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摧小姨—筱萱

筱萱18歲

================================================
序幕
=============

[出去!]

她熱淚滂沱,身子仿彿裂成兩半,痛楚嵌在她心裡讓她又羞又惱,哽著聲音說道:

[你已經得到我的身體了,請你出去!]

我攬起雙眉對眼前的女孩說:[我還沒玩夠呢,不可能現在出去。]

就在她抬眼的時候,我迅如閃電般低下頭堵住了她的唇。

真嫩,真香!

她的滋味羞澀、香甜,她的無措讓我滿意極了。

[嗚…]她想開口拒絕,而我趁機將伸進她的舌瓣間撩撥,擷取她口裡的甜馥,順著遽然直線上升的慾望,我緩慢的吻向她的耳垂,輕咬耳殼。

筱萱的嬌軀止不住的輕顫。

對於情慾,她是生嫩的!她的理智要她逃脫,閃避我!

[不要碰我!]

她理直氣壯的聲音,一出口卻虛軟無力。

我男性天生的強壯力氣她無法抗衡,想逃又不能逃的無奈與挫敗,讓她喪氣。

我低聲的說:[筱萱…妳的滋味…,,美妙得無法形容!]

[你…]她氣急敗壞,怒目相向,捶打著我的胸口。

我用力抓住她的手腕,[躲什麼躲呢?昨晚都三次了…]

我一邊說著一邊擁她入懷,表情更邪惡。

[我不要了…]她哭叫著。

[最精采的部分才要開始。]我深深的吮住她的唇辦,下體也用力摩蹭著她。

[唔…,,呃啊…,,]她搖頭。

我凝視她,[我要,我要大力的要妳。]

[啊…]筱萱尖叫著,可是卻無法阻止我再一次的扒光她衣服。

[為什麼會這樣?]筱萱的雙腿被我用力的分開,我以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力道撞進她的體內,誤打誤撞的刺搗進她的敏感點,讓她全身顫慄、痙攣,莫名的快感一再堆積、堆積,再堆積,[啊…啊…]

[怎麼?很舒服吧?女孩!]

筱萱不由自主的緊緊攀住我的肩膀,跟著我的節奏搖臀擺腰。

我把她的雙腿抬高,直接捧住她的嬌臀,大力的抽刺著,肉體聲混合著淫水聲在房間的每個角落清晰迴蕩著。

20分鐘後,筱萱被我激烈的動作給帶上了高潮,她的內壁不停的收縮著、收縮著,

[啊啊…啊…]

她被拋上了雲端,而我持續貫穿著她的嫩穴,帶出她更多的愛液。

我加快速度,在筱萱急切收縮的穴徑裡一再的進進出出。

接著把全部的燙熱精華全數噴進她體內的花壺之中,無一點遺漏。

我宛如鐵板燒般的熱燙身體壓在她的身上,空氣中全是淫浪的氣味,我全身都是汗水,連她的臉上、身上也蒙上了細汗。

[真甜!]

我不想移動,筱萱也疲累得使不出氣力來將我推開,她啜泣著閉上眼,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來面對我,面對她姐姐。

[筱萱…只要妳聽話,我會好好的疼惜妳。]

我從床頭抽出了幾張面紙,幫兩人調好姿勢,慢慢的、慢慢的,抽出自己尚未疲軟的陽具,看著她紅豔腫脹的花穴,一股混合著男女體液的黏稠緩緩的從她的體內流淌而出。

我輕柔的幫她擦拭乾淨,不過就只有一些,其他的,應該都埋進她的體內了。

我穿好內褲,讓她安心的在房間靜一靜,自己則走回房間浴室沐浴。

我這次也沒戴保險套,不過,我覺得自己應該不是那麼百發百中,僥倖一次應該可以過關,無妨。

======================================

時間回到一個月前,夜半三點整,我才剛下班,看著身旁老婆筱慧沉靜的熟睡著,柔和的夜燈照映在她的臉上,讓我將她恬淡可人的睡容一覽無遺。

我出神的凝視著她微啟的櫻唇,猶如美麗可口的櫻果般讓我想要撲上去採擷品嚐,她嬌豔柔美的麗龐白皙中泛著淡淡的嫣紅,粉粉嫩嫩的,像水蜜桃般引人垂涎。

我眼光下栘,看著她的薄被已經滑到了肩下,她因為均勻規律的呼吸而起伏的胸房是如此完美的弧形,誘人的乳溝若隱若現,我的身體起了變化,深深吸了一口氣。

[最近都忙到凌晨才下班,好久沒發洩一下精力了]

我一夜未眠,光想著老婆被子下未著寸縷的旖旎春光,就猛吞口水。

她睡得這麼熟,我卻要睜著眼眸失眠,而且還已經進浴室沖了兩次冷水澡,想來真不公平。

[把她吵醒好了!]

我輕輕的在她的頸項上吹拂著熱氣,她睡意正濃,毫無所覺。

我的吻落在她的頸間,細細的輕舔著卻體貼地不留下吻痕。

筱慧的紅唇因為微喘而輕輕打開,我趁機侵入她的口腔裡席捲甘甜如蜜的香甜,在她的口中態意妄為、開心作樂。

老婆蹙了蹙眉,一聲細碎的輕啼從她的小嘴逸了出來:[嗯…老公你回來囉?]

[筱慧…醒了?]我似邪氣似輕佻的說道:[醒了正好,我們好久沒做愛了。]

我把被子從她身上抽走,然後讓自己疊在她的身軀上。

我慾火焚身的肉棒就頂在她的熱穴外,正準備進一步脫下她衣物時,筱慧不耐煩的說道:[唉,我那個來…不可以做…]

頓時我感到身上點燃的火苗瞬間被澆熄,[ FUCK! ]

我搖了搖頭,自討沒趣地拉過被子進入夢鄉。

======================================
第一週假日
=============

[哈哈…哈哈…]

[嘻嘻…嘻嘻…]

隔天早上,璀璨的陽光,暖洋洋地照進屋內,[奇怪,今天家裡怎麼那麼吵?]我伸伸懶腰,走下床朝聲音嘻笑處走去,涼爽的溫度加上柔和不刺眼的陽光,告別了連日的陰雨,這樣的天氣似乎讓所有人都想走出戶外,就算是在大街上走走都好,就連城市中的喧囂也都不再令人惱怒,這種天氣最適合全家出遊了!

[你醒囉?]我老婆筱慧抱著我們一歲大的孩子在和她妹妹筱萱玩耍著。

[姐夫,早!]

我老婆的妹妹筱萱模樣甜美,一身清爽的裝扮,帶著少女獨有的純真氣質,此時她正仰頭望著我,[咦,筱萱怎麼來了?]

[她昨天就搬進來了,只是你最近都比較晚回家,我一直沒機會告訴你]

[搬進來?]我疑惑地問到。

筱萱:[對啊,姐夫,我今天升大學了,正好考到這附近的學校,所以要麻煩姐夫、姐姐收留我四年了!]

[四年?喔…喔…好啊…]

老實說當下我有些不滿,我們一個小家庭的生活,突然多了個電燈泡,但是我沒有表現出我的不滿,依舊相當熱情的招呼我的小姨子—筱萱。

[老婆,今天天氣好,要不要出去走走,筱萱也跟我們一起去吧!]

[好啊,好啊…最近一直下雨都沒出去,正好帶我們兒子曬曬太陽。]

[真的嗎?我也可以去?]筱萱。

[老公,我們去玩水好嗎?]

聽見玩水兩字,我第一時間想起了昨晚,本要和老婆交歡時她說的話,我說:[玩水?妳不是那個…來?]

此刻老婆尷尬地笑了笑,她羞答答的告訴我:[你說…昨天唷?嘻…我騙你的…對不起嘛!]

我翻了個白眼,本來想碎念她幾句,可是筱萱在一旁我就不好意思多說話了,反而筱萱似乎有些好奇地發問:[什麼跟什麼啊?為什麼我都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

老婆:[沒事…沒事…小孩子不要多問!]

蔚藍的天被裝在一個四方的盒子裏,那個盒子就是游泳池,盒子沒有蓋,水面上一片花花綠綠,下午兩點鐘,泳池裏已經像是煮餃子,灼熱的午後,陽光還射在水面,氣溫還未降下來,游泳池已經擠滿了歡天喜地的大人和小孩,泳池裏肉林人海,四下望去,都是白花花、黑黝黝的人肉叉燒包,雪白的肉體們在泳池裏恣意撲騰,存心讓荷爾蒙滿溢。

這個悶熱的午後,帶著孩子出門的我只能坐在泳池邊顧著一歲大的孩子,我的腳泡在水裏,看著老婆和小姨子在池中戲水,讓人在百般無聊中,又有種莫名的興奮,泳池裏不乏養眼的美女可看,但對我來說,眼前的小姨子—筱萱,她那年輕雪白的肉體壓過了眾人的姿色,我注意著眼前一片好風光,抱著兒子欣賞他阿姨秀色可餐的畫面,我無聊地對兒子擠眉弄眼,我說:[阿姨好漂亮…阿姨好漂亮…對不對?]

想當然地,一歲大的兒子不會回答我說的話,可是在這煽情的場景當中,我內心對筱萱的情愫起了變化,[好美啊…筱萱…]

忽然間,我的生殖器不自覺地抖了一下,我心想:[不會吧!我興奮了?]

我鎮靜而平淡的目光,從泳池旁打量著筱萱白嫩嫩的肉體,從頭到腳,由前至後掠過,我心中的情慾在翻騰著,眼神在筱萱的身上停留,見筱萱和老婆興高采烈地打著水,我恨不得衝下去和筱萱打一炮,[不行了!再看下去我會受不的!]

這種看得到吃不到是相當痛苦的一件事,算了,我還是別多想了,索性,我抱著兒子想說去販賣部買點吃的,順便幫孩子換換尿片。

到了置物櫃,我拿出了我們的褓母包,接著關上置物櫃的門,就在關上門的瞬間,我瞄到了置物櫃裡,筱萱的衣物也和我們放在一起,心裡頭一個邪念燃起:[該不會…該不會…筱萱的內衣褲也放在這吧!?]

我悄悄地翻找著,果真!一件淡藍色的內褲就和筱萱的衣物夾在一起,我內心興奮極了,摸著手上筱萱的蕾絲內褲,我不動聲色將它藏進褓母包中,離開前一併將筱萱的內衣也順便帶走。

我竊笑著,抱孩子走到了哺乳室,我感激這間泳池有如此的貼心設施,進到哺乳室後,我將孩子放在平台上,做的第一件事並不是幫小孩換尿片,說來有些丟人,我竟然可恥地對一個小丫頭,起了生理反應!

我拿出了筱萱的內褲,然後解下了自己的泳褲繩結,我將筱萱的內褲靠上鼻頭用力的吸氣,[噢…這就是少女的香氣…]

濃郁的體香,參雜著淡淡的陰部騷味,那是誘人的淫蕩氣息!

我戳動著自己的老二,繼續聞著筱萱的內褲,[噢…香啊…噢…這就是我小姨子的味道…]

筱萱的氣味深深烙印到我腦海後,我把她的內褲套在龜頭上,細滑的蕾絲觸感挑逗著我的情慾神經,再來我拿出了她的內衣,就像戴口罩般套上了自己的口鼻,最後就是幻想著筱萱的身影,大力的吸氣,用力地套動自己的老二。

哺乳室的鏡子,照出我結實的身軀,健美頎長,在我的幻想中,我正用這強壯的身體蹂躪我18歲的小姨子,筱萱。

我想像著她剛剛玩水的畫面,那身材苗條纖細,雖然比我老婆矮小一些,但卻是比我老婆更年輕、更漂亮的肉體,我無法自拔,想著筱萱精緻的臉龐,用她那櫻桃般小嘴吸允我的老二,[噢…噢…筱萱…筱萱…姐夫好想操妳…]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躺在平台上的孩子開始哇哇大哭,我心想要快點結束,免得被人起疑了,所以,我對著孩子說:[噢…寶貝乖…爸爸在操阿姨…快結束了…噢…噢…]

我沉浸在幻想之中,接著一股滾燙的精液噴灑在筱萱的內褲上,頓時淡藍色的蕾絲內褲染上我乳白色的精液,[噢…噢…爽快…噢…]

那射精的瞬間,彷彿我真的操了筱萱,我滿足地用筱萱的內衣擦拭我的陽具,最後,我神不知鬼不覺地將筱萱的內衣褲放回置物櫃,一小時後,我甚至看著筱萱將那件沾滿我精液的內褲給穿了上去,我腦海裡不停想著自己的精液正貼到了筱萱的身上,那是多麼刺激的感覺!
======================================
第二週假日
=============

一星期過去了,整個禮拜,我在工作中總魂不守舍地想著筱萱,可惜我平時都很晚回家,所以和筱萱都見不到面,有幾個夜晚,我喚起老婆和我做愛,我身下操著老婆,想的卻都是她妹妹筱萱。

那是星期六的午後,晴朗的好天氣,我老婆筱慧和她妹妹筱萱都在家中,老婆在整理著廚房,而筱萱則藉由好天氣清洗了幾件衣物,閒來無事,我在家中漫無目地的來回走動,經過筱萱身邊時,看見她踮著腳尖在晾衣服,我想起了上回在她內褲射精的快感,那是多麼刺激的一件事,想著想著,我不安分的生殖器又再度挺立,於是我一步一步地走向筱萱,好白的大腿根部,多麼纖細的腰身,如此完美的軀體就在我眼前一公尺處,[筱萱,需要幫忙嗎?]

[喔…是姐夫啊…我自己來就好…]原本背對我的筱萱,笑咪咪地對我說,由於曬衣繩比較高一些,筱萱個頭比較小,她伸長了腰晾著衣服,似乎有些吃力,而我在她後面,看她現在的樣子是屁股繃的緊緊的,翹的高高的,那微微隆起的乳房看得更是明顯,我說:[我來幫妳]

沒等筱萱回話,我就直接從筱萱後面貼上去了,我硬邦邦的生殖器就緊貼筱萱的小屁股上。

我聞著她的髮香,老二更進一步地抵在筱萱的屁股中間,好軟的臀部啊,筱萱似乎顯然能感覺到,我現在是舒服的要死,不管那麼多了,甚至用雙手把她往我懷裡靠,使她貼我更緊。

我小弟弟就插在筱萱屁股溝一帶,輕微的頂了一下。

她的臉變的通紅,近距離看好白嫩啊,吹可彈破,我早已無心在晾衣服,我多麼想操眼前的筱萱,我心裡一動,有股衝動想豁出去了,正當我想雙手抱住她時,她略一掙扎,[啊…姐夫…你…,,]

筱萱掙開我的侵犯,和我保持著一、兩公尺的距離,當下氣氛變得有些尷尬,我還想不到要說什麼話時,筱萱說話了,她說:[不…不好意思,姐夫,我有事要先出門,剩下的衣服麻煩你了]

話一說完筱萱便轉身快步離去,獨留我一人無奈地晾完所有衣物,可是也就在當天,我下了一個決定—我要得到筱萱的身體!

======================================
第三週星期三
=============

還記得那天,外頭下著大雷雨,老婆帶著我們的孩子去打預防針,原本這天中午我陪同客戶吃飯喝酒,下午預計要打高爾夫,可是吃飯中途下起大雨,所以臨時取消了下午的行程,下午趁空檔我就先回家洗個熱水澡,當我吹著口哨在浴室淋浴的時候,聽見家門被打開來的聲音,我急急噤聲,把水龍頭用力旋緊,側耳聆聽浴室外的動靜。

隔著門扉我聽見腳步聲停在門邊,應該是筱萱回來了,因為沒聽見孩子的嘻笑、哭鬧聲,所以我判定是筱萱回來才對,我摒氣凝神的站在浴室,酒後腦袋有些昏沉沉地,漸漸腦中居然浮起強姦她的歹毒念頭,有一對撒旦與天使在心中不斷交戰搏鬥,最後撒旦一劍刺入天使心窩,血液開始往我腦門上湧。

其實這也難怪,對著小姨子意淫如此之久,如今活生生的人就在眼前,我怎按捺得住心中翻騰的色慾。

我首先擦乾身子,只穿了件汗衫,其他部位就讓它保持赤裸,免得待會穿穿脫脫自討苦吃。

聽見房內筱萱窸窣的聲音,我輕輕推開門,瞥見一個嬌俏背影側坐在書桌前,美麗的右臉微微向著我,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飛身撲了過去。

[啊!姐夫…,]

她面色倏地轉白,驚惶的嬌呼失聲,我沒讓她來得及喊叫出來,一把環握她的上身,另一手沒命的摀住她的小嘴。

然而,此刻過多的恐懼讓她發出悶叫聲,奮力的掙扎反抗,對著那張蒼白的小臉,我的聲音顯得有些陰森,[噓,今天,我非得到妳不可,我想了很久、很久了。]

筱萱在我懷中劇烈掙扎,一雙粉腿試圖踢我要害。

[啪…],為了給她一個下馬威,我喘著酒氣打了她一巴掌,[嘿嘿…安靜!妳吵著別人,我就不讓妳好過。]

鮮紅的五指痕印立即染上她雙頰,筱萱緊縮著身子,顫抖得更厲害,她目含淚光,嬌軀像隻代宰的羔羊,我雙腿夾住她的粉腿用力蹬上了床鋪,生平第一次幹這種勾當,我有點膽怯,可是事情既已經開了頭,就不可能會有中止的打算。

現在她只能絕望的被我牽著走,痛哭失聲也無人理會,我低頭仔細瞧我的獵物,她穿著一件灰色外套,窄裙,伏貼的裹住曼妙的胴體。

巴掌大的臉龐明眸皓齒,五官深邃,隨著身軀不斷掙動,窄裙上縮到大腿根部,露出淡藍色的內褲,正是我第一次用來自瀆的那件。

看到筱萱充滿彈性的大腿,我用鼻子聞到她身上飄來的清淡幽香,我的老二馬上立了起來。

這時她知道降臨到身上的將會是什麼,停下了掙扎,滿含哀求的望著我。

[姐夫…姐夫…不要…不要…我…我還是處女…不要…求求你]

[處…處女?]

聽件處女兩字並沒有讓我手下留情,反而讓我心生蹂躪她的慾望,[讓姐夫當妳的第一個男人吧…]

怎麼會有這麼動人的女人,笑也漂亮,哭也漂亮,越是哀惋無助,越是撩動我心中熾熱的慾火,此時我已經色欲攻心,一把就將筱萱上衣扯掉,一手用力地抓她渾圓雪白的奶子,而另一邊的乳房也被我貪婪的嘴用力吸吮著,我才不管甚麼憐香惜玉,強奸就是要狂操、猛抽、干到對方叫苦求饒,這才叫強暴。

我餓虎撲羊般吸的她的乳頭,硬粒突起像是兩粒葡萄干似的,她痛的哀嚎。

為了怕她的哭聲引人注意,我毫不留情地再賞了她一耳光,[不准叫!]

我邪邪地望著她半晌,然後我計上心頭,對她說:

[妳該知道我要對妳做什麼吧!不過只要妳不吵不鬧,乖乖聽話,也許我還沒插到妳的小穴裡就射了出來,那樣妳就逃過一劫了!]

筱萱相當疑惑地看著我,沒有性經驗的她不明白我想做什麼,於是我緩緩的告訴她,[現在用妳的嘴巴幫我吸出來,或許妳就逃過被強姦的命運,好好的滿足我…]

[唔…,唔…]筱萱委屈的頻頻搖頭,鼻子發出模糊的鼻音。

[我現在放開手,只要妳一叫,我就馬上強姦妳的騷屄,不管妳有幾個洞,我都會狠狠的肏它。]

我斬釘截鐵的說。

我微微地鬆手,筱萱馬上說道:[姐夫…,,別這樣…,,別這樣…,]

我怕筱萱的叫聲會引起鄰居的注意,便掏出我那根熱的發燙的肉棍,接著毫不留情猛塞進她嘴裡。

[不準用牙齒,聽到沒有?!]

此刻,我的陽具青筋浮起,加上碩大的龜頭巨物,就包覆在筱萱的口中,[噢…噢…好暖和…]

我緊抓她的頭髮一前一後的擺動,那小女子無力地用雙唇含著,有時頂的太深,哽到喉嚨嘔一聲便將嘴裡龜頭滑出來,我:[諾…怎麼吐出來了?繼續含啊!]

我大掌托住她的下巴,強迫她抬起頭來,審視著她臉蛋上的刺眼紅痕,筱萱:[不要…不要…姐夫…]

我:[好好配合不就沒事了?惹得一頓打罵?]

我整隻陰莖沾滿她口水,溫溫濕濕,我貪玩的用那根濕滑老二鞭打著她的臉龐,啪、啪的聲響,我:[沒看過男人的肉棒吧?]

筱萱漂亮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露出無助的神情,結巴得說不出話來。

這幕,又激起了我的獸欲,我又頂著我的大肉棒塞進她的嘴裡不停的抽送,看著她失神的臉龐,不知道是放棄掙扎還是漸漸放棄抵抗,屌兒前後抽動,她那還有幾分姿色的雙頰,有時因塞滿肉棒而股起,讓我感到莫名興奮,過了約十多分鐘,我停下了動作,然後就彎下身抓住了她的小內褲,筱萱看出了我的意圖,她緊緊地夾著雙腿,腿中間是一撮雖有點稀,但很黑亮的絨毛。

我慢慢地欣賞著眼前這光潔的胴體,筱萱滿臉淚水絕望地看著我。

我輕輕地撫摸著她的大腿,很細也很嫩,筱萱在我的撫摸下腿夾的更緊了。

我一點點地把手向她的腿中間插了進去,用手指輕輕地撥動她的小陰唇和中間的小洞,[啊…姐夫…求求你,不要。]她奮力地扭動著身子。

我雙手抓住了她的雙腳把她的腿抬了起來,她在我的手中沒有任何地反抗能力,只是在做著最後的掙扎,緊緊地夾著腿。

我握著她的腳猛地一用力捏了一下。[啊!]筱萱痛的叫了一聲,雙腿也放鬆了力度,我則順勢分開了她的雙腿,俯著身子近距離地觀察著她的小穴,筱萱苦苦地哀求著:[不要這樣…不要這樣…]

她的小穴輕輕地蠕動著,我小心地扒開她的陰道。

太好了!她的處女膜還是完整而有清楚可見,我張口把她的小穴含在嘴裡舔著,吮著,我現在還不想馬上弄破她的處女膜,所以我用手指玩了一下她的小穴,她的穴口很快地收縮了一下,我慢慢地把手指伸進了她的陰道裡,來回地摳弄著,[啊,不要…姐夫…不要弄我這兒。]筱萱想掙扎著爬起來,卻被我牢牢地按住。

她的陰道很緊,緊緊地包裹著我的手指。我漸漸出力地來回轉動摳弄著,她無奈地躺在床上哭泣。

緊接著,我把我的鬥志昂揚的陽具對準她的嫩穴,輕輕地在她的穴口來回摩蹭,知道大難臨頭的她,咬著牙等待著即將到來的疼楚。

[姐夫…姐夫…你不能這樣…不能這樣…嗚嗚嗚…嗚嗚嗚…]

我腰桿緩慢的挺進,龜頭前端傳來緊緊包束的快感,[啊…啊…痛…痛啊…姐夫…姐夫…不…]

爽快無邊的感覺,讓我毫不猶豫地猛一用力插進去了一寸!

我進入時,她的神經繃得相當緊,[啊!!!!!!!!]筱萱痛得慘叫了一聲,上身抬了起來,我殘酷的盯著她,[筱萱…看清楚我的樣子…我是妳的第一個男人…叫我姐夫…]

接著,她一個措手不及的被我深入奮搗,我,又猛又快的抽刺起來,一手抓住了她的乳房,用力地捏著,胯部一再用力,把我的陽具完全插進了她的小穴,[啊,啊…嗚嗚…啊啊…嗚嗚…]筱萱痛的連聲慘叫著,卻被我牢牢地控制著動不了。

我盡情地在她的嫩穴裡來回地抽插著,筱萱被我強勁的充塞著,嬌軀狂顫不停。

我一下又一下猛烈的撞擊著她的柔嫩深處,享受著被她箝住的快感。

天哪!我好想射!

不,我不要這麼快就結束!

幾個衝刺後,我緩下了動作,開始折磨她,一次比一次慢動作的深入淺出。

我仰起頭顱,神情迷醉、雙瞳迷濛看著筱萱:

[噢…噢…筱萱好緊…噢…噢…搞的姐夫好爽…噢…]

我可以感覺到她的陰道像痙攣一樣地蠕動著,伴著我的抽插,她一聲聲地慘叫,可又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這樣卻使我更加興奮。

我盡情蹂佞她白嫩的恫體,小巧的雙峰被我抓的留下十幾道指印瘀痕,我故意在她乳房上吸出五六個吻印跟齒痕,就算是留給她被我寵幸過的紀念。

我用舌頭嘗遍她身上每一吋肌膚,其實這也是我第一次操處女,第一次把肉棒塞進那麼緊的肉縫裡,舒服的感覺讓我爽得受不了,尤其看到筱萱皺著眉頭一邊流淚一邊哭叫的表情,更讓我更忍不住狠狠抽插!

[啊…啊…姐夫…你太過分了…怎麼可以…這樣…對我…]筱萱一直哭叫著。

狂操猛插十來分鐘,感覺也過足癮了,強姦處女那股爽勁終於讓我受不了了,[啊…啊…要射了…我要射了…]

於是,我把肉棒頂到筱萱陰道盡頭,再狂插個幾回之後,就猛烈地將精液全射在她的體內,[啊…姐夫…不…不…啊…嗚嗚嗚…嗚嗚嗚…]

最後這猛力一頂,讓筱萱發出一大聲哭喊的尖叫,[噢…出來了…爽快…爽快…,,]

雖然我已經停下動作,筱萱還是一直哭喊著說:[不…不可以…快拔出去…快拔出去…嗚]

射完精後,我腦袋清醒許多,我緩緩的拔出陽具,離開筱萱的身上,當我爬起來,看著筱萱雙腳敞開,赤裸裸趴著一動也不動,陰道流出的血已沾染在雪白床鋪上。

本想再蹂躪她兩三回,可是無奈害怕老婆中途回來,所以我打消了念頭。

她動了動身子,全身彷彿是被拆解過似的,又麻又酸,大腿內側更是痠疼得難以形容。

[不…不…,這是一場惡夢嗎?]筱萱哭泣著問自己,我看了她一眼回答道:[該做的都做了。]然後氣定神閒的在她面前穿衣服,毫無迴避的意思。

她仰起頭喘氣,舉起手捶打我。

[禽獸…禽獸…你這渾蛋…強姦了我…我恨你…我恨你…嗚嗚嗚…]

可是她的花拳繡腿哪是我這壯漢的對手,我踹了筱萱的肚子一腳,接著走上前去掐住她的脖子,惡狠狠的看著她,[怎麼?還想試嘛?]我作勢解開皮帶,露出軟去的陰莖。

[真香啊…要不是妳姐快回來了…今兒個老子準強姦妳十次、八次…]

當我放開她後,疼痛令她雙手環抱腹部,獨自一人在床上痛哭。

臨走前,我不忘了對她說:

[妳是要這樣衣衫不整等妳姐回來?還是要去洗澡?] 我冷冷地說。
======================================
第三週星期天
=============

自從禮拜三強姦了筱萱過後,當天晚上她就騙我老婆她要住同學家作報告,已經連續四天了,這四天的時間她都沒有回家,因為是大學生的身分,所以老婆也不疑有他,因此我的獸行也沒有被揭穿。

當禮拜天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進我和老婆房裡,老婆正慵懶地抱著我躺在床上,她輕聲地叫我起床,[老公…天氣好好…老公…我們帶寶寶出去玩嘛!]

柔和的陽光,舒適愜意,我根本不想醒來,只不過老婆再三催促,掙扎了許久,我還是皺著眉頭睜開顫抖的眼皮。

我倆帶著孩子,暢遊在藍天白雲的綠野公園內,老公摟著老婆逗弄孩子,多麼歡樂的親子關係,可是,誰會想到?前幾天我還強姦了老婆的親妹妹。

對於筱萱離家幾天,我並不擔心我的獸行會被她公開,反而更加地放心,因為離家代表她害怕,離家代表她並不敢面對!

所以我放了一百二十個心地輕鬆遊玩。

======================================

晚上十點左右,我深情地抱著老婆入眠,迷濛著雙眸看她,[老婆,妳真美,我愛妳!]

我伸出舌尖,緩緩地撬開老婆的小白牙,像只偷食的小貓,細膩地捲起她的濕舌,舌尖的碰觸立即傳來酥麻的顫抖,我倆緊緊地在對方嘴裡翻攪著。

一會兒以後,我只感覺到體內有一股流竄的慾火,從我的下腹灼燒開來,慢慢蔓延到四肢,老婆一陣輕笑,抿了抿嘴,和我有默契地張開雙腿,這時候,不需要再說任何一句多餘的話,只有兩具交纏的身體,在進行著愛的姿勢,老婆弓起身子,迎合著我的瘋狂撞擊,那因律動而流出的水聲,刺激著兩人的感官,[啊,啊,啊…老公…]老婆一陣急促的叫嚷,我用力一抱,在做最後的馳騁,魚水之歡後,我那些愛的種子,也再次從老婆體內釋放出來。

完事後,老婆心滿意足地在我懷中睡去。

======================================
大約十一點半左右,沉重的大門被推開,我才剛睡下不久,半夢半醒間,我的第一直覺是筱萱回來了,感覺得出來大門是被緩慢而小心翼翼的推開,看來應該是筱萱打算回來拿些私人物品,眼看老婆正熟睡,交歡後的我只穿一條內褲,我心想:[這倒好了,假如真是筱萱回來,我也省了脫衣服的時間,今晚勢必再姦她一回。]

我躡手躡腳的打開房門,跟著微弱的燈光看見筱萱走向廚房。

我緩緩的跟在她的後方,抓準機會一個箭步抱住筱萱,面對突如其來的侵犯讓筱萱大吃一驚,不過,容不得她多想,眼前那個色欲熏心的我己經如餓狼般撲了上去。

在上次強姦過筱萱後,我很有對付她的心得,所以我直接一手用力摀住筱萱的嘴,另一手抓住她的手,粗暴地反剪到身後,[不許叫!叫了…心痛的是妳姐姐!]

[你…]筱萱可憐兮兮的用蓄滿淚水的大眼望向我。

然後,我放開了她的嘴,開始撕那脆弱的布料。

裂帛聲聽在她的耳內,既諷刺又恐懼,她只是一個十八歲的少女,面對這種事情,就算平日裏再理智,一時也很難冷能下來!

[不要…不要了…姐夫…求求你…]

廚房的空間只有那麼點大,躲沒有幾下就被我抓到了,事到如今,她也只有拼命地求饒。

我那熱烘烘的嘴唇,吻上了她裸露的肩膀,在她光滑的皮膚上貪婪地吸吮著,真是美啊,少女的皮膚,就像牛奶般,又香又滑,刺激得我發了狂,大掌探到她的胸前,用力地拉扯,很快,筱萱身上的貼身衣物就被剝離了,黏膩的吻一直侵犯著她,她死命的閃躲,還是躲不開那如影隨形的吸吮,濕濕的唾液印上她的皮膚,讓她覺得噁心到了極點。

[姐夫…求你…求你放過我…姐夫…]

不知怎麼的,我一個閃神,筱萱竟找到機會用力地咬上我的手臂,[啪!]一記又重又響的耳光,打得她直接撞上冰箱,頭暈起來,嘴裏泛起腥甜,看來是牙齒咬破嘴唇了。

[賤人,欠教訓!]被激怒的我用力地推著她,反抗掙扎的結果,就是讓我無情的摧殘她。

[不要…我不要再做了…天啊,誰來救救我?啊…]

我粗魯地把筱萱按在冰箱上,緊貼著她站著,胯下那根巨大肉棒,像條烏黑的大水蛇,正快速地靠近筱萱白嫩的屁股!

我一隻手握著自己雞巴根部,把龜頭頂在筱萱兩腿間的肉縫上,開始淫穢的摩擦起來。

[筱萱,我的小姨子!爽不爽呀!嘻嘻…流水了沒有!?]

說著,我把龜頭對準了她的陰道口,屁股向前一挺,把那巨大的肉棍戳進筱萱的陰道裡面,這種姿勢最能激起男人的獸性,何況趴在面前的還是自己的小姨子,調戲她、看她無助真是快感十足,我被她渾然天成、青澀中帶著剛成為女人的嫵媚氣質完全吸引住了。

[筱萱…妳真美…比起妳姐姐…美太多了…]

我發了瘋似的在筱萱屁股後面狂戳,猛吼著:[噢!爽!小婊子!老子戳死妳!]

[啊!快停!不要啊!啊!]筱萱痛苦的仰起頭,我在她身後喘著粗氣,一手掐著她屁股上的肉,低頭看著自己的雞巴正在怎樣的姦淫身前的這個女孩。

另一手充滿慾望和狂野,不客氣地摸索她的曲線,不管她怎麼掙扎,就是緊抱著她不放。

[爽快…爽快啊…筱萱…噢…我的小姨子…噢…姐夫強嘛?]

我的肉莖好像是鐵做的似的,在小姨子陰道裡不停的前後抽動,一進一退,一進一退,筱萱一邊哭泣,一邊哀求:[不要了!啊!姐夫…求求你!不要了!啊!]

我一邊喘氣,一邊淫笑:[筱萱,姐夫今天讓妳爽翻天!爽不爽!?爽不爽!?]

我一次次撞擊著筱萱翹起的屁股,每當她渾圓的屁股和我的小腹撞擊時,筱萱都忍不住發出一聲[嗚…]的哀鳴,她的這種叫聲讓我更加的興奮,抽插的速度也越來越快,衝擊的力量也越來越大!

我猛烈的衝撞,把筱萱彈性極佳的臀辦緊緊握住,放任自己的男杵在她的體內極盡所能的奮力搗弄。

時間過去了15分鐘,廚房裡這種肉與肉撞擊的「啪啪」聲,還有女生的性器被戳的「撲哧–撲哧—」的水響聲一直不絕。

一個壯漢和一個身材苗條的年輕女孩緊緊貼著,站在一起,男人的腰部在不停前後搖動,每一次向前的動作,都讓那個背對他的姑娘哀叫連連,[姐夫…姐夫…不…不…不要了…]

我的雞巴畢竟不是鐵的,終於快要忍不住了,筱萱嬌嫩的陰道壁上的肉和我鐵硬的龜頭劇烈地摩擦,一陣陣的快感從雞巴傳遍我全身,還有身前趴著的小姨子嘴裡發出的[嗯!不要!啊!]的呻吟聲更刺激著我,我的雞巴突然一陣抽搐,緊緊抱住筱萱嬌柔的身子,把陽具深深戳進她的陰道深處,接著,一股滾燙的液體再度深深射進筱萱的陰道裡,[噢…,噢…,爽快…噢…]

射精後,我露出滿足的微笑,懷中這纖細溫暖的身子真是讓我滿意極了,[嗚嗚嗚…,嗚嗚嗚…,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嗚嗚嗚…,]

很快地,一股混濁的白漿從筱萱和我性器的結合處流出,也分不清是她流出的淫水,還是我剛剛射出的髒物,我緊緊抱住筱萱的屁股,讓自己的雞巴在她的陰道裡完全停止了抽搐,才滿足的抽出那根大肉莖。

剛才這一次讓我爽的是飄飄欲仙,而筱萱已經被我的雞巴戳得全身綿軟無力,不過,我還沒有完全得到滿足,我指著自己的巨大的雞巴,淫笑著對筱萱說:

[妳以為結束了嗎?]

筱萱:[我…我已經給你糟蹋了…你還想怎樣?]

我:[這種事,不是一次就算了,休息會兒,咱們到妳房間繼續!]

我腦中全是要把她吃掉的情慾在翻騰著,看得出來,筱萱氣得全身的血液狂飆,惡狠狠地看著我,可是對我來說卻毫無影響力,我拍了拍她的臉龐,冷冷地告訴她:

[別這樣看我,要怪,就怪自己長得美,今天開始,我要妳都住家裡,我有慾望的時候,妳就必須給我用!]

我強吻了她的薄唇,一臉輕佻,她對上我狂捐的眼神,又羞又惱,想要伸手打我,但很快的就被我壓制,我順勢抓住了她的手腕,將她拖進她的房間,可想而知,我不會那麼輕易放過她!

我像隻慾求不滿的野獸,一再地對著身下的獵物進擊,當晚,我不知道自己射了幾次,和小姨子做愛的征服感,讓我感到自己是幸福的,然而,幸福就是高潮的一種,也就只是那短短的時間而已。

當姦完筱萱過後,我回到了老婆房裡,

房間一片昏暗,只有窗簾縫隙中,透進來一縷清涼的白月光,

看樣子老婆睡得相當沉,並不知道我把她妹妹給操了,我躺在老婆身旁,伸出胳膊撫摸著她,心想:

[曾幾何時,她也是跟筱萱一樣年輕漂亮,可惜老婆的第一次不是我,不過沒關係,至少我得到了她的妹妹]
======================================
一個月後
=============

[啊…]筱萱抓住身下的被單,整張臉都皺成一團。

深吸一口氣,我努力把持住,拉起她的雙腿,環住自己的腰,雙手扣住她的腰,重重地頂弄著。

我低低地呻吟,她很小、很滑、很緊,我簡直要發瘋了,這種舒爽的感覺,實在是太棒了!

[啊…不…]筱萱躺在床上,咬著牙,悶哼著。

我氣息重重地吐在她的脖頸上,手貪戀地在她的胸脯上揉捏著,[呃啊…]我的下身一緊,背脊竄上一股酥麻,我將頭靠在她的肩上,急喘著。

[筱萱…噢…姐夫又射了…]

[出去…出去…馬上離開我的房間!]

[夜還很長,我們可以慢慢耗,對了,明天晚上,我報名了一個換妻聚樂部的派對…]

[你…你這畜生…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姐姐…為什麼要這樣糟蹋我們姐妹…]

[呵…]我冷笑了一聲告訴她:

[我當然不會這樣對自己老婆,明天要妳假冒我老婆陪我出席!]

[早就想參加這類型活動了,只是礙於男人不會把自己女人讓外人糟蹋,所以委屈妳了!]
====================================================
(待續)

後續故事如何走,歡迎各位大大提供橋段!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新來的絕色女老師
新婚之夜,新娘與壓床的小夥子睡一個被窩,結果受辱失身
極品家丁之三奴淩辱肖青璇篇(牢獄篇)
意淫的夢想成真
和女上司的往事情懷
能幹的嫂嫂
18禁堂姐
淫蕩小少婦
地鐵豔福
我和良家熟婦情事

熱門小說:
劈腿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