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路走多了總會踫到鬼,那一天我記得很清楚,是入秋的某個星期一,我在早上的業務會議上被老總噱了一頓,問我最近是不是縱欲過度,老是兩眼發黑、精神萎靡,操她媽的老總,誰不知他是因為最近兩家客戶相繼倒閉,好大一筆呆帳收不回來才會如此大發雷霆,可那也不是我放出去的款呀!

我滿腹牢騷,捱了一個上午,好不容易下午趁公出空檔又溜回我的小窩。

當我吹著口哨在浴室淋浴的時候,居然聽見房間門被打開來的聲音,我急急噤聲,把水龍頭用力旋緊,側耳聆聽房間內的動靜。隔著門扉我聽見高跟鞋的足音停在門邊,應該是林明莉回來了,她在門口脫完鞋子,走向書桌,然後咿啊一聲,她坐在書桌前拉開抽屜,不知焦急的找尋什麼東西?

我摒氣凝神的站在浴室,漸漸腦中居然浮起強奸她的歹毒念頭,有一對撒旦與天使在心中不斷交戰搏斗,最後撒旦一劍刺入天使心窩,血液開始往我腦門上湧。

其實這也難怪,對著相片意淫如此之久,如今活生生的人就在眼前,我怎按捺得住心中翻騰的色欲。

我首先擦干身子,用純棉背心牢牢蒙住臉,其它部位就讓它保持光不溜丟,免得待會穿穿脫脫自討苦吃。至於工具,我拿了幾條毛巾、發束,還有一把馬桶刷以備不時之需。

聽見門後林明莉的聲音,我輕輕推開門,瞥見一個嬌俏背影側坐在書桌前,美麗的右臉微微向著我,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飛身撲了過去。

「哇!你是……」

她面色倏地轉白,驚惶的嬌呼失聲,我沒讓她來得及喊叫出來,一把環握她的上身,另一手沒命的住她的小嘴。

「嘿嘿……安靜!你吵著別人,我就不讓你好過。」她在我懷中劇烈掙扎,一雙粉腿試圖往後踢我要害。

我雙腿夾住她的粉腿用力蹬上了床鋪,然後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她嘴巴堵上毛巾,雙手綁在兩側床柱,而雙腳就用被單牢牢捆在一塊。

等到大致搞定後,我已經累得氣喘籲籲,生平第一次干這種勾當,我有點膽怯,可是事情既已經開了頭,就不可能會有中止的打算。

她一如耶穌被釘上十字架般,整個人張成了十字型,可是耶穌受死是從容以對,她卻目含淚光,嬌軀活像蝦米一般亂彈亂跳。

也許太過炎熱,還是基於本能反應,她扭動抵抗的動作有點欲拒還迎,呼吸變得緊湊,身體開始發熱,也忘記了大聲求救。於是我開始激情地吮吸她的舌尖,將她的津液完全吞入。

然後再低頭仔細去瞧我的獵物,穿著一套合身的灰色套裝,小背心、襯衫、窄裙,伏貼的裹住曼妙並帶著誘人香氣而且曲線迷人的胴體 。巴掌大的臉龐明眸皓齒,五官深邃,比照片上更顯明艷動人,隨著身軀不斷掙動,窄裙上縮到大腿根部,露出淺灰色絲襪裡窄小的銀色內褲,正是我第一次闖入用來自瀆的那件。

看到她白皙而充滿彈性的大腿,鼻子聞到她身上飄來的蘭麝香味,我的老二馬上硬了起來。這時她知道降臨到身上的將會是什麼,停下了掙扎,滿含企求的望著我。

我看得幾乎怔了,媽的!怎麼會有這麼動人的女人,笑也漂亮,哭也銷魂,而且越是哀惋無助,越發撩動我心中熾熱的欲火將她吞噬的衝動,我傻傻望著她半晌,然後我計上心頭,對她說︰「你該知道我要對你做什麼吧!不過只要你不吵不鬧,乖乖聽話,也許我還沒插到你的小穴穴裡就射了出來,那樣你說不定就逃過一劫了哦!可是你只要一叫,我就馬上強奸你的騷穴,不管你有幾個洞,我都會狠狠的操爆它。」我斬釘截鐵的說。

果然她沒有大聲嚷嚷,只是低聲的說︰「我不叫,只要你不強奸我,我會聽你話。可我下個月就要結婚了,求求你讓我把第一次留給老公好嗎?」她懇切的望著我。

「呸!我就不相信你還是處女,先前我已經把你的東西翻過一遍,你的內衣褲全是騷包火辣的式樣,穿這樣的衣服怎麼可能沒給男人插過?」我難以置信的回她。

聽到「給男人插」四個字,她臉上不禁升起紅霞,小嘴囁嚅的說︰「是……是真的嘛!」

她那還秀的樣子又挑起了我更深一層的性慾,於是我雙手開始伸入她的T恤裡面,去搓揉她的乳房,然後拉開了她的奶罩,雙手緊緊握住了那對渾圓、堅挺、光滑的乳房。

我迫不及待地掀開了她的T恤,一頭埋入了那他胸前的深谷。舔拭,吸允。

我的舌尖慢慢的在他胸前的巨乳上遊動,慢慢移向她的鎖骨,然後停在她的耳垂輕輕舔了一下然後說:「那你總該看過男人的肉棒吧?」我將用手將她的頭撐起看著我的老二然後問她。

而她目光躲避著眼前的龐然大物,羞赧的點點頭。

「沒聽到耶!到底看過沒?」我佯裝不懂的追問。

「看……看過!」她的聲音低若蚊蚋。

我很滿意她的答案,起碼她沒扯謊說未曾看過,一個二十來歲的漂亮女子連男人的性器官都沒看過,打死我也不信。

我松開她腳上的束綁,卸下她的絲襪、窄裙,並且由胸前解開背心、襯衫以及胸罩,她只本能的閃躲幾下,大約知道在劫難逃,最終柔順的任我除卸衣衫。

「你說過的,只要我乖乖聽話,讓你射……射精,你就不插……進來的。」她夾緊雙腿,疑懼的提醒我。

「呵!你還真有把握,知道我會提早射出來,莫非你都這樣幫男朋友解決掉的?嘿嘿……難怪可以保住處女之身。」眼前的她已經接近全裸狀態,兩顆瑩白的乳球和粉色的乳暈從對開的衣襟跳脫出來,悠悠顫顫、玉白無暇。

我搓了幾下豐盈柔軟的乳房,她眼光無助的望向一邊,眼角滑下淚珠,貝齒緊咬櫻唇,嬌軀簌簌的直發抖。

我心中有氣,冷哼一聲︰「干嘛!給我摸一下會要你命呀?裝一副什麼處女樣!」手掌更是用力揉弄那對熱呼呼的乳房。

她干脆閉上了雙眼,雙腿緊緊闔起。

「哼!」我一伸手用力將內褲往上提,銀色小內褲陷入小陰唇中,兩片肥厚的外陰唇翻將出來,緊緊嵌住狹長的布條,在暗沈的唇瓣上陰毛修剪整齊,只剩短短的毛根。

「啊……痛!」她低嚎一聲,粉腿往一旁閃躲。

我沒讓她躲開,壓住雙腿,我把頭湊近她的陰戶,用舌尖撥開深陷中間的布條,一個肥美鮮嫩的小穴就此坦露在我的面前。而當舌頭劃過陰唇的那一瞬間,她全身一陣抽蓄,雙腿在我手中一陣大力,沒能掙脫開來,徑自嗚嗚咽咽飲泣起來。

乍聞酸澀的女穴氣味,我的氣血幾乎全湧向胯下,腦袋昏沈沈的,只想恣意狎玩。

眼前的小穴是年輕的、曼妙的,色澤稍沈卻不晦暗,肌理緊實而不下弛,豐盈的恰到好處,芬芳的賽過珍飧,兩道伏貼的春瓣密密的遮蔽花徑,只在我舌尖踩探之下,才顯露其中的別有洞天。

我瘋了似的品嘗她下體流出的密汁,吸允她的每一寸肌膚,沒放過任何一處溝壑,而就算她的悲泣也未曾停過,可呼吸也開是因為我的挑弄而開始有點緊湊。體問也稍微升高了,我的舌尖繼續再她的陰戶用力的蠕動著,直到我的舌根酸了、老二麻了,我才停下動作,跨到她的胸前。

「來!小美人把嘴巴張開來,你不把我吹出來,我就真的干你了!」我吩咐道,手握著老二跪在她粉頸左側。

她面色慘白,張開盈盈淚眼,眼底有無盡的嫌惡。

「怎樣?還考慮呀!我的可是等不及了!你再不張開嘴巴,我就插你下面的洞!」我淫笑著。

粉臉掠過一陣紅暈,她艱難的張開櫻唇,淚水更是泉湧。我的老二沒作任何遲疑,瞬間插入她的小嘴,龜頭觸及溫熱的舌頭,浸潤在潮濕而黏膩的律液中,渾身舒服得醉生夢死。

「嘿嘿嘿!你不賣力點把我弄出來,難道想把做為處女的第一次送給我嗎?」我陰惻惻一笑,提醒她加把勁為我服務。

聽到我剛說過的話,她猛然一驚,原本死張的小嘴開始動作起來,含著陰睫不斷吸吮套弄,間而拿舌尖撥弄馬眼,或含住龜頭劇烈滑動。

「唔……喔……好棒……沒想到你這麼會吹,有這種絕技沒去當妓女真是可惜!」感覺溫熱的舌尖劃過每一處敏感的地方,帶來亢奮無比的快意,我失聲贊道。

她淚眼婆娑,雙頰卻因羞恥而微微泛紅,大約感覺到嘴裡的陰莖已經硬到骨裡,開始勃勃跳動起來,她張大嘴巴更是狂吞猛吸,每一下幾乎直入咽喉,然後含緊玉睫往外拉拔。

不到三分鐘,我的陽精就險些讓她吸了出來,在一次爆發邊緣,我及時抽出老二,深呼吸幾口,壓抑住前湧的怒潮。然後將老二輕輕挺住她的粉嫩的陰唇。這時候的我只是向想更進一步的佔有她。

「唔……你怎麼可以這樣……明…明說好了射出來就饒過我,怎麼可以臨時打住?」她心有未甘的埋怨道。

「呵!原來你想吃我精液的呀?」我不懷好意的問她。

她滿臉通紅的想了一下,一咬牙,點點頭說︰「嗯!人家真的想吃…吃你的……」至於吃什麼東西她就接不下去。

縱使知道她是逼不得已,滿心只是想讓我提早繳械,我還是不爭氣的心中一蕩,喘著氣說道︰「嘿嘿!現在我不要你吃我的了,我要你舔我的屁眼……哈!我心想美女舔屁眼的感覺一定很棒,而且永生難忘。」

她臉色再度翻白,幾乎叫了出來,她發抖著說︰「啊!不……不,我不敢,那…那裡髒死了…………我比較喜歡……喜歡你的…我想還是含你的肉棒好了」

「這也由不得你,還好我剛洗過澡,屁眼也不算太臭,要是你不敢舔,我看我干脆就強奸你算了!」轉過身,我仍然緊壓她的雙腿,屁股就擡在她的粉臉之前。

好半晌沒有動靜,我等得不耐煩,於是威脅說︰「我數到三,如果屁眼還是沒有感覺,那我就當想被我強奸囉~」

「一!」我數出第一聲,她開始啜泣起來。

「二!」還是沒有動靜。

「三!」聲音才落下去,一股溫熱濕滑的感覺由屁眼傳來,如同無上綸旨送達各個細胞,打通體內奇經八脈,精關開敞,春潮泉湧,一想到這麼個漂亮女孩催吐丁香舔舐自己的屁眼,我扼抑不住,水箭一般的陽精霎時噴向身前的美乳。

舌頭才翻過兩番,她發覺我在頻頻打顫,知道我已經埋單了帳,於是收回丁香,小聲的問︰「唔!這樣可以吧?你放過我,我絕對不會報警的。」

我癱在雙乳之間,足足在高峰停留許久才回過氣來。鼻子嗅幾口她肌膚上的處子幽香,我不言不語的坐起身,取過毛巾,用蠻力將她的左腳綁在左前邊床柱上,右腳綁在右前邊床柱上,一副修長豐腴的胴體開敞成8字形,陰戶同菊穴一齊大剌剌地向著天花板。

即使是處女緊閉的陰戶,在這樣的畸型捆綁下也不得不張開了唇瓣。然後我將肉棒強行塞入她緊密的肛門慢慢得抽送著。而她也只能像小貓被我壓著掙扎著說,「啊!你干什麼……你不守信用……你……你一定會後悔的……救命啊!」她歇斯底裡的掙扎著,我來不及堵上她的嘴巴,淒厲的嬌啼在山中傳了開來。我將陰莖拔出然後說,「嘿!後悔?沒好好操死你這騷貨才會後悔哩!就你那麼笨,跟壞人談信用還不是與虎謀皮,你竟然當真!」我及時堵上她的嘴巴,隔著尺許,我陰陰的冷笑,看著膣腔裡外露的艷紅息肉以及一脹一縮的輪狀菊肛,我慢慢的又把老二搓得發硬起來。

「唔……唔……嗯……」她不死心的拚命晃動,呼吸確不自住的變得頻密。我再度親吻她的嬌軀,沿著小腿,舔大腿內側、然後直搗發顫的陰唇、舔緊縮的菊肛。雖然沾有我的精液,我的手也順著她的鎖骨滑下,搓揉她那挺翹的乳房以及粉色系的奶頭。甚至我還捧起她慘白的巧臉親她的眼窩、鼻梁、芳頰以及晶瑩的淚珠。著時候她也克制不了身體的本能,順著呼吸也開始輕輕呻吟。

在我的狼吻之下,她臉上的驚惶失措漸漸消失不見,繼之而起的是充滿怨恨的目光,像一把利刃,射在我出露的半張臉上。「怎麼?恨我嗎?想殺了我嗎?嘿嘿……只不過你沒這個機會,現在你能做的只是好好享受第一次破瓜的滋味,好好體會!人生可就只此一次。」我揉了揉沾滿唾液的陰唇,下體的那根陰莖早已蓄勢待發。她知道是難逃一劫了,於是緊咬著紅唇,乖乖的讓我講粗大的陰莖挺入。那一瞬間,她因為受不了處女膜撕裂的痛楚,「啊!」了一聲然後抓著我的雙臂。「好…好痛!!要裂開了,求求你…放過我好嗎!」她痛哭,然後哀求著。「忍忍吧,很快就過去了…我儘量溫柔點…多一下你就會變成對我發浪的小賤貨。」我笑著說。然後繼續抽插著處女的陰道。

過一陣子,也許是她的陰道慢慢適應了我的肉棒的大小,哭聲慢慢轉化成性感的呻吟。雙手滿滿順著我的手臂滑上我的肩膀然後用力的抓著。

而這征服後的成就感更讓我慾望更強烈,然後慢慢將抽插的速度九淺一深地加快。「怎麼樣小賤貨?很舒服吧?」

她沒給任何的回應,只是將臉別了過去。

此時我更用力的在她開始發騷的淫穴抽動,而這一次的衝擊完全將她的矜持攻陷。

「啊………啊…嗯啊……哦…爽……啊……好舒服…嗯啊…老公…再用力點…」

她全身發燙,巨大的雙乳隨著我的抽動而不斷的搖擺,雙手也在我背後留下了幾道爪痕。然後將臀部擡高,讓我可以更深入的占領她的慾望。經過約二十分鐘的激情,我察覺她陰道開始緊繃,讓我的肉棒也開始有了射精的感覺。於是我抓住她纖細的小蠻腰,下體也自然更瘋狂用力的抽動。

「哦啊!!啊………好爽!我身體怎麼了?嗯…好爽!」

她為人生的第一次高潮吶喊著。而在我射精前挺入的同一瞬間,我感覺她下體也留出大量的淫水,讓周圍都濕了一大片。然後我們兩個人擁抱,靜止在那一瞬間。值到她的呼吸慢慢緩和…

處女的初次果然無比緊澀,我從她的抗議到征服她的貞潔,帶出了片片落紅。血液夾著體液讓性器官的交合充滿黏滯與不順,雖然心神亢奮無比,但個中滋味著實算不上有多棒。我看著她說,「原來你這騷貨還會潮吹啊?爽死你的老公我哦~」

而她那滿足並帶著恨意的目光和我互望。然後一滴眼淚滑過她美麗的臉龐,順而流下。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強上了酒醉昏睡的美女老師、新來的美女老師
酒店豔遇
公寓管理員
四個制服美女整晚給我操
正妹老師淫亂事件簿
強姦了醉酒昏睡的美女老師
強姦大波美女
凌辱校花
家庭教師與我的初體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