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宴終於告一段落,夜已深了,我正想著美事兒,婆婆從後面叫住:「今兒晚上有壓床的嗎?瞧這大喜日子連一個打諢的小子也沒來,壓床的也不來一個。你哥你弟結婚時鬧洞房的小子們撞破頭,壓床壓了三個晚上,每晚上都有三、四個,現在可好……」

  「什麼壓床?」

  老公趕緊拉我:「壓床就是找幾個小伙子和新娘睡……」

  「什麼?!你……」

  「別緊張,我也睡在床上。只是……什麼也……幹不成。」

  「那些小子會不會……」

  「敢嗎?半真半假開幾句玩笑,然後疊兩個被窩,井水不犯河水。」

  「咱倆睡一個被窩?」

  「不,我自己一個,你們一個。」

  我嚇得扭頭往廁所跑,沒想到我這麼一個白領淑女到這份兒上還要受臭風俗的捉弄!老公哀求我說給婆婆點兒面子,還偷偷跟說我說,自打我們同居以來,天天不都是新婚洞房嗎?所以也就別計較這一晚了,無奈我只能勉強同意。

  老公的兩個本家充當了不合時宜的角色,但人家那神氣分明是看老公的面子才來壓床的,老公哈著腰得討人家好,得感謝人家和他的新娘子鑽同一個被窩!

  那這次壓床的結果怎樣呢?

  當晚,新娘和兩個小伙子睡一個被窩,結果真睡出了風流事。一個壓床的小伙子白天婚禮時就見新娘頗有姿色,新娘成熟的女性身體散發著強烈的吸引力,不由得為之怦然心動,沒想到又得到了這壓床的機會,於是就打上了新娘的主意。

  半夜,他悄悄拿出準備好的迷香給新郎聞過,讓新郎熟睡得死豬一樣,又拿出另一包特效的催情迷香給新娘聞過。又等了一小會兒,就看到新娘粉面微紅、呼吸有些急促,他知道春藥起了效果,於是就慢慢解開新娘的襯衣鈕扣,新娘渾圓豐滿的乳房就很快都暴露在他眼前,真是酥胸如脂,王乳高挺,用手輕輕揉弄豐滿高挺的奶子,只覺肌膚膩滑如酥。

  見新娘沒有翻臉,對自己的愛撫似乎欲拒還迎,小伙子便知有機可乘,於是就迅速除去了新娘的衣褲,全裸的胴體就這樣呈現在虎視眈眈的色狼的面前了。他從乳房向下一路撫摸過去,新娘被他摸得遍體酥麻,也動了春心,於是就任他摸弄,全然不拒。

  他撫摸著新娘下面誘人的三角地帶,還用手指慢慢搓捏著她的陰蒂,新娘不知不覺地享受著小伙子給她下體和乳房帶來的種種刺激,緊閉著雙眼,臉漲得通紅,雙唇一張一翕,胸口快速的起伏著,修長雪白的玉腿緊張地繃直,新娘只覺得體內像火燒一般,完全迷失在莫名的情慾之中。

  小伙子覺得是時候了,機不可失,一翻身把嬌滴滴的新娘壓在了身下,分開新娘的雙腿對準陰道口,一挺雞巴,「滋」的一聲全根沒入直搗到底。即使恣意風流,鐵棍般堅硬的肉棒在緊湊的陰道中緊密地摩擦,令雙方都覺得異常的肉感和說不出的舒服,一時間,被窩裡春光無限,兩個人全身都蒙在了被子裡,就像真正的新婚夫妻一樣如膠似漆纏繞在一起甜蜜地交合,無比的恩愛。

  小伙子做夢都想不到,自己竟然能在別人洞房之夜和新娘發生性關係,因此倍加勇猛,次次直搗黃龍。身下的新娘腦海也已經麻痺,火熱的性交帶給她如同海浪般連綿不絕的高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新娘已經沉迷其中,只知柔情似水的和男人纏在一起,任其肆無忌憚地予取予奪,那一刻感覺似乎什麼都不重要了,只希望時間永遠不要再流逝,永遠停留在這美妙的時刻。

  又過了不知道多少時間,漸漸地兩人共同迎來了情慾的巔峰,不斷的摩擦只為這一瞬間銷魂的爆發,小伙子抱緊嬌身,壓得緊密,又猛抽狠插了數下,最後粗大的肉棍整根插進陰道深處,龜頭直抵子宮口,隨後便在新娘體內猛烈地噴發了,渾身肌肉抽搐著把精液灌入新娘的子宮深處。

  新娘閉著雙眼,品嚐著這刻骨難忘的美味,一抖一抖地陶醉在這激情的衝擊中,男女交合真是人生美事。雲雨結束後,兩人仍然膩在一起,體驗著水乳交融的餘韻快感。

  房事過後,新娘嬌聲的說:「老公你今天真壞,這麼狠心,把人家都快弄暈過去了。」半晌見沒人答應,新娘睜開雙眼,頓時愣住了,新娘這才發現與自己親熱的人不是自己的丈夫!

  瞬間的發呆之後,恐慌與羞辱讓新娘憤怒不已,猛地一把推開他的身體就要發聲呼喊,卻被小伙子捂住了嘴。小伙子在新娘面前懺悔自己的罪行,說:「我實在是太愛你了,才會輕薄你,後來看你沒有反抗似乎還挺喜歡的,知道你誤以為我是你老公,所以我膽子才越來越大,最後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毀了你的貞操。我真是罪該萬死,你能原諒我嗎?」

  新娘憤怒道:「有你這麼壓床的嗎?你這是強姦,我要去告你!」

  正在這時,另外那個小伙子被吵醒了,他嘿嘿冷笑道:「沒想到啊!原來你們兩人有姦情。我剛才睡得好好的,後來只聽得床稜搖戛、氣喘吁吁,原來是你們兩人正在做那傷風敗俗的醜事。你膽子還真不小啊!敢在新婚洞房就偷人。」

  他說著作勢起身就要去叫醒新郎,新娘被他這麼一鬧嚇得沒了主意,漲紅著臉分辯道:「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沒偷人,是他強……強暴了我。」

  「得了得了,你說的比唱的還好聽,如果真是他強姦你,那你怎麼不反抗?剛才你們倆幹的那叫熱火朝天,簡直是乾柴烈火,我在一旁聽得都不好意思了,你就別在我這裝蒜了。」

  新娘被他一頓搶白,氣得臉更漲紅了,但此時卻有理講不清,真是一肚子委屈,想想剛才做的這是什麼事啊,然後就「嗚嗚」的哭了起來。

  還是剛才那個小伙子急中生智將他攔住,一面好言央求他不要告發,一面對新娘說:「不管剛才是不是強姦,這都是醜事,如果這事一旦公佈宣揚出去,我的名聲掃地不要緊,可是你一個女人的清白就毀了,你想想,新婚夜就給老公戴了綠帽子,你老公能原諒你嗎?以後還能對你好嗎?你婆家的人會怎麼看你?」

  新娘仔細想想,他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現在木已成舟,和他生米已經煮成了熟飯,自己真是百口莫辯。想著自己二十幾年的清白毀於一旦,一陣淚水又湧上了雙眼,新娘抽泣著問剛才的小伙子:「你能不能讓他別說出去?」

  他說:「我試試吧!」然後和那個小伙子小聲嘀咕了一會兒,接著皺著眉很犯難的回來小聲對新娘說:「我問他了,他說非要……非要……咳,我真難以啟齒。」

  新娘說:「他要怎樣?」小伙子說:「這小子沒別的愛好,就是喜歡女人,他說他也想與你做一次,只有這樣才能堵上他的嘴。」

  新娘開始死也不同意,但架不住小伙子苦勸,再加上另外那個小伙子也添油加醋:「也難怪我兄弟犯錯,和你這樣花一般的美人同床而臥,便是鐵石人也打熬不住。你和我兄弟成了好事,叫我如何忍耐得過?除非和我也做一回夫妻,否則一定把你們的醜事聲張出去,讓滿大街的人都知道誰家新娘子洞房夜竟然在老公眼皮底下偷人,讓你們永遠抬不起頭。」

  在兩人威逼利誘的勸說下,新娘為了息事寧人,堵住他的嘴保全自己和全家的名聲,考慮良久,最後還是放棄了用法律手段討回公道,被迫再次以身飼虎。寧靜的洞房裡轉瞬又起波瀾,那個小伙子幾下就脫光了自己衣服,飢渴難耐地把
新娘壓在了身下,又一場激烈的性愛拉開了帷幕。

  新娘無可奈何地閉上了眼睛,等待著即將到來的凌辱,男人彷彿心有靈犀的猜透了她的想法,一把扯過被子把兩人全都蓋上,在黑咕隆咚的被窩裡,兩人誰也看不清對方,新娘還有些感激這個趁人之危的禽獸在姦污之前還給自己保留了最後一點尊嚴。

  片刻之後,巨大的肉棒已經抵住了新娘嬌羞的洞口,新娘摒住呼吸等待著那一刻,男人身子向前一衝,隨著新娘一聲輕呼,兩人之間的距離便迅速的從零轉為負,兩人的下體已經緊密地結合到了一起。

  剛一接觸,新娘就不由得暗自吃驚,這小子雖貌不驚人,但下邊那根東西又粗又大,每進入一寸都感覺特別充實刺激,雖說是被迫發生性關係,但下體傳來真實的滿足感還是舒服得幾乎讓她暈過去,不過很快她便用自己的溫柔潤滑了男人整根兇器。

  佔有別人的新婚妻子也令小伙子興奮異常,他把全身積蓄的能量全部發洩在身下這個嬌艷的女人身上,熟睡的新郎哪會想到在另一個被窩裡,自己嬌滴滴的新娘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被別的男人壓在身下真打實鑿的狂操呢!

  幹了一會兒他感覺到了一些變化,新娘不但不躲,反而主動地挺起了胸,任他的粗手肆意揉弄,她還悄悄地調整了姿勢,微分雙腿,屁股向上翹起來,好讓那堅挺的硬物更順利地刺入身體最深處。他知道女人已被他的激情征服了,這令他好不得意,男人下面瘋狂地頂著子宮,上面瘋狂地揉著豐滿的奶子,全方位的感受著新娘的似水柔情。

  很快地,性愛中的兩人就已經已經水乳交融、忘情忘我。這樣如癡如醉的做愛直到那最令人銷魂的一刻到來,粗大的陰莖在子宮中噴射出灼熱的精液,盡情地沖刷、澆灌著生命的孕育溫床,新娘含羞承受了他的雨露滋潤。而後他們還不忘用衛生紙給新娘擦乾淨下體,以免弄髒被褥。

  終於性交完,新娘長出了一口氣,總算結束了。兩個小伙子也話復前言,表示要守口如瓶,然後各自睡去。新娘穿上睡衣,但仍然和他們躺在一個被窩中,想想剛才的荒唐事,自己竟然在新婚夜跟兩個陌生男人發生了性關係,真不知道今後該如何面對自己的丈夫。

  正胡思亂想著,哪知才沒一會兒,兩人的手又不安份地在新娘的身上摸來摸去,新娘嚴斥他們,但他們仍然上下其手,新娘想發怒,但有把柄在人家手中,怕他們說出去壞了自己的名聲,只好像條滑溜的魚一樣左躲右閃,但還是難逃魔爪。他們見新娘除了呵斥也沒有有其它的異動,就知道了再姦有門,於是更加變本加厲,不一會兒新娘就被他們摸得遍體酥軟、淫水橫流了。

  他們也趁機在新娘耳邊說:「失身一次和十次其實也沒什麼區別,今晚是洞房春宵,莫辜負了這好時光,不如讓我們哥倆兒今晚痛痛快快地玩夠了,我們發誓讓今晚的事成為永遠的秘密,明天天亮以後我們各不相欠,怎麼樣?」

  新娘道:「不行,你們這是錯上加錯,讓我怎麼對得起我老公?」

  小伙子說:「我們是在享受性愛,這是天經地義的。天意如此,讓我們三人有此緣份!」

  新娘見他們如此表態,心中的塊壘也就稍稍放下,心想反正已經稀裡糊塗的失身了,現在即使反抗也為時已晚,且有把柄在他們手中,不如就遂了他們的心願任他們弄個夠,他們已經射過了,估計也折騰不了幾次。

  想到這裡,新娘說:「今晚我可以讓你們弄個夠,但是你們得說話算話,不然我以後就沒法做人了。」兩個男人發誓後,把新娘剛剛穿上的衣服再次扯掉,冰清玉潔的裸體又一次盡收兩個男人的眼底。

  早已挺立在新娘雪白屁股後面的粗黑肉棒再次對準了嬌羞的洞口,「噗哧」一聲又一次盡根沒入她的體內。「嗯……」新娘一聲長吟,將兩性交媾的歡愉詮釋得淋漓盡致,令人酥麻。

  這一次美麗的新娘徹底陷入了肉慾的深淵,她不再矜持,用力地夾緊雙腿迎合著男人的抽插,為陰莖提供最大限度的性刺激,好讓男人盡快射精,以免被丈夫醒來看到,但她哪知丈夫也被迷倒,無論搞出多大動靜都不會驚醒。

  而這兩個男人也想快一些狠幹這個銷魂的尤物,男女雙方雖同床異夢,但卻不約而同地都加快了抽送節奏,這樣一來對女方身體的刺激就更深了,被強硬的陰莖捅得失神迷亂的新娘,多次被性高潮產生的強烈興奮弄得幾乎暈過去,這時他們會很配合的停下來,耐心地等候新娘的高潮慢慢逝去,然後再接著抽插,巨大的陰莖以打樁式的插法一下一下深深沒入新娘的玉體,在她的陰道裡橫衝直撞的肆虐橫行。

  男性經過高潮射精後再次上陣,持久性都增強了,新娘任憑他們恣意凌辱,辛苦地承受著肉棒無與倫比的衝擊和抽插,窄小的肉洞緊緊地簇擁著男人粗壯的陰莖,讓男人感覺飄飄欲仙。

  世人都說女人最美麗的時刻,就是用嬌嫩的胴體承受男人的肉棍重重責弄之時,此言真是不假,性愛中的新娘渾身香汗淋漓,沁著汗珠的深陷乳溝散發出淡淡的乳香,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顯得更加嬌艷動人。新娘越是如此,就越刺激男人的性慾,兩個大男人輪流抱著新娘在被子裡滾來滾去,盡情地抽插發洩,分享新娘那美妙、迷人、性感的肉體。

  可憐嫩蕊嬌花怎抵擋得住風狂雨驟,洞房內表面上風平浪靜,但誰能想到新娘此時就在老公身旁接受別的男人雨露滋潤。時間飛快地流逝,兩個男人變著花樣瘋狂地姦弄新娘嬌艷的身子,把新娘一次又一次的送上性愛巔峰……

  這場銷魂的男歡女愛直到兩個大男人再也勃硬不起來才告雲收雨歇,此時天色已經蒙蒙亮,這真是一夜春宵,一個今生難忘的銷魂之夜。愛有時候是做出來的,新娘雖然是被他們輪姦,但那種狂野的、魂飛魄散的、酣暢淋漓的、心滿意足的交媾,把新娘弄得太舒服了,讓新娘忘記了他們的罪惡,最終原諒了這兩個禽獸,一筆勾銷了他們對自己身體所犯的輪姦重罪。

  好在新娘與新郎在婚前已經同居,新娘已不是處女了,所以到衛生間用水打掃完戰場,也就是新娘的胴體之後,又給她服下緊急避孕藥,三人這才睡去。

  天亮後,最先醒來的老公還連聲感謝人家,感謝人家和他的新娘子鑽一個被窩!他還不知道新娘已遭人淫辱,這兩人都玩過新娘了。誰都不知道當晚新娘多次失身,不僅是真刀真槍實幹的,而且還被多次體內射精,這事只有新娘和那兩個男人知道。

  直到有一天,其中一個小伙子酒醉後逞能說自己曾經幹過別人的新娘,多年前和另一個同伴與新娘共渡一夜春宵,兩個人輪流幹了新娘好幾次,而且都沒戴套子,那真是今生最難忘的一個銷魂之夜。

  別人都不信,說:「新娘豈肯讓你幹?」他這才說出自己用催情迷香使得新娘就範的手段,但他又死也不肯透露新娘是誰,說粉身難報美人恩,自己曾經發過重誓不能說出來新娘姓名……

                【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熱門小說: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