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上了一會網看看時間都一點多了,躺下剛要進入夢鄉,忽然,一陣鬼哭狼嚎把我吵醒了。

聲音從隔壁傳來,不用說又是旁邊老馮打老婆了,這個王八蛋三天兩頭把家里弄的人哭鬼嚎的,那麼漂亮的媳婦他怎麼下得去手?

說起鄰家阿姨,雖說四十多歲了,可是一點也看不出來,渾身散發著一股成熟女人的誘人美麗,每一次看到她傲然挺立的雙峰在上樓梯是上下跳躍,圓圓的兩個屁股蛋子左右搖擺,我就不由自主的聯想和她在床上的情景。可是,那個姓馮的家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要是換了我,還不得天天把她「愛」死,怎麼會舍得打。人的想法真是沒法理解。

早上,我穿好衣服准備出去為生存奮斗,忽然有人敲門,開門一看,竟然是鄰居家的美麗阿姨,她找我干什麼?「小張,你家有沒有斧子?」「你要斧子干嗎?」我的聲音里充滿了疑惑。難道她不堪忍受丈夫的虐待,要報復,找我借個一擊致命的武器?

「我家的陽台積了很厚的冰,我想刨一下。」

「有,阿姨你等一下我去給你拿。」

我一面往陽台走,一面想,借斧子刨冰事屬平常,可是要是她刨的不是冰,而是她老公的腦袋,那我不成了從犯?斧子可以給她,但我要跟著去,要真是刨冰,我就給她刨了,能為她做點事,我心里很滿足。

「阿姨,我去幫你刨吧?」

「那怎麼好意思。」

「您就別客氣了,再說我家的斧子只有我使的順手,別人使它認生。」

她略顯憔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那就麻煩你了,不會耽誤你上班吧?」

「沒關系,今天我休息。」我撒了個謊,能為自己心愛的女人服務,少上一天班算什麼。

生活在北方下層社會的朋友可能有体會,刨冰可是個体力活。而且,他們家的陽台好象一冬天都沒刨過,冰足足有三寸厚。老馮這個懶鬼,除了喝酒、打老婆,什麼都不會。害的我足足刨了兩、三個小時,累的一身大汗。我把刨下來的冰塊裝進塑料袋,抹了一把頭上的汗水。

「總算是完工了,阿姨,冰塊放在那里?」

「放在衛生間里就行了,你快過來歇一歇,看把你累的,真是不好意思。」

「沒關系,鄰里鄰居的,一點小事,你別客氣。我走了。」

「不行,絕對不能讓你走,今天在我這里吃飯,阿姨要好好謝謝你。」

能和自己喜歡的人多相處一會儿,我求之不得,假意推辭了一會,我就坐下了。

「你先坐一會,我下樓一趟。」看著她拿口袋裝空啤酒瓶子,我就知道她干什麼去了。坐了一會儿,想小便,走進衛生間,撒完尿,我突然發現,洗衣筐里有一件淡粉色的胸罩,拿起來聞了聞,好香的女人味!下面還有一件薄薄的內褲。

阿姨的女儿在外地讀書,她家在沒有別的女人,一定是阿姨的。我拎起來仔細看了看,襠部還有一塊濕濕的痕跡,是她的分泌物。一定是她早上剛換下來的。

湊到鼻子前聞一聞,一股淡淡的腥味。讓人陶醉的味道刺激著我的大腦,我的小弟弟已經在褲子里呼之欲出了。我貪婪的舔著,聞著,一時忘記了自己身在何地,完全陶醉在自己心愛的女人的味道里。這時,開門聲把我從幻想中拉了回來,我强行壓下了欲火,臉上一陣陣發燒的從衛生間里走了出來。

「小亮,你怎麼了,臉怎麼紅。」

「我……大概是剛才」干「的太猛了吧。」她往衛生間里看了一眼,臉微微一紅,沒說什麼。我的臉更紅了,生怕被她發現我剛才干了什麼。其實她的眼睛未必有那麼好使。我算是明白了什麼叫做賊心虛。

她把買的東西一樣樣的拿出來,竟然都是我喜歡吃的,還有八瓶啤酒。嘿,她怎麼這麼了解我,連我的平均酒量都知道?

「快過來,阿姨陪你喝兩杯,好好謝謝你。」我到真想她好好謝謝我,但不是這種謝法。

「是不是等叔回來再吃?」

「不用等他,他被那幫狐朋狗友叫走了,不到晚上喝的五迷三道的是不會回來的,你就放心吧。」什麼叫『我就放心吧』什麼意思?

對了,我想起來了,從我進他們家的時候,她的眼神就有點不對勁,雖然沒有盯著我看,但是眼睛里有一種東西。一種說不出來的東西,我以前從來沒有看到過。而且,她的眼睛好象灌了眼藥水似的,快滴下來了。難道?不會吧?我要實現夢想了嗎?我決定先灌她几杯酒,聽聽她的心里話再做下一步。

我可是酒壇老將了,雖然我不愛勸人喝酒,但是今天……嘿嘿嘿

誰知道我根本沒費多大勁,她就兩瓶啤酒下肚了,看樣子她是成心想把自己喝高。

「小亮,今天辛苦你了,來,阿姨敬你一杯。」

「別客氣,阿姨,能為你效力,我很高興。」

「真的嗎,你說的是真心話嗎?」

「當然是了,你看我象說假話嗎?」在酒精的作用下,她粉嫩白皙沒有一絲皺紋的臉蛋微微泛紅,話也漸漸多起來了。通過她的訴說我才知道了他們家的情況。最讓我驚訝的是他的老公總是打她不是因為家庭糾紛而是他根本就不是一個正常的男人,他一次次的把老婆脫光,看著床上美麗動人的肉体,可是他的那個家伙好象不敢見人似的,總是低著頭,這就叫『和尚挨批斗』打一生理現象,『陽痿』。那個王八蛋每一次只是砌牌、摸牌就是不能胡牌。難怪給他憋的那麼厲害,象電視劇《大宅門》里的那個丑八怪金二似的,天天打老婆。幸虧老馮長的不象那個金二,要不然王姨的命也太苦了

「你沒讓我叔去醫生那里看看去嗎?」

「看過了,因為是外傷,醫生都說沒救了。」老馮以前在工作時出了一次事故。從高處掉到了一個廢鋼筋堆里,鋼筋把他的下身扎了個稀爛,尾椎還斷了。

傷好以后,尾椎沒出大問題,「子孫出境通道」和「子孫儲備倉庫」也沒遭到破壞,別人還羨慕他命大。大家沒想到的是,設備完好無損,可是永遠失去了動力,成了擺設。

「阿姨呀,你的命太苦了!」不知道是我的話打動了她還是酒精的作用。她一頭扑到我的懷里,痛哭起來,我一面慢慢的安慰著她,一面享受著少婦柔軟的身体和女人特有的幽香。等她哭了一會儿,抬起他的臉,為她擦干眼淚,不過不是用手,而是用嘴。開始的時候她嘴里還說著「不要,不要這樣,小亮」可是,積壓多年的春情的爆發,讓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戰栗起來。當我吻上她的嘴的時候,她的最后防線崩潰了,反映之强烈讓我都有點意外。我也吻過不少女人,但都是小女生,春情勃發的少婦還沒試過。我一面吻著她,一面把手滑進了她的絨衣里,隔著胸罩揉捏她那對碩大堅挺的乳房,她大概嫌隔著衣服不過癮,自己動手脫去了外衣,又摘掉了乳罩。最少36D的一對寶貝呈現在我眼前,和一般少女的比有一點下垂,但是富有彈性,膚色如玉,因為有過孩子,所以乳暈是褐色的。乳頭也比一般女孩子的大很多,而且已經硬梆梆的了。

我低下頭,用舌尖和牙齒輕輕刺激她的乳頭,每几下她就受不了了,「不要,好癢啊……受不了……不要」我又用想嘴把整個乳房含進去,但那是不可能的,我張大了嘴,也不過含進三分之一左右。我用力的吮吸著,而兩只手也沒閑著,左手揉搓她另一只乳房,右手解開了她的腰帶。她穿著一條牛仔褲,褲子緊緊包裹著渾圓飽滿的大屁股,要不是她自己動手,我一只手想把褲子拽下來,恐怕要費很大勁。

北方人過凍很麻煩,里面還有絨褲、保暖內衣、然后才是內褲,我一面欣賞著王姨一雙美腿,肌肉一點沒有松弛,修長筆直,保養的真不錯。一面用手隔著薄薄的淡紫色蕾絲半透明的內褲刺激她的下体。揉、按、搓、摳她受不了了,襠部已經濕透了。嘴里不停的叫著「不要,好癢……受不了了……干我……我的小屄好癢。」

「不要著急嗎,好戲才剛剛開始,今天我讓你爽個夠!」

我拉下已經濕淋淋的內褲,王姨的下体完全的暴露在我的視線之下。濃密黝黑的陰毛下,是一條已經敞開的峽谷,洞口已經敞開,還在淌著淫水,整個一個『水簾洞』。看我美猴王怎麼占領它。

我彎下腰,把頭埋進王姨的兩腿之間,對她那個寂寞已久的桃源洞口開始下工夫。舌舔牙咬、唇吸指探。她的大陰唇很厚上面有很多毛,小陰唇探出很多,顏色很淡。淫水越流越多,晶瑩透明。陰部上方的小豆子探出頭來,我用舌頭輕輕的舔她的陰蒂,還把舌頭伸進她的陰道里。在這種强烈的刺激下,她全身都在顫抖,屁股不停的扭來扭去,呻吟聲也變成了喊叫「不行了……好癢………哦不行了……要出來了……嗷,要出來了……」隨著她淫蕩的叫聲,全身猛然收縮,一股熱乎乎的東西噴到了我的臉上。我知道她,達到了高潮。她好象松了一口氣,對我充滿感激的說「小亮,你真好,搞的我好舒服,我已經好几年沒有過這種感覺了」

「那你平時想的時候,怎麼辦?」

「用手和器具唄,可是沒有這種感覺。」

這到是,要知道,女人的性滿足要比男人費勁的多,環境、技巧、時間、語言都對女人達到性高潮起很大的作用。電影、圖片里那些超大號的畢竟是少數。

再說,光家伙事儿大不一定就能讓女人滿意,要是光大就行,那每一個女人買個塑膠棒就行了,世界上就不需要男人了。

「阿姨,你爽透了,我可是憋壞了。」

「放心,一會儿我也會讓你好好過過癮的,跟我來。」

她站起身,把我領進臥室,我回頭看了一眼,椅子上面已經濕了一大片。

進了臥室,她跪了下來,解開我的腰帶,把褲子一下全拉下來。我的小寶貝已經傲然挺立了很久了,她低下頭,把我的小寶貝含進嘴里,一下一下的抽送起來,哇,好溫暖、好柔軟!我脫光了衣服,躺在床上,她倒騎在我身上,玩起了69式。我舔著她的小陰唇,到會陰,再到肛門。她的肛門也那麼漂亮,就是書上常說的「菊花洞」顏色很淡,邊緣有一些細細的絨毛。我突然有了個不錯的想法。

「喂,你平時使的器具都在那里放著」

「就在床頭櫃的抽屜里,你要干嗎?」

「你知道69式吧?」

「知道,我們現在不就是嘛?」

「那你試沒試過69+ 1?」

「什麼叫69+ 1?我沒試過。」

「今儿就讓你試試,你別停繼續。」

我從抽屜里選了一條底部有個分支小頭,就是插進陰道還可以刺激陰蒂的那種假陽具。先用舌頭舔了舔她的小陰唇和陰蒂,她又流出了不少水,我把假陽具伸進她的陰道里,她哼了一聲。但這不是我的目的,伸進這里只是為了沾點潤滑液,我把沾滿她的淫水的塑膠棒,慢慢的探進她的后庭,一下下抽插起來。再用小頭刺激她的小陰唇,同時,用舌頭舔吸她的陰蒂。三管齊下,她受不了了,雖然,嘴里發不出聲音,但是她鼻子里發出的聲音比剛才還要消魂,淫水比剛才還要多。

「這就是69+ 1,怎麼樣,爽吧!」

「嗯,嗯」她用鼻子回答著我,嘴上絲毫沒停。

過了一會儿,我讓她躺在床上,分開雙腿,她的小穴完全的對我開放了,里面不斷的流著陰精。我對准陰道,插了過去,但是沒有到底,而是進去一點就拔出來,再進去一點,再拔出來。逗的她開始求我了。「快…快插進來……快啊,好癢……求求你不要逗阿姨了……快插進來……干我的騷穴……」

看逗的她差不多了,我再一次對准小穴口,一插到底。她啊的一聲大叫。「好棒啊……插的好舒服………不要停……使勁干我………」我不斷的變換著節奏。

9+ 1到6+ 1到3+ 1,有的時候再轉兩個圈。王姨的情緒達到了頂點,叫床聲也越來越大。我也在享受著前所未有的快感。喘息聲,呻吟聲一時充滿了房間。

在插了一百多下的時候,我的小腹感到一股熱力上升,我立刻停止了動作。

現在可不能射精。我還沒玩夠她哪。

我把陰莖從王姨的陰道里拿出來,看著意由未盡的王姨。「王姨我想從后面干你行嗎?」

「我怕痛啊。」她竟然象小女孩似的發嗲,我差一點笑了。

「不會的,剛才我不是已經為你通了半天了嗎,剛開始有一點痛,現在你已經適應了,不會再痛了。」

「啊,你剛才搞什麼69+ 1就是為了這個啊,你好壞呀。」

「我也怕你一下子受不了,先用假的打個前站。」

「好吧,不要弄的人家太痛啊!」

「放心吧」

她轉過身,跪在床上,翹起了渾圓雪白的大屁股。我對准她的「菊花洞」慢慢的插進一半。「疼……慢一點」她小聲的叫著「放松,放松,進去了……進去了」我頓時感到雞巴好象被緊緊的套住了,感覺和在屄里完全不一樣。又連續抽插了几十下我挺不住了。馬上把雞巴拿出來,探進她的嘴,一股熱流使我全身毛發豎立,我的几十億子孫都射進了阿姨的嘴里。「別吐出來,大補的,吞下去。」

阿姨聽話的把我的精液咽了下去。

我們兩個躺在床上休息的時候我才注意到,阿姨白皙美麗的胴体上有很多淤青。「這是那個王八蛋昨天給你打的?」

「是。」

「這個混蛋,下次他在打你,你就報警,要不然,我來幫你踢他。」

「不用了,他也挺痛苦的,看在多年的夫妻的分上,忍忍他吧。」

「你是個好人。」

「你也是個好小伙子,好棒的小伙子。」

「好棒,說的是什麼意思啊……」

「你自己理解去吧。」

「阿姨,以后你要是有什麼『活』。就找我,我給你『干』。我故意加重了『活』字和『干』字上加重了語氣。很曖昧的看著她。

她的臉紅了「去你的,壞小子。」

一場刻骨銘心的「大戰」就在這種溫馨的氣氛中結束了。

第二天上班,因為無故礦工被領導好一頓罵,還扣了一個月的獎金。但是和昨天的快樂相比,一個月的獎金算什麼。征服的感覺才是最好的。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我老婆的趣事
全家樂
局長與老婆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
我為兒子選淫妻
和老婆的第一次性愛
無止盡的強姦嫂子明敏
女兒是我的小心肝
我的美母教師(珠簾篇)
那些年我們一起操過的後媽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