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甥情事

(一)舅甥之間

  趁著還未過年的前幾天,為了些私人的目的,我一個人獨自北上,而提供我住處的人,則是我住在北部的舅舅與舅媽。

  經過了四小時的車程,我來到了舅舅的公寓前,一股作氣的奔上六樓,按下門鈴……過了許久,內層的木門才打開。開門的是我舅媽,她似乎剛才睡夢中醒來,還可愛的用手揉著眼睛,並且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小志,你來啦,我等你好久了耶……」舅媽睜大了俏麗的雙眼,言語中不自覺的流露出無比的歡喜,「來,快進來!」說完舅媽便拉開鐵門,愉快的轉身入內。

  由於我的匆促來訪,舅媽還穿著一件粉紅色的半透明睡衣,一如平日她的習慣一般,毫無遮掩的乳房便隔著那層薄薄的布料讓我欣賞,兩粒茶色的突起更是使得我這個才高二的毛頭小子刺激的臉紅心跳。看著舅媽微微扭動的翹臀,我的下體難以克制的硬挺了起來,有股想要抱緊舅媽的衝動。

  舅媽將我領進了臥室,將我手中的行李放置打理好後,便一把倒在床上,嬌柔的嗔道:「小志想不想舅媽啊?舅媽可是想你想得好濕了……」舅媽邊說雙手便邊拉起睡衣的下擺,兩腿大開曲成了M字型,將同樣一絲不掛的私處大張在我眼前。

  我伸出手指撥開舅媽飽滿的陰唇,哇哇!舅媽果然所言非虛,一股股的熱流正隨著我手指的動作而緩緩流出…………

  「怎麼?已經想要小志的肉棒了嗎!?」我將手指深入舅媽緊縮的陰道,慢慢的插入拔出。

  舅媽的臀部配合著我的手指,一下一下的緩緩擺動起來。

  「嗯啊……是啊……好小志,快把你的大傢伙給舅媽啊……別……別這麼逗了嘛……嗯哼嗯……舅媽的小屄已經忍好久了啊……嗯喔……啊啊……」

  其實我又何嘗不是同樣,一聽到舅媽的哀求,我一眨眼地把衣服脫個精光,跪坐在舅媽的身下,將已經充血暴漲的肉棒頂在舅媽的陰道口,用龜頭磨擦了舅媽敏感的顆粒幾下後,緩緩的將肉棒塞進舅媽緊密溫濕的蜜洞中,滿腦袋的慾念促使我快速的插幹起來。

  舅媽的身體立刻有了直接的反應,在我肉棒的運動之下,她的身體很快的就熱了起來,全身染上了一片微紅,舅媽的臉頰也浮現一抹紅暈,使得本來就美麗可人的她顯得更加的嬌豔欲滴……

  看著舅媽誘人的嬌軀,我忍不住脫口說出:「舅媽,妳真是漂亮啊……而且那裡好溫暖,好舒服啊……」

  「嗯啊啊~~小志也……變得好厲害啊~~~弄得舅媽快~~~快不行了啊~~嗯啊啊~~舅媽的小志……又長大了啊~~~~嗯哈哈~~~!!」舅媽為了追求更強的快感,刻意的將臀部不停的往下撞擊,使得我和舅媽的性器的交合,一次比一次的更深入。

  「我……我為了舅媽去割了包皮……舅媽有沒有覺得更舒服呢,嗯……?」我可是為了舅媽忍受了一個禮拜不能勃起的痛苦啊!

  舅媽拉住我的雙手,呻吟喊道:「嗯啊~~怪不得啊~~~難怪又變~~大了~~啊啊~~是啊~~~~插得舅媽好舒坦~~~~嗯喔喔喔~~大龜頭刺得我好爽喔~~哦哦~~好爽~~要……要去了~~喔喔~~小志的大雞巴插得舅媽要高潮了啊~~嗯啊啊~~喔喔哦哦哦哦~~啊啊~~~唔啊啊~~哼啊啊~~!!!」

  「嗯……好啊……那我就爽死妳吧~~!」我的腰部有如裝上了馬達般的加速抽動起來,伴隨著舅媽一聲高過一聲的浪叫,直到舅媽的蜜屄在急遽的收縮抽搐……舅媽呼出了滿意的嘆息為止。

  我摸著舅媽秀麗的臉龐說道:「舅媽,小志做得還可以吧?」

  舅媽滿足的睜開眼睛,細聲說道:「豈止可以,小志的大肉棒一次比一次有勁,剛差點把舅媽給頂上天了咧……」聽完舅媽的玩笑話,我們倆都吃吃的笑了起來。

我挺了挺下體,說道:「那要不要小志再一次把舅媽帶上天呢?」

  舅媽俏皮的眨了眨眼,說道:「呵呵……嗯……這個嘛……當然是……樂意奉陪囉……」

  等不及舅媽的答覆,我早已再次搖擺起我仍未發洩的肉棒,再次的享用舅媽令人魂牽夢縈的肉體。

到底…我們這舅甥間的不倫之戀,是從何時開始,因何而起的呢?
外甥情事(二)

  那是我要升國二時的暑假,我因為過完年待在家中直喊無聊,媽媽便叫來訪的舅舅順便帶我一起回去。

  渡過了漫長的車程,才一踏進舅舅的家,我立刻眼睛為之一亮!原因來自於眼前親切招呼我的舅媽,當她彎下腰要替我提手中的行李時,我不小心從舅媽那寬鬆的上衣領口看見了她那深深的乳溝。那是兩座雄偉的隆起,雖然距離不是很近,但我仍能感受到它們的光滑細嫩以及柔軟的彈性。

  那時正是我剛從同學們的談論中學會手淫後不久的事,對於外來的一切刺激都相當的敏感,所以當我再瞥見舅媽那被熱褲繃出來的臀型,還有她那飽滿修長的大腿時,我的下體已經迅速的膨脹起來…就在那個瞬間,以往對舅媽的尊敬也被眼前一幕幕春光所帶來的淫慾給掩蓋了。

那一天,就在我不停地注意著舅媽的眼光中流逝了,很快的就到了就寢的時間。

  我一個人在床上翻來覆去,難以成眠,一想到舅媽的乳房,就忍不住想抓它一把,肉棒也在我的遐想之中越翹越高,但由於是處在別人家,總沒自己家來的方便和毫無顧忌,苦於無法享受自瀆之樂的我,只好強迫自己打斷幻想,早點入眠。

  就在我昏昏欲睡之際,耳朵似乎聽到了一些聲音,那是與我平日觀看的色情VCD中類似的聲音,我心裡立刻有了底,並且輕手輕腳的離開臥室來到陽台,因為那裡有一扇與舅舅房間相通的窗子。越是靠近陽台,女人的呻吟聲就更是明顯,我小心翼翼的不發出任何聲音,從窗戶下探出半個頭,往舅舅舅媽的房中看去……

  那是一幅令我血脈賁張的畫面:舅媽正坐在舅舅的身上,兩人身上皆是一絲不掛,採女上男下的體位性交著。在我看來,舅舅似乎有氣無力了些,全由舅媽採取主動,在舅舅身上磨啊蹭的,上上下下的套弄著舅舅的陰莖,嘴裡不時「嗯嗯啊啊」的呻吟著。

  他們的舉動並不帶給我太大的震驚,人家是正常夫妻嘛,而且舅舅舅媽又是我們親戚口中的甜蜜小倆口,恩愛的肉體交流,我當然不覺得意外。

  所吸引我的是舅媽美好的胴體,舅媽姣好的臉龐正緊皺著眉頭,更是散發出一股淫靡的風采,但更讓我血液沸騰的是舅媽那對豐滿的乳房,形狀圓潤,又大又誘人,無論怎麼看,那都是一對完美的肉球。

  由於角度的關係,我苦無方法看見舅媽的陰部,正當我沉浸在那對因舅媽的動作而上下彈跳的美乳時,舅舅的臉色有點痛苦,說道:「小惠……我不行了……」小惠,舅舅一向都是這麼喚舅媽的。

  舅舅的話剛說完,身體便有氣無力的顫抖了幾下,我知道戲要散場了,連忙溜進了廁所。方才的春宮秀以及舅媽肉體的誘惑,已經讓我再無法忍受即將破體而出的慾念,趕緊脫下了褲子,套弄起早已翹的半天高的肉棒。

  因為廁所就在舅舅的房間隔壁,我還可以清楚的聽見舅媽的抱怨聲:「每次都顧自己,有那一次替我想……」我打從心裡笑了出來,因為那是他們倆人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一會兒,我聽見舅舅房間傳來開門的聲音,但由於我已經漸漸進入舒暢的境界,所以我並沒有停下來,反正在廁所裡也不會有人來打擾你呀!

  誰知道「喀嚓」一聲,廁所的門應聲打開,我還來不及痛罵自己忘了鎖門,更別說穿上褲子了,舅媽這俏人兒便出現在我眼前,大概是事後貪圖方便及涼快,舅媽竟然和方才一樣全身光溜溜的!

  舅媽看見我在廁所裡,先是愣了一愣,然後當她看見我的手正握著自己的傢伙,以及被我搓揉的通紅的龜頭和挺直暴筋的肉棒,她臉上立刻通紅,呆了一下才捂住自己的胸口,雙腿夾緊自己的下體,丟下一句「對不起」便欲轉身離去。

  我本已慾火高燃,再看見正在幻想的舅媽本人,雖然只有一瞬間,卻和我正面對立的美好乳房、還有舅媽身下不算整齊的陰毛、以及舅媽良好的身軀線條,一切的一切,讓我不知從那裡生出一股由慾望操縱的勇氣,伸手拉住舅媽。

 「小志……你……你要幹嘛!?」舅媽受到了驚嚇,結巴的問道。

  我因為怕驚動了舅舅,連忙從旁抓起一條毛巾,強迫的塞進舅媽的口中,再將她拉進我的身體,舅媽驚覺了事情的不妙,雙手用力的掙開我的束縛,喉嚨發出了「嗚嗚啊啊」的悲鳴聲,並用力的朝我的肚子踢了一腳。我一痛,手稍微鬆開,舅媽一逮到機會,連忙掙脫往外跑…此時我也顧不得那麼多了,猛然揪住舅媽的手臂,在舅媽回頭的同時給了她狠狠的一巴掌。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舅媽因為我的粗暴而軟倒在地,眼角不斷流出淚水,因為我的逼近而用雙手撐著地向後退,看著舅媽的可憐相,若是平常的我早已愛憐的鬆手,可是此時卻因慾念的狂熾而覺得更加的興奮。

  我將舅媽口中的毛巾往裡面塞得更緊些,拉起她的雙腿,舅媽似乎察覺了我的意圖,股起最後的力氣撐起上半身向我揮拳,我的頭被轟中了一拳,痛得腦袋裡嗡嗡的響,情急之下將她的雙腳往後一拉,舅媽再次的倒在地上。

  我挺起粗大的肉棒,撐開舅媽的雙腿,就往她的陰道插去,但一個初生之犢又怎知女人秘處所在,但或許是舅舅剛射入的精液幫的忙,我很幸運的滑到了洞口,在感覺到龜頭前端被舅媽的私處包含的同時,我用力一挺,將急需發洩的肉棒毫不留情的整根沒入。

  舅媽發出了不知是因舒爽導致的呻吟,或是由心痛帶來的哀鳴,但可以確定的是,舅媽的表情是怨恨的,她的淚水如斷線的珍珠般不停落下。

  另一件可以肯定的是,舅媽是完美的人體淫具,就算是在極不願意,例如被外甥侵犯的情況下,她那緊縮的陰道依然流出溫暖滑潤的淫液,她的淫洞仍然因為肉棒的入侵而一次次的收縮著。

  在舅媽溫熱柔嫩的包裹下,我很快的棄甲投降,在我將精子灌進舅媽的子宮時,她曾極力的反抗,不斷的扭動身體,想離開我的陽具,但這種舉動只讓我的肉棒因為得到了按摩而更加速的噴射,更加量的釋出……一直到我覺得滿意的時候,我才抽出了肉棒。

  我站起身,也將舅媽拉了起來,舅媽似乎死了心,再沒有明顯的反抗,任憑我將她拖進我的臥房。

  我又幹了舅媽一次,唯一不同的是我用行李中的相機幫舅媽、幫我們,拍了整捲淫穢的照片,那捲底片最後的一張,是舅媽的整張臉灑滿了我的精液。

  在我將舅媽趕回房後,我因為激情過後而對舅媽感到沉重的歉意,但當我再次想到舅媽的肉體時,歉疚似乎被沖淡了,更是不由自主的痛斥自己,舅媽全身最誘惑我的那對大乳,我竟連抓都沒抓一下,只記得幹啊幹的,只顧著射精,卻忘了男女間的作愛情趣。

  想著方才的肉體交融,我入睡了,雖然對舅媽是否會告訴舅舅一事感到強烈不安,但又有什麼辦法,頂多被得到家族的鄙視,被送進少年法庭,最令我難過的是可能會連累家人。做都已經做了,就算反悔也是沒辦法的吧,我是這麼的安慰著自己。

  升國二的暑假那一晚,我強暴了自己的舅媽。

(三)外甥=畜牲

  好不容易從一個個的春夢中醒來,卻發現整間屋子靜悄悄的一個人也沒有。舅舅是去上班了吧,舅媽呢?她告訴了舅舅我們之間的事了嗎?

  一個人在客廳裡沉思了很久,左想也不是,右想也不是,對於昨晚自己所犯下的暴行,越想越覺得自己該死,我真是一個沒人性的畜牲。

  正當陷入悔恨之時,大門一開,是舅媽回來了。

她手上提了一袋早餐,笑臉吟吟的看著我,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般。

  「小志,來,吃早點。」舅媽說著便把早餐遞給了我,這時的我可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舅媽是怎麼了,為何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難道印象中昨晚那場激烈狂亂的獸行,只是我因為壓迫過久所幻想出來的春夢一場,但又不大像啊……還在猜疑不定時,我接過了舅媽手中的早點,吃了起來。

  一邊吃著,我便一邊打量著舅媽,她還是像從前一樣,穿著的是清涼性感,豐盈的乳房在緊身衣的襯托下更顯得堅挺,熱褲下露出的大腿也是一樣的白皙修長,看得我都有點呆了……如果昨天的事真是個荒謬的夢,那我還真想在強暴她一次。

  舅媽似乎察覺了異樣,當她不在意間與我四目交觸時,臉上似乎浮現不對勁的神情,並匆促的別過頭去,但我依然死盯著不放。

  不一會兒,舅媽開口了:「小志,打個商量好不好,昨天的事就算了。那些照片……能不能……還給舅媽……」說到後來,舅媽的聲音幾乎是細不可聞,臉也迅速的染上一大片的紅霞。

  這麼說來,昨晚的事,我真的幹了啊?!我的心情交雜著後悔以及強烈的興奮,我真的做了!

 才想到這裡,我心中又燃起了火燄,只有舅媽才能熄滅的火燄。

  「可以啊,只要舅媽妳再讓我爽一次的話……」我湊近舅媽的身邊,在她因害羞而低垂的耳邊輕聲說道。

  舅媽隨即跳了起來,大呼道:「不行,不能再……」她話還沒說完,我的雙手已經從她的身後搭上了我那對夢寐以求的豐乳,並用力的抓擠起來……

  啊!真是好棒的彈性啊,但舅媽立刻將我推開,眼神中流露出了極度的憤恨不平,輕咬銀牙,心不甘情不願的吐出一句:「一次就行了吧!」說話的同時雙眼仍惡狠狠的瞪著我。

  「是啊!只要讓妳的外甥我爽那麼一次,我就把照片還妳囉!」我再次走近舅媽,再次的享用她那雙可人的大乳房。我將手伸進她的衣內,隔著乳罩揉了起來……「舅媽的奶子真好摸啊,就算隔著奶罩一樣又軟又大啊!」在我恣意妄為的同時,舅媽的手也緩緩地,極不情願地伸向我的下體,在我的褲子外搓揉著那支昨晚強姦她的肉棒。

  「嗯……做得不錯啊……」我說話的同時,舅媽的頭總是別了開去,但她的動作絲毫不停留,搓揉一陣後立刻蹲下,將我的褲子連同內褲給脫了下來。

  「怎麼樣?好久沒見過這樣年輕有力的肉棒吧?」聽見我的調侃,舅媽瞪了我一眼,便握住我粗狀的突起,一下下的套弄起來。

  為了舅舅的不爭氣,舅媽大概下了很多的苦心吧,因為她幫我打手槍的技巧相當的熟練,沒帶給我一絲絲的痛楚,反而是快感不斷的上升。我彎著腰,因為我的手捨不得離開舅媽的奶子,我也看得出舅媽忍受著乳房被侵略的快感。

  「怎麼……不會用嘴吹啊……這樣我怎麼爽啊……!?」我強忍著快感,說出了違心之論。但舅媽聽了似乎有點動搖,輕輕的伸出舌頭,舔舐起我的龜頭。過了許久,舅媽仍不肯將肉棒放入嘴中,只願意用舌頭替龜頭作些服務,但儘管如此,卻也以叫我受用無窮。

  「喂……看著我舔……」我用著命令的口氣說道。舅媽從開始到現在,都未正眼瞧過我,她的目光全是怨恨的斜視,舅媽緩緩的抬起頭,眼球向上瞪著我。我看見舅媽如此受盡屈辱的表情,忍不住腰眼一鬆,肉棒一震,精液往舅媽臉上直沖而去……

「啊~~!」舅媽一聲驚叫,卻躲不開迎面而來的黏液,被噴得一頭一臉。

  舅媽一臉不爽的站起身,邊抹去臉上的穢物邊說道:「這樣夠了吧!把照片還我!」

我盯著舅媽氣憤的臉孔,笑笑說:「可是舅媽,我還沒爽夠咧!」

  「你……你什麼意思!!」

  「當然是……繼續囉……」

  「你……說話不算話的小人!別想我會如你的意!」

  「妳以為現在由得妳作主嗎?」

  我不顧舅媽的捶打,硬是將舅媽拖進了她與舅舅的房間,將她狠狠的丟在床上,然後快速的脫光身上的衣物,爬上了床。

  「你要幹什麼!啊啊~~啊~~!!」在我伸出魔手,將舅媽的衣服剝光之時,舅媽拼了命的大聲尖叫。

  「叫什麼!臭婊子!!」急怒攻心,我用力一扯將舅媽的上衣撕開,「那麼美的身體,就讓作外甥的好好享用吧!」我架起舅媽的雙腿,不管她歇斯底裡的哭叫,半扯半拉的脫下她的內外褲,再拉著舅媽的頭髮拖起她的上半身,將乳罩一併扯下,舅媽的身上只剩下被撕裂的上衣而已了。

  我終於看見舅媽乳房的全貌了,果然一流,除了型態好體積大外,又白又嫩,乳頭也是誘人的淡茶色,我忍不住伸手抓去,「嘿嘿!奶頭都硬成這樣了,想必剛摸得妳很舒服唷!那下面也一樣了吧?嘿……」我另一隻手鑽進舅媽緊夾的雙腿間,果然沾上了些濕濕黏黏的淫液。

  舅媽已經叫喊得乏力了,加上我的惡意侵犯,她似乎放棄了掙扎,放聲痛哭了起來。

  「嘿!看我的大肉棒又翹起來了,舅媽真是誘人啊!」我雙手用力掰開舅媽的雙腿,將龜頭對準了屄洞。

  舅媽的身體再次激烈的搖晃,並哭喊著:「小志!良心啊,求求你啊!別再對舅媽作這種事了啊,舅媽沒有對不起你啊……不要啊~~!拜託~!不要強暴舅媽~~!不要~不要~~!不要強姦我啊啊啊~~!!」

  舅媽的哀求固然可憐,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我又怎能聽的入耳?還未等舅媽說完,我的肉棒早已插入舅媽狹隘卻潤滑的陰道裡,並且瘋狂的抽插了起來。

  舅媽閉上眼,眼淚直流,卻咬緊了牙關,一聲不吭,默默的忍受外甥對她的屈辱凌虐。而我則愉悅的抓揉著舅媽身上我最愛不釋手的乳房,不停的挺動著腰部,肏著與乳房同樣有吸引力的肉屄。

  「怎麼樣?在老公的床上給別人幹著,還是自個兒的外甥……感覺不錯吧?哈哈~~!真不知道舅舅知道後是什麼表情啊~~?哈哈哈哈……哈哈~~!他淫賤的老婆強暴了自己的外甥呢~!哈哈哈~~!」這是我靈機一動想出來的方法,舅媽若是說我強暴了她,我就反指舅媽她強暴了我,反正我是大家眼裡的乖孩子,雙方衝突下,我也不一定會輸啊,想到得意處,我不禁放聲大笑起來。

  舅媽睜開眼望著我,眼神裡混雜著無奈,怨憤,頹喪,恨意,還有無比的驚恐,這些混合成了一股沉重難抵的無力感,她吃力地狂搖著頭,滿臉的淚水濺得床單上一片片的漬痕。

  「放心吧!我不講,妳不講,永遠也不會有人知道啊,如果妳不識相,就不要怪我無情囉!哈哈~!哈哈哈~!不知道舅舅知道後還會不會要妳這蕩婦哩!哈哈哈哈~~!!」

  舅媽依舊一聲不響,但她的眼眶早因過度的流淚而紅腫不堪,她的臉上木無表情,好像對一切都死了心。

  我在舅媽緊密濕熱的容器不斷壓搾下,插幹的越來越快,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怎麼樣?要不要我噴進去啊?很久沒接受過男人有力的射精了吧?想不想要啊~?不說話啊?啊!是了,昨晚都射那麼多進去了,再加上今天的一點也無所謂的吧!那就和小志外甥一起生個娃娃吧~!好不好啊~~?」

  舅媽聽見了最後一句話,睜開了眼睛。我吃了一驚,因為她的雙眼是那麼的無神,那樣的無助,她抬起了本不作任何反抗的雙手,使盡最後一分力,吃力的想將我推開,但一個身心皆嚴重受創的女子那來那麼大的力氣抵抗一個爆發邊緣的男人。

  「反抗~!?別傻了,乖乖的接受熱騰騰的精液吧~~!啊~~!啊~~!唔唔~~!!」最後的呻吟聲中,我大弧度的將肉棒插進拔出,在舅媽溫暖的體內射出一道道新鮮滾燙的白漿。

  激情過後,我再次與舅媽充滿淚水的雙眼四目交觸,悔恨也再次重重的壓在我的心頭,一個念頭如電光般在我心中閃過,我為何要如此糟蹋自己的舅媽,為了什麼要這麼摧殘一個深愛我舅舅的良家婦女?

  我將陰莖退出了舅媽的身體,只聽見舅媽用微弱的聲音說道:

  「照……照片還我……」

  「好啊!等我把它洗好後一定還妳。」

  「那……那……底片呢……」

  「喔!那可不在我答應妳的條件範圍內。」

「你、你…你這個…混帳…」舅媽吃力的撐起身,向我拳打腳踢。

  我一把抓住她,向她說道:「別浪費力氣了,好好休息一下,把房間清理乾淨吧!」說完我便離開了舅媽的房間。

 開什麼玩笑,這麼有力的把柄我會輕易放過?!別蠢了,舅媽。

  那天下午,我因為怕舅媽受不了刺激而作出什麼傻事,整個下午待在房中休息。

  強暴舅媽後的第二天上午,我再次化身為一個沒人性的畜牲。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真實的 早晨的豔遇
旅行時老婆被設計
調教娜娜
玩火的故事
那夜在酒吧相遇的女人
汽車上的輪姦
和網絡老公做愛
星期天下午
來訪的姐姐
大奶子情人

熱門小說:
柔兒被姐夫強姦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