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次寫H小說,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喜歡。事前聲明一下本文非虐文,非手
槍文,非綠媽文。主要是描寫一對母子變態而溫馨的家庭生活,聽起來有些惡搞,
不過確實就是這樣。
***********************************
      一個不幸的家庭,就是一切罪惡的根源。

  而我,就生活在這樣的一個家庭中。

  我今年15歲,在我不長的人生經歷中,父親似乎沒有清醒過,母親則好像
沒有停止過哭泣。

  父親患有極其嚴重的失眠症,他瘦弱、乾枯、雙眼無神。患有失眠症的人永
遠不會睡著,也永遠不會清醒。所以在我的印象中,父親一直都是恍惚的,永遠
在胡言亂語。

  父親告訴我們他根本沒有什麼失眠症,而是被惡鬼纏身了,只要他一睡著,
惡鬼就來找他索命,所以他不能睡。但是醫生告訴我,失眠症患者就是這樣的,
是分不清現實與夢境的。

  母親很美麗,很健康,同時也很柔弱。柔弱的有些過分,像玻璃一樣,一碰
就碎,眼淚是媽媽最親密的朋友,我已經記不清媽媽哭過多少次,記不清自己的
衣襟多少次被媽媽的眼淚打濕。

  其實每次我都想安慰媽媽,可我不知道怎麼才能讓她不傷心,只能緊緊地抱
著她,讓媽媽在我懷裡盡情地哭泣。

  也許是物極必反吧,無能的父親,柔弱的母親,而他們的兒子,卻正好相反,
我雖然只有15歲,已經有將近170公分的身高,由於經常鍛鍊,我比一般孩
子都強壯,而且我從4歲開始就從來沒有哭過,其實我並不是不會哭,只是我覺
得,這個家裡,如果我不堅強些,就沒有人能保護柔弱的的母親了。

  我的家庭在一個月前發生了重大改變。一個月前的那天,父親去世了。又一
次被噩夢驚醒的父親,在他撕心裂肺的哭叫聲中停止了呼吸。即使在他死前的那
一刻,嘴裡仍然不停地喊著。

  「有鬼,有鬼,我不能睡,絕對不能睡。」

  喊了兩遍。然後他就走了。走的時候他滿臉猙獰,兩眼血紅,到死也沒有閉
上眼。

  媽媽看見他死的那一幕,一下子就被嚇暈了,是我上前合上了父親的眼睛。
人走了,至少應該閉上眼睛吧。

  之後的事情就是葬禮,親屬,以及媽媽的眼淚。

  死的人已經離開,活著的人還要繼續活著。

  父親死後一週,我的人生再次恢復平靜,應該說,是比過去更平靜了吧,沒
有了每天那歇斯底里的呼救聲,母親哭泣的次數也減少了很多,生活似乎在向著
光明的方向發展。

  不記得是誰說的,暴風雨來臨之前總是平靜的。

  我的暴風雨就在父親死後的第7天,來臨了。

  那天我心情不錯,睡得很早,睡著了就開始做夢,是噩夢。

  每個人都會做噩夢,但是這個夢實在是太恐怖了,夢裡充滿昏暗,血腥,暴
力,壓抑,瘋狂,我覺得就算是地獄也不過如此吧。

  噩夢驚醒時我發現自己已經全身是汗,雙腿也在不自覺的打著戰,我是真的
被嚇到了,之後的一整天都神不守舍的。

  然後是第二晚,第三晚,每晚我都會做噩夢,每次都會更加恐怖,我感覺自
己就要崩潰了。

  第四晚我很晚才睡著,夢裡我夢見了自己躺在餐桌上不能動彈,周圍很多人,
他們拿著刀叉,他們用刀割下我的肉,用叉子插進我的肉裡,然後開始分吃我,
我不能動,只能看著他們一點點吃我的肉。

  「啊!」

  我嘶吼著,醒了過來,全身都在顫抖。

  媽媽蹣跚著跑進了我的房間,一把抱住我,大哭了起來。

  「兒子,兒子,你怎麼了,你可別嚇唬媽媽,你可不能向你爸爸那樣啊,嗚
…嗚。」

  被媽媽緊緊的抱住,胸口被媽媽的淚水打濕,這一刻,我忽然變得無比清醒。

  我想,或許,爸爸並不是在胡說,真的是有鬼,這個鬼嚇死了父親,現在又
想來嚇死我。

  如果我死了,誰來照顧柔弱的媽媽。

  我不能被打倒,無論如何也不行,為了媽媽,我要更堅強。

  想到這裡,我笑了,笑的眼睛都眯了起來,我拍了拍媽媽的肩膀,笑道:
「媽媽,沒事,最近睡得太晚,有點神經衰弱,不要緊的。」

  那天早上我特別開心,還特地親自做了一頓早餐,跟媽媽一起吃,雖然做的
很爛,不過媽媽和我都吃的很開心。

  那天晚上我睡得很早,因為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接受挑戰了。

  那晚的噩夢依然的很恐怖,我夢見自己腐爛了,身上的肉一塊塊的掉下去,
帶著白色的膿液,一塊塊脫了我的身體。

  我看著自己千瘡百孔的身體,忽然我笑了,因為我想起了早上吃的蘋果醬,
真的很像。

  噩夢總會醒來,醒來就是光明的一天,每當噩夢清醒,我都覺得生活是無比
的美好。

  接下來的幾天裡,我都在和噩夢做著遊戲,我發覺自己漸漸喜歡上了那些噩
夢,那就像一場免費刺激的恐怖片,而自己就是主角,這樣的經歷可不是每個人
都能體會到的。

  那是第10天的晚上,我滿懷期待的閉上雙眼,迎接下一場噩夢。

  夢如期而至,但是沒有殘值斷臂,沒有蜘蛛螞蟻,沒有刀山火海,四周是一
片黑暗,什麼也沒有。

  這算什麼啊?一點都不恐怖,我覺得很是失望。

  忽然眼前出現了一個影子,一個人型的影子。

  「你是誰?」我問道。

  「鬼。」那個黑影答道。

  「是你殺死了我父親。」我說著,握緊了雙拳。

  他沒有回答,只是嘎、嘎的冷笑。

  「那麼,你現在是來殺我的?」我問道。

  「呵呵,不是,我只是來給你講故事的。」

  「什麼故事?」

  「關於你父母還有我的故事。」

  「你是被我父親害死的?」我覺得自己好像猜到了原因。

  「是被你父母。」黑影答道、

  「不可能,我母親絕對不會害人的。」我憤怒地朝他揮拳,可是什麼都沒有
打到。

  「我給你講些你不知道的事情吧,20年前,我和你母親原本是情侶的,我
們約定要永遠在一起的,可是你母親家裡人卻拆散了我們。他們嫌我家窮,非要
我賺夠了錢才能娶你母親。當時我很愛你母親,你母親也很愛我,我願意為她做
任何事。所以我跑到大城市裡賺錢,我拚命的賺錢。但是等我賺了錢回去找她的
時候,她竟然已經嫁人了。」說著黑影的聲音幾乎是怒吼了。

  「你當時沒有對付他們。」我問道

  「哼,當時要是直接殺了這對姦夫淫婦就好了,可是我當時只想著死,死給
她看。於是我穿了一身紅衣服,到你母親面前自殺了,血,濺了她一身。」說完
黑影又猙獰的笑了起來。

  我心裡狠狠的呸了一聲,怪不得媽媽現在這麼柔弱,一定是當時被嚇到了。

  黑影沒有注意到我的變化,繼續說道:「我是因為聽說傳紅衣自殺的人死後
會變厲鬼。想不到,這竟然是真的。我死後竟然真的變成了厲鬼,於是我就進入
你父親的夢裡,直到把他嚇死為止。哈哈,這感覺太爽了。其實我也想進你母親
的夢裡嚇死她,可你母親的體質特殊,是絕陰體質,厲鬼無法近身,於是我就想
到了進你的夢裡嚇死你,如果她同時失去兒子和丈夫,一定活不下去的,那樣我
就可以報仇了。」

  黑影忽然飄到我的面前狠狠地說道:「要不是因為你,我想我已經成功報仇
了。可是你,你為什麼不怕,為什麼不會被嚇死,為什麼。」黑影歇斯底里的大
叫,好像做惡夢的是他。

  吼了一會,黑影繼續道:「就是因為你,我嚇不死你,沒法報仇。於是我只
好鋌而走險,強行進入你母親的夢裡,可是,就一次,我就進去一次,就被你母
親的絕陰體質傷了神魂。」

  我聽到黑影受了傷,心中一動。

  黑影嘆了口氣,繼續道:「呵呵,你猜對了,我就快魂飛魄散了。」

  「這麼說你要出最後的絕招了。」我眼珠一轉,插口道。

  「嘎、嘎,絕招算不上,不過主意確實有一個。」黑影說道。

  「你來吧,我不會怕你的。」我喊道。

  「呵呵,你放心好了,我這個主意,你不僅不會害怕,反而還會很開心,沒
准你還會感謝我呢。」黑影回答道,似乎很開心的樣子,也很恐怖。

  在黑影的笑聲中,我忽然醒了過來,我在自己房間裡,房間很暗,我感覺很
不對勁。

  很快我就感覺到的問題,此時我的心神恍惚,而且感覺遲鈍,我扭了一下胳
臂,不疼,我沒有醒,還在做夢,只是場景換到了家裡而已。

  忽然,我發現我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了。我被某種力量驅使,站了起來,走
出房間,穿過走廊,推開了媽媽的房門,來到了媽媽的床前。

  忽然我想到什麼,大吼道:「你想讓我在夢裡傷害媽媽嗎?就算是這樣,也
沒有用,這些是假的,你不要白費心機了。」

  黑暗中只有一聲冷笑,沒有人回答我。

  我走近媽媽,媽媽睡得很香,眼角還帶著淚痕。媽媽就算是睡著也會哭泣嗎。

  我的手不受控制的伸了出去,抓住被角,向後一扯,被子飛舞,散落一地。

  窗外月正當空,灑下一片銀色,正照在媽媽的胴體上,柔美非常。

  媽媽穿著一件淺綠色的睡衣,絲綢質地的睡衣,白嫩的手臂和大半美腿都暴
露在外面,媽媽手裡緊緊抱著一個大抱枕,我的手又一次不受控制的伸向了媽媽
手中的枕頭,扯了兩下才從媽媽的懷裡扯了出來,扔到了一邊。

  也許是天氣熱的緣故吧,媽媽的臉上都是汗漬,臉頰瀰漫著朦朧的水汽。烏
黑的頭髮因為汗水而捲曲。有些散落在枕邊,有些則貼在臉頰上。

  媽媽忽然失去了手中的抱枕,好像失去了某種保護。細長的眉毛緊鎖著,雙
手無意識的四處摸尋著。

  我的手又一次伸了出去,粗暴的抓住了媽媽的小手,然後把媽媽的雙手交疊
的插在了媽媽的腦後,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個繩子。我一隻手抓住媽媽交疊的雙
手,另一隻手拿著繩子,繩索熟練地在媽媽的手臂間穿梭,然後我雙手握住繩子
的兩端,用力一拉,媽媽的手就被緊緊地捆在了腦後。

  也許是用力過猛的緣故,媽媽表情不自然的扭曲著,嘴裡發出「嗯、嗯」的
聲音,似乎承受著巨大的痛苦。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的聲音顫抖了,不知道是因為興奮還是
緊張。

  我沒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但是意識確實十分清醒,我現在緊張極了,比噩夢
還緊張。

  我的身體又動了,這次我站在了床上,俯視著媽媽。

  媽媽因為雙手被綁在腦後,無法翻身,只有正面朝上的平躺著。秀髮無意識
的散開,像瀑布般散開。媽媽的嘴唇微張,口中發出模糊的喃喃自語。一滴汗珠
從媽媽俏麗的下巴輕輕滑落,順著秀美的脖頸,滑向胸口,劃過睡衣,消失不見,
只留下一片水跡。我順著水跡望去,忽然發現媽媽竟然沒有穿上內衣,勃起的乳
頭在薄薄的睡衣下清晰可辨,好像綻開了兩朵瑰麗的玫瑰。

  我的心跳加速,我的呼吸變得沉重,我無法抑制的向下看去。

  目光順著媽媽的胸部,滑到腰部,腹部,滑過睡衣,落到了媽媽的兩條芊芊
細腿上。

  媽媽的雙腿彎曲著,偏臥在身體的一側,兩條細腿緊緊的併攏著,就像一條
美人魚的尾巴。

  我還沒來得及欣賞這個藝術品,我的身體又一次不由自主的動了起來。我俯
下身,雙手握住媽媽軟弱無骨的小腳,起身,奮力向上一提。媽媽竟然被我像魯
智深倒拔垂柳般,倒拔了起來。

  我還沒來得及驚訝,就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媽媽睡衣裡面竟然是完全真空
的。

  由於媽媽被我倒提了起來,睡衣便自然下落,媽媽的整個身體就完全的暴露
在了空氣中。藉著皎潔的月光,我能看見媽媽緊緊的閉著的屁股,像成熟的水蜜
桃般。能看見媽媽黑森林般的陰毛,能看見裡面肥美的陰唇若隱若現。能看見媽
媽胸前一對堅挺的乳球挺立著,能看到那一對櫻桃般的乳頭正展示它的風采。

  我已經不能呼吸,甚至不能思考。但是我的手卻沒有停止動作。

  我握住了媽媽的雙足,奮力的把它給撐開來,然後又奮力的向下壓去,媽媽
的兩條美腿被壓到了頭的兩側,整個身體大蝦米般蜷縮起來,只剩下頭頸支撐起
整個身體,而臀部卻像山峰般高高隆起。一瞬間,往復的端莊不復存在,只剩下
一片淫靡。

  我的頭此時就在媽媽的兩腿之間,一眼不眨的盯著媽媽雙腿之間,那神秘的
幽谷。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媽媽的陰戶,而且是如此近距離的欣賞。媽媽的陰唇是
鮮豔的粉紅色,如同美麗的蝴蝶,靜靜的舒展著它那鮮豔的翅膀,盡情的展示著
它的美麗。陰戶的邊緣是淡淡的咖啡色,圍繞在陰戶的周圍,如同性感女郎的半
張的雙唇,誘惑著男人的目光。再往下看,媽媽的肛門正毫無羞赧的向我敞開,
媽媽褐色的小菊花在我眼前一張一合,像是會呼吸一般。

  看著,我感覺自己的身體裡有一團火,在熊熊燃燒,從腳底一直衝到我的頭
頂,我再也無法控制自己,整張臉,完全的埋在了媽媽的雙腿之間。溫暖立刻將
我包圍,我對著媽媽的陰戶,貪婪地吸著,舔著,親著,嘴裡發出一聲聲如野獸
般的低吼。

  忽然我感覺沖上頭顱的烈火又開始向下衝去,衝過身體,直通丹田。我的下
體,不可控制的膨脹了起來,我弓起身子,陽具對準了蜜穴,它毫無退路,只有
一路衝鋒。

  陰莖擠進媽媽陰戶的一瞬間,緊緊的、滑滑的陰唇便將它緊緊地包裹住,那
種充實感無法用語言形容,我興奮地低吼了一聲,無師自通的,開始抽插起來。
由淺到深,由慢到快。媽媽隨著我的動作開始搖晃起來,媽媽的頭髮更加散亂,
汗水更多,雙腿開始不由自主的痙攣著,那兩隻白皙玲瓏的小腳在空中毫無規律
的擺動著。

  我把身子俯得更低,臉幾乎貼到了媽媽的臉上,我看到媽媽恍惚中紅暈的雙
額,看著媽媽滿臉的汗水,我迷醉了。

  我伸出舌頭,舔食著媽媽的汗滴,鹹鹹的有點甜。

  我無可抑制地嘶吼著,舌頭繼續舔向媽媽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直到
整張臉都被汗液和口水佈滿,狼狽之極,這讓我充滿了征服感。

  我繼續向下舔去,下巴,脖子,鎖骨,終於到了媽媽胸前的巨乳上。媽媽本
就巨大的乳房因為擠壓而變形,乳峰更加聳立,乳頭也越發堅挺。我幾乎把整個
頭都塞進媽媽的乳峰裡,這次我沒用舔,而是想將媽媽的乳房整個含進了嘴裡。
我用力的張大嘴,使勁的將媽媽的乳房吸進嘴裡,直到嘴裡再也放不下了,才慢
慢的把它吐出來,然後再吞進去,樂此不疲。

  不一會,我就感覺自己快到極限了,感覺自己整個身體都在膨脹著。我的雙
手伸向媽媽被綁在腦後的雙手,將媽媽的雙手拉起來,環繞在我的脖子後。然後
我的雙手插進媽媽的腿彎,猛的向上一提,媽媽就這樣被我M型的抱了起來。

  媽媽整個人都懸空了起來,下體仍然和我連在一起,這讓我更加興奮。我已
經變成了一座火山,現在就是我爆發的時候。

  我嘶吼著,衝刺著。媽媽在空中搖擺著,顫動著。嘶吼聲,喘息聲,下體碰
撞的「啪、啪」聲,變態而瘋狂。

  「媽媽,我愛你。」我發出最後的吼叫。

  然後,整個火山就爆發了。

  腫脹的下身,噴出滾燙的精液。像火山噴發般,射入媽媽的陰道。

  我緊閉雙眼,被噴射的亢奮感吞噬著,吞噬著。這是天堂,這是地獄,我感
覺自己靈魂都在顫抖著。

  當我再次睜開雙眼,一切都消失了。沒有月光,沒有媽媽,沒有性愛,沒有
瘋狂。只又滿身大汗的我,和我下身佈滿精液的內褲,春夢了無痕,一切都似真
似幻的。

  我脫掉內褲,扔在一邊,望著天花板發起了呆,久久不能平靜。

  天還沒有大亮,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腦子裡亂成一團,昨晚的夢太刺激又
太真實,讓我不禁懷疑那是不是真的。一切都似乎真的發生,我甚至感覺嘴裡還
殘留著媽媽的味道。

  我悄悄的起了床,躡手躡腳地向媽媽房間走去,我覺得自己必須確認一下,
確認昨晚發生的事情只是夢。

  當走到媽媽房門前,我猶豫了,我沒有勇氣去開門。如果夢裡的一切是真的,
我不知道自己將如何面對媽媽。

  我呆呆地望著眼前的門,卻沒有一點勇氣去推開它。

  忽然,門開了。是媽媽聽見了門口的動靜。

  「兒子,怎麼了,你怎麼站在門口?」媽媽剛睡醒的樣子,說話聲音還帶著
睡意。

  我沒有回答,我已經被眼前的場景驚呆了,因為,媽媽現在的樣子,和昨晚
實在是太像了。

  淺綠色睡衣,薄薄的,緊緊地貼在媽媽的身上,將媽媽玲瓏的身材全部襯托
出來,由於沒有穿內衣,我甚至可以清楚地看見睡衣下媽媽勃起的乳頭。

  滿身的汗水,讓媽媽看起來到處都是濕淋淋的。媽媽臉上的儘是疲態,性感
的秀髮凌亂的披散在她雪白的香肩,以往明亮知性的大眼睛裡瀰漫著朦朧的水汽,
就如同瘋狂過後的疲憊。

  我已經無法呼吸,昨晚的春夢一點點和眼前的情景融合,腦海裡全是與媽媽
瘋狂做愛的畫面。我感覺到,我的身體在燃燒著,一團慾火正熊熊升起。

  媽媽看到了我的異常,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狼狽的樣子,臉上一紅,急忙轉過
身去,「砰」的一下關上了門。

  響亮地關門聲將我從混亂的思維中拉了回來,一瞬間我感覺無比羞愧。我竟
然想著和媽媽做愛,我真不是個東西。

  我正在自責的時候,屋內傳來了媽媽的聲音:「兒子,你先去外屋看會兒電
視,媽媽換個衣服就去給你做飯,你等一會兒啊。」

  我此刻正無地自容,實在是一刻也不敢和媽媽再見面,於是回答道:「媽媽,
不用了,我過來就是想跟您說,今天我們學校有早自習,要早一點去學校,我在
路上買便當就好了。」

  媽媽在屋裡答應了一聲,接著道:「那行,正好媽媽今天有點累,我再睡會
兒,你路上小心,晚上早點回來。」

  我應了一聲,草草的收拾了下書包,飛也似的跑出了家門,一刻也不敢停留。

  我整天都心神不寧,腦子裡全是媽媽白花花的身體。

  在恍惚中度過了一天,晚上回到家後媽媽還沒有回來,我放下書包,把自己
鎖在了房間裡,我很怕,很怕媽媽回來,我心中充滿了罪惡感。

  空調溫度調的很低,我盯著書桌前的檯燈,默默發起了呆。

  也許是溫度低的緣故,我感覺自己略微清醒了一點,腦子也沒有方才的恍惚。

  我深深地呼吸,大量的空氣湧入我的肺部,心跳似乎也緩慢了下來。

  我看見我的書桌上,那斜斜擺著的相框,那是一幅全家福照片。

  爸爸、媽媽和我。我忘了這張照片是在哪裡拍的,只記得那是我4歲時候的
照片。

  照片上,爸爸是那樣的英俊,那樣的偉岸。媽媽是那樣的美麗,那樣的幸福。
而我,是那樣的開心,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線。

  可是現在呢,爸爸死了,媽媽整日以淚洗面,我則滿腦子都想著和媽媽做愛。

  這些都是因為什麼?

  沒錯,是他,是那個「鬼」

  他想毀掉一切,他幾乎成功了,如果我過不去這關,他就成功了。

  如果我被慾望吞噬,我會去強姦媽媽,這世上還有什麼事,比被自己兒子強
奸更痛苦的事。媽媽會羞憤自殺,我會下地獄。這就是他想要的結局。

  所以我無論如何,不能輸,「鬼」就快灰飛煙滅了,只要我再堅持下,我就
能回到原來的生活,只要在堅持一下就好。

  我不屈的意志再次被喚醒,「鬼」你來吧,我不會畏懼挑戰。

  我笑了,充滿自信的笑著。

  我推開房門,這時候媽媽也正好回來。

  我跑去迎接媽媽。

  媽媽剛下班回家,還穿著工作時的白色襯衣,黑色的過膝的職業套裙,手裡
提著菜,顯然是剛從菜市場回來。

  我伸手接過媽媽手裡的朔料袋,說道:「媽,您回來啦,今天工作辛苦嗎?
我給您倒杯水吧。」

  「不用,你把東西放到廚房,就做你的功課去吧,媽這就給你做飯,今兒作
你愛吃的魷魚面,一會兒你可要多吃點。」

  「哎,一會至少吃兩大碗。」我開心的回答道,因為我發現,現在雖然覺得
媽媽很美麗,卻沒有了強姦媽媽的衝動。

  這天晚上我很開心,吃了兩大碗麵,媽媽也很開心,因為看到兒子吃的香甜
和開心。

  晚上睡覺前我長呼了一口氣,儘量讓自己平靜,我要平靜的接受挑戰。

  當我睜開眼時,四周是一望無際的黑暗。

  黑影又出現了,傳來了不懷好意的笑聲。

  我狠狠地瞪著他,說道:「還有什麼伎倆,統統使出來吧,我等著你。」

  黑影怪笑了一聲道:「昨天我送給你的禮物怎麼樣,滿意嗎?」

  我「呸」了一聲,說道:「遠遠不夠,如果你就這點本事,你還是省省力氣
吧,趕緊下地獄去恕你的罪吧,沒準表現好,過個萬八千年還能轉世投胎。」

  黑影似乎被我的話激怒了,繼續說道:「昨天你可是很爽的,不感謝我還罵
我,真不知好歹。」

  「那全是你控制我身體做的,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昨天是誰說’ 媽媽,我愛你’ 這樣的話的,這個可不是我控制的。」

  「是我說的,不過那只是我對媽媽的敬愛,跟你想的性愛完全不同。」

  「狡辯,如果是敬愛,那昨天怎麼在你媽的騷逼裡射了那麼多精。」

  「混蛋,不許你胡說,我只是遺精了而已,遺精懂嘛,蠢貨。」

  黑影似乎被我頂的沒話說,愣了幾秒才說道:「好,算你的嘴厲害,既然昨
天還不能讓你滿足,那試試今天這個。」

  黑影消失了。

  我坐在一個椅子上,一絲不掛的,全身都無法動彈。

  聚光燈從上方打了下來,有些刺眼,我不禁眯起了眼睛。

  燈光是淡藍色的,範圍很小,我只能看到周圍兩米左右的樣子。

  一個人影從遠處走來,有些模糊。

  人影走近了,是媽媽。

  媽媽還穿著白天那套工作服,白色襯衣,黑色的過膝的職業套裙,肉色絲襪,
以及一雙黑色高根鞋。媽媽臉上春色盎然,眼睛是閉著的,在淡藍色燈光的映襯
下,顯得異常慵懶。

  媽媽走到我的面前,皺著眉頭慢慢睜開眼,側頭看看我,眼神中竟然沒有露
出驚訝。

  忽然媽媽笑了,說道:「兒子,原來你在這兒,我找你好久了呢。」

  我咬了一下嘴唇,雖然不疼,卻清醒了不少,我不停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假
的,是夢而已。

  媽媽見我不回答,精巧的眉毛皺了起來,說道:「兒子,你怎麼了,哪裡不
舒服嗎?」

  我一咬牙道:「走開,你不是我媽媽,這只是夢,走開。」

  媽媽聽見我罵她,兩眼立刻被一團水霧籠罩了起來,哽咽地說道:「兒子,
怎麼連你都不要媽媽了。你爸爸他走了,現在連你也不要媽媽了,媽媽活著還有
什麼意思 .」媽媽越說也傷心,豆大豆大的眼淚滴答滴答地落了下來。

  我從小就見不得媽媽哭,雖然明知道是夢,我也不忍看媽媽傷心得樣子。

  「媽媽,別哭,我沒有不要您。」

  「真的?」媽媽破涕為笑,眼角仍帶著淚痕。

  「當然是真的,但是媽媽,你現在別看著我,我沒穿衣服。」我一邊一邊臉
就燒了起來。

  「沒關係,從小到大,媽媽看你裸體不知道多少次了,有什麼關係。」媽媽
不僅沒有閃開,反而上下的打量我的身體。

  「媽媽,別這樣,我真的不習慣。」我越發的尷尬了。

  媽媽又看了我幾秒鐘,忽然笑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不如這樣吧,媽
媽也脫給你看,這樣你就不會不好意思了。」

  「不,不,您別脫。」

  媽媽不顧我的反對,自顧自的退了兩步,手輕輕的伸向自己的腰部,一點點
把掖在裙褲裡的襯衫抻了出來,對我笑了笑道:「乖兒子,好好看媽媽。」

  接著,媽媽一點點地把襯衫向上拉去,動作很輕、很慢,就像是怕擾了夜的
靜。

  媽媽的身體一點點暴露在空氣中,玉雕般的性感精緻的肌膚在藍色聚光燈的
映襯下,散發著成熟女人的魅力。

  漸漸的,襯衣已經被撂倒了鎖骨位置,一對豐滿的巨乳高高的聳起,把純白
的胸罩撐出了脹鼓鼓的驚人弧度。

  「不要繼續了,停下來吧,媽媽,求求你了。」我無力的抵抗著。

  媽媽不僅沒有停下來,反而笑笑道:「兒子,你看,媽媽的身材好嗎?」

  「別問了,媽媽,快把衣服放下來吧。」

  媽媽聽了似乎很不高興,撅嘴道:「嫌媽媽身材不好是吧,媽媽這就給你看
更美的,不許眨眼哦。」

  媽媽的一隻手伸向背後,「撲」的一聲,純白的胸罩應聲而落,兩隻大白兔
般的巨乳爭先恐後的彈了出來。

  媽媽兩手鬆開衣服,由於被巨乳的阻擋,襯衫並沒有落下,而是卡在巨乳上
面,形成了一座拱橋。

  媽媽展開雙臂,向我說道:「乖兒子,你看媽媽的乳房漂亮嗎?」

  看著半裸的媽媽,我又一次不可抑制的亢奮起來,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媽媽
的乳房,可是昨天是在媽媽睡著的情況下。今天卻是媽媽主動脫掉胸罩讓我看。

  有時候半裸給男人的誘惑甚至遠遠超過全裸,看著媽媽那對被襯衫夾得微微
變形的巨乳,我的下體不可抑制的膨脹了起來。

  媽媽顯然看到了我的窘態,眼睛一下亮了起來,開心的道:「兒子,好棒啊,
你勃起了,是因為看到媽媽的乳房才勃起的吧。剛才還說不想看,現在卻勃起了,
小壞蛋,騙媽媽。」

  「媽媽,別說了,好害羞。」我的臉像要燃燒了一樣,可下體去沒有因為害
羞而軟下,反而更加堅挺了起來。

  媽媽掩嘴笑了笑道:「傻孩子,別害羞,媽媽跟你開玩笑呢,你看媽媽的乳
房勃起,媽媽心裡歡喜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怪你。」

  說著,媽媽把手放在自己裙子一次的拉鏈上,繼續道:「好兒子,媽媽還有
更美的地方給你看。」

  這次我沒有繼續阻止媽媽,我感覺自己已經不會思考了。

  媽媽將拉鏈輕輕地向下拉去,只拉開了不到五公分。

  媽媽雙手抓住裙褲的邊緣,開始將下拉去。

  由於很緊的緣故,似乎拖起來很困難,媽媽左右手交替著把褲子往下抻著,
一邊脫一邊還呻吟著。

  「啊…不行了…好緊…好緊啊…兒子…快來幫媽媽…幫媽媽脫褲子…媽媽要
給兒子看…看媽媽最美的地方。」

  媽媽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繼續脫著褲子,雖然很緊,但在媽媽的努力下還是被
脫了下來。

  媽媽並沒有把褲子全部脫下啦,而是只露出關鍵部位為止,裙褲被脫到膝下,
內褲則掛在媽媽白花花的大腿上,看起來淫蕩至極。

  我被這種’ 並非全裸’ 的誘惑征服了,眼睛不停在媽媽的乳房和陰毛間轉來
轉去。

  媽媽輕輕地撫摸著自己的陰毛,柔聲地說:「寶貝兒,你覺得媽媽的陰毛漂
亮嗎?」

  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覺得嗓子干的要冒火。

  媽媽沒聽見我回答似乎有些不開心,小嘴不甘的撅了起來。

  「為什麼不回答媽媽?」

  「哦,我知道了,一定是離得太遠,你看不清楚。對不起啦,媽媽這就過去
給你看。」

  媽媽剛要邁腿,卻發現裙褲掛在腿上,根本沒法邁步。媽媽索性跪下身子,
一步步向我爬了過來。

  媽媽的巨乳因為地心引力而自然下垂,每爬一步都會晃動起來。媽媽不僅不
介意,反而更加用力的晃動身子,左右瘋狂抖動的巨乳幾乎要晃瞎我的眼睛。

  媽媽爬到我的面前,並沒有站起身子。直接跪在地上,上身直起,雙手托著
自己的乳房,把它們拖到了我的面前。

  「乖兒子,媽媽的乳房美嗎?」,

  說著,媽媽還用手指在自己飽滿而堅挺的巨乳上,以粉紅色的小巧乳頭為中
心,指尖沿著乳暈畫著螺旋型圓圈。乳頭在手指的刺激下微微勃起,就像兩粒可
愛的小櫻桃。

  媽媽扭動著腰肢緩緩地站了起來,那雙腿間茂密的黑森林正對在我的面前。

  媽媽伸出兩根食指,輕輕地撥開下面濃密的恥毛,緩緩將指尖插入了粉色的
陰唇。

  「寶貝,仔細看,這裡就是你出生的地方,怎麼樣,你喜歡嗎?」

  沒等我回答,媽媽又接著道:「這樣看不清楚吧,媽媽轉過身去給你看。」

  媽媽緩緩轉過身去,對著我獗起了肥嫩滾圓的光屁股。圓滾滾的赤裸屁股高
高翹起,媽媽用手用手扒開了兩片肥美的陰唇。陰戶毫無羞赧的在我面前敞開,
我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媽媽陰部內壁的一層又一層的皺褶。

  這世界上還有什麼比親生媽媽在兒子面前掰穴更刺激的事呢,我的全身都沸
騰了起來。

  媽媽大大方方的回過身,笑道:「乖兒子,媽媽好看嗎?」

  我木然的點點頭。

  媽媽掩嘴笑了一下道:「那麼,現在該媽媽看你嘍。」

  說著,媽媽又跪在了我的面前。

  臉,幾乎貼在了我的下體上。

  「哇,好大,兒子的肉棒好大,媽媽好喜歡。」

  「別,媽媽別看。」我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媽媽卻不顧我的尷尬,死死地盯著我的下體道:「壞兒子,就許你看媽媽的
陰道,媽媽就不能看你的肉棒啦,不公平,媽媽就要看。」不光看,媽媽還對著
我的下體吹了一口氣。

  熱乎乎的氣體噴向下體,我的陰莖像充血般挺立著。

  媽媽驚訝的摀住小嘴,說道:「哇,好棒,又大了,兒子的肉棒為了媽媽而
勃起,媽媽好自豪。

  媽媽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又用鼻子在我下體周圍猛嗅著。

  「好好聞,這是兒子肉棒的味道,又臭又香,媽媽好愛你,好想吃兒子的肉
棒,好像讓兒子的肉棒插入媽媽的陰道。」

  媽媽的臉上已經佈滿春色,她搖搖晃晃的坐起身,赤裸的修長雙腿蜷曲了起
來,伸手緩緩的將掛在腿上的裙褲和內褲退去。

  媽媽輕輕呻吟著,右手慢慢伸到下體,食指和中指扒開了兩片陰唇,將自己
的陰道口纖袒露在我面前。左手伸了過來,,纖長的手指慢慢插入了自己迷人的
肉縫,開始愛撫了起來。

  媽媽,竟在兒子的面前,自慰。

  我的腦袋再一次轟然巨響,全身像是過電一樣,天地似乎都在旋轉。

  媽媽閉起了眼睛,柔順的秀髮凌亂的披散在她雪白的香肩,唇齒間吐出了哭
泣般的呻吟聲。中指和食指揉起充血的陰核,發出清脆的啪啪聲。飽滿的胸脯急
促起伏著,向後仰倒的身體和赤裸的屁股都淫蕩地扭動了起來。

  媽媽的嘴裡發出斷斷續續地呻吟聲。

  「哦……好爽……身體好麻……」

  「哼……好癢……兒子快來……快來操媽媽……」

  「啊啊……到了……喔喔……媽媽不行了……啊……媽媽要射了……喔……」

  媽媽閉著眼睛躺在地上,漲紅著俏臉發出越來越大的呻吟聲,那充滿著誘惑
和淫蕩的美妙聲音,簡直能激發任何男人的原始衝動。

  我感覺自己的下體漲的就要裂開了,我現在只想發洩,可是我連手指也無法
移動一下。

  我是一個點了火的炸彈,隨時都會爆炸。

  我什麼都做不了,只能大吼。

  「啊……」

  下一刻,一切消失了,我又回到自己的房間裡。

  我的身體依然在燃燒。

  我一腳踢飛被子,飛也似的跳下床,衝出房間。

  邊跑邊喊著。

  「媽……」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