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晴   23歲

小凱   23歲

凱父   50歲   

==============================================

得知男友小凱快當兵時,我很難過,一想到就會哭,常常三不五時眼框就會紅紅的,也一直會胡思亂想。

直到他當兵了,我也是時常想到就感到難過,可是能怎麼辦呢?他的兵還是要當啊。

所以我也自己安慰自己,時間會很快的,而且在他當兵的過程中也會有休假,所以不要太難過!

而小凱也時常在電話裡告訴我他那邊的狀況,發生什麼事或他在軍中的情形,說的很詳細,好讓我了解,當然也免不了要叫我乖乖的等他,也常常在他快放假的前夕跟我討論要帶我去哪玩,去哪逛!

還記得那是男友懇親假的前一晚,小凱要我跟著他父母的車一起去營區接他放假,由於隔天一大早就要出發到南部,所以我必須住在男友家一晚,第二天再一起出發。

那天我到男友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了,他媽媽在廚房裡忙進忙出,替兒子燉著補湯,而男友的爸爸則顯得很開心,看樣子晚餐時有喝了點小酒,他興奮的說: [我兒子終於長大成人了,小晴,妳知道叔叔有多麼開心嗎?]

他爸爸帶著酒氣笑呵呵地和我說話,眼睛卻不停地盯著我的美腿看,我穿著一身洋裝短裙,兩條修長的美腿露在外面任由他爸爸掃描來掃描去的。

我倆聊著天,愈聊我愈不自在,好在九點多左右男友打了電話給我,我就藉故回到男友房內講電話,可是只聊了一下下小凱就必須掛電話了,我看了看時間,雖然還很早,可是我卻一點也不想再回到客廳陪男友的酒鬼父親聊天,所以我就乾脆躺在床上玩著手機,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沒多久我感覺有人進到房間裡來,但我整個人睡得懶洋洋也就沒再多加留意。

是男友的爸爸走進房內,他到了床邊,一隻手竟伸過來順著我的領口往下摸。

我雖然是睡著的,但他爸爸這個舉動卻嚇到我了,馬上驚醒過來,我想要去推開男友爸爸的手,卻力不從心。
  
男友的爸爸這時也有點興奮了,他的下體開始勃起,他的手還在我的胸口部位,我要推開他,兩個人的手交錯著,他順勢握住了我的肉甸甸的堅挺乳房。

我不斷的掙扎,嘴裡也喊叫著說: [啊,,,叔叔,,,你要幹嘛?啊,,,別這樣,,,]

[小晴,你好美啊,,,看得叔叔都硬了,,,]

[叔叔,不要,不要這樣,求求你。]

男友的爸爸根本不理我,一隻手摟著我的腰,一隻手恣意在我那豐滿有彈性的雪白奶子上撫摸抓捏著,我這時候真的害怕極了,拼命抗拒:[叔叔你怎麼可以這樣,我將來要嫁到你們家的,求求你不要這樣,你放手啊!]

我的雙手在拼命保護自己的胸口,但是男友的爸爸顯然經驗豐富,猛地把手伸向了我的下身,他說: [妳要嫁進我們家?那就更不能叫了,給外頭妳將來的婆婆聽到還得了?][嗚嗚嗚,,,叔叔,,,求你,,,求你不要這樣,,,] 我無助地落淚,可是卻沒得到他的憐憫,他繼續著動作,我嬌軟的身軀像蛇般地扭動著,男友的爸爸知道我不敢大聲反抗,於是變本加厲玩弄我的身體,他摟著我纖細的腰,接著在我下身翻江倒海,我的雙腿拼了命的夾緊,這下惹得他不高興了,[啪,,,],一個耳光朝我臉上襲來,他整個人趴到了我身上,用他強壯的雙腿制伏了我,將我牢牢固定在他的身下,男友的爸爸惡狠狠地告訴我: [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今天我是姦定妳了!]

他的手摸到了我的胸口,隔著衣服揉捏我的粉嫩白乳,隨後我的上衣就被脫了下來,雪白的乳房整個暴露在他的眼中,我無助地躺在床上,臉上佈滿淚痕,他望著我豐滿的乳房,心跳加快,他低下頭,張嘴含住我一顆飽滿柔軟、嬌嫩堅挺的乳房,他再伸出舌頭從我乳尖上輕輕地舔,[啊,,,,,嗯,,,,,,]

[小晴,,,妳的奶子真軟,,,真滑,,,我家小子可真幸福,,,]

男友的爸爸嘴邊還帶著鬍渣,他的鬍渣毫不留情的刮著我的嫩乳,房間內完全是淫糜的氣氛,上身半裸的我柔若無骨躺在床上,男友的爸爸接著站起來把我的雙腿並攏彎曲,他伸手到我渾圓的屁股上扒我的小內褲。

我這時候慌亂了起來,伸手用力去撐拒男友爸爸的手:[叔叔,我求求你,不要這樣,我月經來了。]

男友的爸爸則是一臉淫邪:[月經來?那正好,連保險套都免了!]

[不,,,不要,,,不可以,,,嗚嗚嗚,,,,嗚嗚嗚,,,]

我眼睜睜看著自己男友的父親在我面前脫光了衣服,

他的陰莖又粗又黑,我難為情的把臉轉到一邊,而他見我嬌羞地模樣,甚至用言語羞辱我,他: [怎麼?不敢看阿?跟我兒子比,誰大?]

他撫摸著我的大腿內側,朝著我笑了笑,[小晴,,,讓叔叔來教妳幾招,將來好服侍我兒子啊,,,]

[叔叔,夠,夠了,,,住手啊,,,]

他用力分開我的大腿,眼睛賊兮兮地盯著我那神秘柔嫩的粉紅細縫,一雙賊眼放肆地飽覽我最最神秘的地方。

在那一片陰毛中,我的兩片陰唇微微向外張開著,紅潤欲滴,男友的爸爸抓住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在他的大陰莖上,淫笑著說:

[小晴,我讓妳嘗嘗大肉棒的滋味。] 說著他就跪在我的兩腿間。

他一手持著陰莖,用龜頭在我陰唇上來回的滑動著,而這時我的陰部卻和我意志相反的流出了些許的愛液,而些許的愛液還伴隨著我的經血,這已足夠潤滑那根即將插入我體內的陰莖了。

[我要進來了,,,準媳婦!]

[不,,,,,,,,,,,]

男友的爸爸頂住了我的陰道口,慢慢的插了進來。

[啊,,,不要,,,不要啊,,,叔叔,,,求求你,,,不!]

[噢,,,好緊啊,,,小晴,,,我的好媳婦,,,]

他已經進入了我的體內,那一下插入是那麼突然,身體的重量猛烈地壓到我的大腿上,我的身體在做痛苦的擺動,但是由於手腳都被限制住了,我的扭動被限制在一個極小的範圍。

[叔叔,,,求求你,痛,痛啊,不要了,,,不,,,啊,,,痛!]

我痛苦的乞求男友的爸爸,但他並沒有被我哀憐乞求所打動,他的身子深深地沉著,整個雞巴都陷入了我體內,沒有一點露在外面。

他緩緩地將雞巴拔出來,稍微停了一下,又是一下狠狠地插入。

[啊!] 我發出不自禁的呼聲,我的叫是痛苦,我的叫是絕望,男友爸爸的雞巴狠狠地在我的陰戶裡抽插,每次的插入都全根盡沒,每次的拔出都翻出我一大片嫩肉,雞巴上黏滿淫液和血液,一下下地沖擊我的陰戶深處,[啪!啪!啪!啪!] 一下又一下的結合聲陣陣,[啊,,,啊,,,啊,,,啊,,,] 一下又一下的嬌喘聲連連。

絕望的我左右擺動著頭,任由髮絲左右揮散,嘴裡發出動人的哀鳴。

男友的爸爸則淫欲高漲,看到我潔白高聳的胸部左右晃動,他用大手握住,像是在捏橡皮泥似的,我粉嫩的胸部在他手裡變成各種形狀,淡粉紅色嫩乳頭被他夾在手指間用力轉動,伴隨著我發出痛苦的呻吟。

一會兒後,他忽然抓住我那像撥浪鼓似的腦袋,手指掐著我的下巴擺正,然後臉就湊了上來。

然後我就被男友爸爸封住了嘴唇,根本無法轉動頭部,被他吻住了嘴唇。

他的抽插一刻也沒有停止,我不時發出吱吱唔唔的聲音,他的舌頭也伸了進來,我們的唇已經完全結合在了一起,男友的爸爸甚至有了90度的轉動,舌頭在我嘴裡亂攪,吸吮著我的津液。

我們兩個人都沒說話,他盡情地和我接吻著,兩人因此交換著自己的唾沫,我打從心底覺得相當噁心,接吻、性交,這對女人來說是多麼的神聖、寶貴,而我竟被一名中年色狼給強吻、強姦,更離譜的還是,對方竟然是我男友的父親!

我抗拒的動作愈來愈無力,大腿上潔白的皮膚緊貼在他身上。

隨著男友爸爸的抽插,我們兩副肉體完全地結合在一起,男友爸爸沉重的喘氣聲和我絕望的呻吟聲交織在一起,我似小貓般任由他盡情蹂躪和發洩,空氣中充滿了淫糜氣氛,我的陰道不斷滲出血液和白色的黏狀液體,這些液體沾染上了床單,有些液體還掛在男友爸爸的肉棍上,[好舒服啊,,,小晴,,,啊,,,]

[嗚嗚嗚,,,嗚嗚嗚,,,不,,,不,,,]

[才這麼幹兩下就受不了,以後嫁到我們家後,我天天餵飽妳好不好啊?]

我雙腿亂顫,而他的動作卻轉為飛快地抽送著,[叔叔,,,叔叔,,,你沒,,,你沒戴套子,,,]

[不,,,不用了,我要射在妳裡面,,,爽,,,爽啊!]

[不,,,不行,,,小凱,,,小凱他從來沒射在我體內,,,,,不,,,不可以,,,射!]

我還沒說完話,男友的爸爸身體一陣劇烈抖動,

我感覺有一股火熱液體從他身體噴出,經過龜頭向我的肉洞深處射進去,[啊!精液好燙!] 這是我當下的感覺,我的身體的抽搐著,這是我第一次體驗到被人內射,他緊摟著我,似乎在細細領略我身體的滋味,陰莖也還放在我的洞裏面,捨不得拔出來。

我槌打著他,很無助,很痛苦,[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面對我的眼淚,他只冷冷地說: [做都做了,保守秘密吧,,,媳婦!]

他將龜頭拿出來放到我的嘴邊,上面還有黏乎乎的精液滴下,我想轉頭躲開,卻被男友爸爸一手緊捏下巴,只好張開嘴來,他的雞巴插入到我口中,他又在我的嘴裡抽送著擠出最後幾滴精液,讓我的嘴巴清洗乾淨他的肉棍後,才又拿了出去。

隨後男友的爸爸和我兩個人都從狂亂中回到現實,我們兩人都軟軟地躺在床上沒有動彈,我身體軟軟蜷縮著睡,男友爸爸也倒在一邊側臥著,他一隻手還不甘心的握著我粉嫩的雪白乳房,輕輕地揉撫著:[小晴,妳身子真棒!]

[叔叔,我沒想到你如此禽獸!]

[喔?難道我沒滿足妳啊?]

男友的爸爸一邊說著,一邊又探頭過來想親吻我,卻被我推開了,我爬起身來,去清潔身體。

可是那個晚上,當我洗完澡後,男友的父親並沒有就此放過我,大約凌晨三點左右,他又再度潛入男友房中,發瘋似的做我,他的溫度、他的味道、他的氣息,透過他強健結實的身體讓我徹徹底底的感受到了。

我推不開他,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也推不開他。

他牢牢地扣住我的手腕,吮吻啃咬著我雪白的肌膚,在我纖細的肩上,以及柔嫩的胸脯上,印下了無數個淺紅色的瘀痕,被他親吻過的地方,都泛著像是灼傷似的疼痛,他的大掌強硬地分開我的雙腿,探進單薄的底褲之內,攫覆住我腿心之間的柔軟,

男友父親強悍的體魄宛如風暴般侵略了我,他低吼著,強壯的臂彎扣住我柔軟的嬌軀,一次次地在我的身上需索,那個晚上,沒有保險套,沒有任何的阻隔,他強悍地貫穿我數百下、數千下,在和男友做愛時,我們一般只做不到十分鍾就結束了,

可是那個晚上,我只能由著男友的父親,一直做、一直做,一直做!

有幾次我被他做得人差點虛脫,兩腳酸得厲害,乳房已經被他捏得淤青,完全抵擋不了他的侵襲。

導致隔天去看男友時,我必須將自己包得緊緊地,深怕讓人發現我身上的傷痕。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