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後,一個人走在台北東區街頭,可惡的小菁又去參加什麼同學會,真搞不懂都畢業了,同學間還需要如此大費周章的經常聚會嗎。

原本想約最近收服的外婆,沒錯、就是廣告部營業員小優,可惜她約了客戶要談廣告合約,什麼鬼呀,平時左右逢源的誠哥我,今天竟也落得孤身一人的境地!想想,好久沒一個人了,上次自己一個人好像已經是大學時了,哇、近二十年了耶,不妨去看場只屬於我的電影去。

『變形金剛』?

這是啥鬼玩意,記得小時後的卡通無敵鐵金剛似乎也沒這玩意屌,好吧、就是你嚕,排著隊買票,乖乖、不是說不景氣的嗎,怎地看電影的人還這樣多,要是帶著小菁來,她一定沒耐心排隊,寧可找間汽車旅館打炮去,呵呵!「小四!」

突然有人喊出這熟悉的綽號,不自覺的回頭看了下,後頭淨是些排著隊臉露不耐煩的人潮,八成是我聽錯了吧。

「小四、小四!」

不對、除非我在作夢,不然這次八成沒聽錯,果然在隊伍後頭擠出了個熟女,留著浪漫的大波浪長髮,雖然略有年紀卻看起來更有著成熟嫵媚的美,就是走在陸上會讓男人不禁多看兩眼的那種,耶、但是我認識她嗎。

正在想著她是誰時,熟女走了過來「小四真的是你呀」

小四、高中以前住眷村的綽號,由於上有三個姊姊而得,當時街坊以及玩伴都叫我小四,反而鮮少人知道我的真名。

「是呀、請問妳是」

「小四妳不認得我了呀,我是小鈴姐呀」

是呀、當時住眷村隔壁鄰居小鈴姊,陪伴著我讀書、教導著我寫作業,甚至至上國中一年級還都幫我洗澡的那個小鈴姊,自從於公共浴室與她發生性關係後搬家,至今沒連絡,沒想到會在此時給遇上。

小鈴姊依舊當我是個孩子似的,開心的撥著我的頭髮,還給了我個大號、不、是特大號的擁抱,讓前後排著隊的其他男人,紛紛頭以羨幕的眼光,好啦,是我自己幻想他們在羨幕的,但是小鈴姊真的很正,即使是多年不見的今天。

「小鈴姊、妳也來看電影嗎」

「沒啊、下班經過而已,看到你就走過來嚕」

「妳都沒變耶,依舊那麼漂亮、那麼迷人」

小鈴姊穿著套裝,修長的腿還穿著絲襪,沒錯、黑色的絲襪,不禁多瞄了她美腿兩眼。

「哪有、都老了,對了小四你自己看電影呀,不如找個地方聊天吧,那麼久沒見,應該很多有趣的事情可以跟我說」

哈、過去小鈴姊幫我洗澡時,當她用著柔膩的手碰觸著我身體時,總愛聽著我喋喋不休的說著學校的新鮮事,我邊說也都邊享受著她玉手的觸感,現在回響起彷彿昨日般,她果然沒變。

「好啊、我知道這附近有家旅館,不如去那」

「哈、你美的咧,難不成還要姊一邊幫你洗澡,然後一邊聽你講唷」

「呵呵」

拉著小鈴姊的手,感覺一樣的柔膩纖滑,帶著她到東區巷子的一家咖啡廳裡,找個靠窗的位置坐下,點了兩杯熱拿鐵,端詳著我的小鈴姊。

「小四、幹麻這樣看著我呀」

「小鈴姊妳還是很漂亮耶」

「是啊、你也變成了大帥哥了,這些日子我都會想起你耶」

「妳結婚了嗎?小鈴姊」

小鈴姊搖了搖頭說「沒耶、當初我還想嫁給你說」

「哈哈、後來要不是妳搬家,我也真的是想娶小鈴姊妳咧」    此時,一段多年前的往事悄悄滴浮上了心頭。

「小四、下課了啊!趕快趁現在沒人,跟小鈴姐去洗個澡再回家寫功課」

話說,這日小鈴姐押著我進了公共浴室後,關上了門就幫我解下了衣物,雖然上了國中一年級了,小鈴姐依舊將我當個大孩子似的,耽心我洗不甘淨而染病,所以還是幫我洗澡,當背後清洗乾淨後,我轉身面向著小鈴姐,他繼續的幫我搓洗著上半身,這時,我的老二竟然勃起了,這是我第一次勃起,絕對不是我胡思亂想什麼,青春期的少年不就這麼回事嗎,小鈴姐搓洗著我的肚皮時,終於也發現到勃起的老二,小鈴姐她家並沒有男丁,學校裡頭又不會教這些,況且當時也沒有現下的網路環境,因此,她只以為我是不是憋尿讓老二過擠以至於如此。

「小四,你小弟弟怎麼會漲大了起來,尿急要跟姊姊說啊,憋尿對身體不好耶」

小鈴姐說著,用手搓了幾下我勃起的老二後,就要我先去尿尿,她則是脫下內衣褲洗澡,去馬桶那擠了幾滴尿後,我依舊挺著個勃起的老二,回來看著小鈴姊已經全裸的身體,她噗哧一聲的笑了出來。

「小鈴姊,我尿完了但是老二還是很漲耶」

「厚小四、跟你說過了老二很難聽耶,你要說小弟弟或者是小雞雞啦!來、我再幫你看看」

小鈴姊再次握住我勃起的老二,仔細的端詳著,她打上肥皂的手滑不溜丟,一跳一跳的老二就從她手上溜走,小鈴姊再次捉住老二,我覺得有趣,就將老二再次從她手中抽走,哈、就這麼幾次,竟然射精了!小鈴姊端詳著我射在她手上的精液,用左手食指邊碰著精液邊跟我說「小四、看吧!叫你別憋尿的,尿憋久了都積膿了吧」

「小鈴姊、對不起啦,以後我不憋尿就是」

「好了,別玩了,過來幫你洗乾淨回家寫功課去吧」        「小四、小四!」

「啊、小鈴姊」

「你在想什麼呀、小四」

「姊,我想起了從前妳幫我洗澡的情景」

「是喔,都那麼久的事情了」

「對呀、卻好像昨天才發生似的」

「對了、小四你結婚了嗎」

「嗯、我太太叫做芬子,小我兩歲」

「那一定很漂亮」

終究沒對她說,我還有個外婆小菁,這些年跟小菁的感情甚至比芬子好。

接著,敘訴著她搬家後的一些事情,小鈴姊也若有所思的,聽的心不在焉,交換了電話後就在咖啡廳道別,還是沒帶她去左近的汽車旅館,呼。    又是個該死的,適合偷情、適合打炮、更適合把妹,就是不適合上班的好天氣,太陽高掛著,曬的人懶洋洋滴,此刻擁著小菁開著車,塞在上班的途中。

「馬的咧!又塞車,哪個笨蛋不小心車禍了嗎,這條路很少這樣塞的」

小菁依偎在我懷裡抱怨著,雙手竟然拉開我西裝褲拉鍊,掏出了我的老二,然後曖昧的看著我。

「妳這個小色女,昨天加班才餵過妳的」

「哼你還說哩,昨天殺出個營業部小優,誠哥你根本都在注意她」

「最好是這樣啦,難道昨天我沒有幹妳唷」

「可是人家沒滿足呀」

小菁說著,竟然俯身幫我吹了起來,雖然人在車陣裡,似乎希望這車陣永遠塞著算了,電台裡,主持人正在聲嘶力竭報著路況,原來信義路基隆路口有小客車追撞,讓上班的車龍動彈不得,我倒是樂的享受小菁的口技,一點不覺得塞車之苦。

左手扶著方向盤,右手輕摸著小菁的秀髮,看著她張嘴努力將我勃起的老二塞進口中,說實在的,我沒有像其他人般動輒18公分的巨陽,勃起後不過僅13-14公分吧,但是夠粗讓小菁玉手盈握,她一面用手套弄著我的老二,一面用嘴吸著我的龜頭,雙重刺激加上擔心被車陣其他人窺視的感覺,很讓我享受著,果然沒多久,我就將精液射在小菁的口中,正好車子也在此時駛入公司地下室停車場。

小菁抽出張面紙,將口中精液吐出,卻正好遇上廣告部營業員小優,她剛將公司的公務車駛進地下室「早、誠哥」

小優說著。

「小優早」

小優雖穿著套裝,外露且穿著膚色絲襪的長腿仍然讓我陶醉,不自覺想起了昨天裸體的她,突然老二被捏了一下,原來是小菁看我恍神,而故意在小優面前捏我老二,讓我從幻想中回歸現實,小優雖然已經不是外人了,但目睹小菁公然於地下停車場襲擊我老二,還是不免臉紅了起來,煞是好看。

*周一是公司例行的業務會議,老闆會透過視訊鏡頭主持,雖然人在上海,卻喜歡遠端遙控下屬。

準備好會議,廣告部人員依序就座,我坐在主席的位置,後頭是老闆的尊容,沒錯,我故意巧妙的背對著他,而我右手邊則是小菁,這個公司的靈魂人物,橫向聯繫全靠著她來張羅,左手邊是廣告新進營業員小優,一般除了主管外,菜鳥始終被排到最靠近主席的座位,這讓我更能順理成章的親近她。

會議如同過去般無聊的進行著,雖然我詢問著各營業員的業績,關照的眼神似乎離不開小優,這點竟也讓小菁識破,會議依舊進行著,突然感覺到下體被異物觸碰,初時還不以為意,不過這異物卻很誇張,剛開始像是不小心碰觸到,後來碰觸卻越來越頻繁,低頭瞄了一下,原來是調皮的小菁,將左腳的鞋子脫下,著絲襪的小巧玉足,就這樣碰觸著我的老二。

看了小優一眼,我空出雙手放於會議桌下,輕握著小菁秀足,撫摸著、按壓著她腳底,小菁微閉著雙目享受著我的足底按摩,我則享受著小菁纖細的足部觸感,讓會議染上些許的淡黃。

「嗯~好舒服、誠哥,再下去點,對!就是那」

休假日,照例跑去小菁租屋處,埋首於她跨間,努力舔著小菁迷人的陰唇,聽著她性感的呻吟,就是我假日的莫大享受之一。

「誠哥~嗚~好舒服,馬的咧、該死的廣告部小李,竟敢來我菜園裏偷菜」

沒錯,我的小菁也跟大家一樣,最近迷上了上虛擬農場種菜,誇張的是,連跟她做愛時,她都開著筆電忙著幹農活,剛剛我正努力的舔她美眉,小菁竟然將筆電放於我背上,然後邊享受我的舔功邊在農場裏收成,哇裏勒,自以為性功夫不錯的誠哥我,竟然也不得不向這虛擬農場臣服。

提起我十三點八公分的巨陽,挺著漲成紫紅色的龜頭,插進了小菁的蜜穴中,小菁悶吭一聲,並享受著我接著而來的抽插「嗯~誠哥、我、我~」,即使背上流著汗,我依舊很奮力的幹著小菁,隨著我每次的活塞動作,小菁嬌喘著、呻吟著,但是卻還是沒放下手中藍牙滑鼠,更、邊享受性愛邊下田工作難道這就是『臉書』(Face  book)帶來的意外效應嗎!!

就在小菁邊種菜、偷菜時,我終於在她蜜穴中射出了一點都不爽的精液後,她裸著身軀繼續玩著農場,我穿上了衣服,自己一人離開了信義區小菁的租屋處,可又不想回家,突然想起了兒時的玩伴小鈴姐,就拿出手機撥給了她。

「喂~你好」

「小鈴姐喔、是我啦,小四」

「耶小四,好開心你真的打電話給我,你在哪」

「我剛加完班,正離開公司」

「那來我家呀,可以請你吃個家常菜,我剛煮好」

「好啊,好久沒吃小鈴姐妳煮的」

的確,兒時住空軍眷村的我,老媽經常留連於鄰居的麻將桌上,上頭三個姊姊也都忙著讀書或是約會,我的三餐幾乎都麻煩隔壁這大我三歲的小鈴姐,算算也幾乎近二十年了吧,超懷念她的手藝、她的身體。

怎會懷念她的身體呢,如果不知道這點那你一定不是誠哥我的忠實讀者嚕,趕快去看一下我的前作『第一次射精竟然是射在鄰居姊姊的手上』就知道原委了。

問了小鈴姐的地址後,攔了輛計程車前往,小黃很快的就抵達木柵,這個因?湖線捷運頻頻上新聞的地方,就在小鈴姐給的地址下車,嗯~是個被樹包圍的社區,頗適合小鈴姐這樣的人居住。

按了七樓電鈴「小四嗎、快上來」

對講機那頭傳來小鈴姐的聲音「不、小姐我是收瓦斯費的」

「收瓦斯費的?哈~小四你很皮唷,快上來啦」

當電梯門打開後,看見小鈴姐穿著居家服笑吟吟的站在門口迎接。

「哇~小四,好快唷,上次跟你東區巧遇,竟然都一個多月了,怎這麼久才來找姐呀」

其實我都忙著跟小菁做愛,要不是最近她迷上在農場幹活,我還真沒想到要來找小鈴姐咧,但是可不能跟她實說「還不就公司那個煩人的老闆嚕,人在上海還是經常的電話以及視訊遙控著台北,連假日都要去公司加班」

「嗯嗯~男人嘛、還是事業心重點的好,不說這些了,快去洗個手吃飯吧」

看著餐桌上的家常菜,蔥爆牛肉、炒波菜、番茄蛋花湯都是我愛吃的,趕緊進廁所洗手,一進到廁所,毛巾架上晾著小鈴姐的內褲,紅色蕾絲透著熟女的性感,雖然是洗好的,還是不禁的拿起它嗅了嗅,並沒聞到小鈴姐蜜穴的體香,倒是有著洗衣乳淡淡的香味。

與小鈴姐邊吃著飯邊聊著兒時回憶,昔日眷村的生活又在眼前活靈活現的,彷如昨日般,看著小鈴姐美麗的臉龐,歲月雖然沒留下太多了痕跡,卻顯出小菁身上所看不到的那種成熟美,連粉頸都透著誘人的氣息…「小四、小四」

哈、小鈴解連續的呼喚將我喚回現實,因為剛剛的遐想致臉紅的我,這窘狀即使是女人堆終身經百戰的我,竟也在小鈴姐前無所遁形,她用著疼惜的眼神看著我好像看著自己的弟弟那般疼惜愛憐,不、不要當我是弟弟,我要的更多,此時我內心吶喊著。

吃完飯,同小鈴姐一起收拾著餐具。

「小四、你去休息啦,看個電視什麼的,哪有要客人收拾的道理」

「不、小鈴姐,我哪算啥客人呀,還是我幫妳吧」

進了廚房、看著小鈴姐在流理台前洗著餐盤碗筷,有種家的感覺,走到她後頭,輕輕的攬著她的腰,哈著氣般在她耳朵旁說「小鈴姐、能在見到妳真好,這不是個夢吧!」

小鈴姐在我懷中一個轉身,面向著我說道「小四、這當然不是夢」

終於忍不住,將隱藏於多年內心的情慾,我低頭吻了小鈴姐,說是吻倒還不如是只是在她的櫻唇上啄一下,雖只是這麼啄一下卻明顯的感覺到小鈴姐身子震了一下,她生氣了嗎、還是我這樣過火了呢!小鈴姐掙開了我的懷抱,一度讓我以為自己做錯了,但是接著她竟然拉我到浴室,浴室?那接著是……她脫下了自己的衣服,現在眼前的小鈴姐只穿著胸罩內褲,接著她於我身前蹲下,鬆了我的皮帶、脫下了我的長褲,如童年時般,只是我的老二沒有如童年般立刻勃起(慢慢的勃起啦,畢竟有年紀了怎跟年輕時比呢);小鈴姐含著笑站起,脫下我的上衣後,撫摸了一下我的胸膛,接著,她脫下了自己身上僅存的內衣褲,回頭看了我一眼即進了浴室,我三兩下的脫下了內褲,此時老二也勃的差不多硬了,紅著臉挺著勃起的老二進浴室,小鈴姐手上已經打好了沐浴乳,細心的幫我搓洗著身上的每一吋肌膚,當搓洗到挺起的老二時,小鈴姐突然抬起頭來說「小四、你又憋尿了喔」

顧不得身上盡是泡沫,我摟起小鈴姐狂吻著,手還撫著小鈴姐蜜穴、這個多年來只能看不能接觸的禁地,小鈴姐陶醉著我的吻,她蜜穴也陶醉著我的撫,嬌喘著,於上次浴室中發生了性關係(當時天真的以為她幫我去膿銷腫)雖忽忽的過了近二十年,一切卻如昨日才發生似的,只是當時的姐弟(我當時真的當她是姊姊,她怎地認為我就不知道了),演進成如今的情侶。

「我們先沖水吧」

小鈴姐眼神含著笑意說著,拿起了花灑幫我沖身(昔日眷村只有水桶+水瓢),老二也興奮的一跳跳的接受的溫水的快感,小鈴姐溫柔的搓著我每一吋肌膚,細膩的沖洗掉每一顆泡沫,接著我拿起了浴巾,包起了小鈴姐走出浴室,我懷中的已經不再是小鈴姐,那個眷村陪伴我寫功課、或者假日還要陪我爬樹打球的小鈴姐,而是我的小女人,不、是小情人。

執起老二、挺著龜頭插入小鈴姐的蜜穴,小鈴姐閉上了眼,並未如小菁一般叫的呼天搶地,而是輕輕的呻吟著,那種含蓄的享受性愛的感覺,對身經百戰的男人來說,更是種另類誘惑,幹著我的小鈴姐,手撫著、揉著、捏著小鈴姐的雙乳,唇還吻著小鈴姐,這一刻,我跟小鈴姐算是真正的結為一體,真正的跨出這禁忌的一步。

小鈴姐,我愛妳!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