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來!喝下去!喝下去!不喝,就是不給我面子……不給我面子………」蔡隆,某知名品牌鋼琴代理商的地區經銷商,一個四十餘歲壯碩、頭發微禿、腰圍發福的鋼琴行兼附設音樂補習班老板﹔在酒精的刺激之下,敞開喉嚨大剌剌喊叫著。

「大家作夥乾一杯!不要這麼閉塞,來慶祝,就是要高興的嘛!」席上業務員起哄著。鋼琴老師們面面相覷,有的不會喝酒,只喝果汁、烏龍茶﹔有的為顧形象只小口小口微沾啜飲著。

「是啦!大家乾一杯!」,隨即將一小杯的白蘭地一飲而乾,紅蘭帶頭先乾了一杯,因為在公司任會計資歷深,老公吳興又是公司的業務經里,在公司均稱她為蘭姐,既然蘭姐帶頭起示范動作,老師們也不好意思太見外,免得被視為耍大小姐脾氣,關系搞得不好,紛紛舉杯敬老板。

「對啦!對啦!這樣才對嘛!喝啦!喝啦!來!來!大家一起喝,哈……哈……」蔡隆高興的一邊吃喝一邊談論著年度的的公司業績,拜股市多頭之賜“萬點健康”“九千是買點”……

「呵!呵!管你的“健康”“九千是買點”只要大家有錢賺,消費者花錢趕時髦也大方些,購琴的、送小孩學琴的也多了。像暴發戶般,管你小孩有無天份,有無興趣,反正“學琴的小孩不會變壞”」

「不過,老師們可為難了,頑石多,璞玉少,小阿貓、小阿狗也來學,還好學了小蜜蜂,嗡嗡嗡呀!喵喵喵!汪汪汪呀!汪汪汪!」……

就在杯晃交錯中,酒精的推波助瀾下,大夥你一言我一語,毫無掩飾的戲虐嘲弄著工作、客戶及教琴經驗與趣事……

「老板!我有事要先走了!」一頓慶功宴也吃吃喝喝兼打屁到近九點有的已喝的語無倫次了,有的另有約會,有的不慣於交際應酬,多紛紛請辭離開。

「老板!我也要走了!」梨香,廿三歲,一位單純善良的女孩,父親是地主,獅子會成員。從小家境就優渥,三歲時家里就請了鋼琴老師教她彈琴。資質不錯,中學音樂班畢業後保送某專校音樂科,之後留學美國某大學音樂科系。畢業回來,經父親友人介紹下至坊間各音樂班兼差教授兒童鋼琴。在蔡隆的音樂班教琴才三個月,剛來面試報到時即讓眾業務員忍不住多看一眼,勻稱修長的身材、姣好的面貌、加上羞赧的神情不免令人動容。其父執輩親朋好友亦喜歡介紹一些年輕有為的青年人,認識標致的梨香,其中不乏醫師、律師、企業家第二代……。也許是藝朮、音樂的薰陶下,總覺得他們缺少那股浪漫,戀情總是無疾而終。

「梨香,你怎麼回去呢!」蔡隆問道。

「我自己搭計程車回去」微醺的梨香回道。

「不好吧!一個女孩子晚上搭計程車很危險的,再等一下我送你回去。」蔡隆放下酒杯道。吳興同蔡隆互使個眼神搭腔:「對!對!難得老板送你回去,也比較安全」。不習慣於交際應酬的梨香,因為宴席上搭不上話,實在不想再留下來﹔又不好意思回絕老板的好意,只好點頭,等他們盡興……

「咦!蘭姐呢?」剛上完洗手間的梨香問道。

「先回去接小孩了,不好意思麻煩奶媽太久。」吳興答道。席間只剩吳興與蔡隆對飲,和等老板開車送她回家的梨香。

「來!來!梨香你今天喝很少喔!這瓶剩下不多了!不要留下來養金魚,再喝几杯,等會兒就結束送你回去。」蔡隆一邊說一邊將梨香的酒杯斟滿。雖然心中百般不願,梨香還是皺著眉頭喝了几杯。漸漸地,不曉得是不是酒精的作用,梨香感到暈頭轉向,眼前的影像好像在快速流轉,吳興和蔡隆說話卻聽不清楚。雖然神智仍微微清醒,但自己的身體好像不受控制頓時連舉手都困難,肚臍下的敏感部位卻隱隱地有著特殊難耐的感覺。

「老板沒想到這藥這麼靈,恭喜你了!」吳興低聲詭譎地說道。吳興三年前還是在蔡隆的老姐蔡蔻與姐夫宋獅的鋼琴行任業務員,因為口才便給,一些年輕的鋼琴老師們總是被他哄得心花怒放,一有學生要買琴大多是介紹給吳興接洽,因此每月售琴業績不錯獎金亦多﹔與當時任業務經理的蔡隆氣脾相投。後來蔡隆花了一筆不少的賄賂酬金加上鋼琴老師嘉梅首肯犧牲美色與代理商市場開發部門承辦經理上床,終於得到該承辦經理的幫忙,順利取得在其它地區取得經銷權,開設了現在的鋼琴行﹔同時亦將吳興挖角過來擔任業務經理。

「去!把我的車開來!」隨即丟了一串車鑰匙給吳興。

蔡隆攙扶起仍在暈頭轉向的梨香,慢慢地走到路旁,吳興開著車子亦來到……

「來幫我把她扶進去!」

蔡隆坐上駕駛座看了一眼座旁散發著一股幽香、粉臉酡紅熟睡似的梨香,哼哼地嘴角一揚,猛一加油,揚長而去,留下在車後揮手拜拜的吳興。

進入汽車旅館後,蔡隆抱起全身柔軟無力的梨香放在雙人大床上,「哼!終於栽在我手上了!倒要看看你這蘋果怎麼變爛梨,淑女怎麼變妓女,我就不信,你不想男人,嘿!嘿!」蔡隆淫笑著,記得面試那天看到梨香那標致的模樣,仔細地打量了一番,她是標准美人胚,心中就暗暗想設計搞搞這女孩。想起跟那卅五歲目前單身的妖艷好色的鋼琴老師嘉梅,也搞得沒新鮮感了,更不必提自己家里的黃臉婆寶珠,才卅出頭,與蔡隆生了二個孩子,不曉得是婚後懶得保養,還是被精力旺盛的蔡隆操的結果,一臉滄桑活像歐巴桑,而未婚較年輕的鋼琴老師几乎都已有男朋友,還有几個私生活靡爛更是濫交,同時周旋在好几個男人之中,甚至有私下兼差干高級應召妓女的,大家也都心照不宣。沒男友的實在是長像太普通,令人提不起“性”趣。

蔡隆猴急的脫光衣褲跳上床,酒臭薰天的嘴巴緊壓著梨香柔軟的菱型嘴唇,暗褐色的舌頭探入她那微張的雙唇………,褪去她的連身淡紫洋裝,解開乳白色奶罩,一對豐盈的乳房隨著呼吸上下起伏,挑動著男人深層的原始欲望。蔡隆的嘴巴、舌頭,加上唾液自梨香的嘴唇、臉頰、耳根、細頸往下游舔至胸前,吸吮著粉紅柔嫩的乳房“啵啵”作響,舌尖挑弄著挺立的乳頭,流出黏稠的唾液沾滿梨香胸脯,雙手粗暴地搓揉著白里透紅的雙乳,使得乳房浮現著搓紅的指印。

「嗯……嗯……」梨香發出囈語,她隱隱約約知道是怎樣一回事,但是軟弱無力的連發出聲音、睜開眼睛都困難,藥性加上酒精使得全身軟綿綿,神經感覺亦遲鈍,遑論反抗,只有淚水緩緩地自眼角流出。但是一種如夢似幻的影像又浮現在腦海中,夢幻里和一位風度翩翩的白馬王子緊擁熱吻,舌尖彼此攪動纏繞,他的胸膛觸弄自己的乳房,雙手互相撫摸著彼此的每一寸肌膚,奇妙的感覺油然而生。夢幻與現實在腦海中快速地轉動著,分不清孰真孰假。

「爽吧! 你媽 !不信你不爽!」蔡隆的雙手自乳房游移至梨香的細腰,看著乳白色三角褲那股起飽滿的陰阜部位濃密的陰毛隱現著,更透出几根陰毛。倏地拉下三角褲,微開的雙腿交集部位,小丘似的陰阜上黑茸茸的陰毛立現,含羞似的陰戶泛著露珠般的淫水緊緊掩閉著。蔡隆拉開弓起梨香二條雪白的大腿,滿臉湊上去,舔著、吸著陰唇及凸出的陰核發出咂咂聲響,手指撥開陰唇中指微微探入淫水、口水滿布的陰戶。

「嗯……嗯……」梨香又發出聲音,夢幻里的白馬王子伸手撫摸著她雙腿根處,陰戶隨著手指觸動的頻而顫動著,酥酥麻麻的,好癢、好難受,又舒爽……

此時,蔡隆粗大的陰莖勃然而立,龜頭一直顫動著,「看我如何制你,插的你呼天搶地」,托著梨香的玉臀使她陰戶挺起,陰莖直挺挺地對准梨香濕潤的陰唇之間頂住插進去。

「啊!……啊!……」梨香經此一刺痛,猛地清醒了一半,眼前的景象令她驚嚇,一個人,一個男人,是老板蔡隆赤裸裸的趴在她的身體上,自己也赤裸著身軀。她知道這是怎麼回事,老板正在強奸她。天啊!「啊!啊!不要!不要!………」舉起無力的雙手想推開蔡隆,雙腿胡亂空踢。但蔡隆龐大的身軀正緊壓著梨香,腰臀隨著陰莖抽插梨香的陰戶而上下起伏,梨香的花拳繡腿跟本起不了作用。隨著蔡隆陰莖的抽插,陰部就一陣一陣地楚痛,伴隨著梨香嗚嗚的哭喊聲。

「 !哭什麼,讓你爽,還鬼叫個屁!」甩了梨香臉頰一巴掌,按住她飛舞的胳臂。蔡隆潛層的獸性,經梨香一哭叫,更加莫名的興奮,陰莖抽插的動作隨著梨香的哭聲更加奮力挺進。此時梨香知道自己終究逃不過被奸污的事實,剛才還努力想抵抗的些許力氣也消失無蹤。側著臉兩眼緊閉不願看到蔡隆的嘴臉,兀自嗚咽著,淚水潸潸而下,肉體也任由蔡隆擺布、蹂躪……

然而身體真實的反應卻與理智漸行漸遠,她的身體竟然抗拒不了那陰莖節奏性的抽動,腰際亦配合著律動自然的迎上去。同時流了不少淫水,陰莖抽插著陰戶發出如搗泥般的聲響。痛楚中的陰戶夾雜著酥麻快感一陣一陣沖擊著梨香。

「嗯………嗯………」梨香不由自主的發出令她羞愧的淫欲聲。蔡隆抓住梨香的大腿又抽插了至少十分鐘後,「啊……啊……口阿……」梨香受不了一波波的抽插,突然打個寒顫,雙臀一緊陰戶奮力的向上挺,陰戶一陣陣痙攣不斷抽搐,全身發軟躺著,腦中一片空白。同時蔡隆也突來重重的一壓,全身震了數下,精液 出激射在梨香陰道內,兩腿也無力的放了下來,側躺在梨香身邊喘氣。

望著身旁兩眼無神,淚水已乾的梨香,蔡隆又是嘴角一揚哼哼地奸笑著。

「喂!你好,我小孩XXX,是梨香個別班的學生。我們全家下禮拜要出國旅游,鋼琴課要請假,上次忘了交待我小孩告訴老師。」一位學生的家長來電話請假。

「好…好…知道了,祝你們旅途愉快…拜拜!」蔡隆掛上電話剛剛還在嘀咕,怎麼沒人接電話。走出辦公室「小妹!剛剛你到哪去了,紅蘭呢?」「喔,我剛去倒垃圾,蘭姐去銀行了。」「嗯,……小妹,去印一份這個月音樂教室課程時間表給我。」平時,整個店面就沒什麼人,業務員都在外面跑業務,除了樓上隔間的音樂教室內因排定的教學時段,鋼琴老師才來外,就只有小妹和紅蘭。

梨香,自被蔡隆玷污後,整個人變得靜靜的。在蔡隆的音樂教室,每周只有四堂課,兩堂團體班及兩堂個別班(即一對一教學)。雖然來教琴時簽個到,下課即離開,加上蔡隆的交際應酬多不是常常在公司,遇到蔡隆的機會不多。事後第一次遇到蔡隆是在梨香准備去教那天下午的團體班,才一進公司就看見蔡隆在和業務員談話。「你好啊!」蔡隆見到梨香,一如往常若無其事般打聲招呼後,繼續和業務員談話。但梨香就像驚弓之鳥般連簽到都忘了,匆促的點個頭直接上樓至教室。整個下午若有所思,待回過神來自己已在家中了,都記不得是怎麼下課、怎麼回到家的。

「小妹,你好!」這天在蔡隆的音樂教室有個別班的課程,簽到完,梨香與只有正在整理櫥櫃的小妹打招呼後逕往三樓的302教室。「還沒來!」坐在鋼琴椅上等了一會兒後看著手表,心想下樓等等看,才一開門蔡隆亦抓著門把迎面而來,撞個正著,「對不起!對不起!」抬頭一瞧是蔡隆「啊!」的一聲叫出來,「有什麼事嗎?你要干什麼………,等一下學生就來了……。」害怕與蔡隆獨處一室的她想奪門而出,蔡隆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一拉,「碰」的一聲關上門。

「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手腕被蔡隆抓住的梨香几乎半跪的哀求著,扳著蔡隆的手指試圖掙脫,愈扳蔡隆握住梨香的力道也愈大,梨香被蔡隆的手勁抓得「啊!啊!」大叫,「叫也沒用,教室的隔音設備很好的,……只要你乖乖的聽話,我不會傷害你,也不會把我們倆的事告訴任何人」,說罷從梨香的背後一把抱住她並伸手去撫摸她的胸部,此時梨香馬上發出「啊!」一聲就趕緊要移開蔡隆的手,蔡隆怎肯松手,他緊握著乳房揉捏起來並且身體緊靠著屈膝弓身的梨香,蔡隆脹大的褲襠處就頂著梨香的臀部會陰部位,就在此時,蔡隆的另一只手也撩起梨香的裙子向私處觸摸,梨香直接反應地雙腿一緊,叫道:「啊!不要……你不要這樣…我求求你……」。敏感的私處卻受不了刺激泌出淫水,浸濕她的內褲,蔡隆那管她的哀饒,沾濕的手將梨香的內褲往下拉露出雪白的美臀,並松開自己的褲帶,脫下褲子,頓時彈出的陰莖就往陰唇間塞了進去,梨香「啊」的叫一聲,雙手趴扶在鋼琴鍵上,臀部翹起,剛開始蔡隆每插一下梨香就發出「啊!」的一聲,漸漸地曉梨香發出輕微的「啊…啊……」之聲,繼而「嗯…嗯……」之聲,纖腰不停地扭動著,臀部拼命往上頂,兩人的肉體碰撞“啵!啵!啵!啵!……”聲響起,蔡隆的雙手也沒閑著,在梨香的臀部、纖腰、背脊、雙乳間撫觸揉捏,搞得梨香“嗯嗯啊啊”淫聲愈來愈大。

不久蔡隆呼吸愈來愈急促,抽插的速度愈來愈快,梨香臀部一顫「啊…啊…口阿……」,淫水自蜜穴溢出,急速收縮的陰道“吸吮”著蔡隆粗大發熱的陰莖,緊接著蔡隆臀肌緊繃腰干奮力一挺,「呃…呃…口厄……」精液 出噴射進梨香的身體深處。

蔡隆穿上褲子後就說:「你先休息休息吧!學生今天請假不會來了」,此時梨香放聲哭了出來 打著蔡隆「嗚嗚…你好壞…你好壞…你好壞…你為什麼要對我這樣…嗚嗚……」

 

結語

 

後來經蔡隆調教開發其性欲的梨香卻死心塌地的跟著蔡隆,因為他是她的第一個男人?還是他能滿足她的性欲?還是另有原因?蔡隆也因為梨香而與其糟糠之妻離婚。現在梨香跟蔡隆同居几乎夜夜春宵,梨香對性的欲望也愈來愈重、愈來愈淫蕩。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無止盡的強姦嫂子明敏
迷奸
我上了小姨子和她的同學
隔壁住的模特美眉
老婆的意外事件
我的短髮淫蕩女友
辦公室瘋狂會計人妻的性愛怪招
3p的年少事蹟
醉幹熟女人妻同事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