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說,名人說,偉人說:「無愛不能活,也不算活。」可眼見周圍那麼多人在無愛中活著,無情愛,靠姐妹之愛,靠朋友之愛或靠從別人的丈夫和老婆那偷點愛,甚至靠每晚追看電視連續劇,維繫生活中的活著,讓日時一天天流走。這流走的時日即緩又急,瞬勢而去,捉及不得,卻也是空耗。到不惑之年,終心境歸於平息,凡事不驚,漠然待世,愛人愛也罷,姐妹愛也罷,朋友愛也罷。不愛也罷,那偷來的情能留也罷,不留也罷。

迪波的臉不能說漂亮,好像也不能說雅致,就是那種特生動的,她的眼波流轉,說話的聲音很好聽。迪波頭髮很長,燙著碎波紋,還有幾綹染成金色。平時總是看似隨意地鬆鬆地挽在腦後,從後面看一蓬頭髮特別有一股女人的風韻,她喜歡穿小靴子、長裙、彩色短款毛衣,冬天換來換去,都是羊絨大衣。走到哪兒都背著一個碩大無比的深色大皮背包。看見她你就會猜想,這個生動的女人。在感情上一定也會有很多生動的故事吧?可迪波說,她沒有任何故事,因為她離婚了,而且是丈夫拋棄了她。

哭著哭著突然大聲喊了一句:「蔣哲!你混蛋!」

我離婚有6年了,現在和我女兒過,女兒上學校住,每週末回來。說起來,真不可思議。我所有的朋友對我離婚都百思不解,他們覺得像我這樣的女人,對一個男人來說有體面的工作,衣著上有不俗的品位,生活講究調情,既可以成為男人社交上的招牌,又可以成為不需要任何負擔的家人。似乎像我這樣有品位、有獨立個性、有知識、獨立的女人,被人拋棄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也是,當年我在大學,我前夫蔣哲也是我們班的。他當年追我的那股瘋狂勁,到現在還是我們班聚會時的談資,你看我現在染了一身文化圈裡女人的那種不管不顧的惡習。其實,在大學裡,我是個冷美人,挺淑女的,我前夫說,追我那叫一個費勁。給我二百多暗示都看不出來,急啊!因為難追,反而激發了他的鬥志。

後來我們是怎麼挑明的,好像已經到了大四,人心惶惶的大家都忙著聯繫單位,不過那時還由學校分配,找工作也不像現在大學生那麼難。蔣哲屬於那種蔫蔫的,喜歡也不說,默默守護你那種。比如上學這幾年,我只要去圖書館,蔣哲准去,老是坐在我不遠不近的地方,動不動就定在那一往情深地看著我,弄得我特煩,那時沒少給他冷眼,有時還當眾給他一個冷眼或幾句損話,他也不反駁,還是那股勁。後來,我也就習慣了。蔣哲這幾年在大學裡一直默默追求我,不聲不響,但不管他為我做什麼事總能讓我感覺到。其實對他那份癡情我心裡早認可了,就是恨他老這麼肉乎乎的,心裡有愛不明說,就是因為這粘乎勁,害我對他老有股無名火,我損他,給他冷眼,讓他當眾出醜,就是想激激他,別老這麼迂回來迂迴去的,正面攻打,一次就行。可我怎麼好意思說出口呀,我就這麼看他像瞎子摸像似的在瞎忙乎。

終於有一天,我去圖書館查資料,發現那天他不在,心裡有點失落,又不好表現出來,只好在那兒出來進去地假裝忙著查什麼東西,但眼睛不由自主地看著旁邊的空座位,就在這時,蔣哲進來了,聽著動靜挺大,不像往常那種悄無動靜的。我自然做出一副根本沒注意他的樣子,低著頭在那兒胡亂翻著眼前幾本書。後來,我發現我桌子前,好像站了一個人。抬眼一看是蔣哲,那天他好像剛喝了酒,臉紅紅的,第一次這麼放肆地看著我,我趕緊看了看周圍,好在大廳裡的人好像都在各忙各的沒人注意到我們,我就回過頭,沒好氣地說:「幹嗎?」蔣哲很突然地提住我的胳膊,然後把我幾乎提起來,說:「走,出去!」我掙扎了兩下,他提得更緊,我是被他連拉帶拖地拎出圖書閱覽室。然後我就被頂在走廊的牆角,蔣哲抵住我說:「和我戀愛!」我甩掉他的手,揉著自己的胳膊說:「什麼嘛!你弄疼我了!」他又說了一句:「和我戀愛!」

我心裡一陣激動,心想這個大肉頭,正面總攻終於開始了,就在這時,我突然發現。隱約在他身後,我聽見一陣憋不住的亂笑,還有幾個男生從牆角那頭探頭探腦的。其中,有個男生好像在擠擠搡搡中被人推出來了,那男生迅速地縮回去,然後又是一陣被憋得亂七八糟的笑。頓時我的無名火就頂住了胸膛,什麼正面總攻,顯然這個喝多了的傢伙和那幫男生打了什麼賭,我衝著他臉就是一巴掌,嘴裡罵道:「混蛋!」然後把他猛地推了一把,他有點無力地跌坐在走廊對面的牆跟兒,頭垂了下去。我跑回宿舍一頭趴在床上哭了起來!哭著哭著突然大聲喊了一句:「蔣哲,你混蛋!」

我知道,我愛上他了,儘管求愛的場面弄得那麼可笑。後來我也知道了,那天他們八個男生一起喝酒,喝到最後,大家的話題自然也就集中在女人身上。後來我們班有一個男生祝駿就損蔣哲說他是天下第一號的傻瓜加窩囊廢,根本不會追女人,這輩子只能打光棍,還說要是換了他,像我這樣的女人,一次便可拿下等等,後來,他們就起哄。賭今天要是蔣哲向我表白了,他們每人輸50塊,蔣哲大概那天覺得他太沒面子了,再加上喝了不少酒,酒壯人膽就這麼帶著那幫男生去了圖書閱覽室,然後,就是我前面講的那一幕。

畢業以後,我嫁給了蔣哲,後來就有了我們女兒琴琴,蔣哲不善表達,但是,他在家裡會做很多事,那時我去了一家出版社,他去的是一家畫報社,但大家都是當編輯。那幾年,出版業正在受個體書商的衝擊,各出版社處於轉型期,開始關注市場,也制定了一些獎勵措施。我那時候,一直琢磨著抓一本暢銷書。我每天看很多報紙雜誌,想從那裡找到出版線索。

終於有一天,我在一張報紙上看過一個「文革」期間大紅大紫的人物,因為被當時的「四人幫」重用,「四人幫」倒台之後,他一直處於被審查狀態,現在剛剛恢復自由身,找到一個小單位,準備過平常人的生活,我當時就一動心,一個在政治巔峰中大紅大紫,當年叱吒風雲的人物,一夜之間就成了階下囚,到了晚年還要忍受寂寞和現時社會的冷落以及生活拮据,這種大起大落的人生命運,如果能寫出來,以他「文革」期間在社會上的知名度,和他現在現況,都有可能成為市場上的最好賣點,這種書肯定暢銷,我立刻和這家報紙聯繫,找到採訪記者,要到這位昔日紅色人物的地址。

第二天就直奔他家,沒想到敲了半天門,才有個女人在裡面答話。但並不開門,我只好隔著門說明來意,裡面的女人說我們現在已經是普通勞動者了,不想再成為公眾人物,不想接受採訪。上次那篇報道已經招來不少麻煩,以後不想再和媒體打交道了。我說我不是媒體,咱們還是面談一下比較好。裡面的女人停了一會兒然後說:「算了吧!對不起了,我們實在不想再在社會上露面了。而且他身體現在也不太好。對不起了,抱歉,請理解!」她話說到這份兒上,我也就不好再說什麼了,可是這麼好的選題我實在不想放棄。

我就坐在她家門上等,看看他們會不會出來。結果一直等到晚上9點,他們也沒出來,我回到家。又餓又冷,蔣哲和孩子已經吃完了飯,他正在和孩子討論數學題,我進來,蔣哲說飯在廚房,然後就到廚房給我熱飯。我放下書包,一邊吃飯一邊想著怎麼再說服那位紅色人物。蔣哲在飯桌旁坐了一會兒,看我不抬眼只管吃,也不理他,我聽著他好像歎了一口氣就回孩子的房間。

夜裡,躺在床上,蔣哲跟我說琴琴最近胃不太好,可能學校的飯吃不慣,要不要想想辦法。還說昨天去開家長會,老師說琴琴最近數學退步得厲害,要家長抓一抓。我那時候滿腦子都是怎麼拿下這個選題。蔣哲說什麼我都不出聲。後來蔣哲的手伸進被子裡摸我的乳房。每次想跟我做愛,他都不說,就這麼摸來摸去的。就是做愛他也是特小心,老看我眼色的那種。我從小長在一個特傳統的家裡,對做愛這種事一直沒什麼概念,長這麼大就和蔣哲來過,蔣哲老是拿我當女神供著。做起愛來也是小心翼翼的,從來沒有什麼出格的舉動。我好像也從來沒有放肆恣意過我的情緒,兩個人就這麼規規矩矩的,所以,社會上出版的那些描寫性愛的書裡寫的女人做愛時的感覺,什麼麻酥酥的,身體發軟、發熱的啦,好像感覺都不是那麼強烈。蔣哲做什麼動作也是猶猶豫豫,好幾次我都覺得在他插入的那一瞬間,直起身子,扶著我的腿,好像特別想打開我的腿,看看自己是怎麼插入的。每次我都覺得這個動作特不雅、特淫蕩,拚命扳著腿不讓他看,每次他看我這樣也就作罷了。

這天晚上,我更是情緒全無,我有點機械地撥開他的手,然後背衝著他翻過身,他好像猶豫了一下,一會兒身子又靠過來,他作符合我的睡姿「之」字形,讓全身貼著我的身體。手從我的腋下伸過來,再一次握住我的乳房,並輕輕地揉弄著,下身在我後面蹭來蹭去,我也不動。

一會兒,我問蔣哲:「你說那老傢伙會答應出書嗎?」蔣哲突然不動了,然後猛地抽出手,向外翻個身,悶悶地說:「不知道!」我轉過身,趴在他肩上說:「怎麼嘛!你怎麼那麼不關心我?」蔣哲也不說話,微微向外擋了擋我的手,說:「睡吧!」然後就再也不肯出聲。第二天一早,我又去了他們家,終於等到下午4點鐘時,他們倆口子才出來,我急忙迎上來,說昨天打擾了,今天只是想來道對不起,我這樣一說,他們倆好像倒不好意思了。

後來,還把我請進家門。就這樣,以後我也不提出書,就老去他家。幫助他聯繫工作的事,解決他生活上的不便。那時他們家的地段正趕上拆遷,他住的是私房,「文革」期間算成公房,拆遷時有些政策不好落實。我就幫著找朋友打通關係,最後按他們的要求解決了拆遷補償方案。後來,還是他們提出來答應出書的。我立刻給他們推薦了一個寫手,讓他們口述,這寫手改編記錄成文,說實在的,這可能是我做出版編輯生活中最出彩的一筆。因為這套書出版以後,立刻就上了各地排行榜。我在出版界的名聲大振,誰一說起我就說我是做暢銷書的。那陣子,我又忙又興奮,為了促銷出版社安排我和那個昔日紅色人物,一個省一個省地搞首髮式,簽字售書。那陣子整個不著家,我就想幸虧有蔣哲,要不然我哪兒能這麼天天往外跑啊!我知道,這本書可以說是我事業上的一個台階。

迪波說到這兒,表情有點僵。然後站起來,說我再弄點茶,然後就端著壺進了廚房。一會兒,從廚房出來,我看見她兩隻眼紅紅的。顯然是在廚房裡哭過。她有點掩飾地衝我笑笑。說:「喝茶!喝茶!!」

「我不去!讓首髮式見鬼去吧!」

我為我的書忙東忙西的,每次從外地回來都眉飛色舞和蔣哲說,蔣哲聽著也不說話,常常是我自顧自地說一陣,看他沒反應。還特生氣地吼一聲:「跟你說話呢,你聽見沒有!」蔣哲就說:「聽著呢!你說,你說!」晚上我們睡在床上,我才突然發現,自從上一次我拒絕他,他好像就再沒有主動過。我想是不是我不想,他就不敢。他一直是看我的臉色行事的。這種事大概也不例外,我想我別太冷落他了。我就主動去貼他。要是以前,他肯定特別高興,儘管這種時候不多,可那天他也不轉頭,伸出手拍拍我的腰說:「休息,休息!」我那時心裡還一陣感激,覺得蔣哲真體貼人。

就這樣,終於有一次,那次大概是我剛從濟南回來,一進家,看他做了一桌子飯,我就洗了手坐過來,拿起筷子就吃,很隨意地問了句:「你們吃了嗎?」蔣哲半天才答話:「琴琴今天回奶奶家了。」我問:「為什麼?」蔣哲突然特嚴肅、特鄭重地跟我說:「我想離婚!!」我說:「什麼?」他的回答還是那麼鄭重,那麼嚴肅:「我想離婚!」你知道我當時的心情,真沒話說,整個人都傻了,我怎麼也想不到蔣哲要跟我離婚,我放下筷子,直直地問他:「你怎麼了,我們不是過得好好的嗎?」蔣哲在那一刻真成了一個我不認識的蔣哲。

他一點不猶豫,很快地反問:「你真覺得過得好好的嗎?」然後,他就不容我再說話一口氣地說下去:「小波!你很好,可你知道嗎?和你一起生活我太累,不是身體累,我成了家,做這些家務,我不怕累,這是結婚的責任,我應該的。我是說心累,結婚這麼多年,你從來不考慮我的感受,你所有的生活,你要怎麼樣都要以你為中心。任何時候都要我配合你,好像我做什麼事都是應該的,小波,我老這麼配合你,太累!我知道對這事,你是什麼反應,你有反應還是沒反應,我都不在乎了,我就是想離。」

本來第二天,我和書作者還要去四川,我立刻給他們打電話,說這次我不能去了。我們室的關謹立刻就急了,說:「那邊的活動都是你自己聯繫的,你不去,我們去了什麼安排都不摸門,找誰都不知道,那哪兒行啊!」也不知怎麼了,關謹還沒說完我就帶著哭腔對著電話喊:「我不去!讓首髮式見鬼去吧!」然後就摔了電話。

放下電話,我一片茫然。不知該幹什麼,後來就拿出電話本,給祝駿打電話,祝駿也是我們同學,跟蔣哲關係不錯。那次在學校鼓動蔣哲向我表白的就是他起的頭。祝駿一接電話就說:「蔣哲他說了?」我說:「他什麼也沒說,就想跟我離婚。」祝駿在電話那頭半天不說話,然後說:「你過來吧!」我就去了,祝駿一說,我才知道。就在我風風火火開發圖書市場,找選題時,蔣哲和他們室的小編務秦如芸好上了。那個秦如芸說是編務,其實一開始就是他們室裡找來的一個打掃衛生的四川打工妹,只是在這幹得特勤快。慢慢的除了打掃衛生還負責點編務工作,而且說是編務,也就是送稿子取稿子一類的活兒。因為他們是畫報社,所以編務的主要工作都是畫報社的美編在做。那小姑娘沒什麼文化,比蔣哲至少小七八歲,據祝駿說也不怎麼漂亮。我一聽就傻了。半天才回過神,我問祝駿,那女孩不就仗著年齡小嗎!

祝駿說:「我們也是多年的老同學了,我跟你說蔣哲還真不是因為看見她年紀小。」

我說:「那他看上她什麼?」

祝駿說:「她熱!她騷!她會體貼男人。她讓男人覺得自己是個男人。怎麼說,她讓他們有自信,男人跟她在一起不累,這些你都沒能給他。老實說,一年多以前,蔣哲告訴我這事時,我就特理解他,我一直替他遮著這事。也不是說我有多壞!你別看我說話口無遮攔,可我心不壞,不過在你和蔣哲的婚姻裡,我特別同情蔣哲。當年在學校蔣哲真拿你當女神看。和你結婚那天晚上,他跟我說,能追到你是他一生的榮耀。可結了婚就是過日子,鍋碗瓢盆的,還整天供女神似的供著你過日子。你那麼冷,那麼清高,家裡的瑣事都不屑一做,那蔣哲是實在累得扛不住了。秦如芸沒有什麼文化,有時說出來的話還挺粗俗的,但是,她絕對讓男人成為重點,成為中心人物。不瞞你說,蔣哲和我也是這麼多年的鐵哥兒們了,他不止一次跟我說,在床上,秦如芸的風騷和熱情,讓他得到從來沒有的滿足。」我打斷他的話:「別說了……」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離開祝駿的,我當時的樣子一定很慘,失魂落魄的,我覺得我整個生活塌了。這一刻,我覺得我做得那本上圖書排行榜的暢銷書簡直就是一場毫無意義的「無事生非」,我想著就這麼一直在街上亂走。一直走到下午4點鐘的樣子,我跌坐在馬路牙子上,也不管過路人驚奇地看著一個衣著講究的女人就這麼坐在路邊上,任眼淚嘩嘩嘩嘩地流,後來,我站起來,決定去找秦如芸,我真想看看這是個什麼人,能把蔣哲這麼忠誠老實的人擄去。

我就這麼著也忘了打車,連跑帶走的,差不多兩個小時趕到蔣哲的辦公室。當時好像已經下班了,整幢樓都黑著。二樓蔣哲的辦公室卻亮著。我就這麼飛跑著衝上去了,就在門口。我突然聽見蔣哲一陣特別暢快地大笑。說實話,結婚這麼多年,我還是頭一次聽見蔣哲這麼放肆地笑,我想都沒想,推門進去了,就看見蔣哲坐在那,正背靠在一個女人胸前。那女人坐在桌子上用胳膊從後面環著他的脖子,正低著頭跟他說什麼,想必剛才蔣哲的大笑就是聽了這女人的什麼話引起的吧!看他們倆的樣子,一片輕鬆,一派愉快的。

他們聽見門聲,同時猛地一抬頭,定在那兒了。我站在門口,隱約覺得蔣哲這時猛地坐直了身子,兩隻胳膊向後張開,好像要保護那女人似的。這動作讓我心碎。我顧不上這些,厲聲對蔣哲說:「我不跟你說!」然後我指著那女人說:「你!過來!」蔣哲一聽立刻站起來,轉過身摟住那女人,小聲說:「你別過去,別怕!我來!」那女人就是秦如芸,她那樣子就是一個典型的川妹子,說不上漂亮,但是一看就是會寵男人,會哄男人的那種小女人。只是她不是我想的那種不開眼的農村丫頭,她不但不害怕,還推開蔣哲的手,對蔣哲說:「你別擔心,我跟她談,你先走!」然後就徑直走到我面前。那種鎮定的神態,讓我一時不知該怎麼對她說。

你知道,那場談話,我真輸得好慘,眼看著蔣哲從我們兩個女人之間灰溜溜地走了之後,秦如芸很大方地指著一把椅子說:「坐啊!」我當時已是氣焰全無,只是機械地按著她的招呼去坐,談起來之後,我才發現,我根本不是她的對手。她時而勸解,時而威脅,時而哭訴,總之,一句話要我放了蔣哲,她能給蔣哲幸福,當時的局面完全是我被動。只記她說的最損的一句話是「大姐,你有文化可你不懂得男人,你不知道男人喜歡什麼。」秦如芸看我的眼神和她說的那些話,是我長這麼大受的最嚴重的一次傷害,以致這傷害從那天起終身伴隨著我,像件你必須時刻穿著,但又永遠洗不乾淨外套,這件污漬的外套就這麼光天化日之下,讓我自慚形穢。我前半生建立起來自信,被打得粉碎。你知道,那些日子,我每天都泡在自責的深淵。我害怕見所有的人,自卑到不論幹什麼都認定我搞不好。好像每天都在不停地道歉,夜深的時候,我甚至覺得我活著都是一種羞辱。

我終於熬不住了,同蔣哲辦理了離婚手續,只是那些天,我突然特別地渴望親情,我最後想,我什麼都丟了,也不能把親情丟了。再沒有親情支撐,我可能要活得豬狗不如。我提出,離婚可以,女兒歸我,其實這麼多年,我一天到晚地忙自己的事,女兒基本是蔣哲帶大的。琴琴也是跟他爸爸最親,在那些天,琴琴就像我生活中的一根救命稻草,我就動員她,哎!怎麼說呢!琴琴答應跟我還是蔣哲做的工作。在離婚這事上,蔣哲一直覺得有負於我,我知道他一定捨不得琴琴,但是他是盡量滿足我的要求吧。離婚不到一年,蔣哲就和秦如芸結婚了,現在他們過得不錯,又生了個兒子。

離婚那年我38歲,正是女人最尷尬的年齡,我重新佈置了房間,每天只有琴琴在的時候,我正正規規地做頓飯,琴琴要是去奶奶家或他爸爸家,我連自己給自己做飯的心情都沒有,不在家吃,也不想一個人到外面吃。自己就靠在沙發裡一邊看報紙一邊吃點亂七八糟的零食,晚上就過去了。以前,沒離婚的時候,跟誰來往我都沒顧忌,跟誰說話我都特隨意。一個辦公室的同事,還有朋友,說什麼黃段子也不忌口。到哪兒去玩也不顧忌,可這一離婚就不一樣了。和男同志打交道,你沒覺得怎麼著呢,他那兒先有想法了。飯桌上同事間說說辦事也得特小心,弄不好就誤會了。而且還淨碰見受氣的委屈事,我這才發覺,整個社會對離婚女人還是挺歧視的。再加上以前覺得沒什麼,現在就覺得委屈的事特別多。我那顆心變得又敏感又脆弱,最後連社交的勇氣都沒有了。一下班就想關在自己家不出來。

我爸媽看我這樣,特別心疼,就發動親戚朋友給我介紹對象,不介紹不知道,一介紹嚇了一大跳,那些介紹來的男人要不就特老,50歲左右。要不就渾身怪癖,要不就奇醜無比。每次見完了,我心裡都難受半天,每到這時,蔣哲對我的好,就特別清晰地浮現在我的記憶裡,蔣哲永遠給我溫暖的感覺,沒有了他,再看見這樣一群傢伙,我的心就覺得特別涼。我爸媽看這樣,整天歎氣。說也是,這40歲往上的男人要靠介紹肯定沒什麼好的了。再後來,我就拒絕再去見面,我打定主意守著女兒自己過算了。

後來的事情是怎麼發生的,好像是過了一年。有天祝駿給我打電話,說約了幾個同學還有幾個從外地進京闖的商界朋友,要一塊聚聚,要我過去,祝駿自上次那次和我談話之後,他老覺得對不住我,替蔣哲瞞著騙了我那麼久,離婚的一年裡,他經常給我打電話,有什麼事老叫著我,我知道他的一片好意,但事已至此,我跟祝駿還能計較什麼呢?聽他叫我,我先沉默了一下,祝駿就知道我顧慮什麼,立刻說:「蔣哲不來。」

那天晚上,祝駿約在北京城東一個很有名的酒吧,說酒吧,那地方特大,而且老那麼暗暗的黑色。我和祝駿他們幾個同學來過幾回,感覺氣氛和我的心情還符合,至少呆在裡面不覺得太難受。那天來的人好像特別多,一圈人坐得擠擠的,祝駿先介紹了一個什麼台灣公司的老總,叫吳豪格,說今晚就是他請客。初來北京想多認識點朋友。我看那人,胖胖的,但沒有啤酒肚,穿一套高級西服。臉上一直露著謙和的笑容。後來我們就玩了一種吳總介紹給我台灣小青年常玩的鬥酒遊戲「大冒險講真話」,就是用石頭剪子布先對輸贏,然後大家問輸的人:要「大冒險還是講真話」?要是選大冒險,這夥人就讓你幹一件特尷尬,平時根本不敢做的事,要選說真話,就問你一句特隱私的話,要你說真話回答,如果不能做或不能說,就罰酒。這遊戲挺刺激的,那天晚上我們大呼小叫地玩得特歡。

那天輪到我時,我不知怎麼腦子一熱就選了「大冒險」,我一選,所有和我熟的朋友都特興奮地起哄,看我這樣永遠理性的人能選「大冒險」,大家覺得真的很過癮。祝駿一臉壞笑的和其他人咬了咬耳朵,然後說:「把你的內衣秀給吳總看。」我的臉一下就紅了,要是平常我聽別人這麼說出這麼惡俗的話,肯定覺得太低級,可不知為什麼,那天我心裡有股情緒,老想放縱自己一次,我沒反對站起走到吳總前面,彎下身體,解開一個紐扣,又解開一個紐扣,一共解了三個紐扣,我裹著肉色乳罩的乳房就這麼在吳總面前露了出來。當時整個場面都鬧翻了,別的圍坐裡的小年輕都往這邊看,吳豪格不好意思地搖著兩隻手,有點不知所措地連聲說:「可以啦!可以啦!」

我的心裡那一刻,突然感覺特別痛快。我後來想,可能因為蔣哲嫌我是「冷美人」離開我,和祝駿說秦如芸特騷,讓蔣哲享受了他從來沒有的性快感刺激了我吧。我覺得我當時有一種當了壞女人的快感,是一種報復自己也報復別人的感覺。那天晚上,我輸了好多回,喝了好多酒,肯定也出了不少洋相。因為後來我幾乎有點不能自控地解衣扣,嘴裡胡言亂語,大家可能看著我不對,就讓祝駿勸止我,祝駿就過來抱住我,給我系扣子,我解一個他系一個,一邊系還一邊安撫我:「好了!好了!」我就衝他傻笑。他一邊拍我的臉一邊在我耳邊抱怨了一句「要是早這樣,蔣哲能離開你嘛!」好!他不說則已,這一說就像開了閘門,我突然不動了,然後撲向大茶几,就這麼埋頭放聲大哭起來,所有的人都被我的瘋狂舉動嚇呆了。大家呆在那裡,互相看著,也不知說什麼,後來想場面肯定特別尷尬。祝駿對大家說:「要不我先送她回去?」這時候吳豪格站起來,一臉謙和地說:「祝先生還是留在這裡比較合適,各方的人都是你帶來的。」

我也不知道我當時為什麼那麼傷心,可能離婚以來一直積聚在心裡的一股怨氣,一直沒發洩出來,那天藉著酒勁全撒出來了。我坐在那個吳總的車上,我還是這麼哭啊!哭啊!吳總開著車有點不知所措,幾次小心翼翼地問我家的路線,我都是一抬眼指一下就又捂著臉抽泣。後來,吳總和我進了家門,他把我扶上床,然後自己就這麼靜靜地,關切地坐在我旁邊,也不說什麼。後來,我就平靜了下來,然後我對吳總說:「不好意思!」吳總善解人意地說:「沒關係啦!誰都會有這樣的時刻。」那一瞬間,聽他說那麼柔和的台味普通話,一種很溫暖的感覺包圍著我,我覺得這麼多天我驚恐焦慮的心第一次平息了,這一刻的感覺我真想讓它永遠永遠的屬於我。

可能是因為太孤獨了,還可能是我太想留住那溫暖的感覺吧。那種溫暖隨著蔣哲的離去,就一直沒有出現過,只有吳總送醉酒的我回家那一天,它又回來了,我對這感覺太留戀了,為了這感覺,我愛上了吳總。那真是一段起死回生的日子,我和吳總在一起甜蜜著,他和蔣哲的性情差不多,都是那種特謙和特溫暖的,但吳豪格卻能在床上調動起我無限的風情。我們在一起做愛時,就像游龍戲鳳,兩個人總是那麼盡興,看見豪格快樂到極致的表情,我想以前我真的很委屈蔣哲。可能人在快樂的時候就能寬容一些,那一陣子我甚至不再恨蔣哲,還有點同情他。

愛情滋養下的我,又開始出書的熱情,這一次,我同時上馬了幾個選題,每天就像只快樂的小蜜蜂,那些日子,每次祝駿見了我就調侃:「又活過來啦!」這樣的快樂沒多久。豪格那時已成了我們家的常客,他經常在我這兒過夜,我還給他配了把鑰匙,告訴你隨時可以來,我心裡已經認定他是我再婚的對象。

事情出的特簡單,那天我們倆一塊兒在商場買東西,正要刷卡,他手機響了,他忙著接電話,就把錢包給我,示意我幫他刷,我打開錢包的一瞬間就看見他的一張全家福照片,他和他老婆,肯定是他老婆,因為他們倆前面並排站著三個高矮不等的小孩子,最高的那個看樣子有十一二歲了,看上去和別的幸福家庭沒什麼不同。照片上的每個人都那麼幸福地笑著。那天晚上,我和豪格大吵大鬧,我罵他是騙子,自己有老婆還跟別人談戀愛,吳豪格當時一臉委屈地告訴我,他沒有騙我,我從來沒有問他有沒有結婚,我說你不是說你36歲嗎?比我還小,你怎麼已經有3個孩子啦!吳豪格說,我是36歲,我有3個孩子,在台灣,這種年齡有3個孩子很正常啊!然後,他就跟我表忠心,說他是真的喜歡我!還說如果在一起只要歡喜,結不結婚又有什麼關係呢?

你知道,我的家就是被第三者攪散的,因為那個第三者,我的精神受了多大的傷害,我自己知道,現在讓我做第三者,這對我來說不是莫大的諷刺嗎?我的良心,我受到的那些傷害,都不允許我去當第三者,經歷過那些事的我絕不可能去做第三者。從信仰、從尊嚴、從良知、從感覺我都不能容忍我去做那個第三者。從這以後,我不能和吳豪格在一起,因為只要和他在一起,我腦子裡就會立刻浮現他全家照上那個溫良嬌淑女人的臉,我不能讓她也受到我曾經過到的那種傷害。更何況這種傷害還來自我,這真讓我不能忍受。

心裡有種似是而非的感情,但也就到這兒了離開吳豪格,我的心真的冷了僵了,衰莫大於心死,我給你念一段我那時寫的日記,你就明白了:「人說,名人說,偉人說『無愛不能活,也不算活』,可眼見周圍那麼多人在無愛中活著,無情愛,靠姐妹之愛,靠朋友之愛或靠從別人的丈夫和老婆那偷點愛,甚至靠每晚追看電視連續劇,維繫生活中的活著,讓日時一天天流走。這流走的日子時緩時急,瞬勢而去,抓及不得,卻也是空耗。到不惑之年,終心境歸於平息,凡事不驚,漠然待世,愛人愛也罷,姐妹愛也罷,朋友愛也罷。不愛也罷,那偷來的情能留也罷,不留也罷。身體裡的荷爾蒙在這時棄我們而去,倒也留下一身一心的清靜無慾,有人告我這就是不惑,其實是惑也不能,只得如此罷了。」

可是,我的心死了,我的身體還沒有死。雖然那時剛過了不惑之年,但身體裡的火焰還總難熄滅。特別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整個身體就像包著一股灼熱的熔岩漿,在身體裡撞來流去,找不到出口,腿就夾著被子在床上翻騰。早上起來照照鏡子,鏡子裡的我兩眼腫腫的,嘴唇乾裂著微微張開。有時候對著鏡子裡的我自嘲,岩漿不會從鼻孔裡衝出來吧?

那些天,我每天都要刻意克制著自己,為了轉移注意力,我給自己弄出好多事,其中之一就是開始無微不至地照顧女兒。可那時候琴琴的年齡正處在反抗期,又加上我以前照顧她很少,對她的喜好和需求老也弄不清。去趟超市買回來的吃的老是女兒最不喜歡吃的。女兒對我事事過問,事事代勞的關心煩透了。又因為我不懂她的心思,每次她不耐煩我時,我心裡的委屈就更大,我也不知怎麼搞的,我每次都是那種突然爆發式的發怒,然後就是邊哭邊數叨。一開始女兒被我這陣式嚇呆了,也就乖乖地不說什麼,但從此和我特生分,總說要去她爸爸那兒,後來我再爆發怒氣,她二話不說,收拾東西摔門就走,然後就是蔣哲的電話,告我琴琴去他那兒了,問我能不能住幾天,他這麼一說,我也不好說什麼。

後來,有天晚上,我就這麼一個關在屋子裡在網上逛啊逛。看過一個介紹「虛情」的文章。我的心一下就跳起來了,我心想,我也不能這麼苦著自己。我這年齡再跟什麼男人戀愛,也都是只剩下做第三者的份兒了,我不能接受我當第三者,我就不能找一個純粹的性伴侶嗎?我這麼想著,就這麼大著膽子進了一個聊天室。

幾經回合我就找到一個目標,以前從來沒怎麼上網聊天,覺得熟人還聊不過來呢,那生人有什麼好說的。現在一上才發現,這上面要想認識個人太容易了。後來我想網上再怎麼聊得熟,說到底還是個生人。約到家裡太危險。不如約到賓館,而且最好是白天,對方好像經常做這事吧。反正他很容易的就確定了一個地點。那天下午,我就這麼去了。去的路上我又不由自主地哭了,大概是覺得自己太可憐了吧!混到這份兒上,也不知該怨誰。

怎麼說呢,那天下午和那個網友見面,彼此都沒說什麼,就上了床。在床上我看見他那張黑黝黝的臉,一副奸樣。從衣著看,頂多是個什麼公司職員,也就比打工仔體面一點,做完了,我們彼此也沒說什麼,臨走時,他問還能和我聯繫嗎?我坐在床上,頭頂著膝蓋也不抬頭,說「再說吧!」他發出輕蔑的一笑,然後說:「老姐姐!拜啦!」

我坐在那兒懊喪極了。心裡那團火沒有釋放出來,反而又平添了層噁心。我厭惡那男人,厭惡我自己,感覺糟得一塌糊塗,我想這肯定也是我最後一次。我發現對我來說,是不能和不喜歡、沒有愛情的人上床,這不能幫我什麼忙,反而給我添了煩惱。可能女人和男人還真不一樣,不是經常有文學作品,寫某個男人失去心愛的女人之後,就開始放蕩不羈,和無數女人上床。你說這無數女人就沒有他愛上的嗎?還真沒有,到頭來他還會想著最初的那個,他那麼愛那女人的同時,又能和無數女人去洩慾,這一點女人真的做不到,女人很難保持一個純粹的性伴侶的。

你看我現在和我們第三編輯室的徐子承挺好的吧,可我和他就是那種比較親密的朋友。我的經歷讓我不可能去做第三者,又不能接受沒有愛的性伴侶。我這樣的年齡,再找到一個能和我結婚的對象,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其實經過這麼多事,再加上年齡,我的心早平靜了。我和徐子承什麼事也沒有,就是那種互相欣賞,喜歡在一起,我不會和他上床,但我不反感他擁抱我,甚至高興的時候親親我。我們可能只是暫時吸引一些目光。然後就又什麼都不是,各回各家過日子。也可能吸引會長久一些。心裡有種似是而非的感情,但也就到這兒了,他肯定不想為情傷筋動骨,我是絕對不去再去跳這火坑。

其實,我覺得在這個世界上,男女之間還是有一種感情能超愛情的。這種感情可以不涉及到男女情愛必須要擁有的那些婚姻啦、性交啦等等東西。這是一種比一般意義上的好朋友更好的感情。我覺得男女之間能保持在這樣一種狀態時,是最美的。當然我知道,要始終保持這麼純粹自然的愛,而不涉及性的男女關係,需要兩個人的高度自制,這個自制能力靠修養,靠對人生徹底的感悟,這些讓你有一個良好的自制力。我和徐子承目前就是這樣的狀況,我挺喜歡這種感覺。

這些天,我們共同在策劃一套暢銷書,這套書完全是商業運作,選題也是從商業角度出發,我和子承的想法,就是要在這個國家級的大出版社,做一套完全成為商品的套書,我們都希望在這次商業運作中再次應驗我們的能力。

眼前的迪波盤腿坐在一個大墊子上,手裡捧著杯熱茶,她的臉彷彿瞬間又恢復了生動。一場人生歷練,把這個為情痛苦,為情受傷,又被情調戲,還被性愚弄的女人,修煉成一個知性女人。她學會自己享受自己,自己欣賞自己。她知道在人類情感的汪洋中,現代人知道的太少,也嘗試的太少,多少年固有的價值觀正阻扼著人們去探索自己情感深處的浪波。

迪波說:說實在的,和子承在一起的日子,最大的好處,我漸漸撿回我的自信心和生活熱情,他給我最大的人生啟迪就是,對於一個人來說,有很多比愛情更有價值的享受。為情苦自己,不如最大限度地去探索生命的另一面,最大限度地挖掘自己的潛能,每天用驚喜的心情迎接太陽,好好看看自己還能做什麼,還能做成什麼。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隔壁老闆的妻子
忙碌的大學生
朋友的淫蕩人妻
公司美女人妻
房內偷吃同事老婆
新婚嬌妻借給朋友
老公….原諒我吧
那年我十七歲
急需幫忙的大嫂
夫妻交换的刺激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