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歲的吳太太肌柔膚白,加上善於保養,看起來只有35歲。她生得很有幾分姿色,腹部沒多餘的脂肪,身材更是一流,大胸部、大屁股。此刻,她身穿半透明睡袍,乳房巨大而渾圓,更難得的是,一點也不下垂。

她的皮膚本來幼滑紅潤,喝了一點兒酒的她,更是面紅如晚霞。她閃動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神秘地關上房門,向一個二十幾歲青年,伸了一個懶腰,兩個粉紅色乳尖格外突出,顫顫一對羊脂白玉般的乳房,巍巍地拱到他面前。

此情此景,任何男人都受不了這誘惑,一定會狂握她的豪乳的。但方振威可能是她未來的女婿,他怎能和未來岳母上床呢?怎麼對得起她的女兒呢?如果被人知道了,還有什麼面目見新界的鄉親父老,他來找的女友叫吳月美,她不在家,吳太太卻百般引誘他。

他想,一來岳母大概可能是酒後糊塗了吧,吳太太含情帶笑,在他面前相距不足一尺,雙手向兩旁平伸,大屁股也旋轉搖動起來,像女孩子在玩呼拉圈,她兩支炮彈頭般的大豪乳,便瘋狂搖動著,接著更脫去睡袍,上身赤裸,雪白而肥大的肉球,使人心膽皆裂,尤其那兩粒硬了的乳蒂。

吳太太看著他,心不由己而堅硬突出的陽具,邪笑道:『沒有人會知道,我們做過啥事的,你怕什麼嘛?』『可是,這事太荒謬了,妳檢點一下好嗎?』他轉身想開門離開,卻被未來岳母自身後抱住不放,巨大的豪乳,力壓在他背上,又熱又充滿彈力,她的女兒雖然比她年輕二十年,相貌身材也不差,可是論風搔和性感,就遠遠不如她了,如果他不是在熱戀中,一定會抵受不了她的引誘的,他動手想開門,卻被她喝住,揚言要大叫非禮,使他不敢動。

吳太太忽然放了他,坐在床邊,她說丈夫早死,守寡十幾年了,寂寞得要死,但她如改嫁,那三層一高的村屋,將被她丈夫的侄兒,名正言順的搶走,她和女兒都要無處棲身。十幾年來,她靠出租兩層村屋,養大女兒,卻犧牲自己生十幾年最寶貴的青春。

說著,她好像真的很傷心了,一對豪乳高速起伏抖動,淚水滴在乳房、乳蒂上,這情景太使人著迷了,看得方振威由憐生愛,產生奇異的衝動,她含蓄地邪笑走近他,見他恐懼後退,便又迅速一反楚楚可憐的神態,她目露凶光,低頭撲向他,強行脫去他的褲子,一支手握住,他又大又粗又長的陽具,振振有詞說道:『今天,我一定要試試你的能力,如果你是太監,豈不是毀了我女兒的一生嗎?來,快讓我先試一下!』

方振威大驚失色,他大力推開她,怒罵她不知羞恥,吳太太則風情萬種,她撲上前抱住他,將自己的內褲迅速脫下,以下陰磨擦他的陽具,以豪乳力壓他的胸膛,以小嘴狂吻他的口,一雙淫眼,閃閃生光,變換著各種奇異的顏色,而她的兩支手,捏著他的屁股,移動著,她那潮濕而奔放的陰道,有幾次套上他的龜頭,吞下他整條陽具的三分之一, 但都被他擺脫了。

吳太太醉紅的粉臉,突然變得無限威嚴,她恐嚇道:『你若不和我做愛,我就告訴我女兒,告訴你爸爸,告訴所有人,說你qiangjian了我!』方振威大驚失色,終於被吳太太將他推跌向床上,壓在他身上,她將大屁股一擺,兩支大奶子抖動了幾下,她的陰道便吞沒了他的整條陽具了。

方振威全身一顫,看見了她的淫笑,和兩支脹大豪乳的抖動,已迷失了自己,產生奇異的想法,他不和吳月美結婚了,他要娶這個世上最淫賤的女人。她狂動了,大奶子更大了、更脹紅了、更結實了,在狂拋中,在她的向下彎腰中,如雨點般打在他的心口上、竟有微痛的感覺。

她淫笑了,叫床了,陰道夾緊他的陽具,他無法忍受了,大力握著她兩支大奶,用口咬,吳太太怪叫連聲、一手扯住他的頭髮,和他狂吻,他向未來岳母的肉體射精了,內心竟有一種變態的滿足,兩支手狠狠地捏她的大屁股,痛得她全力掙扎,卻又被他緊抱不放。

她推開他的口大叫,猛吸著粗氣,他又再狠咬她的大奶頭。『啊呀..痛死我了..哎喲..』吳太太忍不住怪叫起來,方振威發洩完,吳太太伏在他身上不動,頰上、臉上的汗水,和他臉上的汗水,混合在一起,兩支濕透了的大奶子,仍充滿熱力和彈性,她陰道內的精液,正倒流至他的下身,她看著他淫笑,而他卻想到,自己可能被人知道醜事,要逃離本村。

在他離開吳太太的時候,她安慰他道:『你不要害怕,不會有人知道的。不過,你若不娶我的女兒,我就會說你qiangjian了我,我是為了女兒的幸福,才肯犧牲色相的。』想不到,她還有這一著。

方振威回到家中,父親問他去了哪裡,他慌張地說去找月美,『月美那女孩子,人品相貌都不錯,但他們吳家配不起我們,我們經營貨櫃場,又有幾十萬尺農地,她媽媽是寡婦,什麼也沒有!』『爸爸,你一向不是輕貧重富的人,為什麼這樣說呢?』方振威反問著他爸爸。

方亞牛似有難言之隱,他吸著煙斗,神色凝重想了一會兒說:『吳大大那個人,心腸不好,是個勢利小人,十分貪錢。』這時,吳太太突然來訪,使方振威大驚失色,她笑著說:『我是為女兒月美,來商量結婚的事。』又自誇女兒是本村最能幹、最美的少女,然後她列出條件:『聘金五十萬、酒席五十桌,樓一層,還有其他不少雜項。』

方亞牛本已十分冷淡,聞言冷笑道:『妳不如將月美送到城裡公開拍賣吧!一定會更值錢的呀!』兩親宗吵起架來,吳太太一怒離去,方振威被吳太太威迫做愛,心裡十分苦惱,又看見她貪錢兼野蠻,更加不快,他一個星期沒有見吳月美了。

一天下午,他在去貨櫃場途中,被吳太太截住,她動作誇張、氣急敗壞地對他說:『月美發高燒了,她很想見你!』方振威馬上和吳太太去她家中,他入房時,卻被吳太太在外面鎖上房門,吳月美躺在床上,含笑叫他,她看來似乎沒有病。

他用手摸愛人的前額,真的沒有發燒。這時,二十歲的月美,一下子將蓋在身上的被單揭開來,她的全身竟一絲不掛,她臉紅又癡笑地看著他,方振威卻想起上次,她媽肉誘他的事,不禁大驚失色想逃走,可惜房門已被鎖住,而吳太大也不知所蹤了。

『威哥,你不再愛我了嗎?』吳月美有點傷心,甚至哭泣了,他連忙否認、定了一下神後,他心裡還是愛月美的,此刻,她玉體橫陳,完美得使人心震,他終於也脫光了自己的衣服,爬到她身上、摸捏她堅實的乳房、吻遍她的全身,緊張得微微發抖的月美閉上眼,用充滿磁性的音調,低聲叫他放鬆一點。

方振威看著她,正想吻她的朱唇,不禁大吃一驚,因為她在她眼裡,一下子變成了風騷入骨的吳太太,挺高兩支大奶說道:『好女婿,快來插你的岳母吧!』他恐懼地想擺脫她,及至嗅到她身上熟悉的氣昧,再仔細看她時,確實是他的愛人月美,他才放心和月美擁吻,但不敢再看她,他手握著陽具,小心地塞入月美的陰道內,入了一半便不能前進了,他突然發力一衝,使她尖叫了一聲。

他成功洞穿了月美的處女膜了,產生無比興奮和滿足,但她的尖叫,又使他不禁睜開眼睛再看著她,她恍佛又變成吳月美的媽媽,似乎在淫笑道:『你這次逃不了,你已佔有我了,好女婿!』他嚇得全身發抖了。『哥哥,你怎麼啦?』她臉紅如晚霞,又羞愧又關心地問道,『沒什麼,我看見一隻四十歲的女鬼。』

他閉上眼,不再看她,但更糟的是,吳太太的影像,更清晰出現在他面前,淫笑道:『你和我女兒結婚後,每星期要讓我玩一次,否則我告發你!』方振威心中狂跳,他明白到這種現像,祗是幻覺,一種心魔,而對付的方法,就是瘋狂抽插她,他兩掌按在床上,支撐起身體的重量,凌空下壓,向她狂插,速度越來越快。

兩個人都渾身是汗,她連聲呼痛不絕,說:『那不是做愛,而是在qiangjian她。』但他仍發狂般地,把粗硬的大陽具,往她新開苞的小肉洞狂抽猛插,弄得她兩支奶子狂跳不止。她在強烈的刺激中,很快有了高潮,她呻吟起來了,他從未聽過她的呻吟聲,現在聽起來,卻十分似她媽媽的叫床聲,他張眼看是,果然又是吳太太。

她好像在淫笑著說道:『好女婿,我被你抽插得快受不了啦..哎呀..不過你大力插我..插死我吧..』他在極震驚恐懼之中,作出反擊,內心產生奇異的、變態的興奮,兩手用力握著她的乳房,使她慘叫,他甚至狠咬她的奶頭。『哎呀..好痛啊..你瘋了嗎..』『啊..好勁呀..女婿..大力捏我兩支乳房啦..』他好像是同時聽見,她們母女的呻吟聲,看見她們的淫笑,他不再怕她了,他瘋狂地向她射精了。

事後,他看見月美雪白的乳房上,滿是他大力握過的紅痕和他的牙齒印,但她原諒了他,她想到做愛,可能是這樣的,他是不能自制,才會這樣。

晚上,吳太太獨自上門提親,方振威不在,她告訴方亞牛,說他的兒子已和她女兒有了超友誼關係了,但方亞牛一口拒絕了她。吳太太冷笑道:『牛哥,別忘了你有痛腳在我手上,記得三年前那件事嗎?』方亞牛連煙斗也跌於地上,他拾回,吸著煙,陷入一種可惜而緊張的回憶之中。

三年前的一個晚上,吳太太來找方亞牛借錢被拒絕,屋內只有他們兩人,吳太太頭重腳輕站不穩,亞牛扶住她,她的大胸脯貼著他,並且,她身體在搖擺中,下身幾次磨擦到他的那話兒,她緊閉著眼,亞牛一邊叫她,一邊解她的衣鈕,當他的手模著她碩大的豪乳時,另一支手便緊按她的屁股,讓陽具去磨著她的陰道口。

吳太太忽然張開眼,向他邪笑,推開了他,脫光身上的衣服,但方亞牛的羞恥心和正義感,阻止了他的衝動,大聲地叫她走。可是,吳太太也實在太迷人了,她那雙沉甸甸的豪乳,又白又圓的大屁股,在水蛇腰的擺動下,屁股在搖動,大奶在抖動,小嘴也在震動,大眼睛裡光閃閃,還有擺動中,潮濕而脹滿的下陰,使他看呆了。

他的衣服被剝光,陽具高舉著,不待她再引誘,他己經手抱她的腰,另一支手握住她的乳房,在狂吻她的小嘴之時,已將陽具插進吳太太陰道內了。吳太太推開他淫笑道:『不要啦!』但她卻仰躺床上,睡成個大字,眼內放射出七彩奪目的淫光,方亞牛撲到她身上,大力一插,又佔有了她,但這時,她竟大叫救命了,他馬上狂吻她的嘴,狂抽猛插她的陰道,直至她呻吟大作,才敢放開她的口。

她放縱地大笑,大奶子抖動說:『我叫救命,你怕不怕,夠不夠刺激?』他發瘋似地插她,操得她如豬般狂叫,像妖精般淫笑,在她全身抽搐時,他便用力握著她的一對大奶子,向她的陰道射了精。

事後,吳太太向方亞牛勒索五萬,否則就要告他qiangjian,方亞牛吸著煙,但仇恨地看看前來提親的吳太太道:『妳這淫婦,妳那個女也兒將是個淫婦,我的兒子不想戴綠帽,妳別妄想了!』吳太太又羞又怒道:『你不要後悔!』

吳太太找到方振威,迫他短期內和她的女兒結婚,方振威雖然答應,但他回家向父親提出時,方亞牛堅決拒絕,兩父子吵起架來。

做父親的說:『你入世未深,不知世途險惡,吳太太不但貪錢,而且是個人盡可夫的淫婦!我聽人說,她在本村和幾個男人有一腿,你知道嗎?就在幾個月前吧,我們村的附近,政府進行挖掘河道工程,她就勾引一個前來工作的工頭上床,事後竟要向他勒索二萬元,否則就要告他qiangjian!』

方振威聞言,臉色大變,他好像看見赤裸的吳太太,搖動一對肥白的大奶子,向他淫笑著,他被她壓在床上、她的豪乳向上拋,屁股一坐,便吞沒了他的陽具。 這醜事要是被人知道,如何是好 於是他同意父親的見解,拒絕了婚事。

但是到了第二天,警察突然出現,拘捕方振威,原來是吳太太報警,說:『是他qiangjian了她的女兒。』在警署內,方振威說出和吳月美發生關係,是出於她的自願,是吳太太迫婚不遂,才報誣告他。

警方找來吳太太母女,她女兒吳月美證實,不是qiangjian,而方振威也回心轉意,願意和月美結婚,唯一的難關,是他的父親不肯答應。方亞牛及幾個村代表前去排解,村長也認為男女既然相愛,方亞牛就不應阻止。

亞牛看著吳太太,吳太太向他道歉,又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結果是喜劇收場,但方氏父子對他們都曾和吳太太上過床的事,仍是心有餘悸,都不敢單獨和她相處一室。  這樣的丈母,實在不多見啊!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