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善解人意的女同事

一、出差路上故事發生在我剛畢業參加工作的半年左右。

我那時主要的工作是代表分公司出差解決售前售後的一些問題,總公司規模很大,新人除了有專門的培訓還有前輩幫帶著,所以經歷半年的高密度出差經歷以後,不諳世事的學生氣已經退去大半,遇事也不再那麼毛毛糙糙。

之所以要交代這些,跟後面的故事有關。

有的時候,遇到費事的問題,要出長差,公司也會安排多幾個輔助的人手,而那一次是安排了三個女同事隨我同行,其中一位30歲左右的(實際是虛32歲,正是所謂虎狼之年)是故事的女主角。

這種出差,我是總負責,不光要做事還要談判,她們是助手,基本沒壓力,至於為什麼是安排3位助手,是事後很久才體會到公司用心,除了考量出差任務的需要,就是為的防止發生類似這次的故事,萬一鬧大了家屬找上門,公司也不光彩。

言歸正傳。

其實之前也有跟女主角一同出差的經歷,只是那次是當天去當天回的,而且為了快速完成任務,公司安排了很多,人派了一輛豐田coach去的,大家也都穿的公司制服,不顯山不漏水的,也就不容易抓人眼球,當然我也不是見個有姿色的女人就要多看兩眼的主,我當時心裏只盤算著怎樣完成任務,所以並沒有注意到她,倒是她很久前就注意到了我。

而且女人嘛,一路上嘰嘰喳喳,搞得我心煩,我坐在前排,本想回頭瞪一下讓她們安靜,可一眼就先看見了她,她在最後排占了3個座位,半躺著,頭枕在另一個吃零食的同事身上,其他人都在交頭接耳,記得當時只有她的目光是朝向我的。

大家應該有這種生活經驗。

好比你臺上發言,當想看一下台下聽眾對講話內容的反應時,往往首先吸引你的是目光正朝向你的聽眾,即所謂目光,那得人家看著你你才能感覺到光。

這一回頭,我就看了她不止一眼,想來可能是因為她畫了眼線,顯得很深很大,直到現在我都記得她當時的眼神,裏面有一種倔強和不安分。

之後相安無事,我還是幾乎天天出差,也沒有怎麼跟她打照面,似乎如果不正面遇上她,壓根也就不會再浮現那個眼神了,直到不久之後的那次出差。

因為加上司機有5個人,行程又比較遠,我們選擇了乘Buick商務。

她還是坐最後一排,頭枕著另一個同事,扯東扯西,嗓門還挺大,因為口音的緣故,還帶著一點嗲。

另外兩個年紀要長一些,似乎在套她的話。

那時已是七八月份,上了高速我就半躺在副駕上開始瞌睡,直到有句話鑽進我的耳朵裏,“我兒子很懂事,每次給我打完電話,就給他爸爸打,他奶奶原來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們也沒紅過臉……一個人,沒心事,也挺好的……”我坐起來喝了口水,讓司機把音樂調大,後來聽她們咯咯咯笑的聲音更大了。

二、安頓目的地在一個新的開發區,下午2點多到達,司機想要在天黑前返回公司就急著走了。

見過對方負責人,我先跟對方協調宿舍(這是我出長差的一貫原則,先安頓好吃、住無後顧之憂再談正事,所以一些同事都喜歡跟著我出差),我住條件較好好的三樓客房,她們安排在三樓的普通職工宿舍。

先說一下,住宿區佈局,單獨一棟5層樓,一二層住男生,三層以上住女生,5層是活動室,因為是新廠還沒安裝活動設施只有幾張空臺面,落了一層灰塵,地上只有幾個腳印,看得出很少有人來。

之所以提到活動室,因為這將來會進行一些“活動”。

其中三四層西側,單獨用不銹鋼防盜門分隔出來幾個房間供廠方領導和作為客房使用。

我住的是三層的客房(對面是對方負責人的套房),客房號稱三星級客房標準,床是兩張合在一起的,很大,故事大部分的精彩情節將在這裏發生。

而第三個戰場是移動式的,在客運大巴上,這是後話不表。

安排好住宿,她們說天熱出了一身汗要衝個澡,找浴室發現浴室在一層,嫌麻煩,就要了我的鑰匙去我房間沖涼洗衣服了。

我洗把臉要緊去跟對方協商正事,樓下有個小賣部,外面擺著西瓜,我撿了個大的剖開來又跑到樓上送給她們,這才想起從下車到現在都還沒來得及好好喝杯水,應該是渴急了才急急火火想買西瓜。

跑到房間,她已經先洗好出來了,正在擰內衣。

我本想吃塊西瓜,又怕弄得手臉和嘴巴裏粘上西瓜瓤見客戶不雅觀,浴室裏有人沒法洗刷,飲水機桶也是空的。

她似乎看出來了,說,你不吃嗎?是不是怕弄髒手?說完跑到她宿舍拿了她沒喝完的礦泉水給我,見我猶豫,說:咦,還那麼講究啊?要不你吃了用礦泉水洗手。

我說:沒有,謝謝!先咕咚喝了一口,說,你沒拿衣架吧?我旅行箱裏有,給我留一個就行。

這是我的手機號,把你們的手機號寫下來放我桌上,待會等我喊你們吃晚飯,這裏是新開發區比較偏,不要往外面跑,可以在這裏看電視。

我要了她的手機號就走了。

跟對方簡單瞭解了情況又現場查看了一番,就近6點了,正好客人的外資方有代表同日到達,就邀我一起到酒店以盡地主之誼,三位同事的晚飯就在廠區食堂解決。

剛敬完第一杯酒,她電話打來,說另一個同事例假來了,廠區小賣部因為家裏有事已經提前關門,要我幫著買衛生巾。

這幫娘們兒,還真事兒。

好在有老外在,吃飯也沒那麼多花哨,很快解決,趕回去才8點多一點。

順帶了一些零食,又想到例假來了可能要喝熱水,又跟對方挪借了一個飲水機,這一通折騰後就9點多了。

三、走火我要回房間鑰匙正要走,她又說宿舍裏的空調壞了,問了宿管說沒有空房間換,安排明天來修空調。

吊扇扇的風也是熱的,出了一身汗,她跟另一個同事想要睡覺前再沖個涼。

我心說勒個去,真麻煩,嘴上回了一句,門不鎖,進屋先敲門哈。

她們咯咯笑個不停。

本想直接沖涼,老大打電話問候來了。

我彙報了大概的情況,又請示瞭解決方案的可行性,商量了一下明天跟對方協商的思路,直聊到手機發熱才罷。

忽然一陣尿急,脫光衣服就沖進了洗手間。

沖完出來,先是嚇了一跳,我已然忘了她們要來沖涼這茬了!可能她見我在洗手間,想找個地方坐下等我,看到我剛脫下來丟在地板上的衣服想幫我撿起來。

我出浴室的時候,她左手托著睡裙好讓自己彎下腰去,右手恰好捏著我丟在洗手間門邊的的內褲準備起身,我低頭正甩著頭髮,目光恰好順著她肥大的睡裙的側開口看到她的兩團雪白,沒穿文胸!我馬上起反應了,本來沖了熱水澡小弟弟就充血,現在直接就把沙灘褲支起帳篷來了。

而她也反應過來我出來了,想起身,一抬頭,她挽的髮髻恰好碰到我的大腿,差點後仰過去,我連忙拉住她。

我站定退後兩步,耳根發紅,問她,怎麼,幫我把內褲洗了吧?她也驚神未定,胸脯一起一伏,一邊攏著頭髮,露出的粉頸分明泛起潮紅,把內褲扔給我,也不看我,說,自己解決!我定定神,提醒自己要理智,便問,另一個同事呢,她說在上大號。

就往洗手間走,從我身邊走過,帶來一陣清沁的發香。

我趕緊關上房間門,想想不妥又打開虛掩上,只聽浴室裏面喊道,呀,蓬頭漏水啊,頭髮弄濕了!我說,我剛才把蓬頭擰下來用水管沖地面來著,可能沒擰緊,你把蓬頭擰緊一點看看,你們掉了一地的頭髮也不知道撿一撿。

她聽後又咯咯笑了。

之前聽她笑也不覺得,這次聽了就感覺心裏麻麻的,搖搖頭心說定力不夠啊。

我開了電腦想查郵件,發現網線水晶頭沒接好,一會接上一會又掉線。

那就開電視吧,開機後一個外文頻道正播放關於生殖胚胎的紀錄片,間斷的插進一些模糊的性愛鏡頭,我擦,不是吧,又考驗我?她沖涼很快,手捧著濕頭髮站在洗手間門口,伸手問我要吹風機,我看她睡裙上有一塊濺上了水貼在腰上,本想提醒她,她已經閃進洗手間把門銷上了。

剛進洗手間吹一會,另一個同事來了,說蠻不好意思打擾我。

我急忙說沒事,就到這裏沖涼好了,免得跑來跑去麻煩,估計說這話的時候我已經耳根熱的發紅了。

她讓同事趕緊沖涼,自己怕再濺到水,就出來吹頭髮了,用的床頭的插座,我就站在床邊看她。

她說你坐啊,我就坐下看她。

她的睡裙背部有一大截是鏤空的,就是幾條帶子斜著交叉的那種,露出來一大截酥背,寬大的睡裙有一側搭在床頭櫃上,露出了一節凝滑的小腿。

我正看得入神,她卻踮起一只腳給另一只腳擦癢,而我分明感覺到她穿的是黑色的底褲!要命的是,她突然一甩長髮,把臉轉向我沖我嫵媚的笑了一下,受不了了,簡直無法直視!倒不是說她有多漂亮,她屬於耐看很有女人味,而不是咋一看就美得不可方物的那種。

但在那一刻,確實是很性感,那種情境下的的女性的柔情瞬間把我點燃了,我騰地站起來,一把抱住了她,她輕聲啊了一聲,就要掙扎。

我順勢把她按倒在床上,兩手按著她的雙臂,臉正好對著她的胸口。

她似乎真的生氣了,用電吹風對著我的臉吹,我把頭埋在她胸口,任她吹,她反而鬆開臂力,說道,她要衝好出來了。

我把她扶起,手卻沒鬆開。

聽著浴室裏還有嘩嘩聲,我幾乎是單手把她抱起了,左手托住她半邊圓臀,右手提起睡裙後伸進底褲,沿著後股溝撫上了她的屁眼。

她啊呀一聲,繼而嘴裏開始絲絲聲抽氣聲,雙腿也開始夾緊。

我右手用力往裏探,中指和無名指已然探到了桃花源,陰毛不多也不雜,絲絲絨絨的,一陣溫潤的絲滑從指間傳來。

再往裏探臂長不夠了,食指和無名指便用力往外分,好給中指多一點活動空間,指肚在洞口慢慢打轉,可以感覺到外陰唇並不大,溪間的縫隙也不大,中指第一節探入一小節,只聽她悶聲啊的一下,身體一陣顫動,而我的肩頭也也多了一排牙印,但是肩頭沒有感覺到疼痛,看來她並沒有用力。

借著她分神之際,我又把她放倒床上,右手未及抽出,頭頂住她的腹部,左手迅速伸到裙底,佔據私處,撥開底褲,整個手掌已經堵在了洞口。

她想掙扎,在床上由仰到側翻,我順勢抽出右手,從她的右肩勾到左胸牢牢的把住,左手拇指不停的撫摸她的玉門,想探她的陰蒂。

嘴裏唔唔的壓抑著低聲呻吟,她又要扭身掙扎,卻不意將我的左手拇指插進了洞中。

她捂住嘴啊啊的叫了兩聲,幾乎是哀求我鬆手,但是分明的,已經感到有熱熱的粘液汩汩流出了。

她的聲音開始顫抖,屁股仍然不停的扭動,身軀卻顯得綿軟下來,而我精神稍一放鬆,卻感到自己腿根一陣熱力傳來,雙股似呈夾緊之勢,要來了!右手一扯沙灘褲,憤怒的陰莖硬硬的頂在她的兩股半圓間,噴薄而出!四、約炮這時候,洗手間依然有嘩嘩聲,但不是花灑落水的聲音,是水龍頭的聲音,裏面的人可能在洗內衣。

她掙扎著起來,我卻仍然抱著她。

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想來她也感到力疲,雙手垂下,任由我低頭親吻她的發際、耳根、鎖骨,她只是低低的喘息,直到我的左手攀上了左側的乳房。

她仿佛清醒過來,又開始反抗。

我的手不算大,感覺一只手掌控不了,她應該是C杯以上。

乳頭已經硬起,按照前輩色友的見教,這應該是已經情動了。

我的肉棒似乎依然保持英姿,依然保持著熱度,至少比她的臂溫要熱,因為她反抗的時候,右臂掃到了它。

我馬上抱緊她,然後朝她耳邊哈氣並命令,抓著它!她似乎沒明白過來,我又說,不然讓你用嘴含著!她這下明白了,竟然嘻嘻低聲笑起來,把遮在前額的頭髮甩開,瞪起眼睛說,我內褲髒了,你要給我洗乾淨!我也笑出聲來,便把她放開,她先攏了攏頭髮用皮筋紮起來,然後當著我的面把底褲褪下來遞給我,果然是黑色的,還有蕾絲花邊!露在外面的老二不自主的又挺了起來,我挺起腰身沖她走去,她伸手過來幫我把它塞進褲裏。

這一番動作,說起來費言語,其實過程攏共不過七八分鐘的事。

這要說,虧得她不是大個子,也就一米六的身材,否則當真不能得手。

雖然沒盡窺裸體,她應該也算的玲瓏標緻(待到赤裸相見時也果真如此)。

她額邊已滲出汗來,我把空調又降2度,遞給她紙巾擦汗,這才發覺左手指間仍有膩滑之感,自然是她私處的玉液。

我揚起手沖她示意,又放到鼻下聞了聞,有淡淡的腥氣。

她一邊擦著汗,給了我一個白眼。

這時候另一個同事出來了,說是自己的拖鞋(其實是宿管給的,就是“火雲邪神”出場時穿的那種)壞了。

我說要不你穿她的回去,再拿一雙好的過來,我這裏沒有多的拖鞋。

另一個同事也沒抬頭,彎腰趿上她的拖鞋出去了。

獨處的空擋,她站在床邊一直沖我笑。

我伸手拉她,她沒有拒絕,我把她轉過身,老二頂住她的屁股,雙手想攀她的雙峰,她伸出右臂作勢擋了擋也就從了我。

我親了親她的耳根,又頂了頂她的屁股,說到,想不想試一試?她笑而不答,我說我夜裏等你來拿內褲,她仍是笑。

這時,外面傳來防盜門推門聲,同事推開了房門並沒有進來,說了聲送拖鞋來了,就轉身走了。

她穿上鞋又到洗手間沖了沖腳,便欲出門。

我拉住她睡裙的系帶並不鬆手,她幾次回頭瞪我,讓我撒手,怎奈我把系帶又往裏收了收,她扭身用手抓住系帶,另一只手貼在後腰間伸出了一根食指,沖我晃了晃。

我收到訊號,便鬆手讓她走了。

我定好十二點半的鬧鐘,確定旁邊客房無人,對面套房也無人後,把防盜門安全鎖打開,房間門虛掩,又沖個澡倒床上就迷糊過去了。

手機鬧鐘響到第三輪的時候,我才爬起來,這時已是00:50了。

刷了牙,把床鋪好,看到壓在枕下她的內褲,這才意識到,沒準備安全方位服務!看來,所謂安全第一,就是要做到時刻防患。

對於XXOO來說安全第一就是要有套!這一點,當學杭州“許三多”,人家手包裏總是隨身攜帶。

不覺苦笑,看來今夜難免缺憾啊。

一點都過了,人沒來,睡意襲來我也沒力氣惱她了,燈沒關,門沒鎖就又迷糊過去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恍惚覺得有人走進來了,朦朧間也睜不開眼,就感覺有人在脫我的褲子。

我笑出聲來,人也清醒了。

她已上的床來半跪著背向我,把我的老二放在掌心搓了搓,就埋下頭深深的含進了嘴裏……只覺得像是跌進了一團綿柔裏,溫潤的唇和靈巧的舌配合著,緩緩動作,嘴裏發出啵啵的響聲,啊哦………我不禁失聲叫出來。

她抬起頭沖我做了一個噤聲的暗示,我便強忍住了。

透過薄薄的睡裙,我看到了,她並沒有穿內衣和內褲。

隨著吸吮,兩只咪咪在胸前起起伏伏,而私密地帶有幾根倔強的絨毛依稀要鑽出睡裙來。

還等什麼呢,我還是半躺著把她往我這邊拉了拉,右手邊探入裙底,只幾下撫摸,便感覺有愛液沿著指縫流到了腿根,她開始了呻吟……我把中指慢慢的伸進了桃花溪,探究著溪穀的溝溝壑壑。

幾番攪動,大有潺潺溪水氾濫之勢,憑著指間的感覺,按著色友的經驗來判斷,她的陰道並不深。

我又把無名指也探了進去,感覺空間並不十分寬暢。

拇指開始尋找她的陰蒂,她開始大聲的呻吟,也加快了吸吮的頻率,嘴裏含著陰莖,發出咕噥咕噥的聲響,左手扶住玉莖,右手由撫摸我的腿根竟然轉為撫摸我的屁眼。

天吶,從未有過的刺激!我一邊加快手指的攪動,一邊沖她喊道:“等一下,不然我要射了!”她沒聽我的,反而把老二吞的更深了,右手食指已經伸進了我的屁眼。

啊!……濃濃的精華仿佛怒吼著射進了她的喉嚨……直到小弟弟停止了抖動,她套弄著擠了幾下,才把嘴巴移開,準備吐掉。

我一把拉住她,說高蛋白,別浪費了。

她一聽,轉而湊上來作勢要親吻我,我急忙避開,她這才吐到紙巾上丟進垃圾桶。

五、二炮不約而同的,我們都想到飲水機旁取水喝。

準確說,我是因為興奮口幹,她是想要漱漱口,我當時沒想到這點,跟她說,我來喂你。

於是,我坐在單人沙發上,她斜躺在我懷裏,我汲一口水,然後慢慢的輸到她嘴裏……這樣喝了有半杯之多,我們的舌頭就絞纏在一起了。

因為是和陌生人接吻,起初我並沒有很投入,慢慢發覺她的唇很軟,舌也很柔,而且我們接吻的頭位和角度都讓我很舒服,簡直就是著迷!她會在一輪擁吻結束時,用舌尖輕輕的掃一掃你的嘴角,那感覺,當真是美妙得很。

舌吻在了一起,我們的手也沒閑著。

她用一條腿攀住我,雙手玩弄我的乳頭,時而用指尖時而用手掌。

我沒有那麼溫柔,幾乎是暴力的一只手撫著C罩杯的乳房,另一只手則狠力的揉捏她的翹臀。

不錯,確實是有點翹,沒有垂墜感,在她很放鬆的時候,撫摸臀部的手感幾乎跟撫摸乳房一樣好。

我很想吸她的乳頭,於是我把她抱了起來。

睡裙滑落,我把鼻子埋在雙峰間深吸一口氣,成熟女性的體味夾雜著沐浴乳的香氣,很好聞。

我把她輕輕放倒在床上,一邊舔她的咪咪,一只手不自覺的已經開始撫摸她的私處……我問她為什麼來晚了,她說有個同事十二點多起來上廁所,要等到都睡熟了她才好出來。

我不再多問,改為雙手撫摸她的乳房,並用食指輕輕按壓乳頭,她的乳暈很小,雖然生育過,依然很挺,至少站著的時候沒有明顯的下垂。

後來她說小孩斷奶比較早。

乳頭還是很敏感,稍稍挑逗,就硬挺起來。

我從乳房吻到粉頸再到耳垂,然後親了一下她的肚臍,就迅速的含住了她的陰唇……鼻間傳來一陣海洋的清新氣息,哇,簡直是驚喜!我這個動作很突然,她沒想到我會直接舔她的陰唇,她啊……的一聲,腰身不自主的扭動起來,雙手卻托在臀下,隨著我吸吮的節奏迎合著我……實若不是我先用手指探過了桃花源,兩片花瓣閉合,她的陰道口應該是很緊的。

我含住一片陰唇,一邊吐納一邊觀察她的私處。

刺激過的陰道口紅紅的,用舌尖撥開陰唇就可以看到充血的陰蒂。

舌尖輕輕掃過陰蒂的時候,能感覺到它的堅挺。

我開始用舌尖在陰蒂上打繞,她的呻吟越來越高亢,啊……哦……當我用舌尖輕觸會陰的時候,她叫出了聲,啊……不行了,我不行了……我回她一句,還早呢,我開始輪流掃蕩左右兩片陰唇。

然後稍微讓她側身,一下把兩片陰唇含在嘴裏,舌尖屏住勁,從兩片陰唇中間穿過,來回的橫掃,她的呻吟開始變得急促而帶沙啞,嘴裏還是喃喃道,不行了,我不行了……我的舌頭整個的探了進去,在陰道深處翻滾……她扭著腰身,陰道裏似有一股熱流湧出。

我吸入一小口,感覺略有淡淡的鹹味再沒有什麼其他的味道。

她用手推我,我偏偏把住她的腰,讓她不能抽身。

她又開始拉我,手開始抓我的老二。

她面色潮紅,面帶祈求的望著我卻說不出話來,我扶起她,把老二擺在她嘴邊,挑逗她,是不是想要?她點點頭,把老二深深的含進嘴裏,咕囔道,我要我想要……眼見已經過一次洗禮的老二再次雄起,我調整她的體位,讓她用手把自己的雙腿分開,把沾滿她口水閃著亮光的老二對準洞口,一插到底!啊……好緊,我猛抽一口氣!緩進緩出,感覺似乎她的陰道很合我的size!啊……好粗啊,好大啊,我要……她不再壓抑呻吟,隨著老二抽動加速,開始變得高亢。

伴著啊…啊…的叫床聲,攪動一屋春色……就這麼淺淺深深進進出出,我又看到了那條底褲。

不禁問她,沒有套套,怎麼辦?射在你嘴裏吧!她說好,我說剛才已經射過一次,沒有清理,插進去會不會懷孕?她似乎沒在聽我說話,只是雙腿盤在我的腰間,雙臂勾住我的脖子,溫潤的朱唇迎了上來,這應該是在鼓勵我,還是嫌我廢話多?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她的鼻息越來越重,她體內的欲火通過唇舌傳遞給了我,交織的下體已然淫水氾濫……愛液的潤滑,減輕了初始插入的擁塞感,也就減輕了對龜頭的刺激,我愈戰愈勇,仿佛一種壯懷激烈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於是更加生龍活虎……啊……啊……啊……每次沒根插入都會引起她強烈的顫抖的呻吟,以至於呻吟的啊啊聲跟不上我抽插的速度而變得像抽泣。

後來她發自心底的呻吟只能透過鼻息和我們接吻的間歇嚎叫出來,之所以是像嚎叫,是因為已經帶著哭腔。

但是卻更加的迷人,更加的令人心神蕩漾。

我本想換個側身位,這樣可以插得更深。

然而她死死的盤住我,說別動,我感覺到她渾身在用力,越摟越緊,近乎是要把我拉進她的身體裏……直到她咬住我的左肩,過了有那麼五六秒後,她長舒一口氣,全身癱軟下來,柔情萬千的朝我笑笑,我高潮了……原來如此!我的老二還深深的挺在她的陰道裏,靜靜的沒有動,這時才感覺到陰道裏傳來一圈一圈的律動……我問她高潮後幹嘛夾我的老二?她說,你舒服嗎?我點點頭,她說,你射在我的逼裏吧。

見我詫異,她湊近我的耳邊親了一下說,沒事的,我上環了。

啊哦……又一個驚喜!我把她抱起來行“觀音坐蓮”式……可能因為淫水多,伴著噗噗的性器交歡響聲,當我高高托起她的屁股欲再次刺入時,她的陰道裏竟然傳來一陣氣流的啵啵聲,就像是輕輕的屁聲。

我很驚奇,而她似乎很受應,一邊呻吟一邊在我耳邊吹氣,你很狠(地)嘛,真有一套!我被撩撥的興起,猛插一陣,問道,換個姿勢?她說從後面吧,配合的把臀部高高翹起。

我紮起馬步,扶著她的屁股,她用手扶著我的老二捅了進去,啊……啊……我懷著強烈的征服感一陣猛操,把她從大床的中間一路頂到了床的靠背上。

她不得不抬起頭,手扶著靠背。

我屈膝跪下來對著花心又是一陣猛操,撞擊的啪啪聲不絕於耳,她呻吟聲不斷,還叫道:快一點,啊……再快一點,啊……我本想學AV拍她的屁股,看著雪花花的渾圓又生憐香之情不忍下手。

於是俯下身一邊抓著奶子一邊問她,操的爽吧,再插快點你還能高潮吧?!她答道,應該很難了,但…是…還…是…很…舒…服…啊……後面的半句話幾乎是呻吟著從齒縫間出來的!我加快了速度,想要從後面射精,誰知,她卻叫道,啊……我要尿尿……我要尿尿……這怎麼行?放鬆,你放鬆,就尿在床上好了。

我順手把一個毯子墊在她膝蓋下麵,她直搖頭,說,不行,啊……尿不出來,你快點射吧,啊……我說好,還是從前面插,你抱緊我!在她順從的轉身的時候,我突然想試一試她的花心到底有多深,就撈起她一條右腿,高高舉起,然後雙腿跪在她的另一條腿的兩側,老二幾乎是滑進逼裏,確實插得很深,陰莖齊根沒入,連同陰囊也占了很多淫水,啊……太深了!受不了了!(同時)用手推我,我不理會她,依然大力的抽插。

只是因為體位受限,不能加快抽插速度,即使這樣,因為有足夠的深度還是操的她哭爹喊娘的,又湧出不少淫水。

我問她的逼是不是水潤多汁,她只是啊……啊……啊……不住的搖頭……終於,我感到了陰囊處傳來的信號,要井噴了!我喊道,抱緊我!然後放開她的右腿,她順從的盤到我的腰上。

我的前胸緊緊的壓著她的咪咪,她右臂摟緊我的脖頸說,插我吧,射到我的逼裏,啊……快,啊……左手拍著我的屁股,說,來呀,射到我的逼裏來吧,啊……我本來就要一瀉千里了,在她的挑逗下,終於再也不用拘束,啊……在強烈的快感驅使下,一股腦傾瀉在她熱的發燙的逼裏!世界,安靜了。

看看時針指向了淩晨3點半,我問她幾點來的,她說一點半,那麼我們這一戰持續了2個小時,真的沒想到。

她也覺得從未有如此和諧的性愛經歷,說謝謝我讓她享受了美妙的高潮,雖然僅有幾秒的時光,並不是所有女人都能享受的到的。

經此一戰我們雖然感到有些乏力,但身心愉悅,精神反而不困頓,那就抱著聊一會吧,兩人還互拍了一些照片。

六、後戲她說其實很早之前她就注意到我了,只是沒想到會發展到有這層關係,還說我挺會照顧人的,一些小細節打動了她。

我這才覺得,這是一個好女人,繼而又生一些愧疚感。

我跟她說了我的想法,她呵呵笑我多情。

第二天早餐的時候,看見她一個人坐在餐廳角落裏用餐,沒跟同事在一起。

原來她發現右側耳垂正下方脖頸有一小塊紅印記,應該是激情時留下的,她怕同事看到,大熱天又把本來束起來的長髮披下來了。

難為你了,當真是解人心意的好女人。

【完】

Leave a Reply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淫行校園
刺激性交換
被眾人搞的老婆
賓館艷遇之少婦服務
催眠物戀
向老闆縛美記
我被小色狼干了
被當成賺錢工具的日子
我和媽媽的新天地
火線鴛鴦

熱門小說:
淫行校園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