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機上慘遭毒手的俏麗空姐

幾個月之前非常幸運的應徵上了東南亞一間廉價航空的空姐,和其他幾位新人一起受訓之後開始隨著航班往返台灣和泰國。廉價航空的特點就是機身小,票價便宜,而且單架客機配給的空姐人數並不多,以我們這間公司來說,一個班次的飛機上只有三位空姐;水藍色金線邊套裝和同色系窄裙是我們的制服特色,加上黑色透細絲襪以及高跟鞋,讓我們格外顯得優雅動人。走在航廈裡面配著左右扭擺的翹臀,讓其他旅客不心癢也難。

這天我的負責班次是深夜兩點從桃園機場直飛曼谷,值班的除了我就只有愛碧-常戴著水鑽大耳環,跟著她銀鈴般清脆的笑聲閃閃發光,以及蜜雪兒;一個比我高挑,腿比我還長不過罩杯略小我一個字母的女孩,藍色的眼珠和豐滿的嘴唇是她的特色。

深夜的班次總是冷冷清清,不過短短半小時之內所有的乘客就登機完畢,全部加起來也只有約三十多人,男性乘客居多,其中有六七個男人戴太陽眼鏡,或著皮外套或著淺色運動外套坐在一起特別引我注意;在這種暗不見日的夜晚還戴著墨鏡是什麼原因呢?不過隨著飛機起飛,疑問也被忙碌的安全確認流程和餐點服務給淹沒了。

「各位先生女士,歡迎搭乘xxx航空,我是機長查理‧陳,和副機長…」機長的廣播聲音在安靜的機艙內特別響亮,三位空姐推著餐車遞送毛巾,水和報紙。愛碧頂著頭俏麗短髮,潔白細緻的月齒,鶯聲燕語招呼著:「需要報紙嗎?先生你好,看報紙嗎?」,蜜雪兒則推著餐車穿梭在座位間,修長的黑絲襪美腿,迷媚的曲線套著黑色細高跟前後在地毯上走動,不少旅客邊拿著點心邊偷偷注視著她那雙玉腿從眼前經過。我今日綁著小馬尾黑眼妝大眼睛和32D的傲人雙乳在制服內不安份的跳動著彎腰替客人繫上安全帶。

起飛後幾分鐘,其中一個光頭站了起來,「先生,不好意思,現在安全帶指示燈還是亮著的請不要起來走動。」我傾身靠過去輕聲提醒他,下一秒他無預警的抓住我水藍制服的左乳,我嚇了一跳連忙狠狠朝他的色手打了下去。

「啪!!」清脆響亮的巴掌聲頓時響遍整個機艙,有幾位老太太回過頭朝這望著。光頭男帶著惱羞的眼神拉下墨鏡,怒火熊旺的眼神瞪了我那麼一下,遂坐了回去。猶驚魂未定,我急促的呼吸著,努力回想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用力的深呼吸,吐氣,吸氣,讓心跳慢慢回到正常之後,踩著高跟鞋小碎步回到茶水區,「咻唰!」急急拉上布簾,轉身靠在餐點冰箱上繼續大口呼吸著。

「怎麼會…有這麼大膽的男人?這裡是飛機上耶!會不會太扯了?」我捫心問著,「第一次碰到剛剛那樣狀況,我果然還是太嫩了竟然被嚇成這樣。不行,我先去報告機長再說。」就在我拉開布簾時,剛剛的色光頭男竟站在我面前,「啪」一手把我推回茶水間,他的手勁之大讓我站不穩腳步連連往後退好幾吋回到剛剛靠著的冰箱上,他迅速一轉身鑽入茶水區「唰!」的拉上布簾。立馬登步閃到我面前右手掐著我嬌小的脖子,很認真的力氣掐的我幾乎無法呼吸也不能動彈,就這樣被他一手釘在冰箱門上兩腳離地。

「咕….嗚…呃…呃啊…呃….嗚….」一雙長腿在空中猛踢掙扎著。

「賤女人,當空姐了不起?」他的喉內吐出充滿怨氣的怒火,「我今天就在這邊好好教妳怎樣當隻母狗,聽到沒有?」

「嗚唔~~~呃~~嗚~~~哼呃~~~」我拼命的想搖頭但是脖子被釘的死死的根本連轉頭都沒法,更糟的是,我無法呼吸超過20秒,全身開始不停的顫抖,剛剛猛踢的兩腿也慢慢的只能虛弱的晃動。

 就在這時候布簾又被拉開,三個太陽眼鏡男人走進來,其中一個滿手都是刺青:「怎樣?搞定她了沒?」他開口問,左手提著隨身行李。「你自己看啊,這賤貨被我掐在冰箱上哪都去不了」。

「她顫抖的好厲害喔,是不是快窒息啦?」另外一人邪邪笑著說。

「吼死啦!」掐手使的更用力。

「那我去處理其他兩個喔」

「快去快去,那個長腿的剛剛走到洗手間了你去處理她一下」

「嗚…嗝…呃…喔…嗝….嗝呃….」天啊!不只有我,竟然連愛碧他們也動歪腦筋。可是現在根本就自顧不暇了…腦中慢慢一片空白,我的嘴巴張的老大,跟隻在岸上的魚沒兩樣,口吐白沫,眼球上翻,慘樣全寫在臉上。

(救…救命啊…我快死了…嗚…)心中不斷的重複著這個求救的念頭,要對我怎樣都好,拜託快讓我呼吸!

終於,過了幾秒後光頭男把手一放,我「碰!」的跌坐在茶水區地板上,近半暈死的我全身呈現著軟鬆鬆狀態,動也動不了的背靠在牆上兩腿開開癱成一團。

光頭男蹲下來,頭湊了上來一嘴就吻著我張閉著的小嘴,粗大靈活的舌頭鑽了進來開始侵犯我,兩手抓住我制服「嘶啪!」瞬間暴力扯裂,我今天的紫色蕾絲胸罩在他面前彈出來抖抖晃晃,接著就感覺到男人粗糙的雙手用力抓著我的酥胸,使出蠻勁的不停搓揉,跟抓肉包子般的對我肆虐,獸慾全透過這雙熊掌發洩在我的乳房上,隨之被捏的扭曲,過不了一會兩隻奶子都紅了起來,他邊握捏邊低吼:

「騷貨,奶子這麼大,媽的爽斃了!…瞧瞧妳,一臉騷樣動都動不了只能讓陌生人摸,空姐了不起?還不是倒在這邊跟母狗一樣,說話啊,哼」

「啊…哈…啊…啊…哈…呃嗚…」

我根本沒辦法抵抗他。半暈半醒的我還在大口大口「哈…啊…哈…啊…哈…啊」的喘氣,耳邊只有急促的呼吸聲,還有他的。

就這樣癱坐在茶水間任憑他猥褻的又捏又抓乳房,摸遍我全身之後,男人蹲了下來,手繞我背後輕易的解開胸罩,拿掉,游移至腰間,卸下腰帶,拉掉窄裙拉鍊,接著用力往他的方向把短裙脫至高跟鞋邊。

現在終於回過了點神來,我試圖想掙扎了:「先…先生,我警告你住手喔…!!等等機長巡到你你會冠上強姦罪在監獄關到死!」

他見我有力氣說話了,不但沒被嚇到,反而笑的更猥褻,「騷貨,會說話了喔?還要我住手?可以啊,等等我拍幾張妳現在被脫到剩下內褲的露奶罩,丟到網路上去看妳還要不要做人。」

「唔…你…你敢!…」

「放心啦,我朋友會拉妳那兩個藍眼睛長腿和卷髮同事作伴的一起放上去給其他人分享啊,好不好?」

「不…不要!放我走,拜託!我不會告訴別人!」

「賤貨給林北安靜一點!」說完就是個巴掌過來「啪!!」打的我眼冒金星、通麻熱痛,果真就閉上了嘴。

男人摸上我的大腿內側,慢慢進攻,我想抵抗,可是他一下就把我的手打掉,接著緊緊抓住兩腿間的絲襪部分猛力往兩邊一扯,絲襪應聲被撕開,「不…不要啊!嗚嗚….」不理會我的哭求,直接把兩手指抵在紫色薄紗小內褲上開始摳我。薄紗小褲本來就很貼身,被他這樣上~下~上~下~上的反覆搓揉,薄紗部分磨擦的陰唇三兩下就又軟又濕了。「母狗,他媽的可以再淫蕩一點,老子才摳個兩分鐘妳就濕的跟什麼一樣」

「嗚…不…我不是…拜託別這樣…嗚…嗚…」

「那我進去摳妳妳不就要高潮了?」手沒有停下來持續的上~下~上~下…

「不…不要摳進來…我會發瘋…別啊!…」才剛說完,男人的手指一口氣就滑了進來。

「唔喔喔喔喔~~~!!」嬌嗲了一聲,被外物突入的感覺電的下部發麻蘇軟,細高跟雙腿不住顫抖,男人看我這副慘慘可憐模樣不禁摳的更大力,手指模仿陽具在櫻穴裡前~後~前~後前~後摳戳,弄的我芳心大亂忍不住呻吟起來:「嗯~哼~嗯嗯~喔~~嗯啊~~討厭~嗯嗯~喔~~」在喘氣夾雜呻吟之下男人似也被刺激到,中指進進出出的摳幹我,無名指頂著我的菊花,(不行了…電感太強勁了我擋不著了…!!)他技巧實在出神入化,在兩個敏感點同時被刺激之下害的我快感連連,「討厭….討厭…嗚…不行了…啊…呃啊!…喔喔…不行了啊啊啊啊!!….」一陣激烈收縮,冷不防的就噴水了。

「呵呵,噴了喔?騷貨潮吹喔?哈哈哈…」男人用輕蔑的口吻,手指沒停下來,反而興起似的越震越大力。

「啊~~拜託!已經丟了!~不能再來了啦!唉!~喔!~啊啊~」

「妳很弱耶,才金手指妳幾下,就從高貴空姐變成淫蕩浪女喔。」

「唉呀!!~~唉啊啊~~不~~不要了!~已經不行了!!~唉喔!」我還在噴的亂七八糟,哪禁的起這種激烈的震動,整個人要發瘋似的想不停大叫,男人見狀馬上從口袋拿出膠帶,三兩下把我嘴給封了起來。

「嗚!!嗚嗚!~嗚嗚~~嗚!!」

我的身子止不住瘋狂顫抖,加上他那兩隻手指又摳又震,竟然就這樣噴了快40秒,最後又無力的再次兩腿外癱,兩手一垂,半死在他面前。

男人站了起來,由上往下俯看著洩的一塌糊塗的我,得意的緩緩解開褲子皮帶。就在這時,簾子突然被「刷!」的打開,站在那邊的是瞪大眼睛的蜜雪兒,手上端著盤子。

「妳…小婷,這怎麼回事?!」看到全身除了腳上的高跟鞋一絲不掛的我可憐兮兮的癱坐在茶水間地板,制服,短裙散落一地,蜜雪兒顯然被眼前狀況給驚的不知該做什麼反應好。

(蜜雪…救…救我啊…) 小嘴被封膠的我只能「嗚…嗚嗚嗯…嗯…嗚」的用淚眼向她眨呀眨的。她眼見情況不對,正要轉身逃跑,男人動作更快,一個箭步撲抱住她左手馬上捂住嘴巴右手順勢熊抱腰間硬往茶水間裡頭拖,蜜雪兒穿著黑絲襪的修長美腿不斷在空中又踢又揮,男子從口袋拿出一條手帕蓋住她的鼻子。「嘿嘿,二號自己送上門來啊?」

蜜雪兒驚恐的瞪大著迷人的雙眼,長睫毛翹動著:「唔!!…唔…唔唔唔!…」我不知道手帕上面沾了什麼化學成分,但是蜜雪兒就在男子懷中掙扎了幾秒後,慢慢的失去意識,最後手臂軟了下來,整個人躺在他懷中。男人把她放倒在地板上,稍微掀了茶水簾對外面招了招手,過了一會,剛剛的同夥進來了一個。

「阿成呢?」

「他已經在忙了啊。那個藍眼妞根本跑不出洗手間」

「是喔,呵呵。這隻長腿妹給你了嘿。」

同夥於是很自然的身子往下直到整個人幾乎趴在蜜雪兒身上,先是伸舌大剌剌的貼在她臉蛋上又舔又吻,貪婪的「吸…吮吮吮…吸…舔」聲音既響亮又好色。

「長腿妹聞起來好香。」語畢捧著她的臉大幅度的搖晃了好多下,然後來來回回不停的把濕舌舔遍了她的下巴,臉頰,鼻子,額頭,到最後甚至連嘴唇都不放過,大舌頭像是條蟒蛇般的一口就鑽進她粉嫩朱唇內,兩手捧著她的臉大力的喇舌起來。蜜雪兒好像是被迷昏了,完全沒有反應,跟個充氣娃娃一樣任由同夥又喇又摸。真慘,她本來是要救援我的,卻短短幾秒鐘就變成另外一個獵物,我想她今晚也難逃失身命運了,怎麼這麼倒楣,從沒聽說過有人在飛機上會襲擊空姐,今天竟然就碰到了,而且從手法看來,這幾個人好像相當有經驗,難道我們不是第一批被下手的?

「呼…呼…好棒的奶子,軟爆了,還有香水的氣味…」同夥已經解開蜜雪兒的制服,對著胸罩揉捏,「媽的空姐身材都這麼好怎麼能不玩,喔喔…」帶著男人在釋放慾望的喘息聲,瞬間把她胸罩也解了開掛在肩上,頭一低整個貼在她白皙嫩軟的雙乳間大口大口舔吮起來。我此時也顧不得蜜雪了,男人繼續解開自己的褲帶,拉下內褲,一根巨碩的肉棒聳立在我面前,示威性的朝我晃了兩下。

「騷妹,看看它,今天它要讓妳爽到暈掉。呵呵…」男人的眼裡燒著炙熱的慾火,把我兩腿一抬,跪了下來就插入位置。

「不….不要…求求你,我要怎樣才能讓你放過我?!…嗚…」我急的又哭了起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眼妝都花了。

他裝做沒聽見的把飽滿的龜頭在我才剛高潮過的穴唇上滑了兩下,接著不客氣的一口氣就進來了。

我從來沒被這種尺寸的雄根給這麼突然的進入過,剎那間整個腰都弓了起來,全身無法控制的顫抖中,腦中閃入幕幕圖像;夜空中炸開的煙火、被撕裂的花苞、爆成碎片的屋瓦、被暴力撐壞的木門,遭扯破的絲綢…還有上百幅類似的印象在這一秒間跟著男人的老二全塞滿了身體和腦海,我瞪著杏圓大眼張著嘴說不出話來。男人兩手架住我的蠻腰,把我往他的方向拉過去,直到肉棒全部沒入到底為止。

「喔幹…噴過了還這麼緊,爽啦媽的!」他低聲咒罵著,慢慢的退出到一半…又大力進入,漸漸的開始這樣進~~出~~進~~出進出了起來,雄猛的男根毫不留情的在我體內暴進暴出,兩片小嫩唇慘被粗魯的翻進去又翻出來,這種力道和尺寸才幹了幾分鐘我就徹底投降了:「唉啊…啊…啊…喔…喔唷…好大…好大…棒死了…嗯哼,嗯嗄!…」

「幹…賤貨,嚐到林北懶叫的厲害吼?幹…幹…你娘咧,爽不爽?」

「啊…啊…爽…好爽…再來…還要…嗯喔…啊…啊啊…給…給給…」

「剛剛不是還要我放過妳?幹…不是很清高?說啊!幹,妳不是很清高?…喔…」

「喔…喔喔…唔嗯!…沒…沒很清高…很欠幹…啊…啊啊大力點拜託…喔喔!」

「大力點?最好說些我愛聽的不然我拔出來不幹了」

「嗯嗯嗯嗯嗄!~~唉啊!~我說!我說!啊~啊啊我是賤貨,活該被大懶叫爽幹~唉啊~啊啊~嗯哼~不要臉的賤貨!~」沒辦法,被這麼大力的又頂又幹,任哪個女生都受不了要發浪的,為了別讓他真的拔出來我什麼下流話都只好說出口了。

「哼哼,林北就知道妳啥都不是只是個愛假端莊的淫蕩貨色,」邊把肉棒使勁往我裡面推,男人不留情的還繼續羞辱著我。說完,他把我翻過去趴著,面對著同夥和已被脫到剩下裙子和高跟鞋在腳上的蜜雪兒,胸罩內褲制服全掛在咖啡架上凌亂不堪,同夥抱著她正在上下上下的頂著,一邊手不安份的前後快速搓玩那雙美腿。蜜雪兒,依舊沒有反應的被抱著兩腿跨過同夥熊腰兩手被放在他肩膀上,遭他絲毫不憐香惜玉的迷姦,光溜溜的兩人似乎合成一體的「啪滋」「啪滋」「啪滋」上下動著。(可憐的蜜雪,今天才開心的跟我說她下個月要訂婚了,現在被個素未謀面的人幹進幹出,醒來以後不知道會是什麼反應?)心理想著,同時趴對著他們,男子一手抓住我頭髮,一手扶著腰,「噗滋!」又幹了進來。

「嗯嗯唔~~~~」

「怎樣?換個狗幹式讓妳當母狗。」說罷陽具又前後~前後~前後的頂起我來,這個姿勢讓他每下都硬狠狠頂到花心,我兩腿跪著兩手撐在地上,被他抓著頭髮往後仰,男子則像個騎馬戰士般,雄壯威武的駕馭著這匹已被馴服的母馬。隨著那雄風在小穴之間不停掃蕩,頭髮被抓的越來越緊,我似乎整個世界都拋到腦後去,全身隨著一前一後的扭動,兩隻奶子垂晃晃的越來越厲害,最後在空氣中畫成粉紅色的圓弧線。

「爽嗎?幹~喔~爽嗎?母狗!跟妳說啦妳這種貨色被我這樣幹,正好而已啦!喔喔」

「嗯啊!嗯嗯喔!啊~~天啊~~爽死了~人家要被幹翻了~~好~棒~棒棒!啊~~喔~~拜託~~大力~!大力啊!~喔喔喔…」

「幹,妳連叫聲都這麼騷,是不是很愛被強姦?媽的爛貨,幹,幹死妳!喔,喔…」

「喔!!~~啊~~喔~~啊啊!!~愛!~我愛被強姦!~~人家不要臉只要懶叫!~嗯哼!~喔喔」

「妳娘咧,第一次幹到這麼好幹又不要臉的空姐,喔~喔!~操死妳!」

「啊!~唉嗄!~喔喔,嗚啊~爽…死…了…好愛,好愛啊啊啊~~」

男人羞辱的低吼夾帶著我被幹的要死要活的浪語,就這樣充斥在茶水間,雞巴在體內不斷的粗魯進出翻幹我的陰唇,腦袋已經一片空白,完全服從身體對原始需求的歡迎和渴望,不斷的騷擺屁股迎合肉棒瘋狂的推擊,淫猥的聲音不絕於耳。

同夥也不是省油的燈,已經把赤裸的蜜雪兒翻趴在地板上,自己趴到她背上,兩手各自去抓住她左右手食指相扣宛如情侶般,英挺的雄慾在她兩股之間激烈「啪啪啪」「啪啪啪」的進出,蜜雪兒的兩條長腿包在他腰側,八字開開,被抽插的內外內外內外晃動。她的頭偏趴貼在地,桃眼深閉,依舊不醒人事,被同夥一下下大力的發洩揮灑男人的精力。

「寶貝,妳好香,嗯!喔!喔!好好聞,喔喔!嗯!」

「…………」

「幹!幹!明明就沒有意識怎麼雞掰還可以這麼緊?送!送啦!幹!~~~」

「………..」

在我看著同夥趴幹蜜雪兒的時候,騎在背後的男人突然也趴在我背上掐著我脖子。

「咕嗚!…幹嘛?…放…放開我…我不能呼吸…」窒息的感覺又回來了,我支吾的掙扎著。男人的手卻越掐越緊,後面的大雞巴也沒有鬆開的跡象,持續頂幹中。

「死騷貨,今天要幹死妳!嗯~哼~哼~嗯~」他說道。

「啊…嗚…嗚…放手…啊…好爽…好爽!…放手…討厭…啊…」我勉強的擠出幾個字,身體持續享受在交配帶來的歡愉中,但是喉嚨這邊卻無法呼吸。

「喔~~~喔~~要射了~~賭賭看妳會不會懷孕!」說完他推的更快,好像全身的力氣要在這短短幾秒之間全爆發在我兩腿間,同時,死掐的左手也絲毫不鬆開。

「不…不要…射裡面…啊…嗚…嗚…放手…啊…」我不想懷陌生人的孩子,更不要說現在對呼吸的渴望,無奈根本抵擋不了他熊武有力的手勁,漸漸的我手沒力氣撐了,整個身子趴倒地上。

「喝!!~~喝!母狗~林北~要~~射了~~!!幹爆妳!!哈哈!」

「啊…嗚…呃…呃…咕呃…人家…不要…呃…呃…」我兩眼翻白,口吐白沫,已經氣若游絲幾乎無法求饒,就在這時男人使盡全身力氣做了最後一挺,肉棒頂在子宮最底部沒有抽出,我感覺到雞巴一陣激烈的顫動,知道逃不了他的中出了,一秒過去,陣陣滾燙感從底部爆發,像是活火山般的迅速蔓延在裡面,接著感覺到流出來,和持續被灌注中。

男人就這樣趴在我身上持續的死頂在裡頭不抽出來,我則被壓在底下翻著眼白。幾十秒過去,直到老二射掉最後一滴精液了,他終於慢慢的退出彈藥用盡的武器,但是卻沒有要離開我後背的跡象,依舊趴壓著我。

就在我這樣被他掐制的同時,同夥好像也準備繳械了:「喔~寶貝~~寶貝妳好緊好棒!香噴噴的奶子又軟!棒!喔!~」

「……….」

「不行了我要射了!!想要我射哪啊寶貝!?」

「………」

「妳說臉嗎?好啊,沒問題親愛的!」同夥一邊自問自答一邊「啪啪啪」更大力的撞擊蜜雪兒的抖渾的屁股。過沒幾下,他猛的抽了出來急忙站了起來跨到她的臉邊,手不停的套弄自己。大量的白汁於是不規則的亂射亂灑,啪啦啪啦的全降在蜜雪兒的臉龐,嘴唇和睫毛上,甚至還有一大灘全撒落在她秀麗卷髮中。她醒來一定會哭很慘,精液一旦弄到頭髮是幾乎無法全洗掉的。激情過後,同夥站了起來把褲子穿回,拿出手機,對著趴在地上全身精光只著一雙細高根,被射的滿頭滿臉都是的蜜雪兒,不停的拍照。

「嗚…呃…呃….喔…咕喔….呃….」我趴在地板上顫抖,無法呼吸的我慘翻著眼球說不出話來,剩下的感覺就是男人正在大力舔我的臉,親我的唇,就這樣,眼前一黑,我暈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遠方有人在說話的聲音傳來,慢慢的越來越近,眼睛緩緩的張了開,我發現自己還在飛機上,只是這次身邊多了一群警察和醫護人員。原來班機已經著陸,有客人久未看到空姐出來於是主動到茶水間發現在地上的我和蜜雪兒,趕忙通知機長。耳邊傳來警察之間隱約的對話聲。

「怎麼會有這種事情發生?知道嫌犯特徵嗎?」

「他們都下飛機了,根本不知道是誰幹的,不過我們等等可以從乘客名單中查。」

「媽的今天又要加班了。這位空姐還真可憐…不過聽說其他兩個更慘?」

「嘿啊,趴在她旁邊那個已經在去醫院途中了,滿頭滿臉都是…..你知道的。」

「不是還有一個在廁所?」

「那個更慘,我們同仁發現她的時候…..我回去再跟你說,這邊太多人。」

看來愛碧也沒逃過毒手。真好奇她怎麼了。奇怪的念頭。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15年前往事
健身房的激情
交換伴侶
不安於室人妻
兒子的遺傳
左鄰右舍換妻同樂會
被奪的家室
補習姐姐
同窗之誼
媽媽爲了我的考試被搞了!

熱門小說:
把自己獎勵給學生的老師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