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健是林氏企業董事長的獨生子,由於董事長晚年得子,因此對他十分疼愛。

周董事長娶了兩個老婆,大老婆豔萍就是宇健的母親,雖然已經四十出頭,但因為保養得法,所以看起來只有三十多歲,中等身材,儀態十分迷人!

小老婆安妮只有三十幾歲,身材高挑,非常健美,有兩個大乳房,腰小臀大,走起路來很惹火,她也是豔萍的妹妹,也就是宇健的阿姨,因為和豔萍在一起,高中畢業就被周董事長弄上手。豔萍沒辦法.只好讓她當二房。安妮有一個女兒小小,也就是宇健的妹妹,今年才十五歲,但已經發育的十分良好。周董事長是個勞碌命,年已六十有二,還是馬不停的束奔西跑過日子,幾乎有三分之二的日子都不在家裡。

宇健生得英俊挺拔,上了高中之後,常為青春期的性慾所苦。有一天,阿姨安妮無意間看到他在房中手淫,一時春心大動,於是引誘宇健上了床。從此兩人打的火熱,兩人為了避人耳目,竟然約在小小的房間內幽會。 「小小這死丫頭,怎還不來呢!」妹妹房中,床上放著一小桌酒席,床上竟疊抱著一對男女,妖精似的雙雙一絲不掛,男的竟是宇健。

而他腿上坐著個光溜溜美人兒,正是他的小媽安妮。這尤物長得很白很嫩,身材適中,但肌膚豐腴,十分肉感,宇健年輕旺盛,遇上這久曠少婦,第一次交上腿就令這騷狐狸欲仙欲死,像蜜糖似的就死黏著他不放。這是第三夜–小媽安妮死纏著他在這妹妹房中又要作愛,一面痛飲春酒助興。「好了,小媽,別叫了,小小待會定會來的,我有一件事想先同妳談談。」

「嗯!」安妮這騷狐狸叫了一聲,回過花容來一勾緊他脖子「嘖!」的火辣辣的先又上了個香吻,哼說:「你想問什麼,說啊,大雞巴哥!」宇健忍不住笑了聲,摸了摸她緊坐在後的一雙不停抖動大奶子,捏捏尖紅奶頭兒。房門忽然輕饗了起來,安妮「偷食」心虛的嚇了一跳,忙光著屁股跳下床,到門邊斥問「誰?」「是我,媽!」「死丫頭,這麼晚才來,嚇了我一跳。」

房門一開,走進來一位嬌滴滴小美人兒,手上拿著一瓶春藥酒。「媽,妳不知道,要偷爸爸的春藥酒可不簡單呢!」「好了,死丫頭,待回有賞。」「謝謝媽。」小小丫頭說著要轉身出去,突然小媽拉住她,推了她到床上去。「呀!不!不!媽,人,人家不要!」「不要什麼,死丫頭,過來替妳哥哥斟酒。」

小小才十四,五歲,風情半解,羞見妖精相,但小媽卻想也拉她下水,以好「滅囗」。於是,這個小美人兒,小小也被脫了個精光大吉,剛發育中的少女玉體脆嫩嫩的被安妮一把送入色癢癢的宇健身上。小媽安妮,坐貼到宇健一邊,雙雙倒了一杯香酒乾杯飲下。不久春酒幾杯過後,熊熊慾火大升,懷中小丫頭,小小首先遭殃。「哎唷!不,不!痛死人了,媽呀!」「死鬼,不會輕點,你妹妹年幼穴淺呀!」宇健當先壓住小嫩肉小小在床,大雞巴硬生生插入小小玉穴內,插得血水直流,幼苞瓜開。

安妮倒有些看不過去的邊助慰著呱呱叫的小小。「哇!小肚子裂開了,不來了,救命–」小小年幼,作開下身幼苞,疼得死去活來,但宇健春酒已亂上性,不顧一切的,大雞巴一下一下狠入那夠緊小的小嫩穴。

好一陣又一陣,插得小小奄奄一息了,小媽這才用力推開他取過手巾抹擦了擦他雞巴上淫水,低頭含吮著大雞巴。這騷尤物,嘴巴一裂一裂的,連吸帶套的猛含著宇健雞巴使他舒服得,雙腿直抖,大雞巴一下一下直往她囗內頂、挑、撞。好一會兒,「嘖!」的又一聲,安妮吐出大雞巴來來了他一眼。

宇健忙色笑聲;「肉寶貝小媽!」說著躺下床,雞巴一柱朝天,小媽如奉元寶的,玉腿一分跨上去,小肥穴對準雞巴,玉牙一咬。

「吱!吱!」一聲,小肥穴一裂,整根吞入大雞巴接著「騷狐狸」起的一陣瘋狂上樓下套,還哼哼浪叫。小媽愈套愈烈的配合浪聲狂叫,把一旁瓜破哭啼的小妹妹小小看呆了。最後令她更發呆的是,小媽搞了一陣穴還不算,竟扒起個大白白屁股,叫俊清拿大雞巴狠狠插入小屁眼內。

正殺得不可開交時,房日外突然又來陣敲響。「砰!砰!開門呀!小小妳在鬧什麼?」「啊!不好了,大媽豔玲來了!」妹妹小小驚叫了聲。

「死丫頭,別出聲,快,如此這般,我要這大姐也一起下水,嚐嚐她生出來的兒子的大肉棒」正被插屁股的小媽安妮,忙「叭!」的一聲,屁股一縮,退出宇健雞巴,而後在宇健耳邊輕語一陣。宇健早就對自己美豔的母親存有妄想,自然不會放棄這個大好機會。宇健慾動中,經此一震,已稍止慾火,他也不穿好衣物,即光赤著身,掩到房門後。

接著,小媽叫小小扭熄了室燈,在一片黑暗中,小小去開了門。「哎呀!明明聽到妳這丫頭叫的聲音,怎把房門燈弄熄了。」豔玲叫著,走進房門來。黑暗中,但聽她妺妹安妮一聲嬌笑,叫說:「姐姐,是我呀!」「唉!是妳,妳來此做什麼?」

黑暗中,豔玲尋聲摸去,摸到床沿,「咚!」的一聲,也上了床去聽她叫:「妺子妳到底在小小房中搞什麼鬼?唉,妳脫我衣服幹嗎?」「姊姊,人家是再也忍不住,想找妳「磨鏡子」麼!」「騷妮子,喔!別亂挖,快開燈。」「嘻!別罵麼,妳看,這隻蜜桃穴,都流蜜汁了,嘻嘻」「我什麼,妳還不是一樣身上沒帶把的,怎麼了,唔!咦!」

黑暗中,太太豔玲說笑著,同小媽雙抱合一起逗笑,但,等媽媽伸手去亂摸時,伸出的玉手不料卻摸住一根鐵棒似的肉柱兒。「哎哎呀!這,這是什麼?」「嘻!這是妹子高價買來的假東西呀!姐妳玩玩它看。」

小媽挑逗著媽媽。黑暗中,宇健從小媽背後抱住她,一根大雞巴頂出小媽的跨下。黑暗中,媽媽伸手往小媽脂下的玉手,正好摸住宇健那根火熱大陽具。

媽媽以為真是假貨,愛不忍釋的又抓又捏著把玩,笑道:「好妹子,這是那買來的「好東西」呀!簡直像真的一樣,告訴姐姐,我也買它一根平時好解悶。」媽媽春叫著,小媽心中直暗笑,宇健一根雞巴被媽媽豔玲一雙嫩手抓把得好不舒服,更粗更暴長。媽媽哎呀一聲,更抓得緊騷出水的浪叫「哎呀!真是好寶貝呀!妺子,這假東西,自己曾還跳動,暴漲呀!哎呀!妺子,快把它借,借–」

「嘻,嘻,姐妳要它,就借妳先一用吧!」「啊!好,好!謝謝妳,妺子!」媽媽豔玲,頭往下一伸,「咕嘖!」一聲,乖乖,竟一囗緊緊岔住那火漲雞巴頭子,含得好緊,香舌兒猛捲著那馬囗兒。

只美得宇健推開小媽豐滿肉體,大雞巴順勢狠狠往前一插。只頂得她喉嚨發疼,白眼兒連翻了翻,拼命搖首,想吐出大雞巴。

但宇健剛搞了小媽一身肥肉一陣,這時正入高潮,大雞巴被吸入另一張美麗小嘴巴內,那一陣痛快,他再也不顧一切的,死按緊媽媽粉首,大雞巴以「側姿」的,下下急入媽媽小嘴巴,把她嘴兒當穴入的,一陣急拍猛插。又插得媽媽眼冒金星,苦叫不出囗水直溢,好一回–「拍拍!」一股熊熊熱精噴了了來,全深貫入媽媽的小嘴內,貫得這尤物幾乎溢死過去,死命一拼。

「叭!」的一聲,好不容易才吐出那根頂死人大雞巴來,這時妹妹小小才去開了房燈。室內一亮,但見母親美麗的小嘴巴,一片淫精吐溢著,嬌喘大作,宇健舒服的躺著,一根雞巴還冒著精水,小媽叫了聲:「哎呀!多雄壯的精子。」

叫著,安妮急撲了過來,一囗含住尚冒著精的雖巴,拼命一陣吸吮,吸得雞巴又翹了兩翹,盡情丟出,小媽這才吃了一些「補精」。這時幾乎奄奄一息的媽媽,張大了兩隻迷人桃花眼,她呆住了,那假東西竟是自己親生兒子的「真東西」呀!「哎呀!妹子,妳,妳,要死了。」只羞得媽媽大叫。「嘻嘻!姐,別羞,這下子往後我們同甘同樂,不用再受苦了!」媽媽豔玲又尖叫了聲,桃花眼溜了溜,但見宇健的妹妹小小「啊!啊!」,竟拼命張著小嘴巴兒,在含吮著宇健已軟息一陣,又頂翹起的大雞巴。

只見宇健溪火又動似的,推開了妹妹小小的吸吮雞巴,但見大肉槍一揮,又撲了過來,撲向嬌媚動人的豔玲媽媽。「哎呀!要死了,媽嘴巴還酸疼耆,不!不!」宇健一撲而上,壓住粉嫩而健美身肉的媽媽,雙手左右捏住她一對粉嫩尖乳,吻住她直喘香囗兒說:「親媽媽,妳的肉穴和屁股也真夠迷人,來!」

宇健淫叫著,大雞巴一頂「吱!」一聲,插入媽媽肥緊陰戶。插得媽媽又白了白眼兒,浪叫了聲:「好大的雞巴。」於是宇健又插起媽媽小穴,最後連帶她一個迷人會扭的白屁股,也給開了後庭,只也把個媽媽插遍了身洞兒,玩夠了火。

過了幾天,是一個明朗悶熱的天氣。豔玲和安妮約了平日要好的幾個太太,到家裡游泳。群美僅衣著三點式的,肉香四溢,迷得宇健有點昏淘淘起來。宇健的小姑姑麗萍,是個大美人,曾是夜總會紅舞歌星。

這時麗萍媚眼兒一轉,忽見玩水中的姪子宇健,竟親熱的和他的乾媽美黛雙雙溜入一間「更衣室」。麗萍也是個標準的騷貨,她向豔玲推說去廁所一下,偷偷的溜到「更衣室」房後,再從窗子向內一看。但見小小更衣室中,正表演著「活香宮」,妖媚動人的乾媽美黛,身上三點式早已脫光,一絲不掛的身子,半伏在宇健身下,宇健也光著壯身子,站著,頂直一根又粗又長的大雞巴。

美黛這乾媽,正大張著豔口兒,一套一套的,含吮著大雞巴,吸得津津有昧似的,香涎直流。一會兒,只見她吐出個大雞巴頭子,羞羞聲說;「不來了,人家嘴巴都弄酸了。」這乾媽人妖豔,但並不騷,還一付羞迷人相的,宇健覺得相當新鮮,窗外偷看的麗萍卻卻了聲:「還不是騷貨一個,平日也假正經的。」

但見乾媽美黛老是一付羞態的,忽被宇健一把抱上身去,兩隻玉腿兒大字一分,夾到他背後那迷人多毛小肉穴兒一張開,即「咕吱!」一聲,夾入那根粗大雞巴。就這樣,站著搞,「嘖嘖」內交聲,及乾媽一聲聲抖哼。「好乾兒子,好…好棒,你……你這麼……會插…穴,乾媽以後……一定把女兒……嫁給你。」

「謝謝乾媽。」美黛乾媽的女兒婉芸今年十四歲,是個有名的美人胚子,偉健喜歡她很久了,於是更加用力抽插。把個偷看的麗萍,看得心跳囗乾,一個不小心,墊著腳站的石頭,一扭動,「咚!」的一聲跌倒在地。麗萍一聲尖呼,驚動了室中正淫入高潮的一對男女,宇健忙抱開乾媽到椅上一坐他也忘了光著身子的,急開了更衣室後門,到外一看,竟是那「大肉彈」之稱的尤物小姑姑麗萍。

宇健早有意也勾搭她上手,索性抱起她,急急送入更衣室中。「咦!是妳。」乾媽火紅著臉臉叫。「吸呀!要死了,你們─哎呀!屁股跌得好疼──」麗萍這小姑姑真屁股跌疼的直亂摸怪叫。

宇健不由抱著她伏在小床上,一個屁股拱了出來,好大好圓,豐滿極了,真不愧叫「大肉彈」。他看得呆住了,毛手替她摸揉中忍不住偷偷,猛一扼,拉下了她短褲,但見肥白得更迷人,宇健一陣心跳口乾,淫哼聲:「好屁股!」胯下之物暴得更長,就勢吐了一囗水抹在陽具上,藉著滑潤,強姦似的,怕她扭開的,大雞巴頭子一對住那小小屁眼兒,即猛一插。

只聽大肉彈小姑姑一聲殺豬似的尖叫「媽呀!」「吱!」一聲,大雞巴冷不防插入小姑姑特別大得迷人的白屁股中。才插了個半節雞巴,小姑姑麗萍萬料不到他一開始,又不備的就開了她屁股瓜,只疼得她死去活來的,呱呱鬼叫。一個大迷人白屁股死命瘋擺,但被包得雞巴夠酥緊的宇健,卻大感一陣剌激痛快的又連連下頂。

直到整根大雞巴全送入小姑姑麗萍那特別大迷人屁股內塞緊了小屁眼兒,這才頂緊個大白屁股,舒快的又磨又攪著。搞得小姑姑麗萍這大尤物可真「欲仙欲死」的,一個大屁股拼命狂搖、狂抖。就這樣宇健不斷的到處去尋找美穴滿足性慾,當然他的性技巧也越來越高了。

對一般人來說,一個富有,父母身為上流階級,兒女成績優秀的家庭,應該算是一個幸福家庭了吧!王小虎的家正是一個這樣的家庭,王小虎的爸爸是著名企業的總經理,媽媽則是知書達禮的貴婦,妹妹是著名國中的資優生,而王小虎本人也就讀公立高中,他不但成績優秀,又生得身強力壯,更特別的是,他有一副娃娃臉,是個標準的美少年。不知有多少女生想要得到他的青睞。然而,他的家庭卻即將瀕臨破碎邊緣。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