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月光下,少女一身淡綠,在青翠柳樹的襯托下,更是清雅動人,微風
拂過,吹動少女垂腰青絲,小蠻腰之上的一條紫色衣帶,牽繞出少女曼妙的身姿。

  少女年齡不過十六歲左右,堪稱人間絕色,那張稚氣未脫的小臉,更是蘊含
著淡淡的妩媚,清純與妩媚,矛盾的集合,讓得她別具誘惑!

  特別是那對遮掩在淡綠衣衫之下,略微挺翹,已經開始發育的玲珑的小胸脯,
雖然青澀,可卻已初具規模,別有一番青澀果子的誘惑。

  在少女那不堪盈盈一握的小蠻腰處,一條淡紫衣帶,將那曼妙的曲線,勾勒
得淋漓盡致,柳席貪婪熾熱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少女的纖腰,心頭暗自想到,若是
能將這等小蠻腰摟進懷中,那會是何種享受?若是…………

  柳席想著想著竟然是興奮得連呼吸都是變得急促起來。熾熱的望著不遠處那
亭亭玉立的青春少女,柳席的手掌因爲激動,有著輕微的顫抖,面前的清雅少女
與他以前所玩過的女子完全不同,那猶如青蓮般脫俗的氣質,簡直讓得愛女如命
的柳席恨不得馬上將之奪入手中。狠狠的壓在身下蹂躏奸淫一番!

  柳席慢慢的靠近黛兒,突然一把香粉隨著柳席的手掌揮出…………

  黛兒正想得出神,突然隨風飄來一陣淡淡的香味,黛兒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
口,閉上眼睛細細品味!

  突然白嫩的小手手被一只寬大的手掌緊緊抓住,薰兒一驚,體內斗之氣急速
流動,想要掙脫,然而切是發現體內的斗氣竟然是消失得一干二淨!柳席輕輕的
哼了一聲,雙手扼住黛兒粉嫩修長的玉頸,讓得她乖乖的停下了掙紮。柳席制住
了黛兒,兩手一夾,閃身朝著黛兒的閨房掠去!

  由於黛兒的身份特殊,蕭家把她的住房安置得很幽靜,平時一般也沒人會來
打擾黛兒。柳席進入黛兒的閨房,反手把門拴上,並在房間里設置了簡單隔音結
界。

  黛兒的房間布置得相當的漂亮,紅色的地毯,紫色的牆壁!雪白的紗帳!尤
其雪白的大床相當柔軟!

  柳席把黛兒放在床上。

  黛兒顫聲道:「你……你要干什麽?」

  柳席伸手捏著她的雅嫩的小臉,淫笑道:「嘿嘿,干什麽?玩你啊!」

  黛兒嚇得魂飛魄散,失聲道:「不……不……不要……」

  柳席伏身下去,按住黛兒的香肩,迫不及待地吻向少女那紅嫩鮮豔的櫻唇。
黛兒慌忙躲閃,卻被他就勢吻在優美白嫩的細滑玉頸上。

  「唔……唔……你……放、放開我,你……無恥!」

  「放開你?本公子第一眼看見你就發誓,今生一定要把你弄到手,黛兒,認
了吧!今天我就讓你這個絕色小美人兒試試我的手段,嘗嘗被男人糟蹋的滋味!
哈哈哈哈!」

  柳席聞著黛兒美麗清純的少女那獨有的幽雅體香,看著她清秀脫俗雅氣未脫
切又蘊含著淡淡的妩媚面容,長腿,翹臀,略微發育的小胸脯,現在的薰兒,如
此的妙齡少女,激起了柳席高亢的獸欲。柳席不顧抵抗,雙手侵向黛兒玲珑浮凸
的小胸脯,沿著那誘人的曲線放肆的遊走起來。

  突然,柳席的一雙大手順著黛兒的粉頸伸進了衣內,在黛兒那幽香暗溢的淡
綠衣衫內肆意揉搓起來,觸手處那一寸寸嬌嫩細滑的玉肌雪膚如絲綢般滑膩嬌軟。
隔著輕薄的抹胸,他淫亵地襲上黛兒那一雙嬌挺柔嫩的乳峰,肆意撫弄著、揉搓
著……

  黛兒又羞又怕,雙眸緊閉,嬌軟的玉體拼死反抗……但是此時的她又怎是這
個淫魔的對手。由於玉體內斗氣被制,黛兒在柳席淫邪的撫摸揉搓下,羞得小臉
通紅,被柳席那雙肆意蹂躏的淫爪玩弄得一陣陣酥軟。

  柳席色色的看著黛兒嬌柔的身體:烏黑柔順的長發披在身后,苗條修長的身
段鮮嫩而柔軟,冰清玉潔的肌膚溫潤光滑瑩澤。只見少女傾國傾城的絕世容顔含
羞帶怕,猶如帶露桃花、愈發嬌豔。那玲珑的小胸脯,風光绮麗!

  柳席的淫手按在少女高聳玲珑的小乳峰上,輕薄地撫弄起來,肆意享用那一
分誘人的綿軟。突然,魔爪探出,抓向少女胸前淡綠的衣衫。黛兒拼命反抗,可
是男人瘋狂起來的力量,又豈是黛兒這柔弱少女所能抗拒的。只聽「咝、咝、咝」
幾聲,黛兒身上的淡綠衣裙連同亵褲被柳席一同粗暴地撕剝下來,僅剩下一件雪
白柔薄的抹胸還在勉強遮蔽著少女粉嫩的胴體。護法神一聲獰笑,雙臂制住黛兒
的身體,魔爪繞到背后去解抹胸的花扣。一聲輕響,花扣脫開,少女身上最后一
絲遮蔽終於也被除了下來,只見一具粉雕玉琢、晶瑩玉潤的處女胴體徹底裸裎在
眼前。掙脫了亵衣束縛的兩個玲珑的雙乳更加堅挺地向前擺動著,如同漢白玉雕
成的巧奪天工的藝術品,在昏暗的燈光下映射下,散發著蒙胧的玉色光澤。冰肌
玉骨嬌滑柔嫩,玲珑挺拔的雪白乳胸上襯托著兩點奪目的嫣紅,盈盈僅堪一握、
纖滑嬌軟的如織細腰,平滑雪白的柔美小腹,優美修長的雪滑玉腿,真是無一處
不美,無一處不誘人。尤其是那一對柔嫩的少女乳峰俏然聳立,嬌小玲珑、美麗
可愛的乳尖嫣紅玉潤、豔光四射,與周圍那一圈粉紅誘人、嬌媚至極的淡淡乳暈
配在一起,猶如一雙含苞欲放、嬌羞初綻的稚嫩花蕾,楚楚含羞。黛兒冰清玉潔
的胴體完全無遮無掩的呈露出來,無助而淒豔,宛如一朵慘遭寒風摧殘的雪蓮,
任人采撷。被男人粗魯而殘忍地剝光了嬌體,黛兒終於絕望。

  「求求你……放過我吧……我才16歲,還是個未經人事的黃花閨女啊……求
求你……」顫抖著櫻唇屈辱地乞求著,絕望中更顯楚楚動人。看著黛兒一雙杏目
里閃爍的淚光,眼神里滿是哀求,愈發激起柳席的高漲欲焰。

  「放過你?哈哈哈哈,我要得就是你的處子之身!就讓我給你破身吧!黛兒,
女人生下來就注定要被男人糟蹋的,現在落在我的手里,你就認命吧。」不顧少
女的苦苦哀求,護法神一聲獰笑,探手擒住黛兒嫣紅玉潤的嬌嫩乳尖,貪婪地揉
捏玩弄起……

  「不要啊,你放手……」隨著乳峰上那嬌嫩敏感的乳尖落入魔爪,黛兒嬌軀
一顫,全身酥軟下來,兩滴淚水順著清純的臉頰滑落。

  柳席三下兩下除掉自己的衣衫,右手搓著黛兒那雪白幼嫩高高翹起的少女美
臀,左手盡情搓揉黛兒白嫩的乳房,揉弄著她鮮嫩可口,顫抖的粉紅乳頭。他的
下體緊貼著黛兒的股間不停的磨蹭,特別猙獰恐怖的超大傘狀龜頭從后面激烈磨
擦黛兒顫抖的嫩唇,弄得黛兒的嬌軀不停的打顫。同時,探口捕捉著黛兒可口的
櫻唇。

  「啊……」,柔嫩鮮紅的櫻唇間禁不住發出一聲絕望而羞澀地呻吟,少女純
潔的雙唇四處躲避。幾經無力的掙紮,鮮嫩的紅唇終於被逮到。黛兒的嬌靥越來
越紅潤,不但雙唇被侵犯,連敏感的胸部也一刻不停地被搓揉玩弄。

  柳席強硬地將嘴唇貼上少女鮮嫩的紅唇,激烈而貪婪地的吸允著。黛兒的抵
抗漸漸減弱,不知不覺中已被壓迫成完全順從的狀態。絕色少女無助地顫抖著,
矜持的身體深處在羞恥中漸漸崩潰。黛兒緊閉雙眸,美麗的睫毛微微顫抖,在護
法神的逼迫下一點點張開櫻唇,露出小巧的香舌。任由他貪婪地吸吮著自己柔軟
的舌尖,黛兒顫抖著吞下柳席移送過來的唾液。柳席用自己的舌尖,肆意攻擊著
少女的香舌,黛兒不自覺呻吟出來,好像全身的感覺都集中到舌頭上似的。黛兒
的香舌被強烈吸引、交纏著,漸漸變成深吻。柳席強奸著這黛兒嬌豔的櫻唇,品
味著眼前這美貌少女被強迫索吻的嬌羞掙拒,連甘甜的唾液都盡情吸取。

  黛兒纖美修長、柔若無骨的美麗玉體在柳席的身下無助地扭動、掙紮著,重
壓下越來越酸軟無力。內心雖然在絕望地呼喊,赤裸的玉體依然不甘心地抵抗,
但黛兒的反抗越來越軟弱,越來越沒有信心。

  柳席早已被黛兒的誘人秀色刺激得兩眼發紅,他將黛兒強按在柔軟的床上,
不容反抗。一只手捏住少女的雙腕,壓在她的頭頂上,另一只手從絕色麗人那柔
軟挺立的乳峰上滑落下來,順著細膩嬌嫩的柔滑雪肌往下身撫去,越過平滑嬌嫩
的柔軟小腹,手指就在仙子那纖軟柔美的桃花源邊緣淫邪地撫弄起來……少女的
細腰不知不覺的向上挺起,想逃避,卻更加迎合了猥亵的玩弄。

  柳席雙手慢慢向桃花源侵入。在黛兒那稀疏未成熟的陰毛遮蓋下,兩片粉紅
的陰唇珍珠般緊貼在一起,中間那細縫幾近不見。柳席雙手用力擘開兩團陰唇,
伸出手指在黛兒陰道內撩弄,弄得陰壁也漸漸也濕潤起來。

  柳席得意的挖苦道:「黛兒,小淫婦,還表里不一,還說什麽不要?下面都
濕了,哈哈哈哈!」

  黛兒苦不能言,只能努力把雙腿夾實,阻擋柳席的攻入。

  柳席還想進一步深入陰道內探索,不過卻被物件阻擋著,那就是黛兒的處女
膜了。柳席更爲興奮,一時松懈,胯下那龐然巨物控制不了,一下子暴漲了起來!

  柳席雙手緊捉著黛兒的屁股,把那鼓漲的龜頭,對準著陰穴,超大傘狀龜頭
抵著已經濕淋淋的幼嫩花苞開始用力,準預備雷霆一擊,享受破處的快感。

  「啊…啊…好痛……不要啊……求求你…千萬不要……嗚嗚………求求你…
不要……」黛兒恐懼地哀叫,全身顫抖掙紮,不停哭著求饒。她的哀叫楚楚可憐,
聲音柔媚銷魂,是男人聽了都會更想狠狠蹂躏的聲音。

  「求求你……不要……嗚嗚……痛…饒了我……」黛兒全身顫抖,楚楚可憐
地呻吟!

  「蕭炎哥哥救…救我…啊…啊…好痛……會死啊……」

  柳席噗滋一聲從背后直插而入,柔軟鮮嫩的處女肉壁緊緊的夾著並纏繞他的
巨屌。

  「啊……好痛……啊……啊……求你…停下來……會死…啊……不要啊……
嗚嗚…啊…啊…會死啊…嗚嗚…放過我…嗚嗚…啊…啊…」

  黛兒慘叫哀嚎,纖細雪白的背像觸電般激烈弓起,被柳席的超大雞巴開苞撕
裂的劇痛令她幾乎死掉……

  黛兒的陰道,是柳席這輩子所遇見最爲狹窄的一個,加上黛兒初經人道,驚
惶過度,陰壁收縮,夾得柳席過瘾非凡,帶來更大的壓迫感。每一次抽插,陰道
肉壁緊緊咬著陰莖,只樂得柳席眉開眼笑,口中發出如野獸般的嚎叫,不斷地
「噢…黛兒…噢…寶貝…插死你……噢……插死你……」的狂笑,狠狠地把陰莖
撞到花芯中,讓兩人的下胯每次也碰撞磨擦,而陽具抽出陰道時,亦每一次都出
「拔滋……拔滋……」的聲響。

  黛兒想要減輕痛楚,拼命的扭動腰肢,頭也不停的擺動,使得齊腰的秀發也
是不停的飄動,卻是更加激起男人征服的欲望。

  柳席猛烈的插弄了數百下後,黛兒的屁股早被柳席抓得留下兩團掌印。陰道
更是鮮血直流,加上花芯被沖破,黛兒亦漸漸不支,雙頰充紅,目光散渙,幾近
昏迷,就像迷失理性一般,又叫又喊,只曉得不住扭動,但口中仍不停喃喃叫道
:「不…不…要啊……不要……再插…求你…插…啊…」

  柳席這時再也忍不住,龜頭開始亂跳起來。黛兒亦是知道這是洩精的前兆,
慌忙拗動腰枝向後,希望能擺脫柳席,口中更厲聲疾叫:「求求你,不要射進里
面,求你啊,不要……呀……」

  黛兒話還沒說完,柳席已大叫一聲:「噢!」狠狠地把龜頭已一下子插到陰
道的深處,噴出一大蓬濃濁的白液。柳席對黛兒特別憐愛,更是加大勁力,把精
子噴得更遠更深,直要把整個子宮填得江河滿載,誓要令黛兒懷有自己的骨肉。
即使精液已倒灌得從陰道口中擠壓了出來,柳席的陰莖還像不停般一下一下的把
精液源源不絕地噴出,全不理會黛兒的呼叫。

  黛兒的子宮亦隨著精液的噴出,相應地張開吸納,將柳席所有精液毫不遺留
的接收,陰壁亦收縮蠕動,將擠出外精液亦盡量吸運回來,直至柳席陰莖收縮變
軟,子宮收縮,陰壁才停止了蠕動。可憐剛滿16歲的黛兒,無論怎樣極力掙紮,
還是逃不出被奸淫懷孕的厄運。

  經過了一輪的蹂躏後,黛兒早已身心受創。雙乳、屁股早給柳席抓得變型紅
腫,濃濁的精液亦不斷從潰爛的陰戶中流淌出來。柳席一放下手,黛兒再也支持
不住,整個人馬上就痛昏了過去,爛泥般倒在了床上。

  然而,惡夢還沒有就此過去。對於如此絕色的極品,如此清秀脫俗的黛兒,
柳席豈能如此就放過她…………

  柳席把黛兒抱下床,讓她爬在床邊上,站在黛兒身后,用腳將黛兒修長的粉
腿分開。黛兒還沒有弄清是什麽一回事,下體的菊花穴突然傳來一陣錐心的劇痛,
較剛才破處時的痛楚還大上十倍。劇烈的疼痛令黛兒從昏迷中痛醒過來,發出一
聲撕心裂肺的慘叫。

  「不要,……不要啊,……裂……裂了……啊……」

  未經人事的菊穴較陰道更爲狹窄緊迫,而且缺乏淫水的滋潤,柳席把火辣的
鐵棒硬生生的插入菊穴時,龜頭也因爲過於乾澀而感到微痛,然而,對於幼嫩的
菊穴嫩肌,那更加無疑是一種酷刑。每一次龜頭在屁股間抽插時,早被磨擦得皮
破肉損,鮮血源源不斷的流淌出來。黛兒被插得雙手狂抓狂扯,原本整齊的被褥
早被黛兒扯得一片狼藉!柳席移前退後的把黛兒插得狠狠撞在床上,那一下比一
下更猛的插入,較平時的力道更強大十倍。使得黛兒陰戶撞向床沿上,發出咯吱
咯吱的響聲!

  黛兒啜泣呻吟,雪白無瑕的修長美腿不停顫抖。

  「不要啊……嗚……好痛……啊…啊…會死…求求你……不要再干我了……
嗚嗚…啊…啊…會死啊…求…求求你不要…啊…啊…啊…啊…」

  黛兒白嫩的翹臀盈盈一握的小柳腰,被柳席插得不由自主的搖擺起來!

  「黛兒妹妹,你的屁股和腰都很會搖嘛……原來你這麽欠干,夾的這麽緊…
…被我干,爽不爽啊……干死你…干死你…」。

  「嗯……唔……唔…啊……嗯……嗯…唔……」

  「平常一副欠干的聖女模樣……干起來還不是一直叫……假清純…被干得很
爽吧……欠人干……干死你…干死你……」

  柳席加快速度,猛烈插了數十下之后,喉頭出一連串野獸的嚎叫,「插死你,
插死你……」敏感的陽具再次噴出如膠似漆的精液,柳席在屁道內射了一半,便
把黛兒放在在地毯上,拿著陰莖,揪住黛兒長長的秀發,把活蹦亂跳的大家夥。
插入黛兒的櫻桃小嘴,這時黛兒已麻木到不省人事,直到柳席的大雞巴插到喉嚨
深處,噴出濃濃的精液!才嗆得喘不過氣拼命掙紮起來!然而口剛想呼叫,一大
口又濃又臭的精液被吞了下去……

                【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我老婆的趣事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淫娃蒂蒂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