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姦遊戲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呢?

我躺在床上,雙手被絲襪綁住高舉,雙眼被黑布條矇起,耳朵聽見一旁有男人正講著電話。

「對啦!你快點來吧!絕對不會讓你後悔的!」

男人說完之後,往我大腿摸了一把,我打了個冷顫,心中有不好的預感逐漸成形。

他將我的長裙推到腰際,手來回地撫摸著我的大腿,我感覺到他在我耳邊吹氣:「小美人,期待嗎?等一下我會讓你爽翻天喔!」

「不、不要!」我顫抖地說。

男人好像很享受的開始撥弄我的頭髮:「不要什麼?等一下妳就會夾著我的雞八,淫蕩的搖著屁股,叫我哥哥不要停,裝什麼純潔啊!」

他的手指開始撫摸我的小穴:「怎樣?今天想來幾發?幹到讓妳說不了話,怎樣?還是妳想在外面搞,讓大家看到妳有多淫蕩?」

「不--啊!」猛然有根手指戳進了我的小穴,讓我哀叫了一聲,然而接著而來的,是手指的反覆進出,並且逐次增加手指的數目,直到三根手指在小穴裡面翻攪,蹂躪著我的花蕊。

「啊~~啊~~~啊啊~~~」我發出了哀鳴。

「真是淫蕩的聲音啊!」男人另一隻手伸進衣服,將胸罩推擠開來,揉捏著我的胸部:「爽嗎?待會兒還有更爽的唷!」

我感覺到一根又熱又硬的棒子在下頭摩蹭著我的大腿,並且男人加速了手指的活動,讓我哀叫連連:「不要!別這樣!快點住手!」

有股暖流在身體裡醞釀,酥麻的感覺不停地傳來,令我為之瘋狂,當下體越來越癢,身體越來越熱的時候,我卻聽到了讓我害怕的聲音。

有其他男人的聲音出現了。

「哦喔!阿平你已經在搞啦!」這是第二個男人的聲音。

「嘿,老畢,是你喜歡的類型耶!看起來不錯嘛!」而這是第三個。

「山仔、飛仔,你們還有時間看,快脫衣服熱身吧!等下阿狗他們還會來!欸,阿平你要快一點,趕快幹上這女人,讓我們三個熱身一下!」

「幹!這女人還沒弄好,硬幹會哭喔!」阿平邊揉著我的胸部邊說。

「操你媽的,就是要幹到讓她哭啊!她哭我幹得會更爽!」老畢說完,大家便笑了起來。

我開始哭著求他們放過我,但是他們無視於我的哀求,四個男人開始除去我身上的衣服,包含綁著雙手的絲襪,以及綁著眼睛的黑布,他們用蠻力壓著我的手腳,逼迫我看清楚他們開始勃起的陽具,並且看著他們在我赤裸的身軀上又親又舔又咬。

「求、求、求求你們......」

被四個男人圍攻的我喘息著,哀求著他們放過我一馬,但是我只看見他們的陽具勃起的速度增快,然後山仔跟飛仔兩人分別壓住我的左右手,要我幫他們打手槍。

阿平抓著我的大腿,高高的舉起,將熾熱的鐵棒對準我淫水氾濫的小穴摩擦,沾滿了淫水。

「要上了唷!」阿平淫笑說著,便一口氣將雞八塞進我的小穴裡,我連痛都還來不及說,老畢便將他的肉棒塞進我的嘴裡:「給我老實的舔乾淨!舔得好,哥哥就賞妳吃精液!」

我流下了眼淚,但只是增添他們的獸性,他們的一部分在我身體裡動得更利害了。

「幹!超爽的!穴超緊的!」

「嘴巴也不錯,小騷貨被阿平幹很多次了喔!喇叭吹得很好呢!」

「手槍也打得不錯,這小蕩婦是從哪找來的啊!該不會是在賣的吧!」

「哦~我第一次讓女人幫我打手槍呢,感覺真不錯!」

阿平每一次都幹得很用力,好像恨不得幹穿我的子宮,又硬又燙的鐵棒摩擦著我的肉壁,突刺我的小穴,淫水的聲音好像貫穿耳膜般清晰,就連老畢的肉棒都在嘴裡發出滋滋的水聲,而我的呻吟也愈發的淫蕩。

「恩恩~啊~~啊啊~~恩~~」

「哈哈,這妞來勁了!」阿平抓著我的腰,用力的扭動:「看到沒,所以我說這女人好玩,被輪姦還可以這麼爽!簡直就是欠幹!」

「哦~這嘴巴,真是讓人受不了!幹!我要射了!」老畢大吼一聲,有很多又腥又臭又黏稠的液體衝進了我的嘴巴,熱呼呼的像是發臭的牛奶,當老畢的肉棒退出我的嘴巴時,還牽著一條透明的液體,滴落在我急速起伏的胸口。

我也沒時間選擇是不是該吞下精液,阿平看見我滿口精液時好像發了狂一樣,更加猛烈的幹著我的小穴,我開始狂叫,精液噴出來弄得整身都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幹!老畢,超噁的,都是你的精液!」不知道是山仔還是飛仔在抱怨,而阿平也在我體內射精了,濃稠而滾燙的精液在我體內流竄。

當阿平退離我的身體時,山仔跟飛仔兩人把我架起來,而我也無力反抗或掙扎,我正處於高潮的時空,完全無法思考,只有原始的獸性,讓我不自主地賴在兩人的身上。

任憑那兩人將我夾在中間,同時幹我的屁眼跟小穴,而我迎合起他們的抽刺,就像個浪蕩的女人,開始淫叫連連,讓那兩人玩弄得不亦樂乎,而老畢跟阿平則在旁邊抽事後煙,等待阿狗來到。

就在前後兩人連續射精之後,渾身沾滿精液的我總算清醒了些,但是也無從反抗,休息夠的老畢跟阿平補上那兩人的位置,繼續對我姦淫,並且射精在我身體內,好像要將小穴都填滿他們精液。

「不要.....」在老畢跟阿平射精後,我掙扎著逃下床,但山仔跟飛仔抓著我的手,把我拖向床邊,想再來一輪,這時門被打開,進來一個男子,應該就是他們口中的阿狗。

就在阿狗走向我的時候,我終於明白為什麼他的綽號叫阿狗,因為他就像一條公狗一樣,他脫下褲子,二話不說就抓著我的屁股,用背後式猛幹我的小穴,我簡直就像條母狗一樣被他硬上,而且想跑也跑不了。

阿狗幹我的時間很長,在我以為自己幾乎要虛脫的時候,他才射精,而且我差點以為他尿在我的小穴中,因為他射精的時間也很長,當他將肉棒拔離我的小穴時,白濁的精液立刻從我的小穴灑落,混雜著之前四人的精液還有我的淫水,沿著我的大腿流了一整地。

我趴在地上喘氣:「呃~恩恩~啊~呃~你們,夠了吧!不要再....」

還沒來得及說完,方才休息充足的四人立刻又圍上來,尋找著可以進入的洞穴,一次又一次的換著姿勢,將滾燙的精液灌進我的身體裡面,發洩著他們的獸性。

途中我不知道昏過去幾次,只覺得這輪姦好像永無止境。

當我最後一次昏死過去時,我隱約聽見阿平的聲音說:「差不多了,該做結束了。」

等我再次醒來之後,房間裡只剩我跟阿平,阿平拿著數位相機,專注地看著裡頭的影像,有我嘴巴都是精液,還塞著一支肉棒的特寫照,還有全身上下淋滿精液,昏死過去的照片,也有三個洞全被插滿肉棒的照片,但是都沒有那段十分鐘的影片嚇人,我被幹得去活來,淫叫連連,而且被五個男人用極度不堪的言語羞辱,直到高潮為止。

阿平將照片跟影片都給我看完之後,將我抱起來,我非常合作的張開大腿,好讓他可以輕易的進入我,他將雞八幹進我紅腫的小穴,在我耳邊說:「怎樣?還滿意嗎?小蕩婦!」

我搖晃著我的屁股,讓他的雞八可以更進入我的身體,並且開始淫蕩的呻吟:「不錯啊!感覺好像越來越淫蕩了!下次試試在野外作吧!」

「野外啊!要幾個人?」阿平越來越興奮了:「可以把妳當作母狗,在外面直接幹嗎?」

「找人少的地方吧!我怕會被不認識的人看見!」

我享受著阿平的衝刺,一面回想著方才被淫辱的畫面,照片裡的我有著淫蕩的面孔,也有著異常的妖艷。

淫蕩的叫聲好像不是我自己的,我充分地享受著名為「性」的遊戲,阿平射完精後就離開了,他留下數位相機與今天那幾人的聯絡方式,看著名單,我知道,陪我玩遊戲的人已經不再是阿平一人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升官又上同學妻
我和媽媽的新天地
美麗的後媽勾引我和參加換妻
午夜電話
大學生交換女友(二)遊艇春色
火線鴛鴦
尊師重搗1-6
酒店實錄
被老公出賣而成為他人女友的淩兒
美人母女丼

熱門小說:
我和女友意想不到的泰國遊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