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十五歲的時候,我強姦了媽媽。

媽媽像平常一樣,剛外出喝酒,而我則是在家看著電視。

我六歲的妹妹,珍美,已經上床睡覺了。

時間大概是凌晨一點,媽媽跌跌撞撞地走進屋裡,一路走回她的房間。

幾分鐘之後,她跑進浴室,趕在張嘴嘔吐的前一刻,趴在馬桶邊。難怪爸爸會留下我們,如果他總是要看到這副醜態。

不久,媽媽安靜下來,卻並沒有出來,我無奈地走進浴室,看看媽媽是否需要幫助。

媽媽睡倒在馬桶邊的地板上。

我認為,讓珍美在起床的時候,看到媽這副樣子,那可能對她不太好,所以我決定把媽媽帶回臥室。

我撐起她,開始一步一步地把媽媽拖回房間。

因為媽媽身上穿著絲質晚禮服,很容易就從我的手裡滑開,所以即使我身材很高大,又強壯,把媽媽拖回房裡仍然比我想像中花了更多力氣。

在臥室裡,我還是沒辦法把媽媽抬到床上,幾番思索,我只好開始拉開她的晚禮服,試著抓個更好施力的位置。

當我把衣服往上拉過媽媽的臀部,露出她腿間的分叉處,我十分震撼地發現了她的蜜處!

你往往不會想到自己媽媽有一個蜜穴;但它真的有!

從勃起的速度,我立刻察覺自己犯了個大錯,縱使她是我媽媽。

她包裹在純絲白內褲中的熟嫩蜜穴,對我來說,刺激太大了!

我停止手邊的動作,先確認一下她有否醒來。

幸運地,她完全熟睡,什麼也沒發現,我拉開內褲的橡皮筋,從她的褲子凝視進去。

當我注視著媽媽的腿間叢林,胯下的肉棒開始腫脹。

我開始隔著褲子搓壓肉棒,讓它更加茁壯。

跟著,我脫下褲子,拉出細長的肉棒,開始搓揉,緊盯著眼前女人的蜜穴。

在我回到現實之前,我已經扯下媽媽的內褲、攤開她的粉腿。

我好奇地檢查她的蜜穴,手裡繼續搓弄肉棒。

毛髮濃密的小丘陵,形成了個美妙的分岔,花唇大大地張開著。

我看得見她蜜穴的不同部份。

我動手去磨擦。

我終於找著了她的蜜穴,開始將肉棒緊緊地迫入她體內。

我想看看媽媽的胸部,是否真的比學校那些年輕女孩大上許多。當我肉棒不斷地衝刺時,雙手也不斷地推擠、揉弄媽媽的胸部。

本能地,當我終於將她的晚禮服拉過胸部,我開始抽吸她的乳房。

當衣料拂過乳頭時,一定扯到了它們或其他地方,這使得她從酒醉中醒來。

我沒有真的注意到,因為我當時正俯在她身上看著肉棒在她濕潤蜜穴中進進出出。

當我狠幹她的時候,一對胸部上上下下地彈起。

「什麼……?」媽媽問道,往下看著她腿間分叉處,還有我!

「強尼!」她哭喊聲,「你在幹什麼?離開我身上!下去!」她試著把我推開,但立刻被我抓住手腕。

我沉溺得太深,無法停止了。

「閉上妳的嘴,媽!」我道,「讓我干妳……!」

她拚命試著抽回手臂,但我將她的手壓下。

她更努力地挺動臀部、彎曲身體,試著把我推開,但我只是更用力地壓下,大聲道「媽,我還不曾幹過任何人,別亂動!」但她依然掙扎,逼得我摑了她幾耳光。

我從來不打媽媽,但這顯然感覺不錯。

我又再做了一次。

跟著,直到最後,當我幹著她的時候,她只是認命地躺在那裡。

她一直躺在那邊不動,除了一雙豐乳,隨著我的抽插而晃動。

我的肉棒被媽媽蜜穴的蜜漿染得濕滑。

最後,我有了將射精的感覺,那種每當我看著色情圖片,手淫到最高潮時候的感覺。

我感覺到睪丸越縮越緊,肉棒腫脹,直到它不能承擔壓力,開始射精。

我將精液深深地射進蜜穴,我感到她的蜜穴有著額外的膠黏,混合了我的精液與她自己的蜜漿。

我翻下她的身體,站立那裡。肉棒凋萎,筆直吊下,看著她蜜穴中的精液一點一滴地掉在地板上。

結果,媽媽走去浴室,而我快步跑離開,回到房間就寢。

一年多後,我又姦了她。

時間滿晚的,大概又是一個早上,當我剛剛結束與仙蒂(一個和我約會已兩個多月的女孩)的約會而返家。

我知道自己正腫脹的發疼--而再一次地,我看見了媽媽。

像平常一樣,她又喝個爛醉,心情不好。

「你剛剛這幾個小時去做什麼了?」她含糊地道,「你已經這樣混了一星期了!」

「操!」我說。

「我操妳,妳這個醉鬼!」然後我想,有何不可?

「媽媽!」我開始往她那邊移動,「干妳,想不想像上次那樣來幹一次?」我知道她還記得。

「不要,閉嘴,然後離我遠一點,強尼。」她道,然後往後退開。

但我跳到她身前,舉手就是一巴掌,立刻打的她跪下身。

我揪著她的頭髮,令她抬頭看我。

「妳知道我今晚做了什麼嗎?我干了仙蒂!」我開始脫下褲子,「首先,她幫我口交。妳會吸我的肉棒嗎?」我的肉棒已直直地頂在她臉上。

「會不會?」我又問。

她點頭道:「不!別這樣-」我立刻給她一耳光,「吸著它!」我感覺自己已非常需要。

「不行!」我再摑她。

然後,我把龜頭抵在她嘴唇邊,猛摑她的臉,直到她肯張開嘴。

我將肉棒頂進她嘴裡。

她想要作嘔,但我馬上給了一耳光。

「不准用咬的,媽媽,只准像吸牛奶一樣的吸!」我道,然後在她嘴裡抽送。

當我把肉棒深推入喉嚨,她幾乎為之窒息。

「仙蒂幫我吸的時候絕不會這樣,媽媽。妳應該學習怎麼好好幫人口交!」說著,我又把肉棒推入她的喉嚨。

這麼幹了一會兒後,我終於把肉棒拉出,又是一巴掌,把她打的趴在地板上。

「現在,脫光衣服!」我指示道,「我想像干仙蒂那樣干妳!」我強扯開她的上衣。

但她僅是用肘撐著躺在那邊。

她仰頭看我,「不要!」這使我勃然大怒。

我低下身,看著她的臉,以平靜的聲音說著,「開始脫光妳的衣服,否則我會把珍美拖到這裡,對她做我想對妳做的事!」一提到妹妹,她大口喘著氣,手緩緩移到鈕扣上。

她站起身來,敞開其餘的襯衫鈕扣。

她把上衣拋開,露出了籠罩在胸罩之下的美麗胸房。

把手繞到背後,她解開胸罩扣子,讓它從手臂滑落於地。

然後她開始褪去褲子,但我阻止她。

「仙蒂喜歡磨擦她的胸部。我要妳也磨擦妳的胸部,媽媽。」我說。

「立刻開始!」我吠道。

結果,媽媽開始磨擦她的胸部,持續一個圓形的循環動作。

「揪著這些乳頭,我要妳讓它們變得堅挺,像仙蒂一樣!」她開始揪起它們,使乳蕾挺立。

我道,「仙蒂的乳頭是自己挺起來的,妳還要更多的練習。現在,脫掉褲子!」

她依命脫去褲子,慢慢走出來。

她站在那裡,身上僅有一件白內褲,豐滿的胸房挺立著。

「磨擦妳的騷穴,媽媽。」我指示著她的蜜穴,「我要看到妳把內褲全部弄濕!」她把手滑入內褲,開始磨擦她自己的騷穴。

幾分鐘後,我看見內褲上出現一個小濕點。

「好,現在趴下,四肢著地。」

她沒有動。

我直走到她面前,就是一耳光。

「趴下!」在她四肢著地後,我可以看到她的屁股比平常看的更美,她的乳房幾乎垂到地板!

我也坐下身,將她的內褲拉到膝蓋。

我揪了滿把頭髮,把她推臥。

「媽媽,母狗,我想看看妳的騷穴!」順著陰毛的指引,我將手指滑入騷穴,沾取蜜漿,把蜜漿擦在肉棒上。

然後猛地一個俯衝,撞進她的肛門。

「仙蒂不讓我做這個!」我大叫出聲,「最好給我躺好,媽媽!」我將龜頭壓入她的屁股。

她試著想搖出去,但我左手緊緊揪死她頭髮,不讓她動。

我另隻手則是在推拉肉棒,奮力在這堵塞的屁股洞中更進一步。

「如果仙蒂看到我插妳的屁股,她一定會嚇死!」我說著,用力再用力的推進。

媽媽很痛苦,當我把超過一半的肉棒捅進她的肛門。

當肉棒進進出出,我可以明顯地感覺到那股迫力。

眼淚滑下她的臉,但我故意忽視那個。

我的肉棒是我現在唯一能想到的東西。

我開始射精,把精液像爛泥一樣全射入她的屁股,當我把最後幾滴精液射入她屁股之內,一對睪丸猛力地頂著她的蜜穴。

把已柔軟的肉棒拉出她肛門時,發出了一些細小聲音。

「下一次,媽媽,當我要的時候我就會進來。」她點頭,躺在地板上喘氣,眼淚緩緩地流下她的眼睛。

週末,爸爸回來了,要我過去和他同住。

我不認為媽媽說了什麼事物,來讓爸爸發狂或是怎樣的。

從那以後,我不常再看到媽媽,也沒機會再幹她。

我最近又有些想要了。

也想和妹妹珍美來一下……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淫蕩的酒店領班
局長與老婆
夜色中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