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妻子秦卿卿是大學裏的同學。

  她學金融,我學中文。

  我們相識是在大學的學生會。

  她是學生會主席,我是宣傳委員。

  她高高的個子,一副標準的模特兒身材,俊俏的模樣,贏得「校花」

  的美名。

  她知識面寬口齒伶俐,安排工作有條不紊,社會交際八面玲瓏,舉手投足風
度翩翩,完全是學生領袖的派頭。

  由於我有一筆好字,寫一手的好文章,得到了她的賞識。

  我在她的領導下,學生會裏的工作計劃,匯報提綱,廣播稿件,校刊編印,
攝影存檔,乃至通知標語都是我一人包攬。

  我在學生會裏從不多言多語,除了不折不扣地完成她布置的任務外,就是靜
坐一隅看我的書。

  因此,她就給我起了個「書呆子」

  的雅號。

  只要她一聲「書呆子」,你幹嘛幹嘛,我就屁顛屁顛地得令而去。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她這樣一個校花級的美眉,成為全校青春勃發男生們追逐的對象是再正常不
過了。

  每天學生會收到的信件,除了給校廣播站、校刊的稿件外,大部分是給她的
私人信件。

  我估計90%以上是求愛信。

  當然還不包括她電子郵箱裏那些交友示愛的香艷郵件。

  她還成為男生們在宿舍裏睡前醒後議論的中心人物。

  我班的劉大個兒是學校籃球隊「姚明」

  式的人物,公認的「帥哥」。

  學生會要搞體育活動,離不開校籃球隊。

  秦卿卿與劉大個兒的關系非同一般。

  特別是學校籃球隊與外校籃球隊比賽時,秦卿卿是拉拉隊的主角,劉大個兒
是籃球場上的主角,一唱一和,配合默契,營造了緊張熱烈的比賽氣氛。

  同學們都議論,秦卿卿與劉大個兒是金童玉女式的很般配的一對。

  再加上劉大個兒常常在同學們面前吹噓,他與秦卿卿是如何親密地約會,仿
佛他們倆的關系是鐵板上釘釘了。

  在學生會裏,我和秦卿卿待在一起的時間是最多的了。

  這麼一個美女天天在眼前晃動,我又不是柳下惠,能不動心嗎?我是有「賊
心」

  沒「賊膽」,一看她每天收這麼多的求愛信,心就怯了。

  但我四年來賊心不死,把對她的愛戀埋藏在心底。

  我把她參加各種活動的照片一張一張地珍藏在影集裏,把寫給她的情書、情
詩匯聚在本子裏,並在扉頁上寫著:「獻給我的心上人!」

  等待著向她表白的時機。

  畢業前夕的一天,在學生會裏,我把她的一大摞信件交給她時說:「我可以
參與競爭嗎?」

  她不解地問:「什麼競爭?」

  我紅著臉說:「愛情的競爭?」

  她淡淡地一笑:「可以呀!」

  我捧出一本影集、一本情書、情詩集放在她手上,她打開扉頁一看,臉上綻
開嫵媚的笑容,輕輕地說:「我會認真看的。」

  結果令同學們匪夷所思,我的求愛成功了,大家都說:「書呆子吃上天鵝肉
了。」

  我問卿卿:「你為什麼同意嫁給一個書呆子?」

  卿卿哈哈一笑說:「正因為你這個書呆子實在、真誠,所以我才嫁給你哦!

  洞房花燭夜,我第一次進入她的身體,她竟然皺著眉頭,嘴裏喊著「輕點、
輕點」。

  我驚奇地問:「你難道還是處女?」

  卿卿幽幽地說:「我是那種隨便的女人嗎!我愛你,就應該把一個身心完整
的我交給你!」

  我激動地抱緊她,也用我全身心的愛來報答她。

  由於她的精明能幹,在交易所當了副總;我在一個廣告公司當了策劃部的主
管。

  我們是經濟寬裕,夫唱婦隨,家庭幸福。

  在家裏,她掌管著一切,典型的陰盛陽衰。

  她管我吃、管我穿,一切都給我安排得妥妥帖帖、舒舒服服。

  我出差,她給整理好行囊,還要千叮嚀萬囑咐地註意安全。

  就連我們的性生活,她也管得很嚴,一周兩次,怕傷身體,影響工作。

  只有當我性致來時,纏得她沒辦法,才肯通融一回。

  我在廣告公司有個下屬是廣州人,叫小張,長得人高馬大,精氣神十足,典
型的南方帥哥。

  他孤身一人在這兒工作,生活上有諸多不便,是經常到我家來蹭飯的主兒。

  卿卿也是挺給我面子的,凡是我的同事、朋友到我家來,她總是熱情款待,
讓他們高高興興地來樂樂呵呵地歸。

  大家都誇卿卿好,我也在單位裏賺足了人緣。

  小張來我家次數多了,嫂子長嫂子短的十分熱絡。

  漸漸地家裏的重活、累活、臟活都讓手腳輕快的小張搶著幹了。

  小張也是真賣力氣,往往幹得汗流浹背,卿卿就拿出大號的男式睡衣逼他換
下來,然後把他的內衣洗得幹幹凈凈的,熨燙好了讓他穿著回單位。

  卿卿有時還嗔怪我:「你個書呆子‘四體不勤,五谷不分’,有小張一半勤
快就好了,我就不用這麼累了。」

  有時飯後聊家常,小張談起他的妻子莉莉,也是滿懷思念之情,害怕她一個
人在家孤單。

  他拿出與莉莉的合影給我和卿卿看。

  莉莉生得十分秀氣,從眉眼間就可以看出是個十分精明強幹的女人。

  卿卿看了莉莉的照片,聽了小張的介紹更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我公司要到廣州發展,準備在那兒建一個分公司。

  本來讓小張去是再好也沒有的事,可以解決他們夫婦分居兩地的問題。

  結果董事會研究認為:小張還嫩,經驗不足,很難擔當此任。

  決定由我去廣州開拓市場,一年後再讓小張去接替我。

  我回家把這事和卿卿一說,卿卿就犯了難。

  卿卿說:「你在家‘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到廣州去開辟市場,一定很累,
誰管你吃、管你穿,你怎麼生活?」

  我說:「那我就不去了唄。」

  卿卿急了:「不行,這是你獨立發展的好機會。讓我想想。」

  這一夜卿卿輾轉伏枕,根本就沒有睡好。

  第二天早晨,卿卿對我說:「我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好辦法,晚上下班回來
和你慢慢談。」

  說完還對我曖昧地一笑。

  我不知道她葫蘆裏賣的什麼藥。

  下班回家,卿卿說出了她的錦囊妙計,令我驚愕不已。

  卿卿說:「你去廣州,我讓小張的妻子莉莉代替我照顧你的生活起居。」

  我說:「你開什麼玩笑!」

  卿卿平靜地說:「你急什麼。小張不是說莉莉一個人在家很孤單嗎,你去了
,不就解決了嗎。」

  我一想,老婆同意我和莉莉在一起,我不是又交了桃花運嗎。

  我觍著臉說:「莉莉會同意嗎?小張會同意嗎?」

  卿卿輕松地說:「他們的工作我來做。小張是個不錯的小夥子,我對他的感
覺很好。他對我和你的感覺也一定不會錯。你不在家期間,讓他來陪伴我,你不
會吃醋吧?」

  我驚訝地說:「那不是換妻換夫嗎?」

  卿卿笑笑說:「你有時不也在上夫妻交換的網站嗎,別當我不知道!」

  我嘿嘿一笑說:「老婆大人寬宏大量,一切都由您安排。」

  卿卿在我背上敲了一下說:「書呆子,你別得了便宜還賣乖!」

  我也樂呵呵地拱手說:「彼此,彼此!」

  後來,卿卿乘小張來我家的機會說了她的想法,並叫小張做做莉莉的工作,
在我去廣州之前,約莉莉來我家一次,說是大家團聚團聚。

  事情進展的十分順利。

  國慶節,莉莉如約從廣州來到我家。

  卿卿和莉莉一見面,就親如姐妹。

  我見到莉莉風姿綽約,談吐得體,也是心悅神怡。

  卿卿下了一道死命令:只準小張與莉莉暢聚相思之情,在我家只準莉莉與她
睡,不準我沾邊。

  這七天中,我們兩家一起旅遊,一起野炊,一起跳舞,一起聊天。

  大家是無話不談,親如一家。

  我買了兩張去廣州的飛機票,假期結束我就和莉莉奔赴廣州。

  臨別時,卿卿和莉莉長時間擁抱,互相叮嚀。

  卿卿對莉莉說:「妹妹,我把書呆子交給你了,拜托你照顧了。」

  莉莉對卿卿說:「姐姐,小張就拜托給你了,你得費心教教他,讓他能象姐
夫一樣幹工作獨當一面。」

  我和小張就象木偶一樣,讓她們姐妹倆耍來耍去的。

  卿卿和小張把我和莉莉送到飛機場安檢口,再次擁抱告別。

  波音737呼嘯著直沖藍天,在座艙裏,我和莉莉親密得就象一對熱戀的情
侶。

  莉莉在我耳邊悄悄地說:「書呆子,你在家聽姐姐的,到我那兒就得聽我的
喲。」

  我緊緊地握著莉莉的纖手說:「是,老婆大人!」

  莉莉笑靨如花地嗔道:「美的你,誰是你老婆啊。」

  我們一年的換妻之旅就這樣的開始了······飛機在傍晚時分平安地降
落在白雲國際機場。

  我和莉莉乘的士到了她的家。

  她家住在海珠區天璽花園,環境清幽。

  她家的面積只有70平米,比我家小多了。

  他們小夫婦參加工作不久,能夠在廣州這樣高消費的城市裏擁有一套私房,
已經很不簡單了。

  雖然是一房一廳一廚加陽臺和衛生間,但布置得井井有條,一點都不顯得緊
、窄。

  廣州是著名的花城。

  莉莉在客廳、臥房、窗臺上恰到好處地擺著幾盆花草,營造了一個十分溫馨
的氛圍。

  剛剛放下行李,莉莉就撲到我的懷裏,摟著我的脖子,仰著臉對我說:「老
公,我家地方小、條件差,不如你們家,你可別嫌棄。」

  我抱緊她,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說:「你在飛機上還不承認是我老婆,怎麼
叫我老公呀?」

  莉莉用粉拳捶著我的胸口說:「你壞,你現在到了我的家就是我的老公嘛。

  我打趣道:「這麼說,你現在有了兩個老公了。」

  莉莉美目一瞪,捂著我的嘴:「不許說!」

  我哈哈大笑,攔腰抱起她在客廳裏轉了一圈。

  然後她拉著我參觀了房間、廚房、衛生間,到了陽臺,莉莉比劃著說:「老
公,你是個書呆子,我想好了,把陽臺給你整理成書房,讓你可以在家舒舒服服
地看書、辦公。」

  莉莉真是一個賢惠的女人,早就在為我作打算了。

  我不由得緊緊地把她抱在懷裏,深情地說:「莉莉,你真是我的好老婆,我
不知怎樣感謝你才好。」

  莉莉頭搖得象撥浪鼓似地說:「別,別!書呆子,只要你不在姐姐面前告我
的狀就行了。」

  一聽莉莉提到「姐姐」,剛才只顧了親熱,忘了給家裏打個電話報平安了。

  我說:「莉莉,快,讓我打個電話給你姐。」

  莉莉也猛然醒悟過來,滿臉紅暈地說:「對,快打!」

  我急忙拔通家裏電話,是小張接的,話筒裏還傳來他的喘氣聲:「餵,哥啊
,你們到啦。都好嗎?」

  小張原來一直叫我主任的,現在成了一家人,改口叫哥了。

  我也改口說:「老弟,一切順利。」

  「姐在做晚飯,我喊她接電話。」

  話筒裏遠遠地傳來卿卿的聲音:「叫你休息休息,你又拖地了,看把你累的
。誰的電話?」

  世上的任何事情都得換位思考。

  你看,我剛剛離開家,卿卿就心疼她的「小老公」

  了。

  卿卿在電話裏問了一些我們路途上的情況後,就嚴厲地吩咐說:「你給我悠
著點兒,別太貪!」

  我唯唯諾諾地連聲答應道:「是,是!」

  莉莉看我這麼低三下四的樣子,體貼地搶過話筒:「姐,你放心,我會管住
他的。」

  姐妹倆嘮嘮叨叨地說了一通後,莉莉叫小張接電話:「你聽好,我不許你折
磨姐,姐叫你咋樣就咋樣。」

  其實,換妻就是換「性」。

  兩個女人說的「太貪」、「折磨」,都是指的「性」。

  電子鐘的時針指向八點。

  莉莉說:「光顧了通話,你肚子餓了吧?對不起,今天遲了,不能上街買菜
,用冰箱裏的東西湊合著吃點吧。」

  我說:「有什麼對不起的,我不餓,再說······」

  莉莉不解地問:「再說什麼?」

  我向她眨眨眼睛,嘻笑著說:「有句成語叫‘秀色可餐’。我要吃你喲!」

  莉莉的粉拳雨點般地落在我身上:「你壞,你壞,你真壞!」

  莉莉家的衛生間兼浴室,面積很小,一個大男人站在裏面很難轉身。

  莉莉為難地說:「我家的浴室太小了,只有你家三分之一大,你可能用不習
慣的。」

  我諒解地說:「不要緊,我會很快適應的。」

  莉莉從行李箱裏拿出我的睡衣,含羞地命令道:「快脫衣服,今天是第一次
,我給你擦背。」

  哈哈,莉莉要和我洗鴛鴦浴,讓我樂不可支。

  莉莉也脫了衣服,一個美妙的玉體展現在我的面前。

  我用欣賞維納斯塑像的目光,全神貫註地審視著她的雙乳、平坦的腹部、黑
黝黝的三角區、結實的腿、微翹的臀,真是處處都動人。

  「呆子,看什麼呢?還不快來洗。」

  莉莉的呼喊驚醒了我,我連忙擁抱著她光滑的身子進了浴室。

  浴室本來就小,進了兩個人,更是無法轉身。

  等身子淋濕後,聰明多情的莉莉在我的背上塗了沐浴液,就雙手抱著我的腰
,用她富有彈性的雙乳在我背上摩擦起來,那種感覺、那種滋味、那種享受簡直
無與倫比。

  我在家是「妻管嚴」,卿卿又是端莊女人的做派,結婚至今就沒有和我洗過
鴛鴦浴。

  即使我有想法,也沒辦法。

  沐浴好後,我把莉莉抱到「我們」

  臥室的床上,轟轟烈烈地完成了我與另一個「老婆」

  第一次的性愛洗禮······人常說:「孩子是自己的好,老婆是人家的
好。」

  好與不好是比較出來的,也是就「比較」

  而言的。

  如果不換妻,就無法體會到不同老婆的妙處。

  比如,莉莉的雙乳,雖然沒有卿卿的大,但是比卿卿的結實,摸上去那個手
感哦絕對的棒;莉莉可以毫無顧忌地哇哩哇啦叫床,卿卿最多在高潮時輕輕地哼
上幾聲;莉莉在性愛方面可以玩出多種我從未經歷過的花式,卿卿除了男上女下
外只玩過女上男下;莉莉能夠每次為我口交,而有潔癖的卿卿絕對不敢碰。

  我親身比較的結果:卿卿是傳統的女性,莉莉是浪漫的佳麗;卿卿是穩重深
沈,莉莉是活潑外露;卿卿是愛在不言中,莉莉是愛在行動上。

  世上的人,不可能有完人。

  這兩個老婆都具有中國優秀女性的品質,各有各的秉性,各有各的特長,各
有各的情調,各有各的韻味,真是「各領風騷數百年」

  啊!辛虧有了卿卿兩全其美的精心安排,我在廣州全身心地投入了工作,沒
有了夫妻分居兩地、孤身一人在外的那種煩惱和不便。

  回「家」

  有另一個「老婆」

  陪伴,溫柔體貼,衣食無憂,關鍵的關鍵是沒有了「性饑渴」。

  我在廣州經過兩個多月的打拼,廣告分公司終於宣告成立。

  我招聘了五位新畢業的大學生作為職員。

  這些光棍小夥子食宿都在公司裏,天天跟著我東奔西跑,購置器材,裝修店
面,吃了上頓沒下頓,十分辛苦。

  他們都以為我的家就在廣州,吵著要見見嫂子。

  我考慮到小張還有八個月就要回來接我的班,如果現在讓他們見了莉莉,將
來必然穿幫,說我和小張合一個老婆,那就太尷尬了。

  小張的形象和威信也會大打折扣。

  我堅決回絕了他們,到廣州的高檔飯店請他們搓了一頓,作為慰勞。

  我和家裏,每周視頻聊天一次。

  卿卿從小張那裏聽說,公司總部很滿意我在廣州的工作業績,還給予了嘉獎
,又看到我紅光滿面,精神十足,十分高興,在視頻裏向莉莉連連道謝,說是替
她辛苦了。

  我看卿卿的變化也很大,她一改過去端莊女性的裝扮,成為一個時尚的白領
,發型新潮了,眉眼精致了。

  女為悅己者容。

  卿卿畢竟比小張大五歲,現在天天生活在一起,經常去發廊、美體館美化一
下自己,縮小一下年齡差距,討好討好「小老公」

  也是人之常情。

  莉莉看到小張衣冠得體,風度翩翩,舉手投足,成熟穩健,笑得合不攏嘴,
咂咂稱贊卿卿的調教有方。

  小張看莉莉更是心滿意足,誇獎莉莉是越來越漂亮了。

  每次視頻見面,錯位的兩家人說說笑笑,打打鬧鬧,話多情長,非常開心。

  我和小張認為,一個男人的寬容,是最高尚的愛,在給予對方愛的同時,自
己也會得到意想不到的回報。

  卿卿和莉莉覺得這次夫妻交換,各得其所,身心愉悅,既有利於工作又有利
於生活,值了。

  俗話說:「三個女人一臺戲。」

  這是說女人感情豐富,一個女人就能整出一段故事。

  我感到,目前的夫妻交友大多是臨時組合,聚完就散,淺嘗輒止,這只能算
是「以性為本」。

  其實,夫妻交友還是要「以人為本」

  好,有感情的「性」

  才是最完美的「性」。

  感情來自於長期相處。

  女人就象一本讓男人讀不透的書。

  只有慢慢地品讀女人,才能領悟女人的韻味,濃濃的情愫就會由然而生。

  過去,莉莉與小張分居兩地,心掛兩頭,一是擔心小張的工作和生活,心裏
很糾結;二是自己一人在廣州,冷冷清清,孤立無援,情感缺失,茶飯不思,萎
靡不振。

  現在好了,小張有卿卿這樣的知識女性照顧調教,她一百個放心了。

  她有了我的陪伴,生活充滿了陽光,整天樂樂呵呵的,皮膚細膩了,身材健
美了,走在大街上回頭率更高了。

  愛,是女人最好的性格滋養品。

  一個無愛的女人,永遠是刻薄寡情的!莉莉有情有義,為了報答卿卿對小張
的關愛,也一門心思把愛傾註在我的身上。

  廣州的女人就是浪漫多情。

  莉莉同樣如此。

  她健美的肉體,溫柔的性格,往往使我的性欲欲罷不能。

  莉莉在這種時候,不象卿卿那樣地限制我。

  莉莉總是體貼地對我說:「你別怕,姐那兒有我幫你遮瞞著,不會說你太貪
的。男人壓抑了性欲對身體不利。你想要了,我就給你。反正我會煲湯,讓你好
好滋補一下,精氣神就又來了。」

  在莉莉的鼓勵和配合下,我和莉莉每晚都能雙方默契地盡情地撫愛,發泄我
們的情欲,達到我酣暢淋漓,她高潮疊起的境界。

  曾在網上看過一句話:男人女人能夠力往一處使的時候,只能在做愛時。

  說得妙!這就叫情投意合。

  廣州的煲湯種類繁多,可以用各種湯料和烹調方法,烹制出各種不同口味、
不同功效的湯來。

  莉莉每天變著法兒地煲出各種靚湯,讓我喝了精力旺盛。

  也只有沐浴在愛河中的女人,才能這樣細心、體貼、周到。

  逢到周末,我就和莉莉駕車到三亞去遊玩。

  到了海邊,雖然還沒進入旅遊旺季,但海灘上已經有很多人了。

  莉莉天性愛玩,見到海浪就迫不及待地換了泳衣跑進海裏。

  我隨莉莉一起玩起海水浴。

  兩個人在浪花裏追逐、打鬧,等遊到深點的地方,我扮水鬼,潛在水裏摸一
下她的嫩腳,或者捏一下她的美臀,弄得莉莉嬌呼不斷,跟我打鬧在一起。

  累了,我們就躺在沙灘上休息。

  由此也吸引了眾多遊客的目光,羨慕我們這幸福的一對。

  有一天晚上,我回來遲了。

  一開門,就看到莉莉穿著一套鮮艷而性感的情趣內衣,嫵媚地笑望著我。

  這種感官的強烈刺激,令我頓生愛意。

  情趣內衣屬於成人用品(英文譯為sexylingerie),是讓視覺
刺激與性愛結合的一種產物,是人類物質生活提高後,滿足精神需求的產物。

  和眾多的成人用品一樣,情趣內衣在歐美等國已經是非常普遍的產品,但在
國內情趣內衣在近幾年才逐漸被大眾所接受。

  這種情趣內衣給人的正是那種艷而不妖的美麗,性感卻又幽雅,正是那種對
人體美的無上的贊美。

  你看「酥乳」:「溫比玉,膩如膏,醉來入手興偏豪」;「柳腰」,「低舞
月,緊垂環,幾會雲雨夢中攀」;「雪股」,「水骨嫩,玉山隆,鴛鴦衾裏挽春
風」。

  莉莉的知情知趣,給我開辟了一個新的「性」

  天地。

  有詩為證:對壘牙床起戰戈,兩身合一暗推磨。

  菜花戲蝶吮花髓,戀蜜狂蜂隱蜜窠。

  粉汗身中幹又濕,去鬟枕上起猶作。

  此緣此樂真無比,獨步風流第一科。

  我在廣州與莉莉朝夕相處,真正體會到:一個女人一天地,一個女人一家春

  由衷地感慨:一個男人一輩子只有一個女人,那真叫「虧」

  了;一個女人一輩子只有一個男人,那才叫「慘」

  呢!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