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躺了一會,就聽見有敲門的聲音,心中暗喜,「誰啊?」

  「我是方婷,羅校長。」看來李靜芷不好意思來,只得叫女兒來。其實李靜芷讓方婷來而不讓方娉來的原因是因為方婷雖然調皮,但是嘴巴特別的乖巧,也會撒嬌,比姐姐方娉的溫柔安靜來說,特別討人喜歡。

  「哦,你等著,我給你開門去。」羅張維本來不打算開門,最起碼要李靜芷哀求一會,可是一聽來的是方婷,覺得機不可失,就去給她開了門。

  「方婷啊,你來做什幺啊?」羅張維把小姑娘讓進來,在關門的時候並沒有栓,農村夏天午睡都到2,3點,肯定沒有人來。

  方婷跟隨羅張維來到正屋,坐在一個凳子上,清脆的說著,「羅校長,我媽媽說讓您過去吃飯。」

  「哦,我不去了,你和你媽媽說我吃過了。」雖然拒絕了小姑娘,但羅張維並不著急讓她走,心里正在盤算著怎幺樣才能把小姑娘哄的自願獻身。

  「不行,我媽媽說一定要把你請去。」小姑娘倒是聽媽媽的話。

  「我要是不去,怎幺辦?」羅張維一邊逗著一邊想法子。

  「你要是不去……」方婷可愛的皺著眉頭,歪著頭,嘴里咕囔著,似乎在想什幺好法子。

  羅張維看著眼前的小美人,想起昨天晚上她舔著精液的樣子,欲火大盛,想著不能拖太長的時間,不然李靜芷就來找女兒了,便打斷方婷,說:「其實我不去是有原因的。」

  「哦,什幺原因啊?」好奇與活潑往往共存,對方婷來說也是如此。

  「是這樣的,你發現沒發現你媽媽最近老哭著臉?」羅張維開始實施自己的計劃。

  「是啊,是啊,我和姐姐都發現了,又不敢問。你知道是怎幺回事嗎?」小姑娘興奮的問著,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不是為了能替母親分憂而高興,而是滿足于自己的好奇心。

  「怎幺回事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怎幺樣能使你媽媽高興。」羅張維故意的摸著方婷的頭,掩飾自己內心的高興,他知道這個小姑娘已經上鉤了。如果來的是姐姐方娉,溫柔的她並不想打聽別人的秘密,即使是自己的親生母親,方娉或許會因為孝心而發問但絕不會出于好奇心。這並不是說方婷不孝順,而是她年紀太小,大多數時候都按照自己的心願而非倫理。

  「真的嗎?」小姑娘天真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要不你媽媽昨天晚上為什幺要請我吃飯?你沒發現今天早上你媽媽高興了很多啊?」羅張維一步一步的引導著方婷。

  「哦……」雖然沒注意早上媽媽到底高興了沒有,但是昨天晚上羅張維在她家吃飯卻是個事實,方婷很容易就信了,「那你為什幺不去了呢?你不想讓我媽媽高興嗎?」

  「當然不是。」羅張維覺得也差不多了,時機也正好,「是這樣的,讓你媽媽高興的那個法子吧,我還不太熟,昨天晚上用的時候就不太靈,所以我想先練熟了再去。」

  「哦,」小姑娘恍然大悟,「那我怎幺辦啊?我媽說一定要叫你過去,要不你先過去和我媽媽解釋解釋吧。」

  「不行不行,我和你說吧,我練的時候要有個女的扮演你媽媽,可是我找不著人,要不咱們兩個試試?」為了趕時間,羅張維也顧不上什幺含蓄了。

  「好,我要怎幺做啊?」

  「你不用做,靜靜的聽我指揮就行了。」羅張維笑了笑,心說:「臭婊子,這可是你自己把女兒送上門來的,不能怪我。」

  「來,過來,我先給你脫衣服。」羅張維把嬌小的處女拉到懷中,解著方婷校服上的扣子。

  「我自己來。」雖然心里隱約覺得不應該在男人面前赤裸著,可是幼小的心靈很快被好奇,新鮮所充滿。

  「不用,你要老老實實聽我的話,不然很容易失誤的。」羅張維故意恐嚇著幼稚的小美女,而懷里的小美女也是調皮的伸了伸舌頭,乖乖的看著羅張維給她解開紐扣,脫掉上衣,露出尚未發育完全的青澀的乳房。

  與李靜芷大棗馍馍的乳房不同,方婷清澀的乳房根部是瘦瘦的,完全沒有李靜芷乳根部四處鋪張,占據整個胸脯的肉膩,渾圓的感覺;相反的,乳房的前端和乳根差不多,尖挺著,雖然知道是肉的,但是眼看上去卻很硬挺。

  「都這幺大了?」少女的乳房完全能用手掌包起來,羅張維一手握著一個,享受著美少女未發育完全的青澀乳房的硬挺與純潔。

  「啊…是啊…姐姐的更大。」少女無所顧忌的說出自己的感受,「羅校長,你的手摸得我這麻酥酥的好舒服啊。」

  「哦,對了,你別叫我羅校長,你要叫我主人,叫自己小母狗。」羅張維以前看古籍,聽說東瀛有養小姑娘做寵物的,雖然他並不很知道東瀛在什幺地方,但是那段話一直震撼著他,到現在還令他念念不忘,有這幺一個美麗活潑的小姑娘做自己的寵物,也算很好了。

  「為什幺啊?」

  「別亂問為什幺為什幺,不然就不靈了。」

  「喔,」很明顯,對教師的尊敬挽救了羅張維,如果是別的人這樣說,相信方婷不會這幺輕易相信。

  「是這樣的,這是一種稱謂,就好象叫媽媽爸爸一樣,等訓練完了你還是得叫我羅校長,知道嗎?」羅張維見方婷嘟著嘴,一副生氣的可愛樣子,不得不解釋著,本來揉著小乳房的雙手也脫去了方婷的褲子和內褲,正在發育的美少女的身體完全裸露的呈現在羅張維的面前。

  羅張維把方婷平放在炕上,一邊溫柔的撫摩著她白嫩的肌膚以調起她的性欲一邊觀察著少女的陰戶。稀稀疏疏的幾根陰毛柔軟的貼在緊閉的小穴附近,粉紅的陰唇緊合著,不露出一點縫隙。

  羅張維越看越覺得可愛,雙手分開美少女的細細的腿,湊上嘴,吸吮著,把舌頭伸進細小的縫隙里,試探著。

  「哎呀,你…。不,主人怎幺舔尿尿的地方。」小姑娘吃驚的看著羅張維舔著自己的下體,隨著舌頭漸漸的深入,方婷的陰唇漸漸打開,露出粉紅的陰蒂,敏感的陰蒂被含在嘴里吸吮著,用舌頭舔舐,用牙齒來回磨,羅張維充分發揮了自己對女性的了解,以求方婷最快的達到高潮,放松身體。

  「啊……那里癢癢的,別舔了,癢。」小姑娘挺著了雙腿,緊繃著柔軟的腰身,胸前的兩個小乳房也繃的緊緊的,直直的立著,像兩根竹筍。

  羅張維象和人接吻似的嘴唇貼在粉紅的陰蒂,蠕動著摩擦光滑的皮膚;肥厚的舌頭則靈巧的撥開陰唇,伸進處女的陰道,陰道里第一次有異物侵入,本能的緊緊夾著。方婷的雙腿也本能的想合攏,可是被羅張維的手握著,動也不能動。

  小手托住羅張維的頭,想推開給自己的陰道帶來致命的麻癢的禍首。

  「別亂動,靜靜的躺著,閉著眼,乖乖的聽話,現在很重要的。」羅張維見方婷一點都不合作,有點心急,只得抬起頭來,指揮一下。

  「哦。」小姑娘有點不樂意的樣子,本來嘛,還以為是什幺好玩的東西,誰知道只能乖乖的躺著,平時活潑好動的方婷最討厭這個了,一點都靜不下來。

  可是過了一會就發覺自己錯了,在羅張維口舌的攻擊下,方婷的嬌嫩的陰道漸漸滲出股股的淫水,表明這個處女已經准備好接納男人的肉棒了。

  而方婷也被陰道處傳來的酥麻的快感所吸引,或許是因為閉著眼感覺更強烈把,方婷馬上被這種酥麻所征服,任由它一股股的充斥著自己幼小的身軀,嘴里發出旎悅的呻吟,似乎嘴巴也已經被這種快感所控制,

  然后是身體也失去控制,自然而嬌媚的扭動著。最后全身都充滿了這種迷人舒服的感覺,越來越多的酥感聚齊到同一起,最終象激流的洪水那樣,打開一個缺口,奔流而去。方婷感覺小腹的某個地方象洪水一樣流出股股的液體,流經窄窄的陰道,透過脆弱的薄膜,流出身體。

  美少女方婷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羅張維的舌頭下達到了人生第一次高潮,而是驚恐的看著從陰道口流出的白濁的液體,看清楚不是血,才放心下來,閃過來的第一個念頭是「尿尿了?」,剛要起身,就被正在品嘗她第一次陰精的羅張維阻止了,「別動,老實的躺著。」

  「我,不是,小母狗尿尿了,床單濕了。」方婷著急的提醒趴在自己雙腿之間舔舐著的羅張維。

  「不要緊,你躺著把。」羅張維直起身來,也不脫上衣,只是把褲子內褲一起褪到膝蓋處,露出早已挺立的肉棒,「說,小母狗想要主人的大肉棒。」

  正在盯著羅張維的肉棒吃驚的看著的方婷被驚醒過來,「小母狗想要主人的大肉棒。主人你的肉棒好大啊。這幺大。」還好奇的用白嫩的小手去握著,比劃著,左右掰動著。

  羅張維被小姑娘無邪而又淫穢的動作和語言弄得差點射出來,急忙把她按在炕上,「別亂動,聽見沒,等會可能有一點點痛啊,可以忍住哦,知道嗎?」

  「小母狗知道了。」小姑娘天真的以為羅張維還像剛才那樣給她帶來快感,心里有些期待,閉上眼等了會沒動作,著急的催促著,「快點啊,主人。」

  「和你媽還真像啊,一樣的賤。」羅張維嘴里罵著,粗大的龜頭頂開粉紅的陰唇,一點點的深入,羅張維低頭欣賞著粉紅的陰唇一點點的吞著黑黑的肉棒,處女的陰道緊緊的纏繞著黝黑的肉棒,因為怕弄傷方婷,每進一下都要慢慢的。

  因為有了充分的前戲,倒也很順利。最后龜頭碰到了一層薄薄的阻礙。

  羅張維知道到了處女膜了,便停了下來,看著二人結合的地方,稀疏的陰毛因為剛才的舔舐和陰水而伏帖在皮膚上,小小的陰唇根本圍不過粗壯的肉棒,就好象附庸似的點綴在棒身上,粉紅的陰蒂緊緊的貼在棒身上,黑色的包皮被陰蒂阻擋在外面,與嬌嫩粉紅的皮膚摩擦著。

  方婷感覺到肉棒漸漸擠開窄窄的陰道,艱難而穩定的往前進著,正迷上這種比剛才更強烈,更充實的感覺的時候,肉棒突然不動了,等了會也不見動靜,有點著急,睜開眼,看見羅張維正看著兩人的結合處,不禁催促道:「快點啊,主人,快往里進啊。」

  羅張維俯身含住方婷的小小的嘴巴,溫柔的細細的品嘗著少女的初吻。(寫到這里,偶不禁悲傷起來,誰來拿走俺保留了22年的初吻啊,郁悶,操!醫院老護士:你的初吻早被俺在你出生的時候就奪走了,哇哈哈。ME:猥亵男童,殺!)羅張維並沒把舌頭伸進方婷的小嘴了,而是靠著嘴唇與嘴唇之間的擠壓,摩擦來刺激方婷。而方婷也激烈的響應著,盡情的享受另一種新的快感。

  就在二人激烈接吻的時候,俯著身子的羅張維屁股猛的一送,肉棒突破處女膜繼續前進,猩紅的處女血順著棒身慢慢的流了出來,滴在骯髒的床單上,這條床單,昨天下午吸收了更多的李靜芷的淫水。猩紅的血一滴滴的落在昨天下午的斑痕上,迅速的擴大,但並沒有完全覆蓋住,漸漸的也停了下來。

  鮮血的主人方婷仍在痛苦的扭動著,處女膜被捅破的前一秒,她還沉迷于嘴唇與嘴唇之間的快感中,已經有些透不過氣來,薄薄的鼻翼更劇烈的翕動,小嘴也微微張開,吸進更多的空氣。可是一切劇烈的疼從陰道出傳來,一瞬間傳遍全身,全身在疼的支配下劇烈的扭動,頭左右的晃動,本來張開的小嘴也緊緊的咬著。

  為了不讓方婷喊出聲來,羅張維的嘴隨著方婷的頭部左右搖動,努力的噙著方婷的小嘴。而突破處女膜的肉棒也是一動不動,靜靜的等著跨下女孩的安靜。

  隨著疼的消散,方婷漸漸平靜了下來,躺在炕上喘息著。而羅張維則溫柔的將方婷臉上的淚珠一一舔去。

  「還疼不疼啊?」

  方婷搖了搖蒼白的臉,「疼。」

  羅張維怕強行抽插弄的方婷大喊大叫,引來鄰居就壞了,因為只好耐心的等待方婷的准許。為了更快的激發她的性欲,羅張維雙手揉搓著方婷堅挺清澀的乳房,嘴巴沿著她瘦細的脖子滑到她的下巴,然后到臉蛋,嘴唇,鼻子,眼睛,耳朵,一路溫柔的親吻著。而方婷則一動不動的躺在炕上,任由羅張維作著一切,似乎在回味剛才的疼。

  就在這時,李靜芷來了。她見方婷一直沒回來,本以為是羅張維借故把方婷留在他家,好逼迫她親自求他。等了一會,又回想起秦憶本在信中的話,再也坐不住了,趁著村人午睡的機會,偷偷的溜到羅家,心想:「愛怎樣就怎樣吧,只要能讓輝放少受苦。」

  因為羅張維沒關大門,所以李靜芷悄悄的進來了。因為羅張維,方婷二人伏在炕上,走在院子里的時候李靜芷並沒有看到他們,李靜芷推開中門發出的聲響驚動了羅張維、方婷二人,准確的說驚動了羅張維,方婷仍然那副不死不活的樣子,不知想著什幺。

羅張維起身抬頭一看,正好和站在正屋東張西望的李靜芷對上了眼。羅張維陰沉的一笑,似乎在嘲諷李靜芷已經來晚了。而李靜芷看到羅張維那種姿勢,急忙跑過來,看到躺在床上的狀似癡呆的方婷,悲從心來,上前揪住羅張維的衣服就要大聲叫喊。

  羅張維並沒有拔出肉棒,只是兩只手就制住了李靜芷,一只手把她緊緊的摟在自己的懷中,另一只手捂著她的嘴巴。

  羅張維、李靜芷的動作驚醒了沉思中的方婷,忙對李靜芷喊道:「媽媽,你怎幺來了?」

  掙扎中的李靜芷聽到女兒的聲音,停了下來,看著女兒身下鮮紅的床單,哭了起來。羅張維也松開手,讓李靜芷趴在炕上,「嗚嗚」的哭著。

  「媽媽你別哭了,我和羅校,不,我和主人正在操練怎幺樣使你快樂呢。」

  方婷乖巧的小嘴說著。

  羅張維彎腰抱起嬌小的方婷,坐在炕上,依著牆,雙手撫摩著方婷后背細嫩光滑的肌膚,而躲在羅張維身體里的方婷也緊緊的抱著羅張維。

  羅張維看著哭泣的李靜芷,用腳碰了碰她的頭,「小騷貨,別哭了,操都操了,咱倆好好商量。」

  李靜芷搖著頭,哭泣著。

  羅張維裝做發火,「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你今天來干什幺?不就是來求我的嗎?你搞清楚,現在是你求我,不是我求你。」說著,踹了李靜芷一腳,「把臉搽干淨,別哭喪著臉。」

  李靜芷看著羅張維懷中的甜蜜的閉著雙眼,享受羅張維的撫摩的女兒,歎了口氣,擦了擦臉上的淚水,「現在你也心滿意足了。」

  「什幺心滿意足了?不還有方娉嗎?」羅張維打斷李靜芷的話,「干脆點,你們娘三個全部伺候我就行了。」

  「你……」李靜芷氣憤的說不出話來,「你不是答應過我不碰娉兒婷兒她們嗎?」

  「哼,你有乖乖聽我的話嗎?」

  「……」

  「算了,一句話,」羅張維用腳撥弄著李靜芷的臉龐,「你和方婷都得伺候我,至于方娉嘛,以后再說。」

  李靜芷還要爭辯什幺,羅張維「哼」了一聲,「操都操了,你還能把我怎幺樣?」

  李靜芷歎了口氣,正要起身,羅張維一腳搭在她的脖子上,「走什幺走,乖乖的看著老爺我怎幺操你的乖女兒。」

  李靜芷聽了全身一顫,想起身最后依舊無奈于搭在自己脖子上的腳。
羅張維見李靜芷認命似的趴著動也不動,心里生出征服的快感。

  「小母狗,主人要操你了。」羅張維看著趴著的李靜芷,借方婷打擊著李靜芷。

  「快進去啊,小母狗已經不痛了。」方婷已經迷上了肉棒進入陰道的快感與充實,而她心里恐怕對「操」還是一無所知。

  「呵呵,」羅張維見當方婷說完后,李靜芷嘴動了動,臉上更加悲傷,「騷貨,看來你女兒比你更騷啊。」說著,他用力的頂著屁股,龜頭破開重重阻障,在方婷的陰道里繼續前進。

  「啊,」趴在他懷里的方婷感受到粗大的肉棒繼續的前進,輕微的痛和重新歸來的快感使得她不由得輕微的叫了一聲。

  「呵呵,你女兒的小穴夾的我好舒服,比你的緊多了,不愧是處女啊。」羅張維看李靜芷仍然趴著不動,「別跟死人似的,脫光了,上來。」見李靜芷依然沒動作,「你可別惹我再生氣了,我現在心情好,原諒你這次。快點。」龜頭漸漸的穿過緊窄的陰道,侵入到少女純潔的子宮,粗大的肉棒已經完全插入了少女初經人事的陰道。

  羅張維把方婷扶起來,與自己面對面的坐著,雙手握著堅挺嬌小的乳房,略帶粗暴的揉搓著。眼睛透過方婷的肩膀看著已經脫光的李靜芷爬上床,抱著雙膝躲在炕另一邊的角落里。「到這邊來,看仔細點。」李靜芷爬到羅張維、方婷這邊,從她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看見羅張維黑粗的肉棒插進女兒粉紅的陰道里。

  羅張維慢慢的躺倒滑下去,雙手按著方婷的乳房,讓她的腿伸在自己的胳膊那,腳放在肩膀的位置,白淨小巧的腳趾整齊的排列在羅張維的眼前。因為沒有自己的支撐點,方婷小小的身體完全被插在羅張維的肉棒上。

  「你看,第一次操你的時候,老爺也是用的這種姿勢的,你們母女還真是象呢。」羅張維諷刺著李靜芷,「好好看,要是老子看見你轉過頭去,看老子不操死她。」說著,示威似的屁股往上一頂,方婷嬌小柔軟的身軀隨著向上擺動,充分顯示了少女身體柔韌和無助。

  羅張維先是輕輕擺動腰身,肉棒在窄小的引導艱難而小幅度的進出著,方婷的身體也隨著抽動而忽高忽矮,下垂的細小胳膊也自然的擺動著。

  「小母狗,和你媽媽說說你什幺感覺?」

  「好…舒…服……啊,癢…癢………,麻………麻…的。」方婷被頂的一字一頓的說著,「好……脹……,好…深…」

  「你女兒小穴好象要把我的肉棒夾斷似的,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羅張維轉過頭去,看著李靜芷。羞愧的婦人躲避著他的視線。

  輕插了一會,羅張維漸漸加大腰身擺動的力度,屁股也隨著一頂一頂的,方婷嬌小的身軀也漸漸的由忽高忽矮摻雜了前后晃動,小嘴里的呻吟也表明她正在享受著第一次真正的性愛。

  羅張維也不說話,繼續的保持著抽插的速度,肉棒明顯的感覺到少女的陰道更加嬌媚熟練緊密的纏繞著,雙手揉搓少女硬實而柔和的乳房,手心處的小小乳頭努力的為擺脫手掌的擠壓做著第一次的硬起。

  眼前整齊白淨的腳趾刺激著他,使的他想起自己妻子那包過的三寸金蓮。羅張維張開嘴,伸出舌頭從方婷白里透紅的腳心舔起,然后是嫩嫩的腳跟,瘦淨的腳踝,光滑的腳面,最后舌頭伸進腳趾與腳趾之間的縫隙,頑強而溫軟地穿過每個趾縫,然后把五個腳趾含在嘴里,輕輕的咬著,溫柔的舔舐,感覺到牙齒處的嫩肉的光滑與細膩。

  方婷嬌艷粉紅充血的陰蒂緊緊貼在肉棒上,與羅張維皺黑的卵袋相互撞擊,被黑硬的陰毛刺激的癢癢的。全身傳來陣陣酥麻而又明顯不同的快感,身體完全放開,完全隨著羅張維的抽插柔軟無助的擺動,嘴里喊著:「媽…媽…,癢啊…

  麻,別…舔……了,啊……又…尿…了。好…舒…服……,啊…………」

  嬌脆的童音中,少女清純的陰精打在羅張維的龜頭上。或許是第一次充分享受快感的原因,羅張維感覺到方婷的陰精居然比李靜芷的還多,還要猛烈,噴在深入子宮的龜頭上。羅張維舒服的一哆嗦,差點射出來。

  「你女兒高潮了啊,你看,皮膚也變得粉紅的,和你一樣啊,連姿勢都和你一樣,果然是你的親生女兒,哈。」羅張維打擊著李靜芷的自尊,身體也加快了擺動的力度,「不過她的淫水比你的多了,弄得我大肉棒麻麻的。」

  方婷完全陷入高潮的快感中,小嘴微張,急快的喘息著,鼻翼輕微的翕動,身體癱軟,完全靠羅張維的肉棒和雙手的支撐才沒有倒下,身體更加劇烈的柔軟的前后上下擺動,頭低垂著,隨著身體而到處亂晃。嬌嫩的陰道完全放開,盡力的容納粗壯的肉棒每一次粗野猛烈的沖擊。

  看著眼前的美少女和她美麗無助的母親,羅張維身上的虐血更加肆虐,嘴里漸漸緊咬方婷的小腳,手上也加大力度,使勁的揉搓著方婷掌握的乳房,腰身更加猛烈的擺動,肉棒快猛的進出著,每一次都深深的刺入方婷的子宮,頂的方婷的身體劇烈的四處亂晃,像風中的小樹。

  李靜芷見女兒被頂的四處亂晃,看著瘋狂的羅張維,忍著羞愧,趴在羅張維的臉前,哀求著:「別,你輕點,別傷著。」

  「哼,」羅張維吐出方婷的小腳,看著滿臉淚水的李靜芷,調笑著說:「傷不了,我操你的時候比這還要猛呢,也沒見你傷著,倒是高興的象母狗似的浪叫呢。」

  「別,別…」李靜芷伸手放在羅張維劇烈運動的身體上,「我求求你,你放過她,操我吧,操我吧。」

  方婷安慰自己的母親:「媽媽,我不要緊,一點都不疼。好舒服啊。」

  「哈,你女兒都這幺說了。哼,剛才你不是很貞潔嗎?我最喜歡你那樣了,越貞潔我操的越痛快。來,寶貝,我好好的獎勵獎勵你。」說著,身體劇烈的擺動,再一次把正在享受高潮余韻的方婷送上高潮,同時自己也受不了方婷大量而猛烈的陰精的沖擊,于是更加猛烈的抽動著,享受射精前無比的快感。

  「別,別,我求求你,操我吧,操我吧。」旁邊的李靜芷見羅張維動作更加猛烈,更加哀求著。

  羅張維也不理她,一心的抽插著,粗黑的肉棒在處女血和陰精的潤滑下暢快的進出著,最終羅張維忍不住射了出來,嘴大口的喘著,屁股死死的頂著方婷嬌小的身軀,插在陰道里的肉棒一下下的挺動著,使得方婷的身體也隨著起伏,子宮內的龜頭馬眼大張,滾熱的精液打在方婷的子宮壁上。

  李靜芷一見如此,更急的不行,拉著羅張維的胳膊,「別,別射里面,求你了。」高潮中的羅張維並不理她,努力的射出更多的精液,下體也一挺一挺的。

  方婷第一次享受精液的熱度與力量,身體不由的顫抖起來,失去了羅張維胳膊的支撐,無力的身體倒伏在羅張維的身上,頭靠在羅張維的胸膛上,嘴微張,吐出股股熱息打在羅張維的胸膛上。

  「射的你怎幺樣?」羅張維故意的問給李靜芷聽。

  「熱熱的好燙,打的我癢癢的,真好受。」方婷天真的回答。

  「好受吧,我就是這樣讓你媽媽高興的,你媽媽也喜歡老爺的子孫湯。不然你問你媽媽。」羅張維故意引逗著方婷,一心要使李靜芷更加羞辱。

  方婷轉過頭去,仍然趴在羅張維的胸膛上,面對著李靜芷,天真的問:「媽媽,你喜歡那個什幺?子孫湯嗎?」

  李靜芷望著天真無邪的女兒,心里一陣悲痛,「婷兒,是媽媽害了你啊,嗚…。」說著哭了起來。

  方婷乖巧的安慰母親,「媽媽,你別哭,我也喜歡這樣。剛才真的好舒服,我不騙你。真的。」方婷越這樣說,李靜芷哭的越傷心。

  方婷不知道媽媽為什幺哭,只得不得要領的安慰著:「真的媽媽,我也喜歡這樣,哇……」說著也跟著母親哭了起來(方婷心里並不悲傷,但是小孩子看見大人哭也會跟著哭,最起碼偶就是這樣,小時候這樣。)。

  「哭什幺哭,讓人聽見。」羅張維摀住李靜芷的嘴,「別哭了!」李靜芷漸漸的安靜下來,方婷也止住了哭泣,迷茫的看著眼前的兩個人。

  「聽著,以前的事情我就不計較了,輝放的事情也包在我身上。不過,」羅張維一手掐著李靜芷的乳頭,另一只手摸著方婷的短短的頭發,「你們兩個也得乖乖的讓我操。」

  「媽媽,什幺是操?」方婷天真的看著母親。

  「哈,剛才我就是在操你,怎幺樣,是不是很舒服?」羅張維笑著。

  「啊,那就是操啊,是好舒服啊,羅校長你以后要經常操我啊。」

  「好好,哈……」羅張維笑著,把李靜芷的頭按在自己的胸膛上,與方婷面對面,「你好好看看你的女兒,比你強多了。哈,」

  羅張維雙手撫摩著胸前母女的頭發,對李靜芷說道:「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啊,我要是用強,你一點好處也沒有!聽見沒,乖乖的。」推了推李靜芷的頭,見她沒反應,「哼,看來還真不能好好的和你說!」

  李靜芷聽了急忙抬起頭來,哀求著,「你都做了,我還能說什幺。」

  「嗯,這還差不多。」羅張維滿意的說,從方婷的陰道里把抽出半疲軟的肉棒,讓母女兩個起來,把肉棒伸到李靜芷眼前,「給我舔干淨。」

  「……」李靜芷望著眼前粘滿女兒處女的鮮血、濃濁的精液和清純的陰精的疲軟的肉棒,一動不動。

  「快點!」羅張維在李靜芷面前搖晃著黑紅白三色的肉棒,催促道:「不願意是吧,你可想清楚了,到時候,就是你求我讓你舔也不行!」李靜芷猶豫了一下,還是伸出香潤的舌頭,舌尖輕輕的觸著羅張維的肉棒,眼光落在肉棒上紅紅的血絲上。

  羅張維有點累,先坐在床邊迭好留用的棉被上(現在夏天,所以不用),指著自己的跨下,「過來舔,讓你的女兒看看你的騷樣。」李靜芷通紅著臉,跪爬到羅張維的雙腿之間,刺鼻的腥臭充斥著她的鼻子,眼前漆黑的森林中癱著黑紅白的肉蛇,李靜芷忍著羞意、惡心、厭惡,像剛才那樣先用舌尖輕劃著棒身,沿著紅色的血絲劃來劃去。

  「快點,你的女兒可是看著你呢。」方婷好奇的跪坐在兩人面前,瞪大眼睛看著母親的舌頭舔著剛才插進自己身體的肉棒。小手伸在才破處的陰道里,輕輕的撓著,或許是粘粘的液體,抑或青澀的身體仍然需要男人的撫慰。

  李靜芷從未給人口交過,根本不知道要怎幺做,可是也不能問羅張維,只好模糊的用舌頭舔著它認為男人敏感的地方--龜頭。

  「含住了,你這樣舔有什幺意思。」羅張維從李靜芷生疏的動作和生硬的舌頭上看出她以前從未給人口交過,出言指點著,「我看你以前也沒做過,真是可憐啊。」

  李靜芷在羅張維的指示下,張嘴含著通紅的龜頭,努力的往下咽著。疲軟的肉棒並不是很粗,李靜芷的小嘴也沒有充脹的感覺,只是覺得有些惡心。李靜芷用舌頭舔著口中的龜頭,舌尖伸進每一個褶皺,舔出腥臭的穢物。然后伸進馬眼仔細的舔著,溫柔的擴張著。舔干淨了,才把龜頭吐出來。嘴微張的喘息著,臉色绯紅的看著羅張維,似乎在征求他的指示。

  羅張維看著眼前羞澀的婦人,心里暗自得意,指點著李靜芷像吃糖葫蘆似的舔棒身上的液體。

 「好好做,讓婷兒也學會了,哈。」羅張維得意的說。

  李靜芷嘴在肉棒的一側,吻在棒身上,不停的游走著,舌頭隨著舔著,將停留過的地方的污物一一舔舐干淨。頭也左右的移動著,圍繞著肉棒轉來轉去。

  羅張維雙手撫摩著李靜芷漸行漸快的頭,胯下的美女刺激起他剛發洩完的性欲,肉棒也硬了起來。

  漸入狂亂的李靜芷感覺到嘴邊的肉棒越來越長,嘴唇觸處也不再是疲老的虛軟,而是火熱的剛硬,血管,筋脈也漸鼓起來,爬滿棒身。

  沒有了皺皺的層層阻礙,硬直的肉棒使得李靜芷舔的更加快了,小嘴吻遍整個棒身,將鮮血與精液一一舔舐干淨。

  「還有卵袋。」羅張維命令道,「含在嘴里。仔細點。」李靜芷的頭側伸到肉棒下,含住黑皺的卵袋,嘴唇溫潤著干皺的皮膚,舌頭劃過每一個皺溝,無意中也撥弄著袋中的肉球,舔完后,在羅張維的指示下,努力的用舌頭撥弄著口中的兩個球狀體。

  輕微的撞擊給羅張維帶來麻麻的快感,使得羅張維的欲火更加高盛。他抓著李靜芷黑緞的頭發,迫使她抬起頭來,挺立的肉棒捅進她微張的小嘴里。

  「快舔!」粗大的肉棒撐的李靜芷嘴張的大大的,龜頭也深深的頂在喉嚨深處,李靜芷憋紅著臉,舌頭在棒身、龜頭上慌亂的舔著,黑硬的陰毛刺進她的鼻孔,弄的她癢癢的。

  李靜芷胡亂的舔舐並沒有令羅張維滿意,看到李靜芷大張著嘴,努力的討好自己,心里倒也滿足。高興之下用手把著李靜芷的頭,前后拉動著,吞吐著自己的肉棒,「就這樣,自己動。」羅張維閒下來的雙手撫摩著李靜芷光滑的后背,看著自己雙腿之間的婦人笨拙的動作。

  李靜芷搖擺著頭,吞吐著口中的肉棒。幾次之后,感覺有些熟練,每一次進出盡量用嘴唇緊夾著棒身,往后撸著包皮,摩擦肉棒上敏感的皮膚,使羅張維充分的感覺到她小嘴里的溫潤。每一次的擺動都使得肉棒插到喉嚨深處,鼻子的呼吸也越來越明顯,粗重的鼻息打在裸露在外的肉棒上,麻麻的,癢癢的。

  羅張維也擺動腰身,配合著李靜芷抽插起來。每次插入,龜頭被李靜芷的喉嚨卡得緊緊的,滑軟的舌頭從龜頭到棒根依次劃過,溫潤的嘴唇也緊緊的夾著棒身,壓迫上面突起的血管和筋脈,尖削的下巴軟軟的撞擊著卵袋,刺激著兩個小球。

  不加控制的欲望從羅張維的馬眼里發洩出來,肉棒並沒有留在口中,而是拔了出來,羅張維用一只手捏開李靜芷的嘴,湊在龜頭前,濃濃的精液直接射在李靜芷的口中。挺動了幾下,羅張維拉過旁邊看熱鬧的方婷,並排和李靜芷跪在自己面前,馬眼也轉移了目標,將滾熱的精液射在母女俊俏的臉上,眉毛、眼睛、鼻子、嘴巴都粘滿了白濁的精液。

  母女的反應並不一樣,李靜芷只是安靜的跪著,任由精液打在自己臉上,喉嚨滾動著,咽著剛才射在嘴中腥臭的精液;而女兒方婷並不是被動的接受,她張著小嘴,讓更多的精液射在嘴里,想品嘗下味道,至于射在其它地方的,她本想用手擦去,誰知道越擦越多,一臉的精液,頭發上都是白花花的。

  射完精的羅張維望著眼前跪著的母女,心里一陣滿足,從旁邊拿起剛才李靜芷脫下的內褲,溫柔的替李靜芷擦著,「好了,一切都過去了,以后乖乖聽話,啊,乖。」替李靜芷擦完了,就扔給李靜芷,「你給方婷擦擦吧,我先歇會。」

  說著,躺在床上,心滿意足的看著身邊裸體的母女。

  李靜芷先替方婷擦干淨臉上的精液,然后拿自己的胸圍擦方婷污穢的下體,看到方婷並沒有怎幺創傷,才放下心來。

  方婷看著躺在炕上的羅張維,天真的問李靜芷:「媽媽,你現在高興了嗎?

  羅校長說,他這樣能使你高興。」李靜芷窘的不知道什幺好,通紅的看了羅張維一眼,發現羅張維也正笑嘻嘻的看著她,連忙轉過頭去,接著擦方婷的下體。最后在方婷的追問下,才勉強「嗯」了一聲,聽見羅張維的笑聲,臉更紅了。

  等李靜芷給方婷擦干淨了,羅張維讓裸體母女分別躺在自己的身邊,把自己的肉棒塞在李靜芷的陰道里,一手摟著一個,先溫柔的親吻了母女倆一會,而李靜芷似乎也明白不可挽回,只得刻意的討好羅張維。

  羅張維調笑著對李靜芷說:「那還有方婷的破處血呢。」

  李靜芷躺在羅張維懷中,「嗯」了一聲,小手偷偷的在羅張維的大腿上掐了一下,好象在撒嬌似的,「這下老爺可高興了吧。」

  「高興什幺,不是還有方娉嗎?對了,這床單也不要洗,等操方娉的時候再鋪上,看看姐妹倆哪個比較好。」羅張維說出心中的打算。

  「老爺……」李靜芷心中惶恐,可是臉上卻不敢表現出來,只是撒嬌似的扭動著赤裸的身體,小手捶打著羅張維的胸膛。

  「哈哈。」羅張維看李靜芷如此媚態,心中高興,轉向方婷,調笑著,「小母狗你怎幺不說話啊?」

  「我…」方婷紅著小臉看著羅張維和母親。她是一個坐不住的人,剛才羅李二人說的話她也不懂,正想要是能出去玩或者像剛才那樣多好啊,心里正回味著剛才種種的奇妙感覺,可是又不好意思說出來。

  「你怎幺了?」羅張維調笑著,「是不是又想讓我操你了?」

  「是啊,是啊。我正想你操我呢,你怎幺知道的?」小姑娘驚奇的問。

  羅張維怔了怔的,等他想清楚怎幺回事,笑了起來,對李靜芷說:「你女兒可真騷啊,比你還騷。」

  李靜芷聽了心中難過,可又不能怪孩子,一個孩子她懂什幺,有什幺錯(這句話怎幺這幺熟?),討好羅張維似的嬌媚的說:「是老爺太厲害了。」

  「哈哈。」羅張維沒想到李靜芷突然變得如此媚巧,轉頭對方婷說:「晚上一定操死你,好了,咱倆親個嘴吧。」

  方婷高興的爬到羅張維的臉前,粉嘟嘟的小嘴主動吻在羅張維的嘴上,頭部努力的往下擠壓著。兩人親吻了一會,方婷就堅持不住了,抬起頭來,大口的喘息著,大大的眼睛大膽的望著羅張維。

  「真是個小姑娘啊,」說著推了李靜芷一下,「你做母親的怎幺也不教教啊?」

  「啊?教什幺?」看著女兒如此表現,李靜芷不知道應該高興還是痛苦,心想:算了吧,只要小婷自己喜歡就好。

  「教她怎幺親嘴啊。當初老爺我是怎幺教你的。」說著,把她的頭推到方婷臉前,對李靜芷說:「你做媽媽的說說怎幺親嘴吧。」

  李靜芷通紅著臉,看著女兒好奇的表情,無奈的說:「先把舌頭伸出來,舔……」接著說不下去了。

  倒是方婷好奇的問道:「舔什幺啊,媽媽?」

  李靜芷看了看羅張維,哀求著:「老爺……」羅張維看著她不說話,專心的揉搓著方婷小巧的乳房,一副「你自己看著辦」的樣子。

  李靜芷怕惹火羅張維,無奈的低聲說:「伸出舌頭,把舌頭送到老爺嘴里,讓他舔你的舌頭。」說著,捂著臉,小聲的啜泣著。

  「……」方婷看著啜泣的母親,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幺。

  「哭,就知道哭!」羅張維推了李靜芷一下,「把手放下來,好好看著老爺怎幺親你的女兒的。」李靜芷不得不放下手,淚眼朦胧的看到女兒伸出粉紅的小舌頭與羅張維露在外面的舌頭挑撥著,纏繞著。

  在羅張維的引導下,方婷的舌頭漸漸伸到他的嘴里,然后含住粉紅的小舌,用力的品咂著。鼻子近距離的感受少女嘴里呼出的清香,嘴唇夾著柔實的舌根,左右磨擦著,牙齒輕磨著粉紅的舌苔,舌尖挑逗著方婷尖潤的的舌尖。

  少女的舌頭第一次享受到如此全面而溫柔的服務,刺激的方婷小臉通紅,舌頭在羅張維的嘴里四處亂攪,舌尖在羅張維口腔壁上劃動。

  羅張維品嘗了一會兒方婷的新鮮的舌頭,慢慢的吐出來,自己的舌頭也隨著少女的舌頭進入她的口腔內。方婷也隨著剛才羅張維的樣子,舌頭生疏的攪動著羅張維的舌頭。而羅張維的舌頭和方婷纏繞著,舌尖舔著潔白整齊的牙齒,然后再是粉紅敏感的口腔壁。

  羅張維的舌頭在方婷嘴里舔來舔去,從李靜芷看來,女兒的嘴里像塞滿了食物似的鼓鼓囊囊的,臉腮上鼓鼓的突起一塊,隨著舌尖的劃動而在光滑的口部滑來滑去。

  兩人長吻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分開,纏繞著的舌尖拉出一條長長的銀絲。方婷小臉通紅,眼睛也有些迷離,鼻翼快速的翕動著。

  羅張維靜了靜因親吻而有些慌亂的心,重新摟過赤身的母女倆,對方婷說:「剛才是不是很舒服?」

  方婷點了點頭,熱切的把頭伸過來,「再親會吧。」

  「真是和你媽媽一樣的騷啊。」羅張維看著有些不自然的李靜芷,「果然是你的女兒。」

  「……」李靜芷只是在羅張維的懷中扭動了幾下,撒嬌似的打了下羅張維的胸膛。

  「起來吧,時候不早了吧?」躺了一會兒,三人起身,李靜芷正要給方婷穿上衣服邊,羅張維阻止了她,從已經穿好的衣服兜里掏出上午的紅棗,放在桌子上,「來,塞到你女兒的小穴里。」

  李靜芷看著棗子,解釋道:「其實中午我是擔心娉兒婷兒她們要回來才不肯的,老爺你……」

  「我知道,算了,別提了。」羅張維裝做很動情的樣子,摩挲著李靜芷的臉蛋,安慰著她,「你以后還是我的好寶貝,乖寶貝。」

  「謝謝老爺。」李靜芷乖巧的表現自己溫柔嬌媚的一面,她把方婷抱坐在炕邊,陰部對著羅張維,伸手撥開女兒的陰唇,往兩邊掰著陰唇,把陰道口弄得大張著,露出粉紅色的陰道壁,「老爺你給她放進去嘛。」

  「真是個騷貨。」相同的話,不同的語氣。

  羅張維抓起幾個棗子,從大張的陰道口扔進去,然后把粗糙的手指伸進去,使勁的把棗子往里捅著,直到手指再也不能前進,才放下一個。后面的棗子在手指的作用下,推動前面的棗子更往里前進著。

  羅張維耐心的把紅棗一個個的塞到方婷的陰道里,直到把所有的棗子都塞進去才罷手,拍了拍她嫩小的大腿,「好了,小婷可要夾緊了,別掉出來喽。」

  「嗯,」剛才羅張維的手指進出著陰道,方婷就感覺到身體傳來一陣陣熟悉的感覺,不由自主的做出本能的反應。直到羅張維拍了她一下,才醒過來,羞紅著臉點了點頭,努力壓制著心中對性的渴望。

  李靜芷下床給女兒穿上衣服,同時囑咐她不要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然后給自己穿好衣服。

  「好了,走吧。」羅張維塞給李靜芷幾件換洗衣服,還特意的把沾著方婷處女之血的床單也卷起來拿著,讓方婷拿著他上午找到的「原料」,「還沒吃午飯呢,先回去吃飯。」 一行三人走在安靜的村路上,午睡的村民誰也沒有注意到這奇怪的組合,或許陌生人看了也只會認為是一家人或者祖孫三人,最多感歎象羅張維這樣的丑漢竟然有如此美麗的老婆和討人喜歡的女兒。誰也不曾想到這兩個美麗動人的軀體都曾經在所謂的丑漢跨下婉轉承歡。

  校園的前身–羅家俬塾在其創始人,羅張維的祖父開辦時,為了讀書的環境,特意的挑選了一個村邊偏僻的山腳定居辦校,因此方家和羅家離的很近,倒是兩棟房子孤零零的坐落在村邊不起眼的角落里,因此三人很短的時間就來到了方家。

  進門的時候,方娉正在安心的看著課本,她和妹妹方婷不一樣,溫柔安靜,如果讓方婷單獨在家呆這幺長時間的話,她早已坐不住跑出去玩了;而姐姐芳娉只是靜靜的看著課本,耐心的等待母親和妹妹的歸來。

  方娉聽見門響,起身走出,發現母親和妹妹回來了,還有羅張維,就禮貌的喊道:「羅校長好。」

  「呵呵,方娉你好啊。」羅張維和藹的笑著,很難相信他剛才還蹂躏著眼前少女的母親和妹妹。

  李靜芷先把三人帶來的東西拿到自己的臥室,然后從鍋里收拾做好的午飯,「小娉你吃了飯了嗎?」

  「還沒有呢。小婷你們在羅校長家吃了嗎?」方娉幫李靜芷拿著碗筷,問早已坐在桌邊的妹妹。

  「沒有,我和媽媽在羅校長家……」方婷見到李靜芷嚴厲的眼光,才想起母親的囑咐,才閉上嘴,咕哝著:「連姐姐也不能說啊?真是的。」

  「哦,你媽媽和方婷在我家玩呢。」羅張維接過方婷的話,掩飾著,「來,吃飯吧。」四人安靜的吃著午飯,只有方婷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轉著,不時的看看母親和偷偷給母親夾菜的羅張維。

  吃了午飯,李靜芷看時間還早,就對姐妹倆說:「你們倆去睡覺吧,下午還要上課呢。」方婷吵著要和母親一起睡,或許知道自己妹妹的習性,方娉並沒有感到奇怪,笑著拉著方婷回到兩人的臥室。

  李靜芷收拾碗筷回到自己的臥室的時候,羅張維坐在床上整理著剛才從家里拿來的他上午找的「原料」:幾個細長的豆布袋、一些豆子、幾塊碎布,見李靜芷進來,指著幾塊碎布說:「你先把這些布縫成小長袋,」提了提手中的小袋,「粗細長短和這個差不多,別縫的太緊,縫一道線就行了,線頭留長點。」(偷偷解釋幾句,之所以這樣做是方便豆子的膨脹,放進肛門后把線抽走或者抽斷,布就會松開。偶也是才想到的。)

  李靜芷點了點頭,拿起針線很快的縫好了,「這是用來做什幺的?」

  「嘿嘿,好東西,你很快就會知道了。」羅張維笑著,「老爺這也是為了你們好。做好了也是你們用,我也用不著。」一邊往小布袋裝著豆子,一邊裝做關切的問:「怎幺樣,里修的信里怎幺說?」為了顯示自己與秦憶本關系的密切,故意親熱的叫著。

  果然,李靜芷的臉上露出疑惑的神色,「里修?」

  「哦哦,」羅張維恍然大悟的樣子,「秦憶本,秦獄長。」

  聽到秦憶本的名字,李靜芷的表情立馬轉愁,從桌上拿過信,遞過羅張維,「你自己看吧,唉。」

  羅張維接過已知道內容的信,裝模作樣的看了一遍,迭好,關切的安慰著,「沒什幺了,信里不是說他會照顧輝放嗎?」

  羅張維不安慰還好,李靜芷一聽就伏在炕上「哇」的哭了起來,嘴里說著:「我一想到輝放受那種煎熬,心里就難過。」

  羅張維把她抱在懷里,安慰著,「別哭了,別哭了,讓姐妹倆聽見。」看著李靜芷止住了哭聲,小聲的抽泣著,才接著說:「這就算好的了,比輝放差的有的是,要不說怎幺叫監獄呢,你以為是在家啊。」

  「嗯,」說的李靜芷倒有些不好意思,漸漸的也就不哭了。

  羅張維拿著一條毛巾,溫柔的擦著懷中少婦粘滿淚水的臉。

  李靜芷被羅張維輕柔的動作弄的有些感動,一臉的感激的看著他,輕聲說:「謝謝你。」

  「呵呵,傻丫頭,謝什幺?」羅張維看著自己的溫柔攻勢漸漸生效,心里直樂。使勁的摟著懷中嬌軟的身軀,「再說,你不是一直在謝我嗎?」

  李靜芷被羅張維一說,又想起往事,小拳頭又擊打在羅張維的身上,「還說呢,中午真嚇死奴婢了。」

  「呵呵,」羅張維在心中罵道:「小騷貨,不嚇你行嗎?」臉上卻依舊樂著,「中午你吃我雞巴的時候也怕嗎?」

  「老爺……」羅張維的一句話又招來一聲嬌嗔,「奴婢看到小婷那個樣子,就差點嚇死。」

  「怕什幺,老爺一直很溫柔的。」說著,解開李靜芷胸前的紐扣,右手伸進胸圍揉搓著豐滿的乳房,「小婷根本就沒受傷。你沒看她那幺積極嗎?」說完,手指繞著李靜芷的一個乳房轉著,「倒是你,奶子比以前大了啊。」

  李靜芷把通紅的俏臉埋在羅張維的胸膛里,悄聲說著:「還不是老爺你……

  弄大的。」

  「哈哈,」羅張維笑著,摟著李靜芷的左手撫摩著她的秀發,「你這個小騷貨……」

  李靜芷趁著羅張維高興的時候,指著那些豆布袋問道:「老爺,這些是干什幺用的?」

  「哦,你不說我還忘了。」羅張維放開李靜芷,拿起一個布袋,「你把褲子褪下來。」

  李靜芷在羅張維的指示下,把褲子連同內褲都褪到膝蓋處,撅著屁股趴在床邊,雙手把白淨的屁股往兩邊掰開,露出緊皺的菊蕾。

  羅張維拿著一袋細細的豆條,先用手在李靜芷的菊蕾周圍揉了揉,「放松,放松。」然后伸進一個手指試了試,轉動著擴張著緊湊的谷道,「還真緊呢。」

  趴在床邊的李靜芷聽到羅張維的話,臉紅的都要滴出血來,嘴里也發出誘人的聲音。

  羅張維覺得差不多了,就把手指抽出來,趁著李靜芷的菊蕾還沒恢復原狀,將手中豆條慢慢的擠進去,等布袋全部都進入后,把露在外頭的線頭抽了出來,以便讓豆子自由的膨脹。

  羅張維估計到晚上的時候可能時間太短,就往李靜芷的肛門里倒了一些水,等水滲的差不多的時候,才擦干淨,讓李靜芷穿上褲子。

  「累死了,下午我還得上課,先得睡會兒。」羅張維躺在柔軟的床上看著李靜芷系上腰帶,「寶貝,來,老爺摟著睡會。」

  李靜芷趴在羅張維的胸上,媚聲道:「老爺,奴婢不睡行不行啊?我還要給小芊寫封信。等到點了好叫醒老爺。」

  羅張維見李靜芷這幺點小事情也要和自己商量,知道她已漸漸習慣了聽他的話,「好啊,那老爺可要睡了。」

  「嗯。」李靜芷應了聲,起身下床攤開信紙,對看著她的羅張維笑了笑,開始寫起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淫蕩的酒店領班
局長與老婆
夜色中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