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Lena獨自在蠻荒森林中走著。她不知究竟身處何處,一心尋找通往文明的路徑。

一年前,甫自大學畢業,長相可人、身型高挑、氣質優雅的她通過重重篩選及考驗,正式擔任憧憬許久的空服員職務。半天前,身為“菜鳥”的她還在服務乘客,機身突然嚴重晃動,飛行高度不斷下降,警報立即響遍機艙。機長廣播遭遇故障,目前正在嘗試排除,要求所有人坐回位置上,以策安全。Lena和其他機組員強自保持冷靜,安撫乘客慌張的情緒,自身也在座位不安地等待、祈禱著,然而幸運之神並未降臨。故障沒有排除,也撐不到機場迫降,在震耳欲聾的尖叫及哭號聲中,飛機衝進了森林中。她只聽得一聲轟天巨響,然後一陣天旋地轉,就此失去意識。

過了許久,Lena好不容易醒轉,發現自己還坐在椅子上,只是周圍滿目瘡痍。她輕輕地擺動手腳、轉肩、甩頭,完全沒有異常;再摸摸身上各處,除些許皮肉傷與瘀青外,幾乎沒啥大礙;她居然奇蹟似地生還了。可是其餘人沒這福分,構成怵目驚心的畫面:有的尚稱完整,有的卻殘缺不全、身首異處,更有的屍身飛散、血肉模糊,橫陳於混亂的機體殘骸中,甚至吊掛在傾頹的樹木枝幹上。空氣中飄著難聞的血腥味道,讓Lena腹內一陣翻攪,不敢逗留在現場。她孑然一身,火速離開,亟欲尋覓開闊地或有人煙的地方求救。

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帶,完全不知威脅存在何處、來自何方,更何況要單獨面對。Lena心中直發毛,但強烈的求生本能鞭策她支撐下去,小心翼翼地穿梭林中,避開潛在危險地帶。或許是體力不濟,稍沒留神,她被乾枯樹枝絆住,「啪!」一聲跌到地上。

「噢~~痛!!」Lena忍不住驚呼道:「扭到了…」她一拐一拐地靠在旁邊大石上,按揉扭到的右腳踝。此時,她身後傳來窸窣聲,不多時,五隻身長約5米,高度約2米半,外型活像螞蟻的怪物自林間鑽到面前。

「哇啊啊~~」Lena放聲尖叫道:「這…這是…是什麼…」驚駭的她轉身欲逃,可沒踏幾步,怪物由背後重重一擊,將她打倒在地。Lena還想起身,竟發現身軀被蟻怪分泌的黏液困住,動彈不得,只見妖怪步步進逼。驚慌的她無計可施,扯開喉嚨大叫道:「別…別過來~~來人啊~~~救命~~~」然而,除了逐漸消弭的迴音,別無他人趕來的聲響。

一隻蟻怪爬到Lena身後,用前肢將橘紅色A字裙掀至腰際,口器探向兩腿間,磨蹭、啃食深褐色褲襪襠部。「嗚…不…不要…住手…」陷入絕底深淵的她感到私處不住發癢,無意義的哭喊著。蟻怪完全未受干擾,繼續“作業”。未幾,褲襪硬生生被啃出一個大洞,薄薄的象牙白蕾絲內褲亦不能倖免,三兩下便咬得稀爛,迷人的黑森林及肉縫因此暴露在外。

蟻怪靜靜觀賞片刻,方以口器輕柔搓揉Lena豐美的陰唇。口器兩側一對最長的觸鬚悄悄掰開花瓣,讓更多的觸鬚來回掃弄柔嫩肉瓣和硬挺敏感核心。「啊…哈…不…不可以…嗯…噢…哈啊~~~~」Lena忍不住發出呻吟,下身傳來的麻癢感令她渾身酥軟,完全沒法抵抗。門戶大開的她防線潰決,微閉雙眼,陶醉在淫慾的歡愉中。

另一隻蟻怪轉到Lena面前,以前肢牢牢固定頭顱。猝不及防的她還沒反應過來,腹底昂揚的陽具已然塞入口中。「唔…唔…嗯…」強烈的堵塞感讓Lena差點喘不過氣,使勁搖頭掙扎,想甩開頂在嘴裡的異物。但蟻怪抓得老緊,難以撼動分毫,還開始徐徐注入冰涼液體。

「唔…嗯嗯~~唔嗯~~唔唔…」唯恐含在口中的液體係致命毒物,Lena直想吐得一乾二淨。然而,蟻怪的陽物將口腔堵得密密實實,不留丁點縫隙,逼得她縱使內心七上八下,也只能選擇硬著頭皮吞下。轉瞬間,Lena身體逐漸發熱,皮膚開始泛起潮紅,蜜穴更是酸麻難耐,好似成群小蟲在裡頭亂竄。

「糟…糟糕…是…是春藥…」她心裡想著,身體卻如脫韁野馬不受控制。她雙手抱住蟻怪向內彎曲的腹部,讓肉棒更為深入,直抵喉頭。受到刺激的小穴泌出大量淫汁,將肉縫周邊染得一片晶瑩,汩汩流淌至地面。原本意猶未盡地舔弄花瓣的蟻怪見此景象,二話不說伏到Lena背上,亮出粗硬肉棍,探向虛門半掩、潮濕不堪的桃源洞口。前端觸及的剎那,立刻猛然緊縮。由於內部己充分滋潤,牠下腹一挺,便輕鬆地長驅直入,直搗黃龍。

「唔~~~嗯…嗯…嗯~~~」火熱的肉棒瞬時塞滿小穴,適才的空虛感換成的滿盈的頂尖快感。Lena好想叫出聲,嘴巴卻塞著另一肉棒,只能從喉頭發出「唔…唔…嗯嗯~~」的細微聲響。另一邊,蟻怪以如同電鑽鑽掘的頻率快速往復抽送巨棒,強大的衝擊力超乎肉體所能承受,令Lena近乎昏死過去。她雙手緊抱住面前蟻怪的腹部,口中也持續被注入催情藥。霎時間,大量異物湧入其體內,緊接著是一股溫熱液體;原來蟻怪開始植入卵泡,並進行射精工作。

「唔唔~~嗯~~唔…嗯~~嗯~~」Lena如今無力反抗,任蟻怪為所欲為,直到蜜穴被充分填滿,膠怪才慢慢抽離,動也不動地倒臥在地。其他圍觀的三隻蟻怪立刻輪番上陣,在幽穴瘋狂衝撞。密集的摧殘讓Lena下身不斷潮湧,可觀的淫水混和滿溢的濃精噴灑而出;猛烈收縮的肉壁壓迫陽物,促使蟻怪射精,充斥熱液的腹部逐步隆起,硬是撐壞了原本合身的裙子。

把個鐘頭過去,Lena的煉獄仍未結束,可她早被攪和得昏天黑地,不知今夕是何夕。先前口中灌入春藥的蟻怪轉移陣地,從背後撲將上去。「唔…呀啊~~怎…怎麼…還沒完…嗚啊~~~嗯~~呀啊啊~~~~」嘴裡沒了阻礙,Lena終於得以放聲高叫。脹大的腹部像顆籃球吊在身前,虛脫、恍惚的她偶而發出一、兩聲呻吟,當下能做的便是耐心等候蟻怪完事。等最後一隻蟻怪也倒地不起,她全身一鬆,即刻陷入昏厥。

過了好長一段時間,Lena才緩緩清醒。她輕挪身子,發現黏液已經乾涸,略一施力便即脫落。她拍去身上的沙土,望向橫陳的蟻怪屍體,再看懷有蟻怪後代的腹部,忍不住哽咽哭泣,哀悼身體不再屬於自己,感傷美好青春已遭埋葬。

Lena挺著大肚子,行屍走肉般地在林間踽踽獨行。她心中一片茫然,根本不知未來在哪裡。可上天似乎存心作弄,一隻高度超過四米,全身映著詭異水藍色的八爪蜘蛛怪就矗立在眼前。驚魂未定的Lena意志完全毀滅,欲哭無淚的她內心哀號道:「為什麼…為什麼我這麼不幸…」

蜘蛛怪伸出長爪,迅速將神情萎頓的可憐女性舉到半空。面對佈滿閃耀凶光、鋒利尖銳長牙的大口,Lena面無表情地閉上眼,心道:「要吃我的話,就直接來吧…」

不過,蜘蛛怪並沒有取命的打算,而是將腹部彎曲朝上,和她裸露的下身遙遙相對。Lena偷偷一瞥,長滿粗黑短毛的鞘形陽物已然在肉縫徐徐搔弄。

「嗯…唔…不…不要~~哈呀…不要弄~~好…嗯…好癢…」內心沉潛的慾望重新點燃,她不由得發出嬌嗲的呻吟。蜘蛛怪聞聲,幾支長爪隨即扒光Lena上身衣物,撫摩堅挺雙乳和圓滾大肚,並用長舌頭繞著胸前蓓蕾打轉、舔舐。她頓時全身癱軟,下身也出現「噗哧!噗哧!」的水聲。

感覺到Lena胯部已經濡濕,蜘蛛怪分開雙腿,露出肉縫中央的溫熱蜜穴。「不~~不要~~~~~」目擊鞘形陽具接近禁區,她絕望地哀聲求饒道。無奈雙手被制,雙乳慘遭其餘長爪摧殘得扭曲、變形,乳白色的細流由蓓蕾流經怪物的長爪,如雨水般滴落。陽具在哭聲中緩緩分開殷紅的肉瓣,在淫液的滋潤下快速滑進入體內。

「呀~~啊…你…你幹什麼…啊啊~~會…會壞掉…嗚…不要呀~~~~」Lena察覺腹中有東西在搗弄,更確切地說,正摳挖著子宮壁,驚呼道。但接下來的畫面更使她駭然:蟻怪留在肚內的灰色精液和桌球大小的橙色卵胞不斷從肉瓣中間流出。短毛在肉壁和子宮磨擦,讓Lena感覺腫痛刺麻,口中直嚷:「嗯…啊~~~住…住手~~嗚…哈…受…受不了啦~~啊…噢~~~」

蜘蛛怪三兩下把子宮清得一乾二淨,只見大灘精液和卵遺留在地。這時鞘形陽具分成二股,各自伸向兩側輸卵管,然後高速抖動腹部,使之不斷進出。「啊~~唔…哈…啊~~~噢…嗯…啊~~~」整個生殖器官都被抽送攻擊,Lena嘗到前所未有的強大高潮,下身瞬間完全麻痺;一絲唾液自嘴角淌下,金黃色的尿液失禁潰決。她目光呆滯,深陷於激烈淫穢的洪流中。

「噢…哈~~嗯…嗯…哈~~啊~~嗯…」Lena激昂呻吟道,下身愛液四處奔流,雙腿內側部份完全沾濕。登上峰頂的她夾緊雙腿,又有大量蜜汁從小穴宣洩而出。

「唔…呀啊啊啊啊啊~~~~~去…去了啊~~~~~」她放聲尖叫道,整個人不斷抽搐、震動。蜘蛛怪知道獵物已達高潮,馬上將Lena背轉向牠,抬起雙腿,繼續推進、衝鋒。

「嗚…啊…我…還…還要…」Lena接近崩潰之際,鞘形陽具前端小孔開啟,在子宮、輸卵管等處排出紫黑色的蟲卵和黃褐色的熱燙精液。於此同時,積極進攻未曾停歇,高潮略退的肉壁再次猛烈收縮。

「呀啊~~~~又…又去…去了…噢~~~啊~~~」就聽她一聲大叫,雙腿間灑出大量愛液,浸濕顫抖的雙腿和蜘蛛怪的腹底。此後,她高潮了足足十回,蜘蛛怪終於“作業”完竣,造就大片浸潤的土地,以及Lena再度鼓脹隆起的便便大肚。牠滿足地將癱軟的獵物纏吊在網上,出外覓食補充能量,只留下雙眼空洞、神情茫然、兀自顫抖的Lena虛弱地呻吟著:「啊…哈…噢…我…哈啊…嗯…要…要…壞了…唔…哈啊…嗯…」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