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方,惡人橫行。拜當地的無能官員所賜,各個小城成為了殺人犯、盜賊、採花賊的天堂,人民受盡其害。

「娘親,我出去採藥啦!」少女背著竹簍,朝屋內的婦人說道。雖然她穿著滿是補丁的裙子,但仍無損她的青春美麗。

「萍兒,妳要小心點,記得回來吃午飯啊!」婦人的身材十分豐滿,透著成熟韻味的臉上露出溫柔的笑容。

萍兒和她的母親住在離村子不遠的木屋裡。萍兒的父親是一個獵人,每天上山打獵養活一家子,可是一年前不幸被野獸殺死,剩下兩母女相依為命。

幸好母女跟小村裡的人交情不錯,村裡的大夫更好心地教萍兒辨認一些常用的草藥,好讓她能自行採藥去賣錢。萍兒的母親桂蘭亦會繡一些手帕拿去賣,兩母女的生活得而維持。

目送了女兒離開,桂蘭走回屋裡繼續做她的針線活兒。腦中思索著午飯煮什麼。

過了半個時辰,桂蘭放下手上的活兒去準備午飯。讓女兒回來可以吃到新鮮的飯菜。

桂蘭在廚房待了半個時辰,煮了兩人份量的午飯,將午飯端上桌上,桂蘭拿布擦了手,期待著女兒的歸來。

可過了一柱香的時間,桂蘭仍然不見萍兒的身影,不禁擔心起來。萍兒怎麼了?不會是遇上什麼意外吧?突然想起了自己夫君的事,桂蘭感到心寒起來,我要去找萍兒!

桂蘭拿了一根木棍,便匆忙地往山上趕去。

「萍兒!萍兒你在哪啊!應應娘親……」桂蘭進到山裡,喊了女兒的名字幾次,但也得不到回應。

「別嚇我啊,萍兒,你究竟在哪裡啊?」桂蘭急得快哭了,她開始責怪自己讓女兒一人上山。

「嗚……」忽然桂蘭聽到一些聲響,她停下來試著辨認聲音的來源。她往右邊的樹叢走去,聲音越來越清晰,桂蘭心中有著不詳的預感。

「萍兒!……」當桂蘭撥開樹叢看到眼前的景象時,入目的是如噩夢的畫面。

她的女兒正渾身赤裸地被三個男人包圍著,她的嘴裡塞著一個男人粗大的陰莖,她的左邊乳頭被另一根陰莖擠壓磨擦著,她下身的處女小穴正被第三個男人肆意舔弄著。萍兒臉上的表情既屈辱又快樂。

「萍兒……」桂蘭被眼前的景象嚇得掉下了手中的木棍,那三個男人也察覺到了她的存在。

「喲,兄弟們,又來了一個好貨色呢!我們今天真的走了狗屎運啊,嘿嘿!」說話的正是那個逼萍兒給他口交的男人,他臉上有條可怕的刀疤。

「放開我的女兒,你們這班禽獸!」桂蘭不顧一切地衝上前,試圖扯開男人。

「哼!有點脾氣啊你這娘親」那刀疤男毫不在意桂蘭的拉扯,揚手給了她一巴掌,將桂蘭甩到地上。

「娘親!……放開我」萍兒看見娘親被打,哭了出來,掙扎著想救母親。

「呵!潑辣的女人我最喜歡了」那刀疤男蹲下來,一手扯著桂蘭的頭髮,一手爪住她豐滿的乳大力捏揉。

「好一對奶子啊!」刀疤男笑得淫邪,伸手撕開了桂蘭的衣領。,露出了雪白飽滿的雙乳。

「求求你們放過萍兒吧!她只有十五歲啊!」桂蘭跪著請求男人放過她的女兒。

「哼哼!那要看你表現囉!夫人,現在先給老子脫光!」在刀疤男灼熱的視線中,桂蘭含著淚把自己的衣服脫下,直至變得一絲不掛。

「嘖!夫人身材真好啊!來,讓老子用你這對奶子快活一下」刀疤男雙手揉弄著桂蘭的乳房,他含著左邊的乳頭不停吸吁,手指拉扯著她右邊的乳頭。

「啊!……」桂蘭心中雖然感到悲憤,但仍被快感刺激得叫了出來。

「來,快用你這對奶子夾著老子的雞巴!」桂蘭雙手托起自己的乳房,將刀疤男的雞巴緊緊夾住,只露出了龜頭。

「噢!他媽的真爽!」刀疤男緊抓著桂蘭的乳房,擠壓按摩著自己的陰莖,又不時抽插起來。

「快舔我的雞巴,老子要射在你這賤貨的嘴巴裡!」刀疤男逼桂蘭含著他的龜頭。

「啊!……要射了,給我全部喝下去!」刀疤男抽插了幾下後,在桂蘭的嘴裡開始射精,一絲絲白濁自桂蘭的嘴角溢出,滴在她的乳房上。

「不要!娘親!娘親啊!……」萍兒看到母親的模樣,心痛不已。但接著她的嘴巴又被塞入一條陰莖。

「躺下!屁股向著我,給老子舔乾淨!」桂蘭伏在男人身下張嘴含著他的陰莖,而刀疤男則雙手捏著她得屁股,看著她的私處。

「哈!你這賤貨,給老子含雞巴下面就濕成這樣,欠幹是吧!」刀疤男惡質地用手指揉搓著她的陰蒂,舌頭則伸進了她的陰道裡攪動。

「嗚!……嗯!」桂蘭嘴裡含著陰莖,只能發出模糊的哭音,其腰部因快感而戰抖起來。

「嗯!嗚……」另一方面,萍兒口交的時候的,秀雅的雙乳給人粗魯玩弄著,下面的小穴亦被人舔弄著。

「怎樣!處女膜被舔很爽啊?你這小賤貨,跟你娘親一樣淫蕩呢!」男人緊抓著萍兒的大腿,舌頭激烈地舔弄著萍兒的蜜穴。不一會兒,萍兒的呼吸漸重,腰部變得緊繃起來。

「嗯啊!……啊!」萍兒尖叫起來,射出了她第一股陰精,快感另她雙眼微微翻白。

「啊啊!你女兒高潮了呢!等老子也來讓夫人高潮吧!可別輸給你女兒啊!」刀疤男將桂蘭按到在地上,將她的大腿打開,露出了她流著淫水的小穴,然後扶著自己的陰莖,猛然地插進了陰道。

「嗯!……」男人的巨大狠狠磨擦著很久沒行過房的小穴的內壁,那種久違的刺激令桂蘭不禁嬌吟出聲。

「啊!沒想到你下面的嘴這麼緊,生過孩子還這麼騷,讓老子的大雞巴操死你這賤貨!」在一片淫聲浪語中,刀疤男猛烈地律動著,兩人的交合處發出了煽情的水澤聲,聽得另外兩個男人蠢蠢欲動。

「啊!……嗯!啊!……」突然,刀疤男將桂蘭抱起,面向萍兒他們的方向,抬高她的大腿,讓兩人的交合處完全展現在萍兒面前。

「來,看清楚老子怎樣把你娘親幹到高潮吧!哈哈哈……」萍兒看著男人粗大猙獰的陰莖不斷進出自己娘親的小穴,抽插期間淫水混合著汗水緩緩流到地上,形成一幕色情的畫面。萍兒心中感到悲涼的同時,也詭異地感到一絲興奮。

「啊!萍兒別……別看著我啊!求你……」被女兒看到自己這模樣,桂蘭感到深深的屈辱,同時快感也來得更強烈!

「要……要泄了!啊!……」桂蘭的頭忽然向後仰,腰部顫抖著,一股陰精自她的小穴激射而出。

「啊!……好緊!老子也要射了!……」刀疤男低吼一聲,陰莖深深地插入桂蘭的蜜穴,將自己的精華一股股注進子宮深處。

刀疤男射完精後,將自己的陰莖抽出來,一絲白濁自桂蘭的痙攣著的小穴流出。

「老大……我也想來一發!」另一個男人已經急不及待地撲向桂蘭,將自己的陰莖插進桂蘭的陰道。

「啊!好爽!老子忍了很久啦!看我不幹死你這隻母狗!」男子橫蠻地將桂蘭的下身抬高,自己跪在地上,緊抓著她的兩隻小腿,下身狠狠抽插起來,發出了「啪啪……」的肉體撞擊聲。

「啊!啊嗯!好深啊!……」桂蘭已經完全臣服於欲望之下,開始淫蕩地玩弄著自己的雙乳,下身扭動著配合男人的姦淫。

「哼!哼!小騷貨,等急了吧?現在等老子用這大雞巴幫你開苞啊!」刀疤男的陰莖維持著半勃起的狀態,他讓他的手下緊抓著萍兒,然後強行打開她的雙腿。

「啊!好漂亮的粉紅色呢!讓老子好好疼愛你……」刀疤男色迷迷地看著萍兒的處女小穴,伸手撐開她的兩片陰唇,露出了小小的陰道口。

「來咯!」刀疤男扶起自己蓄勢待發的陰莖,慢慢擠進萍兒的小穴。

「嗚!痛……好痛啊!娘親救我……」萍兒痛得冒出了冷汗,她看向桂蘭,卻絕望地發現自己的母親已沈淪於性愛中。

「嗯嗚……萍兒,娘親對不起你……」桂蘭看向萍兒的雙眼交織著快樂與痛苦,但她已無法再理會自己的女兒,因為新一輪的快感已經襲來。

「嗯!爽死老子啦,果然處女是最美味的……」刀疤男將臉湊向萍兒,強行與她舌吻起來,雙手不停地揉搓玩弄她的雙乳,下身毫不留情地猛力前後抽插,萍兒的小穴被撐得最開,一絲絲血紅伴隨著體液自兩人的交合處流下。

「呵,讓老子來插你這隻母狗的菊花」第三個男人蓄著鬍子,看老大跟萍兒,挺著下身的雄偉走到桂蘭面前,叫他的兄弟與桂蘭側躺。

「咿啊!不行…….會壞掉的!」維持著小穴被插入的狀態,桂蘭的一邊被鬍子男架到肩上,身後的菊花被他的巨大緩緩插入。

「啊!你的菊花真他媽的緊!夾得老子差點射了!」鬍子男搖動著腰部,其陰莖深深的插進桂蘭的菊花,抽出時上面附著一些腸液。

「哈哈!還說不要,連菊花都濕了!」鬍子男與另一個男人一前一後幹著桂蘭的小穴和菊花,雙重的刺激令桂蘭爽得大聲淫叫起來。

「啊!嗯……好舒服,我快死了啊!再用力的操我啊!……」桂蘭感到重未感受過的快感,她覺得自己快瘋了。

另一邊,萍兒已經變成背向刀疤男,男人緊抓著萍兒的乳房,腰部狠狠地往上頂弄,弄得萍兒尖叫不停。

「嗯!啊!放過我….求你」萍兒流著淚,體內的敏感點正被不斷地刺激著,強烈又陌生的快感令她害怕,她只能無助地呻吟哭喊著。刀疤男突然整個人貼到萍兒的背上,粗大的陰莖因此更加深入萍兒的子宮,龜頭甚至已經頂進了子宮口。

「啊!頂到了!嗯…….」萍兒的小穴湧出了更多淫水,忘我地叫了起來。

「老子要你好好記著誰是你第一個男人!」刀疤男托著萍兒的臉伸出舌頭與她的激烈的交纏起來,身下的動作越來越快,最後他緊抓著萍兒的細腰,腰身一抖,一股股精華射進萍兒子宮的深處。

「嗯啊!……」萍兒感覺到一股股熱源正注入自己的體內,這刺激得她又再高潮了一次。刀疤男射完精後,將陰莖抽出了萍兒的小穴,萍兒的初嘗情事的小穴已被蹂躪至艷紅色,一股股精液混和著淫水湧出流淌下她的大腿….

另一邊,兩個男人均在桂蘭的體內射出了自己濃郁的精液,而桂蘭則昏迷了。

男人們發洩完獸慾,將全身滿佈著精液的兩母女如破布娃娃般丟到地上,然後穿上自己的衣衫。

「哼!你們兩個別想著求救,否則我們會殺光那些幫助你們的人,再將你們一起賣到窯子裡,讓人操爛你們的下面,呵呵……」刀疤男兇殘地威脅著她們,萍兒緊抱著母親,驚恐地看著眼前的惡鬼。

「嘿嘿,我們會再來找你們的,可別想著逃走!等我們下一次回來時,會帶你們兩個回寨子裡做我們的性奴!」鬍子男說完,看著兩母女們舔著自己的嘴唇。

看著三個男人的離去,萍兒臉上流下了絕望的淚水,咽嗚地痛哭起來。

那件事之後過了一個星期,萍兒和桂蘭不敢踏出家門,她們不想見人,更怕遇見那三個惡鬼。

萍兒非常希望這只是一個惡夢。夢醒過後,一切會恢復正常。娘親如常做著她的針線活兒,做美味的菜餚給自己吃,自己則快樂地採藥去賣錢……可惜,萍兒知道這場惡夢將會永無止境地延續下去……

「噓……別出聲啊,不然我的兄弟會殺光所有人的喔!」刀疤男,鐵血山寨的頭領,一手自背後摀住了萍兒的嘴,一手摟住了她的腰肢,在她耳邊用輕鬆的語氣說著血腥的狠話。

在一個看不到月光的夜晚,刀疤男和他的屬下找到了桂蘭她們的屋子。他們迅速地制住了兩人,並將所有門窗關上。

「嗚……」自看到這三個男人開始,桂蘭臉色變得慘白,渾身顫抖,她只能看著鬍子男人朝她慢慢逼近。

「嘿,寶貝兒,想我沒?我和我的兄弟可想死你了!」鬍子男在桂蘭快要尖叫的那瞬間緊緊地捏住了她的脖子,然後粗魯地撕開了她的衣領,突然的涼意令桂蘭驚了一下,絕望地看著面前的男人。

「啊!…這是什麼?」鬍子男讓自己兄弟緊扣著桂蘭的雙手,然後拿出了一個小瓶,將裡面的液體盡數傾倒在桂蘭白哲的軀體上,液體散發著甜膩的香氣,由她豐滿的雙乳緩緩流淌到她的平坦的小腹……

「呵!……它是會令你欲仙欲死的藥啊!這可是珍品呢!」鬍子男晃了晃手中的小瓶,得意地笑著伸手撫向桂蘭的身體。

「嗯嗚……好熱……」儘管心裡不願,桂蘭體內升起的燥熱讓她不由自主地靠向了鬍子男的手,著迷於其微涼的觸感。

另一邊床上,萍兒已被刀疤男脫光了衣服,年輕的軀體同樣被塗上了春藥,刀疤男肆意地蹂弄著她的雙乳,將春藥均勻地塗滿在她渾圓的乳房上。

「啊!……別……」萍兒嘗試掙扎,但最終還是敗在春藥的藥效之下,渾身變得軟棉棉的。

「嘿嘿……舒服吧?老子可是費了好些勁才弄到這東西,就是為了跟你們這兩個賤貨好好快活的!」刀疤男淫笑著,伸舌挑逗地舔弄著萍兒的耳窩和耳垂,雙手蹂捏著她嫣紅的乳尖。

「嗯……」萍兒忍不住挺起胸部,她渴望著刀疤男的撫觸,雙腿不停互相磨擦,腿間更開始濕了起來。

「啊嗯……不要…」桂蘭被兩個男人夾在中間,全身被他們粗糙的手挑逗得輕顫不已,她的嘴被鬍子男吻住,唇舌交纏間一絲絲水痕流下她的下巴。背後的男人露出了弩張的陰莖,不停地在她的雙腿的根部,緊貼著她的小穴的嫩肉磨擦著,這刺激得桂蘭呻吟出聲。

「你這母狗很想要我的雞巴嗎?好啊!你先讓自己和你的女兒高潮一次看看。」突然鬍子男鬆開了桂蘭,將她推跌在萍兒的面前,她失神地看著女兒被刀疤男玩弄著,不知道怎樣做才好。

「來,你這母狗來舔自己的女兒,弄到她泄為止!」刀疤男讓萍兒打開了雙腿,露出了流著淫水的小穴,猶豫了一下,便爬上前伸出舌頭舔了起來。

「娘親!不要啊!……啊嗯…」看著自己的母親沈醉地舔弄者自己的小穴,萍兒覺得既興奮又羞恥,她只能無助地搖著頭。

「嗯啊!……」桂蘭舔弄著萍兒小巧的陰蒂,又不時伸入她的陰道裡抽插磨弄起來,惹得萍兒不禁挺起下身,迎合著玩弄,自己則伸手到自己的下身,不斷抽插刺激著自己的淫穴,淫水漸漸滴落到地上。

「啊!……」終於,萍兒顫抖著高潮了,其小穴噴出的淫水落到桂蘭的臉上,桂蘭將手指深深一插,一股股淫水亦自她猛烈收縮著的陰道口噴出。

「呵呵……真乖,現在就給你獎勵!」那個光頭的男人將桂蘭抱上桌上,急色地拉開她的雙腿,挺腰將已經脹得發紫的陰莖插入她的陰道裡,鬍子男同時將他的巨大插入桂蘭的嘴裡抽插起來。

「嗯嗚……」桂蘭面色潮紅,唇舌熱切地舔著鬍子男的陰莖,雙腿緊緊纏著光頭男的狀腰,雙手淫蕩地蹂弄自己的乳房起來,那幅淫靡的神情刺痛了萍兒的眼。

萍兒此時面向刀疤男,男人將自己的陰莖由下自上的狠插入萍兒嬌嫩的小穴裡,然後抓著萍兒的腰,猛烈地挺動著腰桿抽插起來。

「啊!太深了……」因為自身重量的關係,男人的陰莖一下子便頂到萍兒的子宮口,萍兒仰起頭呻吟著,乳頭則被刀疤男舔弄得腫脹起來。

「操!咬得真緊,你這小母狗,想搾乾老子我啊?」刀疤男惡劣地伸手探向萍兒的股間,手指插入萍兒的菊花,按壓磨弄著其敏感的腸壁,萍兒因此叫得更大聲,腰部更情不自禁地扭動迎合起來。

「喔?喜歡菊花被幹啊?等會兒讓我兄弟來好好餵飽你,他最喜歡幹菊花了!」刀疤男譏笑著,下身的律動逐漸加快,萍兒的雙乳隨著男人的動作不停地上下晃動起來。

「嗯啊!……」幾十回的撞擊後,刀疤男將自己的精華注入萍兒的子宮內,萍兒只能顫抖地承受著,淫水不斷自下身流出。

另一邊,兩個男人也在桂蘭的嘴裡和小穴裡射了,桂蘭全身佈滿了精液,被幹得失神了。

「喂!我們還沒玩夠呢!你們兩個一起用嘴來來服侍老子!」刀疤男將萍兒推落床,再讓他的下屬將桂蘭丟在自己面前,讓兩人替自己口交。

「嗯嗚……」萍兒張嘴含住了龜頭,舌頭不斷的磨擦著馬眼,桂蘭則伸出舌頭來回舔弄著莖身,甚至下面的睪丸也沒遺漏,她們賣力的表現令刀疤男很滿意。

「啊!他媽的太爽了!……」刀疤男抓住了萍兒的頭髮,忍不注挺動自己的腰。

「啊嗯!…啊!……」看著兩母女跪在地上,高挺著屁股服侍著自己的老大,鬍子男和光頭男各自走到她們身後,一個將陰莖插進了桂蘭的陰道,另一個則插進了萍兒的菊花。

「哈哈!你菊花的處女老子我要了!」光頭舔了舔唇,緊捏著萍兒的腰,看著自己粗大的陰莖兇狠地進出著萍兒的嬌弱的菊花,粉紅的肉壁被不停扯出再帶入,臉上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嗯唔……啊!」萍兒睜大了眼,雖然自己那羞恥的地方正被無情地侵犯著,洶湧的快感卻淹沒了她的神志。

鬍子男伸手蹂弄著桂蘭的陰蒂,腰部不停晃動讓自己的陰莖在她體內攪動。桂蘭差點被他幹扒在地上,嘴裡發出模湖的音節,臉上透著淫蕩的表情。

「要射了喔,你們給老子全部喝下去吧!」刀疤男將腰往前一送,馬眼射出了一股股精液至萍兒的嘴裡,不慎溢出的則被桂蘭舔食乾淨。

鬍子男與光頭男幾乎同時將自己的精華射進了兩母女的體內…….

萍兒與桂蘭現在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她們現在只懂得追逐肉慾的極致快樂。

「我還要……求你插進來……」萍兒向著男人們主動打開自己的大腿,手指更撥開兩片陰唇,露出了流出一絲絲白濁的陰道口,渴望地要求著。

「呵!如你所願!」鬍子男跪坐著,將萍兒的腿拉開成一字,緊抓著她的腿跟,將自己勃發的陰莖深深地挺入她的陰道裡狠狠地抽插起來,每次都是全部抽出再大力插入,連睪丸也幾乎要擠進去。

「啊!……你裡面正緊緊地絞著我的雞巴呢!又濕又熱的,要高潮了嗎?」鬍子男淫邪地笑著,然後俯身含住了萍兒的一邊乳頭仔細地舔弄嚙咬起來,弄得萍兒尖叫起來。

「啊!……別舔那裡」萍兒緊抓著鬍子男的頭髮,爽得雙眼微微翻白,覺得自己快被玩壞了。

「嗯啊!……好爽!」另一邊,桂蘭站著被刀疤男從後插入菊花,她的乳房被男人的兩隻手粗魯地揉搓著,桂蘭將屁股貼向男人的跨部,扭腰迎合著他的抽插。

突然,鬍子男拔出自己的陰莖,拉起萍兒,讓她與正被幹著的桂蘭面對面貼在一起,兩母女的乳房互相擠壓,惹得她們嬌吟出聲。

「啊!嗯啊!……」鬍子男再次插入萍兒的小穴,兩個男人的動作使萍兒和桂蘭的敏感的乳頭頻密地互相磨擦,這別樣的刺激令她們很快就要高潮了。

「嗚!…要去了!啊!……」桂蘭與萍兒尖叫著,陰道激烈地收縮痙攣起來,一股淫水自兩人的陰道噴出,沾溼了男人們的陰莖。

「嗯……射了!」刀疤男和鬍子男被兩母女絞得射精了,兩母女的子宮被注滿了溫熱的精液。

事後,三個男人將昏沈的母女們抱上了馬,連夜帶走了。

這晚過後,村民們再沒見過桂蘭和萍兒兩母女。可他們不敢多管閒事,只能默默地在心裡為她們哀嘆……
-完-
其實這個故事還有東西可以寫……或許會出個番外。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飛機上的小妹妹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