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父母常忙於事業對於我甚少看管,幸好有大姊的照顧所以我才能無慮的成長,因此在我的心裡大姊不但是我的姊姊,甚至也能算是我半個母親。直到我考上大學的前一年,大姊才因為結婚搬出去住。

一年後我考上了大學,而父母申請移民加拿大的資格也審核通過了,我因為要上大學所以沒跟父母一起移民,所以家裡頭就空蕩蕩的剩下我一個人。然而此時卻傳出姊夫因為經常熬夜工作,而身體出了毛病住院的消息裬褖裮褉,住院沒多久便撒手人寰了,只留下了一間公司及房子給大姊。

此時在加拿大的父母,便要大姊把姊夫留給她的房子租人,大姊則搬回家裡跟我住,姊弟倆能一起作伴,在生活方面也能互相有個照應,大姊也毅然地同意了。就這樣我跟大姊,又回到以前那段無話不談的日子,大姊也漸漸把姊夫去世的事情給遺忘了。

在我青春期的那一段日子,大姊正就讀大學,渾身散發青春氣息的她,自然而然也就能為我迷戀的對象,每天總期盼能早些回到家,看著她。

而今她已經是個二十四歲的少婦,渾身散發著一股成熟的魅力。肌膚白嫩、修長的身材、細細的腰、渾圓的屁股,胸前挺著一對大奶子,可以說女人的美她全都有了,嬌美的臉蛋兒更是整天笑吟吟的,一說話,便露出一對酒渦兒,使得我更是為她深深地著迷著。

記得那天我因為和同學聚餐,所以回到家裡已經是晚上十二點多了。我怕開門的聲音會把大姊給吵醒,所以我開門時便儘量的放低聲音。

當我經過大姊的房間時,輕輕地將她半掩著的房門推開一條縫,我發現大姊還沒有睡,點著床頭燈正聚精會神的坐在床上看書。因為她是背對著房門,所以並沒有發現我,我見大姊看得很入神也沒有打擾她,便輕輕的走回自己房間。

回房後我習慣性的打開我上鎖的秘密暗櫃。

『啊!』我發現我暗櫃裡的東西已經被移動過了,長久以來,暗櫃裡面的東西擺放位置我都一清二楚。現在卻發現東西的位置不但有些不對,而且似乎少了些東西。我馬上查看了一下,『糟了!…我的日記…不見了!』

這個暗櫃是我從小擺放一些私人物品的大木箱子,國小時候放的是漫畫書,到了國中時開始接觸色情書刊以後,我就上了鎖,並且也交代經常幫我收拾房間的大姊,不可以偷看我的私人收藏。

這些年下來暗櫃裡頭的東西不斷的更換,青春期以後有一次不小心偷看到大姊洗澡,從此我便開始迷戀起大姊的身體,除了收集了為數不少的亂倫小說、錄影帶、光碟,甚至還有好幾件換洗後放在浴室裡的性感內褲,此外我還寫了一本日記,並把平時自己對大姊的性幻想通通寫進了日記裡頭。

剛開始我也相當的生氣,本想就衝進大姊房間去質問她,為何要偷看我的暗櫃,可是慢慢冷靜下來之後,心想!反正大姊看都已經看過了,我就這樣直接去質問她,也只是把我們姊弟倆的關係弄得更尷尬而已。姑且就先裝作不知道好了,先觀察看大姊的反應再說吧!

於是我走出房間,再躡手躡腳地回到大姊的房門口,從門縫中透出的燈光可以知道她還在看書,而且在看的可能就是我那本,對她充滿性愛慾望的日記。此時我腦海裡迅速地活動一番,很快的我便想出一個辦法來了。

我輕輕的走回到客廳,先是把大門打開接著又關上,讓大門發出關門聲響,也讓房間裡的大姊知道我已經回來了。就在我把門〝碰〞地一聲關上,同時我發現大姊房間的燈光也突然熄滅下來。如此一來我就更能肯定大姊剛剛正在偷看我的日記,於是我故意來到大姊的房門口,推開房門輕輕地喊她一聲。

「大姊!…」大姊假裝睡著沒有回應我。我心想,我那本日記此時應該是被大姊給藏在棉被底下了吧!

我不動聲色的回到房間,拿出了換洗衣服就到浴室裡頭洗澡。我平常洗澡的時間大概是二十分鐘左右,而其實我進了浴室並不是真的要洗澡,而是要給大姊有時間能把日記給放回暗櫃去,因為我猜想,她大概也會怕我洗完澡後發現日記不見了,若是等到明天可能就來不及了。

我把水龍頭打開,發出水聲並故意碰撞出些聲響,表示正在洗澡,而其實我正透過浴室的房縫,觀察著大姊房間的舉動。果然一會兒,大姊躡手躡腳地走出房間,手上拿的正是我的日記。當她從我的房間出來並回房以後,我才離開浴室回自己房間。第一件事當然是打開暗櫃看看,果然,日記已經放回來了,但顯然放得很匆促連位置都放錯了。

這一夜我沒什麼睡,心裡左思右想,該如何處理這件事?很明顯的,大姊也肯定會裝作沒這件事,而且我的日記雖然沒有每天都寫,但是這些年下來也是厚厚的一本,尤其這陣子大姊搬回家住以後,我對大姊成熟的肉體,更已經是到了無法自拔的迷戀程度。

也因此日記的後半段所寫的,全是我如何偷偷地在大姊背後窺視她,如何渴望能撫摸她豐滿的胸部及渾圓的屁股,甚至我在什麼時間偷窺著她洗澡、換衣服,或是我偷拿她剛換下的內褲或絲襪打手槍的總總事情。

但我猜想大姊應該是還沒有把日記看完,於是我作了個假設,她可能會趁著我不在的時後再過來拿。為了能證實這一點,我在日記上頭擺了一根陰毛,然後再鎖上暗櫃,如果明天那根陰毛真的不見了,那就表示她真的有再來拿過我的日記。

等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後我才入睡。但是在進入夢鄉前,我又想了一個更大膽的計畫。

第二天仍如往常一樣,大姊叫我起床,沒有什麼特別的異樣,唯一不同的是她顯然昨晚一夜沒睡好,雙眼都是紅絲,還不停地打著哈欠。梳洗過之後我就出門到學校去了。

大姊自從跟姊夫去世後,就接掌了姊夫留下來的那間公司,這一年公司的營運狀況也大致穩定。工作間大姊也不乏有追求她的人,可是大姊大概是因為姊夫去世不久的緣故,所以一直也沒有再交男朋友。

由於昨晚發生的事情,讓我一整天都沒什麼心情聽課,到了下午我照往常一樣打了一通電話到大姊公司,但是公司的人說她今天沒到公司。我想她大概急欲想把昨天沒看完的日記給一次看完,所以才會沒去公司上班吧!

傍晚,我回家後大姊正在廚房煮飯。

「姊!妳還好吧?今天怎麼沒去公司?」

「噢!…大姊…今天有些不太舒服…所以…」大姊顯得有些不自然。

我洗過澡之後迫不及待的回房打開暗櫃,果然!日記本上的那根陰毛已經不見了,大姊果然有再來拿過了。除此之外,我還發現了另一件事,那就是我收藏大姊的那些性感內褲,好像都變乾淨了,而且整整齊齊的折好,疊成一疊,我拿起來看,上面還有些微微的餘溫,好像剛從烘衣機裡面拿出來一樣。

「咦!怎麼…」大姊顯然把那些內褲都洗過了,而且不自覺的用女人的本能把它折疊好了。這樣一來…莫非!大姊並不反對我拿她的內褲打手槍,而且好像還有默許的意味。

於是我打定了主意,正式開始我的第二個計畫。

當晚,我便在日記上寫著:

「最近也不知道是為什麼!經常都沒什麼心情聽課,心裡頭老是想著大姊,而且只要依想起大姊的身體,我的心就像是快發瘋了一樣,好想能親親大姊迷人的小嘴,恣意地撫摸大姊那對豐滿的乳房,尤其是看到大姊穿著短褲露出那雙修長美白的大腿時,更是有股衝動的就想把臉,埋進大姊的雙腿之間,盡情地去舔吮大姊那光潔無毛、白皙飽滿的陰戶,讓大姊能盡情地享受我唇舌在她陰戶上的服侍!」

我故意將大姊陰戶光潔無毛的秘密寫上去,目的是讓大姊知道我經常偷窺她洗澡的事情不是假的,也能讓她知道我對她身體並不陌生,等寫好之後我一樣放上一根陰毛再鎖上。

第二天我刻意地早起,然後算準大姊進我房間的時間,接著我設法讓肉棒勃起並將它裸露在內褲外面,然後在用被單給蓋上。不一會兒,大姊果然進來我房間了,照慣例她會掀開我的被子叫我。

我閉上眼睛裝睡,聽著大姊一步一步走過來,然後果然她一把就掀開我的被單,我閉著眼睛想像她此刻的表情。時間一秒一秒過去,大姊一直都沒再有任何動作,五分鐘過去,我終於忍不住睜開眼縫偷看,我發現大姊就像中邪似的直楞楞的盯著我的肉棒發待。

我心想,成功了,但是這樣耗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我故意翻了個身,此時大姊才像大夢初醒一樣匆忙又把我身上的被單給蓋上。

「小…小俊…起床了!」大姊的聲音細得跟蚊子一樣,我不禁暗笑,這樣叫人怎麼叫得起來呢!

但最後我還是假裝睡眼惺忪的翻身醒來。

「大姊!…早啊!」

「…嗯!…早!…你該…起來了!」大姊好像還沒回過神來。

我故意隨手就要把被單給掀開,大姊一看見我這個動作,倉皇地迅速回過身子,實在好不自然,但此時我卻覺得如此戲弄自己心愛的大姊有些殘忍,就匆匆起身把衣服穿好。

晚上我藉故到八點多才回來,為得也是要讓大姊能有更多一點的時間去看我的日記。

我回來後大姊正在洗澡,我趕緊回房打開暗櫃,果然大姊已經看過了我那些新的告白。另外我更發現我收藏的那些內褲上,有一件我從來沒看過的款式,我心裡直噗通地跳著,拿起來仔細一看,哇!是件幾乎完全透明性感的黑紗內褲,上頭不但有些濡溼的痕跡,更有一股濃郁的氣味,這難道是特地大姊送給我的,我興奮得差點跳了起來。

看來大姊不但默許了我拿她內褲打手槍的舉動,而且更提供新鮮剛換下的性感內褲給我,這個突破簡直太棒了。我冷靜了一下再仔細看看大姊還有沒有再留下什麼蛛絲馬跡,後來在日記封面的夾頁裡面讓我發現了一張字條:

『小俊!大姊真的好矛盾唷!心裡渴望你能看到這張字條,但是卻又不希望你太早看到,因為大姊的心理還沒完全調適好。』

『唉!…首先要你先原諒大姊,大姊不是有意要偷看你的日記,一開始是你一直不肯告訴大姊,你在學校到底有沒有交女朋友,原本大姊只是想從你的房間裡,找出一些類似情書或照片之類的東西,但沒想到卻在書桌抽屜中發現了你暗櫃的鑰匙!』

『大姊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看了你的日記,大姊真的被你給嚇到了,沒想到你一直不肯交女朋友,竟然是因為你一直在暗戀著大姊!』

『小俊!你也知道自從你姊夫死後的這些日子,大姊就都沒再交過男朋友。爸媽移民國外大姊搬回家住的這段日子,有你的陪伴大姊也著實很開心。在你的日記裡看到你是如何地迷戀著大姊,大姊非但沒有一絲反感,反而還很高興,從小大姊就開始照顧你長大,看著你一天一天的成長,大姊心裡竟也不自覺地喜歡著你,後來大姊驚覺自己怎麼能對你產生出愛意,才決定嫁給你去世的姊夫!並把心中對你的愛意給深深掩埋起來!』

『但是在看過你的日記後,大姊心中那股深埋的情感又被你給掀了出來,大姊也愛你!但畢竟我們是姊弟,大姊也不是個老古板,知道感情不是倫理道德能約束得住,大姊此時的心好亂,小俊!如果你看到了這封信,就暫時裝做不知道好不好?大姊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不過大姊答應你,會盡快的把心理建設好,到時大姊就能完全的屬於你了!』

『你說你經常偷窺大姊洗澡,那想必大姊的身體早就都被你給看光了吧!好吧!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大姊就先從穿著開始改變吧!希望你看到大姊大膽的穿著後,不要問也不要太吃驚,靜靜地看大姊會適時的給你福利的!』

『另外你喜歡用大姊穿過的內褲打手槍,大姊知道了也很興奮!你之前收藏的那些都舊了,大姊送一件比較新、比較性感的給你,是大姊剛換下來的,以後大姊每天都會準備一件新鮮的給你,希望你會喜歡,。偷偷告訴你,大姊在脫下內褲前,正穿著它手淫,不要笑大姊!你有你的渴望!大姊也有自己的慾望!」

看完了大姊留下的字條後,我興奮的心情非筆墨可以形容的。我連忙走房間想看看大姊改變後的穿著,可是當我走出房間時大姊卻還沒有洗好。

「姊!妳洗好了嗎?我也急著要洗啦!」『急著要洗!』其實是暗示著大姊,我急著想看她改變後的穿著。

「好了!…好了啦!」大姊一邊說一邊走出浴室,她身上穿的衣服馬上就讓我捨不得將視線從她身上移開。

大姊的身上僅套了一件白色的小可愛,而下半身更是只穿了一件白色內褲,而她身上那些未乾的水滴順著身體流下,幾乎就把她全身給濕成了透明。兩顆紅嫩的乳頭頂著小可愛,清楚可見,而下面的白色內褲也因為腿根處的水漬滲透,把光潔無毛飽滿的陰部給顯露了出來。這是我長這麼大第一次看到大姊這樣的穿著。

「小俊!…都說不許你這樣看了…」大姊的臉龐紅通通的,也不知道是因為害羞,還是洗澡後的熱氣未散,或者兩者都有吧!

在我進浴室之前給了大姊一個會心的微笑,暗示她我看過她字條上的留言了。看來大姊真如字條上的留言,開始調整她的心境及穿著了。

進了浴室我脫掉身上的衣服,正要往洗衣籃裡丟的時候,突然看見洗衣籃的最上面大剌剌的攤著一件蘋果綠顏色的蕾絲內褲,由於太明顯了,讓我不用低下頭就可以看見,在中間棉質的部份上,有著一灘乳白色的黏稠物,為了判別那是不是冷洗精,我拿了起來聞了一下,一陣淡淡的甜騷味撲鼻而來。

我想大姊一定早就預料到了。我會發現她留在日記裡頭的字條,而在我看字條的同時她一定也在浴室裡頭手淫著,而這灘乳白色的黏稠物一定是大姊手淫高潮後的淫水。大姊刻意地把它攤出來讓我看一定有她的目的。

但我此時已經是處於箭在弦上的地步了,我連忙將內褲拿起來將那灘乳白色的黏稠物完全地舔入口中,濃稠中帶有一絲甜意、一抹騷味,我捨不得一口吞下,含在嘴裡用舌尖細細地品嚐著,同時我掏出胯下早已腫脹許久的肉棒便開始打起手槍來了。

也許是今天的一切都令我感到太興奮了,肉棒才套弄沒幾下便有射精的感覺,我急忙用內褲包裹住龜頭套弄,接著就在內褲剛剛沾著乳白色的淫水的部味射出精液了。

等我洗完澡出來發現大姊已經回她房間,但是在浴室外頭的地板上卻有一灘跟剛剛大姊內褲上相似的淫水,於是我趴下身去聞果然是大姊的騷水味,難不成大姊剛剛竟也在浴室外偷窺我打手槍、洗澡…。

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回房後又拿出日記本,本想留幾句話給大姊謝謝她今天為我做的一切,但是我卻發現夾頁裡又有一張心的字條,上面寫道:

『小俊!相信你剛剛有拿大姊留在浴室裡的內褲打手槍了吧!用大姊剛手淫完的內褲打手槍,感覺好嗎?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到內褲上的那灘淫水?那是大姊刻意讓它流在上頭的,剛剛大姊在浴室裡手淫的時候,心裡突然想起你在日記上寫過,你很渴望能吮舔大姊的穴穴,於是大姊把手淫高潮時噴出的淫水,都噴在內褲上頭,讓你能先一步吃到大姊的淫蜜,熟悉大姊穴穴裡頭那股騷浪的氣味。』

『剛剛大姊躲在浴室外偷看你,大姊看到你毫不猶豫地就將內褲上那些淫水給吃了進去,大姊好興奮呀!感覺就好像你已經在直接吸吮大姊的穴穴一般,看到你把我的內褲套在肉棒上打手槍,就好像你的肉棒已經插在大姊的小穴裡頭,一前一後的幹著大姊!那個時候大姊好想敲門進去,讓你直接親吻我的騷穴,把肉棒直接插進大姊的浪穴裡幹唷!不過大姊都忍住了!忍不住的是在你射精在大姊內褲上的那個時候,大姊也把淫水給噴在浴室外的門口了!你要是喜歡吃大姊的淫水,又不嫌髒的話,就把大姊流在地板上的淫水舔乾淨吧!』

『另外,大姊想跟你借你收藏的光碟,你也知道大姊結婚不久你姊夫就去世了,大姊對那些做愛的技巧並不是很熟悉,所以大姊想跟你借擺在最上頭的這片光碟看,學學裡頭的技巧,好嗎?如果你答應的話,那你就把光碟放進光碟機裡,我晚上十二點的時候會出來看,不過,你要答應我,你千萬不要出來,老話一句:大姊會儘早調適好自己的!』

我看了一下放在最上頭的那片光碟,上面寫了一推看不懂的日文,唯一明顯的是標題的四個大字:『姊弟亂倫』。看到大姊這麼快就進行第二步驟的調適,我知道我性福美滿的生活離我不遠了。

等十二點一到,我聽到客廳裡的電視被打開了,大姊果然出來看光碟了!我忍不住地偷偷打開房門,探頭看了一下,只看見大姊身上沒穿內衣,一對豐滿的乳房赤裸裸地掛在她胸前,而下半身僅穿著那件白色的內褲,她半斜倚在沙發上,雙手各自在胸前的山峰及白色色內褲裡頭搓揉著,眼睛全神貫注地盯著電視螢幕裡頭的火熱畫面。

我看了一會兒,心想:大姊不想讓我去打擾她,那我就別打擾好了,不然一個差錯那我們這辛苦經營起來的默契,就全給打翻了!我看我還是回房睡覺好了,回房後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來時看時鐘已經三點多了,客廳電視的燈光也熄了。

感覺到一股尿意便想上廁所,在經過客廳時我突然在桌上發現一張字條上頭寫著:

『今天好累!相信我一定會睡到不醒人事,怎麼吵也吵不醒的!可是…如果有太激烈的事情發生,我大概也是會被驚醒的!』

哇!大姊會睡到不醒人事,這不是直接表明我可以去她房間了,上完廁所後,我迫不及待地走到大姊的房間,剛走進去就發現床頭上正亮著一盞暈黃的小燈。

往床上一看,哇!大姊身上竟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內褲褪到了膝蓋處,豐滿的乳房顫巍巍地躺著,平坦的小腹下接著一處飽滿豐腴的陰戶,白皙無毛的陰戶就像是剛出爐的饅頭,說有多飽滿,就有多飽滿。也不知道是錄影帶的效果,還是希望我進房來的渴望!大姊的陰戶上及腿根處,就像是被洪水氾濫過後一樣沾滿著黏答答的淫液。

眼前大姊這副誘人的玉體,早已使我衝動得不可抑止,肉棒不聽使喚的撐了上來,我心裡七上八下不斷地盤算著,該如何著手?我想即使我現在就上前幹大姊,相信大姊也不會責怪我的。

但是我站在大姊的床前思考了很久,大姊留在客廳的紙條雖然有寫著,我做什麼事她都不會醒來,可是上頭也沒寫明我可以幹她呀!細細一想大姊留字條的涵義,應該是希望我能一步一步來,先熟悉她的身體才是吧!

想通大姊的暗示後,我看著大姊胸前那隨著呼吸一起一伏的雙乳,便迫不及待地伸出手輕輕地撫玩著大姊的乳頭,「嗯!~」大姊輕嗯了一聲,但是她並沒有醒來,於是我更大膽地將整個手掌,貼在大姊的乳房上面上下的揉捏撫弄。

「嗯!~嗯!~」聽到大姊不斷的發出舒服似的嚶嚀,但卻沒有睜開眼睛。

我便清楚地知道,我剛剛猜測一點也沒錯,現在的大姊只是在裝睡,她既然同意我進房玩弄她的身體,我就乾脆玩個夠吧!於是我毫無顧忌地大膽愛撫起來,一手不斷揉捏著大姊的乳房,另一隻手往下貼在她陰唇上撫摸著。

「嗯!~啊!~嗯!~嗯!~啊!!」大姊呻吟的聲音愈來愈淫蕩,讓我差點克制不住就要抬起她的雙腿,狠狠的把肉棒幹進她的小穴裡面。

「啊!~啊!~不要…不…啊!~」隨著我將手指插進大姊的陰道口,大姊嘴裡像是發囈語般的哼叫著,但眼睛仍然沒有張開來。

看到大姊這般配合地,任由我在她身上予取予求,我興奮極了,我拉下掛在大姊腿上的內褲,分開她的雙腿,由於燈光太暗了我看不清楚,於是我索性起身將床頭那盞暈黃的燈轉到最亮。

「哇!好美呀!」如此近距離看見大姊的穴還是第一次,我忍不住呢喃地念著。

大姊似乎有聽到我的讚美,從她豐腴的陰唇中間緩緩地冒出一股淫水,大姊大腿自動地又分開了些,同時用她白皙無毛的陰戶,對著我的臉挺了兩下,聰明如我又怎麼會不知道大姊的意思呢!

我低下頭先在剛剛冒出淫水的豐腴陰唇上親吻了一下,大姊「嗯!~」輕嚶了一聲,同時白皙無毛的陰戶又朝著我連挺了好幾下,這動作也讓我明白,大姊是如何地渴望我舔吮她的穴,於是我將嘴整個貼進濡濕的陰唇,用舌頭賣力地頂開陰唇中間那條裂縫,接著我用吸吮的方式,將包夾在大陰唇裡頭的小陰唇給吸了出來。

「啊!~啊!~~啊!~好!…好!…」大姊終於忍不住地連聲讚好。

我一邊不斷地舔著大姊的大小陰唇,依法炮製地用嘴唇將大姊那躲在陰唇頂端的陰蒂,也吸得冒出頭來,見陰蒂冒出頭後,我轉移陣地嘴唇全力地吸住陰蒂,同時用舌尖快速地滾動著它。

「啊!啊!啊!~好棒!好棒!…再吸…別停下來…」這會大姊終於忍不住說出話了,但是雙眼依舊緊閉著。

我更加賣力的用唇舌服侍大姊的小穴,過了一會,大姊開始有了動作,她的兩隻手拉住我的雙手往上,示意著我握住她的雙乳,我也開始輕重不一地的揉捏起來,大姊的手轉而往下用力地扶住我的頭不讓任意亂動,同時她挺起下體開始扭動了起來,下體配合著扶在我頭上的手,控制著我嘴唇吸吮的位置,一下子陰唇、一下子陰蒂,有時興起連她的小屁眼我都能舔吮到。

就這樣我舔了快20分鐘後,大姊的身體突然地一陣僵直,她屁股高高地往上抬起,接著又狠狠的放下,此時我的嘴正被她緊緊地壓在她的陰道口,她洩了!大姊的小穴終於達到高潮了,我感覺到大姊的小穴裡頭不斷的擠壓著,每擠壓一下從陰道口便就溢出一股淫水噴進我的嘴裡,後來量實在是太多了,我吞嚥不及的淫水便從我的嘴角旁流出,沒一會就把整片床單都浸濕了。

我的唇舌滿足了大姊的欲望,可是我可就慘了,胯下那股熊熊的火棒仍硬挺著。但見大姊似乎已隨著高潮的餘醞沉沉地睡去,最後我只好無可奈何地在大姊嘴上親吻了一下,就回房去睡了。

睡夢中我被一陣撫弄給吵醒,睜開眼時我先看看手錶,早上七點了。再看看坐著床邊的大姊,而她的手此時正握著我的肉棒。

「啊!小俊!…你…你不准醒來…你現在是在做夢,懂嗎?你正在做一場感覺很棒的一場春夢!知道嗎?」迷糊中我終於聽懂了大姊的意思,於是我又閉上了眼睛,任由大姊的擺布。

多美好的一個周末早晨啊!

大姊用手不斷的套弄我的肉棒,時快時慢,逗得我就快忍不住地想抱起她大幹一場。

一會兒我偷偷地睜開眼睛,我看見大姊反而閉上了眼睛,一副陶醉的模樣,用她的臉頰在我的龜頭上摩擦著,摩擦到靠近她的唇邊時,她緩緩地伸出舌頭,開始舔著龜頭,接著又張開口將我的肉棒整隻含進嘴裡。

哇!好舒服的感覺,大姊的嘴巴像吸盤似的,在我的肉棒上下地吸吮。

「滋!~滋!~」大姊的嘴裡不斷發出吸吮的聲響。

一會兒她又往下含住我的睪丸,時左時右地吸進吸出,沒幾分鐘我終於再也忍不住了,趁著大姊又含住我龜頭時,一股滾燙的精液就這樣直接射進她的嘴巴。接著我聽到大姊嘴裡『咕!』地一聲,就把精液給吞了下去,接著大姊又在我的肉棒周圍舔了乾淨,然後丟了一句:「該起床刷牙!洗臉了!」後就轉身走了出去。

由於剛剛直接爆漿在大姊的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所以我賴在床上閉著雙眼,回味這那種感覺,一會我聽到大姊又走進了我的房裡,我睜開眼一看,大姊已經換好她上班穿的OL套裝。

她見我還賴在床上不肯起來,似笑非笑地罵著:「還在回味唷!快些起床了,待會到學校遲到了!…大姊早上還有一個會議要開,所以要先出門了,早餐我給你擺在桌上,待會記得吃唷!聽到沒??」

「嗯!遵命!謝謝大姊的愛心早餐!」我舉起手向大姊敬了一下禮。

大姊被我的動作給逗得笑開了,她臉旁那對小酒渦兒綻放開來:「噗!就你最貧嘴了!一早就逗大姊開心,待會要是我臉上的妝給搞花了,看我回來修不修理你!…好了!大姊也要出門了!你把眼睛閉起來吧!」

大姊突如奇來的要我閉上眼,也不知道是要幹麻?不明究理的我依言閉起雙眼,突然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味像我臉上壓了上來,接著一股濕滑柔嫩的部味貼上我的嘴,昨晚跟我唇唇相依近20分鐘的部味,我當然知道是大姊的哪裡。

只聽到大姊柔聲地說:「不准說話!眼睛不准張開!好好地跟大姊的這裡吻別吧!」

這麼柔情蜜意的大姊,這麼香甜多汁的嫩處,我當然是馬上張嘴細細地品嚐了起來!

「嗯!~嗯嗯!啊!~」大姊細細地呻吟著,過了約三分鐘,一股較濃稠的液體便洩入了我的口中。

只聽大姊:「好了!好了!吻夠了!在給你吻下去我今天都不用上班了!眼睛不准張開唷!大姊出門了!」大姊迅速地起身就離開我的房間,沒多久就聽到客廳大關關上的聲音。

這時我才悠悠地從床上爬起來到浴室洗了嘴臉,走到客廳後我發現我那本日記正攤開放在桌上,在新的一頁上大姊留了一段話。

『昨晚那片光碟很刺激、也很好看,只是那對姊弟最後也太傻了,竟把自己的情感硬生生地壓抑在心底,從此姊弟倆不見面,其實只要他們關起門不管做了什麼事,也沒有人會知道的,你說是嗎?大姊已經想通了!那些什麼倫理道德說穿了也只是騙人自我安慰的話!你說是不是?』 

『昨天半夜大姊被征服了!被小俊的嘴給征服了!感覺很棒,為了感謝小俊昨晚賣力地服侍,所以大姊決定要送小俊一個禮物,中午記得早點回來領禮物唷!』

哇塞!太棒了!大姊的想法跟身體終於都被我征服了,『關起門不管做了什麼事,也沒有人會知道!』這不是意味著以後這個家就都只是我跟大姊的天地了嗎!大姊都想好了,看來以後我可有享不盡的豔福囉!只是大姊到底是在賣什麼關子呀?她要送我什麼禮物?

我想來想去還是想不透,只好帶著大問號去學校發呆地聽課,好不容易我熬到了中午,我飛也似地趕回家。

進門時看見了大姊的高跟鞋擺在門口,大姊也提早回來了。

經過大姊房間時,我看見門上貼了一張紙條,寫著:『小俊!推門走進來,大姊要送你的禮物就在裡頭!』

當我推開門,一看之下不由得嚇了一跳,裡面斜躺著一個身上穿著一套性感情趣內衣褲的女人,正含著媚眼看著我。霎那間我以為大姊去哪找了個女人來陪我,可是仔細一看,這個身材玲瓏有致、臉蛋嬌艷如花的大美女不正就是我的大姊。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