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夢兒,你慢點吃小心噎著。這幾天看你臉色不好是不是小寒……」田麗看
著楊夢一臉慘白之色關心的問道

 「 沒……沒有……隻是這幾天有點累!」楊夢心虛的看看了樓上,連忙說道。

 「 你……哎!你這孩子,我知道小寒還在生氣,可是你也不能因此委屈了自
己啊」田麗歎氣道

 「 就是啊!夢兒你這樣子媽媽看著都心痛啊」李穎看著自己的女兒憔悴的樣
子,心中不忍道。

 「 可是媽媽我又能怎樣呢?」淚水沖楊夢的眼眶中溢出。

 「 我去和那臭小子說,他還反了天了」淩俊猛的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大聲道

 「 你閉嘴吧!要不是你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田麗瞪了一眼自己的老公沒
好氣道。

 「 好了嫂子,現在說這些都沒有了。這也不能全怪大哥,誰知道小寒會突然
回來」楊力見田麗臉色不對連忙解圍道

 「 哎!我這不也是在著急嗎!要是讓老爺子知道了,恐怕我們日子就不好過
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爺子的脾性」田麗道

 「 不會吧!事情哪有那麼嚴重,老爺子又不是不知道我們這點事。再說了這
種事情還是他們帶的頭呢」淩俊不以爲然的說道

 「 是,老爺子是知道。可是你忘記了老爺子的囑咐了?小寒可是老爺子的心
頭肉,這件事情要是處理不好,恐怕老爺子走後,遺産你一分都拿不到」田麗道

 「 對啊!大姐說對。光看平時老爺子對小寒的寵溺勁啊!這事要是處理不好,
不但你們家的老爺子要發飆,就連我家的老爺子也不會饒過我們。到時候我們的
日子可就真的不好過了」李穎很擔心的說道

 「 那……你說怎麼辦?」淩俊頓時如洩了氣的皮球。

 「 怎麼辦?現在也就指望小寒能消氣了!不過夢兒……以小寒的性格你要做
好思想準備啊」田麗憐惜的摸著楊夢的頭發道

  楊夢渾身一震低下頭道:」我知道!我吃飽了,我先把飯給寒送上去"

 「 哎!」田麗眼中閃過一絲憐惜與不忍

 「 嫂子我們怎麼辦?」李穎平時一直以田麗爲首,遇到這種事情總是先請教
自己這位強勢的姐姐。

 「 我也不知道!隻希望小寒能夠過想通。」田麗氣餒的說道

 「 要不我和小寒說說?」淩俊忽然開口提議道

 「 你?算了吧!你還嫌不夠亂啊!早就告訴你等幾天等幾天,你就是不聽非
要貪圖一時之快,現在好了。事情鬧到這個地步,你滿意了」田麗氣鼓鼓的看著
丈夫。

 「 嫂子這事也不能全怪大哥,夢兒那時不也是願意的嗎?」楊力見大哥受窘
連忙出聲幫襯道

 「 你還好意思說,你也一樣。好歹夢兒也是你的女兒,你從小看著小寒長大
的又不是不知道小寒得脾氣。我們大人之間換著在床第間玩玩也就算了,你非要
把夢兒牽進來。你說現在怎麼辦?我們現在最好祈禱小寒不會將事情告訴老爺子
們,不然有我們的好果子吃!」田麗不滿的看著楊力道

 「 好了大姐,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誰知道小寒會突然提前回來。而我們大
家那時候又玩得太過火了。我們不是也有責任嗎,就不要怪大哥了」李穎見氣氛
越來越不對趕緊出聲道

 「 對啊!老婆你就先別生氣了,現在當務之急是怎麼過這關啊!」淩俊一臉
獻媚的討好的樣子,這在外面任誰也不會相信這是那個在商場上叱吒風雲的輝煌
集團的董事長。

 「 怎麼過這關?現在就隻能指望夢兒了」田麗眼中閃爍著複雜之色

  這事情發生在幾天前原本在外旅遊回來本來說直接打算回家的,沒想到兩家
的老爺子們很久沒見到自己的孫子了。就叫人直接將淩寒接到他們的住處,淩寒
雖然有些想念楊夢不過熬不過爺爺們的請求,便給楊夢打了個電話。讓她告訴爸
媽過幾天才回來。

  不過在淩寒在爺爺那裏呆了不到兩天就有些呆不住了,老爺子在商場上混跡
這麼多年豈能不知道自己孫子的那些心思,就讓淩寒早些回去。

  淩寒得到爺爺的批準立馬收拾好東西,連晚飯都沒吃就急匆匆的趕回家。本
來想給楊夢打個電話卻發現手機關機了,淩寒隻好先回家再說。可是當到了紫風
別院的時候,卻發現客廳裏鬧哄哄的,隱隱的發出女人的呻吟聲。

  淩寒無奈的笑了笑,他知道自己的老爸老媽經常爲了刺激,基本在別墅的每
個角落裏都做過愛,又時還打過野戰。這些都是淩寒在上網存儲合家照的時候,
無意在老爸老媽的相冊裏看到的。不過話說回來淩寒的老媽田麗在加入淩家之前
可是在有名國際名模。那身材和氣質還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淩俊可是費了九牛
二虎之力才將田麗追到手的,即使是現在早已經四十多歲的田麗依然保持著連妙
齡少女見了都會妒忌的容顔和身材。有時候淩寒無意之中想起自己媽媽的身體,
下身都會忍不住勃起。

 「 在想什麼呢!」淩寒搖了搖頭將雜念甩開想等會再進去。

  可是就在淩寒想轉身離開的時候,客廳裏傳來一聲嬌呼,淩寒對著聲音太熟
悉了,這是屬于讓他每日魂縈夢牽的可人兒的,淩寒鼓起勇氣輕輕的將門慢慢推
開,懷著有些忐忑的心情往裏看時,目光就再也離不開了。這時淩寒隻感到憤怒、
絕望和悲憤還有一絲心死的悲傷。

  原來客廳裏並不止田麗和淩俊兩人,而他媽媽田麗和自己女朋友的媽媽李穎
正在楊力的跨下呻吟著,這都不是讓淩寒最傷心的。隻因爲他的老爸,那個平時
和自己喜歡開玩笑亦父亦友的爸爸,他正插著一個女人後面,而那個女人中居然
就是楊夢。一個讓自己魂牽夢縈的女人,那個一度認爲是自己未來的妻子人正在
自己的爸爸的跨下呻吟著。

 「 咚……」淩寒隻覺得一陣天旋地轉手一松,手中的行囊一下落在地上發出
一聲清脆的響聲。而客廳裏的無人也被這聲音吸引過去,無人循聲望去立馬隻覺
得全身的血液凝固了。

  望著門外目眥欲裂的淩寒,五人完全被弄的啞口無言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些什
麼,尤其的楊夢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

 「 呼……」淩寒此時心裏也不必田麗她們好受,不過終究還是挺了過來吐出
一口氣道:」抱歉,打擾了」說完不顧幾人的反應提起皮箱一步一步的爬上樓,
回到自己的房間將門帶上。隨後邊上整整一天一夜沒出過房間一步,也沒有說過
一句話(事實上也沒人趕上去和他說話)。

  最後還是楊夢忍不住拿些吃的上門去勸慰,田麗等人也沒有辦法就隻能由楊
夢去試試,可是進門不久就聽見楊夢的呼聲,大家都是過來人那還不明白屋裏發
生了什麼事,衆人心一動認爲事情有轉機。哪知隨著時間越來越長屋子了的動靜
也是越來越大,原本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

  對于這個從小看著長大的孩子,她們這些做長輩的有豈能不知道淩寒的脾氣,
別看平時溫文爾雅可是性格卻是倔的很。一旦認定的事情就是九頭牛都來不回來。

  過了幾個小時楊夢才顫顫巍巍的從房間裏出來,李穎眼疾手快馬上過去扶住
這個剛被破處的女兒,問道:」夢兒你沒事吧?"

  楊夢臉色慘白的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 小寒說什麼了嗎?」田麗上前問道

  楊夢沉默不語,不過眼神更加黯淡了。

  見這個樣子大家哪能不明白,田麗歎了口氣道:」還是我去吧"

 「 不要!還是讓我去吧!」楊夢連忙出聲道。

 「 可是你……」田麗有些擔心的看著楊夢。楊夢剛剛破處哪能經得起長時間
的征伐。雖然後庭早就被破了,但是那是也是淺嘗即止。大家都很有分寸,至于
前面更是動都沒動,所以嚴格來說今天才是楊夢的第一次。

 「 我不想失去寒」對于楊夢來說淩寒何嘗又不是她的全部呢,隻不過是因爲
一些好奇加上父母長輩的教唆才會稀裏糊塗的將自己的後庭交給爸爸和淩叔叔玩。
可是沒想到卻……

  面對楊夢的堅持,幾人也不好說些什麼。隻能任由楊夢去了,就這樣一倆好
幾天淩寒都沒有出過房間一步,全是由楊夢將東西送上門。

  淩寒赤裸著身體目光呆滯一動不動的看著天花闆,心中思緒萬千。淩楊兩家
三代交好,可以說已經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地步,要不是上一代生的都是男
孩早就結爲親家了。所以到淩寒和楊夢這一代兩家人便給他們定了娃娃親。

  好在淩寒和楊夢還真如家長們的期望一樣,兩小無猜親梅竹馬。尤其是淩寒,
爲了楊夢連命都可以不要(這些先不說)。就在淩寒滿心歡喜幾年後可以將楊夢
迎娶過門的時候,沒想到居然……

  淩寒看著身邊淩亂的被單那點點殷虹,還真希望是一場噩夢。可惜事實就是
事實不論怎麼去掩飾,始終改變不了。

 「也許我那麼早回來真是一個錯誤"淩寒首次懊惱起自己來

 「 寒吃飯了,今天有你愛吃糖醋魚和醬排骨」楊夢努力的在臉上堆起微笑,
將飯端到淩寒面前溫柔的說道

  淩寒目光落在楊夢的身上也沒有回話,沒出一點聲的直勾勾的看著楊夢。

 「 寒,先吃飯好嗎?等會菜涼了就不好吃了」楊夢像個小媳婦一樣關懷備至
的說道

  要是在以前淩寒絕對會歡喜不已,不過現在嘛!淩寒隻覺得很累很累整個身
心都疲憊不堪,緩緩的閉上眼睛不再看楊夢一眼。

  楊夢見狀心裏沒由來的一慌道:」寒你不舒服嗎?"

 「出去"

 「 什麼?」楊夢一愣

 「 我讓你出去沒聽見嗎?」淩寒睜開眼道

 「 我!」楊夢愣愣的看著淩寒,心中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勉強堆起的笑容
瞬間瓦解,換來的是滿臉梨花雨。」不要……我不要……寒我知道是我不好,求
求你不要趕我走。不論你讓我幹什麼都行,求求你了。沒有你夢兒真的會活不下
去的」楊夢知道隻要自己離開,兩人之間就再也沒有可能了。

 「 哼……哈哈……」淩寒放聲大笑,眼角處滑落一滴眼淚。:」我曾經以爲
離開你,我也會活不下去。可是這幾天我發現錯了,而且錯的很離譜。即使離開
你,我也能過得很好?你信嗎?"

 「我……"楊夢動了動嘴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 怎麼不信?好!那我就做給你看!"

 「 不,不是!我,我相信!」楊夢低下頭道,她知道淩寒是說的出就做得到

 「 爲什麼你要如此對我?」淩寒眼中滿是憂傷。」我該如何對你?"

  楊夢動了動嘴終究還是沒有說出話來。兩人默默的眼睛沒有焦距班的看著對
方久久不說一句話。

  漸漸地淩寒想起不久前和爺爺通了一個電話,老爺子好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說的那番話讓淩寒心中思緒複雜不已。如果你有能力改變已發生的事情,那就你
去改變它。如果你沒有這個能力那就隻能默默承受著。不有句話現在很流行在你
們年輕人之間嗎?叫什麼生活就像強奸,如過不能反抗那你就隻能默默的承受著。
至于是拿起還是放下就看你自己的了。不論你做什麼決定我和你楊爺爺都支持你。

 「 放下?放下……我放的下嗎?我……放不下」看著楊夢,淩寒終究是放不
下心中的那份愛戀。

  ’ 既然不能放下,那就放縱自己吧’.淩寒拿起酒瓶一口氣將它喝了個幹淨,
原本滴酒不沾的他,現在基本每天都要考靠喝酒才能睡眠。良久,淩寒借酒勁開
口說道」脫衣服"

  楊夢沒聽清淩寒的話,仰起頭看著淩寒。

 「 讓你脫衣服,不願意嗎?」淩寒語氣帶著一些嚴厲。

 「 我脫,我脫!」楊夢反應過來,迅速的將身上的衣服脫下來,因爲這幾天
都是和淩寒在床上度過的,楊夢吃飯都是隻是胡亂的在外面披了一件衣服,連內
衣褲都來不及穿。

  看著那雪白誘人的胴體,淩寒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站起身來將楊夢按在床上。
淩寒伸手握住楊夢的奶子不斷蹂躪著。

 「 我以前以爲你胸部大,是遺傳了李阿姨的,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他們可少調教你」淩寒陰陽怪氣的說道

 「沒有……不……不是"

 「 什麼不是?逼都給人操了,否認還有用嗎!」淩寒雙目赤紅的說道,在以
前淩寒可不會說出這樣的粗話。

  楊夢張了張小嘴沒勇氣反駁,理虧的是她,現在隻能順著淩寒的意思,不然
不知道又要鬧出什麼事情來。

 「 你很喜歡被人操,是不是?」淩寒問道

  楊夢沒有回答

 「 回答我!你是不是很喜歡給人操,賤女人?」淩寒有些歇斯底裏的問道

 「 是!我喜歡被人操。更喜歡被寒操!」楊夢強忍著眼淚一字一句的說道。
她心裏明白要是從嘴裏說出半個不字,後果絕對是淩寒一腳會將自己踢下床。而
自己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 那我就操死你這個賤女人」說完不顧下身早就紅腫不堪的楊夢,將自己那
二十公分的肉棒再次狠狠地插進了楊夢小穴裏。

 「 啊……」楊夢猝不及防慘叫一聲,隨後四肢死死的夾著淩寒的身體。任由
淩寒在自己的身體上無度索取。

  客廳裏的四個人顯然也聽見了楊夢的慘叫聲,一個個都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
卻又沒有一點辦法。

 「 姐姐你快想點辦法啊!在這樣下去夢兒的身體會承受不住的」李穎心疼女
兒的身體,急切的向田麗催促道

 「 我要是有辦法早就去了,哪會讓夢兒遭這罪。」田麗無奈的攤了攤手道

 「 這可怎麼辦啊!在這樣下去非得出事不可」淩俊也在一旁著急的說道

 「 現在知道著急了,爽的時候怎麼不想一想呢?」田麗現在看到自己丈夫心
裏就是一陣火。

 「 好了,好了!嫂子你看現在都是什麼時候了,就別在這裏和大哥斤斤計較
了」楊力道

 「 要不這樣吧!你們出去在外面住一晚上今天就別回家了,我和小穎去勸勸
小寒。要是小寒看到你們少不得又出什麼亂子。看見你們估計就算行也不行了"
田麗道

 「 這!好吧!嫂子那小寒和夢兒就交給你和小穎了」楊力見田麗這樣說,也
覺得自己留在這非但起不了什麼作用,反而還會火上澆油。于是使了一個眼色給
淩俊,後者會意也不願再讓老婆呵斥,便隨著自己的兄弟灰溜溜的離開了紫風別
院。

 「 姐你想到了什麼辦法嗎?」李穎問道

 「 沒有!」田麗坦白道

 「 那你還……」李穎指了指門口。

 「 我是看著他們就不舒服,別看平時他們在外面耀武揚威的,一旦遇上事情
還是全丟給我們女人」田麗沒好氣的說道

 「 那現在怎麼辦?"

 「 還能怎麼辦,隻能硬著頭皮上了!」田麗道

 「 那好吧!我們現在就去,估計夢兒快支撐不住了」心系女兒的李穎拉著田
麗就想往樓上走。

  田麗一把拉住李穎道:」急什麼,先洗個澡換身衣服再去"

 「 啊!這個……姐姐你不會是想?」李穎驚訝的看著田麗

 「 那有什麼,隻要我的心肝消氣。要我做全套都可以」田麗臉上現出寵溺之
色。

 「 那倒是,隻要小寒能消氣。我們這做也值得了」李穎點了點頭道

 「 走吧!那還不快點,等會夢兒就真的堅持不住了」田麗急匆匆的將李穎拉
進浴室裏。

  「啊……啊吱……唔…唔…哇……啊……哦……依耶……唔……唔……嗯…
…嗯……我是一個…賤女人…我…喜歡…被人家……玩……被…人家……奸淫…
…我……啊…好哥哥……弄我………對……就是這樣………唔……唔……唔……
唔……嗚……」爲了讓淩寒消氣,楊夢故意亂叫好來刺激一下淩寒。

  「說你是一個爛穴……喜歡被我這大雞巴插……」淩寒快速的起伏著身體口
中言語不停的羞辱這楊夢。

 「 我是一…個…爛…穴……喜歡…被大雞…巴…哥哥……幹……唔……唔…
用力……大雞巴……哥哥……來嘛…快…點…用…力…幹…我…用……你的……
大雞巴……狠狠地……弄我……讓我死……讓我丟……唔…唔……唔……嗯……
嗯……」楊夢口中不停的念叨著,這時的她早就被身上傳來的快感弄的腦中一片
空白,不論淩寒讓她說什麼她都會說出來。

  楊夢的胸部很大即使處在仰臥體姿,她那圓鼓鼓的乳房還是高高聳起,晃動
時顯得柔軟而有彈性,就象兩大團球形的木瓜,中央點綴著兩顆熟透的葡萄。

  淩寒兩手抓住楊夢的奶子,一邊插著小穴一邊蹂躪著楊夢的奶子。楊夢終究
是女孩子體力不如淩寒,口中發出’ 嗚’ 的一聲在極度亢奮中竟暈了過去。可是
淩寒卻依然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繼續的在操著楊夢的穴。

 「 好了好!小寒你再這樣下去,夢兒可是會有危險的」來到淩寒房間的田麗
和李穎連忙阻止淩寒。後者仔細的看了看昏過去的楊夢確定沒事才舒了口氣。

  可是淩寒充耳不聞田麗的叫聲,繼續在楊夢身上征伐著。

  李穎不願意女兒在遭罪,立刻上前抱住淩寒的背向後面拉。淩寒沒防備還真
的李穎從楊夢的身上給拽了下來。

 「 你們幹什麼?」淩寒如受傷的獅子一般,大聲咆哮道

 「 這應該該問你才對?你想幹什麼?就算你生氣,你也不應該這樣糟蹋夢兒
」李穎氣憤的說道

 「 糟蹋?確實!我確實是在糟蹋她」淩寒嘴角掛起一絲冷笑

  李穎聞言頓時冷靜下來,畢竟理虧的是她們。:」就算你生氣,可是你也不
能這樣對待夢兒,她是女孩子啊!怎麼能那個經得起你這樣"

 「 是嗎?被兩個男人玩都承受得住。卻經不起我玩嗎?」淩寒話裏有話的看
著李穎。

 「 你?」李穎理屈詞窮一時間找不到說辭

 「 好了!小寒你心裏明白,夢兒的處子之身是給了你,你這幾天連續對她采
伐。她一個剛破瓜的女孩子怎麼可能承受的住。媽媽知道你心裏不痛快,可是你
不能在這樣下去,不然不但夢兒有危險,你的身體也會熬不住啊」田麗道

 「 這不需要你們管!」淩寒扭過頭,雙手繼續在楊夢的身上遊弋著。

 「 你這孩子!我是你媽媽,怎麼能不管呢?」田麗笑道

 「 媽媽?你配嗎?」淩寒藐視的看著田麗

 「 你這孩子怎麼說話呢!不管我們做錯什麼,媽媽始終是媽媽」李穎看不下
去出聲道。

 「 是嗎?我可沒有見過這樣的媽媽!」淩寒不甘示弱的反擊道

 「 你?"

 「 算了算了,小穎這事是我們不對。」見氣氛有些劍拔弩張的樣子,田麗連
忙圓場。現在可是多事之秋,可不能再刺激淩寒了。

 「 小寒這事情是媽媽們的不對,可是事情已經發生了,你在怎樣生氣也改變
不了已發生的事情。與其氣壞身體還不如心平氣和的和我們談談」田麗知道自己
這個兒子吃軟不吃硬,隻好放低姿態開口請求道

 「 說的到輕巧,要是你們在外面被人操了。難道他們還能無動于衷」淩寒現
在可是氣頭上加之酒精作用膽子也大了起來,想到什麼說什麼根本沒有注意眼前
的一個女人可是自己的媽媽。而他口中的他們自然指的是他老爸淩俊和楊力。

 「 好吧!小寒你要怎麼樣才能原諒我們」田麗直奔主題到

 「 哼!」淩寒不語

 「 夠了!別再哪裏耍小孩子脾氣,我們都知道你心裏不痛快。可是犯錯的是
我們這些大人,你別老折磨夢兒。夢兒性子柔,又那麼愛你。難道你真忍心傷害
她嗎?」李穎不耐煩的說道

 「 她的愛!我受不起!」淩寒冷冷的說道

 「小寒你……」

 「 你們帶她走吧!我們之間從現在開始不再有任何關系」淩寒跳下床面無表
情的說道

 「 小寒!」她們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雖然早有準備但是依然讓她們不能
接受,先不管楊夢醒來能不能承受的住,光家裏兩位老爺子的怒火就不是她們能
夠承受的。

 「 懦夫!」李穎鄙視的看著淩寒道

 「 你才是懦夫,你家男人才是懦夫,不然他們爲什麼不來要你們來見我」淩
寒最見不得有人這樣說的他。他的性情溫和但不代表他懦弱。

 「 難道不是嗎?自己的女人被人玩了,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不知道給自己
的女人報仇,還將氣撒在自己的女人身上,難道不是懦夫嗎?」李穎強勢的說道,
論口才李穎以前讀書的時候可是正宗的中文系畢業在學校可是有名的辯論選手還
參加過國際辯論大賽,淩寒怎麼可能說道過她。

 「 報仇?怎麼報仇,難道當著她們的面操他們的老婆」淩寒禁不住激腦袋一
熱大聲吼道

 「 好啊!老娘就在這,有種你操我們!沒本事不敢動話,就少欺負夢兒。懦
夫」李穎再度加了把火道。本來這簡單的激將法淩寒平時是絕對不會上當的,可
是現在理智全失

 「 操就操,難道我拍你啊!」淩寒猛的一下竄到李穎面前,隻聽撕拉一聲原
本穿在李穎身上的旗袍,被淩寒硬生生扯的稀爛。

  田麗明白這是李穎的激將法,也走到淩寒面前任由他將自己身上衣物扒了個
幹淨。

  田麗和李穎早就做好了被操的準備,所以的在來的時候故意打扮了一下,當
然爲了不讓淩寒看出端倪出穿的還是很端莊的,一身標準的套裝。不過淩寒可沒
有注意這也造就被怒火蒙蔽的他,那管自己媽媽穿的什麼。

  田麗保養得當看上去遠比真是年紀要小的多,她膚色有如羊脂白玉,晶瑩剔
透套裝裏面穿著一件緊身襯衣靠,那魔鬼材的身材此時在淩寒面前展露無遺,那
比波霸還高一級的雙峰隱約地在薄衣內含蓄地顫動著。那種若隱若現的樣子比赤
身裸體更散發出驚人的魅力。對著她動人的體態,隻要是沒有缺陷的正常男人,
真是沒有人能不起色心,尤其是她臉上正顯出一副很端正的姿態,那種極端的對
比,更使人興起不顧一切,粉碎她端莊嚴正外表的意欲。

  而李穎半裸著身子,玲瓏浮凸的軀體。勻稱優美的身體上,大部份的肌膚都
已經裸露了,隻有紫色的情趣內衣褲緊貼在同樣高聳的前胸和臀部上,反而比一
絲不掛更煽動欲火。那柔和曲張的線條不自覺的流露出誘惑和性感來。

 「 來啊!怎麼不動了,剛才還叫的很兇啊!關鍵時刻就怕了?要不要老娘幫
你啊?」李穎依然’ 氣勢洶洶’ 的對淩寒叫道,呼吸也急促起來,一方面是因爲
說話太過激動,而另一方面則是看著淩寒胯下的那隻大鳥,隱隱的有些躍躍欲試。

  李穎忍不住嬌喘嚶嚀了一聲,眼前的大男孩真是天賦異秉,小小年齡就比成
年男子的東西還大,要是年齡大一點,都不知道會大成什麼樣子了。

 「 敢嗎?」李穎媚眼如絲語氣依然充滿挑釁,不過下體卻是有些濕了。

 「 有什麼不敢?你敢脫老子就幹操」淩寒火氣上升道

 「 那就來吧!」李穎眉目含春低下頭將淩寒的雞巴含進嘴裏,李穎雙手握住
淩寒的楊巨源開始揉搓,偶爾還用雪白纖細的手指撫摸睪丸,李穎的臉位置不住
上下移動著,纖細剔透的粉頸隨著伸直,也許感到堅硬的血管傳來火熱的脈動,
她的臉立刻火熱般紅起來,淩寒的雞巴在李穎的吮舔中更加膨脹更加粗大更加血
脈噴張更加面目猙獰,李穎不僅沒背著個龐然大物嚇到反而眼中浮起一絲陶醉感。

  淩寒的雞巴夾雜著男女歡好殘留下來的淫靡霏霏的味道,熏得李穎心神迷醉,
她閉上眼睛滑動靈活的小舌頭舔著,一面用舌頭用力壓,同時在雞巴的四周舔,
沿著背後的肉縫輕輕上下舔,用嘴唇包圍雞巴放進嘴裏,不停的用舌尖刺激著龜
頭。

 「 嗯……」淩寒舒爽的哼了一聲,與楊夢相比李穎的口技那就強太多了。淩
寒還是首次享受到如此高超的口技。

  淩寒欲火難耐將李穎一把推在床上用力的撫摩揉搓著李穎肉色透明水晶絲襪
包裹的豐滿渾圓的大腿,不一會她清晰感受到淩寒的手已經摸上了她的黑絲內褲
沿徑直進入了她的禁地。

 「 來呀!臭小子,讓老娘看看你的本事」李穎主動地將兩腿分開讓自己的陰
戶暴露在淩寒眼前,擺一付’ 逢門今始爲君開’ 的陣仗。

  可是淩寒卻沒有馬上將雞巴插進李穎的小穴裏,而是將李穎胸前那更本掩不
住她那肥大奶子的紫色蕾絲胸罩扒了下來,粗暴的將李穎一直奶子含進口中,咬
著、吸著那種痛卻快樂的感覺,讓李穎春心勃發,滿臉的春潮泛濫,隻覺得渾身
酸麻,騷癢難捺,酥軟無力,

 「 來吧!插我吧!用你的大雞巴來證明你的實力」李穎滿眼春色的說道

  淩寒現在完全已經陷落在情欲中,根本無法辨別其他,居然順從的按著李穎
的話,舉起那青筋曝露的陽具對準李穎的幽洞狠狠的插了進去……

 「 好大……好大啊!……姐……姐姐小寒的大雞巴真的好大,嗚……好舒服
」李穎覺得自己的身體爆發出從未有過的脹滿的美妙感覺她覺得自己享受在第一
次被破瓜的樣子雖然痛側心扉但是卻讓理應滿足無比。不由得想一旁的田麗說。

  淩寒摟住李穎的纖腰將她抱了起來,李穎順勢摟住淩寒的脖子,兩條穿著絲
襪的美腿像老樹盤根一樣死死的夾住淩寒的腰,臉上漾現出極盡的妖媚之態。淩
寒一邊揉捏著李穎的渾圓高聳的乳房,一手扶著李穎的豐腰,抓住李穎豐腴滾圓
的臀部一下一下想和尚撞鍾一般沖擊著李穎的蜜穴,

 「 嗚嗚……好爽……小寒你大雞巴插得我好爽……在快點……快用力啊」李
穎忘情的大叫,身體隨著淩寒的抽插上下起伏,渾圓白大的奶子搖搖晃晃不停的
擊打在淩寒那俊逸的面孔上,發出’ 啪啪"的響聲。

 「 啊……」李穎大叫一聲隻感到渾身一輕陰道裏的淫水洶湧而出。就在李穎
喘著氣正想已經結束的時候。不料淩寒將她身體翻了過來,還不等她自己反應過
來淩寒的雞巴已經怒勢洶洶的插進了李穎的菊花深處……

 「 啊……小混蛋你想弄死阿姨啊!」李穎猝不及防驚呼道,口中盡是埋怨。

  淩寒不語,按著李穎的腰部雞巴一進一出自顧的快速幹著,李穎叫了一聲後
也沒有拒絕兩手支撐著身體將屁股撅的更高些。淩寒由于和楊夢在床上玩了許久,
浪費了不少體力這是也覺得有些累了,隻好將身體趴在李穎的背上,兩手不停的
捏玩著李穎奶子上兩顆嬌豔欲滴的蓓蕾。

 「 好舒服……好爽……大雞巴插得我真舒服啊……厲害啊」李穎顫動著美腿,
高聲的淫叫著,那淫叫如驚濤駭浪一般一浪高過一浪,也許是淩寒覺的李穎的聲
音有些刺耳,伸手將李穎的頭掰過來狠狠的將她的嘴給封上。

  淩寒那如秋風掃落葉般的攻勢讓李穎漸漸地有些招架不住,身體不停顫動著。

 「 噗……」一聲抵不住淩寒攻勢的李穎竟然被幹到小便失禁,金黃色的尿液
從李穎的陰戶中噴灑而出……

  就在這時淩寒也到了情欲巔峰,如火山爆發一樣,雞巴一陣抖動一股滾燙粘
稠的精液射進了李穎的體內。早已被幹的筋疲力盡的李穎在淩寒的精液射出來了
那一瞬間,兩眼一翻竟昏了過去。

  淩寒拔出雞巴,口中不停的喘著氣,眼睛死死地盯著田麗。沒有開口說一句
話。

  田麗見淩寒勞累的樣子,又想起這幾天都沒有好好的吃過一頓飯和休息過。
心中一痛關心的說道:」小寒你沒事吧!先休息一會"

 「 難道你不相信我的實力?」淩寒嘶啞的聲音說道

 「 不不不不……不是的,媽媽相信你的實力。你看你李阿姨都被你幹暈了,
你還休息一下吧!等會讓媽媽來服侍你」田麗連忙說道

 「 少來這套,你們這樣做不久是怕我把你們的事情告到爺爺那裏去嗎?真當
我白癡嗎?告訴你爺爺早就知道了!」淩寒冷冷的說道

 「 你?」田麗一驚,但馬上有回過神來想到:老爺子早就知道了,那怎麼沒
有過來或者打電話來呢?難道老爺子默認了?想到這裏田麗心中的大石總算是落
下了,現在就看這樣能讓早就的寶貝兒子消氣了。

 「 你們不就想把我拉下水嗎?怎麼你現在怕了,看我能不能幹死你們」淩寒

  田麗沒了後顧之憂整個人也就輕松了許多道:」媽媽當然不怕,隻要小寒能
夠消氣,你想怎麼玩都可以"

 「 哼!別說好聽的!你去打電話叫那個人回來!」淩寒賭氣的哼了聲對田麗
說道。而那個人自然就是淩寒的父親淩俊。

 「 你想幹什麼啊?小寒你不會是想跟你爸爸動手吧」田麗聞言擔心的說道,

 「 動手?哼!我才不會那麼無聊。你們做這麼多不就是想讓我原諒你們嗎?
」淩寒道

 「 小寒你是說你原諒我們了?」田麗高興的說道

 「 沒那麼便宜!他既然幹了我的女人,我就要當他面幹他的女人"

 「 小寒你……」田麗哭笑不得的看著淩寒,當著自己爸爸的面敢自己的媽媽,
這個小寒還真是……

  不過田麗知道淩寒這是在向淩俊示威,不過就眼前這種情景也由不得她不答
應。無奈的歎了口氣,拿起桌上的座機快速的播出一串號碼……

  (待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飛機上的小妹妹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