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開玩笑的下場,學妹幫我打手槍

我面臨高中三年級即將升學的重大壓力,有一次模擬考的成績考得極度不理想。

我深自懊悔,為了贖罪,我發憤唸書,連社團活動也不去了。

反正熱舞社少了一個三年級的老古董也沒多大影響,我認為。

但是有天,一個可愛的學妹就憂心忡忡的衝到我的教室來找我了,這個學妹叫書蓉,一張俏臉長得又甜又美,眼睛水靈靈,膚色微黑,約155公分的嬌小身材讓人隨時都有種想抱起來玩的衝動,硬要挑她的缺點,大概就是胸部扁吧。

書蓉奇問:「學長,你怎麼最近都沒來社團啊?」她靠在窗邊問。

「一言難盡,妳別管我了!」我說,雖然她很可愛,但我不太敢跟她說話,因為我去年在不知道她有男朋友的情況下曾經追求過她還被拒絕。

「吼,來嘛,說給我聽嘛!」一個可愛的學妹掛在窗戶上撒嬌,令我班上的無聊同學們都瞬間被她嬌懶的姿態給收買,紛紛催我快點丟下課本出去,我莫可奈何的情況下,只好走出教室,跟學妹在走廊上漫步而行。

「到底怎麼了?」書蓉睜著水汪汪的眼睛問,從這高度我可以從上面將她領口內的風光一覽無遺,雖然裡面空蕩蕩的相當可悲。

「你學長考試爆爛現在人生正在谷底,你學長覺得你學長壓力很大,你學長就快七孔流血而死了!」我悲憤的嘶鳴著。

「蛤,好可憐喔。」書蓉說,我們兩沈默了一會兒,她忽然嘻嘻一笑,神秘兮兮又俏皮的說:「學長,不然……我用一隻手幫你呀?」

我心臟砰的一響,開始劇烈跳躍,受寵若驚,但還不清楚她是不是那個意思,或者是我聽錯了。

書蓉見我發怔,舉起她纖細黝黑卻細膩的小手在我面前晃一晃,俏皮的說:「不夠嗎?那兩隻手?」說著又把另外一隻手放在我面前盪一盪。

我嚥下口水,道德感驅使我問出這句話:「可是妳不是有男朋友?」

「又沒關係,又不是什麼大事,你不要就算了。」書蓉嘟嘴說。

「我不是不要,只是……」我口乾舌燥,搔搔頭不知該說什麼,想大聲說我要,又覺得我們背著她男朋友太沒天良。

書蓉緊盯著我低沈的頭,輕聲說:「兩隻手不夠,加上舌頭呢?」我心臟狂跳,再也無法抵抗這致命的誘惑,傻笑著點點頭。

書蓉甜甜的笑著,說:「好,那你看好囉!雙手加舌頭喔!」說著,她兩手掐住自己的下眼皮,舌頭吐了出來做了個鬼臉。

冷風,徐徐吹過。

「不好笑?」學妹有點尷尬的笑問。

我不斷顫抖,再也忍耐不了,一邊狂叫一邊發足狂奔,消失在走廊盡頭。

接下來的幾節課,學妹一共發了十三通簡訊跟我道歉,甚至放學時間攔在我教室門口阻攔我回家。

「我沒有生氣啦。」我無力的說,這倒是實話,但我像是被燃盡了最後一絲希望的火柴一樣,又乾又癟。

「可是你看起來很受傷。」書蓉愧疚的說。

「我當然會很受傷,妳這白癡……妳又不是不知道我……總之妳是勾引出了我人性中的黑暗面,讓我認識到自己是個多麼不該存在這世界上的壞人。」

隨著我們邊走邊聊,漸漸的我們踱到了放學空無一人的美術教室,我邪惡的念頭又開始冒了起來,我不斷的向書蓉灌輸我覺得自己產生邪念是種很不應該的念頭,並且暗示她如果真的是兩相情願我會比較好過一點。

書蓉漸漸的明白我的暗示,她又好笑又好氣,最後還是認輸,低頭悄聲說:「好啦……我知道了啦……就…就幫你嘛……」

我大喜若狂,但仍小心翼翼的問:「真的?不會再開我玩笑了吧?」

書蓉羞赧的點點頭,低聲說:「誰叫你要一直逼我這樣。」

我輕輕的將學妹嬌小而香甜的身軀拉近身邊,並且重重抱住,她整個人瑟縮在我胸膛上,我的下巴剛好就枕在她的頭頂鼻中嗅的盡是她身上的香氣,一種難以言喻,如花綻放般的粉紅色香氣。

我聽到學妹劇烈的心跳聲,她雙臂緊緊貼著自己的身體,我拉著她的臂膀,牽引到我隆起的褲襠上,書蓉也不推託,乖巧的揉按了起來。

「真的…沒問題吧?」

「誰叫你要一直逼我……」書蓉的聲音輕的比蒼蠅聲還細。

我隔著她輕薄的白色制服,觸摸到她輕顫的身體,她微嗔說:「不要亂來…再這樣我不…不幫你…用了…」

我連忙哄她,手又規規矩矩的收回了。

我覺得應該差不多了,緩緩的拉開褲拉鍊,掏出我的凶器來,牽著學妹的手去握著她,我感覺到學妹纖細的指尖先是膽怯的按了幾下,跟著就淺淺的握住了它,並且開始虛弱而緩慢的套弄。

該怎麼說,她的技術無疑是濫到極點,但我還是只有一個字,爽!光是可以把肉棒塞在這可愛小女孩的手掌心中我就覺得此生不枉了。

「學妹,我問妳喔。」我說,她「嗯」了一聲,似乎仍沈浸在那火熱肉棒帶來的刺激裡。

「妳跟男朋友做過愛了嗎?」我大膽而辛辣的問。

她大概也是熱昏頭了,不加猶豫的回答:「嗯…」

我醋味橫陳,酸溜溜的說:「我跟他的肉棒,誰的比較大?」

書蓉「呃」了一聲,哈哈一笑,不回答我的問題,這使我的不爽程度更加擴大。

我故意一頂,把肉棒塞進她制服之下,火熱的肉棒貼到她的肚皮,她大驚而退,屁股靠到了桌上,我雙手按住她的腰,中宮直入,她不得已的被我撐開了雙腿,她校裙下的雙腿裹著可愛的黑色過膝長襪,緊緊的包著她的腿肉,看起來異常性感,我咬牙說:「學妹,讓我插進去。」

書蓉花容失色,哭喪著臉搖搖頭,她那神色是種絕望的神色,然而她的身體軟弱而毫不抵抗。

「唉。」我從她身上退了下來,憂鬱的看著教室之外,「總之我是比不上妳男朋友。」

回過頭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書蓉已經笑得猶如春花爛漫了,她甜甜的說:「我現在知道你哪裡比他好,就是你不會逼我。」

「我會逼妳啊,快點償還妳欠著債,別以為沒事了!」我沒好氣的指著自己硬得發亮的肉棒。

書蓉噗哧一笑,乖覺的握住我的肉棒,這次她心情愉悅,拿出了真本事,我的肉棒被她小手用力握著,像甩馬克杯一樣的狂嚕著,書蓉一反尋常的端莊,賣力的套弄著我的肉棒,她那甜美可愛的臉蛋仰起來望著我的臉,突然用一手掐處下眼皮,口吐舌頭又做了個鬼臉,這次我才真的笑了,她濕潤的唇瓣微動,握在我肉棒上的右手鬆開,嘴唇貼到了我那濕亮的龜頭上,像蜜糖一樣的唇瓣鬆開,緩緩吞入我的肉棒,她溫軟的口腔又濕又滑,我忍不住發出粗重的喘息聲,書蓉聽見了就得意的盯著我瞧,她雙手軟軟的垂著,身體緩緩前推後退,她口中的肉棒就這樣被她吞吐著。

「妳怎麼這麼熟練啊,不會是常幫別人含吧?」我過渡亢奮的情況下,刻意出言污辱她,她卻不在意,吐出肉棒,吟吟一笑:「多謝惠顧,你是我第53個客人,一次500元謝謝。」

「妳收錢幫人口交?真的假的?」我一怔,又興奮又痛苦,有種跟「凌辱女友」類似的快感,雖然我從來沒有女友能給我凌辱。

「白癡耶,當然是假的!哈哈哈!」書蓉縱聲大笑,「你為什麼這麼好騙啊,我真的沒見過你這麼有趣的人耶!」

我又好氣又好笑,失望之餘又覺得安心,畢竟學妹還是維持了在我心目中清純的形象,我佯怒斥說:「可惡,又騙我,看我不插爆妳這愛騙人的小嘴巴。」

我挺著腰把肉棒的尖端對準書蓉的唇瓣,她毫不抵抗,任我粗魯的按著她的頭,把肉棒操進她的口腔裡,開始狂幹起她的小嘴。

「咕…咕…咕」肉棒沾著口水進出她的口腔,發出了響亮的聲音,我的雙手都按在她的頭上,隨著我放縱的抽送,快感急速遞增,我看著她那如同孩子般稚嫩而又嬌憨甜美的臉蛋,興奮感極度飆漲,我急促而顫抖的問:「學妹,我快射了,怎麼辦?」

書蓉望了我一眼,閉上眼睛沒有回答,取而代之的是她主動的伸出右手握住我的肉棒,嘴巴只是淺淺含著龜頭,她狂亂而激情的套弄著我的肉棒,我已經是強弩之末,哪裡受得了這刺激,大叫一聲,不由自主的身體抽搐,同時極大的快感從下體傳來,大量而強烈的射精一波一波的注入書蓉的嘴巴裡,她用舌頭擋住避免精液射入咽喉,但份量太多還是讓她吃不消的皺起了眉頭,射完精的我脫力的將肉棒抽離她的手掌、唇瓣,它正急速軟化。

書蓉含怨的對著我笑,輕啟櫻桃小嘴,白稠的精液沿著她鮮豔欲滴的嘴唇流了下來,更沿著下巴流到她的手掌心上。

「衛~生~紙~」她含糊不清的說,我存心戲謔,笑說:「乖乖吞下去。」書蓉賭氣嘟著嘴,俏臉上染著濃濃的暈紅,嘴唇上卻掛著濃濃的精液,這畫面相當的引人動魄。

最後我還是給了她衛生紙,雖然大部分她已經吞下肚子裡去了。

我看著書蓉擦拭流到手上、沾在衣上、滴在襪上的精液,滿意的說:「太舒服了一點。」

書蓉嘴角一勾,嘻的一笑,攤掌說:「承蒙惠顧,500元謝謝!」

我又一怔,忽然起疑,問她說:「妳最後的動作也太純熟了,妳不會真的有接客吧?」

書蓉哈哈大笑,說:「你~說~呢~?」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女友和她姊姊一起被輪姦
愛上女上司
一生為奴
結婚後,她還是一樣的騷~
我和老婆的新鮮生活
制服少女
公司美女全操遍
親情家庭孝女
舅媽的秘密(01~02 完)
輪姦室友外文係花的大奶女友

熱門小說:
有生以來找的第一個小姐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