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的江南山清水秀,祁門的紅茶中外聞名。在群山環抱中,有一個小山村,
依山傍水,這個村叫金字牌鎮洪村。村支書的女兒小巧俊秀,楚楚動人,年方十
六,情竇初開。她叫小梅。從她那稚氣未脫的臉上可以看出她正編織著未來美好
的夢想。

  造化弄人。小梅認識了一個男人——陳存躍。陳存躍大小梅十八歲,家在江
北舒城縣的一個小村莊。小梅涉世未深,經不住陳存躍起初的花言巧語和後來的
甜言蜜語,于是小鳥依人般投入陳存躍的懷抱。

  一天清晨,山坡上飄蕩著輕紗般的薄霧,青青茶園萌發出嫩綠的香葉,小蜥
蜴在枝葉間蹦來跳去,小鳥在天空翩翩飛舞,啁啾鳴叫。地上野蕨菜含羞低首。
因爲在它旁邊一對戀人席地而坐,深情對視。正是小梅和陳存躍。陳存躍的右手
順著小梅袁嶽般光潔的小臉往下摸去,手指順著脖子,滑向前胸,碰到了圓潤的
乳房,指頭撚著如小紅棗般的乳頭,心裏陣陣顫栗熱血奔湧,滿臉漲紅。他緊緊
松松的玩捏著嫩乳,左手自然地滑到小梅的腰際,手指插進褲沿,輕輕用力,褲
子被慢慢拉下去,手掌在小梅的雙臀遊走。陳存躍第一次感受到少女肌膚如此柔
美,如此爽悅。他的手指情不自禁的順著小梅的股溝探進她的濕潤的私密處…
…他慢慢地把小梅壓在了身下,他的下身灼熱膨脹,一翹一翹。小梅也情不自禁
拼命迎合陳存躍的需求,陳存躍終于進入了小梅的體內,兩人感受到了從未體驗
過的無以言狀的快感……

  不久,小梅和陳存躍私奔了。雙雙從安慶渡江,來到陳存躍的家鄉——杭埠
河畔一個炊煙裊裊,雞鳴狗叫,樹木掩映的小村莊,金橋村。

  小梅有了新家。房前溪水潺潺,屋後田疇青青。家裏有一個公公,公公五十
開外,很是勤快,種地種菜,養雞養鴨。一家人和睦相處。第二年,小梅懷孕産
一男兒,取名陳斌。兩個大男人早出晚歸,種地養家糊口,忙裏偷閑,逗逗陳斌,
其樂融融。一家人享受著天倫之樂。

  農村靠種糧,隻能維持溫飽。所以,大部分青壯年紛紛背井離鄉,遠走他鄉,
打工掙錢,以改善家裏的生活條件。舒城縣田少廠稀,經濟不發達,爲了掙錢,
大多去了廣州,上海,昆山……陳存躍和其他村民一樣,帶著對家鄉的依依不舍
和對家人的無限牽掛,告別家人,外出打工去了。

  丈夫走了,小梅雖然感到孤單寂寞,但有天真爛漫的兒子伴在左右,日子過
得也和快樂。

  小梅家有兩間茅屋,小梅夫妻住一間,公公住堂屋。兩間房隻一舊門相隔。
老式的房門總也關不嚴。

  暮春,倦鳥歸巢,萬籟俱寂,村燈點點,如瑩瑩螢火。小梅給五歲的兒子哄
睡後,來到堂屋舀洗澡水。

  公公放下酒杯,站起來,望著兒媳小梅:「丫頭,你去找衣服,我來幫你弄
熱水。」

  自從小梅來到陳家,公公陳本根一直對她很好,視如掌上明珠,很少讓小梅
幹重活。小梅也感受到公公很痛她,她對公公很孝順。有時也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一直以來,公公和兒媳相敬如賓。家裏的事公公是能做多做,甚至做一些女人做
的事。長期以往,小梅也習慣了。像今晚這樣幫小梅弄洗澡水也不是第一次了。
小梅稍微退讓了一下,就到房裏找衣服去了。

  公公舀好熱水,兌上冷水,試試溫度適中,帶上房門,回到桌邊坐下,繼續
喝他的小酒。

  公公端起酒杯喝酒,無意間看到從兒媳房門縫裏射進堂屋幾束燈光,心裏突
然搖曳不停。他的老婆很久前另嫁他人了,他已經多年未近女色,總算熬到現在。
今晚卻有些魂不守神。是酒精的作用?他想:小梅你穿衣服的裸體是啥樣子?很
美嗎?一定很美,看一看,飽飽眼福!他這樣想著心怦怦直跳,下意識地站了起
來,兩手發抖,有坐下了。喘了幾口氣,禁不住有站了起來,躡手躡腳走到了房
門前,側耳傾聽,不聞洗澡水聲,他扒著門縫朝裏窺去,隻見洗澡盆上薄霧裊裊,
不見小梅洗澡。有從另一個較大的門縫裏望去,如願看到了小梅,她背對房門,
跪在床沿,脫掉內衣,肩背掛著潔白的胸罩帶,下身穿著粉紅的三角褲。兒媳渾
身白嫩如玉,誘人的肌膚使公公眼睛一亮。這時,隻見小梅背手在後解掉胸罩帶,
從兩個圓潤的雙肩摘下胸罩,扔在床上,兩手輕輕褪下內褲,隻見細細的腰下一
對圓臀白嫩白嫩,兩臀之間的股溝微暗,深處往前一點,隱約可見兩瓣陰唇鼓鼓,
陰毛稀稀。公公渾身發抖,發熱,下身蠢蠢欲動。

  這時,小梅滑下床,轉過身來……小梅的胴體在燈光照耀下,顯得粉紅柔嫩,
潔白光滑。臉頰微泛紅暈,似紅富士般水靈,一對乳房圓潤豐滿,乳頭調皮得高
高翹起,隨著小梅的走動和乳房一起顫抖,好像是在像公公點頭示威。

  公公覺得小梅剛來時,從衣服外面看她的乳房還很小,婚後卻發育得如此渾
圓飽滿,如此誘人,使公公垂涎欲滴。公公抹了把口水,往下看去,隻見一條肚
線從乳溝一直延伸到肚臍,這條線是由密密麻麻的毛茸茸的汗毛形成的,使小梅
的身材更顯修長,苗條,那細細的腰下便是公公最渴望看到的小梅的神秘地帶。
隻見鼓鼓的陰埠上細密的陰毛張牙舞爪,挑釁得公公兩眼發直,肥嘟嘟的大陰唇
擠得小陰唇縮著尖尖的腦袋向外張望,似在喊叫:「公公,救我出來呀,裏面太
熱了,看,我都流汗了!」原來在那似有似無的縫裏掛下絲絲流液。公公舔了舔
嘴唇,真想破門而入。這時,小梅徑直朝房門口走來,公公驚得緩過神來,悄悄
躲到旁邊。小梅透過門縫朝堂屋瞅了兩眼,拿起門後的洗澡巾,面對房門,坐到
浴盆裏。她用毛巾蘸水把身上抹濕,拿香皂打了打,不緊不慢的搓揉著乳房和下
身,過後朝奶頭看了看,似未洗淨,又用指甲在乳頭上輕輕刮了幾下,然後清洗
下身,她張開兩腿,扒開粉紅的小陰唇,用洗澡巾在兩邊擦洗……真如出水芙蓉。

  洗澡水的清香一陣陣飄進公公鼻孔,。公公越看越不能自己,他想:「要是
插進她那裏,那肯定快活得像神仙了……」公公的下身實在不爭氣,一個勁的往
上翹。可他又不敢輕舉妄動,萬一兒媳不從,,沒弄到狐狸還惹一身騷。「我一
定要弄到你,,等我弄到了你,我一定狠狠地,反複地,長時間的幹你,享受你
的肉體!一定!」公公咬咬牙,陰陰地笑了。

  第二天,公公陳本根上街買了一盒巧克力,一瓶藏藥,還有一瓶安眠藥。

  晚上,陳本根主動炒菜,故意把菜裏多放了一些鹽,便把早就碾碎的安眠藥
拌進菜裏。吃玩飯,小梅感到口渴,陳本根殷勤地給小梅泡茶,又偷偷地在茶裏
放了一些安眠藥。小梅喝過茶,公公拿出一塊巧克力遞給兒媳:「丫頭,這塊巧
克力給你吃。早上買的,忘記給你。」

  小梅接過巧克力,甜甜一笑:「謝謝爸爸。」

  「一家人,說什麼謝。」公公邊說邊吞下一粒藥。

  「爸,你哪兒不舒服?」小梅問。

  「嗓子有點痛,吃點消炎藥。沒事的。」公公笑了笑。喝了幾口水。其實,
公公吃的是催情藥——生精膠囊。小梅正在吃的巧克力其實不是正宗的巧克力,
而是女用催情藥。

  「爸,這巧克力的味道咋跟我一前吃的巧克力有些不一樣?" 小梅邊吃邊問。

  公公嘿嘿笑笑:「可能風味不同吧」

  小梅沒注意公公的不自在,一會就把巧克力吃完了。大約半個小時,小梅渾
身發熱,滿臉漲紅,下體隱約發熱發癢。人的本能,時間長了不做,肯定會想的,
但從來不像現在這樣迅猛強烈。小梅心裏有些慌,瞥了公公一眼,臉更紅了,
「不能讓公公看出來。」她抓起籃子的毛線編起來。其實,公公一直在有意無意
的觀察著她的反應。

  「媽,我困了,要睡覺。」兒子陳斌說。

  「哦,去睡吧。」小梅收起毛衣,。「我也困了,我也去睡了。今天困得真
早。」小梅確實困了,確切講是意識有些模糊。是安眠藥在起作用了。

  小梅在心慌意亂和迷迷糊糊中進了房,連房門也忘了關,把兒子弄到床上睡
下,自己歪在沙發上,連衣服也沒脫。

  公公坐在堂屋桌前抽著「紅三環」牌香煙,一口接一口猛抽,抽到一半,剩
下的半截扔在地上,一下站了起來,低頭一看,乖乖,硬硬的下體把褲子頂得高
高突起。他想:生精膠囊真厲害!他猶豫了片刻,輕輕走進房裏,來到小梅跟前,
低聲喚道:「丫頭,丫頭。」小梅呢喃囈語,似是:「哦哦……要要……」翻了
個身,好像又睡著了。

  公公陳本根顧不了許多,三下五除二,迅速脫去了全身衣服,搬起小梅的頭,
樓進懷裏,饞饞的撫摸起了小梅。吻她的黑發,吻她的眉毛,吻她的眼睛,吻她
的鼻子,吻她的嘴唇……然後雙手抓住兩乳,拼命用力摸捏,再用嘴挨個銜著乳
頭使勁吸吮,似要把兩個乳房全吞到肚裏才解饞。玩弄了好一會,公公抱起小梅,
把她放到床上,拽掉小梅身上的內衣,讓她一絲不掛。公公拿起小梅的白內褲看
了看,又放到鼻子上聞了聞,那一股女人味,更激起了公公的沖動。由于受生精
膠囊的作用,公公下體碩大硬挺,此時,小梅的陰部也咧嘴嬉笑,蜜水津津,好
像在歡迎公公的光臨。隨著呼吸,小梅的小腹一起一伏,兩瓣小陰唇也一張一合。

  公公再也憋不住了,抓起一個枕頭,墊在小梅屁股下面,然後挺著下體在小
梅的縫邊蘸了點流液,在四周抹了抹,便一頭鑽了進去,那滾燙的被緊裹的感覺,
久違了!暈了!!!

  「哦……哦……,,」小梅迷迷糊糊中睜開眼睛,像是久旱的禾苗得到了甘
霖:「親愛的……存躍……我……好想……」

  小梅的眼前出現了幻覺。她把公公當老公了

  公公就像一頭發情的公牛,在小梅那雪白嬌嫩的身體上馳騁,兒媳那緊窄的
陰道,把公公的肉棒夾得緊緊的,當公公把肉棒拔出的時候,總有一些嫩芽般的
肉瓣像舒展開的花朵一樣盛開,又隨著公公的插入而又像八爪章魚似的把公公的
肉棒緊緊的收縮進去。

  雖然兒媳的陰道有淫液的滋潤,但年輕少婦的緊窄陰戶,已經不是公公這種
歲數的人享受得起。有好幾次快感瘋湧而至,隻是公公經驗豐富,才把守得住精
關,而生精膠囊也起到了關鍵作用,反正公公現在的心情就隻能用一個字來形容,
那就是「爽」。

  是啊,人已半百了,還能享受少女般的肉體,而且還是自己的兒妻,禁忌的
刺激,讓公公興奮的發抖。他更加賣力的抽出又深深的插了進去。

  隻是,公公太得意忘形了,瘋狂抽插的結果,就是導緻小梅的醒來,畢竟這
麼大的動靜,不是那點點藥就能搞得定的。隻見小梅先是朦朧的睜開眼,她還是
有些不清醒,隻是下體那熾熱的快感,還有壓在身上的重量讓她漸漸清醒過來,
隻見平時和藹可親的公公,現在卻趴在自己的身上,做著禽獸不如的事。小梅羞
憤交加,她想起來推開公公,卻發現自己軟綿綿的一點力氣都沒有,她隻能發出
像呻吟般的喊聲「不要」眼淚忍不住的流了出來。

  公公料不到兒媳這麼快就醒來,但是看到兒媳有心無力的樣子,那羞憤欲絕
的聲音,更像那醉人的叫床,讓公公的胯下不禁又漲大幾分,公公一不做二不休,
幹脆把兒媳兩條雪白的大腿架在肩上,雙手在下面緊緊抓住兒媳兩瓣圓潤的屁股,
火棍般的肉棒在兒媳的肉穴裏進進出出,公公的肉棒已經被淫水更滋潤的光亮亮
的,尤其是龜頭,更像光滑的雞蛋,龜頭處甚至還有一絲像蛋清一樣的淫液,整
個房間彌漫著一股糜淫的氣味。

  突然,一聲「媽媽」,把床上的兩個糾纏的男女嚇了一跳,原來五歲的陳斌
被上下晃動的床弄醒了過來,他睜大著眼睛,好奇的看著媽媽,又看看爺爺,奇
怪的問:「爺爺,你怎麼在我們的床上啊,還壓著我媽媽。啊,是不是媽媽不乖,
所以爺爺要打媽媽啊?」公公慈祥的對小孫子說,「呵呵,小乖乖,爺爺不是在
打媽媽哦。」「那爲什麼爺爺你總用那根棍子在戳媽媽的屁股啊?」陳斌指著公
公和小梅交合的地方問。公公老臉微紅了一下,一本正經的對孫子道:「是你媽
媽生病了,爺爺正在給你媽媽治病呢,看,這不是棍子,是針,爺爺正在給你媽
媽打針呢,不信你問你媽媽。」公公邪惡的把問題丟給了兒媳。

  胯下更賣力的挺動著交合的地方不禁發出「啪啪」的水聲,因爲在孫子面前
幹他媽媽,是多麼的刺激。

  陳斌似懂非懂的問小梅:「媽媽,你生病了啊。?」小梅強笑著對兒子說,
「嗯,嗯是的,媽媽生病了。寶寶要乖哦,去睡覺吧。」這時公公溫和的對孫子
說,「乖孫,去睡吧,爺爺會照顧你媽媽的。」說完又用力一頂,小梅不禁全身
一顫,公公淫笑的對小梅說,「是不是這樣啊,好兒媳。」小梅顫著音道,「是,
是啊。去睡吧啊,明天媽媽買玩具給你哦。」陳斌聽說有玩具,高興的躺下去睡
覺了,小孩子嘛,醒得快睡得也快,不一會又沉入夢鄉。

  這時公公加快了進攻的節奏,因爲感覺到兒媳的高潮快到了,果然,小梅一
顫再顫,接著全身發抖,陰道猛然收縮,一股溫暖的陰精噴湧而出,一波一波的
澆灌在公公的龜頭上,強烈的刺激,讓公公身體猛的一緊,精關一洩,渾濁的精
子向兒媳的子宮傾洩下去,公公身子松了下來,趴在兒媳身上,喘著粗氣。公公
隻感覺自己像到過天堂似的,全身都爽。疲軟的陰莖慢慢的從兒媳體內滑了出來。
耳邊傳來兒媳低低的哭泣聲,公公對小梅說,「好兒媳,你太美了,我很喜歡你,
就情不自禁的上了你。但是我以後一定對你好的,比親生女兒還好。反正我們都
做了,這事傳了出去,對你名聲肯定是毀了的,而我,最多就判個兩三年就出來
了。所以,你就當作自己自慰了一次吧。」公公連哄帶騙的道。小梅想到了丈夫,
想到了兒子,她隻得默默的承受這個被公公強奸的命運。公公看著兒媳屈服了,
嘿嘿一笑,把兒媳雪白的身體摟進懷裏,抱著兒媳睡覺了。

  此後,公公一有機會,就和兒媳行夫妻之實,而小梅,因爲丈夫不在家,生
理上的需要,讓她不禁一次又一次的陷入公公的懷裏。直到陳存躍回家,才停止
了這段禁忌肉欲。隻是,公媳的奸情,最終還是被陳存躍知道了。是天真可愛的
兒子童言童語告訴了他。那天,陳存躍感冒了,兒子就跟他說,「爸爸,你生病
了啊,那讓爺爺給你治病吧,上次媽媽生病就是爺爺治好的。」陳存躍很奇怪,
老爸對醫學可是一竅不通的啊,怎麼回事,急忙問兒子,兒子就把那天晚上發生
的事告訴了爸爸。陳存躍一聽就聽出了怎麼回事,他氣的臉都綠了,他決定,要
捉奸在床,讓這對狗男女曝光在太陽底下,現在去質問他們肯定不承認的,一個
計劃,在陳存躍腦海生成…

                 【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