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四十歲,年前老婆因病去世了,只剩下我和四個女兒,大女小麗二十歲,二女小娟十八歲,三女小茵十六歲,四女小華十四,今天小麗、小茵、小華都外出了,只剩下我和二女兒小娟在家。

不知是不是天氣太熱,開了冷氣也一樣,小娟只穿著一件薄薄的T恤和一條短褲,坐在廳中看電視,她已十八歲了,人長得很漂亮,身段又迷人,十分豐滿,看得我有點慾火高升,有時真想幹她一幹,但她是我的親生女兒呀。

於是我急急返回自己的房間看電影喝啤酒,看的當然是三級片,心想打打飛機望快些出了心中的慾火,但偏偏打極也不出,反而喝酒喝到想嘔,我便立刻走到廁所嘔。

嘔呀嘔,小娟以為我身體有事,一路說:爸爸你怎麼樣?

一路走上來看看,怎知我剛巧回頭,在門外撞個正著,我只感到撞倒了一些軟棉棉的東西,我想應該是她的乳房,而小娟給我撞倒在地上,狀很辛苦似的。

我立刻走上來扶她,怎知當我彎下身時,無意間給我看到她衫領下那豐滿乳溝,嘩,那深深的乳溝多迷人,還似在向我招手,在酒精的刺激下我已不能自制了。

就在她還在地上時立刻坐在她的大腳上,使她的雙腳動彈不得,跟著一手抓著她的衣領一撕,嘶的一聲,薄薄的衣衫已給我撕開了,露出了一個小小的胸圍,那個細小乳罩根本就不能包容她那大大的乳房,敢信也有35D。

簡直大有破衣而出之勢,而小娟只嚇得不知所措,哭著的叫道:

「爸爸不要呀!爸爸不要呀!」,我以慾火攻心,那理她的呼叫,隨即伸出雙手粗暴地抓在她的乳房上。

「哎……」小娟痛著叫了一聲,但我內心不禁讚嘆一句。

「噢…真正」,雖然隔著乳罩但仍可感到十分彈手,但這又怎可滿足我的獸性,而小娟這時為保貞操亦懂得反抗了,雙手不繼打在我身上,我連忙捉著她雙手,繼而抽出一隻手來抓著她的胸圍一撕,沙的一聲,胸圍給我撕破了,隨即用它縛著她雙手她。

而她只有不繼的叫著:「亂亂……爸爸,不要呀!我是你親生女兒呀!不要……亂……」

我現在只想發洩一下,她的話也聽不入耳,跟著我便退去她的短褲,她現在身上只剩一條底褲,再伸手一拉,小娟身上剩餘的底褲也給我撕破了,又隨即將那條內褲塞在小娟口中,現在她想反抗也不能了,這時小娟口中被自己內褲塞著,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

我坐在她的大腳上,並細心欣賞小娟身體每一寸的肌膚,她圓圓高崇的乳房,看來十分堅挺,乳嶺上粉紅的乳頭,十分鮮嫩,而她三角地帶下的陰戶,陰戶外長滿了陰毛,但仍可隱隱看見她可愛幼嫩陰戶。

雖然她是我的女兒,但我已決定要狠狠的將她姦污,小娟現在哭乾了,木無表情,雙眼呆呆望著天花板,一副任我處置的樣子,一想到亂倫和強姦心中竟然有種興奮。

她突然感到一隻冰冷的手慢慢的撫摸著自己雪白的肌膚,心想著自己那幼嫩的身驅,未曾為他人撫摸過,今天竟被自己親生父親的手摸著,還看個全相,害羞得滿臉通紅,不期然緊閉雙目,口中只有發出「亂……亂……」聲音,身體微微抖動。

我這時將手由小娟的臉一直往下游去,當觸及她那豐滿和堅挺的乳房時,輕輕的一握,「呀……」小娟口中不自制的發出一聲,繼而全身一震。

「噢……」我心底不禁發出淫穢一聲,這時我雙手握著她的乳房,一手一隻的柔搓著,輕輕的搓,然後伸出舌頭輕輕的舔著她的乳頭,左右兩邊各舔一會,小娟慢慢地經不起我這挑逗,喉嚨發出了「啊……啊……」的聲音,乳頭慢慢的硬起來了。

而這個才十八歲的小處女,乳房還是第一次的給人含啜,不一會兩邊乳頭已滿是我的口水和她乳頭流出來的鮮嫩乳汁,我那會放過這個機會,先用右手將她左乳狠狠的握著,大力一抓,「呀……呀……」小娟不繼的慘叫,但口中給自已內褲塞著,喉嚨只能發出微弱的聲音。

我跟著開口將她的右乳頭含在口中品嚐一下,她的乳液甘甜無比,我用力地吸啜她的乳汁,希望連一滴也不放過,但想不到我那只有十八歲的女兒,竟像一個婦人般有這麼多的乳汁,這回我可喝個飽了,但我的左手也不閒著,一手摸著她從未曾被人摸過的地方,手輕輕按在陰戶上,貼著陰戶上作上下的柔搓。

「唔……唔……唔……」

小娟不繼的呼叫著,看似在享受又似是想向我發出求饒,在她叫聲刺激下,使我更加賣力,很快地她的陰戶流出一點愛液,心想:「處女流出的愛液啊,一會真要好好品嚐。」

吸啜了右乳一會後,我將口離開她的右乳,繼而放開按在她陰戶上的手,閃電似的快對著右乳粗暴的握著,現在我雙手各抓著一個乳房,感覺非常彈手,跟著用力一抓,「呀……痛……痛呀!」小娟不繼發出微弱的慘叫,她的乳房差點也給我抓破了。

我繼續狠狠握著乳房用力的搓動,不一會她那本來堅挺而又富彈性的乳房,給我不繼的大力搓柔下開始有點下墮和鬆弛,我放開雙手她兩邊乳房已滿是指紋,雖是女兒但我可不是憐憫她,而是要好好品嚐她別一邊的乳汁,看看是不是右乳般甘甜,我立即將她的左乳頭含在口中,右手則游到她陰戶上作慢慢的柔搓。

她左乳的乳汁也是甘香無比,使我吸得發出啜啜的聲響,而她陰戶的愛液也開始多了,是時候品嚐她的愛液,我離開了她的身體,小娟還以為我這個父親良心發現放過了她,但她立刻知道錯了,我半跪在地上跟著將她的雙腳分開搭在我肩膀上。

用大腿托著她屁股細心欣賞著她的陰戶,然後用手揆開陰毛,看看到底這個小處女的陰戶是什麼樣的,「啊!」終於給我看到那幼嫩的陰戶,微微腫脹而粉紅色的,但這未經人事的處女地蓬門緊緊閉著,讓我看不到一絲空隙。

於是用手按著陰戶輕輕的柔搓,手掌滿是她的愛液,我將手放入口中品嚐下這可愛女兒的處女愛液,然後又用手指分開她的陰唇作細心欣賞,肉壁非常緊窄只能揆開小許,感覺上是非常鮮嫩,忍不住將舌頭伸入她的肉壁內舔。

「唔……唔……」小娟口中雖然塞著自己的內褲,但仍受不了舌頭的刺激而發出尖叫。

「呀呀……呀……呀……呀……」小娟終於抵受不了下體傳來的快感而淫叫著,這個從未被人舔啜過的處女穴,此際正不繼的流出愛液,我心想「處女愛液一定很補身的。」

我快速的用咀啜個不停,一點一滴也不放過,而我的舌頭更不繼的向陰道肉壁下舔,在我不繼的又舔又啜下,陰道內的淫水更流個不停,一些更沿著屁股滴到地上,我內心興奮無比,於是用力的一啜,「啜」的一聲差不多所有淫水都啜入了我的口中。

而小娟這時只覺一股熱氣直落陰戶,陰道傳來陣陣快感,「唔……呀……呀……」小娟長長的尖叫著,陰道不繼的收縮,我繼而一看,我的小女兒現正兩眼翻白,頭微微的向仰著,塞著內褲的口發出「啊……啊……」呼吸聲,被縛的雙手向後伸得直直而拳頭緊握,急速的呼吸使她的兩個乳房不斷擺動。

我向她說:「小娟,高潮了怎麼樣呀,好玩嗎?」

我又姦淫的問道:「為什麼妳不答爸爸呢?是不是不夠興奮,定是褲子塞著說不出呢」

此時我玩得性起,心想:「她出不了聲真的不是味道,讓她開聲尖叫不是更加好嗎?」

於是拿開她口中的內褲說道:「小娟,怎麼樣?答應爸爸吧!」

小娟則別過面像是避開我目光,默默的不出聲,可能她心想這裏是遠郊叫都沒用,可況更怕反抗而激起了我的獸性,我看到她的圓圓大大的眼睛下,眼角還有一點淚水,小咀緊閉,一副十分可憐的樣子。

而面對著這個十八歲的小女兒,令我興奮莫名,於是便從新發動攻勢,雙手按在她的肚皮上輕輕柔搓,小娟的身體微微抖動著,看似含冤受屈但又像任由處置的樣子,心裏想:不好好姦污我這個可愛女兒誓不為人,於是雙手慢慢的向上游去,繼而便握著她的乳房。

「亂……」小娟偷偷的哭著,身體抖動得更厲害,我老實不容氣大力的一抓,小娟慘叫:「呀……痛呀……呀……爸爸不要呀!」,緩緩的將面向著我說:「爸爸,好痛呀,求求你不要呀!我是你的親生女兒。」我的回答,則是大力的握著那豐滿乳房,將它像面粉般揉搓著,繼而說道:「痛嗎?我寶貝女兒啊,為什麼妳現在才對爸爸說呢?爸爸弄痛妳嗎?一陣我幫妳破處開苞時還更痛,妳忍耐點就沒事,一會就好像妳剛才高潮般那樣興奮。」

跟著我放下她的身體站起來,對著她面前脫下褲子,而我那八吋長的大陽具已高高撓起對著小娟,在地上的她這才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東西,而且那麼巨大得像有吞噬她的威勢,再聽見我說替她破處開苞,此時只嚇得面無血色雙腳發軟,真是想逃走也不能。

只在想自己好好保全了十八年的處女貞操,現在竟然給父親強行開封,再想破瓜的痛楚更嚇得差點兒頭暈過去,唯一可造就是呆呆的在地上,等待著破處一刻來臨。

我站在她面前,慢慢的半跪在地上,將她雙腳分開搭在我兩邊肩膀上,用手扶著陽具,龜頭對著她的陰穴外不繼的掃動,待她的淫水多了才作破處一擊。

我對著小娟說:「小娟,不要怕入小小不會痛的,一會妳還很爽呢!」

小娟激動得將頭左搖右擺「亂……不要呀!不要呀!亂……」

我在她的呼叫中將陽具向前推送,「波」的一聲陽具竟然插不進去,他媽的這個未曾開墾的處女地,竟妄想著為它的主人作出最後底抗,於是用手指將她兩片陰唇分開,扶著陽具慢慢的進入,當龜頭開始碰到兩片陰唇外時,以急不及待的強行撐開這道處女蓬門,慢慢的整個龜頭全插入了。

「噢……」我不期然的發出淫穢的呼叫,而小娟的處女地今始才被人強行進入,對於我這個訪客作出了激烈反應,先是不繼收縮抖動,繼而緊緊將我的龜頭夾在肉壁中令它難以進退。

而它的主人現在正感受到前所未有痛楚,一對大眼只在呆呆的看著天花,雙拳緊握得差點張手指插進手裏,口亦張得不可再大,喉嚨不繼發出:「啊……啊……」聲音,似乎像藉著叫聲減底下體傳來的痛楚。

現在陰道慢慢的適應了被龜頭的入入侵,再加上淫水不繼流出,心想是時候了,我便府下身將面貼在面前,面對面的相距數吋跟著說道:「乖女,我數三聲後便插進出,那時妳就是大個女了。」

小娟聽罷只得呆呆的望著我,眼角不期然的流下了一串淚水,知道求我也沒用,只有希望姊妹出現便可救出生天,這時我淫笑的對著她說:

「一……二……」

小娟一聽我倒數,立即從口中發出微弱的哀求:「不要呀,爸爸,你放過我吧!」

哈哈!這正合我的心意,她越哀求我越興奮,因這更可引發我的佔有慾,可況這是個處女呢,就算是女兒也不理,一於將她姦個痛快,我故意慢慢數,伸出雙手狠狠的握著她的乳房,擺好陣勢說:「…………三!」

「哎……痛呀……痛呀……」小娟慘痛著叫,我整條陰莖狠狠轟破處女膜直入子宮,除了被我用手抓著的乳房外,她的身驅被轟得整個向後,現在的她被摧殘得梨花帶雨,頭部不繼的搖擺,下體一絲處女鮮血沿著陰戶口流落地上,身體不斷的抖動。

「亂……」小娟現在只有微弱的哭聲,到這一刻我已不急於進攻了,慢慢享受著處女帶來的樂趣,處女不愧處女,陰道肉壁緊緊夾著我的陰莖,將陽具包容得一絲空隙也沒有,陰莖這時傳來陣陣暖意,說不出的快感。

陰戶開始接受了這個外來者,陰道開始流出分泌來,於是我慢慢的將陰莖抽出,只留下龜頭在裏面,握著她的乳房做借力,跟著再用盡全身之力向前一挺,「拍」的一聲整根沒入,小娟隨即尖叫著:

「痛啊……痛……」

我這個初嚐人事小女兒,到現在還是抵受不了我的進攻,我對著她說:「小娟,妳現在大個女了,一會妳便會感到快感,以後不找爸爸做愛才怪。」說完抽出陰莖又是一挺。

「痛……痛呀……」小娟不繼的慘叫就好像對我搖旗吶喊似的,這令我插得更加狠,根根沒盡,兩具不同的性器宮相撞一起,不繼發出了拍拍的聲響多麼動聽。

小娟經我狠狠抽插了二十多分鐘後,開始感受到陰莖帶來的快感而不斷的呻吟著,雙目緊閉,口中發出:「啊……啊……」的叫床聲,我繼續在她的陰穴苦幹,而她的乳房更被握得有點變形。

「呀…………」突然她喉嚨發出了長長的叫聲,口也張得大大,她已到達高潮了。

這以是第二次了,而我在聽得她叫聲,更狠更用力的抽插,龜頭下下撞及子宮,誓要將它撞爛,小娟被我摧殘淫慾了個多小時後。

我的陽具這時也傳來陣陣快感直上心頭,而將乳房握得更緊,陽具抵著她的子宮,繼而口中發出污濁聲響「噢………啊……」在這一刻我做出了天地不容的事,龜頭向著子宮射出了污濁的精液,多得有一些還流出陰戶外。

發洩之後我軟軟倒在她身上,只聽得小娟在我耳邊發出微微的哭叫,回過氣後才發覺小娟雙手仍被縛著,我便將她解開,而小娟那會想到處女之身會被親生父親所破,下體還留有父親的精液,一手將我推開,便飛入浴室希望洗去陰戶的污垢。

對她的舉動我毫不理會,因我還要想想將她怎樣摧殘玩弄,而且我還有三個女兒可姦呢!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