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姦夜店姊妹

車後感覺真是不自然,我很少沒穿內褲的,頂多在家裡才會放得開,偶爾出門買東西懶一點才會沒穿,特別這次還是穿這樣薄的迷你裙,雖然原來的內褲也很小,但總讓我心理上有些放心,不過不管怎樣不要曝光就好了。

走著真是有點緊張,因為裙子薄真怕一陣風吹過來,我不丟臉死才怪,幸好到DISCO門口都沒發生尷尬的場面。

大家約好在門口等,不過比立的同學我都不認識,門口有滿多人在等來等去的我也弄不清有沒有人先到了,當然有幾個男生的視線一直在我身上轉我也不是不知道,雖然一方面開心自己的外表能吸引人,但萬一他們是比立的同學就有些尷尬了,待會如果都盯著我看,我一定會很不舒服的,特別萬一讓他們發現我沒穿內褲,那會怎麼想我呀!?

等到六點多比立終於出現了,後面跟著一個長頭髮的小姐,個子高高,樣子長得甜甜的。她穿的是一件黑色皮短褲,真是短的可以了,坐下去臀部不露出一半才怪呢!那應該就是EVA吧?

雖然心裡有點吃醋,不過我想我的條件應該不會輸給EVA吧?雖然她比我高一點!

「對不起!讓你們久等了!」比立先跑去那堆男生裡跟他們打招呼。天呀!我心裡涼半截,還真是那幾個色迷迷的男生!他們七嘴八舌地聊了起來,我也就站得遠遠地。

「比立你的女朋友哪?不是說要約出來大家認識嗎?」

「醜媳婦也要見公婆的!」大家似乎對我這位比立的女友很感興趣,因為以前比立在他們班上是很不錯的男生,條件很好,每次聯誼總有一堆女生要跟他連絡,當中還有不少是金髮碧眼的洋妞、身材玲瓏浮凸的印度妹等,不過他都看不上吧,所以大家對他心儀的對象總有好奇,雖然他總客氣地說我很普通,這點我不怪他,我可不想讓別人期望太高又失望。

大家吵著吵著,我知道比立早看到我站在遠處等他,也就不必走過去叫他了,「好啦!我有約她出來啦!」比立回說。

「已經快六點半了!你女友真沒時間觀念喔!」遠遠就聽到有人開始說我壞話了,不過比立不叫我,我才懶得理他們。

「別誤會,她早就到了。」

「真的!?」

「就是站在停車場收費機旁的那位小姐」,比立跟我揮手「嗨!雅菁!」

我撇過頭甜甜一笑慢慢地走過去,比立身後的幾個男生眼睛好像要掉下來一樣地盯著我看。

「雅菁妳好!」

「比立你女友這麼漂亮!你真是會假喔!」

「哪有!我很普通的。」我淡淡笑了笑回答。

「雅菁,這是楊宜文,妳叫她EVA好了!」比立為我介紹了EVA。

「我叫麥可,雅菁你好!」

「我是傑生!」

「我是賀民,你好!」。

「我是雷文」。

這班色迷迷的男生爭先恐後地自我介紹,順便等還沒到的。

「對不起!耽誤了一下。」最後到的是戴維,算是比立最要好的死黨。

終於等到齊了!比立的同學來了六個,除了EVA是女的,其他五個都是男生。

「我們先到旁邊的快餐店吃點東西再進去吧?」一行八個人就到快餐店去點餐了。

大家點完餐要端上樓時我才發現有麻煩了,剛一路走過來賀民雷文跟麥可幾乎都走在我後面盯著我看,因為透過我的紅色薄罩衫他們一定看到我整個背都是露的,而且也沒穿內衣,這倒沒關係,但是上樓還跟在我後面看,那我真的很難不讓他們發現我沒穿內褲的秘密。

但也沒辦法了,他們嚷著女孩子先走,擺明要看我內褲,真是可惡!不過還好我搶在楊宜文前面,隔著EVA他們要看就比較難一點了。等到了二樓我回頭看了一下,天呀!幾雙眼睛全盯著我的裙下!

他們好像覺得被發現也有點尷尬,死比立居然走在最後,擺明想讓大家吃我的冰淇淋,回去一定要跟他算帳!

等到找到位子坐了下來,我反射動作地翹了二郎腿。穿過短裙都知道翹二郎腿是很難曝光的,不過我整個臀部都坐在冰冰的椅子上,感覺真是不舒服,特別沒穿內褲,萬一椅子上髒髒的會不衛生的,但也沒辦法了。

吃過了飯去到DISCO已經九點,DISCO的人也越來越多了。這是我第一次到這DISCO,裡面的音樂震耳欲聾,都是煙味。已經有不少人在舞池中跳舞了,台上有兩個穿得很性感的跳舞女郎在帶跳,我們在角落找了個桌子坐下來點了些飲料,不過都是酒。比立坐在我左邊,右邊是麥可。

「大家多喝幾杯再去跳舞!」賀民說道

我也在大家的促擁下喝了一大杯調的雞尾酒,雖然甜甜的,但酒精濃度一定很高,因為我才一杯已經有點醉了。

比立這時不規矩地把手偷偷伸進我的裙子下面,他發現我沒穿時吃了一驚,我只有對他傻笑。

「我們去跳舞吧!」EVA說著把外套一脫,原來裡面只是一件僅僅包住胸部的白色TUBE TOP,她的乳房蠻豐滿的,加上沒戴胸罩,乳頭若隱若現,比立他們一眾男生看得目瞪口呆。

EVA看到自己成為了大家目光的焦點,她得意地抿嘴一笑,帶頭跑向舞池,大家都到舞池裡圍住EVA跟著音樂在跳,EVA豐滿的雙峰隨著她跳舞的節奏在上下波動,引得舞池內不少男生向她投以色迷迷的眼光,麥可他們幾個還乘著舞池內人擠故意揩擦她的身體,甚至伸手摸她的纖腰和屁股,但EVA一點也不在乎,好像有意挑逗他們。

被楊宜文搶去鋒頭,連比立的眼光也不安份的在她惹火的身體上流轉,我不禁有些吃醋,不過我也蠻愛跳舞的,於是自顧自的搖擺著身軀,再加上酒精的發作,跳起來真的感覺很棒。但也許因為體力不夠,跳一會就有些累了。

比立賊頭賊腦地把我扶到位子上拿了一杯飲料要我喝,我猜想這杯飲料可能有問題,但正很口渴,酒精也痲痺了我的思考,加上想比立也不會害我,就喝了它。

怎知喝完以後我卻全身發熱而且四肢都沒有力氣,連站都沒法站起來,我發現不對了,問道:「比立這是什麼呀?」

「這是會讓妳發情的藥呀!哈哈……」死比立居然設計我!不過比立並不是沒跟我做過,真是弄不懂幹嘛這樣對我?

「為什麼要我喝這種東西呢!?」

「實驗一下藥效呀!」

我真的全身發熱,忍不住只好把罩衫先脫掉,加上酒精的作用我真的只感覺到又昏又熱,眼前感到有些暈眩,比立把我壓在橫椅上,一邊親吻我,一隻手輕揉我的胸部,另一隻手早已在觸摸我的陰部還猛揉我的陰蒂。

我下邊濕的好利害,弄不懂為何他還沒插我,我卻已經快崩潰了?他用手一邊揉我的陰蒂,一隻手指伸進去陰道摳。

「嗯……好舒服!你的手指快讓我受不了了!」我興奮地說,一邊也在呻吟。

「噢!天哪!你太快了!我快不行了啦!」我的腳張的好開,一隻腳在桌子下面,另一隻被比立抬到椅子背上,短裙早已經被掀到腰部了。因為我有修陰毛的習慣,整個陰部比立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OH MY GOD!!」我狂亂地叫,雖然音樂掩蓋了我的嘶吼,我也顧不了了!

「啊……」我丟了,陰道一陣抽搐,流出好多水。不過並沒有結束,比立還在摸,這藥讓我毫無招架之力!

「妳的淫水真多呀!」

「天哪……比立我太興奮了……受不了了……嗯……嗯……噢……比立你這樣摸下去我肯定會虛脫的……呀……」我哀嚎著,裡面像有千蟲萬蟻在爬動,好想被插的感覺,他終於也忍不住了,也不管是不是公共場所,就把外褲內褲都脫了,我躺在橫椅上被摸還不會太明顯,因為有桌子擋著,不過他脫褲子就太明顯了。

比立那根很粗,又長,而且耐力持久,我跟他雖然只有做過幾次,但都被弄的高潮迭起死去活來,這次不用說一定更慘的。他粗魯地把我轉個身背對他,把我的屁股扶高就一口氣猛插進來。

「啊……啊……太用力了啦……好敏感……天呀……你頂死我啦……」我嬌小的身軀被他緊抓著猛插,我根本沒力氣回應,整個造愛的節奏都是比立在操縱,他又一陣快速的狂插,「雅菁妳的穴真緊,好過癮喔!」

「啊……唉喲……我不行了……嗯……嗯……」興奮雖然是一件舒服的事,但男人永遠不知道如果維持五分鐘的最高潮是件多慘的事,更何況現在吃了比立的怪藥,還沒插就已經高潮了。

比立一隻手壓著我的肩膀,讓我全身往後沉,他腹部再往前挺,整根沒入我的陰道,頂到我的子宮口時磨轉了三四下,然後再抽出一半,又再狂插下去,猛壓我裸露的肩膀。

「噢……啊……啊……」我真的只能慘叫連連,快二十分鐘的連續猛插跟高潮,我的陰道不斷地抽搐著,丟了三四次了。

「嗯……嗯……不行了……死掉了……」到最後我只有呻吟了,混身上下不停地顫動。

終於比立洩了一股熱流噴在我裡面,「噢……」燙得我又爆發了一次高潮,陰道一下一下地吮吸著比立的肉棒,

「雅菁妳夾得我好爽……呵……呵……」比立放肆地叫著。

他洩了後就停了下來,彎腰伏在我背上,一隻手繞到我的胸前輕搓我的乳房,

「我厲不厲害呀?」比立問我。

「你是要我死掉呀?這樣幹我……」我喘息呻吟著,也顧不得姿勢多難看,因為比立把我操得一點力氣也沒有,我還是背部朝上的姿勢,上半身早已褪去那件小白背心了,我的裙子也被比立扯到腰際兩腿開著平躺,整個陰部濕濕地裸露,我真的現在跟虛脫沒兩      樣ㄌ「我去洗手間喔!」他說。

「嗯……」我靜靜地伏著,雖然DISCO裡一點也不靜,還好這邊是角落,光線也不清楚。突然間我發現我身後有人在看我,我真的連轉身的力氣都沒有了,輕輕回頭看,天哪!是賀民跟麥可、雷文、傑生四個傢伙!

「你們造愛的過程我們都在看,太精彩了!」麥可猥瑣地說,「妳跟比立的這場表演真是比A片還好看!看得我們幾個都心癢癢哩!」賀民接著說。天哪!我恨不得鑽到地裡面去。

「你們太過份了……」我沒力氣地罵著,我昏昏地想伸手把裙子扯下來遮我後面裸露的陰部,但卻被另隻手抓住了!我不禁心裡一驚!

「你們想幹甚麼?放開我!」當我在慌張無力地問時,一隻手掌已經在我陰部那邊輕撫了,麥可在我前面的椅子坐下,用手把我的頭扶了起來;而我一隻手被賀民抓著,麥可抓著我另一隻,「你這麼美麗!穿得又這樣辣!剛看到你就想搞你了!沒想到居然是比立的女友!」麥可說著,跟著他們便把我翻過身成仰臥的姿勢。

「傑生你先上吧!」賀民一邊摸著我下面一邊說著,

「不行……不……不要……放開我……你們不可以亂來的……」沒想到比立才走開一會,他的朋友居然會輪姦我!我根本無力抵抗他們的侵犯,只覺得自己真的是任人宰割的魚肉。雷文像是在把風似地站在那邊看著我被三個人一齊狎弄。

「啊……呀……你……輕點呀……」想不道傑生一下就猛插到底,然後是一陣狂插。

「這婊子下邊真緊呀!」傑生一邊抽插一邊說道。由於剛剛才被比立幹完,我的陰道還是很濕,傑生那根插入來時暢通無阻,只是脹塞的感覺從下體傳上來,教我有不堪承受之感.!

「嗯……嗯……唔……唔……」我也叫不出聲了,因為麥可把他那根塞到我的嘴裡。

麥可這根雖然比傑生跟比立的小了一號,但恐怖的是他的龜頭有入幾顆珠子,我從未被這樣的人幹過!但我聽說被這種人幹都是會很慘的,甚至陰道會有撕裂!我含著它心都涼了!這根插進來我不痛死才怪!

「嗯…嗯……」我真的也沒心情想那麼多了,傑生急促的抽送已經插得我再度興奮起來,上面兩邊乳房被賀民和麥可粗魯地又搓又捏,乳尖更被他們重點搔弄,這是我第一次被幾個男人同時玩弄,加上今晚才剛剛認識他們還是很陌生,心理上的新鮮感使我感到了難以形容的刺激,慾火被他們挑起,加上春藥的效力未退,很快我便感受到又一次高潮。

大概抽插了才十多分鐘,「嗷……呵……好舒服呀……我要發射啦……」傑生把那根猛撞進我的深處,雙手緊緊地摟住我的屁股,下體緊貼得一點空隙也沒有,他那邊一陣抖顫,燙熱的液體一下一下地在我裡面迸射出來。

「噢……嗚……」我的陰道像受到電擊,又是一連串的抽搐。

「好啦!我來上!」傑生剛剛把肉棒抽出來,一直在旁邊搓弄我乳房的賀民便抽出他那根對準我的洞口。

「噗吱……」賀民的龜頭插了進來,不過他沒有採取急攻,而只是用他的龜頭在我洞口緩緩的抽插磨旋,像蜻蜓點水,偏偏不插入我的深處,內裡的空虛感令我焦躁得主動挺腰迎上去並且大聲嗥叫出來:「呀喲……呀……你用力……使勁呀……」

賀民在淫笑著看住我的蕩態,「想要了吧?別裝淑女啦!」跟著冷不防突然一下子全根沒入,直刺中我的花心。

「啊……」我忍不住尖叫,賀民隨著便是猛烈地抽插。

「啊……啊……對……了……啊……」剛才被比立和傑生兩個操得已經精疲力盡了,面對賀民的猛攻下我真的是哀鴻遍野,整個大腿都是我的淫水,已經不知道洩身了多少次了,我整個人像個死魚一樣被他們姦淫著,快昏過去了。

「這樣幹下去她會吃不消的!」雷文在旁邊說。

「這麼沒用呀!我還沒開火呢!」麥可說道。

「如果麥可再幹她,她不被你幹死才怪!你那根改裝大炮她那麼嬌小的身子哪受得了呀!?」雷文說著。

「而且她被比立餵了春藥,很容易就洩身子,已經元氣大傷,丟了不知道多少次!整個大腿都是她的淫水!」賀民接口說著。

「嗯……唔……嗯……」我真的全身唯一能出力的只有含著麥可那根的嘴不斷地呻吟著。

賀民的造愛技巧很好,一直時緩時急深淺有度地插我,插到裡面後還要廝磨幾下才抽出,弄得我呼天搶地的浪叫,高潮一浪接著一浪,真的快吃不消了!終於他也在最後的一輪密集衝刺後洩了一股精液射在我裡面。

「啊……」而我也同時長長地慘叫一聲昏了過去,陰道痙攣。

「好爽呀!從來沒幹過這麼性感漂亮的女孩了!」賀民嚷著。

「把她的連絡資料抄下來,以後可以去找她玩,我一定要讓她知道我入珠的威力。」麥可說道。

「醒一醒!你還好吧?」比立把我從倚子上扶了起來。

「嗯……」我揉了一下眼睛,全身都痠,陰部覺得有點點痛,雙腳還是沒多大力氣動,不過比剛才好些。麥可他們幾個傢伙居然也在旁邊盯著我。

「藥效應該沒那麼久吧?你都睡了一個鐘頭了。」比立滴咕著。

「我要去洗手間,能不能陪我去?」我問比立。

比立扶我到了女廁,我自己進去梳洗了一下,順便把衣服都穿好。好累!沒想到才第一次見比立的同學就被他們姦污了,陰部劇烈的運動跟磨擦讓我最脆弱的部份受了傷,連尿尿都有點痛喔……而且兩腳好痠好痠。

回到座位後我只好乖乖坐著休息,而比立又跑去和EVA跳舞了。不過麥可他們幾個對我似乎很感興趣。

「剛把你弄昏不好意思喔?」賀民道歉地說,「算了」我還能說甚麼呢?

「你有沒有被入珠的幹過?」麥可問道。

「當然沒有!你那根太恐怖了!」我說道。

我們坐著聊了一會,戴維半扶著步履不穩的EVA走了過來。

「怎麼啦?」賀民問戴維,「她也喝了藥了」戴維賊賊地說著。

「原來你們拿我跟EVA試藥呀!」我沒力氣地問道。

「也不是,我們的目標是EVA,你是比立的人本來就沒想對你的……」賀民說道︰「不過你跟比立搞得我們也受不了了,忍不住跟你……」

「要不是你昏過去了我們可都想要上你的。」麥可下流地說著。

「你們怎樣都要尊重我呀!」我有點生氣。

「嗯……對不起嘛?還是朋友囉?看在比立的份上吧!」賀民說道。

「哼!」我只想安靜歇一會。

楊宜文被扶到旁邊的椅子上躺下來,戴維居然開始扯脫她的緊身黑皮短褲並脫去了她的鞋子。原來她也穿一條丁字褲,因為丁字褲才不會在緊身的短褲後面露出印子。

「這EVA我總可以上了吧!跟她跳舞的時候下邊已經硬了。」麥可說著。

我心底也有一點想看那根入珠怪物塞到EVA那邊的慘狀。真覺得自己有時也蠻壞的。他們幾個男生把目標轉到EVA身上,沒兩分鐘EVA已經赤條條地被按在椅子上了。

「你們在幹嘛呀!」EVA驚慌的急吼著,不過音樂聲讓她的聲音變得很小,兩手雙腳都被按住無法反抗。幾雙手在她的酥胸、小腹、大腿和陰部亂抓亂摸,「EVA妳今晚真夠野呀!我們現在就讓妳徹底樂個夠喔!」戴維說著,手指已經探入EVA的桃源深處,「啊喲……不要……放開我……哎……哎……放開我……啊……」很快她便遏不住而顫聲呻吟了。

「戴維雷文你們先上吧!我麥可上過的女的通常不太可能還能捱下一個。」麥可說著。

「別這麼狂妄!你那根本來就小人家一號,不過靠入了珠充撐而已!」戴維對麥可的大言不慚嗤之以鼻,麥可悻悻然但也沒法反駁。

又一場輪姦在我眼前表演著,我也無力的默默欣賞著,比立在旁邊摟著我並愛撫著我的乳房。

戴維是第一個上陣的,他強行扳開EVA的兩腿,掄起堅挺的陽具朝她早已濡濕的騷穴強有力地逼迫進去,龜頭甫塞入她的洞口,腰下便猛然一挺直插到底,「好舒服呀!」戴維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隨即展開急劇的衝擊。

「啊……不要……呀……你……放開我……天哪……」EVA無助地哀嚎掙扎著,我知道她會比我還慘的,因為她吃了春藥還得被迫跟三四個人做,特別麥可那一根入了珠我不認為EVA吃得消。

戴維在楊宜文身上採取了一輪急攻,EVA的哀嚎轉眼間也被幹得變成放浪地叫著了,「噯呀……好爽……爽死我了……用力……天呀……噢……哦……」

這時他們換了姿勢讓EVA趴在戴維身上給戴維幹,雷文居然爬上EVA背後,用手抹了些東西抹在她的肛門上,再把他那根不小的東西從EVA的肛門插了進去。

「呀……天呀……好痛……痛死我了……」EVA叫沒多久也只能住嘴了,因為麥可那根又塞到她嘴裡了。

一個女孩同時被三根東西塞著那真的是慘透了。

「EVA,看妳跳舞時候那股騷浪勁兒就知道妳好想被男人幹了,我們現在就成全妳哦!」戴維和雷文兩個在亢奮中一頂一挺地撞擊著EVA,而他們的手也沒有忘記享受她嬌美撩人的胴體,抽插著楊宜文前門的戴維伸出了祿山之爪在揉搓她飽滿的乳房,操弄著她後庭的雷文則用雙手狎玩她圓潤的隆臀,看到EVA興奮得快變形的表情跟她大腿上不斷從陰道溢出的淫水,我知道她在持續的高潮下洩了相當多。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音樂系的美女
交換身體的控制權來享受對方的快感
高中開苞回憶
老師,龜頭己經塞進去了,忍著些…
逍遙陳浩搞不停的女人
老公和好友的性事
大學生交換女友(二)遊艇春色
我與絕色老闆娘的荒淫性往事
被老公出賣而成為他人女友的淩兒
睡了一個有男朋友的嫩妹

熱門小說:
我的小三老公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