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隸帝國採集人奶現在是帝國時間早上六點。

碧曼是帝國最偉大也是最神秘的大公爵凌虐風府裡的一級女管事,此刻她正前往大公爵府的馴養園準備去監督新鮮人奶的採集工作。

她一身貼身的連體黑色漆皮製服,將豐腴高挑的身體勾勒得凹凸有致,曲線畢露。皮衣的前胸有兩個專門為乳房而挖空的圓洞,她的一對巨大渾圓的奶子驕傲的矗立著,猩紅的兩個乳頭上穿有兩個精緻的黃金乳環。而在臀部也被挖空的,裸露出她雪白豐滿的翹臀,而在她的股縫深處的淺褐色的肛門裡塞著一個水晶肛門塞,連著肛門塞的是一條金黃色的粗大的毛茸茸尾巴。

乳環和尾巴的顏色證明了碧曼在大公爵府女傭的地位,在府裡3000的女傭人之中能佩戴金黃色乳環和尾巴的女傭只有8 位。而碧曼從16歲進大公爵府成為一名最底層的女傭,到如今28歲,用了10年的時間,勤勤懇懇,兢兢業業,忠心耿耿,的表現才得以晉升為一級女管事,穿上這套夢寐以求的製服。

因為這件製服是由才華橫溢學究天人的凌虐風大公爵專門為自己府裡的一級女管事設計的。

碧曼至今還記得兩年前自己榮陞一級女管事的任職儀式上,自己穿上那件皮製制服趴在監理台上,露著自己的雪白厚實的屁股,自己恭敬用手扒開兩瓣臀肉,向自己最崇拜的主人凌虐風大公爵呈現自己最隱私最羞恥的屁眼,等待主人完成任命儀式的情景。

啊!那是多麼值得期待的時刻,多麼幸福的事情啊。主人用他那全帝國最粗大最雄壯最完美的雞巴在沒有任何前奏沒有任何潤滑的情況下貫通自己的骯髒的屁眼。

雖然在任職儀式前兩個星期,自己的開始只喝奶,不吃其它任何東西,每天給自己灌腸灌三次,堅決不讓自己的直腸內有任何穢物來污染主人那根神聖的雞巴,可是畢竟自己是下賤的女奴,卑賤的身體,和主人高貴的身份有著雲壤之別啊。

記得那日自己屁眼被主人進入的時候,雖然疼得要昏死過去,噢,實在是太大了,太粗了,太硬了,自己那脆弱的直腸簡直要被撐裂了,整個人也要被撕成兩半。可是自己咬著下巴,不讓自己昏過去,要仔細的體會這段幸福的時刻,榮耀一輩子的時刻。

主人,偉大的凌虐風大公爵,是那麼平易近人,那麼和藹客氣,絲毫沒有嫌棄我的卑賤,用他那可以征服眾生的大雞巴在她的屁眼裡橫衝直撞大刀闊斧地衝擊了將近一個小時。

從那碩大的龜頭頂在菊花上的時候,她就開始顫抖,身體開始痙攣,當龜頭侵入屁眼裡的時候她就開始高潮,開始幸福的呻吟,開始用斷斷續續的浪叫稱讚主人的偉大。

她真想就在那個時刻死去,死在主人的雞巴之下,讓主人把她的屁股割下去,做成標本放在他書房的博古架上,那該是多麼幸福的事情啊,可惜,我沒有那種命,她卑賤的身份只能在晉升儀式上嚐到主人的雞巴一次,以後還能被主人臨幸要看主人的心情還有我的表現。

主人,偉大的凌虐風大公爵,帝國最偉大的功臣,整個大陸最偉大最英俊的男人,有那麼多的嬌妻美妾,個個都是帝國的貴族,不是公主,就是郡主,最下等小妾也是王公大臣的嫡親女兒。

甚至帝國的女王也……哪裡會輪得到我這個卑賤的下人?

當主人的大雞巴從鮮血淋漓的屁眼裡拔出來,驕傲的伸到我的面前的時候,真的羞愧難當啊,屁眼太不爭氣了,怎麼會流出那麼的血來污染主人的雞巴呢?

真是該死啊,可是,可是,那個屁眼是真正的處女屁眼啊,連一根小手指都沒有伸進去過,何況主人那比自己手臂還粗的雞巴呢?

只有趕快張開小嘴,伸出舌頭,虔誠的恭敬的將主人那根無以倫比的雞巴上的鮮血舔乾淨,全部將穢液吃下去向主人表示忠心。

太幸福了,等將主人的雞巴吃乾淨以後,主人在我小嘴裡又經過半個小時的戳弄,終於將一泡濃濃的精液灌進我的喉嚨。那是多麼寶貴的精液啊,味道甘甜無比,使我如飲甘霖,那種味道真是終身難忘啊。

多麼捨不得嚥下啊,多想含在嘴裡含一輩子啊。您知道嗎?主人,我吃下你的精液以後,差點餓死,因為我不想再吃任何東西,我怕排泄,怕將主人的精液從自己體內排泄出去。

沒想到的是我最最親愛的主人凌虐風大公爵,竟然溫柔的親手拿著濕毛巾將我可恥的骯髒的屁股還有屁眼擦乾淨,然後將那條象徵著一級女管事的尾巴給我塞到肛門裡面去,並且拍了拍我的臉蛋兒用充滿魔力的磁性的聲音對我說:很好,你的屁眼很緊,好了,以後要好好乾,不要讓我失望。嗯,對了,你叫……碧曼,是嗎?嗯,我記得了。

啊,下賤的名字,終於被主人親口叫過了,而且還記得了,太榮幸了,那一刻,我幸福哭了。

可是,可是,主人,你知道嗎?我不光有屁眼和小嘴,我還有小屄,飢渴的小屄,渴望得到主人的臨幸,得到主人的進入。我的小屄雖然下賤,可是也算鮮嫩,我保養的很好,每天清潔的很乾淨,而且我是真正的處女,那片處女膜還為主人保存完好,等著主人破瓜,算桑今年已經等了28年了,每次我自慰的時候,只敢用手指在陰蒂上撫摸,一點點都不敢伸進瘙癢的陰道裡去,就是怕一個不小心就被……唉!碧曼呀碧曼你還是別痴心妄想了,你下賤的身份決定了你的小屄是不配被主人臨幸的,主人插你的屁眼,只是為了你屁眼的處女不被那冰冷的水晶肛門塞給奪取,主人才設置了這個仁慈的體貼下人的儀式。

我的主人啊,親愛的,唉,讓我偷偷的在心裡叫一聲,親愛的,吧,親愛的凌虐風大公爵,雖然碧曼知道碧曼很可能這輩子都不會被主人臨幸了,但是碧曼會永遠為主人守身如玉的,隨時為主人準備去死!

啊,碧曼的小屄又濕漉漉了,臭屁眼也開始痙攣了,快要夾不住那根肛門塞了……「碧曼管事,可是開始了嗎?奶奴們已經準備好了,可以開始採奶了。」一個身穿灰色皮衣制服,乳頭上穿著白銀乳環,屁股後面吊著白色尾巴的二級女管事打斷了碧曼的回憶。

「嗯,好吧,把奶奴帶進來吧。」碧曼站在寬敞的專用人奶採集室中心位置,圍著她的四周是一排專用的人奶採集器。

這些採集器經過大公爵府的造辦署最高明的工匠師仇九指仇大師專門設計的,可以一次性採集50個奶奴的人奶。

仇九指仇大師只有九個手指頭,左手的小拇指被斬斷,但是斬斷的原因不詳,因為他老的已經讓大家忘記了他到底有多少歲。大家都忘記了他的名字,下人們問他叫仇大師,大公爵則親切的叫他九師傅。

雖然很老卻是一個精神矍鑠的老者,而且玩起女人一點也不比年輕男子的體力差,而且仇大師最得意也是被大公爵最看重的地方並不是他會製造各種新奇的工具和好用的殺人兵器而是他能製造出世界上最奇淫技巧性虐用品。

而且全部都是限量版,只為大公爵凌虐風大人一個人製造,他的地位甚至直接凌駕於大公爵府四大家將之上。也是府內幾個除了大公爵外唯一沒有淨身有雞巴的男人之一。

採集室的大門吱呀一聲被推開,由兩隊手持長鞭的女武士押著100 個奶奴走了進來。只見女武士個個身穿棕色牛皮鎧甲,足蹬牛皮戰靴,不過同樣只護著前胸和後背以及四肢的關節部位,大奶子大屁股都是裸露著的,因為是武士,所以奶頭上沒有穿乳環,但是圍繞這乳暈紋了一圈黑色的刺青,內容是:凌虐風大公爵府女近衛軍。屁眼裡塞著黑色的尾巴。個個女武士都顯得精神奕奕,氣質果敢。她們都是由大公爵的原配婦人慕凝公主一手訓練的。有著帝國之花之稱的慕凝公主不僅艷絕天下,有著傾國傾城之色,並且武功超絕,威震帝國,手握重兵,掌管著帝國百萬的大軍,擔任帝國的兵馬大元帥之職,功勳卓著,威震四海。

不過就是這個巾幗不讓鬚眉的蓋世女英雄在凌虐風大公爵面前只是一個嬌滴滴的小妻子,小女人而已。隨時隨地的撅起屁股或者叉開大腿,讓大公爵的大雞巴肆意在她的小屄和屁眼裡衝鋒陷陣。

之所以是這樣是因為凌虐風大公爵是一個放蕩不羈,一心沉醉於美酒美人逍遙貴族,不喜政治,視功名利祿為糞土超絕人士。普通的帝國公民只是知道在雄偉的大公爵府內住著一位浪蕩的二世祖般的公爵大人,而且很少親民,很少有人見過他真正面目。很少有人知道凌虐風其實武功和才智冠都絕天下。

當然這些是帝國的秘密,絕少有人知道。如果不是碧曼在經過大公爵的雞巴臨幸過自己屁眼並且吃過大公爵的精液之後自己修煉的素女功馬上精進了一層,那麼她也不知道,原來自己的主人不僅有天神般的外表和氣質,而且還有天神般的功力。

那100 個奶奴全部都是赤身裸體一絲不掛,每一個都有一對如同行軍水囊一般大小的巨大的奶子,顫顫巍巍的耷拉在胸前。為了保持衛生和方面馴養,身上的頭髮,腋毛,還有陰毛全部被褪掉,每個人除了眉毛之外身上都是雪白一片,而且在精心餵養之下個個豐滿白嫩,體型壯碩。

這些奶奴都是從戰俘中精心挑選出來的,都是與鄰國月陰帝國打仗被俘獲的女兵,因為吃了公爵府太醫院的沈秋水沈大夫散功散而失去了戰鬥能力,變成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被飼養在馴養院充當奶奴。不過她們的下場比其它沒有被選中的女兵要強太多了,那些女兵俱是分配給驍勇好戰的帝國將士作為性奴隸,而且大多被性虐致死,死狀淒慘恐怖。

碧曼向那位二級女管事問道:紫文,今天給這些奶奴餵的主食是什麼?

紫文道:「回碧曼姐姐,按您昨天的吩咐,今天餵的是全部都是水果,沒有一點糧食,主要的水果是剛剛送來的帝國南部豐收的橘子,全部都是一等品。 」碧曼道:「嗯,主人近來野味吃的有些多了,的皮膚有些乾燥,需要好好滋補一下了。」碧曼說完指著一個容貌相比之下比較漂亮的奶奴道:「你,過來。」那個奶奴趕快恭順的低眉順眼的走到碧曼跟前,碧曼一把抓住她胸前的一隻飽滿大奶子,張口含進嘴裡,吸住那顆紅棗般大小的奶頭用力一咂,喝了幾口乳汁,品嚐了一下,道:「嗯,味道還行。」碧曼將襠部前面的拉鍊解開,將陰部亮出來,叉開腿站立著。那個奶奴趕快跪在她面前,將臉湊向她的陰部,張嘴含住她的兩片白嫩厚實的陰唇,賣力的舔起來。

「嗯,真舒服。」碧曼嘆息了一聲接著道:「好了,開始採奶。動作要快。」一邊說著一邊挺動胯部用力的挺向下面那個奶奴的嘴。

碧曼由於在大公爵府身居高位,工作很多,而且又事事認真半點不敢馬虎,所以時間很少,每天連自慰的時間都沒有,所以只有利用工作之便抽空解決自己的生理問題。

採集室裡的女武士女管事對她的這個習慣早以見怪不怪習以為常,而且加上她是一等女管事,在下人之中有著崇高的地位,所以其他人也只有羨慕的份兒。

個奶奴被趕上採集架,每個奶奴都撅著大屁股跪在採集架前面的長條軟凳上,雙手搭在前面的橫桿上用胳膊支撐著身體。

等奶奴都就位以後,二級女管事紫文上前按了一下採集加控制台的一個紅色的按鈕,馬上,在每一個奶奴面前的採集架上就彈出兩個後面帶著管子的透明的吸盤準確的將兩個大奶子吸住。

更令人稱絕的是,從那個軟凳的底座下伸出五十根機械臂一樣的東西,前端都是栩栩如生的粗大的假陽具。那些女武士走上前去將每根假陽具粗暴的塞進每一個奶奴的陰道裡。

紫文又按了一下綠色的按鈕,那五十根機械臂帶動著假陽具開始快速的在奶奴的陰道裡抽動起來。那些透明的吸盤也開始工作,將裡面的大奶子一下子吸成錐狀,100 個奶頭開始狂噴奶汁。

沈秋水沈大夫研究表明,女人在性興奮時身體會產生一種奇妙的元素,流出的奶汁也是最好的,最有營養價值的。所以仇九指仇大師根據這個理論發明了這個讓奶奴們又恨又愛的採集架。

沒一會兒那些透明的管道裡就充滿了白色的人奶順著管道集中流入了底部的水晶桶裡。而那50個奶奴們個個面色潮紅,大屁股顫抖如篩糠,可是都不敢呻吟出聲來。俱是咬牙忍耐,有個奶奴鼻子哼聲重了一些,就被後面的女武士用鞭子狠狠的抽了大屁股一下。

奴隸是沒有權利的浪叫的,這是在為凌虐風大公爵獻奶,是要絕對恭敬的!

紫文湊到正在享受奶奴舔屄服務的碧曼面前討好的媚聲道:「碧曼姐姐,要不要妹妹給您舔舔肛門,用嘴給您清理一下肛門塞?」碧曼一手用力按著胯下奶奴的光頭,使勁把她的頭往自己的屄部頂著,一手揪了一下紫文的乳環,笑著點了一下頭,表示默許。

紫文趕快跪到碧曼身後,一手撥開碧曼豐滿的翹臀,一手輕輕一拽那根金黃色的尾巴,一枚冒著熱氣的但是非常乾淨的水晶肛門塞就拽了出來。紫文趕緊伸出舌頭舔向那朵褐色的菊花。細緻周到用舌頭的伺候這個一級女管事的屁眼。

「嗯,真舒服。」碧曼由於前後兩個肉洞都有兩天柔軟的舌頭舔弄著,嘴裡發出由衷的嘆息。可是腦子裡還是浮現出日思夜想的大公爵凌虐風主人的那根雄偉的大雞巴。兩個肉洞深處瘙癢的厲害,空虛的厲害。

啊,主人啊,您知不知道您的母狗奴隸碧曼多麼想得到您的大雞巴的臨幸啊。

她屄裡的淫水也像被採集架上的吸盤吸住一樣,源源不斷流像奶奴的嘴裡,被其吞嚥下去。

而那個奶奴和紫文一邊舔著碧曼的屄和屁眼,一邊用手掏自己的浪屄,淋漓而出的浪水將地面滴出一個水窪。

一會兒,前50個奶奴的乳汁被吸乾了,第二批奶奴又替補了上去……「啊……主人,偉大的凌虐風公爵,您卑賤的母狗奴隸又想著您的大雞巴高潮了。」碧曼雙手揉著自己胸前的那對大奶子,渾身顫抖著來了一次性高潮。又一股洶湧的淫水噴了出來,噴得那個奶奴一頭一臉,那圓禿禿的光頭上被淫水浸得閃閃發光。

那個蓄奶的水晶桶這時也蓄滿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訕後直接上
超辣的乾姐
仙女校花被猥褻司機干的欲仙欲死
強姦了女友的妹妹及她的好友
願望錯誤實現後的生活
我的夢想我的愛
換妻之警花
我和同學媽媽真摯的愛情
金庸群俠之花落長平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