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老公住在一座北方中等城市裡,是兩年前由朋友介紹認識的,他是一個公司的採購經理,大我3歲。

我們倆脾氣和性格都很合得來,所以認識了大約半個月,我們就上床了。

和老公之前曾經和兩個人做過愛,而老公也不是處男,在我之前似乎也有很多女人了,我們兩個人也就心照不宣。

老公對我很好,而且雞巴也很厲害,每次都能弄的我高潮迭起,於是我就在床上百般的伺候好老公。

害得老公說我穿上衣服是美麗的小公主,脫了衣服是淫賤的小蕩婦。

結了婚雖然也常常做愛,但是明顯沒有剛認識那時候的瘋狂和新鮮了,老公雖然很勇猛,但是我知道他肏著我,心裡會惦記別的女人。

而我也在心內渴望著刺激的,另類的做愛。

有一次我高潮的時候不自主的告訴老公我想讓爸爸和弟弟都肏我的小騷屄,老公聽了之後雞巴更大了,瘋狂的抽插我,弄的第二天都站不穩了。

後來,老公告訴我如果我被別人日,他會很酸,但是會更興奮。

我罵他變態,他笑我才變態,幻想讓自己的爸爸和弟弟日不是變態是什麼。

我不甘示弱,問他如果我被陌生人給肏了,他會不會嫌棄我,老公一邊捏我的奶子,一邊打著我的屁股說:「我永遠愛我的寶貝老婆,你越騷我越愛。」

我們倆思想比較新潮,所以在性方面並不羞澀,甚至可以說很大膽。

那天老公肏我的時候對我說,如果哪天他控制不住「出軌」

了,絕不讓我吃虧,他也幫我「出牆」,他製造機會找個陌生人來干我的騷屄。

我聽了之後心跳的厲害,趕緊捶他,以掩飾自己的興奮。

老公一把抱著我說:「寶貝老婆放心,老公說話算數。」

故事就這麼發生了。

老公去了沿海一個城市出差,名義上是出差,實際上是他們公司的供貨商藉機花錢請他去玩,因為下年的採購招標快要開始了,所以老公這種關鍵角色供貨商當然不會放棄拉攏的機會,老公也乘機去玩個痛快。

老公夜裡會給我打電話,有時候會逗我,問我在家有沒有出牆。

他離開的這幾天,我正好又到了興奮的週期,幾乎每天都要手淫。

他一挑逗,我就在電話上對著他發騷,要他早點回來肏我。

老公奸詐的笑著說:「老公不在,你不正好逮著機會嘗鮮嘛!」

我撒嬌地說:「大雞巴老公,別人的雞巴都沒你的大,人家就喜歡讓你日,好老公,你快回來好不好?」

老公讓我騷得也有點興奮,壓低了聲音說:「乖寶貝,這幾天都是小徐陪我在工廠裡,看著她我就想起你,真想撲過去狠狠的肏她的賤屄。」

小徐是供貨商那邊一個美女,以前也經常來我們城市請老公和別的業務員吃飯,有時候老公帶上我,所以我也認識。

小徐和我差不多大,人漂亮,身材也好,特別是大大的屁股,很招眼。

我不無醋意的說:「哼,我知道你想肏她很久了,反正老婆不在你身邊盯著,你想肏她就使勁的肏吧,她的大屁股比我好肏。」

老公笑嘻嘻的說:「好了寶貝老婆,你的屁股好肏。

老公喜歡大屁股的女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過幾天老公就回去了,到時候你的屁股還能空著呀!」

接著,聽見他舒服的歎了一聲,我說:「你要是憋急了,老婆特批你去幹小徐吧,總比外面的妓女好,但是你得帶套套,不許你把咱們家的精液射給她,你的精液都是我的!」

「哈哈,那得謝謝騷老婆的大恩大德呀!哈哈哈……」

扯了一陣我們掛了電話。

夜裡也睡不著,翻來覆去的腦子裡都是男人的身體,只能打開電腦,打開老公收集的AV,看著那些強姦、群交的場景,幻想自己就是被好多男人圍在中間姦淫,也幻想著自己和小徐一起撅著屁股幫老公舔雞巴……一邊幻想,一邊手淫。

高潮了之後才迷迷糊糊睡去。

第二天中午,我在睡午覺,老公的短信把我吵醒了。

打開短信我差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上面寫的是:「老婆,我幹了她。」

「她」

當然是小徐,這個傢伙居然還給我加了個笑臉!我馬上打電話給老公。

老公一接電話就開始道歉,其實我並沒有太生氣,按道理我應該很憤怒,或者哭哭啼啼感覺自己被欺騙了。

而我卻沒有太多的憤怒,也沒有想掉眼淚的意思,甚至有些興奮。

如果老公不告訴我,我不也是不知道他肏了小徐嗎?他告訴我,說明他還是我坦誠的老公。

但是這種心理不能被老公知道,所以我在電話裡只聽他講,最後只總結性的說了一句:「我的男人很厲害啊。」

不冷不熱,讓老公摸不清什麼。

果然老公一改嬉皮笑臉的語調,小心翼翼的陪問:「寶貝兒,生氣了?」

我不說話。

老公知道我的脾氣,便又開玩笑的說:「寶貝乖,老公答應過你,老公給你找個陌生人干你好不好?這幾天你憋壞了吧,老公知道你的小屄不能一天離了雞巴。

老公和你玩個刺激的遊戲,你原諒老公好不好?」

我心裡一跳,等了一小會,裝作問他什麼遊戲。

老公說要我不生氣了才肯說,但是保證是最刺激的遊戲。

我故意說,那得先聽你的遊戲能不能讓老婆滿意。

老公沒賴過我,說出了遊戲的內容:他用電話和短信遙控,指揮我逛情趣用品商店,但只許去店裡只有一個男人的店面:如果順利的話,我會被陌生的店老闆肏。

這個遊戲真的很刺激,聽老公的描述,我就已經興奮了,但是我沒表態。

老公彷彿知道我的心思,軟磨硬泡的希望我答應,他說,他在電話的另一頭和我一起體驗這個刺激遊戲。

最後我們商量好夜深一點再開始玩,有一個前提是,一切行動要聽老公的指揮,老公是遙控器,我是老公控制的玩偶。

夜裡10點,和老公又通了一次電話,我鎖上了門,騎車出了小區。

我是天生的淫婦,經過了7、8個小時的漫長等待,我幾乎快瘋了。

小屄裡面一下午都是濕漉漉的,我在家根本就是裸著身子度過,一想到晚上自己將可能和一個素未謀面的男人做愛,屄裡就癢的厲害。

一接到老公的指令,我便迫不及待的開始執行。

按老公的要求,我穿上了上周剛買的一條迷你裙,上衣是緊身T恤,老公卻禁止我穿內褲和胸罩。

老公問我,從外面能看到乳頭嗎,我回答說,硬了乳頭的突起看得就很清楚。

老公很滿意,他說已經躺在床上,光著身子,幻想著自己美麗的老婆被肏。

我卻撒了個小謊,我沒穿胸罩,卻穿了個半透明的內褲。

反正他也不知道。

老公指示我去鳳凰街附近尋找。

鳳凰街在近郊,離家不遠,街雖然不長,但是巷子裡隱藏著很多洗頭房,因此,也伴隨著很多的成人用品店和情趣店。

而且這裡平常行人並不多,不會讓我引起太多的注意。

街上果然人不多,家家有空調,並沒有誰願意在睡前跑到街上乘涼。

稀稀落落幾家「美容院」

裡透出挑逗性的粉紅色的光,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一些妓女在行人可以看的見的地方穿著暴露的吸引嫖客。

突然覺得自己也像個妓女,即將被一個自己也不認識的男人肏自己那到現在還流著淫水的騷屄,轉念一想,卻明白了自己是嫖客,而那些情趣用品店的男人卻是賣淫的,一會兒,會有一個幸運的賤男人被我挑中,讓他姦淫我、蹂躪我,我雖然被他肏了,他也同樣被我嫖了。

我裝作在散步,推著車子慢慢的在街邊走,路上沒有路燈,老公還是很有先見之明的,如果有路燈,我會多一層顧忌。

很快,我選定了一家店。

店開在一條幽深的巷子深處,門口的「保健品專賣」

的牌子在暗夜的小巷中像是燈塔一樣,讓我不由自主的向那裡走去。

心跳在加快,或許店老闆是個女人。

我這樣想著,稍微有點失落。

經過這家店門口時,門突然開了,一個20歲左右的女孩有些慌張的走了出來,看到我,一低頭飛快的跑向巷口去了。

她是來買什麼的?套子?還是事後藥?我猜著,後面是個30歲左右的男人,正要關上推拉門,他應該是店的老闆吧!長得不好、也不高,但是,這家店的老闆是個男人。

他看了我一眼,我的臉有點燙,我裝作是繼續前行,推著車繼續走。

看他進了店,我才停住腳步,我已經在巷子的盡頭了。

我馬上拿出手機給老公打電話,告訴了他。

老公問:「好寶貝,感覺怎麼樣?」

我如實的回答:「很興奮,下面很難受。」

老公說:「乖老婆,別怕,就選這家吧。

待會我們用短信聯繫,你照我說的做就是了。」

我掛了電話,掉轉了車頭走了回來。

一邊留意周圍的動靜,沒有人在巷子裡。

我把車鎖在店門的旁邊,然後推門進了店裡。

店裡的燈光是昏暗的黃色。

店裡剛剛那個男人正在看什麼書,看到我進來,微微有些詫異,趕緊把書放在一邊,招呼我:「需要什麼?」

我撇了一眼他看的書,是街邊買的黃色雜誌,封面上一個女人跪在地上,撅著屁股,好像等著所有看書的男人插進她的身體。

我緊張得都能聽見自己的心跳了。

我的臉一定紅得厲害。

我小聲說隨便看看,趕忙掏出手機,老公的短信也好像迫不及待似的發來了:「寶貝,裡面什麼情況?」

我飛快的回復:「就我和他。

裡面賣情趣內衣、假雞巴、套套,東西不少。」

老公的回復也是飛快:「去挑假雞巴。」

我很興奮,感覺內褲已經濕透了。

淫水變得有些涼,包裹著外陰,又癢又難受,我好想脫了它,當初應該聽老公的,不穿內褲就好了。

我告訴老公太難為情了,我先看內衣好嗎?我能感覺到老公發信息時顫抖的手了,他的消息發得快極了。

他指示我,挑一件粉色的情趣內衣,要露著奶子露著屄的那種。

店裡的內衣並不多,我卻看中了一件黑色蕾絲的,樣式也是老公喜歡的那種,穿著之後,屄和奶子都是露在外面的。

我撥弄內衣的時候,幾乎可以感覺到身後投來的炙熱目光。

像是要把我吞掉的目光。

我偷偷的用餘光掃了一眼老闆,看見他坐在座位上,眼睛死死的盯著我,一隻手還在下面。

他穿的是短褲,他也在手淫!我把這個告訴了老公,老公說讓我撅起屁股,讓他看到我沒穿內褲的屄。

我裝作看貨櫃下層的催情藥,乖乖地撅起了屁股,雖然我穿著內褲,我但我知道,我現在和沒穿內褲沒有什麼分別了,我身後的老闆不但可以看到我的屄,而且還能看到我的淫水已經把那小內褲完全弄濕了!身後的呼吸變得粗重了,我向老公報告,我撅起屁股給他看見了。

老公回復我,讓我問他,我挑中的黑色套裝多少錢,不管他說多少錢,我一定要講價,然後用胸部裝作不經意的蹭他的身體!老公的要求好變態,但是又那麼刺激,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我感覺到身體有些顫抖--興奮得顫抖。

我假裝鎮定的拿起了那件套裝,走向店老闆。

他也迎了起來,我清楚的看見了他下體的突起,好大哦!雖然包裹在他的運動短褲下,但我還是看見了它的跳動,這個陌生的男人讓我挑逗得勃起了……他也應該知道我看見了他的勃起,他也說話了,聲音有點顫:「你真忙,那麼多短信。」

「嗯。」

我答應了一聲,「這個……多少錢?」

我低著頭,渾身好熱,我的臉一定紅透了。

我好興奮,他會說什麼?我要怎麼蹭他才能若無其事?「你可以試試。

我這裡有試衣服的地方,你等等,我稍微關一下門。」

他從我身後蹭了過去,他的雞巴像一個棒子一樣沿著我的屁股滑了我一圈。

天啊!好刺激的感覺,我的呼吸也重了起來。

他從上面用力的拉下了捲簾門。

只留了大約半米的縫隙。

我飛快的給老公發消息:「老公,他要我試試衣服。」

一會老公的短信來了:「他的屌大嗎?想讓他日你的騷屄嗎?如果想,就試,愛你,老婆。」

老公把主動權拋給了我,如果我現在丟下衣服,出門,我想這個店老闆是不敢攔我的,但是我真的不想出去。

我想做愛,我想被人干,我好癢,我真的受不了了。

我強撐著給老公發短信:「老公,他的很大,我聽你的。」

五秒鐘後,老公回復了一個字:「試。」

我告訴老闆,我想試試看看。

他的情緒明顯的爆發了,幾乎是摟著我的腰,把我讓到了內間。

內間是個木板隔間,放著一張床,旁邊一個試衣鏡,算是老闆的臥室兼試衣間。

我剛進去,老公的短信又來了:「寶貝,試衣服的時候,門別關死,留一半。」

「老公你真壞!我知道了,都聽你的。」

我緊張的連標點也不打了,按照老公的指示,我只把門關了一多半,留下二三十公分的「大縫隙」

給老闆欣賞。

後來才注意到即使我關上了門,他也能從木板的夾縫中把我看個精光。

但是留了門縫,我可以從鏡子的一角中看到門外的情況。

老公的指示又來了:「脫吧。」

我聽見了老闆把捲簾門拉上上鎖的聲音,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要來了,我要被肏了。」

身後輕輕的腳步聲在只有兩個人的小屋裡顯得特別響。

我知道他開始偷窺我了:我故意讓她偷窺的,我老公故意讓我被人看。

老公,你也很興奮吧?我開始裝作身後沒人的樣子,把上衣脫了下來,我的奶子早就充血得像要爆炸了,乳頭高高的鼓起,我緩緩地褪掉自己的小裙子,從鏡子中我看見後面的老闆的手已經伸到了內褲裡揉搓著。

我用最後的力氣控制著將自己的濕透了的內褲褪下,我全裸了,在一個夜晚、在一條小街,在一個陌生的情趣用品商店、在一個陌生的男人眼前。

後面的粗重呼吸變成了喘息,我顫抖著拿起了黑色的情趣內衣,他在後面說話了:「要幫忙嗎?」

幾乎是啞著嗓子說的。

一切都太刺激了,我的經歷刺激,這個幸運的男人會比我刺激一百倍。

老公的消息又來了:「寶貝,慢點脫,他在幹什麼?他在你身後手淫嗎?別讓他太快肏到你,盡量地挑逗得他慾火焚身。」

他推開了門,我剛剛看短信的時候,他已經飛快地脫掉了他的短褲,他也全裸了,兩條胳膊圈住了我,問:「誰的短信?」

我根本無力掙扎了,我已經用盡了所有的矜持和力量,我軟軟地倒在這個陌生人的懷裡。

「是我老公,哦……」

幾乎是沒有困難的,他的雞巴完全地滑進了我的陰道。

老公總是讚我的陰道緊小窄濕,今天,它被太多的淫水浸潤,在和我老公差不多的雞巴面前,竟變得滑溜異常。

「小騷貨,跟老公說什麼?」

他插進來之後就開始了猛烈地動作,雙手近乎變態地揉捏著我嫩嫩的乳房。

他的雞巴大力地撞擊著我肥白的屁股,發出淫靡的啪啪聲。

「啊、啊……輕點,我老公讓我慢點脫衣服……痛啊!求求你慢點插……」

「小騷屄,你半夜跑到我店裡來,故意挑逗我,脫給我看,讓我肏你啊?你老公呢?」

他絲毫不停地用盡所有的力氣幹我,我被他的撞擊衝擊得又恢復了力氣,我一手向後環抱著他的腰,一手支撐在床邊,享受著暴風驟雨一般的洗禮。

電話響了,他問是誰,我回答是老公的。

他示意我接起來。

電話那頭,同樣是老公粗重的呼吸和顫抖的聲音:「老婆,怎麼樣了?」

「老公,我不行了……我被他肏進來了……老公……」

他從後面拿過電話,把免提打開,這樣老公的話他就全聽見了。

「老婆,他肏進去了嗎?你感覺怎麼樣?」

我已經無法回答了,只能用呻吟代替。

「啊……老公……哦……好爽……老公……救、救救我……老婆要被……肏死了……」

老公在那頭顯得格外興奮,他的呼吸和我們一樣粗重,我知道,老公一定在聽著我和這個人的交合的聲音手淫。

店老闆也忍不住了:「騷貨……你的屄怎麼這麼緊啊!你的胸太爽了!老子舒服死了!」

老公聽見了他的誇獎,興奮的說:「兄弟,我老婆怎麼樣?你爽嗎?」

「哦……臭婊子,太爽了,這麼漂亮的婊子,半夜跑來讓我給肏……兄弟,她真的是你的老婆嗎?」

「是我的老婆!我的老婆很騷吧!他的身體你滿意嗎?」

老公幾乎是吼叫著在說話,我知道現在老公的雞巴一定爆粗。

「太美了!臉蛋美、奶子美、大屁股美,騷屄更是美!」

他把我像麵團一樣翻過來,把我的腿扛在肩膀上,再一次的開始了新一輪的姦淫。

他的龜頭好大,每抽插一次,都能碰到我陰道裡敏感的部位,我很快渾身抽搐了,腦子裡一片空白,眼睛好像已經看不見別的,只看見這個男人把我壓在身下,他的眼睛好像能噴出火,他的雞巴在我陰道內的每一次衝殺都是那麼的清晰,我的耳朵只能聽見他的喘息,老公在電話裡的喘息,還有我們肉體碰撞發出是聲音。

床隨著我們的抽插而晃動著,木板的小床也不能承受我們熱烈的交媾,開始發出吱吱的響聲。

時間好像停止了,我也不知道被抽插了多久,他突然拔出雞巴,把我按在床上,然後把沾滿我白色淫水的雞巴塞到了我的小口裡。

雞巴在我口中瘋狂的擺動,他大吼一聲,突然一股精液衝開了精管,將我滿口灌了個遍,他繼續一邊喘息一邊搓動著陰莖,將剩餘的精液全噴到我的嘴裡。

我被第一口精液的強大衝擊刺激了喉嚨,也刺激了我的感官,我開始咳嗽,同時陰道一陣抽搐,我無力的讓他給幹得再次高潮了。

他摀住了我的嘴,狂野的命令我把所有的精液全喝掉,在我吞食他憋得有些發臭的精液的時候,電話的那頭老公也低吼著發射了。

我像全身散架了一般,無力地躺在小床上,甚至沒有力氣撥開那仍放在我臉上的雞巴。

射完精的雞巴比剛剛明顯小了很多,他剛剛也用力過猛,現在趴在我的身上。

我把電話拿起來,告訴老公,他射了,老公問我舒服嗎?我回答嗯。

我無須形容這種刺激,心裡上和肉體上的興奮合而為一,讓我感受了未有的體驗。

老公誇了我幾句,囑咐我穿上衣服回家。

我們虛親了一下,掛了電話。

他聽完我們講電話,從我身上爬了起來,說,我去找點紙給你擦擦下面吧。

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小屄,被剛剛一陣猛烈的轟擊已經插得有些紅腫,而我的淫水也順著陰道,流到了他的床上,沾濕了一片,我的臉一下子通紅,想找個什麼遮一下。

他去了外面,一會,拿了快濕巾,也不管我的反對,就主動幫我清潔我的外陰。

濕巾涼涼的,感覺真好。

沒過一會,我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屄裡好癢,也不是今天幻想被肏的時候那種癢,而是感覺想赤裸裸被姦淫的奇癢。

我一下明白了:「你的濕巾上是不是有東西?」

他笑著走到我身邊坐下,摟著我的身體,親著我的臉,在我耳旁淫笑著說:「小騷貨,你忘了我的店裡是賣什麼的了嗎?剛剛給你加了點美國進口的催情水,你喜歡嗎?」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