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芸17歲

冠傑17歲

王老師57歲

========3月29星期五

想不想試試看?男友慢慢引誘著我。

不能亂來,會懷孕。

我有保險套。

他拿出一個方形的鋁箔包裝袋。

可是…我只是想試試看,而且妳知道嗎,我很多朋友都有做過,我常常被我同學笑沒做過,妳忍心看我丟臉嘛!

他故意委屈的說著。

啊…好痛…奇怪,明明是這樣做的啊…你怎麼知道?你做過?沒有,不過,我看過、聽過很多,呃…也在腦海裡模擬過很多次。

他的答案顯然令身下的我大鬆口氣,但他硬往陰道裡擠的劇痛令我眉頭再次擰起。

好不容易,在滿頭大汗,滿臉為難的艱苦奮鬥下,我們完成了兩人的第一次。

凱芸,妳哭了?對我們第一次做愛造成的殘局,冠傑顯然有些無措。

我摸了摸頰上涼涼的淚珠,點點頭對他說:可能太痛了,眼淚都流出來了。

我抹乾淚,朝他露個淺笑。

不哭,不哭,下次我一定會努力,讓妳也得到快樂的。

冠傑信誓旦旦地保證。

我紅著臉跳下床,抓起學生制服的襯衫,隨意扣上兩顆扣子,坐至梳妝台前,有一下沒一下地梳理著長髮。

清澈晶亮的雙眸,艷紅欲滴的雙唇,鏡子裡的我充滿幸福,顯然是一個被徹底寵愛、滿足的女人。

自從和冠傑交往至今,算算,也半年了。

他是個在學校、在社團、在球場上意氣風發的大男孩,那樣瀟灑自如的風采、那樣俊朗聰穎的姿態,多麼吸引人,多麼容易讓人愛上。

激情過後,他摟著我的腰,我們緩緩走出賓館房間,深吸口氣,我還未平復心裡頭亂撞的小鹿,低著頭害羞地躲在他身旁。

=======4月1日星期一=====================

下午第一堂課,是我討厭的化學課,除了自己對化學毫無興趣之外,不喜歡的就是化學老師無聊當有趣的黃色笑話,雖然總是能把男生們逗得哈哈大笑,可是班上沒有一個女學生對他有好感,他是一位步入老年的57歲男子,每次他從我們身邊走過,空氣中都會飄來重重的菸味,他老戴著一副粗框眼鏡,在問學生問題時總是笑裡藏刀,推推自己的眼鏡,然後連續地問問題,直到你接不下去以後,才開始數落你,不認真、上課不專心等。

好不容易熬過那討厭的一小時化學課,下課鐘聲噹噹響起,凱芸,跟我到我辦公室來!

奇怪,老師找我做什麼?我皺起兩道彎彎的秀眉,心裡咒罵著,真是有夠倒楣!

離開教室前,我在同學們「節哀順變」的取笑下與老師一起回到辦公室。

凱芸,上星期五放學,妳去了哪?直…直接回家…怎麼了嗎?喔?是嗎?難道是我看錯了嗎?老師突然將手摸上了我的大腿,拿出了他的手機,面對那突如其來的騷擾,我克制自己沒叫出聲來,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他居然在大庭廣眾下這樣對我,不過,他的鹹豬手似乎沒給其他老師看見,而我,雖然不悅,但還是保持良好教養,用最尷尬的笑容詢問他:老…老師…有事嗎?老師翻閱著手機上的照片,畫面停在一張場景相當熟悉的照片上,他接著說:星期五晚上,我正好在XX賓館旁買晚餐,看見兩個學生穿著校服走出來…應該不會看錯吧…他將手機晃到我的面前,是我和冠傑完事後,兩人牽著小手在賓館櫃台辦退房。

我當場變了臉色,嘴唇抖動幾下,不明白他究竟想幹嘛!

老師色瞇瞇的小眼睛開始對我掃視,在我玲瓏有致的身材上看個不停,嘴裡還「嘿嘿嘿」地笑得猥瑣:偷嚐禁果啊?我搖搖頭,緊張地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只見老師邪邪地笑了笑,他說:不想讓家長知道吧?嗯?我點點頭,害怕地身體顫抖著,老師看我手足無措的樣子,似乎相當滿意的笑了起來:不想被家長知道的話,那就讓老師也嚐嚐吧!

聽見老師這麼說,我嚇得兩眼發直,拼了命的搖搖頭,但卻絲毫不敢抗拒他的淫威。

見我害怕的樣子,老師接著說:傍晚放學後,我會在停車場等妳,假如沒等到,明天我就通知妳的家長我多麼想大吼一聲:去死吧!

你這個敢打學生主意的王八蛋,然後踢翻他,讓他跪在地上求饒,最後再狠狠地踩爛他的鹹豬手。

可惜啊,為了不想讓這件事曝光,我只能想,卻不能付諸行動,臨走前,他還用力的在我臀部掐了一下,說道:今晚我會好好照顧妳的!

剩下的幾堂課,我皺緊了雙眉,回想著老師冰冷、猥褻的語調,我還找了個爛理由搪塞每天陪我放學的冠傑:冠傑…我…今天我爸爸會接我回家…所以不用陪我…我故作堅強,孰不知眼淚卻快掉了出來,而冠傑卻也沒發現我的異狀,他只高興的對我說:那今天我就留在學校跟朋友打球!

一堂課一堂課的過去,直到放學我才孤伶伶地走到停車場,看見我出現,老師輕笑,然後朝我走來:我們走吧。

上車後,我問:我們要去哪裡?老師笑瞇瞇回答:去上次妳跟小男友溫存的賓館。

我的心猛地一跳,開車到賓館的路上,我的心跳愈來愈快。

上次去,是我的初體驗,更何況那次是和我愛的男友冠傑,而第二次去那地方,沒想道是跟自己的老師,此刻的心情真是矛盾極了,自己也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

我們來到房門口,我竭力保持鎮靜,門一打開,看到一張雙人床,而我的眼淚都快掉了出來,帶學生開房間,心情真好!

他邊說邊脫下外套,溫熱的呼吸吹在我頸背上,使我感到一陣噁心。

他在我的身旁,一語不發地將我拉到懷中,我想死妳了,凱芸我靠著他的胸膛,緊揪著他的衣服,他的聲音輕輕飄送進我的耳膜,我倏地抬起頭,兩眼無神看著他,老師挑了下濃眉,對我說:凱芸,妳似乎很緊張,妳在怕什麼,我嗎?老師…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不要這樣…我把目光移到他的臉上。

他沒有回答我的話,只是默默盯著我,他仔細看著我臉上每一絲線條,那麼凝神,彷彿要穿透我的靈魂,他的眼睛裡有兩簇慾望的火焰,讓我忍不住低下頭,想逃避他的眼光,可是老師突然環抱我,我被摟在他的懷中,身心一陣顫抖。

老師…我……他的吻如雨點般落在我唇上,噁心的菸味隨著他的口水攪進了我口中,噢…天哪…少女的香津真甜…不,不要。

嘴巴在張開點,凱芸!

 他瞇著黯沉的眸子對我說。

我完全難以想像他是我的老師,我不禁打了個寒顫。

噢…真香啊…我現在滿腦子都是性!

而且有些迫不及待!

老師掏了掏口袋裡的東西,我淚水在眼眶中打轉,低頭想把眼淚逼回去,然而聲音卻哽咽了。

把這個吞下去。

他將一顆小白藥丸丟到被單上。

我抬起頭,接觸到一對無比森冷的眼光,這是什麼?避孕藥。

他陰沉沉的說,我可不希望妳懷我的孩子。

懷孕!

?這兩個字對我來說,是多麼地害怕,所以我抓起藥丸,一口吞了下去,無奈地看著他,見我吞下藥丸,老師的臉頰抽搐了一下,接著,他又拿出了一顆藍色外觀的小藥丸自己吞了下去,好,既然避孕藥都已經吃了,現在就把妳的衣服給脫了吧!

老師冷冷地命令道。

脫…脫衣服?現在就要?我驚惶地瞪大了眼,忐忑地用雙手緊抓住自己的衣領。

雖然我迫於無奈,不得不答應他惡劣可恨的要求,但我還沒有做好現在就把身子交給他的心理准備啊!

不脫?那我硬來囉!

老師不帶感情地冷哼一聲。

我一把被他推上了床,他似乎想用力扯開了我的制服上衣,啊…老師…啊…,等等…我自己來!

情勢比人強,雖然我很想立刻遠離這個惡魔般的男人,但是我知道自己只有妥協一途。

假如我不乖乖就範,可能制服會造成破損,這樣回家肯定會被發現異狀。

我深吸口氣,伸出顫抖的雙手,一顆、兩顆、三顆……緩緩地解開自己身上襯衫的扣子。

慢點!

扣子解開後,別脫掉上衣,我要妳穿著制服給我操!

穿…穿著?是啊…每天在學校看著妳們這身制服…誘人極了!

他笑得十分猥褻,我能強烈地感覺到他的視線緊盯著自己,那讓我幾乎崩潰,甚至想要不顧一切地奪門而出,心裡感到極度的屈辱與無助。

早想操操自己學生了!

很好!

很聽話!

老師滿意地笑了笑。

凱芸,趁老師還沒硬起來的時候,讓妳玩玩一個舒服的東西!

聽見他這麼說,我害怕極了,面對如此一頭野獸,自己不知會遭如何對待。

他轉過身去,從他脫下的西裝褲口袋中拿出了一個小玩具,他打開開關,色瞇瞇地笑著,一步一步的走向我,凱芸…嘿嘿…有試過這東西嗎?跳蛋!

跳蛋—這是我頭一次看見實體的物品,這東西…會讓女人很舒服…很舒服的…老師讓妳試試…話一說完,他以壓倒性的力道托起我的細腰,將那玩具湊到我的腿間,面對從來沒有過的體驗,我緊咬牙關,強忍住跳蛋帶來的刺激,嗯…,,啊……不……,嗯……,,啊…老師……住手…,嗯…,,啊…,,嘿嘿嘿…嘿嘿嘿…好玩吧…好玩吧!

凱芸!

不…不…,老師…,不…,住手……,,我渾身顫抖,雙手抵著老師的手臂,卻無法將他推開,他的跳蛋更深地探入我的體內,更強烈地震動。

嗯…,啊…,啊…,嗯…不…老師…別這樣…腿心處的搔癢讓我難過不已,想夾緊雙腿,但卻被老師更為用力地扳開,在老師的跳蛋攻勢下,我小小花穴裡不斷流淌出泛著陣陣香氣的蜜液,誰知,老師竟大膽地用嘴唇,吻上我那花瓣,啃噬著其間的柔嫩,並把舌尖探進正緩緩向外流瀉花蜜的穴口,壞心地舔起花穴裡面的小核逗弄著。

噢…凱芸…我的好學生…美極了…啊…嗯…,啊…,嗯…,,老師輾轉吸吮,吻了一會兒,他放下跳蛋抬了頭,小口、小口地啃咬起我頸間的白皙肌膚,仔細觀察他的表情,就能發現,他眼中醞釀著深沉的慾望,額角也逐漸滲出了幾滴滾圓的汗珠。

他一面吻著我,一面將手指探入我的體內,我的小穴正緊縮著,而他卻用拇指使勁地欺負著我突出的小核,反覆按壓揉擠,食指則深深刺進花穴,刮弄著花徑四周的內壁。

看到身下的我面帶哭意,紅了眼眶,哽咽地看著他時,他不由得笑了笑,用鼻尖輕輕磨蹭著我的肩窩,凱芸…凱芸…別哭,很快就會讓妳舒服的。

老師小聲呢喃著我的名字,刺激著我的情緒,我帶著哭腔,聲調不穩地哀求著:不、不要…不要這樣,求求你…老師…嗚…嗚…面對我的求饒,老師恍若未聞,手上的動作不僅沒有停止,反而加深了速度和力道。

我死咬著下唇,克制住自己的尖叫,全身的敏感神經,好像在一瞬間盡數集中在這一個地方,我劇烈地抽搐著,連腳趾都繃得緊緊的,一會兒的時間,老師抽出手指,卻沒有進一步的動作,我睜開眼,淚珠在眼眶裡滾動,我下意識地微微噘起嘴,悲傷的神情躍然臉上,老師搓了搓自己的下體,我知道,接下來將要面臨什麼,可是我發現,老師的下體並不像冠傑的那麼挺立,它看起來皺皺的,垂著頭,老師上下上下地套弄著它,嘴裡喃喃的說到:我都要等不及了,藥效還沒發做!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剛剛老師吞下的藥丸是所謂的壯陽藥,面對自己軟趴趴的下體,老師似乎也很無奈,可是他卻將那無奈轉變為催殘我的樂趣,他看了看我,面露淫笑,一手握著自己的下體,一手輕撫我的髮絲:凱芸,用妳的小嘴幫老師…不!

不可以!

我連忙搖搖頭。

乖乖配合我,不然…我會讓妳吃足苦頭!

老師眼神幽深,佞笑,他一把按住我的頭往他的下體靠近,不!

不要……嗚嗚嗚…,嗚嗚嗚…,老師是一個毛髮旺盛的人,從肚臍以下就長了許多毛,一直向下連到他的生殖器,看著那醜陋的陽具就在我嘴邊三公分不到的距離,我看了一眼便不敢繼續看它,仰起頭,眼睛看著天花板的角落,我吞了口唾液,想用力推開它,但還是沒有成功!

他鉗制我的下巴,驀地加重指尖的力道,然後將那又腥又臭的陽具塞進我的嘴裡!

嗚…嘔…,,咳咳咳…,咳咳咳… 我摀住了自己的嘴,哀求他:不要…不要…老師…求你…它好臭…不要…不要這樣…我不知所措,想要反抗,卻被他更大的力道反制,他用力地扯我頭髮,睜大眼看著我,眼底充滿了情慾:第一次含對吧?嘿嘿嘿…便宜老師了…含久就習慣了!

我硬著頭皮,把仰著的頭低了下來,我不是沒有看過男人的陽具,但我這輩子沒有這麼仔細地觀察陰莖勃起的過程。

老師軟趴趴的陰莖從進門到現在,似乎有比較硬了一些,他滿布皺摺的陰囊,飽滿的包裹著他的兩顆蛋蛋,而他的陰莖就像他的人一樣,顏色較黑,正以緩慢的速度膨脹著,仔細看甚至可以看得出那是有節奏的向上挺直,凱芸,含進去!

老師不肯罷休地命令著。

我看著它,張開嘴做出連自己沒想過的事,我把它握在掌心,龜頭頂端的馬眼開口中,正在滲出一小滴透明的液體,我用舌尖舔掉了那滴在他馬眼上的液體,鼻端聞到一股悶了一天的尿騷味,噢……再來…就是這樣!

我抬頭看了老師一眼,眼神流露出了一絲哀怨,我的生澀似乎讓他相當興奮,那是我第一次將那麼髒、那麼臭的東西含進嘴裡。

我盯著眼前漲的發亮的龜頭,緊皺著雙眉,微微張開嘴,含了一半進嘴裡,並且輕輕的上下套弄。

喔…老師又發出了一聲呻吟,接著用力的抱住我的頭,猛把陰莖向我嘴裡挺進。

一下、兩下、三下,老師有節奏的將他陽具進出我的小嘴,我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它的陽具正在我嘴裡變大、變硬!

大約五分鐘後,老師依舊控制著我的小嘴,可是我卻覺得口中漸漸容不下他的陽具了,我推開他,仰起頭,並且大口喘著氣:不行…老師…可不可以不要了…沒想到老師這次很爽快地答應了, 他將陽具移開我的面前,讓我躺在床上,急切地壓縛住我嬌軟的朣體,雙掌也急色地掐握住雪白的嫩乳。

他從我的嘴唇到下巴到脖子,一路的親吻下去,我驚措無助地掐抓著兩旁的床單,不知如何是好。

老師幾乎親吻了我每一寸暴露在他面前的皮膚,他的胡渣刺刺的隨著他的唇刷過我的身體,我全身癢麻得起了雞皮疙瘩。

他舌尖舔過我的肚擠,我癢得身體一縮,接著他又馬上舔了我的下體一下,我羞得用雙手捂在雙腿之間,他輕握住我的手腕,幾乎是毫不用力地就把我的手拉向兩邊,將臉埋向我的雙腿之間,我夾緊雙腿抗拒著,老師卻又握住了我雙腳的腳踝向上舉起,讓我幾乎成了一個M型躺在床上,整個小穴暴露在他的面前。

他停下了動作,就這樣近距離的看著我的小穴,我甚至可以感覺他的鼻息,一下一下的吹著我的陰核。

凱芸,妳的小穴好美!

接著他把我的陰核小豆豆一口含在他嘴裡,他的鼻息變成吹在我的陰毛上,好癢!

他舌尖舔弄著我被他包在嘴裡的小豆豆,一陣酥麻讓我幾乎憋不住想要尿出來,還加上他要命的落腮胡渣,扎在我小穴周遭的敏感肌膚上,忽然,他停止了那小小的舌尖攻擊,我稍微鬆了一口氣,可是,老師冷不防地把我兩腳舉高,架在他的肩頭,讓我的小穴口朝上,他自己的手肘撐在床的兩側,龜頭對準了我的小穴口,然後一挺腰,把自己的粗壯深深地埋入我的體內,與我緊密結合。

當我看著老師的陰莖,從龜頭到陰莖的一半沒入我的小穴裡,那感覺讓我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尖叫,啊!

…,,啊!

……老師…老師…要戴保險套!

戴套?戴什麼套?避孕藥都吃了!

我等等來要內射呢!

隨之而來的衝擊,我痛得無法言喻,老師兇猛地、使勁插進了我嬌嫩花穴的最深處,狠狠地抽插起來。

啊!

老師…輕、輕點…啊…,啊啊…,恍惚之中,我感覺自己被深深填滿,猛烈的進攻讓我禁不住濕潤了眼眶,苦苦告饒,求饒的話語並沒有讓老師收斂,埋在體內的粗壯狠狠撞擊著我,強勢而又有力,為我帶來了幾近滅頂的痛苦,逼得她尖叫不已。

嗚嗚嗚…嗚嗚嗚…老師…輕、輕點!

啊!

啊!

啊!

啊!

一股說不清又道不明的巨大力量,撕扯著我的身體、刺激著我的神經,噢…噢…噢…噢…好爽!

好緊!

…噢!

噢!

噢!

慢!

慢!

慢一點…慢一點…嗚嗚嗚…嗚嗚嗚…噢!

噢!

噢!

年輕的肉體真棒!

噢…噢…耳邊傳來老師的粗喘,從他臉上的表情看起來,我想他應該很滿足我小穴溫暖的包覆吧!

我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從小穴傳來的鼓漲感,仿佛老師陰莖上的每一處凹凹凸凸的形狀,都可以透過我的陰道壁感受得出來。

他抱著我的雙腿,低頭看著自己粗黑的陰莖翻動著我的陰唇,在我的陰道口插弄著,老師似乎相當陶醉在姦淫自己學生的快感上,他不斷對我喊著:凱芸,我的好學生,我操死妳!

我操死妳!

老師強嗎?老師強嗎?有沒有比妳小男友強?啪啪啪…啪啪啪啪…肉體碰撞聲一下快似一下,啊…啊…啊…我不知道自己能承受多少這樣的強烈的痛楚,我只能張著嘴,跟著他抽插,一聲一聲地哀鳴。

老師刻不容緩地進出著,腰臀律動起來,每一次抽插,都像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似的,狠狠搗入花心的最深處。

如果不是被他握緊了腰肢、讓我在原地無法動彈,恐怕我現在早被這強悍的力量頂到床邊了。

灼熱又狂野,老師要我的方式,強悍有力,出於慾望的本能進攻,佔據了絕對的主導地位,而像冠傑對我的那種溫柔呵護與緩慢的歡愛,幾乎完全相反。

在這種強悍的進犯下,我抽泣起來,那雙被水潤濕的眸子,帶著驚人的誘惑力,這種委屈難過、不知所措,卻又絲毫無法反抗的表情,讓老師幾乎不能容忍。

他用力捏著我那粉紅色的乳頭,一面說:凱芸,好好順從我,我不會虧待妳的。

我緊抿著嘴角,老師伏上來親吻著我,猛攻著身下的嬌軀,任由我細聲哭叫,卻絲毫不曾停止,腿心裡容忍著他粗魯的侵犯,他的陽具是如此的粗壯堅挺,而老師抽動的每一下,都被我的陰道壁緊致地包裹起來,這一切,都讓老師血脈賁張,用力撞擊著身下的我。

他在我的耳邊不斷細喃:凱芸,妳好緊,老師好爽!

凱芸,妳好緊,老師好爽!

他的一字一句都在提醒著我正被人強姦,嗯、嗯…啊啊…噢…噢…啊…,啊…我細長的哀叫聲,混合著老師短促的喘息,緩緩地在臥室裡迴盪著,他粗重地喘息著,啞聲呼喚我的名字:凱芸、凱芸…我的小穴裡緩緩地流出濕滑的汁液,滋潤著他的碩大陽具,在那堅挺的深淺抽插的同時,花徑外也在不斷發出令人面紅耳赤的「滋滋」水聲,淫麋的氣氛,惹得老師體內慾火更加狂燃,刺激著情慾的興奮快感,令他操弄得更是激昂賣力。

慢、慢一點……慢一點……這樣好痛啊!

我抽搐地弓起身,仰高了臉,半張著小嘴啼聲嬌喊,這樣是不是很舒服?凱芸!

 他繼續伸舌撩勾我的唇,一下又一下地重重啃噶。

見我這副無辜又誘人的嬌柔模樣,老師再也熬不住竄燃的熊熊慾火,粗聲喊道:哦!

我快忍不住了!

他精健的碩臀又猛然朝我撞來,粗硬的男根加速刺入花瓣中央,下身一再用力挺弄,看著伏在身上的男人是自己老師,我淚水擠出眼眶,落在了枕頭上,閉著眼睛,掛在他腰間的雙腿無力地垂著,任由他擺弄。

噢…,要射了!

…,噢!

…,要射了!

埋在花穴裡的昂揚腫脹陽具,速度越來越快、力量也越來越重,狠狠地撞擊著我的深處。

凱芸…老師…老師要射了!

拔…拔出來…老師…求求你!

怕什麼!

避孕藥都吃了!

讓老師內射!

啊!

不可以!

不可以啊!

老師不顧我的抗議,開始加速,狂猛衝刺、不斷搗入,次次抽插都深達穴內底端。

他整個人血脈噴張,汗流浹背,不停深喘。

狂猛奮力的刺入令我緊攀住他的肩,劇烈的晃蕩教我幾乎無法呼吸,只能微張著嘴不斷嬌啼。

不…不可以…不可以射在身體裡…穴口撕裂般的灼熱刺痛不斷蔓延,令我疼得五宮扭曲、小臉緊揪,尤其緊窒的嫩徑被他撐得又脹又痛,麻掉了我的整個神經。

噢…噢…爽快…噢…要射了!

要射了!

嗚…嗚…嗚…不可以弄在身體裡!

不可以!

不可以!

啊!

嘶!

短而急促的低吼聲過後,老師一個深埋抽插,巨大龜頭昂首抖搐,瞬間射出黏液,他在我的身體裡激射出白濁的精液,啊!

不!

我緊掐住他的臂膀淒厲大叫,感覺到體內一陣滾燙的噴灑,老師的子子孫孫正全面的攻佔我的陰道。

他貼著我的身,又吮住我的唇,再次啞聲說道:凱芸!

我愛妳!

不!

不!

不!

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第一次有人將精液噴灑在我的體內,我好恨,我好恨啊!

老師攫住我的嬌臀,讓兩人的下體密合得找不到絲毫縫隙,將頻頻抽搐的陽根更加直戳我的穴內深處。

空氣中迴盪著老師銷魂的喘息聲和我悲傷的哭泣聲,唔……唔哦……凱芸……好舒服……妳真的讓我好舒服……他滿頭大汗、汗流浹背地抱著我不斷粗喘,弄疼妳了…誰教妳不好好配合呢?他的聲音柔得像水,可是在我聽來卻像個變態一般的虛假。

這場噁心的不倫師生歡愛,讓我精疲力竭,全身的骨頭都酸澀無比,兩條被折磨得厲害的腿,更是綿軟無力,現在的我,甚至連爬的力氣都沒有了,像一個玩具娃娃一樣躺在那裡,從粉嫩的陰道口流出的大量精液可以清楚告訴自己,剛剛經受了怎樣的折磨。

我側躺在床上,背對老師,咬了咬嘴唇,不回頭看他一下,忽略他環在自己腰間的手掌,睜著眼睛,無言地看向窗外灰濛濛的天空,我有一種淒冷的感覺,凱芸,洗個澡,再來一次!

老師掐了掐我的胸部,滿意的吻了我一下,忽然,一陣鈴聲響起,那是我擱在茶几上的手機傳出來的。

我一看,是我男朋友打來的,本想不接這通電話,可是老師卻逼我將它接起,喂……我遲疑地接起電話,赤裸的身體,加上眼前赤裸的老師,讓我整個人緊張了起來,像是做壞事被當場抓到的感覺。

電話那頭傳來冠傑關心的聲音:凱芸到家了嗎?聽見冠傑的聲音,我無法形容我有多的開心,多麼想抱著他痛哭一場,一旁的老師看著我和男友講電話,卻心生壞意逗弄著我,他將半軟的雞巴靠近了我的面前,一股淫靡的氣息飄進了我的鼻孔裡,上面還裹著一層滑膩的液體,那應該是我的淫水和他的精液混合起來的吧!

老師在我面前套弄他的陰莖,不時還用它頂了頂我的臉,我怕會引起冠傑注意,不停地對老師使了使眼色,可是老師似乎覺得這樣很好玩,於是我只好將話筒拿開,輕聲的對老師說:讓我好好講完電話,等等我就好好配合你!

終於老師才滿意得獨自走進浴室,臨走前不忘了對我說:電話講完趕快進來!

我在浴室等妳!

當天我足足被他玩了三小時,一回到家就進房睡覺,面對今天發生的事,我悲痛不已將頭埋進鬆軟的枕頭裡,企圖讓自己睡去,然而眼睛一閉,老師的臉便跑出來,接著,淚水竟奪眶而出,我拉緊枕頭想掩飾啜泣聲。

不僅不想給睡在隔壁的爸媽聽見,連自己都不想聽見。

不能再哭下去了,不然明天早上起來眼睛又紅又腫,媽一定會問東問西,還會跑去詢問冠傑。

我已下定決心,沒有任何人會知道我和老師之間發生了什麼事。

我不想給任何人知道,一來是因為我覺得丟臉,二來我害怕老師的報復,同時我也決定,明天要照常地到學校上課!

隔天早上,我掀開毯子從床上爬了起來,頭重腳輕地走進浴室。

站在洗手台前,雙手撐在上面,望著鏡中的自己,不禁搖了搖頭,蓬亂的頭髮、黑眼圈,沒想到自己在一夜之間,憔悴了那麼多。

盥洗之後,我上了淡妝,讓自己看起來不至於太糟,對著鏡子,我告訴自己,不要讓媽看出我心情不好。

可是兩分鐘後,我收到了一則簡訊:凱芸,今天放學再一次喔!

頓時我的心情又盪到了谷底。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