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的考試

一年一度的執業醫師考試於熱浪撲鼻的七月開始面試了。

「嘟……嘟……嘟……」我正在算著這個月搞了多少獎金,應該怎麼發的時候,該死的電話猶如討厭的知了在耳畔吵個不停。

「13875XXXXXX」這是誰啊,相當陌生的號碼。

「喂!是劉老師嗎?」

我剛一接,耳邊就傳來一個女性的聲音,是她?我的心跳莫地加快起來。熟悉的聲音,伴隨著她的結婚已經消失了幾年了。再度出現在我的耳鼓時,是她?我激動起來。

「小甜甜?」我覺得我的聲音也變了調。

「是我。劉老師您好!」還是那麼清甜的話語。

「哦。好,我很好!」我變得有點不迭了,「你怎麼樣啊?」

「老師我還好,我來G市了。」

她稍微停頓了下,來G市幹什麼?向我討債?我的內心頓時不安起來,三年了,三年!三年前她在我科室實習,我把她由清純的少女變成了我的洩慾工具。變得那麼的激情四射!難道她要問我索賠?

「劉老師……您在嗎?」她的聲音把我拉回到現實中,我猛的吸了口煙,突發的現實讓我猛烈的咳嗽起來。

「劉老師您怎麼咳嗽了啊?您還好吧……」

我不能再沉默了,「我還好,感冒了,你怎麼來了啊?」我急切的想知道她的目的。

「哦。我找您啊。劉老師,您是這次執業醫師考試面試的評委嗎?」

執業醫師考試?哦,我想起來了,一個月前院辦醫務科給了我張表讓我填資質呢。科長說一月後執業醫師考試派我面試評委,馬上要考了嗎?

「我還沒接到通知啊!怎麼你要考?」我的心放進肚子裡去了。

「是啊,7月10號啊,就後天啊。我沒看書,想請您給幫幫忙。」她開始急切的說了。

「嗯!如果我在裡面,我可以的。」

我不能一下就答覆她,也要顯示自己的威嚴。

「我在G市X賓館,您就是不在也要幫我嘛!」

她開始嗲起來,哎,三年了還是這麼嗲。她的老公就沒把她改變過來嗎?

「我想請您吃飯,可以嗎?」她的聲音彷彿是催魂劑,我的心跳動起來。

「我請你吧。就是再沒時間我也要請你吃飯啊。」我套她,我的腦海出現她的身影,她曾經在我身下的扭動,我的弟弟開始不安分起來。淫蕩的慾念把我燒紅。

「您來吧。我在X賓館,地址是……」她迫切的告訴我。

我能不知道這個賓館嗎?開會,講座等一系列的活動都在那兒。

「我等您!505室。」她掛了電話。

看看時間十分鐘了,我能不去嗎?我本來就是只餓狼,何況我曾經和她共赴巫山一年。心裡說你死定了。我站起來把不安分的物件重新揣了揣,不能挺著個帳篷走到外面去吧。我整理好衣服走出了我的主任辦,和當班的於主治說了聲就急匆匆的奔出醫院向X賓館弛去。

迎賓員幫我打開玻璃門,熱浪被冷氣沖刷掉,我也冷靜下來。進入電梯按下5字。

「她老公沒來?見到她我該怎樣?」

還沒嘀咕完,叮噹的開門聲讓我走出電梯。505,我看著門牌走近門前。『請勿打擾』門上掛著紅牌。她不在?還是和她老公在一起?我開始猶豫著進不進去。「嘟……」電話響了,我一看是剛才的號碼,她的號碼,我掛了,直接按響了門鈴。三分鐘吧,彷彿有幾個小時的漫長,門開了。一股我熟悉的香味撲鼻而來。

「明哥……不……劉主任……您來了啊。」她叫著我的小名突然間發覺不該這樣叫就尷尬的改了口。

還記得我的小名,我們曾經相互在耳畔彼此叫喊的一幕再度出現在我眼前,面前的她已經長得很豐滿,高高的個子,巍巍的雙峰,細長的大腿……這具熟悉而又陌生的肉體消失於我面前三年了,經歷了多少她丈夫的壓迫和揉磨後再度出現在我眼前。我的下身迅速的變化著,我張開了雙臂卻只迎接了一隻肥嘟嘟的小手。

「劉主任裡面坐啊。」她的大眼睛不再迷情的專注著我。

「哦。好……好……」我尷尬的改擁抱的姿勢為握手。

「啪」門在身後關閉了,我進入了她的單間享受著空調的冷意,身體也急劇的復原。

她變了,身體在變,心也變了。原來披肩的長髮挽了個揪,固定在美麗的面容後面。紅潤的面容可以捏出水來;細長的脖子下,那串鉑金鏈子直掛在高聳的山縫中,一襲淡白的花色連衣裙把豐滿的山峰擠成半球形;細細的腰肢緊連著大而圓的臀直向下垂,在穿著肉色襪褲的高跟涼鞋上……我直勾勾的看著她,不知道身在何地。

「還沒看夠啊?喝什麼?」

她一聲淡笑臉上出現倆朵紅暈,我只覺得熱,彷彿乾涸了好久,喉間的痰咽聲不斷的響起來。「啊?哦……就茶吧。」我不願意醒過來,這就是我曾經擁有的她嗎?

她把茶杯放上茶葉,彎下腰去倒水。圓圓的大屁股像要擠破裙子似的向我招手。天哪,裡面居然沒見到內褲的壓痕,裡面裸的?T褲?我再度挺立,真想馬上蹦過去抵著她的臀,撕碎她的衣服進入她。佔有她!

她轉過身走了幾步,把茶水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主任喝茶。」隨後飄飄然坐在我的旁邊。出醜了,我的褲子前面頂起來的景象直落她的眼中。她臉更紅了,向旁邊挪了挪屁股。我用顫抖的手捧著茶狠狠的喝了一大口,我想撲過去咬她、要她……

我終於在我倆的沉默中冷靜下來,喝了倆口茶,「你這三年還好嗎?」

「實習結束後就分配了,在家鄉的鎮醫院裡當內科醫生。然後談戀愛……結婚……一般般了……」她玩弄著自己的手指沒看我低聲說。

「那就好那就好……」我忍著內心的痛,真不敢再想她被她老公揉磨和壓在身下的樣子。

「您知道我不願意的,我沒辦法!」她看著我拋出了這麼一句話。

我啞了,在揣測她說話的意思。難道她是被她老公霸王硬上弓的?先姦後結的婚?還是……我不敢猜測。

「您知道,我的成績不是太好。這次我怕考不過去,所以……所以……」她轉移話題真快,望著我所以著,「請您幫助我通過.行嗎?」

冷風在身邊繼續降著溫,我看著她,只得做出正人君子的樣子來,「你放心吧,我要是評委絕對讓你過的。不過9月的筆試你要努力啊。」

其實面試也特簡單,不就那三場嗎。我把她卷子調出來和改卷老師說聲不就過了嘛,我在想今天要發生些過去的事情。

「嗯。那我就謝謝了!我以後再來感謝你!」她看見了曙光也就不再離我很遠了,向我旁邊挪了幾挪屁股。香氣,熟悉的那刺激我一年的香氣,再度撲鼻而來。我要引誘她,今天我要得到她!!!

「對了。怎麼你一人來了啊,你老公呢?」我決定展開攻勢了,我眼睛噴火的看著她,手捉住她的左手,用力握住。

她躲避著我的眼神,手用力向外抽著,「他去廣東打工去了,別這樣……」

「他以前是幹什麼的啊?」我故意給她逃脫的機會,這樣一來可以再度的誘惑她,雖然我想拉著她的手往我懷裡帶,再強行佔有她。

「我分配的時候,他剛從搾花廠獨立出來。天天追我,我也是單位聘請的,我就沒考慮很多,就和他談了。沒想到他和我一結婚就跑出去說要賺錢,出去有半年了……」她聲音有點哽了。

「搾花廠?」我不明白她說的是何種職業,「他對你好嗎?」我重新把她的手握緊。

「不好。搾花廠是專門收購棉花的地方,現在倒閉了。全私人收購呢。」她沒有抽出她那被我緊握的手。

「怎麼不好?」我故意問她,我知道不好的概念。

「開始談的時候,天天泡我房間裡。後來到手了就不管我了。」她說這話的時候恨恨的樣子。

「你怎麼隨便給他啊?你也寂寞?」我不知道怎麼出了這麼一句話。

她的反應是強烈的,猛的抽出被我緊握的手。「啪」的一個清脆的耳光響在我的臉頰上。

「你這樣說我?不全是你給弄的,要不是和你那樣了,我會破罐子破摔嗎?嗯!當初答應留下我在你科室做護士的。分配時,你根本就不給我幫忙。」女人憤怒起來聲音象雷一樣。

我暈了會,火辣辣的疼痛讓我清醒了許多。我得穩住她,不然的話會加重她的怒火,我也好不了。沉默了不少時間,我一把把她拉進我的懷裡。

「當初不是你要我給你指出體表標誌的嘛。你問我哪兒是胸骨角位置,心臟在哪兒穿刺,我要不是看見你的乳房,我會搞你嗎?」我惡狠狠的大聲說著,把她箍進我的懷裡,用力擠壓著她的胸部。

「我是向你討教,可是你說要脫掉外衣才能檢查,我脫了外衣你又說要解了乳罩,然後你……你把我的罩拉掉的。你強行讓我興奮的,你破了我的處女身。你放開我……」

她在我懷裡掙扎,用力地掐著我腰腹上的肉。疼痛在我擠壓她的乳房緩解,那高聳的奶子讓我下身挺得更厲害。

「我錯了不行嗎?我不是有意說那句話的。」

懷裡的女人我懂,三年前當我在脫掉她上衣,看見她飽滿的奶子後,我強行拽掉了她的奶罩,伸出碌山之爪,湊上滿口煙漬的臭嘴,終於在她的喘息中解開她的褲帶,讓她水流成河,並在她痛苦的輕叫聲中要了她的處女之身。事後她打我罵我,接著有一星期沒理我。

在等待警察抓我的度日如年中,我再度和她相逢,再度要了她時,掙扎中,她慢慢的接受了我雞巴的衝刺。一年多的性愛,讓我知道她在我的強行中獲得快感,今天我能讓她掙脫得掉嗎?除非腦血管意外差不多!我上身在摩擦著她,下身堅硬的支持著我,彷彿在說『老大我和你一條心。』我的好小弟就是好,它隔著我的褲子雄赳赳的頂住她的胯間。

慢慢的,在我的擠壓中,在我小弟的挺動中,她掙扎的力氣小了很多。我的耳邊只有她的輕哼聲,本來繃緊的身體也軟了下來。我趕忙用嘴堵住她的小口,吸著她的唇,一下兩下。她的唾液也多了起來,舌深入了我的口腔在尋找著闊別三年的「情人」。

很久,我移向她的耳根,她的身體在我的唆吸中顫抖起來,我一隻手摟著她的腰,騰出另一隻抓住她那高翹的奶子。隔著衣服,奶子在我手掌之外來回彈動著。三年的離別,當她在她老公的魔掌下扭動後,奶子變得如此的柔軟豐滿。乳頭慢慢的硬了,我的手順著她的後背滑向肥大的屁股。呵!如何形容它的彈性?我捏抓著,把它引向挺拔的小弟上……她吐氣越來越大。

「明哥!我恨你……明哥……」

當熟悉的耳語再度出現時我也迷醉了。手慢慢回到她的肩部,拉鏈頭自動跳到我的指間,我向下拉去,塑料的乳罩繫繩摩擦著我的手掌,別引誘我取下你,會給你釋放的時候的。我將她的裙由兩肩脫下,連衣裙無聲地滑落在她的腳下,我把她壓在床上,雙手伸進罩杯中揉搓著已經三年未理睬我的兔子。它在激情的蹦躍,那兩顆小葡萄在我口中進出交換著,硬硬的且調皮的咳著我乾渴的唇、我的牙。

我的嘴在她腹壁遊蕩,一路留下它快樂的分泌物。一層薄薄的絲物擋住了它的尋芳之路。馬上就進入花園了,站崗的草兒在向它舉手致敬,聽到了河水的低吟。我急忙拉掉繫在胯骨倆側的T褲細帶,久別的花園,久別的幽谷我來了。她在我的舔吻中扭擺著雙腿。我含住那兩片黑黑的唇,三年的分別,讓它著色了不少。水在我的吸吻中順谷而出……

「明……明……我受不了了……」她雙腿夾得我窒息。

「明……你別舔了啊……」她的呻吟彷彿來自天國,遙遠而又清晰。

我的耳邊只有自己的嘴與她的花園的接觸聲,鼻中迷蕩著液體的騷腥。

「啊……我不行了……」伴隨著一聲大叫,她抖動著,全身繃的象張弓,慢慢的鬆軟下來,被單上留下一灘濕痕。

我繼續撫摸著她的雙腿,肉色的褲襪給人那麼柔軟的手感,我繼續著我的動作。

「明……明哥……」

她坐了起來雙手抱著我的頭,把我向上拉著,黑漆漆的陰毛被水兒打濕,軟軟的肚皮在激烈的彈浮著,飽滿而高挺的奶子直抵著我的鼻樑,我用嘴來回的吮吸著,她的身體再度繃緊。

「明……明……別弄了……人家死了次了……」她用頭抵著我的頭,眼睛迷離多霧。

「我剛說錯了。你打我!」我假裝恨恨的說。

「明,我想你!你知道我離不開你……」她吻著我的唇,那只不安分的舌在我口中鑽來轉去,我的慾望要爆裂了。我再度把她壓在身下。

「給我,甜甜!我要你的奶,你的大奶……」

我脫掉主任的標誌,露出堅硬的雞巴。雙手用力的揉著那晃動的奶子,一挺身,我把雞巴壓在她的奶子之間。

「明……你的好硬啊好粗啊!」

她自己擠壓著雙乳,我再也忍不住了,一股強烈的射發感由上向下,精液終於沖魄而出,射在她的脖子上,臉上……我無力的軟灘在她的身邊。

「討厭啦!射我臉上……」她擦掉精液趴在我的身邊,撫摸著我的臉說著,「明!你好讓我瘋狂。還疼嗎?」

我捏著她的奶子,一隻手把她摟在懷裡,「甜甜!三年沒見你了,你的大了很多。」

「他給弄的,你知道嗎?他搞我時我都想著你。從談戀愛第三天他強搞了我後,我就想著是你在操我。都是你,人家那裡被人一摸就流水,我被你把我搞騷了。」她說著平時聽起來騷得不行的話,在我耳中是那麼的刺激。

「他雞巴大嗎?怎麼搞你的?」我的小弟弟又開始蠢動。

「你知道嗎?自從我想留下來的夢想被破滅後,我就心灰意冷了。到鎮上醫院上班很隨便,不少醫生追我,可是我就是找不到你的影子。後來他來看感冒,長的高高大大的,說話也很逗,冒早好了還來看。後來他說他要追我,我也有點想男人了就沒拒絕。他帶我看那鎮上的風景,第三天他就賴我房間不走了。」她的手到了我的下面,慢慢的捏著我。

「你就給他上了?」我想刺激她,手也沒停的揉著她的倆個奶子。

「嗯!我倆吃了晚飯,我叫他回去。可是他突然把門栓了,拉滅了燈就從我後面抵著我,說他喜歡我想娶我。手就摸我奶子,下面好硬的頂著我……我就掙扎,可是越掙扎越興奮。他解開了我的褲子直接摸我小妹妹……我昏了,他也就幹了我一炮……後來又把我抱床上親我下面……那晚他像條牛,整整幹了我四次啊……」

我的雞雞在她手中長大了,她來回的捋著。

「你的大,每次都插的我好舒服。他耐力大,那一夜我倆都沒睡覺。他就是不停勃起,不停的插我洞。」

我再度硬了,猛的坐了起來,一把分開她的雙腿將雞巴挺了進去。

「啊!明……我疼……」

她向後退了下,久違的濕暖包裹著我。還是那麼的緊,她的一縮身我滑出來一點,我再度挺進去。

「甜甜……寶貝……我來了。我操你逼逼……操你三年沒給我的逼……」我似野獸。

「嗯!我想……你……」她用雙腿箍住我的腰,「明……用力啊……啊……你想怎麼操就怎麼操吧……我要你……」

「你不理我……你知道我多想見你嗎?他知道我不是處女後就不在意我了。經常喝酒一喝就多,多了就隨時的來搞逼逼,都是你……哦……要我……明……給我……」

我不再說話,猛烈的衝刺著,房間裡只聽見彼此深重的呼吸和她的輕叫聲。終於我在她體內一洩如注。

在後來的兩天,我幫她渡過了面試關後,也在賓館極度瘋狂。走的時候她滿眼淚水。我對她說,9月的筆試,我會在老地方等她。

Leave a Reply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玩火的故事
模範生的秘密
騷人妻的特殊愛好
殘虐俱樂部
同窗之誼
來訪的姐姐
女友和她姊姊一起被輪姦(全)
甜美清純的巨乳小姨子
高職家庭快樂多
墮落學園

熱門小說:
瘋狂的婚房淫事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