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去了美國家裏只有我一個人,家已不家了。晚上有時會突然醒來,一摸枕頭邊無人伴眠。這天翻著手機無意中翻到了小師妹的電話,説起小師妹也真夠苦的,婚後老公常駐外地,很少回家。結婚不久她就懷孕了,可由于是酒後行房,加之懷孕前感冒吃了藥,咨詢了醫生,咨詢了我老婆,最終還是做掉了。流産之後隔了半年多現在她又懷孕了,大概是六七個月了,算下來他們結婚一年多估計基本上沒有享受過太多的夫妻生活。于是就打了個電話,一問小師妹果真在家,就告訴司機送我到師妹家去。

路過一個藥店,我下車買了兩瓶「金施爾康」,給師妹補充維生素,反正這東西早晚都用得著。急切之中,也只能買這東西了,不然就不好買見面禮了。

車子很快到了師妹住的小區,小區還比較荒涼,只有不多的服務設施,可是離小區不遠還有一個很大的超市。在這様一個新開發的小區設立這様大的一個超市,也需要一定的勇氣。

我看到了小師妹挺著大肚子站在小區門口,我下了車,打發司機回公司,就和小師妹一起到了她們家。小師妹買的是三室兩廳,很寬敞。她爸爸住不慣回家了,前些天病了,她媽媽也暫時回去兩天伺候去了。她弟弟有時過來,但是因為在清河那邊,所以也是很不方便。

我們聊了一會,突然聽見新聞聯播的前奏曲已經七點了,就説:「走吧,該吃飯了。」

師妹説:「下面沒什麼好吃的,只有一家火鍋還可以。」

我大吃一驚:「你怎麼還敢吃火鍋?」

小師妹不解地問:「火鍋怎麼啦?」

我告訴她,懷孕期間不能吃火鍋,可能會對胎兒有影響。我説:「算了吧,還是買點菜自己作吧。」

師妹説:「家裏沒什麼菜,這麼晚了上哪買呢?再説,做好要幾點呢?」

我胸有成竹地説:「我保證讓你七點四十五之前吃上飯。」

我到了廚房,只找到兩個西紅柿和兩個土豆,我對師妹説:「你活動活動,坐上一壺水,把西紅柿洗乾淨,切成碎塊,再剝棵蔥,悶上米飯。等著我。」

我要了自行車鑰匙,問了車子的様子,就下樓騎上車只奔超市。超市確實不小,裏面什麼東西都有,臨近關門,所以到處有打折的東西賣。我挑了一塊醤牛肉,抓了一袋子豆芽,一盒薑,看看花生米不錯,就拿了一袋子。武昌魚最後兩條,打七折拿了一條,順手拿了一把木耳菜和一把蒿子杆。

回去之後,師妹已經把飯悶上了,水也已經坐開了。我把花生米洗了洗,放在炒勺裏慢慢地靠著,收拾好武昌魚,這時米飯好了,就把武昌魚上鍋蒸,接著洗菜。花生米快熟了,點了點油,再顛一顛就出鍋了,然後炒西紅柿,加水後倒到湯鍋裏,這時米飯熟了,就用另一個清炒蒿子杆。

師妹在一旁看著我有條不紊地忙活著,有時打打下手,不一會,一個油炸花生米,一個醤牛肉,一個涼拌豆芽,一個清炒蒿子杆,一個西紅柿木耳湯,一個清蒸武昌魚就到了嶽鄐W。一看表,七點四十五。師妹由衷地説:「你真行,就這些東西,我兩個小時也不行。」

我得意地説:「一切要有計劃性,有了計劃什麼都沒問題。今天倉促點,湊呼吃吧。」

坐到了椅子上,師妹突然説:「喝酒嗎?喝什麼酒?」

我説白酒,她就拿來了一瓶汾酒和一瓶乾紅,兩個杯子。我吃了一驚:「你還喝?」

師妹説:「就一點,沒問題。」

汾酒是她爸爸從家裏帶來的,瓷瓶的,有十幾年了,喝起來非常爽口。師妹每吃一道菜都要讚嘆一番,兩個人把菜吃的精光,恐怕師妹比我吃的還多一些,因為我喝了大概有七兩,又喝了一杯乾紅。師妹只是喝了一點點紅酒。

兩個人收拾了碗筷,我刷了碗,回到客廳,師妹已經沏好了茶,我坐在沙發上,覺得有點頭暈,因為汾酒的後勁上來了。師妹坐到了沙發上,又撐著扶手站起來,揉著肚子説:「吃多了,吃多了。都是你,做得這麼好吃,讓我吃多了。

陪我出去走走好嗎?「我也正想醒醒酒,就和她一同出了門。

小區的路燈還沒亮,可天上的月亮很好,又圓又大,應該在農曆十五前後。

我們緩緩地走著,什麼也沒説。對面一對年輕的夫妻走過來,他們肯定是遛完了彎回家,妻子挺個大肚子,總有七八個月了,挽著丈夫的胳膊,緊緊地依偎著丈夫。我看師妹目光一直盯著他們,直到進了樓。

這時一陣風吹來,初冬的風已經有些涼意了,師妹情不自禁地偎依在我的身邊,我伸出了胳膊,輕輕地摟了她一下,然後放開,她卻挽起了我,慢慢地無言地走著。

回到屋裏,已經快十點了,我要回去。師妹説:「現在也沒車了,你打車至少要花40塊錢,而且你必須走到四環上等半天才能打上車,不如今天在這裏住一宿,我還可以多請教一些問題呢。」我想想也是就同意了。

師妹給我找出了一身睡衣,説是她爸爸的,就讓我去洗澡了。我洗完澡,聞聞褲衩已經有味了,就直接穿上了睡褲。我洗完回到客廳,師妹已經把客房鋪好了準備讓我睡。我讓師妹去洗,自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過了好半天師妹才出來,原來她還洗了頭。她説:「我頭髮一半會幹不了,如果你不困就陪我聊一會吧。」

我明天反正也沒什麼事,就陪她聊著。我坐在沙發上,她坐在椅子上,我們東一句西一句閑扯著,不過我跟她共同的話題確實不多,多半是懷孕和孩子的話題。當我得知她很少補充維生素和葉酸,就有些著急了:「你怎麼什麼也不當心呢?我看你還不如個鄉下人呢。」

她沒有生氣,反而誠懇地説:「師兄,你們知道得那麼多,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呢?像吃什麼東西,不吃什麼東西,根本沒人告訴我。懷孕後,我們吃了好多次火鍋呢!我們一懶得做飯就去,現在想起來多後悔!師兄,我想問你身上的妊娠紋有沒有辦法去掉啊?醜死了。」

我説:「只要你堅持抹VE軟膏,加强皮膚的彈性,就可以減輕症狀。」

她説:「那我現在還能不能恢復呢?」説著,站起來撩開了睡衣,我一看,她的肚子很大,肚皮已經被撐得裂開了,妊娠紋又寬又深。因為睡褲不能遮住肚子,滑落在小腹,估計就在陰毛的上方,肚臍眼已經凸出來了。

我對她説:「第一,師妹,都撐成這様了,恐怕夠嗆了,生完後一年多時間也就好了;第二,你的肚臍眼凸出,大概是男孩;第三?……」

師妹急著問:「説呀!説呀!什麼呀?」

我咬了咬牙:「第三,現在天涼了,你應該護住肚子,不讓胎兒感覺到外界的寒冷,穿上孕婦內褲。」

「孕婦內褲?什麼様的?我從來沒聽説過。」

我告訴她孕婦內褲立襠很長,可以拉到肚子上,保護腹部。她立刻説:「是嗎?明天你一定要陪我去買。」她又問:「那是不是還有孕婦的胸罩呢?」

我説:「當然有,不過如果原來的能用,也不一定非買不可,瘊貴瘊貴的,二百大幾的。」

師妹最為精細,二百多的胸罩她肯定不舍得買。她説:「那你看看我這個行不行?」説著,就把睡衣全部撩了上來,我一看,下面立刻像著了火一様,騰地一下就硬起來,因為師妹的胸罩太小,只能剛剛容納半個多乳房,由于剛才的活動,她的左邊的乳頭已經跑出來了。我酗[未見女性的身體,所以這是自然的生理反應。

我原來是雙手搭在腦後,背靠沙發,加之沒穿褲衩,所以勃起非常明顯,我立刻改變姿勢,改成向前俯身。一撩開衣服,因為感覺到涼氣,所以她馬上知道了,連忙放下睡衣。她肯定也看到了我的勃起,因為人對運動的物體非常敏感。

我倆大概有一分鍾誰也沒説話。

為了打破尷尬的局面,我主動説話:「該不該買我也就不説了,當初你師嫂也常常這様,我們才狠狠心,花了五百多買了兩個,可現在有一點用也沒有了,送人都沒法送。另外,……」我又有些猶豫了。

師妹也恢復了平靜,説:「師兄,咱們這是討論科學問題,你有什麼指教,千萬彆保留,都説出來。」

有了她的鼓勵,我輕鬆多了,于是正言相告:「其實胸罩還不是最主要的問題,你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你的乳頭塌陷得很厲害,如果不弄的話,將來孩子吃奶就成了大問題,而且還會出血的。」

師妹説:「我也看書上説了,我有時也揪了揪,用毛巾擦,可是太疼了。」

我説:「如果你現在怕疼,將來孩子嘬破了,剛剛結了痂,你還得餵奶,一吃又破了,你還不能停,所以總好不了,還有可能引起乳腺炎。到那時大人孩子都受罪。不如現在痛,總比將來痛强。」

師妹説:「我一定要堅持,謝謝你的忠告。」停了一下,她又問:「難道沒有一個好辦法,又不是特彆疼,又能弄好嗎?」

我詭秘地一笑,沒有回答。師妹急了,坐到我身邊,搖晃著我的胳膊:「你説嘛,你説嘛,真沒勁,總是留一手。」

我説:「不是我不告訴你,是你用不上,而且還有副作用。」

師妹説:「不管用上用不上,你就當讓我長見識好不好?」

我説:「很簡單,就是提前演習一下嬰兒的吃奶動作。」

師妹的腦子比較慢,沒有反應過來:「什麼?怎麼演習?」

我説:「就是讓人每天吃你的奶,時間長了不就起到比毛巾好的效果了嗎?

而且順便把奶頭也吸出來了,還能保持奶管通暢。再説,吸著還舒服呢。「

師妹明白了,能夠吮吸奶頭的人只能是老公了,連媽媽都不行。她又問:「那副作用呢?」

我真是拿她沒辦法,回答道:「那你説能有什麼副作用?吸著吸著不就出問題了?」

看到我的壞笑,師妹這回明白出什麼問題了,沒有再問。想了一下,她又問:「那你和師嫂出問題沒有?人家説懷孕期間不能那個。懷孕以後我們從來沒有那個。」

我笑了笑:「那是人的本能,順其自然吧。奶頭是要天天吸的,可是人不能天天作愛,是吧?」

師妹説:「你們沒出事嗎?懷孕還能那個?」

我看師妹這時面若桃花,想必是春心已動,半年多沒有性生活,也真夠難為她的,我突然冒出了念頭,我何不想法上了她?

想到這裏我就放開了,恢復了仰面的姿勢,説道:「其實,我覺得,夫妻間最幸福的時光就在懷孕這幾個月,尤其是五六個月之後。你想,新婚雖好,可是懵懂之間,不能放開;過了一段時間,又怕懷孕,總是彆彆扭扭;每月至少還有一個禮拜因為月經不能做愛;唯有這幾個月,一不怕懷孕,二沒有月經,每週都一様;再説了,懷孕以後性慾還好,分泌物也多,插進去特彆順當,而且特彆容易達到高潮。師妹,你感覺到了嗎?」

師妹這時在沙發上有些坐不住了,聲音也有些顫抖:「可是難道肚子不怕壓嗎?」

我不禁好笑,説道:「不要這麼古板,人因為可以面對面地來,所以不是動物;但是動物的本性不能丟呀,可以從後面來呀,可以用嘴舔,可以用手摸呀。

其實從後面來很舒服的,你不想試一試?我和你師嫂幾乎就沒有停過,只有在她去檢查頭一天才不做愛。住院前一天,我們還晚一次早一次。我們連著幾個月都是從後面來的,現在每次都是最後從後面射進去的,她説這様插得深,射的時候特彆有勁。「

這時候,小師妹已經完全癱瘓在我身上了,她的臉幾乎就貼在我鼓鼓囊囊的上面。我扶起了她,左手攬住她的頸,吻上了她的唇,右手從下面掏進睡衣,輕輕地解開了胸罩搭扣。在我的熱吻之下,她已經無力思考了,我對這她的耳朵輕輕地吹了口氣,説:「師妹,我來給你吸,好不好?」

正是「師妹」兩個字提醒了她,她一下推開我説:「我不能對不起師嫂。」

我又一把攬過她,説:「咱們倆都好幾個月沒有性生活了,相互滿足一下多好。再説,我喜歡你呀,小師妹。」

這純粹是胡説八道,不過正是這句話起了作用,她一下撲在我懷裏:「我一直喜歡你,可是我沒有機會。我一直想找個像你那様的人,可是總也找不到。我真的嫉妒師嫂。我喜歡你,所以才每次都故意躲著你,你知道不知道?」我吻著她的眼淚,不停地安慰她,扶她到了臥室。

我扶她在床邊坐下,右手托著她的脖子,把她輕輕放倒,左手趁機在她褲襠裏摸了一把,睡褲已經濕了巴掌大的一塊,而且隔著兩層布都能感覺到熱氣騰騰地。

我把她推向右側臥的位置,以便讓她舒服一點,要知道,肚子上壓著三四十斤的東西,仰面朝天是相當難過的。我一邊吻她,一邊一粒一粒地解她睡衣的扣子,解開後,我拉過被子角搭在了她肚子上,免得著涼,然後把胸罩向下拉開,開始親吻她的乳房和乳頭。

師妹的乳房原來並不大,可是懷孕後乳房鼓鼓的,兩個乳頭仍然很小,紅嫩紅嫩的,像個小女孩。乳頭有些凹陷,我用舌頭不停地在乳頭上打轉轉,不時吸吮一下,不一會,師妹就發出了呻吟聲。

我的左手伸進了她的內褲,一點點地輕輕揪著她的陰毛,然後慢慢地下移,在陰阜停留了一下,調轉方向卻伸向了後面。我把手沿著她的臀部緩緩劃過,到了她的屁股底下,輕輕地用力,示意她抬起屁股,順利地把睡褲和褲衩脫到大腿處。

我沒有急于進攻陰部,而是緩緩地在她的尾骨溝、大腿根、肛門和會陰處反復撫摸,同時右手輕輕揉搓著她的右乳頭,嘴上親吻著她的耳朵和脖頸。還不時地從她的秘穴口蘸一點粘稠的水,塗抹到會陰和肛門處。

師妹估計是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様的前戲,不停地呻吟著。終于她熬不住了,羞澀地説:「你進來吧。」

我假作無知的様子:「進到哪裏?」

師妹用手摀住臉,低低地説:「就是那裏面。」

我又追問:「哪裏?」

師妹只好説:「是屄裏。」這麼粗魯的詞從小師妹的嘴裏説出來,我總覺得有點怪怪的感覺,不過也難怪,她這麼純潔的一個人,恐怕只知道陰道和屄兩個詞,此時説陰道會更滑稽,也真難為小師妹了。

我一下子把無名指插進了小師妹那滾燙滑潤的洞穴,中指不停地在陰蒂和小陰唇間撫摸,大拇指停留在肛門和會陰。小師妹的陰道壁相對也比較肉嫩光滑,不像有的人裏面疙裏疙瘩的,由于是背向而臥,所以我的手指只能在陰道後壁撫摸,不能觸及她的花心。

師妹不停地扭動著身子,嘴裏叫道:「彆,彆,不是手。」

我故意地問:「那是什麼?」

師妹轉過身拿手輕輕地打了我的褲襠一下,「壞蛋!是你的……鷄巴。」説完又羞紅了臉。

我扶師妹坐起來,脫下了睡衣和胸罩,把她放倒,拉起被子給她誚矰W身,下床給她脫下睡褲和褲衩,分開了師妹的大腿:師妹的陰毛非常稀,而且顔色很淡,略微泛黃,有點像她的頭髮。她的腋毛很少很淡。有的人腋毛少但是陰毛卻很濃,有的人腋毛重,陰毛更重,像師妹這様陰毛稀疏的我還是頭一次見到。

更加奇特的是她的外陰:她的大陰唇並不肥厚,只是窄窄的兩個隆起,此時微微地張著口;她的小陰唇非常小,剛才我手摸時候已經感覺到了,此時還不免有些吃驚。她的小陰唇雖然已經非常腫脹了,可是仍然不能伸到大陰唇外面,不象大多數人小陰唇總是要多少露一點在外的。

我伸手分開,她的小陰唇極其嫩,裏面當然是粉紅色,頂端和外面也是肉色泛紅,不像成年人那様普遍是咖啡色甚至黑色。(插一句嘴,小陰唇的顔色絶對和性交次數無關,只是和發育有關,我的第一個女朋友她的小陰唇就是咖啡色,那年她只有十九嵗--見《青春記事)2()她的小陰唇褶皺很少,看起來就像一個少女。

她的陰蒂也很小,只是在陰部上端有一個緑豆大的隆起。我把周圍的皮膚向上推了推,露出了陰蒂頭,幾乎是鮮紅色,我忍不住伸出舌頭輕輕舔了舔,師妹敏感地全身都在顫抖,看來她很少受到刺激。

我走到床頭,打開床頭燈,調到最暗,然後關上了吸頂燈,上床扶起師妹,把她腳衝床頭,頭衝床腳,以便她的陰部能被光綫照到,又不至于晃眼。師妹仍然側臥著,我讓她一條腿伸直,一條腿捲曲,趴到她的兩腿之間品嚐這罕見的嫩穴。

不是我不想插進去,只是因為我多日沒做過愛,一旦插入陰道,受到熱氣的熏蒸和淫水的浸泡,必然堅持不了三分鍾。師妹此時正處于熱火朝天之際,萬一她沒有達到高潮,等于把她拋到水深火熱之中。雖然情理上可以接受,可是生理上確實非常難受。齋僧不飽,不如活埋。師妹的身體狀況又不允陰絨s乾兩回,再説我現在兩次勃起間隔時間至少要兩三個鍾頭,所以我這次必須一下成央C

雖然師妹要求我進去,但我知道她還遠沒有接近頂峰,她肯定是一個來得特彆慢的人。因此我只能通過做足了前戲,包括口手並用,把她送上天,然後才能滿足自己的慾望。雖然我除了我初戀的女友和老婆之外,並不喜歡吸吮其他女人被彆的男人操過的地方,可是面對如此嶠媚的肉穴,我完全沒有了厭惡的感覺,情不自禁地不停地吸吮著她薄薄的兩片小肉片,不時還伸出舌頭在她的陰蒂處掃一掃。

我把左手中指伸進了她的小穴,緩緩地尋求著她的花心。終于找到了,她的花心生得比較靠裏,手指尖剛剛夠著。我手口並用,師妹不停地扭動著,呼哧呼哧喘著氣,胸腔裏發出了像野獸一様的低鳴。她突然兩腿伸直,緊緊地夾住我的手,身體不停地前後抽動,我知道她快來了,于是手上加緊了動作。其實我能動彈的只是手指頭罷了,手已經被緊緊地夾住,動彈不得。

我的手指頭在陰道裏前後滑動,不時拿手指觸摸她的花心,她已經完全崩潰了,拿被子死死地蒙住頭,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她酗[才撩開被子,已經是大汗淋漓了。我俯過身去,用沾滿淫液的嘴唇親吻著她的雙唇,用淫水浸泡過的下巴去拱她的脖頸。低聲問她:「好不好?」

她嶠羞地説:「好!就?……太可怕了,太强烈了,感覺有點……空。」

我脫掉睡褲和睡衣,拉住她的手去摸我的寶貝。她稍一觸及,立即縮手。我再次抓住她的手:「怕什麼?又不是第一次見面。」她默然無語,默認了上次的窺視。我又問:「上次見了有什麼感覺?以前見過彆人的嗎?」

她嶠羞地説:「除了我弟弟小時候,我再也沒見過。你是第一個呢。我當時覺得好可怕呀,太粗了,我都怕放不進去。」

我説:「今天放進去好嗎?」她點點頭。

我拿手把住陰莖,從她的身後屁股縫探過去。那裏已經是徹底的沼澤地了,到處一片滑膩,我小心地把住那火熱的肉棍,順著她的陰縫蹭來蹭去,從陰道口到陰蒂,一不小心,龜頭就會拚命地往裏鑽。我這様做是為了吊起她的胃口,同時也為了麻醉一下龜頭,省得過早泄精。

她的陰道拚命地捕捉我的肉棒,我看時機已到,使勁一頂,已經沒根而入了。

我們倆同時發出一聲滿足的歡叫,畢竟幾個月不知肉味了。我的龜頭一酸,差點噴出來。我連忙咬緊牙關,心裏想著一個問題,總算是渡過險關了。

師妹突然問:「真的對胎兒沒影響?」

我説:「放心,離子宮還遠著呢,高潮的子宮收縮會幫助胎兒成長,盡早適應外部環境。我會小心的。」她聽説做愛有益無害,就順從地配合我。雖然她沒有嘗試過這種姿勢,可是本能使她配合得天衣無縫。

我知道她的花心所在,所以三下之中就有兩下是抵在花心之上,弄得師妹不停地低吟。我什麼話也不説,緩緩地抽插。畢竟陰道的刺激太厲害,幾分鍾後,我就堅持不住了,緊著頂了十幾下,師妹也緊緊地配合我,我猛地抵住了她的屁股,右手抓住一隻乳房,左手按住她的大腿,積攢已久的濃精就一股股噴發了,這時師妹又叫了起來,我感覺她的小穴一下一下地緊握著我的肉棒,那感覺舒服極了。

射精後,我一下子就睡著了,大概只有幾分鍾,肉棒還插在小穴中。當肉棒軟下來,滑出小穴那一瞬間,相信很多人都知道那是最痛苦的一剎那,我一下醒了。她説:「壞了,趕快拿紙。」由于我們是反向而睡,所以我趕緊起身到床頭櫃拿來紙巾,可是已經晚了,床單上流了一片。

我拿紙巾先堵住洪水的源泉,然後趕緊擦拭床單。擦完床單擦她的身體,大腿上流得到處都是。用了無數張紙巾終于擦完了,她説:「我的小腿上還有。」

我覺得奇怪,一摸,果真是,這才醒悟是我起身拿紙巾,殘留的精液滴到她的腿上。

我倆都困了,相互親吻了一下,就進入了夢鄉。第二天起來,不免又是一通忙乎,換衣服、床單,收拾滿地的手紙,洗澡,我藉著洗澡之機,難免又輕薄了一番,然後才陪她去東單買衣服,我給她買了兩個胸罩、三條褲衩和一些其他用品,師妹堅持自己付了帳。

從此,我每週二或者週三,週五週六週日晚上都去師妹家過夜,有時週末上午也要回家點點卯,應付老婆一下,因為我不願意在師妹家和老婆卿卿我我。有時她弟弟來,我就只好迴避兩天,回頭加倍補償。好景不長,這様的日子持續了一個多月,聖誕前一周多的一天,我忽然收到了她的短信:我媽來了。從此以後就再也沒去她家。

春節前幾天,我正在外地出差,又一天早晨,剛打開手機,就有一條短信:0:53 男 3600克 順産 母子平安。發送時間是5點多。天吶!七斤二兩,順産,也不知道小師妹那小小的小穴怎麼會容納如此之大的胎兒出生。

過年的時候,因為還未出月所以不便看她。上班以後工作又很多,所以孩子快兩個月我才去看她。我帶了一些自己孩子穿過的衣服,買了一些嬰幼兒書籍去看她了。因為穿過的衣服對嬰兒最好,而書籍估計送的人也不多,我也會挑。不像有的人家生了孩子,親戚朋友送了一大堆衣服,可真正能穿的沒有幾件。我送的禮物保證稱心如意,而且一兩年內也不會扔掉。

我到了她家,她母親開了門。我自我介紹是她同學,她母親告訴我,她老公已經走了,不過現在正在往回調動呢。她們母女倆可能正在睡覺呢。我和阿姨在客廳隨便聊了幾句,這時候,小師妹睡眼惺忪地走出來,看到我突然眼睛放光,她讓我稍坐,自己上厠所去了。

她在厠所折騰了好半天才出來,對她媽説:「媽,我和師兄好久不見,您看您買點好東西好好招待一下師兄。」她媽馬上出門去買菜了,我們來到了臥室,孩子睡在大床上,沒有睡嬰兒床。

我今天來確實是誠心誠意地看看她們母女,並無她求,她卻一下抱住了我的腰:「想死我了,想死我了。你怎麼才來呢?」

我們親吻著,她解開了我的褲帶,脫掉了我的褲子,我自己脫掉了毛衣、秋衣和內褲,她已經脫得光溜溜地鑽進了被窩,只剩下了一件胸罩。我伸手一摸,大腿根已經氾濫成災了。我分開她的腿,仔細地察看了側切的傷口,又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這回沒有大肚子的阻礙,方便多了。

我一隻手進攻她的下三點,一隻手隔著胸罩輕輕撫摸乳房和乳頭。我知道她不脫胸罩的意思主要是怕乳頭沾上細菌,影響孩子吃奶,因此只是隔靴撓癢,效果也相當不錯。不一會,她就哼哼呀呀地叫起來。

我爬起來,俯在她身上,一邊吻著她的嘴和胸,一邊把早已脹痛的火熱指向了桃花源。我還想和她玩一玩,拿著尖槍亂扎,有時紮在陰蒂處,有時紮在陰唇上,滑膩的淫水和陰唇溝自然就把龜頭引向了桃源洞口,我或是向上一提,或是向旁邊一閃,小師妹情不自禁地跟著向上一挺,追尋那火熱的堅硬。有幾次我的龜頭已經陷入兩個小肉片的包圍,我卻生生地拔了出來。

師妹再也受不了了,雙手使勁抱住我的屁股,屁股一挺,終于把那粗壯的肉棒按進了肉穴。師妹幽幽地問:「是不是生了孩子就很鬆了?」

的確,由于骨盆已經撐大,比前幾個月要明顯鬆得多。我卻安慰她説:「不松,還是和原來一様緊。好舒服呀。」師妹這才放心了。

我們一邊接著吻,一邊用力地抽插。可是我還要小心翼翼地避免壓著她的乳房,這個姿勢相當累人,而且她的陰毛剛剛長出短茬,扎得我有些疼,不過正是因為有點疼,我才不至于過度興奮,提前繳械。

我跪起來,抱住她的雙腿,一下一下地抽送著。師妹已經快一年沒運動了,因此她的腰很快就沒勁兒了。我把她的雙腿放下,雙手支撐著上半身,自己的兩條腿跨到她腿的外面,讓她併攏雙腿,緊緊夾住我的棍子。這個姿勢讓我相當自由,不僅可以沿著陰道作上下方向的運動,還可以用腰部來回作圓圈運動,也可以讓陰莖前後運動,挑動她的陰道壁和陰蒂。

由于器官緊密結合,刺激感很强,加之師妹已經久旱未逢甘露,所以師妹很快就不行了,她緊緊地咬住被子,把住了我的大腿,用力地配合著我。突然我感覺到陰道猛地收縮起來,非常强烈,就像有人用手用力地抓住我的寶貝,我感覺到有些疼,頭腦清醒了釵h,射精的慾望一下也就消退了,只是一動也不動地體驗著陰道的抽搐。

師妹這一次高潮强烈而且持久,她半天沒説話,靜靜地品味著高潮的餘味。

過了很長時間,她才想起了我:「你怎麼沒射呀?」

我説:「你的毛扎得我有點疼,再説你抓得我那麼緊,我都射不出來了。」

師妹羞椰a閉上了眼睛,忽然睜開眼説:「還是從後面來,好嗎?」

我當然願意,示意師妹分開腿,然後跪到她腿中間,舉起了她的腿,併攏,再放下,我順勢改成側臥,這様不用抽出來就完成了姿勢的變換。沒有了負擔,我這回可以恣意抽動,或採用五淺一深,或者變換抽送頻率,或改變方向,把師妹弄得是連連呻吟。

她的叫聲太大了,而且離孩子不遠,孩子突然醒了哇哇大哭起來。師妹連忙拍著孩子:「喔喔,小寶貝,不要哭,不要閙,媽媽正和伯伯做好事,彆哭彆閙塊睡覺。」

孩子哪裏聽著一套,仍舊大哭不止。我指點她餵奶,她解開胸罩上面的活動扣,露出乳頭塞到孩子嘴裏,孩子停止了哭泣,吃起奶來。

我絲毫沒放鬆,加緊抽動,幾乎每次都插到最深處,師妹又動情地呻吟著,我感覺到龜頭一陣酸癢,就緊抽幾下,師妹一手拍著孩子,一邊餵著奶,一邊也配合著搖動屁股,我的寶貝驟然膨脹,一股熱流噴薄而出,這時我又聽見了師妹的急促的呼吸,又感覺到陰莖被緊緊地握住,我猛烈地把雨露一次次地噴灑在桃花洞的深處。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情迷咖啡室
和老婆的第一次性愛
我上了小姨子和她的同學
醉母癡兒中秋夜
美艷廚娘姐姐無奈與舅舅們周旋
室友的大奶女友
人生性事之岳母
看更伯伯強姦我
媽媽許晴的綠色暑假
桃花源記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