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蘭心裡很緊張,她不知道自己的計劃是不是會成功。

因為她不確定仍處於失戀痛苦中的弟弟,是不是會對她這個20歲,渾身充滿著女人味的胴體,產生出興趣。

儘管自己是個所有女孩的羨慕對象,身材高佻且苗條,有一對豐滿而堅挺的胸線,渾圓完美的屁股,那是剛跟弟弟分手的女孩子怎麼比也比不上的,那個女孩的胸部才剛剛開始發育而以,胸型甚至還不到「 A 」罩杯。

但是剛失戀的弟弟沮喪的心思,卻完全擺在前女友的身上。

雅蘭的家庭,跟大部分人不一樣,她們自小父母雙亡,是爺爺奶奶扶養長大的,就在雅蘭剛出社會工作後,爺爺奶奶也因病相繼去世了,還好雅蘭努力的工作,總算是把弟弟扶養到大學畢業。

志俊在大學時交了一各女朋友,兩人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可是就在志俊去當兵屆臨要退伍時,他的女朋友開始避不見面,打手機也不回,直到有一回志俊在女友家樓下,看見女友手親密的挽著另一個男生,這時志俊才知道他的女朋友兵變了。

退伍後的志俊,鎮日藉酒消愁,什麼事情也提不起他的興趣,這看在從小相依為命的雅蘭眼中,心理十分的難受,雖然雅蘭總是一直勸著志俊,凡事要想開點、他還年輕女朋友再交就有了等等…可志俊卻一點也聽不進去。

一個星期前,工作回來的雅蘭發現,志俊會一邊看著有線電視裡的「R」片,一邊喝著啤酒。

這時雅蘭想起,以前她好像也看到過一次弟弟躲在房間裡在打手槍。但是弟弟看到她之後,便立刻坐直身子,所以她也不是十分確定。

不過,此時她希望弟弟真的有那麼做過,因為這將讓她的計劃能更容易實現。

她花了整個下午在自己房裡擺設東西,移動桌子,確定小鏡子是放在正確位置,讓房裡光線適中,或著是她所希望的適中。

但是現在,她花了最後三小時在房裡,納悶自己到底在做什麼。

『我是真的希望能藉此提振起弟弟的信心,但是如果弟弟不理會她,那自己又該怎麼辦呢?…唉!…不過…也沒辦法了…只好試試看再說了!』雅蘭想到這件事,就覺得自己真的是異想天開,但是為了弟弟什麼方法她都必須嘗試看看了。

『趁自己膽怯想退出之前,最好馬上就開始進行計畫吧!』雅蘭心中這樣想著。

她走到房間門口鼓起勇氣,抬頭走出房間。在進去客廳之前,她停下腳步,想先看看弟弟在客廳做什麼。

「非常好!」從客廳傳來〝嗯嗯哈哈〞的聲響,她確定弟弟正在看電視裡的「R」片。

當她走進客廳時,志俊大大地嚇了一跳。

「姊,我以為妳已經睡了!」當她進入客廳的瞬間,志俊立刻坐直身體,並迅速地拿起遙控器將電視給關掉。

「我是要睡了啊!…只是我突然想要喝一杯牛奶…」雅蘭努力的裝作若無其事。

「要不要姊姊再幫你拿瓶啤酒出來?…反正我也要去廚房倒牛奶?」

「不用!…我也差不多要回房睡了!」志俊的回答顯得有些慌張。

這時,雅蘭開始有些擔心了起來:『在自己還沒把一切都準備好之前,還不能讓他回房間睡覺…』

可是,她又能做什麼?

這時她突然看到地上的空瓶子,只有四瓶,準備晚餐時她記得冰箱裡剩的是五瓶啤酒。

於是,她裝作漫不經心地說道:「再喝一瓶吧!冰箱裡還剩一瓶順便喝一喝,明天我到超市再買回來。喝完了再去睡,我去拿來給你…」雅蘭急忙走到冰箱拿出剩下的那瓶啤酒給志俊,然後才轉身到廚房泡了杯牛奶。

其實,她並不是真的想喝牛奶;而是如果她不去泡牛奶,志俊也許就會發現破綻,而感到懷疑。至於啤酒她想:『也許過量的酒精能使得她的計畫進行的更順利,也說不定!』

她身上穿著一件寬大的襯衫,充當睡袍,而此時在襯衫裡頭卻是什麼都沒有。

她拿著牛奶,走到客廳。

他走到志俊的身前,身體慢慢地往前一傾,從領口中裸露出她如冬雪般柔嫩的肌膚,及那對豐滿堅挺的乳房。

「弟,晚安!」雅蘭在弟弟的額頭上給了他一個晚安吻。

當她的襯衫前襟微微飄蕩的時候,她看見志俊那略微停留在她襯衫領口的目光。

『太棒了,成功了!』她心想著:『希望志俊有看到她襯衫領口裡的部位,而且會被它所迷惑!』

「晚安!姊…」

雅蘭轉身回房,但在她離開客廳之後,她又偷偷轉過頭來窺視,看看弟弟在做什麼。

志俊輕鬆地躺回沙發,隨手拿起她剛拿出的冰啤酒,再度的打開有線電視。

『太好了!…這樣一來大概還有半小時的時間,足夠讓我把剩下的事情給準備好了!』雅蘭心想著。

她不敢相信自己現在所進行的計畫,但是她只要一想到計畫的內容,她的胸口就會開始急促地跳動起來,而下體的蜜處也開始變得很濕潤。

她回到房間後,先確定著房間門已經打開約一吋的空隙。

這應該讓弟弟能有足夠的光源,進而偷窺視自己了。

至少,此時雅蘭的心中,是非常渴望弟弟等一下會按照她計畫中的來偷窺她!

最後,雅蘭再次地檢查起房間的擺設。

她轉開書桌上的小臺燈,關掉天花板上的燈。

她坐在書桌前,檢查著角度對不對。

從房間門那個方向看過來的人,會認為坐在書桌前的人不可能看到他,但是站在房間門外,卻可以從那個角度清楚地看到,坐在書桌前面的人。

這件事情是雅蘭計畫中很重要的一環。

她必須要清楚地讓弟弟看見她在做什麼。

這時,雅蘭聽到客廳裡弟弟傳來的聲響。

依照以往的習慣,她知道弟弟一定會先收拾好客廳,他喝完的那些空啤酒瓶,然後他會經過她的房間外,再回到他的臥房。

『這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我可千萬不能錯失掉。』雅蘭心中告誡著自己。

『可以開始了!』雅蘭將身上的襯衫迅速地脫掉,然後渾身赤裸裸地坐在書桌前。

冰涼的空氣,吹拂過她的乳房,使她的乳蕾巍巍地聳立起來。

『太好了!一切都照著計劃進行…』她心想著。

她挪移出一個更舒適的位置,然後檢查她事先擺在書桌上的小鏡子,確定小鏡子有擺到正確的角度,好讓她能從鏡子裡看到房間門口的一舉一動。

假如,志俊躲在房間門外偷窺她的話,那他一定不會去注意到書桌上的這個小鏡子。

接著,雅蘭開始將她一隻手伸在蜜處,並開始揉弄了起來,她的另一隻手握在其中一個乳房,指頭揉捏起乳蕾,使得它開始硬挺起來。

當她聽到志俊慢慢的走近她的房間門口時,她的蜜處變得更加潮濕了。

『我這樣做對嗎?』心中突然升起的理智,讓雅蘭遲疑了一會兒,但是她的手仍然繼續的在蜜處跟乳房自慰著。

『弟弟就快要經過房間了!』雅蘭忐忑地用一隻眼睛盯著小鏡子看。

然後,她看見弟弟從她房間門口走了過去。

此刻,雅蘭的心裡開始往下沉沒,弟弟甚至連她的房門都沒有看一眼。她盯著鏡子想到出神,眼淚偷偷地凝聚在眼眶裡打轉。

接著,她彷彿看見了一個奇蹟。

弟弟開始往回走了。

房間的門輕輕地被打開來了。

如果她已經熟睡了,志俊大概不想吵醒姊姊。

接著,房間的門又輕輕地被關上,但是並不是全部關上,房門仍然還開,只是比剛剛預留的門縫還要大些。

此時,雅蘭已經確定弟弟正在偷窺著她!

她繼續的自慰著…

快感已經使得雅蘭,在不知不覺中開始扭動起她的美臀了,她感覺得到身體上越來越熱。

房間門又被多打開了一些,而她從小鏡子看到,站在房門外的弟弟也同樣地開始手淫著。

雅蘭心中暗數著:『弟弟已經偷窺自己幾分鐘了?』

一會,雅蘭沒有再繼續保持沉默,她開始輕聲地呻吟起來:「嗯!…好舒服!…哦!!…好想有人能幹我唷!… 哦!…誰能來幹幹我…志俊…你來幹姊姊好嗎?…姊姊好想被幹哦!…弟…來幹我吧!…喔!…快來盡情地幹我吧!!…志俊…」

一個沒有注意,雅蘭沒想到房間門已經完全地被打開來了,而志俊也靜靜地走到她的身後。

當雅蘭從鏡子裡看到站在自己背後的弟弟時,心中雖然嚇了一跳,但是以燃起的慾火正煎熬著她的嬌軀,她迷惘地慢慢地轉過頭來,仰視著弟弟,凝視著他那雙幾乎噴出火的的眼睛。

雅蘭輕吟著有如夢囈似的傾訴:「志俊,你來幹一幹姊姊好不好? …姊姊好想給你幹哦!…弟,好嗎?」

志俊沒有說話,他只是低下腰,一手握住雅蘭一邊的乳房,他抬起她的下巴,輕輕地吻了下去。

雅蘭感覺到弟弟的舌頭,在她的嘴唇上輕撬著雙唇,她張開嘴讓它進入,然後她將自己的小香舌也火速地捲上弟弟的舌頭。

一會,雅蘭感受從乳房傳來的快感,比剛剛自慰時還要來的強烈,因為弟弟雙手正在輕柔地愛撫著,甚至還低身開始舔吮起它了。

志俊的手開始向下移去,慢慢滑到雅蘭的蜜處。他先在陰唇外輕輕地愛撫著,然後將一根手指慢慢地往蜜穴裡插進去,當他的手指深入地探索著姊姊的蜜穴,感受到那裡面是如此的滾燙、濕潤。

沒多久,弟弟從雅蘭身上離開,她擔心弟弟會就此停止了下來。

但是她的擔心只是多餘的,因為她看見弟弟正彎下身,脫掉褲子,隨手的拋至地板上,接著,他又脫下襯衫,也同樣地拋在地板上。

志俊站在原地,身上僅剩一條內褲,他開口說著:「姊,過來幫我脫下內褲吧!」

雅蘭興奮地站起身朝弟弟走去。

志俊輕輕地壓下姊姊的肩,讓她蹲在自己身前,他拉起姊姊的手,讓手扶在內褲的頂端。

雅蘭一邊親吻著弟弟的小腹,一邊慢慢地拉下他的內褲,當內褲被褪至一半時,開始裸露出裡頭的肉棒,當內褲完全離開臀部後,肉棒迅速地彈了出來,紅通通的龜頭在她眼前一抖一抖地彈跳,彷彿是在向她示威似的。

肉棒大約有13公分長,雖然沒有雅蘭看過的A片裡,黑人演員那般的粗大;但是它卻是堅挺地指著她。

雅蘭知道它是因為自己而勃起的,因此她感到興奮極了。

志俊將肉棒挺向雅蘭,而雅蘭也主動地親吻起它,然後用嘴唇含住龜頭,伸出舌頭慢慢地舔吮著。

然後,志俊扶住雅蘭的頭,讓肉棒深深地挺進她的嘴裡。

雅蘭很興奮的任由它在自己的嘴裡進出,因為計畫中她的小嘴就是要給弟弟幹的。

弟弟的肉棒在雅蘭的小嘴裡進進出出,她能很明顯地感覺它傳出來的脈動,但是又沒有感受到它有一絲快射精的跡象。

過了好一會,志俊將肉棒從姊姊小嘴裡退了出來,他扶起姊姊讓姊姊站起身來,然後開始親吻著她的唇,接著他抱起姊姊把她帶到床上。他將她放下,又連續地親吻起她,從嘴巴慢慢地往下移動到她的頸子、她的乳房。

雨點般的熱吻,輪流交替地灑遍雅蘭的一雙乳峰,雅蘭再一次輕聲地呻吟起來:「嗯!…哦!…嗯嗯!!」

然後志俊的頭往下移,他親吻她的小腹,然後鑽進姊姊的雙腿間,舔舐起那濡濕的蜜處。

雅蘭感受到弟弟的嘴唇,緊貼在她的蜜穴口,舌頭正深深鑽入,輕舔的她的處女膜。

當弟弟的舌頭將雅蘭舔至高潮的邊緣時,她將臀部往上挺向弟弟臉龐,好讓弟弟的舌頭能更快速地,將她帶到高潮的巔峰…。

但是,這時志俊卻倐然地抬起頭來,他跪在姊姊大張的雙腿間。

雅蘭不想讓弟弟停止下來,她扭擺著腰,並不時地將她的蜜穴挺高,好誘使弟弟能再次趴下頭來,舔吮著她的蜜穴。

但是,志俊卻只是看著姊姊,一會,他用著含糊不清的聲音說著:「姊,妳好美啊!…我…我…要佔有妳!」

雅蘭嘴角蕩漾著無限地笑意,因為她的計畫成功了。

「幹我吧!…志俊,姊姊也想給你幹…」

志俊低下身體,親暱地親吻著雅蘭,但是手卻扶著她的臀部,讓她蜜穴保持著高挺的姿勢。接著,志俊手一伸將陰莖引導至姊姊等候許久的濕潤蜜穴前,他用龜頭在蜜穴裂縫前上上下下地來回摩擦,讓濕潤的淫水沾滿龜頭。

當志俊滑動肉棒挺入蜜穴時,雅蘭清楚地感受到那股脹痛的感覺。

肉棒雖然慢慢地挺進,而且沒有很深入,但是沒一會就開始力道加大、加深,直到雅蘭感受到那顆粗脹的龜頭抵在她的處女壁上。

當志俊慢慢壓下臀部,肉棒開始穿透那片薄薄的處女膜,並撕裂它時,他保持著原姿勢,緊緊地摟住姊姊。而雅蘭也拚命忍著讓自己別發出聲音來。

不久後,志俊便不再保持這個姿勢了,他開始緩緩地擺動起臀部抽插著她,慢慢地加快速度、慢慢地加大力道。

雅蘭的痛楚很快的就被這股快感給超越了,因為她是如此渴望能被弟弟這般幹弄,她可以清楚地感受到高潮正在蜜穴中滋長著。

此時,雅蘭心中只希望弟弟千萬別在這時候又停了下來,她希望能就像這樣一直幹著她,直到把她幹到高潮為止。

「哦!…弟…用力地幹我,好好地幹我!…再幹深一點…把姊姊幹到高潮…  幹快一點…盡情地幹我!!…」雅蘭的嬌吟響徹整間房。

志俊聽了姊姊的要求,他的動作也越來越用力、速度越來越快,直到他感受到姊姊的身體開始發出哆嗦,然後,他狠狠地10幾下猛刺,將姊姊推過了高潮的邊緣。

雅蘭享受到自慰時從未體會過的高潮,她能感覺到弟弟肉棒也開始在自己收縮中的蜜穴裡激烈地脈動著。當弟弟的精液噴射進入她的體內後,她的處女嫩穴仍不停地擠壓著肉棒。

弟弟射了一股又接一股,雅蘭以為他停止下來,穴心被滾燙的精液噴射一股後,就回應著一次的高潮,一下子弟弟已經在她蜜穴中噴射了7-8股滾熱的精液,而雅蘭也一下子被噴出了7-8高潮,她好希望弟弟的肉棒,能這樣一直噴出滾熱的精液,讓她一直敞揚在高潮的波浪下,別停下來。

可是,弟弟終究還是癱軟在她的身上了。

志俊往底下一看,他瞧見了鮮血,驚駭道:「天啊!…姊…妳還是個處女??…我…我竟然奪走了妳的處女!!…姊…我對不起妳!…」

「志俊…姊姊並不怪你…是姊姊故意要給你的,姊姊已經等了你很久了,你終於讓我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

雅蘭娓娓地接著說道:「你難道不知道姊姊一直都在愛你嗎??」

「姊,其實我也很愛妳…」

姊弟倆躺在床上,親暱地對吻,緊緊地擁抱彼此。

一會,雅蘭看見弟弟的表情一下子又變了。

「姊,妳上次的月經走是什麼時候?」

「是半個月啊!怎麼了嗎?」雅蘭疑惑地反問著。

志俊向後一靠:「十幾天前嗎??」

雅蘭還是有些不解:「對啊??」

「那…妳現在是在生理危險期啊!」

志俊的額頭已經微微地冒出汗了。

「姊,那妳很有可能會懷孕囉!」

雅蘭點頭說道:「對啊!…我可能會懷孕!」

雅蘭之前沒想到這點,因為一開始她也沒往這方面去想,但是,此刻她想到了更多,而她的乳蕾與蜜穴也開始越來越燙了。

她看著弟弟,他的肉棒已經不知幾時又勃挺挺地翹起來了。

可能把姊姊幹到懷孕的這個想法,也讓他興奮起來了嗎?

雅蘭壓到弟弟身上,用濕淋淋的蜜穴口挺摩他的龜頭。

「志俊,再來幹姊姊一次!…我要你把精液再射進來一次。」

志俊還沒從意會出雅蘭的用意:「姊,我剛剛已經錯了一次,我不能再錯下去!」

「你可以的,弟,別想對姊姊說謊。」

雅蘭的粉頰上泛起了異樣的紅霞,但那並不是羞怯,而是興奮。

「你看你都已經那麼硬了,我知道你也一定很想要再幹姊姊的,對嗎?」

雅蘭不給弟弟進一步爭辯的機會,她撅起屁股,握住地第的肉棒,將它引導到濕潤許久的蜜穴口。

志俊顫抖著雙手,伸到雅蘭的臀部,動作很慢,差點,雅蘭以為志俊是要把她給推開,她屏息等待著,最後,當志俊的手觸摸到雅蘭那有如嬰兒般幼滑的肌膚後,他紅著眼,嘴裡發出野獸似的〝荷荷〞聲,猛地將姊姊的屁股壓下,用堅硬的肉棒刺頂著她。

「喔!…弟!…太深了!…」雅蘭雖然皺著眉頭,但心裡卻是狂喜著。

志俊繼續扶著姊姊,抱著她雪嫩的屁股,上上下下挺動著腰,直到她再次陷入高潮的波浪中。

接著,他伸出手,握姊姊豐潤的幼奶,細細地愛撫著,輕輕的捏揉她的乳蕾。

「志俊,幹吧!…盡情地幹姊姊吧!」雅蘭像顆皮球似的,被頂得忽上忽下,她扭動身軀,感受著弟弟那根插在自己體內,越來越硬挺的肉棒。

志傑已經快要射精了,雅蘭也同樣來到高潮的邊緣了。

雅蘭希望姊弟倆能一同敞揚在高潮的餘韻中。

「好弟弟…盡情地幹姊姊啊!…把你的精液射到姊姊的子宮裡,讓姊姊幫你生個小貝比。」雅蘭嘴裡亂喊,頭也狂野地搖擺著,她雪白的肌膚染上紅彩,吐氣如麝。

「弟…再幹用力一點,我要你用精液把姊姊的子宮都射滿,讓姊姊幫你生一個小孩。喔!…深深的幹我…姊姊好喜歡你這樣幹唷!!」

志俊瘋狂地挺動他的腰部,讓雅蘭已經不知攀到第幾次高潮了。

她感受到弟弟的精液,再次淹滿她的處女嫩穴。

他滾燙的精液射滿在她的子宮中。

雅蘭輕喃著:「志俊,你把姊姊幹得好美唷!…我真愛你,好弟弟。」

「姊…我也愛妳!」

「姊,我真的能永遠這樣幹妳嗎?」

「只有當我們在家的時候吧!…我們的事情,假如被人發現了,那我們兩個就都別想見人了!」

雅蘭俏皮地眨眨眼,手指在弟弟乳頭上畫圓圈。

「如果你不說出去的話!…那外人怎麼能知道我們在家裡發生了什麼事呢?」

志俊對姊姊挑逗的動作有些心悸:「姊,妳放心,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雅蘭嗔笑道:「我也是啊!」

剩下來的日子,雅蘭和志俊每晚都睡在一起,整晚都這樣猛幹著,直到隔天姊姊必須離開家去上班為止。

那天志俊去接姊姊下班,在從公司回來的路途中,志俊把車停在一家藥局前。

「姊,我去買一下東西,妳留這等我。」

「好,不過你要快一點,人家已經等不及要快點回家讓你幹了!」

「嗯!…我會快去快回的!」志俊笑著說。

志俊回來的比姊姊預期中還快,而且他加緊油門地趕回家。

雅蘭並沒有看見弟弟買了些什麼東西,直到他們走進家門後。

「姊,妳想要尿尿嗎?」志俊問道。

「嗯!…有一點啊!…你為什麼這麼問我?」

志俊拿出驗孕試紙和一些保險套。

「先去驗看看妳有沒有懷孕,如果沒有,那我們等一下就用這些保險套!…我不能讓妳當個未婚媽媽…忍受外人異樣的眼光…」

聽到弟弟的話,雅蘭的表情一沉。

「我並不在乎自己當個未婚媽媽,我也不害怕別人異樣的眼光,我很樂意看見自己懷孕,如果沒有,我也不會去用這些保險套的。」

雅蘭嘟著小嘴說:「我已經考慮清楚,我希望你幹我,就是希望你能讓我懷上一個小孩,這樣,我就可以同時擁有你這個弟弟和一個兒子,或者是女兒了!」

但是從志俊的表情,雅蘭可以看出,他心裡或許不是這麼想的。

雅蘭先走向浴室,志俊在後面緊緊跟著。

她先脫掉自己身上所有的衣物,只是尿尿並不需要這麼做,她這麼做是因為待會要讓弟弟幹她,而先做好準備。

她把尿液尿在驗孕紙的其中一端,然後把驗孕紙放下,開始脫下弟弟身上的衣服。志俊也渴望地看著她,一手愛撫著她的乳房。

雅蘭看完驗孕的測試結果後,她把弟弟拉到了她的臥室。她臥室裡的床比較大,所以她們每一次都是在她床上幹,這對她們而言,有一種特別的意義。

「弟,你可以把那些保險套丟掉了!」

雅蘭挺著胸,大膽地向弟弟宣告著。

「就算你現在開始使用,那也沒有什麼幫助了!」

「姊,妳…妳是說…妳有了?」志俊的聲音聽來像是呻吟。

雅蘭坐上弟弟的膝蓋,撥開這個男人的瀏海,親吻著他,呢喃道:「是啊!…你就要當爸爸了!」

志俊臉上血色,剎時間褪的乾淨,他大張著口,卻說不出半句話來。

雅蘭只是不停地吻著他,用漸漸挺立的乳蕾,摩擦他的胸口。

好半晌,志俊低聲說道:「姊,我…我說不出現在是什麼感覺,孩子生下來後,該叫我爸爸還是叔叔?」

雅蘭輕咬著弟弟的耳朵,柔聲說道:「叫什麼都好!…現在你只要好好地表現給我看,快來幹我吧!…親弟弟…快好好地幹你的親姊姊吧!」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六年級女生浴室
我和妹妹的錯愛
飛機上的小妹妹
小阿姨的絲襪
無止盡的強姦嫂子明敏
給我捉住把柄的嬸嬸
大學裡的五朵淫花
丈母娘性奴
媽媽的陽光沙灘
雪白的屁股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