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明,不要去了好不好要不,我也要跟你去。不行,你也去了,爹和小弟怎麼辦,家裏沒有一個女人也不成的。

  結婚一年的阿明和妻子小娟在房間裏談論著出門打工的事。阿明有一個46歲的爹和一個18歲在讀高中的弟弟,他娘在兩年前因病去世了,一年前,他爹叫人給阿明介紹了鄰近二村的小娟結了婚,小倆口生活甜甜蜜蜜的好不令人羨慕。幾天前,爹爹說家裏的農活並不太多,要阿明去南方打工賺錢養家。

  我們才剛結婚不久,現在就要離開,那我如果想你了怎麼辦你個小騷貨,是想我的傢夥還是想我的人哪,小騷貨。

  嗯,你笑我,我不來了了。你個小騷貨,明天我就要去打工了,可有兩三個月的時間不能操你的穴了,今晚我可要好好的幹你,我要把你幹得向我求饒。你今晚要搞死了你。

  我才不怕你呢——,反正明天你要去了,我也要有好幾個月不能挨操了,誰怕誰呀。

  阿明摸著小娟的身體,喘著粗氣,慢慢地解開鈕扣。農村的女人還不大習慣戴胸罩,一打開,就露出了兩個鼓鼓的大奶子,阿明馬上把嘴湊了上去,輕咬著,左手滑下腰,褪下她的長褲,探進三角禁區。

  嗯,阿明,癢癢小騷貨,你不是很喜歡嘛。

  嗯,快點兒了,癢死了快點兒嗎。

  阿明迅速地除去小娟最後的障礙物。一具惹火的身材,阿明的下身也迅速的鼓起,三角禁區的幾株雜草,冽開著一條小溪,下流著欲望的淫水,蛤口一張一合的,仿佛在叫嚷著阿明的雞巴。

  啊——啊——嗯,快點兒,快,快——,嗯——啊——啊

  阿明迅速脫下在自己身上的衣物,露出那條大肉棒,一翹一翹的,欲火上漲,青筋鼓漲。他把大雞巴狠狠地插進小娟的陰道內。

  啊——啊——好舒服,啊——啊——,阿明,用力,再用一點力,啊啊——啊——阿明聽著小娟的叫床聲,積極地向裏挺進。

  房間窗戶的那一頭,阿明他爹的房間裏,阿明老爹正通過牆壁上的一個洞,向這邊張望。他脫下了褲子正用力滑動他的肉棒,搓擠著無法發洩的欲火。阿明的打工,本就是老頭為了下一步的欲望而作的步驟,只有先把自己的兒子支開,才有可能得到這惹火的媳婦。

  只見阿明那根大陽具在小娟的陰戶來回上挺,速度越快,沉沉的傳來沽滋沽滋的聲音,小娟的呻吟悶聲也越來越大,小娟身微微搖晃身軀,雙手緊緊摟住阿明的脖子,嘴裏模模糊糊地哼著:啊啊……嗯…嗯,阿明,你真行,嗯……不要停,用力……快用力,我要你…`啊……

  伴隨著小娟的淫叫聲,阿明把小娟的身體拖向床沿。小娟的一雙玉腿被放在了阿明的肩上,阿明用力的狠狠抽插著。雖然是平躺在床上,小娟的奶子仍然很堅挺,隨著阿明的一次次衝擊,波濤洶湧著。

  阿明將小娟的腿放下,又壓了下去。他的臀部上下俯動,小娟長髮淩亂頭枕在一邊,眼微閉,不住的哼哼,雙腿交叉放在阿明的臀部上,隨著阿明的起伏,身體有節奏的向上迎湊著……

  突然,小娟叫出了奇怪的聲音:喔……頂…頂到花心了…啊……嗯……啊啊………噢……

  阿明兒狠狠地向下挺著,看見小娟的股間的肛門一縮一縮的,知道她的高潮快要到了,粗喘著氣向猛抽:小騷貨……把我的…我的雞巴…夾…夾得……好`…好爽……叼喔……看我怎麼……怎麼幹你……你…你個小……小浪蹄子………

  阿明他爹在外面看得欲火上燒,濃白的精液噴到牆壁上,滿手都是。

  小娟……娟…你夾得真緊……`喔……

  噢……要………要…丟了……啊…阿明…你真行……啊……丟了…`屋裏傳來了陣陣沽滋沽滋的聲音,阿明忽然喊了:要……射了…射`射了…………

  阿明奮力一挺,軟軟地趴在小娟的身上。

  趕快……射……射……全部…都…射進…`裏面…面……快…`小娟緊緊抱住阿明,腰部不住地上下套弄。

  小娟的陰道沖進阿明濃濃的乳精液,熱烘烘的,全身痙攣抽緊。兩人抱在一起不停地喘息,小娟的屁眼也一陣一陣的收縮著,剛才的高潮還沒有消退。

  老爹在房間裏噴出了第二次濃精。

  小騷貨,……幹得你……舒服嗎……

  阿明…`你`~~…你好厲害哦…`…以前…怎麼沒有這麼有力…`

  明天就在…去打工了。再不…`猛操你就…沒得操了,幹得真爽……

  等會兒,我再幹你一次,我要把你一次幹個夠……小浪蹄……

  隨著阿明的打工,老爹開始實施他的佔有計劃了。要知道老爹對於這個機會,已經熬煞了將近二個多月的時間。那一天,天氣酷熱,老爹乘涼回家,無意間發現小娟在屋裏,脫了上衣,露出兩個豐滿的奶子,在那支老電風扇前吹風。整整一年禁欲的老爹一下子呆了,下身馬上作出快速反應直直而起,心裏彭彭直跳,跑到廚房喝了一大壺涼水,也禁不住心中沸騰的那股欲望。從此以後,腦中老是那兩個渾白圓滿的大奶子。整夜無法入睡。

  終於禁不住心中的欲火的煎熬,在牆上開了個小洞,夜裏開始偷窺小倆口的做事,以求滿足。哪知,越看心中的那股欲火越燃燒,火熱越來越兇猛,終於也無法忍受幹槍的折磨,設計了阿明的打工,把媳婦納入自己的進行範圍內。以便更容易實現心中的打算。

  老爹知道媳婦小娟怕熱,天氣一熱,她就會把衣服脫下,讓身體涼快。只要創造一個熱的環境,就可以很容易的得到那副誘人的身體了,就可以享受那長久以來快要遺忘的滋味了。老伴的死,有一半就是因為老爹的縱欲而折磨出來的。那股旺盛的欲火一經引起,就像火山爆發,一發而不可收拾。

  今天,老爹在阿明打工半個月後的今天,在等小娟出現渴求的時候,終於可以實施心中計畫已久的方案了。

  媳婦,你小叔今天要去上學沒空。甘蔗又要瓣葉,今天你也同我一起去甘蔗林那去做吧。

  好的,公公,你先去,等我把碗筷洗好後再去。

  好,你等一下,帶一水壺水去,今天天氣好象太熱了,流汗會很厲害,要多帶點水,不要中暑了。

  好,等一下我帶去。

  那我先去了。小娟收拾好東西,裝了一口壺水,也趕到甘蔗林裏去工作了。

  公公,你在哪裡水壺我帶來了。

  老臉爹應專聲出來,假裝口渴,喝了一口水。說:媳婦,你在這邊做,我去那一頭忙。

  好的,公公。

  老爹知道,雖說媳婦怕熱,但如果是在公公的在面前脫下衣服,還是不可能的,她會羞恥,就會忍耐而不脫了。所以,必須創造一個無人的環境,這樣,她才會無所顧慮的在熱的時候脫下,等到突然而來的公公的到來時,已經無法掩飾了,那時,便不會那麼羞澀了,那時,也就容易下手了。

  小娟不明老爹心裏的陰謀,已經勤勞的開始幹活了。

  天氣確實很熱,不到半個小時,小娟已經開始有點兒受不了了。心裏想:甘蔗林這麼密,外面的人也看不到,除了公公應該沒人在了,公公又在那一頭,也不會跑來這裏的,而且我也是脫下衣服讓風吹一會兒而已,應該沒有那麼巧的。

  心中想著,便除下了上衣,抖出了那對誘人的白乳,拿著斗笠輕輕搖起了風來。身上涼涼的感覺,真令人舒服。

  早在旁邊偷窺的老爹已然明瞭,機會已經出現了。深吸了一口氣,平靜一下圓乳帶來的衝動,也脫下衣服,剩下一條四角內褲,假裝口渴難受的樣子,慢慢的走了出來。

  媳婦,水壺在哪呀口渴死了,今天的天氣真的是太熱了,真熱

  小娟一時無法應付,轉過身子說:在那裏。

  太累了,坐著休息一會兒,媳婦,你去幫我把水拿來。真是熱死了,脫了衣服還是很熱,今天的天氣真是厲害呀

  小娟一時真的很尷尬,想去拿,上衣又沒有穿,露著大奶子,不好,可是公公叫的事不去做,也不孝道。一急不知道要怎麼做了。可是公公又像是沒有看到自己的尷尬,該如何呢一時呆住了。

  老爹仍舊假裝:怎麼了,媳婦,還沒有拿

  小娟沒辦法了,又不好跟公公說,公公又在催,只好拿著水壺,走到公公的面前把水遞給他。

  老爹裝作無意抬頭,接過水壺,說:哦,你也把衣服脫下來吹涼了,

  嗯,剛才我看天氣很熱,所以也把衣服脫了下來了小娟有點兒羞澀的說。

  這樣才對,熱了就把衣服脫下來涼一涼,累了就要休息一下,不要把自己弄出病來。

  小娟一聽,把剛才的尷尬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對公公體貼的一絲感激。老爹趁機說:在這裏會比較熱,你可以到那邊的草席那裏去,那裏平時有風吹。我就經常在那裏吹風的。老爹用手指著甘蔗空地裏的那張早就佈置好的席子。

  真的,我去坐坐看,公公,你也可以一起在那裏乘涼吹風呀。心裏感激的小娟也叫上公公。殊不知這正是老爹渴望的請求。於是,老爹也就順意同小娟去了。

  一坐在草席上,老爹便和小娟愉快的交談起來:媳婦,阿明去打工這麼久了,你還習慣吧,

  習慣了,

  有時比較重的活兒,累的時候可以叫公公來做,家裏只有你一個女人,如果累倒了,這個家就不成樣子了,要注意自己的身體,知道嗎老爹偷偷的瞄著小娟豐滿的胸部,控制住自己越來越衝動不安的語氣,緩緩的說著。

  小娟心頭湧起一股激動,感動地說:公公,我好的,我會注意的。

  這時,老爹愈來愈控制不住自已了,他猛的向小娟撲去。,一把將小娟壓在身下。

  公公,不要這樣,你是我公公,這樣不行的。求求你了公公。

  老爹這時那裏會把到口的東西放棄媳婦,我看知道你很想和你阿明做那事,你很想了吧,但是阿明不在這裏,我也很久沒有做這個了,我也很想做一次,我忍不住了,你就讓我幹一次吧。

  不行呀公公,你是我公公,這樣做的話會讓我說讓人罵的,會讓人瞧不起的,如果被人知道話,那就慘了,我們不可以這樣做的,公公,啊,不…不可以的

  沒關係,這裏沒有人知道的,你就讓我幹一次,讓公公舒服一下,自從你婆婆死了後我一直沒有做這種事了,今天你真的讓我忍不住了,我一定要幹一次,我忍不住了。,

  我們這樣會對不起阿明的,他是你的兒子,我是你兒子的老婆,我們不行的,不可以這樣做的,公公,你是我公公呀,……不…不…要這樣…啊…公公…不要這…樣,…不可…以的………

  老爹一邊說話一邊對小娟發起進攻,他的雙手按在媳婦的雙乳上用力的搓擠可以的,你不說,…我也不說,沒人知道我們做了這事,沒有人知道的,

  老爹開始用他那有點粗糙的手按在小娟的豐乳上,輕輕地摸著,慢慢地擠、捏、搓,老爹努力平息自己亂顫的心和輕微抖動的手,控制第一次在兒媳婦胸部的柔軟感覺,輕輕、慢慢、緩緩地調逗。

  公公的手在自己的胸部輕輕、慢慢地擠搓,引起小娟已好久不曾出現的性感。

  小娟的掙紮不再那麼堅決了,她有些享受地輕輕躺著不動,享受那種阿明的離去便不再出現地性感,那種由於異性的撫摸而傳來的陣陣舒服。

  老爹把那略為粗糙的手放在兒媳婦美麗的陰戶上,輕輕地挑開兒媳婦的陰毛,慢慢地騷癢。一種快要遺忘的酥麻,從那個黑三角地帶慢慢擴散到小娟的全身,小娟舒服地輕輕呼出一口氣,心中想著:千萬不能產生快感,千萬不能。但在心中卻又很享受這種感覺。那種在阿明的手撫摸時才出現過的那種快感。

  小娟不再掙紮了,從那裏傳來的酥麻,讓她軟軟地感到舒服,已經沒有力氣回答老爹地話了,即使是簡單的嗯,也捨不得出口,深怕一開口就把這種好久以來不曾再有的感覺消失。

  老爹用他的中指探進小娟的小穴,在裏面借機輕輕緩緩地扣抓,用心要調起媳婦將近半個多月來的那種性感。隨著老爹的手的挑逗,小娟的身體明顯地出現了性感,雪白的,豐滿的誘人身軀出現了輕微的抖動,喉頭裏也有一股快要出口的呻吟,被壓在口腔裏面。

  小娟自己挺開了自己的雙腿。裏面露出了鮮紅的嫩肉,微微泛著水災。

  老爹一看到這些,已經知道媳婦開始出現性感,已經有了快感了。心中篤定自己今天一定能夠得到媳婦的身軀了,能夠獲得成功了。那條很久以來都在幹搓的雞巴,今天就能夠進入桃源洞,獲得滋潤了,可以享受那個長久以來在兒子身下的美麗、豐滿和身軀了,那具大陽具馬上漲滿青筋,在那條四角內褲手搭起了一個高高的帳篷,像一匹拴不住的野馬。

  小娟在老爹有預謀的挑逗之下,下身的酥麻感迅速地擴散到了全身,下身那個可愛的,饑渴的地獄,已經氾濫成災了,那種空虛的渴望也在催眠著她的神志,極需有一根粗大的東西來塞滿那空虛,那種渴望在逐步地侵蝕著小娟的神智。從紅色的小溪裏流出了緩緩的淫水。

  老爹看到媳婦裏麵粉紅的嫩肉裏流出了淫蕩的愛液,心中那股欲火頓時爆發。

  當公公的舌頭伸直去的那個時候,小娟感到心中渴望的那種美迅速的充滿也小穴,很迅速的蔓延全身,身軀也開始變得性感起來了乳頭開始漸漸硬化。淫水隨著舌頭的伸縮不斷地向外流出,慢慢地滴落地面。老爹看得全身血脈賁張,臉上火熱熱的,忍不住欲火高升,老爹不自主地將四角內褲脫下,露出那條久未滋潤的大陽具,青筋暴漲,馬眼裏已經流出了透明的欲液,一翹一翹的,正尋找一個濕潤的桃源洞。

  老爹終於再也忍不住了,把他那一根炎熱的陽具對準小娟的穴口,輕輕地不斷摩擦著小娟外露的陰唇,將龜頭在她濕濕的穴口四周轉動。

  小娟舒服地輕輕喘著氣,從全身傳來的那股快感,迅速的淹沒了小娟的神智。老爹慢慢地挺著陽具向小穴裏面穿探。小娟馬上從穴口處感覺到那根大陽具。我會讓你舒服的,兒媳婦,我也會很舒服的,說著,老爹猛的把下身一沉,把那要大陽具完全插進小穴裏面,只留倆個卵蛋掛在外面。

  啊……好舒服哦……好美……老爹猛的把下身一沉,把那要大陽具完全插進小穴裏面。

  小娟的聲音越來越小不可以的——啊——真的,不可以,公公——不,不行的,啊-哦-好舒服-啊-

  我以前就想幹你了,每次你和阿明做事,我都看見了,今天我一定讓你很舒服的,兒媳婦。

  哦……啊……喔……啊…喔…小娟不再回答了,她發現她自己其實也很想,很希望老爹的侵犯,不但有快感,還有一種衝破倫理的道德刺激,小娟的小穴因為老爹的一抽一送,發出滋滋地聲音,小娟已經完全默認了老爹的姦淫了。嘴裏開始不斷地哼著、呻吟著。啊……`啊…喔…`好……

  公公。美……美死…了,再用…`用…`力往裏…`…裏面頂……啊…太好了……喔………

  小娟已經不自禁的搖著頭,頭髮散亂不堪,哼哼地喘著氣。老爹先是慢慢得抽送,小娟的雙腿架在他的肩膀上,低頭就能看見老爹的雞巴在下面進進出出,進去的時候能帶進小娟那幾根較長的陰毛,出來時候,一圈鮮紅的肉也跟著出來。小娟開始隨著老爹抽送的節奏,使勁的迎合著,當老爹往裏送的時候,小娟就把屁股用力撞了過來。由於屁股上早就沾滿了她的淫水,一撞擊就發出啪啪啪啪的響聲,就像村裏的狗喝水一樣。

  老爹見小娟如此興奮與饑渴的樣子,猛烈的抽送起來。

  老爹抽插了一段時間後,把小娟的身子反轉過來,想從背後插入陰道。從背後看,小娟的肉縫和兩片肉真好看。小娟努力的弓起背,她的屁股真是豐滿,又白又嫩,老爹啪啪打了兩下,又使勁捏了捏。雞巴對準小穴,噗茲一聲,很乾脆的插了進去,這樣插的能格外的深,雞巴有多長就能進去多長。老爹的手放在小娟的腰處,手往後拖,雞巴往前沖,就聽見噗茲噗茲噗茲的插入聲音和啪啪啪啪啪的撞擊聲,還有小娟啊似哦的叫喚聲。

  許是有些累了,老爹躺了下來,讓小娟坐到上面。

  小娟把著老爹的大雞巴,用她的穴套了下來。

  小娟挺起身子,屁股往下一坐,老爹的陰莖就盡根而沒於是她就這樣騎在老爹的身上,屁股往下,老爹有時候搓著她的奶子,有時候抱住她的腰,幫著她起來,然後狠狠的往他的雞巴上一摁

  小娟的穴中已經成了汪洋大海了,把老倆人的陰毛都弄得濕的粘糊糊的,老爹的睪丸上也全是水,兩人整整幹了一個多小時,最後老爹緊緊抱住小娟,下身猛列的抽插著,在最後猛地用力一挺,射出了濃白的火燙的精子。小娟也在這時過到也高潮。雙方都下來喘著瘋狂後的粗氣。

  公公,你真厲害,比阿明還要好,你幹得讓人家真的很舒服,阿明都沒有讓我這麼舒服過。

  公公已經有兩年沒有做這事了,兩年來我積到現在,才在你身上發洩出來,你知道嗎,每當你和阿明在幹地時候,我都在隔壁看著,讓我真的很難受。

  真的呀我和阿明怎麼不知道。

  我只是挖了一個小小的洞,回去我指給你看,你就知道了。剛才我幹你幹得舒服嗎

  嗯,公公你最壞了,你把我騙來做工,是不是早就想好在幹我的,是不是

  你現在知道可晚了,你舒服不舒服

  你最壞了,幹得人家小穴現在還紅紅的,有一點痛呢。你都不愛惜人家的,讓人這麼痛。

  好好,是公公的不對,晚上再讓我好好的,輕輕地痛你。

  不來了,不來了,你晚上還要欺負人家。我不來了,不來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全家樂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
女兒是我的小心肝
老爸把龜頭插進女友下體
阿爸的情人
傻小子和俊媳婦
愛穿絲襪的舅媽
一個姊姊全家享用—翊雯
兒子的馬老爸騎
快樂家庭俱樂部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