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時是在外島馬祖服役,相信所有當過兵的人都知道,部隊裡有著「學長學弟」制度,有時候老兵講的話甚至比剛下部隊的菜士官或菜排長還要有 份量,而在外島,這種制度就更明顯了,及的那個超機車的學長叫阿昌,大家私底下都叫他『老娼』(台語發音,老鴇之意)。

在我剛下部隊他就非常的『照顧』我,原因很奇怪,因為我女朋友很愛我,幾乎都是一天一封信,若遇上交通船因風浪太大沒開,信件沒從台灣送來馬祖,累積幾天一收就是好幾封,而那位老娼學長,很不幸的是再他來馬祖的第二個月女朋友就兵變了,很慘,所以之後的新兵一來,只要有女朋友的,通常都會被他玩的很慘,而我就是其中一位,她最喜歡動不動就說什麼皮鞋沒擦亮,衣服太皺,棉被沒疊好之類有的沒的,很奇怪,班長都沒管你一個兵管那麼多幹什麼,夠變態吧!

記得有一次,他在翻一本交筆友的書叫做』愛情青紅燈』的,因為我常寫信給我女朋友,所以他就ㄠ我幫他寫信,沒辦法誰叫我菜,而且他一個高職電工科肄業的人哪有什麼文筆,而我雖然不敢說我文筆很好,但最起碼我大學畢業,肚子裡的墨水可比他多太多了,所以我就只好幫他寫了,老娼挑了一個女的,筆名叫』采芳』住台北縣新莊,名字還不錯聽,書上登的照片還蠻清秀的,老娼很白癡的幫自己取了一個筆名』文昌』,真他嗎的白癡!我還文昌帝君冽;之後我就替他和那個采芳通了大概將近二十封的信。

到後來寫著寫著發現這個女的,和信中的『文昌』越來越聊的來,於是老娼決定要約那個女的見面,那個女的竟然也答應,現在的女生真的是太好約了,只看過照片,通過幾封信就決定見面,真是的!但是很慘的是老娼他家住彰化,采芳住台北縣,而我住台北市,於是老娼決定和我一起返台休假,見面前一天先來住我家,拗的還真徹底啊!

到了他們要見面的那一天,老娼拉我和他一起去,他們是約在新光三越站前店的小吃街麥當勞座位區,真是一個好………白癡的地點啊,還約定我們兩個人穿白色上衣,她穿紅色的衣服,再許久的等待之後,看到兩個穿紅色衣服的女生朝我們走過來,老昌就教我去問,沒錯就是采芳,另一個是她妹妹叫宜芳,在采芳坐下來之後我仔細的端詳了一下她,其實長的還不錯,身材比例也蠻理想的,就是染了一頭咖啡色的頭髮,加上臉上過度的彩妝,讓人有點俗氣的感覺,而她妹妹宜芳卻是身才比她嬌小了一點,不過她可沒有采芳那麼濃妝艷抹,看起來蠻清秀的,應該還是學生,比較起來,若采芳是冶艷型,那宜芳就是清純型了,但我覺得老娼對采芳很滿意,可是在聊天的過程中我卻覺得采芳一直看我。

收假回馬祖之後,老娼也沒有再叫我幫他寫信了,因為采芳給了老娼她家電話,使的老娼每天一有空閒,就霸佔的公共電話不放,和她的采芳情話綿綿,我想那次見面之後,老娼隔天單獨和采芳出去,聽老娼說是去看MTV,以老娼豬哥的個性,我想他們兩個應該已經…了吧!這也使我落的清閒,不用再去寫那些虛情假意的東西,不過老娼之後好像對我充滿敵意似的,非常不爽我去問她和采芳之間的事,後來我才知道原來老娼白癡白癡的告訴采芳其實和他通信的人是我,而采芳卻是因為信中的文采而選擇了『文昌』,沒想到事與願違,交到了一個大老粗當男朋友,因此采芳就常會和老娼問到我,所以老娼對我充滿了敵意,他媽的!也不想想這馬子怎麼來的,要不是我幫你寫了那麼多信,你把的到嘛!算了,也不想和你計較那麼多;終於我好不容易熬到了我返台休假的日子,再坐船前一天老娼要我休假時去找采芳幫他拿東西,也不說是什麼,而我也只好很無奈的答應了!

回到台灣約了采芳出來,在天母的一家咖啡廳,於是采芳就拿了一包牛皮紙袋裝的東西給我,裡面應該是DM之類的東西吧(後來才知道那些是銀行的信用卡申請書,采芳在兼差推銷信用卡要老娼幫她忙),之後就和采芳聊了起來,她高職是建教合作的美容科建教生,現在是在美容院上班,之前交的男朋友幾乎都是『古惑仔』那一型的,一直到『文昌』的出現才讓她與較有文學修養的人有接觸,讓她想脫離這個環境,沒想到……唉!這時我想到老娼平時對我們這些學弟都作威作福的,於是就向采芳加油添醋的說了老娼平時是如何欺壓我們的比那些『古惑仔』還不如,連情書都強迫我幫她寫,采芳聽著聽著,看得出來她蠻生氣的,於是我索性向他裝可憐,請他要老娼別再為難我們這些學弟了,後來采芳就對我說,他會好好的教訓老娼的,後來采芳說他心情不好要我陪他去陽明山看夜景,在上山的路上順便買了幾瓶啤酒,到了文化大學後面,之後我們就坐再路邊的石頭上俯瞰整個台北市的夜景!

其實在和采芳聊天的過程感覺得出來她蠻喜歡我的,只是女孩家的矜持讓他說不出口,於是我決定要讓老娼嘗嘗『二度兵變』的痛苦,於是我開事向采芳說些甜言蜜語和讚美她的話,說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其實我就蠻喜歡她的,只是礙於她是學長的筆友讓我不敢對她表白,說覺得她就像金庸筆下小龍女般的玉潔冰清,看她的信會讓我覺得她有王語嫣的溫柔婉約,見到她對學長的好,就像任盈盈般情深意重,真是讓我又羨慕又忌妒,說著說著越來越覺得自己很噁心,很假,只是,看采芳聽的如癡如醉的,接著我歎了口氣,念了一首李清照的一剪梅 :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留,一種相思兩地閒愁。

此情無計可消處,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一個原本就已經很讓她傾慕的男生,這時又是如此深情款款的對她念出這一首情深無奈的詞,更是讓她迷惘,這時我看她深邃的眼睛已經越來越迷濛了!

後來酒也喝完了要回家了,采芳突然問我想不想洗溫泉,嗯…洗溫泉…我想采芳應該是想要吧,正好來實行我報復老娼的計劃,這時我當然是說想啦!

於是我們到北投找了一間有溫泉的汽車旅館,房價還滿便宜的,裡面有按摩床,按摩浴缸,保險套,及催情劑等,一進了房間采芳就先脫了自己的衣服,然後進入浴室沖洗,問我要不要一起進去洗,由於剛剛在車上被想到待會可以和采芳作愛的慾火,一直都無法熄滅,所以我一進浴室只用水稍稍沖洗後,就提起小弟弟往采芳的穴穴插了進去,采芳也叫了一聲:啊~~好舒服喔~~~快干我~~我從采芳的背後抱住她,采芳的一隻腳跨在浴缸邊,俏起高高的粉粉的屁股,而我則從她的後面,將小弟弟一前一後的抽插著,浴缸的放水聲已經夠大聲了,而采芳的淫叫聲更是響亮,更沒想到原來采芳的叫聲是如此的淫蕩,浴室中不斷的迴盪著,啊~~~啊~~嗯~~~嗯~~的聲音,此時;我要采芳雙腳跨著浴缸邊緣,身體趴在浴缸邊緣上,而我坐在采芳的後面的浴缸邊緣,然後提起小弟弟往采芳的穴穴猛插進去,采芳叫的更是大聲,隨著我的一前一後,采芳的聲音也有高有低的“’嗯”叫著,我不斷的前後擺動,而采芳也與我反方向前後的迎合我的動作,使我插的更深,直頂她的穴心深處,不久,采芳喊起:我~要~~飛了~~飛了~~飛了~~~采芳 的高潮來了,我隨著她的呼叫,心情也隨之高漲,小弟弟的血液也高漲了起來,並配合她的射陰精,我也跟著射精,兩股淫水與精液的結合,熱滾滾的感覺直衝采芳的心頭,采芳也在我射精後,還意猶未盡的搖擺著屁股,只是我剛剛一直再想這和采芳作愛,所以也才如此容易的射了精,我慢慢抽出了小弟弟,看見精液也從采芳的穴穴流了出來,我們相互的洗對方的身體,然後進入按摩浴缸一起泡澡,我低頭看我在毛巾底下巨大的陽具,好像火箭已經要升空,罩在上面的掩體再不打開,火箭就要爆炸了。

之後我裸著身體抱著赤裸的采芳到床上,而采芳不愧是熟手,一上床完全像換了個人似的,整個熱呼呼的身體壓在我身上,我的小弟直挺挺的頂著她。采芳在吻過我後,開始用手輕輕的撫動著我的小弟,那種感覺很舒服,漸漸的她往下吻過去,慢慢的靠到我的下方,用舌頭緩慢的舔著,就像在品嚐東西一般的,慢慢的,輕輕的,把我弄的不自覺的哼出聲音來,直想趕快插進采芳的小蜜穴中。於是我翻身而上,讓我的小弟弟長驅直入的往采芳的穴穴插了進去,采芳的美穴貪婪的吞噬著我的陽具,我挺動下體將猛烈的將堅挺的陽具像活塞一樣在她柔滑濕潤的陰道中快速的進出。抽動的陽具像唧筒般將她狂流不止的淫液在「噗滋!」「噗滋!」聲中一波一波的帶出穴口,亮晶晶的淫液流入她迷人的股溝間。

「啊哦~好美…我要飛起來了,我受不了了…我要來了…要抽筋了…要抽筋了…快!快!不要停…用力干我……啊~啊啊~」采芳甩動著長髮,狂叫聲中,她動人的柔唇用力的吸住了我的嘴,舌尖像靈蛇般在我口中鑽動翻騰。雪白的玉臂及渾圓柔美的大腿像八爪魚一樣緊緊的糾纏著我的身體,使我們的肉體結合得一點縫隙都沒有。

這時采芳全身又是一震,我感受到她緊貼著我的大腿肌在顫動抽搐,冷艷明媚的大眼翻白,身子強烈的抖動著。她緊箍著我大陽具的陰道肉壁開始強烈的收縮痙攣,子宮腔像嬰兒小嘴般緊咬著我已深入她花心的大龜頭肉冠,一股熱流由她花心噴出,澆在我龜頭的馬眼上,采芳的高潮一波又一波的出現了。

「啊~哥~我好酸,受不了了,我出來了…出來了…用力到底,不要停…啊哦……」我的大陽具被她蠕動收縮的陰道壁夾得在無限快美中隱隱生疼。「哦!快一點…我好癢…快點動…好癢…我癢嘛……」她激情的叫著。

「叫我哥哥,叫我親哥…我就快一點,我就幫你止癢…叫我!」我逗弄著她。子宮花心處的搔癢,陰道壁的酸麻使得采芳顧不得羞恥,急速的挺動著陰戶與我大力的相干,口中叫著:「哥!親哥…用力…哥哥…用力干我…幫我止癢…干!快干!」看著老娼他夢昧以求的采芳在我身下浪叫著,我亢奮的抱緊了她猛干狂插,采芳 則糾緊著我猛夾狂吸。

「我好酸…不要動…我受不了…不要動!」

她突然兩手抱緊我的臀部,雪白的美腿纏死我的腰,賁起的陰阜與我的恥骨緊蜜的相抵,不讓我的陽具在她陰道中抽動。我感覺到深入到她子宮腔內緊抵住她花心的龜頭,被花心中噴出的熱燙處女元陰澆得馬眼一陣酥麻,加上她陰道壁嫩肉強力的痙攣蠕動收縮,強忍的精關再也受不了,熱燙的陽精如火山爆發般噴出,一股股一波波的濃稠陽精全灌入了采芳的花心。她稚嫩的花蕊初嘗陽精的撫慰,忍不住全身像抽筋一般顫抖著。  「好美~好舒服!」

采芳兩條美腿緊緊的糾纏著我享受著高潮餘韻,我們就這樣四肢糾纏著,生殖器緊蜜結合著進入了夢鄉。

之後我收假回到馬祖,老昌又開始找我麻煩了,原來是采芳現在都對他愛理不裡的,最後終於和他分手了,而這其中的原因只有我才知道,而且反正老娼他再沒一個月就要退伍了,你再怎麼機車也就這麼一個月,而且我只要想到,當時我和采芳在床上翻雲覆雨的滋味,就很爽,而且看到老娼被』』二度兵變』』的感覺就很爽。

之後在我退伍之後,在女友不在我身邊時,采芳就成了我的炮友 。  後來我考到一間銀行,去上班的第一天就看到一個有點熟悉的面孔,可是卻想不起來她是誰,只是我相信她一定也認識我因為她也一臉疑惑的看著我,最後我終於想到了她是采芳的妹妹宜芳,原來宜芳還在念夜二專,白天在這裡當工讀生,世界還真是小啊,中午吃飯的時候,我就去找宜芳講話,我在退伍後常跑去采芳那,都沒有看見她,問她為何她沒有和她姐姐一起住,原來采芳是和她髮廊的同事住在髮廊幫他們租的宿捨,而宜芳則自己和同學另外住在外面,而她早就認出我來了,只是不好意思過來和我打招呼,真是害羞。

一天晚上,突然接到宜芳的電話問我可不可以開車去接她放學,因為外面下大雨,而她忘了帶傘,想想反正我也沒事,就開車去他們學校接她,她上了車之後,還好衣服沒有淋的很濕,在開車載她回家的路上,問她有沒有男朋友,她說有,在當兵,和她聊著聊著聊到了一些有關性的話題,沒想到她竟然很直接的問我說,和采芳做愛是什麼感覺,原來采芳什麼都告訴她了,而這時我突然有一種想要姊妹花通吃的想法,於是就對宜芳說你來試試就知道是什麼感覺啦!她就紅著臉低下頭,說我欺負她,我說哪有,難道你不想試試嗎?她說她要考慮一下,之後宜芳就臉都紅紅的有點害羞,不再講話,不過宜芳紅著臉的時後,還的蠻可愛的。

後來到了她家,雨似乎是越下越大,於是她問我要不要上去坐一下,等雨小一點在回家,當然好啦!進了她房間之後,她開了電視就坐在一張雙人座的沙發上,而她房裡就那麼一張沙發,總不成要我一直站著或坐地上吧,於是我就坐到她旁邊,開口和她說,你考慮的怎麼樣啊,我已經做好準備了喔,宜芳她又紅著臉說:「考慮什麼啊,我不知道啊!」,可惡!用裝傻這一招,於是我就去搔她癢,宜芳就一直笑著說好啦!好啦!我在考慮一下啦!於是我就停止搔她癢,而當我放下手時,卻很順勢的讓她的雙退夾住。而當我被夾在她兩腿中的手掌動了一動,感覺到她大腿根部的肌肉抽動了一下,大腿張開了,我正懊惱深怕把她柔美的大腿驚走,沒想到張開的大腿又迅速合攏,更緊的夾著我的手掌,大腿移動後,我的中指尖剛好輕輕碰在她腿根部微凸的部份,我知道是她的陰戶,我這時豁出去了,中指隔著宜芳的小內褲不老實的在微凸部份揉著,再輕輕頂到下面微凹處,這時靠在我肩上的她突然粗重的喘氣,口中溫熱的氣息噴在我耳朵上,我的血管快要爆炸了。

中指間感覺濕濕的,她流水了,我中指再輕輕戳一下,沒錯,有點粘膩的水透過內褲滲出來了。我想轉頭看她,卻被她伸手推住我的臉。她粗重的吐著氣:不要看我! 我看不到她臉,但我知道她這時一定滿臉通紅,我的中指突然大膽起來,撩開了她的內褲,探入濃密的草叢中,哇!好茂盛的草,中間的溪流已經漲潮,要山洪爆發了,我的中指撥弄著柔軟的陰唇,正要探入迷人洞中之時,被她用手按住。

她說:不要用手,不衛生! 她喘息著說話時,我忍不住吻住了她微張的,性感的嘴唇,舌頭伸入她口中,她的舌頭由第一次接觸的閃躲靦腆到最後的一發不可收拾,與我的舌交纏在一起,我們兩人貪婪的吸著對方口中的津液。我解開長褲,露出我17.5公分長,雞蛋粗的大陽具,引導她白嫩的手掌握住。宜芳驚訝:好大!我問宜芳說:你怕不怕?她喘著氣:我除了見過當兵男朋友的東西之外,還沒見過別的男人的……

我好奇:這麼說沒得比較了?宜芳媚眼水盈盈:不過聽朋友說男人的東西越大越舒服!那個告訴她的朋友我一定要認識認識!這時我已經扯下了她的紅色小內褲,將宜芳抱起來靠坐在沙發上,宜芳的兩條雪白修長猶套著長筒黑靴的美腿已經自動張了開來,之前她說過男友在當兵,她已經五個月沒做過了,而且她第一次是男朋友當兵由訓練中心出來為了勞軍才跟男朋友做的,算來到現在還不到十次,如果宜芳說的是實話,老天爺真是太對得起我了。

當我的大龜頭磨宜芳的陰唇之時,她已經喘得臉紅耳赤,淫液橫流了,我又低頭吻住她的唇,吸住她柔軟溫潤的舌頭,趁她陶醉在津液交流之時,下半身用力一挺,將我的整根大陽具一插到底。  宜芳哀叫一聲:哎喔~輕點!痛………我這時感覺到我的陽具被一圈溫嫩柔滑的肉緊緊的圈住,一插到底的龜頭緊頂在她的花蕊上,她的子宮頸急速的收縮,紮住了我龜頭的溝,我整根陽具好像被她的肉穴緊緊的吸住了,跟我以前插過的處女穴比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心裡忍不住大叫著:你沒騙人,果然經驗不多,好緊!她兩腿抽搐,兩手緊抓著我的肩,只是喘氣。

她滿臉通紅:哦~你輕點………我認定她是悶騷型的,決定讓她以後每天想我干她的嫩穴,於是挺起陽具,猛插狠插她的肉穴,宜芳開始有點害怕。  她突然叫:不要!我不要了…我只是一時衝動,我沒想到會真的做,你拿出來,我不要了…我不要…你放開我…… 我不理會她,只是用力的不斷狠插她沒經歷幾次的嫩穴,陽具與她陰道壁強烈的磨擦中,她穴內的水狂洩而出,由於水份過多,小套房內輕晰的聲到噗哧!噗哧陽具抽插陰道的聲音。

她眼睛含淚,開始昏亂:你拔出來,我不是真的要跟你做的…求求你拔出來…我不要了……(最後那聲不要叫得好無力)這時,宜芳由強烈的推拒,到無力的呻吟,當我如磨菇般的大龜頭一次次撞擊到她子宮深處的花蕊時,她由痛楚轉為歡愉,突然兩腿像抽筋一樣不停的抖動,穴肉的嫩肉不停蠕動收縮吸吮著我的陽具。

我知道她高潮快來了,大陽具更加強力的衝刺她的嫩穴,突然她兩手緊抱著 我的屁股用力向下按,陰戶則猛烈的向上挺,穴內強烈的收縮,好像要夾斷我的陽具,又似乎要把我倆的生殖器融為一體。

我立刻將我粗壯的陽具盡根插到底,感受到大龜頭大完全深入到她的子宮腔 粘膜內,龜頭的馬眼緊蜜的頂在她的花蕊上研磨著,剎時一陣滾燙熱流由她的花蕊中狂洩而出,我的大陽具完全浸泡在她熱滾滾又濃稠的陰精中。

她叫著:啊~啊~你你…我受不了了,我頭皮好麻…好麻…啊啊…難道這就是高潮?哦啊……我聽宜芳的叫聲微楞,難道她以往跟她男朋友干的時候,從來沒有高潮過嗎?果真如此,我何其幸運,這麼美的女人,她第一次洩出的寶貝元陰竟然被我品嚐享受,這簡直比戳破她處女膜開苞還過癮。

宜芳的臉像突然抹上了一層胭脂般的艷麗,丹鳳眼中出現水澤般的閃光,挺直秀美的鼻尖泛汗,鼻翼扇動著,張口吐氣如蘭,持續不斷的高潮使得她纏在我腰間的兩條修長柔滑的美腿不停的顫抖著,抽搐著,下體恥骨與我的恥骨頂得緊密紮實,緊夾著我大陽具的陰道還在強烈收縮著,子宮頸咬著我龜頭的溝,吸吮著,圓潤的花蕊與我的龜頭撕磨著,美得我全身舒暢,汗毛孔全張了開來,插了這 麼多女人,從來沒遇到過如此美穴,太棒了!

她叫著:又來了,又來了…抱我,抱我……啊……… 我抱緊她的微翹有彈性的美臀,將我們的結合的生殖器抵到最緊,同時她的 手也不由自主的又壓在我屁股上,強烈的生理反應使她凸起的陰戶不停的頂著我把插到盡根的陽具根部的恥骨,濃密的陰毛與我相對濃密的陰毛猛烈的磨擦,使 我的恥骨隱隱生疼。她這時已經完全的投入,自己掀開了圓領衫,扯開胸罩,哇!她的美乳好白 ,乳房最少有34C以上,乳頭還是粉紅肉色的,好像被吸得次數不多,她用手揉著自己的乳房。我拉開她揉美乳的手,張開嘴含住她的左乳頭,她大聲呻吟一聲,我接著又 吸又舔,另一手抓著她的右乳揉搓著。

她突然張口大叫:不要…不要……她的花心像小孩吃奶一樣吸著我的龜頭,一鼓濃精熱流又噴在我的龜頭上,一雙迷死人的美腿緊纏著我的腰,手像八爪魚一樣摟得我喘不過氣來。

她喘著:不要!我不要了…我不要了…… 口中說著不要,下身還不停的挺動,陰道依舊像餓了三年似的不停的吞食著 我的大陽具,我不得不奮起腰身,猛刺她的嫩穴,一股股陰精順著我像唧筒般抽 插的陽具根部湧了出來,我堅忍不拔的抽插了約四十分鐘,她像虛脫一樣,高潮 一波又一波,連洩了七八次身子,最後她抱緊我,貼著我,咬著我的舌頭說了一 句:你太強了喔…好癢…快點!我說:什麼快點?她說:我裡面好癢…動快一點…又要來了,又要來了…啊~快…快………我的陽具這時也被她緊蜜的陰道收縮吸吮的受不了了,同時與她有默契的 ,抱緊了對方的臀部,讓兩人的生殖器緊蜜接合到真的像連體嬰一樣。我說:我們一起丟! 說著她的美腿已經像籐蔓一樣,緊緊的絞纏住我的腰身,於是在我們上面四唇緊吻,津液交流,下身像八爪魚一樣糾纏的分不出是誰的肉體,她的子宮頸再度緊緊的咬住我的龜頭溝,花蕊內的陰精狂洩的噴上我的龜頭,同時我滾燙的陽精,也像山洪爆發一樣,射入她的花心深處,與她的陰精溶合。

洩了精之後,我們兩人的身子還是緊緊糾纏著不願意分開,直到她身子不小心滑下了兩人小沙發,兩人滾到地板上,突來的狀況,我們忍不住笑了出來,而兩人的生殖器這時才依依不捨的分了開來。之後,她帶著我去沖洗,提到她也不知道今天是怎麼了,平常她再好奇,也不可能讓男人進入她的房間,因為有室友,連她當兵的男朋友都沒有來過,更別說竟然與我在沙發上就……

她紅著臉說:沒想到在沙發上就…就讓你干我……我很驚訝她怎麼會講出「干」這個字,她害羞的說,是以前上網,看到情色文學上都這麼寫的。

在浴室中,我看到她同事的黑色及白色小內褲,都是透明的,我心想,你的室友可能比你還騷!當我們赤條條回到床上時,看著宜芳美妙的身材,迷人的瓜子臉,細緻白嫩的皮膚尤其當那水盈盈媚死人的丹鳳眼瞇著瞧我時,我的陽具又舉旗了,於我們倆人又狠狠的大戰了兩回,由於射過兩次,越戰越持久,在第三次狠幹之時,我還未射精,兩人就在困倦中四肢交纏著沉沉睡去,直到隔天早上七點左右,她室友下班回來,開鎖聲驚醒了我們這對生殖器還緊蜜結合在一起的鴛鴦,但是她在室友推開門時,迅速的將棉被蓋在我倆的身上。

她美艷的室友雖然大吃一驚,她不得不對室友聲稱我是她的男朋友,我閉著眼裝睡,隱約間覺得她的室友好像一直盯著鼓鼓的棉被,也許知道我跟她在棉被下的下半身還糾纏在一起。我還感覺到她由於緊張,陰道子宮腔的軟肉把我盡根插在她陰道內的陽具又吸又夾的,好像當人面偷情一樣,舒暢快美!但後來她室友進入浴室傳來洗澡的水聲,我倆才趕緊又不捨的將緊連在一起的生殖器分開,我在穿衣服時,宜芳性感的柔唇又貼在我耳邊。她說:以前我跟我男朋友做,每次從來沒有超過十分鐘,我算了一下,從你第一次進入到現在,做了三次,快要四個小時,我們生殖器連在一起的時間,已經超過我跟我男朋友的好幾倍,這真是緣份……

聽了她這又甜又膩的話,我才穿上的褲子真想脫下來再大戰一場,把我第三次未射的陽精全射到她的花心裡去,她真是天生尤物。當然,這種美女吃了還想再吃,她成了我最親蜜的炮友之一,,我跟她每週最少五炮, 有時興致來時,一天五炮也是有的,她最喜歡的是打完第一炮,開第二炮時我不 射精,用側交的姿勢將陽具與她的陰道緊蜜的插在一起,兩人四腿交纏,一覺睡 到天亮,等醒來之時,兩人緊連在一起的生殖器再繼續大戰,這種關係一直持續到她畢業回到雲林老家,但兩個月後她又要回來了,到時…… 而她的男友早被她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唉!當兵的人每天不都是戴著綠帽子嗎?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