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個公司裡不同部門的高層主管,外形俊俏,有點(我不是說非常)有點神似陳敏薰的前男友的樣子,高高白淨斯文,戴金邊眼鏡。

在一次企劃案的過程中,我一直是代表我們經理跑去他們部門作簡報的,每次都是跟他,通常有其他人,開個便當會議或是單純簡報。

也許是我是唯一一個外人的關係,他們公司的人總會喜歡戲稱我和他的曖昧關系,他每為我倒茶或拿外套,都會有有意無意的戲稱:「張經理,你果真特別照顧我們筱詩妹妹呀?」之類的話。

我和他都不以為意。不過那陣子,前後大概三個月,我跑他部門的頻繁的確讓我和他變的很熟,只是一直僅止於公事往來。而流言依然不斷,我甚至有一次穿過辦公室,聽到很小聲的耳語:

「那個XX部的筱詩又來了…找經理呢…」

我當然對這些流言不以為意,只是我和張經理見面時互相多少會有一點點尷尬。

他沒表現出來,反而是我心裡會有鬼,總刻意地注意著要和他公事公辦。

有一天,我進他辦公室,他一反常態的鎖了個門:

「筱詩,我有話跟你說。」

「嗯?」我問。

他表情嚴肅:「我知道我們部門裡會有人亂講你怎樣,我真的很抱歉,也希望你不要在意。」

「我OK啊。」我說。

「真的,我覺得很過意不去,然後想要請你吃飯以陪罪,都也要怕閒話。」他說。

「沒關係啦,張經理,我懂的.我沒事的。」我笑笑說。

他釋懷的笑:「那就好。」

他再度將門打開,我們一樣的談公事。

我對他的印象本來就很好,在這次事件之後更覺得他是好人中的好人。

隨著案子愈作愈久,我愈來愈發現心裡被他吸引,而他也一直對我很好,常常偷偷摸摸的送我東西,載我便車,雖然都會刻意的不讓他們部門發現,以杜絕閒話。

我愈來愈被吸引,但我一直想著這種柳下惠的男人不會想有什麼非分的。

直到那一天。

夏天期間,我那天不知怎樣穿的特別清涼,上半身仍是套裝,但下半身穿著很短的窄裙,大概不到大腿的1/3,穿著很高的細根高根鞋,這樣看起來腿很長。

我到了他們部門。今天人比較少,幾個愛講閒話的不在,我進了他辦公室。

他正在盯著螢幕,看到我來,起身幫我拿椅子。

我壑意到他的眼神把我從上到下打量了一次,而且我半惡作劇的注意到了他的褲檔裡好像有東西慢慢隆起。

那一刻,我才發現,原來他對我也是有感覺的。

我們一如以往的簡報了,簡報完,他破天荒的問我要不要一起吃飯。

「我今天要留下來加班,可能不方便。」我故意拒絕著他。

(女人在這種時候,第一次一定要先拒絕,哪怕有空也要說沒空。)

「那沒關係,明天?我們吃個飯聊聊這個案子。」他不放棄的說。

(不是怕閒話嗎?我想著)

「好啊,那明天。」我答應了,我們約了見面方式。

第二天,晚上七點,我到了B2停車場,像是要幽會的情侶一樣,他已在那裡等我。

我們坐上他的賓士,到了一家餐廳,氣氛浪漫,我們很優雅的吃飯聊天著。

「筱詩小姐,請問你有男朋友嗎?」他問道。

「我結婚了呢。」我笑笑。

「真的啊,那太可惜了。」他也優雅的微笑。

「為什麼可惜?」我問。

「我後天生日,有個小小的PARTY,在一個PUB,原本也想請你也一起來的。」他說。

「那跟我結婚有什麼關係?」我問道:」我也可以去呀。」

「我不想這樣,讓人家家庭受影響。」他笑笑。

好久沒碰到這種好男人了呢。我心想著,有股莫名的失落。

吃完,他載我回家,在等紅綠燈時,他忽然握住我的手。

「筱詩,真是太晚遇見你了。」他說著。

我心裡大感意外,但我沒有把手抽走。

就這樣,我們的手溫存了幾十秒,直到他再度發動。

那天回家,我心裡有著奇怪的感覺。

晚上,我聽到手機的簡訊聲,我打開一看,是他。

「聽到你有先生讓我的心都碎了,但我還是希望生日能有你的祝福,如果你念在這幾個月來我們生命中的交會,也許你可以就那一個晚上當作你是未婚的女人,來參加我的PARTY,那會是我今年最好的生日禮物。」

好吧,好男人扣十分,我心想著。

但心下的慾望還是在,我上了床,空蕩蕩的雙人床提醒著我的婚姻情況。我心裡突然有個瘋狂的決定,我要送他個空前也絕後的生日禮物。

我賊頭賊腦地打給他。

「張經理,你的PARTY是幾點啊?在哪裡?」

「在XXX,你要來嗎?」他顯的很高興。

「不了…那你們大概幾點結束啊?」

「應該會十一點吧!第二天還要上班啊!怎麼了?」

「嗯,我不參加PARTY,但我有個特別的禮物要送給你,要在你們結束之後在你家。如何?要不要?」

「不能帶來嗎?你也一起來呀?」他問著。

「不行。你不要就算囉。要的話就是十一點。」我笑答。

「那…好吧!十一點我回我家!你知道在哪嗎?」

他給了我他的地址,我記了下來。

那天,十一點,我打了電話給他。

「喂,大小姐,我為了你早早宣佈散場,特地回家來恭候大賀的呢。」他說。

「我在你家樓下。」我笑著說。

「啊,那快請上來。」他說。

我進了他家,他家和我猜想的類似,富麗堂皇,燈火明亮,客廳擺滿了飾品和洋酒。

他仍穿著一件polo恤和休閒褲,站著等我。他手中拿著兩杯氣泡飲料,我直接接過一杯,一仰而盡。

「親愛的筱詩大小姐,我是有何榮幸可以得到這份大禮呢?是什麼?」他問。

「你家沒別人吧?」我不理他的話直接問著。

「沒啊,怎麼了?」

「不要騙我哦,你家裡如果有別人你會後悔的.」我再度問他。

「我保證,沒有,真的!」他笑著說。

「那好。」我說,一邊將他的門鎖上大鎖。

「張經理,這個禮物會是你永生難忘的。」我媚笑著說。

「但你需要完全配合,沒有一點反抗或質疑,你作的到嗎?」

「任憑姑娘宰割.」他笑著說。

「那好。」我笑著。

我先將我的絲巾拿了下來,綁住他的眼睛,開始脫他的襯杉,接著是褲子,直到他僅著一件內褲。

「筱詩,你確定你沒搞錯嗎?怎麼好像是你生日,我是禮物?」他仍調笑著。

「少廢話。」我說。

我把我的風衣背後的束腰帶解下,將他的手反手綁在椅背上,但故意的綁的很鬆,他用力扯應該扯的掉那種。接著把我的風衣脫下,長褲脫下,毛衣脫下。我裡面是穿著一件黑色蕾絲胸罩和同套的內褲,高根鞋,戴著耳環,手鏈,擦著水漾口紅,搭上香水。擺好pose,我把他眼上的絲巾拿下。

他的眼睛瞬間睜的斗大,內褲裡快速勃起。

「筱詩,你……」

沒讓他講完,我爬到他身上,捧著他的臉,讓他的臉湊近我僅著胸罩的乳房不到五公分。

我低著頭,讓微卷的染髮散逸垂下。

「張經理…」我勾魂的聲音搭配著笑容。

「你現在在天堂,不在人間…」

我把他的內褲往下脫到腳跟,蹲著握著他的弟弟。

他的弟弟此時已經全然脹大,紅紫色的膨大物,我握著,抬頭問他:

「你希望我怎樣對待它?」

「舔…求你…」他說著。

我微笑著,伸出舌頭輕舔著尖端,異味感還好,而且我口中是剛才的水蜜桃氣泡味。(不然我平常不喜歡口交)我慢慢的含著,直到整個含入為止。

他仰著頭,發出著呻吟聲:「喔…喔…」

我含了一陣,他不停的全身扭動著,低吟著。

我使勁的含著,直到覺得他可能會受不了,就退了出來,再度爬到他身上。

「張經理…」我再度笑著問。

「你…想不想…看我脫掉這件呢?」

「想…想…」他眼中像是要射出火來。

我半倚著他的大腿,讓胸部離他臉很近,很慢很慢的開始解我的胸罩背扣和肩帶,直到慢慢把整個胸罩脫掉。我扶著乳房讓裸露的乳房垂下,直到接觸他的臉。

「啊…」他像是滿足的聲音發出。

我開始用我的乳房輕輕的劃過他的上半身。他有一點點小腹,但大體上還瘦。而古龍水的香味與我的香水交錯成一種迷亂的氛圍。

我邊用乳房幫他按摩著,兩個裸露的軀體的磨磳,讓我也全身緋紅燥熱了起來。

「張經理,喜歡我的服務嗎?」我媚笑著問他。

「喜歡…筱詩…你真的太棒了…」他吐一口氣說道。

「那…你還希望我為你作什麼呢?張經理大人。」我說。

「我想…想要…」他脹紅了臉說。

「嗯,抱歉,我們沒有這個選項唷,人家筱詩是有老公的,不能含這一項。」

我故意說著。而我的手一邊撫弄著他的弟弟,不規則的輕撫,有時揉著有時把玩著。

「拜託…拜託啦…筱詩…你這樣不讓我弄我會死掉…」他哀求著。

「抱歉唷…張經理,生日服務只有到這裡唷…」

我仍故意邊撫弄著他,邊讓乳房磨磳他的胸腹,而仍邊調笑著。

「筱詩…我快受不了了…」

「不可以…我們今晚的服務只有這樣哦…你可千萬別掙開你的手,不然你就可以亂來了。」我故意提示著他。

他沒兩秒鐘就掙開了約束帶子,然後一把抱住我,將我的內褲脫掉。

「大奶妹…愛玩嘛…現在我掙脫了,看我好好罰你!」他佯怒笑著說。

「啊…好害怕…討厭…」我故意耍騷地說。

「我受不了了!」他一把把我推倒在沙發上,半跪在地上低頭揉著我的乳房。

「胸部那麼大,還給我在面前晃晃晃,晃晃晃,會出人命的你知道嗎?」

「啊…啊…」我突然變成被挑逗者,毫無招架之力的只能呻吟。

「喔…我等一下一定要好好報答你…你剛害我差點中風死掉…筱詩…」

「呵…啊…啊…」我試著笑,但很快又轉成浪叫。

「真的受不了…」他將我擺平,原本要硬上,但我阻止了他,叫他去戴套。

他戴上,表情猙獰仍不減,將我擺正,就插了進來。

「很想要對不對…筱詩…那麼濕…哦…好舒服…」

「啊!…啊…啊…」被插入的刺激讓我失魂的叫著。

「現在換我好好幹你了…你這個小騷貨…喜歡嗎…」他不停的抽插著。

「喜歡,喜歡,啊……」我很淫蕩地配合著。

他不停的抽插著。臉上像是青筋暴露,背水一戰的表情,口中不停的

「啊…啊…」的喊著。

我想笑,但被猛烈的攻擊早讓我無力反應,只能不停的浪叫。

「我一定要換姿勢!」

他停了下來,將我拉起來,讓我手半扶著沙發靠背,站著從後面插入我。

「啊!」被不同角度的插入感覺像是更深入而興奮。

「插死你…筱詩…哦…好棒…」他囈語著。

「不要…不要…啊…」我叫著。

他的一手在我的肩上,讓他的每一下抽插可以壓迫更深,一手則不停的揉弄著我下垂的乳房。他時而大力,時而揉撫,時而捏著乳頭,我的快感一波波湧來。

「輕一點…啊…輕一點…」

「好大…摸起來好舒服…啊…你好緊…好舒服…」

「啊…不要…啊…」

「什麼不要…我要…插死你…」

「啊…啊…不可以…」

「我跟你老公誰比較棒…筱詩…」他刻意加大力道的抽插。

「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我喘著氣勉力回答著。

「快說…說你最棒…快說…啊…」他每一下都用力插到底,講話變的有點費力。

「不要…不要…啊…啊…」

「啊…筱詩…筱詩…」他兩手移到我的乳房上用力抓著,口中發出奇怪的囈聲,加速的進出著。

忽然「啊!」的一聲,兩手用力的握緊我的乳房,就這樣射精了

我們維持了這個姿勢一兩分鐘,慢慢倒下在沙發。方才的過程激烈到兩人不能言語,只能喘氣著。

「筱詩,你好棒,真的!」他愛憐的輕撫我的臉頰。

我則笑笑的,滿足地仰頭看他的臉,輕倚在他的身上。

「喜歡這個禮物嗎?」我故意問他。

「筱詩,我過去三十二年來的禮物加起來,都沒這個禮物好…」他笑著說。

「天啊,真的好棒,我現在腦中還有你剛才的聲音,好棒…」

我笑笑,起身去了他的浴室淋浴,出來後慢慢將衣服穿起。

他拉住我:「筱詩,不要走,陪我過這一夜,好不好?」

「親愛的張經理,你的生日即將過去。」我笑著指指時鐘。

「過了你的生日,我就是有先生的女人了……今天的禮物,當作是一個很棒的夢吧……」

我笑著硬是離開那間公寓,在風衣系的緊緊的,坐了計程車回去。下體仍然有那種滿滿的感覺。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淫蕩的酒店領班
局長與老婆
夜色中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