿比剛才分得更開,她襠部那根細布條已經完全勒進她的陰唇之間。由於淫水的作用,她的內褲的底部已經完全透明,絲毫也起不到遮擋的作用了。

  當她再次來到那伙黑人面前的時候,她的裙子被她全部拉到腰部。在一些衣物的半掩半露中,絲祺的身體顯得更加的性感,那效果甚至比全裸更吸引男人們。

  在舞步的旋轉中,絲祺甩掉已經被男人解開紐扣的上衣,再把乳罩拉到乳房下面,將整個乳房抬起並完全暴露出來。在她的下身,只穿著完全沒有遮擋作用的濕丁字內褲、超薄吊帶絲襪和性感高跟鞋。她聳動著屁股,不斷地將自己的陰戶展現給台下的男人們。

  三個男人衝到舞台跟前,將三張紙幣塞進她的絲襪裡,並大聲叫著:「加油啊,寶貝!你站那麼高,我們姦不到你,你趴在舞台上,姦你自己給我們看,快啊!騷婊子,姦一下吧!!」

  這時,絲祺好像已經成為所有男人的性奴隸,而不僅僅是我的,她聽話地放低她的身體,慢慢地仰臥在舞台上,她赤裸的屁股離舞台邊緣只有兩英尺遠。
  接著,絲祺將包裹著絲襪的美腿向上抬起,直到她高跟鞋尖細的後跟指向天花板。雖然她緊閉著雙腿,但她的恥毛仍然從兩腿之間的肉縫裡頑強地伸出來,挑逗著所有男人的性神經。

  慢慢地,絲祺分開她的大腿,讓自己的最隱秘的地方一點點暴露給台下近乎瘋狂的男人們,接著,她慢慢地放下雙腿,曲起膝蓋,讓兩腿盡量向兩邊分開,她的屁股開始聳動,模彷著性交的動作,上上下下,前前後後,在激烈的音樂聲中,她的身體像浪木一樣在舞台上前後擺動著。

  過了一會兒,她用手托住自己的屁股,盡量向上抬起,整體身體形成一個半弧,弧頂上的陰毛在空氣中搖曳著。

  「加油,婊子!把那他媽的褲頭趕快脫掉!快脫掉!讓我們看看你那香港女人的騷肉洞!」一群黑人大聲叫著。

  絲祺站起身,繼續在舞台上扭動著,絲毫也不理會男人們失望的神情。一些男人試圖爬上台扯掉她的裙子和絲襪,但她的裙子和襪子都穿得很緊,他們不可能一下扯掉。

  就在絲祺躺在舞台上扭動著屁股的時候,又有兩張鈔票被塞進了她的絲襪裡。為了感謝他給錢的慷慨,絲祺允許那個男人提起她的腿,近距離觀賞她濕潤的陰戶,還讓他搓揉了一下她赤裸的漂亮乳房。

  「喂,你們大家看到了嗎?這騷貨的屄濕得一塌糊塗啦!」那男人一邊大聲喊著,一邊用手指戳弄著我舅母的陰戶。

  我舅母感受著男人的手指在她最隱秘的部位肆意玩弄著,身體有種被雷電擊中的感覺。她的陰戶劇烈地收縮著,那種強烈的抽搐不可能逃過那男人的眼睛。

  「媽的!這婊子的屄就像大鐵鉗一樣夾我的手指呢!」男人又喊了起來。

  的確是這樣,我舅母的身體已經非常興奮了。她的手伸到兩腿之間,將已經濕透的內褲襠部的細帶拉到一邊,讓陰戶完全暴露出來,她腫脹的陰唇從肉縫中突起,她勃起的陰蒂頭從陰蒂包皮中頂了出來,潺潺淫水不斷從陰道裡流出來,打濕了整個陰戶和大腿,並滴滴喇喇地流到舞台上。

  她的手指觸及到自己的敏感器官,一陣陣快樂的痙攣像子彈一樣穿透她的全身,她的肛門口也因為巨大的快感而張開。

  又有幾個男人跑過來往我舅母絲襪裡塞鈔票,絲祺在接受男人饋贈的時候,順勢倒在了舞台的地板上。這一次,她呈俯臥姿勢,兩腿分得很開,她的屁股正好在舞台的邊緣。

  男人們看著我舅母的屁股慢慢翹起,越來越高。最後,我舅母脫下小內褲,一個男人立刻接過她的內褲,轉身跑進人群。

  現在,男人們可以看到絲祺兩腿之間的一切,濕潤的肉縫、突起的陰蒂、腫脹的陰唇和深邃的洞穴。當然,他們也能看見她豐滿白皙的乳房,在她的胸前歡快地跳蕩著。絲祺彎下腰,她的下巴幾乎貼在舞台的地板上了,她的屁股高高地翹起,向男人們展示著她那粉紅皺褶的漂亮肛門。

  我舅母用更加淫蕩的動作挑逗著台下的男人,她下蹲著,屁股轉磨一般地慢慢旋動著,彷彿她的身下躺著一個男人,他的陰莖向上插在她的屄裡。接著,她將自己的手指插在自己下身的肉縫裡,上下拉動著,來回搓揉著自己的陰蒂。然後,她把沾滿淫水的手指放進嘴裡,貪婪地吸吮著。

  過了一會兒,她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肛門。淫水已經把她的整個陰部打濕,她的手指上也沾著滑溜的液體,所以,她的手指也容易地就進入了她的直腸。她來回抽動著手指,做著被人肛奸的動作,引起台下男人們的一片叫好聲。

  就在這個時候,絲祺達到了性高潮,她的身體突然緊繃起來,腳尖伸直,骨盆劇烈地晃動著。在性慾高潮的迷亂中,絲祺伸手扯掉了短裙,現在她身上只剩下被拉到乳房下面的乳罩、吊襪帶和絲襪,以及性感的高跟鞋。

  絲祺又從男人們那裡得到了50美金的小費,她慢慢退回到舞台中央,再次躺倒在地板上,舉起雙腿,分開,向男人們展示她的陰部,接著,她把自己的腿拉到胸前,讓屁股向上完全暴露出來,她的肛門收縮放松,讓男人們欣賞菊花的開放與閉合。

  台下的男人們都湧到舞台邊緣,瘋狂地叫喊著,有的甚至想去觸摸絲祺的身體,但這時她已經遠離舞台邊緣,沒有人可以碰到她。

  當她起身跳最後一波告別舞蹈的時候,男人們都為她的表演所折服,他們把更多的美金塞進她的絲襪裡。絲祺在舞台上跳著,旋轉著,她要走遍舞台的每一邊,讓所有的男人都能再次近距離地欣賞她的裸體。她自己也沉迷在性慾的高潮中,一聲聲呻吟既訴說著自己體內的激情,也挑動著台下每一個男人的神經。

  掌聲,雷鳴般的掌聲從四下裡響起,絲祺低下頭,深深地鞠了一躬,便迅速離開舞台,轉到後台去了。絲祺的身影剛剛消失,男人們便大聲叫喊起來,要舅母出來再表演一次,這樣的叫聲持續了好幾分鐘。

  絲祺真是個天生的婊子,她的舞蹈是我見過的最淫蕩最惹火的表演,在整個表演過程中,我的陰莖都處在極度充血的狀態下,長時間的勃起讓我感覺有些疼痛,好幾次我都差點射在褲子裡。我太想姦她了,恨不得馬上把她壓在地上,就當著這些看表演的男人們,好好跟她干一場。

  這時,有一個在絲祺之前表演的脫衣舞孃來到我的座位旁邊,她手裡端了兩杯酒,「請問,您是絲祺的主人嗎?」我點點頭,還沒有等我邀請她坐下,她就一屁股坐在我的對面,把手裡的一杯酒放在我的面前,說道:「你真是整個舞場裡最幸運的男人。知道嗎?肯塔基已經把你在這裡的所有消費都一筆勾銷了。我敢肯定,他一定會給您舅母提供一份工作,她實在太騷了,簡直難以置信。她以前跳過脫衣舞嗎?」

  聽到她這樣稱贊絲祺,我心裡感覺非常自豪,「不,這是她的第一次。」我回答道。

  「您怎麼會讓她干這個?」

  「嗯,是這樣,其實這是她長久以來的一個秘密性幻想。現在我們來這裡度假,我不過是幫助她實現自己的幻想而已。」當然,我這麼回答她並不完全實事求是,我們來度假就是想盡最大的可能尋歡作樂。但是,我也不想跟她說關於亂倫的故事,以及這兩天絲祺要做我的性奴等等。

  「哦,難怪她這麼騷,竟然達到高潮了。你知道她在舞台上高潮了嗎?」

  「我想她應該到了,但我不十分肯定。你是怎麼知道的呢?」

  那舞孃笑了起來,「親愛的,女人當然知道女人的事情。相信我吧,就在那個黑家伙搓揉她陰戶的時候,你可愛的嬌小騷舅母達到了一次最暢快淋漓的高潮。

  對了,忘了告訴你,我叫柏柏爾。」

  「你好,柏柏爾,我叫世豪,我舅母叫絲祺。」

  「呵呵,我已經知道你舅母的名字了。」

  「你怎麼知道的?」

  「在她上台前,我跟她聊過,而且,肯塔基也告訴我了。」

  我看了看手表,問她道:「那現在絲祺在哪裡?她下台有15分鐘了吧?」

  「舞台上那麼多燈光,是非常熱的。你看你都出汗了,更不用說絲祺了。更衣間有浴室,現在絲祺一定在淋浴呢。女孩子們表演完,一般都要淋浴的。」芭芭拉說著,她的大腿緊緊貼在我的大腿上。

  「當你舅母在台上向所有男人展示她的身體時,你看著那樣的場景會很激動嗎?」柏柏爾一邊問著,一邊把大腿更緊密地貼著我。

  「是啊,我很激動。」

  「真的能讓你勃起?」

  「真的啊,我差點射在褲子裡。」

  「真的啊?」她問道,「我還好,但也快到高潮了。」

  「你現在還硬著呢吧,是嗎?」她又問我。

  「要不是你的腿這麼緊地貼著我,我可能就已經不那麼硬了。」

  柏柏爾笑了起來,她的手伸到桌子下面。我感覺到她的手指隔著我的褲子在我勃起的陰莖上來回滑動著,長長的指甲從我的睪丸一直撫摸到龜頭,接著,她握住我的陰莖,使勁捏著。在她的挑逗下,我的陰莖更硬了。

  「喔,你可真夠硬的啊,親愛的。我敢打賭,我再套動幾下,你肯定就要射了。」

  「是啊,肯定的。但請你別這麼做,我可不想射在褲子裡。」我求她道。
  「一小時後我就下班了,到時候我們一起找個地方樂樂,那時我會讓你射在一個比褲子裡更好的地方。」說著,她松開了抓著我陰莖的手,但她的腿仍然緊緊貼著我。

  我有點喜歡這個開朗、活潑的姑娘了,我跟她愉快地交談起來。我詢問了她的工作,問她在這裡做脫衣舞孃有多長時間了,問她有過多少男人等等。她回答了我所有的問題,甚至非常詳細地向我描述了她跟許多男人做愛的細節。聽了她的性經歷,我簡直被她的坦率和開放驚呆了。

  在聊天的過程中,柏柏爾的手再次伸過來,她撫摩著我的大腿,偶爾也撫摩一下我的陰莖。我也伸手撫摩著她的大腿,並慢慢地挪動著從她的短裙下面撫摩她的陰戶。她穿著內褲,但褲襠處已經被淫水濕透,我的手指沿著她的肉縫上下撫摩著。

  「哦哦哦哦,你弄得我好難受。」她的屁股在椅子上不停地蹭著,「再往下一點,親愛的,把手指伸到我的褲頭裡去。」她呻吟著說道。

  聽她這麼說,我毫不猶豫地把兩根手指插進她的褲頭裡,直接摸到了她濕潤的陰戶。柏柏爾的陰毛比較稀疏,修剪得非常整齊,當我摸到她的肉縫的時候,可以感覺她柔軟的陰毛在我的手指間梳過。我的手指在她陰唇和陰蒂間活動著,讓她感受到強烈的刺激。

  「哦,好舒服啊。你慢點啊,先別把我弄到高潮,把你的手指插進來吧。」柏柏爾說道。

  我的手指向下滑動,然後使勁插入,立刻陷入了一個柔軟溫暖的肉洞裡。芭芭拉收縮著陰道裡的肌肉擠壓著我的手指,她閉著眼睛,微張著嘴,很陶醉地享受著我的指奸。在我抽懂了一會兒後,她抓住我的手腕,說道:「慢一點,親愛的,慢點,我想等你姦我的時候再享受性高潮。」

  在她的控制下,我們慢慢平靜下來。這時,我又看了一下手表,突然感覺很不安,「喂,從我舅母下台到現在都過去一個多小時了,她怎麼還沒有過來?她在哪裡啊?」

  柏柏爾笑了,「在做完那樣的表演以後,你想她現在能在哪裡?」

  看我傻傻地看著她不說話,柏柏爾俯過身來,在我耳邊輕輕地說道:「她正在被輪姦,親愛的。」

  「你是怎麼知道的?」喃喃著,「我不相信我舅母會跟她不認識的男人們插那樣的事情。」

  「我的天,世豪,你可真是個可愛的白痴。你想想,你舅母離開舞台的時候已經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性慾了。她幾乎全身赤裸,她的陰戶暴露在外,她的淫水到處流著,她還沉浸在她的性慾高潮之中。她剛剛下台,就被肯塔基、哈默還有另外兩個男人攔住了,他們根本沒有問可不可以姦她,他們直接就干了她。」

  「這些你又是怎麼知道的?」

  「我親眼看到的。你舅母回到後台的時候,他們已經脫掉了褲子,肯塔基跟在你舅母後面,伸手就抓住了她的乳房,接著把她拉向自己的雞巴。你舅母的屁股一挨到那根又粗又硬的雞巴,立刻呻吟起來,並晃動著屁股迎接它。哈默的在你舅母身前,雙手抓著她的兩腿向兩邊分開,使勁搓揉著她的陰戶。他的雞巴非常粗大,直接就頂在你舅母的陰唇上。其他兩個男人站在你舅母的兩邊,玩弄著她的乳房和屁股。」

  「我的天……我簡直不敢相信你說的是真的。」

  「好了,親愛的,現在你也沒必要生氣,因為你舅母已經沒有辦法控制局勢了,她那麼激動,那麼興奮,她根本無法拒絕四個赤裸的男人對她的侵犯。她一個人的兩只手,怎麼可能阻止四個男人的八只手對她的玩弄呢?她所能做的,只有在男人們的玩弄和姦淫中不斷地呻吟。」

  「接下來又發生了什麼?」我問道,我腫脹的陰莖因為激動而顫抖著。

  「她彎下腰,讓肯塔基從後面插了進去。他的雞巴插在她的陰道裡,他剛一開始抽插,你舅母就開始大聲呻吟。在肯塔基姦淫她的時候,哈默在搓揉著她的陰蒂。你舅母好像馬上就到高潮了,她的整個身體都在顫抖。後來,他們把你妻子帶到了肯塔基的辦公室。肯塔基讓我來找你,讓我纏住你,好讓他們有更多的時間姦你舅母。我就是為這個來你這裡的,不過,你跟調情也挺不錯,你是個可愛的家伙,我喜歡你又粗又硬的雞巴。」

  「但是,已經過去一個多小時了,你能確定她還好嗎?」

  「當然,她肯定沒事的。姦屄對女人來說並沒有什麼傷害,特別是像你舅母這樣的騷貨。」

  「但已經一個多小時了啊?」我還是有點擔心。

  「呵呵,那有四個男人呢。我瞭解那些家伙,他們不把你舅母姦夠是不會罷休的,我知道他們最少要在她身體裡射兩次。哈默肯定會姦她三次,他平時玩女人時總是這樣。其實,他的真名叫傑克,但我們都叫他榔頭,你應該能明白他的外號是什麼意思吧?」

  大約兩個小時以後,我舅母才回到我的身邊。這時柏柏爾已經離開,我獨自一人坐在桌邊,無聊地喝著酒,我的陰莖仍然硬著。

  絲祺穿著高跟鞋、裙子和上衣,但我敢肯定她沒穿乳罩,也沒有內褲,因為她的內褲早就被看表演的男人拿走了,現在她的絲襪也沒有了。她頭發蓬亂,臉上的妝也亂七八糟,但嘴唇卻剛剛塗上鮮艷的口紅。

  「你,……恩?」看著絲祺走過來,我一臉茫然與疑問。

  她低著頭,輕聲說道:「我被姦了,親愛的。我是說,我真的被姦了,被四個男人輪姦了。」

  「他們強姦了你嗎?」

  我舅母的臉紅了,「不,不能說是強姦。我是說,當時我情不自禁。跳完脫衣舞,我太興奮了,簡直就像個毫無廉恥的婊子一樣。其實,就在那個黑人搓揉我陰戶的時候,我就達到高潮了。」

  「嗯,我知道。我看到了你高潮的樣子。」

  「我,我……噢,天啊,我的高潮非常,非常非常……哦,竟然當著那麼多看跳舞的男人們。我真的忍不住了,趕快就離開了舞台。到了後台,我的陰戶還在激烈地抽搐著,就在這時,肯塔基從身後抓住了我,把他的雞巴插在我兩腿之間,另一個男人……是個叫哈默的家伙,從前面搓揉著我的陰戶,還有兩個男人在兩邊玩弄我的乳房。我根本沒辦法阻止他們。他們摸遍了我身體的每一個地方,那根插在我兩腿之間的雞巴讓我更加瘋狂。那幾個男人當然知道我的感受,所以肯塔基不由分說就把我按在那裡,本來插在我兩腿之間的雞巴一下子就捅進了我的身體裡。肯塔基就站在那裡姦了我,他只戳了幾下,就讓我又一次達到了高潮,我的血液彷彿沸騰了……世豪,真的很抱歉,我就像個可怕的、肮髒的騷婊子一樣,任憑幾個陌生的男人肆意姦淫我,但我真的無法控制自己,也無法控制他們。」

  「喔,好了好了,我喜歡你被別的男人輪姦。有一個脫衣舞孃已經告訴了我你正在被男人們輪姦,聽她說後我一直硬到現在。現在你告訴我,他們把你帶到肯塔基的辦公室後又發生了什麼。」

  「噢,好的。他辦公室裡有個大沙發,打開後是一張大床。肯塔基要我躺到床上,他把一個枕頭墊在我的屁股下面,四個男人都圍在我的身邊。我的陰道還在收縮著,剛剛過去的高潮仍然讓我非常興奮,所以我情不自禁地打開兩腿。我就這樣,像個婊子一樣,而且是免費的婊子,四仰八叉地躺在那裡,等待男人來姦我。」絲祺說著,伸手握住我的陰莖,上下套動著,「哦哦哦,你的雞巴好硬啊,親愛的。別人姦我讓你興奮了,是嗎?」

  「這,這讓我怎麼回答?你不是能感覺到我的興奮嗎?」我回答道。

  「肯塔基趴到我身上,我感覺他的雞巴一下就深深插進了我的身體裡,接著就使勁抽插起來。我把兩腿纏繞在他的屁股上,感受著他的屁股像打夯一樣在我身上起伏著。時間不長他就射了。後來,他們就輪流姦我,不停地把精液灌進我的陰道裡。」絲祺趴到我跟前,在我耳邊輕聲說道,「噢,親愛的,我的身體灌滿了他們的精液,我能感覺到那東西流出來了,正順著我的大腿往下流呢。」

  「他們之中有誰姦了你兩次嗎?」我問道。

  我舅母用很詫異的眼神看著我,似乎奇怪我怎麼會問這樣的問題,「你不是在取笑我吧?幾個男人在那裡姦了我兩個多小時,難道你認為他們每個人就姦我一次,一次半小時?他們每個人當然都姦了我不止一次啊!」

  我忍不住好奇心,問道:「到底姦了幾次?」

  「一個家伙,我到現在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姦了我兩次。漢克,是這裡的調酒師,也姦了我兩次。肯塔基和哈默各姦了我三次。」

  「我的天!就是說,兩個小時內你被姦了十次?!」

  「我想是吧,我真的不知道到底多少次,我都幾乎被他們姦糊塗了。我沉醉在性高潮中,顧不得其他了。我感覺一直有雞巴插在我身體裡,而且雞巴的長短粗細在不停地變換,不停地射精。」

  在返回旅館的出租車裡,我舅母繼續向我講述著她被四個男人姦淫的細節,邊將邊吸吮搓揉我的陰莖。當她向我描述哈默的雞巴有多粗多大,描述他怎麼先姦了她的騷屄,又姦了她的肛門的時候,我再也忍不住了,一股精液直接射進了她的嘴裡。只過了幾分鐘,她又把我弄硬了。

  快到旅館的時候,她終於講完了她的故事。這時,出租車司機早已被我舅母的故事和我們親熱的舉動弄得激動不已,他哀求我讓他也一親我舅母的芳澤。我看看我舅母,她沒有說話,只是輕輕地對我點點頭。於是,在旅館的停車場裡,那個出租車司機,一個50多歲的黑人,把我舅母按在引擎蓋上,當著我的面奸淫了她三次。那家伙玩得真痛快,竟然在我舅母的嘴巴、陰道和肛門裡各射了一次。

  提起褲子,出租車司機興奮地衝過來和我握手,我感覺到他手上到處都沾著我舅母的淫水。他興奮地對我說道:「太謝謝你了。你真是個幸運的、讓人羨慕的男人,能干到這麼好的女人。你舅母的屄姦著真是太舒服了,而且,她還可以讓男人插屁眼,簡直令人不可思議。」

  我使勁抽回自己的手,感覺跟一個剛剛姦完自己舅母的男人這麼親密很是別扭,「呵呵,謝謝你這麼贊賞我的舅母!請問車費是多少?」我一邊回答著這個五大三粗的司機,一邊掏出了錢包。

  「不不不,我怎麼能收你的錢呢?車費免了,就算我給你舅母的小費吧,哈哈哈……對了,等有機會,再讓我跟你舅母好好玩玩吧,我出錢!」說著,那家伙又摟著我舅母,使勁掐著她的乳房,舌頭伸進她的嘴裡親吻了一會兒,然後開著車一溜煙跑了。

  回到旅館的房間裡,我沒有讓舅母去洗澡,而是用自己嘴巴和舌頭把她精液四溢的陰道裡肛門清理干淨。我看到,在被5個男人連續姦淫了幾個小時後,我舅母的陰道和肛門都是又紅又腫,屁眼兒的褶皺裡幾乎還有被強力插入撐開的小傷口,滲著點點血絲。當我的舌頭觸及到這些傷口的時候,我舅母不禁輕輕吸著涼氣。

  但是,我知道,與這些輕微的受傷和紅腫的疼痛相比,她得到的享受要大得多,有道是,有付出就有回報,我想,我舅母付出了身體去取悅那些陌生的男人們,她也從他們那裡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和享受。

  我問她道:「你疼嗎?你後悔嗎?」

  她回答:「不啊,雖然有點疼,但我更多感覺到的是快樂。謝謝你,親愛的主人。對了,這兩天我是一個性奴,就應該這樣伺候男人,伺候所有一切想上我的男人。現在,我該好好伺候你了,我的甜心愛人!」

  然後,我的性奴用她的肛門盡力伺候了我腫脹的雞巴。一個小時以後,她再次用她的陰道伺候我。天光前,我又享受了她的口舌服務。

  這可真是充滿刺激和享受的一天。直到現在,我們仍然津津樂道那個既瘋狂又消魂的夜晚。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