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個高中女同學叫尤蕊,她的妹妹尤蕾,她們是一對雙胞胎,和我同班。

她們姐妹倆出生不久,開計程車的爸爸就出車禍去世了,她的媽媽不甘寂寞,傍上一個開酒店的大款,不久就又結了婚。

我是學校的舉重冠軍,學習成績不怎麼好,常抄尤蕊的作業,因為和她同桌,考試時也抄她的卷子,所以成績還不錯。

18歲時,我們一起升到高三。高三那年,體內的荷爾蒙分泌得特別多。因此發生了下面的事情。

記得一次晚自習,是夏天,天氣特別悶熱,尤蕊熱得不停擦汗,我也是不停地用書扇風。

這時我注意到她把裙子提了起來,大概是熱得實在難以忍受。

她繼續在看書,我的精神卻再也不能集中到書本上,因為她那兩條白白的腿就在旁邊,而且張得很開,我甚至還看到了她內褲的一角。

我的心砰砰直跳,我用書本做掩護,眼睛往下看她的兩腿,它們一會張開,一會合攏。

我的老二漲得很厲害。那天晚上我第一次手淫,精液噴了我一床。以後的幾天,每當從後面看到尤蕊的腿我就會勃起。

我會忍不住想像她夾在兩腿之間的那個寶貝,它是什麼模樣,她兩條腿擺動時它的形狀會怎樣變化,等等。我那時還沒有看過A帶,對女人的生殖器只停留在生理課本上的認識水平。

晚上睡覺之前的活動就是想像她腿和她的寶貝,然後手淫。我沒想到有一天真的看到了她的寶貝,而且實實在在地插了進去,開了她的瓢。

那是一個星期天,我去尤蕊家找她,本來是約好去體育館打乒乓球的,沒想到球沒打成,卻經歷了一生中最難忘的一天。

尤蕊當時正在臥室做作業。她的家很大,她姐妹倆一人一間臥室,帶獨立衛生間。

這都是她那個開酒店的繼父給她們置辦的,但她們對這位繼父態度卻不怎麼好,後來才聽尤蕊說這位仁兄很好色,常乘她媽媽不在時揩她們姐妹的油。

她妹妹尤蕾的房門關著,裡面傳來音樂聲,一定是在一邊學習一邊聽音樂,我知道尤蕾有這個習慣。

我走進尤蕊的房間,她正埋頭在書桌上,她的作業還沒有作完。

我一進門就瞧見了她交叉在桌子下面的兩條腿。我悄悄走過去,從背後望了一眼,本來是想看看她在做什麼作業,卻不巧看見她雪白的乳溝。

大概是因為在家裡的原因,她沒有戴乳罩,胸口開得也很低。

我一看頓時心僕僕亂跳,下面的老二一下橫起。她知道是我來了,頭也不抬說:

你先坐會,我一會就完。

我站在她後面,一邊欣賞她的乳溝,一邊假裝說:

你慢慢做,時間來的及。

她的兩隻乳房真大,鼓鼓的,真是飽滿。我想把它們抓在掌心時的感覺,一定是爽呆了。這時候真想幹她!不知道她有沒有這個意思?我決定麻著膽子試探她一下。

我拍一下她的肩膀說:平時還真沒注意到,你不但是個才女,還是個大美人呢!

她回頭嫣然一笑:是嗎?帥哥!

對路!我想,又摸一下她的腰說:注意啊大美人,你春光外洩了。

她嘻嘻一笑,頭也不抬地說:是嗎?那你就盡情欣賞吧。

我說:那我就來了啊?

她頭也不回:來就來,誰怕誰啊。

我心大動,忍不住湊近她耳邊說:你的腿真漂亮,能讓我摸一下嗎?

她嘻嘻一笑,轉身把我推開:去死!你這個色狼。

我做一聲狼嚎,抱住她的雙肩:狼來啦!她身體一震!一動不動。

我再也忍不住,將嘴貼在她的脖子上。她全身一抖,啊了一聲。我的舌頭在她的脖子上游來遊去,很快遊到她的耳根。

她喘息著說:別這樣,我怕!

我不管她,一邊用舌頭頂她的耳垂,一邊去摸她的腿。她的腿真是酥軟啊,我感到全身清爽,像一股電流流遍全身。

她身體已經軟了,癱在椅子上。你知道嗎?我多麼愛你!你是我的寶貝!我一邊撫摩她的腿,一邊在她耳邊悄悄說。

她身子一動,又啊了一聲。我每天晚上都夢見你!夢見你的腿!我喜歡你的腿!寶貝!我全身的血好像都在望腦袋上湧,手沿她的大腿內側摸到了她的腿根。

別這樣!這樣不好!我怕!她一邊喃喃,一邊抓住我的手。

我們來作愛!寶貝!我把她從椅子上抱起來。別這樣!

她從我懷抱裡掙脫下來,站在地板上,將裙子拉下來,又梳理了一下頭髮。看到我被高蹺起的老二頂起來的褲檔,她羞澀地轉過身去。

我低下頭,說:對不起,我太衝動了。

你們男人都這麼好色嗎?她說。

我不知道,我說,我只對你好色!她嘻嘻地笑了,用手掩住口。

我從背後輕輕抱住她,在她耳邊輕聲說:我渴望你!

她一動不動,半晌,說:去把門關上。

我關上她的房門,她已經坐在床上,兩手拄著床,嫵媚地看著我。我走過去坐在她身邊,說:你像秋瑾,才貌雙全。

她笑了,掐了一下我的鼻子:笨蛋!秋瑾是個革命家。

我把她壓倒在床上,笑著對她說:你也是啊,我要跟一個革命家作愛。

她問:會很疼嗎?

我說:不疼,像蚊子咬一口。

她說:你怎麼知道的?

我說:我從書上看的。

她不做聲,一會說:我媽最怕我做這個,她說太早做這個,人老得快。影響生小孩。

我說:別嚇說,古時候女孩十三四歲就洞房呢。

她說:所以古時候的人壽命短啊。

我說:別說這個,讓我看看你的腿。

我把她的裙子撩起來,直到看到她的內褲。她的腿真是迷死人!我低頭用嘴去吻。

好癢!她叫嚷。待一會就舒服了。我說。我一邊吻一邊用手撫摩。真是又香又軟啊,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那種滋味:一個18歲少女的腿的滋味!

我沿著她大腿內側往上吻,我每親一口,她就輕輕動一下,嘴裡輕聲歎息一聲啊。

當我吻到她腿根時,她的臀部不安地挪動起來。我看見她內褲上靠近她的寶貝的位置已經濕了一小塊。

那裡面一定藏著我每天晚上想像著和急切想要插進去的東西。我不想再耽誤時間了,我把她的內褲退下來。她的寶貝一下子暴露在我眼前。

我沒想到她竟會有那麼多那麼濃密的毛!黑黑的,細細的,軟軟的,把她的寶貝完全擋住了!

我小心翼翼地慢慢地把它們分開,一塊粉紅色的、象河蚌一樣的肉露了出來。

啊!這就是我夜夜夢想的女孩的生殖器官嗎?我抬頭看她的臉,她羞澀地把臉扭到了一邊,滿臉通紅。

我的老二已經忍不住在褲襠內戰抖了!

我脫掉褲子,爬在她身上,用兩根手指將它對準那塊粉紅色的肉,迫不及待地往裡面戳。

哎喲!她疼得叫起來,你別用這麼大的勁!說實在的,我的老二也很疼,但是我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我縮了一下身體,再次發起進攻。

哎喲!她又叫了,用手抱住我的臀部:你輕一點!她埋怨起來。你疼嗎?恩?你疼嗎?我一邊問,一邊連續進攻。她最後差不多哭了出來,全身都往後縮。

但我的慾望已經不可阻擋,我死死把她摁住,又把她的腿分得開開的,並且一次比一次更猛地望她肉洞裡衝撞!

終於撲的一聲,也許是我想像的聲音,我插了進去!她全身一震!並且啊地大叫一聲。

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姐!你們在幹什麼?

是尤蕾在外面。我們都嚇得不動。過一會,尤蕊喊了一聲:我們沒什麼,媽回來了嗎?沒有。門外尤蕾回答。接著是腳步離開的聲音。

我開始抽插,一邊抽動一邊舔尤蕊的臉。我發現她很滿足。我直起身,一邊抽動一邊看我們交合的地方,尤蕊是處女,床上流了一小灘血,我的陰莖上也有她的血。

她的兩片陰唇象嘴唇一樣厚,死死地咬住我的陰莖。濃密的陰毛已被她陰道裡面流出的水染濕了。

看著這幅景象,我十分滿足,也很得意,我已經得到她了,不再是想像中的,而是實實在在的。

從那以後,尤蕊成了我的女朋友。她對我是百依百順。她的媽媽知道我已經將她的這個寶貝女兒生米煮成了熟飯,也不好說什麼,只是偶爾勸尤蕊注意安全,別把肚子弄大了。

而妹妹尤蕾則態度古怪,每次我上她家她都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我。

我沒有想到竟然也會把她給上了。說起來也有趣。

那天去找尤蕊,發現她在尤蕾的房間裡,找著什麼。我從背後抱住她,揉搓她的雙乳。她全身顫抖,嘴裡哦哦不止。

我說:你不是在偷你妹妹的東西吧?讓我來懲罰你!她不做聲。

我把她的裙子提起來,一隻手伸進去摸她的陰部。她哦地叫起來。

我說:你怎麼反映這麼大?平時搞你的時候也沒見你有這反映。

我把她推到床沿,說:你妹妹不會很快回來吧?我今天就在她房間裡插你。

看她不吭聲,我膽子就越發大了,把她壓倒在床上,把她的內褲扯下來,就用老二往她陰戶裡插。

插一下,進不去,又插,還是進不去。我煩躁地說:幾天沒日你,你怎麼就這麼緊?

她忽然轉身,說:別搞我了,我是尤蕾。我大吃一驚!你是尤蕾?

她說:我姐買菜去了。看她滿臉紅霞,我軟下去的老二又翹了起來。反正已經差不多了,我說,你就讓我搞一下吧,你也想,對嗎?

看她不吭聲,我把她推倒在床上。我姐快回來了。她說。她爬起來,過去把房門關上。我把她壓在床上,三下兩下就把她搞定了。

我聽見你們在隔壁作愛。完事後,她一邊梳理她的頭髮一邊說。你是不是一直想和我作愛?我問她。

我和你姐第一次作愛的時候,你一直在外面偷聽吧?

其實作愛也沒有什麼。她說,疼死了。以後就不疼了,第一次都這樣。我說。

女孩有了第一次,就想要第二次。以後就越來越想要,像上癮一樣。我姐是這樣的嗎?她問。

你姐啊?她已經離不開我了。我說。騙人!她朝我做個鬼臉,你有那麼厲害?

剛才你不是知道我的厲害了嗎?我笑著說。後來,我開始在她們家夜宿。因為她媽很少回家住,這裡成了我的天堂。

我往往在尤蕊睡熟後悄悄爬起來,摸到尤蕾的房間,而她往往在床上假睡著等我,我一上床,她就熱烈地抱住我,赤裸裸地宣洩她的情慾。

我發現她們姐妹倆的生殖器官幾乎一模一樣,有時我搞不清楚正在操的是姐姐還是妹妹。

不過她們姐妹倆在性愛上有著不同的表現和偏好,例如,姐姐尤蕊喜歡我正面日她,而妹妹尤蕾則較喜歡我插她的後庭花。

姐姐尤蕊高潮時喜歡咬住嘴唇不吭聲,臉部肌肉扭曲很厲害;而妹妹尤蕾高潮時喜歡張嘴大叫,舌頭伸出老長。憑著這兩點,我才能分出我正在幹的到底是姐姐還是妹妹。

有時候,當我們吃飯時,尤蕾會悄悄踢我一腳,搞的我很緊張。我知道她的意思,她又發騷了,需要我操她。

我會乘尤蕊洗碗的時候在客廳裡摸尤蕾的屁股和胸部,一邊還要和廚房裡的尤蕊說話。真是緊張又刺激!

這種局面一直保持到高考以後,在等待通知書的那些天。當我搞了她們的媽媽、並被她們姐妹倆撞見以後,我們的關係才終於結束。

那天我鍛煉回來,到尤蕊的房間裡沖涼。我因為常來,尤蕊將她家的鑰匙給了我。

尤蕊和尤蕾都出去了,我一邊沖涼一邊快活地哼著歌。這時聽見有人開門進來,我以為是尤蕊回來了,衣服不穿就到客廳裡,一邊叫:寶貝!你回來真好!

等到發現是她媽媽時已經來不及了!她媽媽驚大了嘴巴看著我,半晌說不出話來!

我結結巴巴地說:阿姨,對不起!對不起!一邊飛快地跑回房間,穿上衣服。匆匆忙忙準備走。

沒想到尤阿姨會攔住我,笑吟吟地說:既然來了,就在這裡吃個飯吧。阿蕊快回來了吧?

我說:她去學校看分數去了。尤阿姨熱情地把我拉到沙發上,說:剛才我什麼都看見了。怪不得阿蕊會喜歡你。

你這孩子,懂事,乖巧。阿姨喜歡你。你呀,看你身上這肌肉,真是個搞運動的。阿蕊說你是舉重冠軍,對吧?

我說:是。阿姨。尤阿姨一邊誇我,一邊用手摸我的手臂,慢慢摸到我的胸部。

我全身不自在。別緊張。阿姨和你隨便說說話。她說。

這個女人。我心理一咯登。

你看阿姨怎麼樣?她問。阿姨挺好。我說。問我長的怎麼樣?漂亮嗎?她說。阿姨漂亮。比我媽漂亮。我說。

哈哈,乖孩子,嘴真甜。她一邊說,手一邊放肆地在我身上撫摩。

說實在的,尤阿姨雖然四十出頭,但保養很好,一身珠光寶氣的,像個貴婦人,看起來不過三十左右。

她一邊看著我,一邊往我褲襠裡摸。手指非常老練地引誘我的老二。雖然緊張,但我的老二還是高高地昂起了頭。

啊,你這孩子,真是有意思。尤阿姨哈哈笑起來,笑得我窘迫不已。

我說:阿姨,別搞我了,這樣下去,我會做傻事的。做什麼傻事呢?尤阿姨眼睛刁斜地注視我。

我,我會插你!我結結巴巴地說。

啊!尤阿姨忽然向後躺倒,急迫地將自己的裙子扯起來:來來,孩子,來舔我的妣!她居然說出如此粗俗的字眼來!

我被她撩起來了,一種莫名其妙的興奮。我抓住她的內褲,一把扯下來。

她的陰戶沒有毛!陰唇很飽滿,但是黑多了。而且,已經自己張開了!我將嘴巴壓上去,一陣猛吸。

哎呀呀!哎呀呀!她叫起來。我連牙齒也用起來了,咬住她肥厚的陰唇,不停拉扯。

啊啊啊!她驚叫起來。把腿張得更開了。我用手拉開她兩瓣陰唇,舌頭望裡面探。哎喲,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她叫道。

我騰起身,壓在她身上,將老二整條捅了進去,猛抽起來。

她全身扭動起來,嘴裡啊啊叫著。我抽插了幾十下,不解癮,就整條拔出來,放在她的乳溝間。她熟練地將兩隻乳房推過來,夾住我的老二。我用力地來回抽動。

終於,我忍不住一陣狂瀉,射了她一臉一嘴。

這時,大門被推開了。我聽見尤蕊和尤蕾幾乎是不約而同的大叫:媽!你怎麼可以這樣?!

我再也沒有去過她們家。尤蕊和尤蕾姐妹,一個考上清華,一個考上北大。我則高考失利,做起了小生意。

現在,我的財富積累到了幾千萬。一個下雨的黃昏,我獨自一人在坐在一家咖啡店裡,一個女人在我對面坐下來。

她是尤蕾。我們聊到很晚,最後我帶她到我住的酒店。我把她剝得精光,還是那樣熟悉的生殖器官,還是那樣喜歡後庭花,還是那樣的高潮。

最後,我問她:你姐現在怎麼樣?她說:她結婚了,有個小孩。

我問:你呢?她說:結婚了,又離了。我問:為什麼離呢?她說:合不來。又補充說:我那個男人太正統了。

我笑了,說:怪不得,你在床上像個妓女。

她用一種怪怪的眼神看著我,說:你是天下最色的男人。我問:為什麼?

她說:你把我一家三口都操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