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畢業以後,離開家鄉到了台北工作,事務繁忙,一年不過逢年過節回家兩三次。晃眼四、五年過去,沒想到會有被公司調回故鄉工作的一天。

剛搬回家的隔天,公司體恤我連日搬家的辛勞,准許我放假一天在家好好休息。下午兩點左右,雙親都出門去了,家裡只有我一個人在。左右無事,我就躺在客廳沙發上,看著前幾日跟朋友借來的恐怖片DVD。

那是一個關於在網路上看了文章如果不回覆不按讚半夜就會有長得像恐龍的女鬼爬上床強姦你搞到你倒陽不舉精盡人亡的故事。我不知道導演腦袋是長了什麼腫瘤竟然拍出這種莫名其妙的劇情,但百無聊賴,便躺在沙發上昏昏沉沉地看著。

就在這時電鈴響了。我匆匆自沙發上起身,走到門邊開門。

「來了──」我打開大門,心想這時間來的會不會是宅急便?誰知一打開門,門外站的是一個年約二十的年輕女孩子,穿著白色短T恤與紅色短裙,瓜子臉,豐胸細腰,一頭烏溜溜長髮,水靈靈的大眼睛骨碌碌直打轉。

突然迸出這麼一個大正妹,我愣了一下,剛想開口請教對方來意,她卻擠出個燦爛可親的笑容,先一步喊出:「老師!」

我側著頭觀察了她一會兒,疑惑地問:「薇薇?」她興奮無比地點頭。

薇薇是我家隔壁鄰居的一個小妹,年紀小我六歲。他們家在我讀高一的那年搬來,我和她的關係還算不錯,就像大哥哥和小妹妹,偶爾帶她去看電影逛逛街吃吃飯,讀大學的時候還客串了一陣子當過她的家庭教師,那之後她就一直喊我老師。

我離家工作的那年她才高二,這四五年裡我沒怎麼回家,也一直沒跟她見上面。印象裡的她身材乾乾癟癟,清秀但太過消瘦,沒想到幾年不見,她身材豐滿了,胸部大了,腿修長了,人也變美了,美得我幾乎認不出來。而她也還按著過去的習慣,喊我一聲老師。

久別重逢,我興高采烈領著她進了客廳,一屁股剛坐上沙發,她就直說:「老師老師,我好多年沒有看到你了耶!阿姨說你很少回家,回來也不跟我連絡,不知道人家有多想你!很無情耶你,是不是把我忘記了?」她鼓起腮幫子,故意裝作生氣的模樣,卻掩不去眼神中的滿滿笑意。

「哪能把妳給忘了,是我工作忙嘛。」我笑著回答:「要是我早知道妳會變成這麼漂亮的一個小美女,我一定常常回來看妳,每個禮拜放假都回來看妳!」

她雙頰一紅,害羞地舉起拳頭小力槌在我肩上:「亂講什麼?什麼小美女,我不知道啦!」我又捉弄了她一陣,聊起這幾年彼此的近況。她高中畢業之後讀了家裡附近的大學,現在已經是大二要升大三的學生,昨日聽母親說我搬了回來,今天就迫不及待過來見我。聊著聊著,她的注意力轉移到客廳電視螢幕上的畫面。剛剛應門之前我按了暫停,DVD正播到女鬼爬上男主角床上,精光赤條地壓在男人身上要強姦他。別去青面獠牙的長相不談,這女鬼身材還不錯,該瘦的地方瘦,該有肉的地方有肉,定格畫面看起來就和A片差不多。

薇薇面無表情盯著螢幕瞧了一會兒,回頭問我:「老師,你怎麼看這麼醜的女優演的A片啊?」果不其然她誤會了。

我默默地把DVD外殼遞給她,指著劇情簡介的地方讓她看。她看過之後,歪著頭問:「這是什麼鬼劇情?這導演傻了嗎?」

我聳聳肩:「我也不知道導演是吃錯了什麼藥。要看嗎?」

她考慮了一下,點點頭:「也好,我也想知道這劇情究竟爛到什麼地步。」

於是按下播放鍵,我們比肩靠在沙發上看了起來。DVD內容乏善可陳,沒什麼值得一提的。只是和薇薇靠得這麼近,不時可以聞到她身上發散出來,少女獨有的芬芳,鬧得我有點心神不寧。畫面上男主角正奮力掙扎努力擺脫醜陋女鬼的淫威,我的雙眼卻屈從了雄性本能,忍不住在薇薇豐滿的胸部與白淨的大腿上游移,一點也無法專心在影片上。

我是真的打從心理後悔,後悔四年前大學畢業的那個夏天,這位鄰家小女孩向我告白的時候,我沒有答應下來。那時我去她家,跟她說畢業後打算上台北工作的事情,女孩求我不要離開,鼓起勇氣吐露她多年來一直偷偷愛慕我的心聲。可那時我只當她是個小妹妹,對她一點也沒有戀愛的感情,結果拒絕了她。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還隱約可以聽見隔著牆壁傳來女孩的哭泣聲。這四年來我一直避不見她,大抵也跟這事有所關聯。

怎知多年重逢,她出落得標緻大方,見面不僅驚喜,更令人驚艷。唉!人說女大十八變,一點不假。

可不知她現在怎麼看我?還當我是心裡偷偷暗戀的對象嗎?或者只是個普通的鄰家大哥了?

我胡亂想著,感覺肩頭被人碰了一下。轉頭一看,薇薇的腦袋靠在我的肩上,竟打起瞌睡來了。想來也是,這麼無聊的影片,看了不想睡覺才怪。

我輕輕搖搖她的手臂,喊她:「薇薇,妳想睡了嗎?」

她揉著惺忪睡眼緩緩坐起,點點頭:「嗯。」停了一會兒又說:「這片子好無聊。」

我有點歉疚地看著她,深覺不該推薦這麼一部爛片,我問:「那……妳要回家睡一下嗎?」老實說,心裡不怎麼捨得她離開。

她俏皮地笑了笑,表情帶點活潑淘氣,惺忪的眼神卻有種銷魂的媚。她調皮地說:「不要,我要在這睡!」也不等我答應,便擅自將頭塞到我的肚子上:「老師的啤酒肚圓圓軟軟,正好拿來當枕頭。」這幾年我忙於和客戶應酬,大魚大肉美食美酒,又沒怎麼運動,肚子是大了不少。

「這樣不太好吧……」我為難地說。

「有什麼關係,借你肚子躺一下,你又不會少塊肉。」

「萬一我趁妳睡著對你惡作劇該怎麼辦?」

「惡作劇……你要怎麼惡作劇?」她突然坐起身,好奇地問。

提到惡作劇,我腦袋裡頓時浮現以往所看過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的A片情節。但看著她的臉,卻一個字也迸不出口。這些事哪能說的?太下流了。

她和我對看片刻,又把頭枕回我的肚皮上,說:「看吧,你不會對我亂來的。」不知為何,覺得她的語氣和表情竟爾帶點失望,是我的錯覺嗎?

我仍不服氣地說:「妳不怕我是個大色狼嗎?」

「我才不怕。」

「強姦妳喔。」

「你不敢。」

她說中了,我色大膽小怕狗咬,我真的不敢。所以我只好一動也不動,萬般無奈地看著她靠在我肚皮上慢慢睡去。也許很多人覺得有這麼一個年輕貌美身材火辣的美女靠在肚皮上睡覺,是羨煞萬千男性的天大福份。可也不要忘了,當這麼一個美女跟你貼身依偎你卻只能遠觀不可褻玩的時候,這福份可就成了活生生的煎熬了。

而我就陷在這麼一個活活能把人逼瘋的人間煉獄裡。近在咫呎,有一雙掩蓋在紅色短裙下,生平所見過最潔白無暇的美腿,以撩人的姿勢陳列;近在眼前,有一對深藏在白色T恤裡,生平所見過最圓潤豐滿的玉乳,隨著女孩的呼吸蕩出誘惑的起伏;就在咫呎眼前,一個我這輩子見過最美、最撩人、最誘惑、最讓男人意亂情迷的美麗女體就在躺我身上,相隔僅一布之差,而我卻只能眼巴巴看著她的睡姿,一根手指也不敢亂碰。這感覺比在減肥的人面前擺上一隻香噴噴的烤雞還要叫人難以忍受。

時間是煎熬而漫長的。

理智告訴我,薇薇是鄰居的小妹,我們不是情人,只是單純像兄妹般的朋友關係,不可以任隨獸慾放肆胡為。可是情感面卻拘束不住我的男性本能,雙眼禁不住在她美好的身軀上來回游移。隔著白色的薄T恤,可以看到她今天穿的是紅色的胸罩,一對巨乳從襟口若隱若現,至少也是D或E罩杯。她側著頭躺在我的肚皮上,鼻間的呼息自然而然往我下襠部吹去。隔著運動短褲薄薄的布料,下體竟可以微微感受到她溫熱的鼻息,小老二忍不住有了反應,在褲子底下悄悄脹了起來。

她的臉正對著我的下體,我怕她萬一醒來發現我正在勃起不知如何解釋,輕輕地移動身體想改變位置。這一來卻驚擾了睡夢中的她,她微微翻身,本來側著的身體變成正對著我。雙眼沉沉閉著,人還在睡,還沒有醒來。這一來我居高臨下,眼前正對著她衣服底下那一對雄偉的乳峰,美好風光飽覽無遺,小老二自然起了更激烈的反應。

陰莖直直立起,龜頭卻好像碰上了什麼東西。我仔細一瞧,乖乖不得了,因薇薇翻身時頭部換了位置,此刻我的肉棒竟隔著短褲,貼在她的左臉頰上!而她的臉頰溫溫軟軟,感觸居然還不錯!!!腦袋裡聽到理智的方錐坍了一角,我決定保持原狀,讓伴我多年始終英雄無用武之地的小老二稍微感受一下這難得的艷福──是啊,我活到這把年紀還是處男,怎麼樣?有意見嗎?

理智這玩意兒就跟水壩一樣,平常時候它堅固得很,千川萬水也沖不垮它。可一但開始出現裂縫,崩塌的速度可是以等比相乘的速度進行,快如迅雷不及掩耳。很快的,光是隔著短褲讓肉棒貼在薇薇臉上那點微小的刺激已經滿足不了我。我小心翼翼地拉開運動褲前緣褲頭,讓硬挺的肉棒完全暴露在空氣之中,讓肉莖與薇薇的臉頰來一次肉與肉、肌膚對肌膚的親密接觸,萬歲萬歲萬萬歲!

薇薇睡得很沉,並沒有發現我在悄悄進行的淫穢勾當。我於是更大起膽子,把腦筋動到了她那一對勾魂奪魄的美麗乳房上。我把手移到她的右乳下緣,伸出食指輕觸那一塊女人身上最軟嫩地帶的外緣,見她沒有動靜,一指變作兩指、兩指改為四指,終於整個手掌都接觸到她飽滿嫩滑的乳房,隔著衣料輕輕撫摸把玩。生平第一次摸到除了媽媽以外女人的胸部,還是對形狀、大小、彈力都無可挑剔的堅實美胸,我感動得幾乎要落淚了。

光是隔著衣物撫摸還不夠,有種隔靴搔癢的感覺。薇薇睡得比我想像中更沉、更有隙可趁。我縮回手,轉向白T恤領口處被兩球巨乳高高撐起的間隙,目標當然是T恤底下肉感十足的那兩團軟乳。要摸,直接觸碰自然要比隔著衣服搔弄來得爽快得多。掌心在圓潤乳房的上半部落下,我可以感受到她的體溫,還有流滿谷間的濕漉汗水,薇薇甚至連眼皮也沒動一下,進行得萬分順利。

我不敢太過用力,只敢若有似無地在乳房上緣輕輕掐捏,老二輕輕拍打她的側臉,享受背德的刺激感。不自覺間,手掌往胸罩裡滑進了幾分;不自覺間,龜頭抵得她臉頰微微凹陷。她的身體扭動了一下,不太舒服地騰了騰身子。我不敢妄動,生怕一刺激到她,她隨時會醒過來。

索性沒有,這傻女孩睡得跟暈過去似的,不省人事。手又往胸罩深處滑動了一段,指尖終於碰觸到玉乳神峰頂端的高點,柔軟粉嫩的乳頭,攻頂成功!感謝阿拉、感謝佛祖、感謝上帝!

大概是我太得意忘形,突然作了一個十分膽大無謀的動作,我竟情不自禁抓起薇薇的左手去握我的陽具!肉莖感受到她手心柔軟掌握與溫暖熱度的同時,我才驚覺大事不妙,急急低頭去看薇薇的臉。

她兩眼緊閉,眉心微皺,雙脣深抿,瞬間有點像是抽蓄的表情,轉瞬又恢復了鎮定,鼻息如常,安然沉睡。但我已看出來,一個真正沉睡中的人,不會有方才那一瞬的猙擰表情;真正安然沉睡的人,不會在出現那樣的表情後又突然恢復平靜。我已看出──薇薇是在裝睡。

很意外的,知道她在裝睡的那一瞬間,我沒有害怕,也沒有慌張,我只是很冷靜地低下頭在她耳邊喚了一聲:「薇薇。」

她沒有反應。我又喚了兩三聲,女孩仍決定繼續裝睡到底。

於是我將右手整個探入她的胸罩裡,肆無忌憚地搓揉起來。左掌握著她的小手,在我的肉莖上盡情擺弄。她又皺了皺眉頭,兩道紅雲翻上臉頰,面色嬌羞嫣紅,但兩眼仍沒有要睜開的意思。我低下頭在她耳邊輕聲細語:「到了這個時候,妳還要裝睡到底嗎?」

她驀然睜眼,急急收回握在肉棒上的左手,滿臉嬌羞通紅,開口就問:「你怎麼知道我在裝睡?」

我搖頭苦笑,臉上的尷尬比她好不了多少:「我才想問妳,是從什麼時候醒過來的?」

她垂著頭,沒有應聲。過了好一陣子,才怯生生地開口:「其實……我本來就沒有睡意,也根本就沒有睡著。」

「所以,妳是刻意裝睡要誘惑我?」

她點點頭,羞紅的臉埋在垂落的髮絲裡,幾乎看不清臉上的表情。

「妳還在喜歡我?」我問。

她咬咬下脣,又沉默了一會兒,才說:「你知道那時候我被你拒絕,難過了好久,消沉了好一陣子。我覺得是那時候的我不夠好、不夠美,老師才會看不上我。所以後來我不斷的吃東西,想讓自己看起來豐滿一點;吃好多中藥,讓胸部變大變挺;做好多運動,讓身體線條變好看;看很多時裝雜誌、學人打扮,讓自己變得更漂亮。等到我變好、變美了,老師也好不容易終於回來了……我、我不想放過這次機會。老師,你可以……可以讓我當你的女朋友嗎?」她說到後來,已在低聲啜泣,眼淚撲簌簌從水汪汪的大眼睛裡落下來。

我這人渣、垃圾、渾球,何德何能竟讓這樣一個可憐可愛的女孩子為我勞那麼多的神、費那麼多的力?又豈能再度讓她再度為我傷一次心?

我沒有答話,將她抱入懷中,深深朝她嘴脣吻去。

「妳確定要這樣做?真的不後悔?」

「嗯。」薇薇點點頭:「我本來就已經下好決心,就算老師不答應我的告白,第一次也決定要給你……只是我還是處女,不知道能不能做得好……有、有點緊張。」她躺在我房間的床上,身上裹著潔白的被單,被單底下,是薇薇一絲不掛的美好嬌軀。

我尷尬地墊了墊腳尖,靦腆地笑著:「其實,說出來也不怕妳笑。我雖然活到這把年紀,但也還、還是處男。」

她先是睜大眼,難以置信地望著我,然後吃吃笑著:「好、好高興喔……呀!我在說什麼!」將被單蒙上頭,整個人害羞地縮到布團裡頭去。

我急急忙忙脫了上衣,將短褲連同內褲一起褪下,躡手躡腳地爬上床,一男一女兩條精光赤裸的肉身終於在被褥底下初次坦然相見。

「那……我要開始了喔。」我緊張得口乾舌燥,深吸一口氣,回想起多年累積下來看過的A片情節,顫抖著手掌往她的乳房摸去。渾圓的豪乳像一對附有吸力的軟嫩海綿,我的手指深深陷入肉裡,一黏上就難以自拔地揉搓起來。她發出一聲嚶嚀,也回應著我,將手搭上我的胸膛,拇指在乳頭上恣意搓動挑逗,我初次體會到男人身上除了老二還有些地方也是無比敏感的。

我一手揉著她的乳房,一手摸向她的背,兩人距離更近了一些。身體緊緊貼著,四腿交纏,嘴脣對嘴脣,兩條舌頭捲疊游動,春情化作唾沫在彼此口腔裡交融。她冷不防用手握住我的肉莖,盡情套弄起來。汁汗淋漓,嬌喘陣陣。

不知是太過舒服,還是緣於兩人都沒有經驗。我們這樣互相愛撫了好一陣子,我才意識到似乎該進行下一個動作。我戀戀不捨地暫時放棄盈握掌中的豐滿乳肉,將手移往薇薇的下體,小穴附近的陰毛已經泌流而出的淫水濕成一片。我刻意用帶點調戲的表情看著她,她看出我眼神裡的狎意,輕輕在我胸口槌了一拳,痛得人通起舒暢。

我用手指剝開女子身上最神秘的花蕾地帶,急於尋找她的敏感處。但終究缺乏經驗,費了半天力氣始終不得要領。她將手緩緩搭上我的手背,柔聲說:「別急,在這裡呢……」引導著我,將手指壓上她自己興奮充血的肉蕊。我怕碰疼了她,指尖小心翼翼的揉弄著那一點敏感處,淫水像從沒關緊的水龍頭不斷流出。她的模樣既羞又媚,嬌柔中藏著無限性感,不時發出咿咿呀呀的嬌喘聲,手裡仍不忘辛勤套弄著我的肉棒,令我愈加慾火高張,陰莖達到生平未有的堅硬亢奮。

「我忍不住了,可以插進去了嗎?」我在她耳邊柔聲問,她害羞的點點頭。我掀開床單,跪坐到她兩腿之間,將肉莖對著她下陰,依循她的指示,大肉棒一口氣朝小穴口猛然插了進去。

「好痛!」她低聲悲鳴,身子一蜷一顫,雪白雙乳蕩出動人心魄的弧線。我一時情急興奮,忘了處女落紅時的疼痛,連忙道歉:「對、對不起,我太粗魯了,很、很痛嗎?」我將肉棒從小穴裡拔出來一些,可見微微血絲伴隨著淫水一同流出。

「沒、沒有關係。」她強忍痛楚,拉著我的手,對我頻頻搖頭:「終於成為你的人了,我、我很高興。慢慢動的話,不要緊的……」

聽她這樣講,我還是有點擔心,於是說:「好吧,那我慢慢動。如果真的很痛的話妳要跟我說,千萬別強忍住喔。」

「嗯!」她點點頭,雙頰流下喜悅的淚水。

我將拔到一半的肉棒,沿著方才的軌跡重新推入。她緊閉雙眼,臉上仍是很痛苦的表情。我牽起她的手,輕捏她的掌心。雖然知道這樣也許沒有什麼用處,還是盼望能令她的痛楚減輕一些。

我就牽著她的雙手,緩慢輕柔地將肉棒在她的肉穴裡進出滑動,享受溫熱肉壁裹覆肉莖快感的同時,一邊仔細觀察她臉上的表情變化。剛開始插入的時候,每動一吋,她的表情總是顯得痛苦萬分。但在數十下溫柔的往復抽插之後,雖看得出她仍在忍耐疼痛,神色卻已和緩許多。

她悄悄睜開眼,搾出一抹笑容,對我說:「已經習慣很多,不那麼痛了,你可以動快一點沒有關係。」

「可是……」我遲疑地說:「我怕動得太激烈,牽動傷處,妳又會痛得死去活來……」

她搖搖頭:「沒有關係,疼痛已經比剛剛好很多了。現在與其說是痛,反而還有點發癢,反而……反而有點舒服呢。」小女生說著,臉上仍不免帶點害羞,但又牽起我的手,大方去揉自己的乳房。

我被這一激勵,說什麼也得拿出點男子氣概來。趴在她身上,兩手分別搓揉左右各一飽實綿軟的巨乳,再度吻上她的嘴,唇舌交纏,水乳難分。緩緩挺動腰身,將肉棒送入蜜液氾濫的肉壺。

她的反應果然不同早前了,不僅不再皺眉忍耐,更顯得有些舒暢愉悅。於是我也放心大膽將抽送的速度節次加快,盡情享受抽插緊實陰戶帶來的快感。她美好的身軀伴隨我的抽送動作擺盪,乳波臀浪,看得人目不暇給;嚶聲嬌喘,聽得人心馳神盪。

賣力衝刺了好一陣子,薇薇的喘息越來越急,聲音越來越大,模樣越見失神放浪。而我抽動得越激烈,便覺她的小穴越來越緊,越加敏感地壓迫我的小老二。

她張口大叫:「不行了、我要、我要……啊!」隨著最後一聲高音頻的叫嚷,一股溫熱水流從蜜穴激濺而出,噴在我的老二上,同時引發我一陣高揚的洩精感。伴隨著她的高潮,我的老二也在密穴深處吐出大把濁漿,而我一陣高揚直上腦門的舒暢。

辦完了事,我渾身有如工作完一整天過後的勞累,倒在枕頭上,摟緊薇薇汗濕發亮的身體,在她額頭上輕輕一吻,便抱著她昏昏沉沉地睡入夢鄉。

我大概只睡了一會兒,醒過來的時候天色還是亮的。薇薇躺在我的身邊,用一雙大眼睛看著我,笑著說:「早安。」

「早安。」我握了握眼前美人的玉手,問她:「我睡了多久?」

「還不到半個小時吧。」

「妳沒睡著?」

她搖搖頭:「沒睡,捨不得睡。我要趁你睡著的時候,好好觀察一下你的睡相啊。」

「我的睡相有什麼好觀察的?」我苦笑著:「再說,要觀察我,也不差這一時半刻的,以後機會還有得是啊。」

她眨眨大眼:「你的意思是……?」

我悠然笑起:「你當了我的女朋友,跟我睡在一起的機會自然不會少。倘若哪一天妳不走運還做了我的老婆,那就得夜夜同床共枕,想看我的睡相,這輩子夠妳觀察到膩的。」

她喜孜孜地竊笑了一陣,又故意唱反調說:「我只說要當你女朋友,可沒說將來一定嫁給你呀……」

我連忙道:「但我可沒打算去當別人的老公,也捨不得妳去做別人的老婆呢!」

她聽完臉上又是一紅,害羞得將臉埋到枕頭裡去,便沒見到我臉上一副老子吃定妳跟定妳追定妳娶定妳得意洋洋的神情。

她在枕頭裡窩了好一會兒,才將臉抬起來,朝我看了半天,又說:「對了,折騰這麼大半天,才想起我有一具重要的話忘記跟你講。」

「哦?」

她牽起我的手,待兩人坐定身子,才煞有其事地開口:「老師,歡迎回家。」

我點點頭,將她抱在懷裡,溫柔地說:「薇薇,我回家了。」

回家,真好!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我和妹妹的錯愛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我的美母教師(珠簾篇)
迷姦雙胞妹妹
雪白的屁股
與舅嫂的回憶
豔韻的妹妹
淫蕩十五歲
兄妹情深
快樂家庭俱樂部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