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33歲
筱君         24歲        弟弟的老婆

良哥         40歲        歹徒
阿威         33歲        歹徒
小杰         22歲        歹徒

我家位在郊外的樹林裡,環境相當清幽,我結婚至今三年了,有一個兒子,而弟弟去年才剛和他老婆筱君完婚。

現在我們一家五口人住在一起,筱君今年24歲,是個相當清秀、漂亮的女孩。

某個星期六下午,老婆帶著兒子回外婆家玩,弟弟在公司加班,就剩我和弟媳筱君在家,而筱君在她的房裡,我獨自一人在客廳看著電視,叮咚、叮咚、叮咚、、、忽然門鈴響了,我:誰啊門外一個年輕人說話:先生,可不可以跟你借個電話,我車在外面拋錨了我心想在這郊外,附近似乎也沒公用電話,所以就不疑有它的開門了,正當我開門的同時,門邊站著一個體格肥胖的男子,他亮出了尖刀就抵在我的脖子上,肥胖的男子叫做阿威,他開口說:識相點,進屋把值錢的東西都交出來我:你…你們不要亂來…另外,又一名年紀稍長的男人也跟著走了進來,那似乎是他們的老大,叫做良哥。

良哥:我們只要錢,不會傷害你的,把家裡的現金都拿出來於是進到屋子以後,年輕人小杰押著我到房間裡拿現金,而良哥和阿威坐在客廳裡等我們,我回房裡拿了一千塊人民幣想打發他們,到了客廳以後,想不到良哥相當震怒,他一拳揮向我,我反應不即便倒地,良哥:老子大費周章,就為了你這一千?我相當地緊張:良哥…家裡真得沒錢…請你放了我吧良哥:你們兩個給我搜,搜到就斷了他的手接著他們開始翻箱倒櫃。

他們發出了巨大的聲音,原本在房中的筱君發出了聲,大哥,你在幹嘛啊?怎麼那麼吵?筱君好奇地出來查看,筱君:啊…你們是誰??接著,所有人停下了動作,看著眼前動人的女子,筱君出清純脫俗的臉龐、散發無法抗拒的迷人氣質,烏黑柔順的披肩長髮,展現著女人的婀娜嫵媚。

我:筱君,別出來,快進房報警正當筱君轉身要進房的同時,良哥衝上前去一把抓住了筱君,良哥:想報警?小姑娘,長得挺漂亮的,不如讓爺們爽爽好不好?我:啊…不要…不要碰她…不要碰她…忽然間,小杰拿了根木棒朝我身上打了一下,我跌坐在地上,小杰:自己都救不了自己了,還想救別人阿威:良哥,居然他們家沒值錢的,到不如我們分了這個妞兒筱君被抓住以後,良哥和阿威將她推回了房間,良哥:小妹妹,妳叫什麼名字?筱君:我…我叫筱君…你們是誰?良哥:外面那是妳什麼人?筱君:他是我老公的哥哥…良哥:是嘛,原來是大伯啊,等等我們要輪姦妳…誰叫妳老公的哥哥不老實聽到這筱君緊張地哭泣:不要…不要啊…不要…良哥:這不要怪我們,要怪就怪妳大伯了筱君:不要…你們要錢的話,我都給你們…求你們不要亂來良哥:剛剛給過你們機會,可是妳大伯耍我們此時的我還在客廳中,年輕人小杰正在看管著我,隨即我聽見了筱君的哭聲:嗚嗚嗚嗚…不要啊…嗚嗚嗚…不要…,筱君嘶聲裂肺得哭喊著,不要,,不要,,不要…放開我…啊…放開我…看起來房間裡的筱君正忍受著難以想像的痛苦。

當我聽見筱君的叫聲時,我心寒了,我開始想,等等這些人會不會殺了我?看樣子筱君的貞節是一定不保了,可我總該保命吧,房間持續傳來筱君的叫聲,客廳中的我,開始巴結起眼前20來歲的年輕歹徒,我:小兄弟,可不可以請你放過我,今天的事我不會跟人家說,求求你小杰:放了你,等等我大哥怪罪下來,換我倒楣我:小兄弟,拜託你,留我一條生路,裡面的女人你們盡量用,可不可以放了我小杰:就算不放了你,等等我一樣可以操她我跪了下來,哀求眼前的年輕歹徒,我:你要什麼我都給你,可不可以讓我走…小杰:你這傢伙真是連禽獸也不如,裡面的女人不是妳的家人嘛?房內持續傳來筱君的叫聲,筱君:啊…好痛…好痛…停下…停下啊…除了筱君的哭叫聲外,房間也傳來兩個男人的嘻笑聲,阿威:好滑的皮膚啊,真白真漂亮良哥:阿威你看看,這小妞的穴把我的手夾得真緊筱君:住手…嗚嗚嗚嗚…嗚嗚嗚嗚…良哥:要怪就怪妳出現的不是時候,乖乖待在房裡不就沒事了筱君:不要這樣,我有老公,而且我大伯就在外面…求求你放過我…阿威:怎樣?怕人看啊?妳愈怕我愈要叫人看良哥:好好滿足我們,我們不會傷害妳的筱君:啊,,不要,,我願意做…不要叫我大伯…阿威面露淫笑的說:好東西就是該分享,良哥,讓她大伯也看看這場活春宮如何?良哥:好啊,她大伯整我們,我們也整整他接著,阿威對著在客廳的我們喊到:小杰一起進來玩,把外面那男人也帶進來小杰將我的手用尼龍繩綁在身後,然後帶著我進了房間,一進房內,我看見筱君已是全身赤裸,表情相當難過,她在良哥的身子下面拚命掙扎,我這時才體會到什麼叫小女子。

在良哥沉重身軀的壓迫下,筱君的掙扎是那樣的無奈。

她拚命在保護她最隱秘的地方,一隻手拚命抗拒著良哥上面的手對她乳房的進攻,一隻手拚命阻擋良哥下面的手對她陰道的進攻。

她拼盡全力的扭動著身體,不讓良哥的手到達他想到達的地方。

筱君嘴裡不住地哀求:不、不,不要。

筱君的力量,哪是這兩個男人的對手,阿威抓住了筱君的雙手,良哥兩手抓起筱君可愛的小腿,把她們分開,然後一挺腰把大物插進筱君嬌小的身體裡。

當筱君的陰道被良哥的大物刺穿時,筱君感到一陣劇痛,口中難過的叫道:啊…啊…筱君眼中幾滴淚水要掉下來了。

筱君:嗚嗚嗚…大伯…不要看…不要看啊…阿威在一旁兩手肆意的摸著筱君的胸部,把她的雙乳用力的捏,住內擠,擠出深深的乳溝一條,筱君的雙乳在阿威巨大的手掌中好像玩具。

良哥插入後開始耕耘著筱君的嫩穴,他享受眼前少婦陰道的氣息,享受大物被充滿彈性的陰道包圍著的壓迫感。

筱君光潔柔嫩的脖子,平滑細嫩的小腹,渾圓修長的大腿,豐挺的肥臀,凹凸分明勻稱的身材,以及那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帶,平時在家雖然都曾經注意過,但從為如此一絲不掛的展現在我眼前,原來我這小弟媳脫光衣服後,是如此誘人。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嗚嗚嗚嗚…嗚嗚嗚嗚…房間內充斥著極為淫亂的肢體碰撞聲和女子得哭求聲,我弟弟的老婆—筱君,就在我眼前不到兩公尺的地方被外人操著,而我無能為力,只能張大眼睛看著眼前的活春宮,真是好一幅美女被奸圖啊!筱君拚命的反抗,下體忍受著良哥一下又一下的猛烈撞擊。

良哥堅硬的下身不斷捅撞在筱君的下腹上,大腿上,會陰上,整個身軀在筱君身上狂暴的起伏。

我在一旁覺得筱君的骨頭會被他壓斷,碾碎,因為良哥絲毫不憐香惜玉的猛插她的小穴,在他一下一下的重壓下,隨著陰莖的肆虐,筱君陰道阻力也越來越小,陰道裡也響起了「滋滋」的水聲。

良哥雙手撐在床上,賣力地挺動下身,看著筱君隨著自己的衝撞痛苦地抽泣,一對奶子在身體上上下顛動著,興奮極了,良哥發狠地抽插,陰莖堅硬有力,每次插到子宮都讓筱君一陣酥麻,筱君恥辱地閉著眼,一頭披散的秀髮分成兩邊從肩上披落到胸前,只見雪白的胸脯前兩縷秀髮隨意披散,隨著良哥的挺動,筱君身體不停地晃動著,秀髮在跳躍的奶子邊拋來拋去,黑白相間,別有情趣,直看得我眼冒金火,想不到看見自己的弟媳被強姦,竟是如此刺激。

強烈的快感也使我的老二發燙,直挺挺的頂在褲襠上,我的手被他們給綁住了,不然想伸手套弄自己的老二。

良哥緊緊壓住筱君,開始最後的衝擊。

他的呼吸變得又粗又短促,陰莖進出的速度也驟然加快,筱君明白良哥的高潮快到了,她心裡感到悲憤和羞辱,筱君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只能轉過臉去,任憑男人在自己的身上迅猛地聳動,眼淚再一次流出了眼角。

忽然,良哥重重壓在筱君身上,筱君感到陰道裡的陰莖深深抵在自己的子宮裡,正一跳一跳地噴射出熾熱的黏液--男人把精液射進了筱君的身體。

我被強姦了!筱君痛苦地想,不禁哭了出來,腦子裡一片空白,陰道還在一下一下的收縮,良哥的精液也沿著白嫩的腿根流了下來。

筱君:嗚嗚嗚…為什麼…為什麼…你們強暴我…為什麼還要弄髒我的身體…,,懷孕怎麼辦…懷孕怎麼辦……沒人理會筱君的哭嚎,阿威似乎也忍不住了,他脫下了自己的內褲,露出了醜陋的肉棒,呈現在筱君的面前。

筱君:不要了…不要了…啊…,良哥:阿威,換你爽了,這妞的陰道相當嫩,不戴套感覺最好阿威用狗交的姿勢搞起筱君,筱君如母狗般雙手扶在床上,挺起屁股,屁眼兒與小穴一覽無餘地暴露在阿威眼前,他爽極了,毫不猶豫地把肉棒插了進去,按著筱君雪白的屁股,身體一前一後的那樣挺進挺出,大肉棒快速直搗充滿淫水精液的嫩穴,阿威:頭兒,這妞的穴可真溫暖,又濕又緊,真是極品美穴阿威:喔…好爽…喔…喔…好爽…筱君:痛啊…嗚嗚嗚嗚…筱君的叫聲混和著阿威的呻吟、汗水瀰漫在空氣中。

阿威把筱君的雙手反縛在背後,一隻手按著她的胳膊,另一隻手按著她的頭,把她按在床上,用身體壓在她香汗淋漓的背上,一直看管我的年輕歹徒小杰也受不了刺激了,他脫下了褲子走到了床上,小杰:美女姊姊,也來幫我服務一下這小子露出了他的陰莖,走向了筱君,筱君意識到小杰可能要她口交連忙撇過頭,但小杰把筱君的頭強迫壓到聳立的肉棒前:含在嘴裡吧,姊姊筱君百般不願的閃避著小杰的陰莖,小杰出言恐嚇她:假如妳現在不幫我吹出來,等等我就狠狠蹂躪妳的小穴,並且將精意全射在妳的體內,妳自己想想,這樣會比較好嘛?筱君認為只有這個方法可以避免肉體的結合,於是把臉靠近聳立的肉棒,與丈夫不同的雄性味道,幾乎使筱君昏迷。

就這樣,筱君強忍著臭氣將小杰的龜頭含進了嘴裡,小杰:喔…太美妙了…姊姊的嘴巴熱熱的好棒…喔…太好了在明亮的燈光下,我看著小杰浮出靜脈的陰莖,一下又一下得進出我弟媳筱君的口中,這還是第一次,這還是第一次看見弟媳筱君在我眼前性交,並且為人口交。

她像奴隸一樣趴在歹徒跨下奉獻口交,筱君閉上眼睛,用自己的嘴唇包覆住肉棒,任由小杰抓著自己的頭,前後移動地將龜頭在她香舌上尋找快感。

而阿威粗大龜頭在筱君肉洞口內外短促抽送,能清楚看到到龜頭被窄小的肉洞口包覆住,筱君的陰道不停收縮,阿威把筱君大腿再向兩邊使勁分開到最大,筱君鮮紅的肉縫和阿威黑黑的雞巴在肉洞口的進出就看得一清二楚,小杰沾上唾液發出濕潤光澤的肉棒,不斷的進出筱君的口中,看著弟媳遭人輪姦,這還是生平第一次,我盯著她們三人的結合部位,一種刺激、酸麻的感覺從我下體一陣陣傳到全身,終於,一股暖流噴灑而出,我射精了,我眼看著弟弟的老婆被人強姦而得到快感,我的身體不斷地抽蓄,從來沒有射精射的那麼爽過,我的精液全射在褲子裡。

良哥似乎發現我的身體有異狀,良哥:唷乎,不會吧,我們這位大伯好像射精了阿威邊操著筱君邊說到:哇嗚,大伯如此興奮?等我爽完再來關心關心他阿威開始加快了雞巴對筱君的衝擊,把粗漲的雞巴一次次重重地直進她腿間的嫩屄內,直抵她嫩屄盡頭,隨著阿威的雞巴在筱君體內越來越劇烈的抽動,這時筱君下體那柔軟濕潤包裹著雞巴的陰道猛然開始抽搐起來,她的嘴裡:啊…,」地一聲發出了一聲長長的顫抖著的呻吟,身體也一下子繃緊著使勁向後仰去,胸前兩只乳房挺了起來。

她的整個人同時隨著她兩腿深處那陣抽搐,沒有節奏地時快時慢一陣陣的顫抖起來。

筱君那兩腿間兩瓣濕熱的肉唇和柔軟的肉壁,也在一次次地痙攣,夾擠著阿威正在她腿間抽動的粗熱雞巴,她的陰道劇烈地抽搐了六、七下後,她那繃緊向後仰去的上半身一下癱軟下來,無力的趴在床上,筱君那雙彎彎眼睛裡似乎柔得要流出水來,阿威和小杰見狀,也同時加快對筱君嘴巴和嫩穴的進攻,終於,阿威也射在了筱君的體內,小杰受不了筱君嘴裡的快感,也將大量的精液灌在筱君的嘴裡,並且逼迫筱君吞下他的精液,小杰:姐姐,把我這些蛋白質給吞了,這樣會讓妳更漂亮小杰摀住了筱君的嘴,筱君作噁的將他精液強忍痛苦吞下,接著筱君躺在床上如死人般的一動也不動,氣喘吁吁的哭泣著,她兩眼無神的看著角落,任由男人的精液在體內流動,嘴角也殘留著小杰的精液。

而操完筱君的阿威,走到了我身旁,阿威:見你興奮的,怎樣,要不要也試試原本躺著休息的筱君聽見阿威問我這話,她緊張地說:不要…不可以…阿威:大伯,今天就讓你操操你弟媳吧我聽見阿威這番話,內心相當愉悅,但又不能表現出來,我說:她…她是我弟弟的老婆…我不可以做這種事…阿威:機會難得,你從沒操過她吧,今天就當作是我們逼你的,去吧,好好操一操她我早就想和筱君幹一場,恰巧今天碰上了這幫匪徒,我見機會來了,雖然剛射過一次精,但我還沒滿足,又黑又粗的巨大陰莖正挺立在我的跨下。

我爬到床前,看著筱君潔白而透紅的肌膚,無一點瑕疵可棄,就像是一個上好的玉雕,玲瓏剔透,她小巧而菱角分明的紅唇,直張開著呼救,令人想立刻咬上一口。

我:筱君,眼睛閉上,大哥對不起妳了筱君:啊…不行啊…大哥…不行啊…我:筱君,委屈妳了,我不操妳的話,他們會殺了我的…我說完後,起身握住筱君的兩隻白嫩的小腳兒,當我的手一觸碰到筱君的小腿時,筱君歇斯底里的踢蹬著雙腳,似圖甩開我的雙手,筱君大聲哀嚎:不要…大伯…不可以…這是亂倫…不要啊…嗚嗚嗚筱君的雙腿不安分的踢著,一不小心踢中了我的臉,我的嘴角流下了一點鮮血,也許是在緊張的壓力之下,我用力的打了筱君一巴掌,啪…,,我:妳想死嘛?,我惡狠狠的看著她,筱君安靜了下來,眼眶泛著淚水,嗚嗚嗚嗚…為什麼會這樣…,嗚嗚嗚嗚…,我順利的掰開她雙腿,筱君的小穴就在眼前,她的陰毛不太多,小穴已經流著白色的液體了。

這時我抓住我堅硬的大雞巴用手套弄著,我看著她說:忍一忍就過了,大伯對不起妳了旁邊的歹徒吹著口哨,叫囂著:快看,快看,弟弟的老婆要挨哥哥的操了,真刺激,真刺激接著我腰一用力,大雞巴就插進了筱君那個早已經淫水、精液氾濫的穴裡。

隨著我的插入,筱君:啊…,的叫了一聲。

她瞪大了眼睛,眼神充滿無奈與怨恨,她猛力的搖著頭,筱君:這是亂倫啊…此時的我,龜頭感覺到筱君溫暖肉壁的濕嫩快感,我嘴角不小心露出了淫笑,我心想:真爽,這嫩穴還真緊,被幾個人操過,還是那麼緊我:筱君,閉上眼睛,別看…我開始慢慢的抽插起來,她的哭聲也越來越大了。

筱君的下面有很多淫水和精液,這都是天然的潤滑劑,我操得越來越舒服,筱君想夾緊雙腿阻止我的進攻,她不知道,這樣並沒有太大的效果,反而像隻章魚一樣死死的把我摟住,更刺激著我的神經,我腰部不停地用力運動,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筱君躺在我的身下,我與她肉體與肉體做最緊密的接觸,歹徒們在一旁欣賞著這場活春宮,真爽、真爽,大伯操弟媳,真爽…大力一點,大力一點…他們嘻笑著,每個人露出人類最原始的獸性,操翻她…操翻她…年輕的女孩就是不一樣,可比家裡的老婆好的多了,看著漂亮的筱君,我恨不得把雞巴永遠插在她的陰道裡面,不停的幹她,我更加用力的頂著筱君的陰戶,多虧了這幾個歹徒我才有辦法操到筱君,過了不久,我感到渾身發燙,身上的汗不停的流淌下來,從下體傳來陣陣的快感,讓我不能自己,我開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嘴巴也張開了,口裡面不停地發出:   哦、哦、哦的呻吟聲。

   我的龜頭在緊緊的陰道內摩擦著,這種感覺是很強烈的,龜頭的酸麻感覺再度快速傳遍全身,當感覺到一股熱流湧入雞巴時,我閉起雙眼,將雞巴死死頂住筱君的陰部,積蓄已久的精液噴灑而出,我的全身也一陣抽搐,我緊緊的扣住了筱君,我將大量的精液射在她的陰道內,我:喔…喔…射了…射了…好爽…喔…筱君:嗚嗚嗚…嗚嗚嗚…大伯…你怎麼可以這樣…嗚嗚嗚…我還來不及解釋,旁邊的歹徒小杰,一腳往我身上踹,將我踢開。

小杰:她的穴,你們每個人都插過了,該我試試了隨即,他抱起了筱君,接著又是一陣翻雲覆雨。

當天下午,總共四個小時,筱君被三個陌生男人給輪姦了四個小時,在大家第一輪強姦她時,她死命的想要反抗,可是她微小的力量哪是三個兇惡歹徒的對手,她全身如虛脫一般,軟綿綿躺在床上任人宰割,一次又一次,男人們插完她的小穴,射了精就休息,休息完又塞她的小嘴,塞她小嘴興奮了就插她小穴,就這樣不斷地循環,一次又一次,四個小時內,每個歹徒至少操了她四、五次,而我,也操了筱君三次。

歹徒們還不時的挖弄她的陰道,在大伙的聯合攻勢下,筱君叫聲連連,陰精一次又一次的瀉了出來,身體也幾度的虛脫,不斷的達到高潮。

當歹徒離開後,我看著筱君紅腫的陰道口,那兒參雜著血水和精液,粉紅色的液體不停地從陰道內流出,我攙扶起筱君,半架半拖的把她拖進衛生間,她實在站不住,只好先扶著牆,我幫她沖洗下身,把一股一股血水和精液沖了出來。

她無力的跌坐在浴室地板,不停地哭,不停地叫,筱君: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全天下的男人都去死…,當她清洗完後,我的獸慾再度被她清洗後,潔白乾淨的身子給吸引住,在我弟回來前,我又操了她一次,這次,她並沒有反抗,反而睜大了雙眼看著我,她眼神充滿怨恨,筱君:來啊…來啊…強姦我啊…來啊…嗚嗚嗚嗚嗚她的叫聲令我發毛,但不影響我強姦她的興致,結束後,她打了我一巴掌,冷冷的說了一句:你這孬種,禽獸不如,就只敢強暴我,卻不敢跟歹徒搏鬥接著筱君拿起來棉被蓋住身體,我:妳拿塊衛生棉墊在下體吧,免得精液流出來被我弟發現我:今天這事,是我們的秘密,相信妳也不會到處亂講隨後我便離開房間,去整理被歹徒翻箱倒櫃後的客廳。

從那天以後,筱君要求和我弟搬出去住,從此以後我就只有逢年過節才會見到筱君,平時就算弟弟和我出去,她也不會參與,就連我去她家拜訪,她也幾乎都在房內避不出門,到如今,我還時常回想著那天歹徒強姦筱君的情景,回憶著她那粉嫩溫暖的小穴。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