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個出色的科學家。

他,發表了對生物界有著重大影響的論文。

《析論H病毒對肢體及器官再生的作用》。

H病毒,由中國科學家白綾所培養的特殊病毒,可以說是生物學史上的大突破。通過H病毒的注射,細胞能夠重新構造,並以此再生喪失的肢體或器官。另一方面,只要稍微變更病毒的方程式,得出的構造亦隨之相異。二零二二年,白綾以一隻唐犬實驗,首先切除其前肢,後注射H病毒,唐犬原來的前肢位置生長出人類的手臂。然而,實驗固然大獲成功,卻被人道組織斥為虐待動物、甚至是製作生物武器,結果實驗項目被迫終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尖銳的笑聲徘徊在狹小的空間,聲音聽起來是多麼的森寒。

白綾從旁邊的桌上,拿起一柄肉刀,一邊走去手術床前,一邊笑道:「放心吧,不會痛的。很快你就會爽了,很快你就能體會到我愉悅的心情了。這一個實驗,我終於快成功了」

手術床上,是一個妙齡女郎。全身上下沒有半點衣物,露出潔白誘人的胴體,那一起一伏的胸脯更讓雄性生物覺得動人。燈光下,白花花的一對奶子是那麼耀眼奪目。女人眼巴巴地看著白綾漸漸逼近,卻因為嘴部被塞進口枷而只能發出嗚嗚的低吟聲,原本充滿神彩的雙目此刻卻只剩下恐懼、無助、乞憐。

白綾先抹一抹刀鋒,然後左手輕輕撫著女人的右腕,意味深長地笑了一下。

女人的顫抖更是劇烈,無奈全身已被緊緊固定,即使掙扎也不過是無奈之舉。

靜。

房間靜得實在過於可怖。

忽而,白綾手起刀落,女人右掌齊腕而斷,一聲尖銳卻又嬌媚的呻吟同時響起。

「嗯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痛入骨髓的感覺刺激著她每一條神經,流著兩行清淚的眼睛只能默默地看著自己的斷腕。白綾卻沒有因此而動容變色,反而迷醉地看清楚那整齊的切口鮮紅色的嫩肉與灰白色的骨骼鮮明地排著,源源不絕的血液如同瀑布,從床上傾瀉到地上。

「美、太美了!」

白綾彷彿發現一件美輪美奐的藝術品,由衷的讚歎著。說著,他不禁垂下頭,伸出舌頭,舔著那似乎無窮無盡的血河甜美的味覺瞬間盈滿他的口腔,暢快莫名的血漿在嘴裡翻滾,雖非酒,酣醉的感覺卻佔據他的五感。聽得咕嚕一聲,只見白綾喉結微微一動,血漿經食道流進胃囊。

「很快就有你爽了」

舌尖意猶未盡的舔一舔嘴角,白綾才從針架上取過一支針筒。「這就是盛有H病毒的注射劑」

語畢,他把針尖刺進被切去的斷腕中,姆指頭慢慢按下,片刻之間,病毒盡數注射進去本應壞死的肌肉中。才不過數分鐘,斷腕上的嫩肉慢慢地蠕動,中央的骨質逐漸融化,彷彿有規劃似的,裡邊的肉團竟內陷進去形成管道,而周邊的肉團則向外擴張成鮑狀,還生長出一個小小的肉芽。

若然是正常情形,這個奇特的部分一定是名為「陰唇」

的東西。然而,這與陰唇極為相像的小穴卻是自斷腕切口演變成的,實在是匪夷所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聲再次劃破寂靜的空間,看見實驗展開得非常順利,白綾再也抑制不住興奮感,瘋狂地大笑著。五年了,自從項目被終止後已經足足五年了。他隱姓埋名,以自己的妹妹白馨,作為實驗體,如今突破理論,從而步入試驗階段,那種有所成就的心情決非筆墨所能形容。

興奮感似乎未因瘋狂大笑而有所渲洩,他像是要分享成果似的,一邊解下妹妹的口枷,一邊笑道:「親愛的妹妹,你看如何?我的理論是對的、我的實險成功了!」

白馨淚眼汪汪,她根本想不到親兄長會這樣對自己。五年來,每天都生活在黑暗的房暗,還被迫服食奇怪的液體,最可恨的是哥哥強姦了自己的事實。

「為甚麼?為甚麼要這樣對我?我做錯了甚麼事?我的童貞,被你奪去了;我的手,被你切下了;現在,你還做出這種事……哥哥,求求你、放過我吧……」

哀求的聲調帶著絕望,也許白馨在內心深處對兄長的行為早已瞭然:他是不會放過自己。

心如刀割,儘管右手上的血已經止住了,但心血始終繼續流淌,在這五年間流淌,白白地流淌。

「難道你不開心嗎?我的妹妹將是新物種、新人類,生物學的新突破!」

白綾左手溫柔地撫著妹妹腕處小穴,右手卻拿過一件物事,塞進她的口中。

白馨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強逼吞下去了。

「這……是甚麼?」

目光中再次露出強烈的恐懼。

「特效媚藥」

白綾吐出這四個字後,續道:「我這個做兄長的,也要讓親妹妹嘗一下甜頭吧?」

「你!……」

「這可是我特別製作的,讓女性迅速發情,化痛感為爽快,而且藥力持久,怎樣?哥哥對你好吧?」

「不……」

僅僅說出一個字,白馨只覺春情洶湧,一陣搔癢的感覺自腹下開始,還迅速蔓延至全身,最讓她驚慌的是,那經過改造的右腕也變得痕癢難當,還開始分泌出透明的液體。白綾心中暗爽,想不到改造得和真的尻穴幾乎相同,他小心地用食指伸進小洞中試探著。從來沒有體會的感覺,雖然是手腕,白馨還是覺得那是自己的私密處。隨著媚藥勾起身體深處的慾望與極度的羞恥感互相結合,她竟然泛起一種變態的慾望,而腕洞中釋出一股淫汁。

「啊……唔嗯……」

「完美啊……」

將沾濕的食指緩緩抽出,白綾癡迷地嗅著那淫水的騷味並舔著,然後用食指和中指撐開細洞,溫柔地抽插著。

白馨不知自己的右腕為何會流出這樣可恥的東西來,這種不一樣的交合讓她覺得噁心,她寧願是被狠肏陰戶,也不希望接受這種已經扭曲的慾望。然而,白綾製作的特效媚藥實在太強大了,虛假的慾念支配了內心的真實想法,一種莫名的痛快竟讓她的右腕產生高潮。

「啊!」

該說H病毒的研發確十分成功,自腕洞中噴射而出的淫汁,與正常從陰戶而出的,完全是一個樣子。白綾是真的瘋狂了,比先前更瘋狂了他脫下褲子,拿起妹妹的右腕,舉起呼著騰騰熱氣的肉棍,朝著腕穴狠狠的頂了進去!

「不!」

一陣劇痛從腕處傳來,白馨只感到腕內緊湊的肉壁被強而有力擠開,百般滋味直上心頭。痛楚感讓她暫時清醒過來,側頭一看,只見哥哥滿臉笑意、雙手捧著自己的右手,以下身的肉棍對著右腕拚命地抽插,似乎不肏死自己便不罷休。

「不、不要!放過我吧……」

「這樣真的不行……」

「哥、住手……」

求饒聲、乞討聲伴著從櫻唇而出的悲嗚,可惜,這一切只會讓眼前這男人更想粗暴地折騰她。

媚藥已經完全發作了,白馨竟被肏得神智模糊,舔著嘴唇呢喃道:「快……快點……」

曼妙嫩白的身子不停蠕動著,紅艷艷的臉蛋春情濃冽,似是幽怨又像難過的神色,實在令人難以想像這女人是被人狠幹右腕。

白綾十指緊抓著妹妹凝脂般嫩滑細膩的手臂,胯下肉棍居高臨下,每次衝刺皆是力道十足、下下深入,將白馨泥濘濕滑、緊湊無比的腕道一插到底!每當肉棍插入時,內壁上無數團軟肉便緊緊粘貼住前進的柱身;當肉棍退出時,那些軟肉又像許多小舌頭依依不捨地刮刷著。

一但它們不肯放鬆,便會被白綾紫黑色的大龜頭拉出來,翻得像朵嫣紅細嫩的嬌艷花朵,開在妹妹的兩片陰唇之間。

白馨眉頭輕皺,眼光迷離,發燙的美麗臉龐胡亂地左右搖擺,一頭如雲秀髮披散開來,隨著她的搖頭晃腦幻化出優美的波動。

白綾右手把玩著她嬌嫩的乳頭,左手的兩根手指則在妹妹的陰蒂花蕾上輕輕揉動,同時還不時輕柔綿密地親吻著她的粉臂,這種多頭並進的方式不消片刻便讓白馨躍上了快感的巔峰,只聽得她發出一種介乎於悲鳴、羞恥及喜悅之間的呻吟聲,一陣強過一陣……

嬌喘連連的氣息,不停由親妹妹的櫻桃小嘴中發出,她生平第一次嘗到這種變態的快感,欲死欲仙的感覺使她好像在生死線上走了一遭。

白馨終於放棄最後一絲自尊,大聲叫了起來:「啊、啊!哥……我不行了!……啊……好棒……好……舒服……噢!……我快死了,我不行了,我丟了……」

她再也忍受不住那股要命的絕頂快感,只見她突然一頓,玉腕死死繃緊,剎時感到一陣天旋地轉,渾身一直抽搐抖顫,陰戶、腕穴兩處同時達上絕頂高潮!

「哦啊噢我丟了!」

而白綾也因為腕穴的強烈抽搐,夾得肉棍暢快莫名,一聲大喝之下也射得妹妹滿手白漿。

【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我老婆的趣事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淫娃蒂蒂
情迷咖啡室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