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是一個勤奮的工人,習慣了長期在烈日暴曬下工作,皮膚黝黑,樣貌粗獷。在單位他是工作的模範,但在家裏卻時常酗酒,脾氣時會變得很壞。一喝醉他就會莫名的發火,不僅僅是沖著我們,而且是沖著這世界上的每一個人,大打出手。

最終,父親為此付出了代價,由於一次酒後惡意傷人被判入獄兩年。

臨走前他握住我的手唏噓的說,現在是我是這個家的主人了,我要負起照顧媽媽和弟妹的責任了。

我不顧媽媽的反對,放棄了學業,也進了廠子裏當起了雜工,由於雜工必須連班倒,一周裏我總有四五天要住廠裏,但這樣子能多賺些錢。

家裏實在太窮了,還要供弟妹上學,我拿的這些薪水只剛夠抵家用的。所以我幾乎沒有什麼娛樂,也不交女朋友,能回家的日子總是早早的回家,然後幫媽媽做這做那,媽媽是個很柔弱的小女人,以前弟妹中她就最疼我,現在就幾乎把我變成她的依賴。

日子很快過了半年雖很艱辛,卻充滿溫暖,對我來說回家的感覺真好,教育弟妹規劃家裏的用度,慢慢的我覺得我和媽媽就象兩夫妻,在一起努力的維持著家計,滿帶溫情。

我對家越來越依戀,對媽媽也越來越依戀,我也感受到媽媽對我也越來越親熱。

記得那是父親入獄的第七個月,設備大修停工一周,那晚媽媽看我總無聊呆坐,就心疼的提議和我打牌,「好啊」我高興的站起來準備去拿牌,忽然瞥見媽媽的領口半敞,她那對堅挺的豐滿的乳房欲蹦欲出幾乎全裸著,我的臉忽的漲的通紅感覺從沒有的燥熱,媽媽順著我的眼光也瞬的明白過來,臉上一片糙紅著掩住衣襟,房間裏頓時彌漫起一種令人緊張躁熱的氣氛。拿牌的時候我和媽媽的的手不小心碰到一塊,我和媽媽的身體都像觸電似的顫抖,隱約間媽媽胸前的乳房顫巍巍的十分誘人。於是我的手總是不經意的碰向媽媽,我的體溫迅速臌升。

牌幾乎是亂打的,我出錯了好多,媽媽也出錯了好多,弟弟妹妹只喊沒勁,到了十點多,都要去睡了,媽媽開始忙裏忙外的幫著他們收拾,我則呆呆的坐著不停的理牌。終於看著媽媽停下來了。

「媽媽,我們……再打兩付吧」我鼓足了十萬分的勇氣,「好啊」媽媽的臉始終泛著紅潮不敢正視,「兩人打啥?」「雙……雙人橋吧」我幾乎快聽不到自己的聲音,心裏緊張萬分,眼角瞥見媽媽早已雙頰紅「隨……隨你」媽媽也聲如蚊蟻。

我們這,雙人橋是窮人的牌,輸了不輸錢一件件脫衣,誰脫完了誰輸,所以又叫蜜月橋,說新婚夫婦或戀人打這牌是性交前戲的一部分。我感到說不出的溫暖,媽媽答應了,我的陰莖漲膨膨的,我想要媽媽。天雖然很冷屋裏卻熱的象鍋爐,可能心有旁顧,我一路的慘敗,身上衣服一件一件的脫下,惹的媽媽偷著嘴笑,氣氛又輕松起來。於是我定了定神專心的打將起來,這下時來運轉,接下來我一直贏,眼看媽媽的脫下上衣、短裙、絲襪……媽媽脫的時候我心直乒乒跳,只感用眼角偷偷看。

我又贏了一把,隱約看見媽媽把頭低的很低很低,慢慢地媽媽的胸罩落在了地上。我鼓起勇氣抬起頭,盡管燈光昏暗,我仍可以清楚的看見媽媽那對渾圓的乳房,尤其是那兩顆櫻桃般的乳尖完全赤裸著,我的心跳越加急速,雙手也微微的發顫,「媽媽……你真美」「傻子」媽媽嬌嗔的聲音象磁石般。我的腦嗡嗡亂響,心快要從胸腔裏跳出來。我再也忍不住,幾乎顫抖的站起來,一把將媽媽抱進懷裏,媽媽「嚶」的一聲,我的嘴就已經迫不及待地蓋住了她火熱的櫻唇。媽媽象化了一樣的無弱,熱烈但生疏的回應著,任我勾出她的嫩舌肆意的吮吸,手漸漸攬住我的脖徑,媽媽的身子始終在輕顫、在輕吟著「不……不能……的」人卻完全偎進我的懷裏。

我和媽媽如合逢般的摟著,慢慢地慢慢地一起倒入雪白的沙發裏。媽媽緊閉著眼滿臉紅暈。我左手緊握住她的手,將唇緩緩地順著媽媽的手臂,爬上她業渾圓光潤柔若無骨的肩頭,右手則偷偷從她的腰側爬上媽媽的胸前,握住媽媽豐滿的乳房。媽媽睫毛輕顫雙唇微張也不可抑制地顫抖,身子仿佛不安似地蠕動,時而交互地曲起又伸直光裸的長腿。我快炸了,手變的急促貪婪的搓揉著媽媽渾圓秀麗的乳房,近乎粗魯地拉扯下媽媽的短褲。媽媽嚶嚀一聲,兩手遮住了臉。雙腿夾的好緊。我的陰莖在媽媽那渾圓柔嫩的大腿上來回的摩擦,原本早已硬挺得它更是漲得難以忍受。我開始熱烈的親吻媽媽的胸脯,媽媽也瘋狂了起來,只一個勁的嬌喘著:「嗯,…嗯…」

我順勢把媽媽的兩條雪白大腿分開,媽媽的屁股完全抬離了沙發,縈縈的碧草在我的呼吸下微微的飄搖,神秘的門扉卻仍然關得緊緊的,只現出一道沁滿晶瑩露珠的紅線……我全身肌肉象繃起來一樣,陰莖滾燙地插入媽媽的陰道裏。「啊」當我進入的媽媽體內的一瞬間,媽媽一聲嬌呼,羞得身子燙極,兩條光滑的大腿死命的夾住我的身子。

我饑渴的吸著媽媽小蛇似的舌頭,下身挺挺直直地繼續向前纏進。陰莖一分分進入了媽媽的體內,充滿的溫熱濕潤的感覺。

空氣中凝結著性愛的眩昵,我和媽媽在沙發上不停的抽動交合纏綿。忽然「媽媽,媽媽我睡不著」「啊!」我和媽媽快速的分開,手亂舞著隨地抓衣服,只見弟弟揉著眼從屋裏出來,媽媽臉上布滿著紅潮,拿著我的漢衫擋在胸前喃喃的「寶……寶貝怎了……媽……媽陪你」「哈哈哈,哥哥羞羞光屁屁」我和媽媽臉都燙的通紅,「不許胡說」媽媽打了弟弟一個頭粒,忽又「嚶」的一聲嬌羞的轉過去,原來剛這一刻我熬不住射精了,我隨手抓著的是媽媽的內褲,一陣急流射在媽媽的內褲上又流到沙發裏,我看著媽媽的陰部也是濕漉漉的。

幾乎是混混噩噩的回了房,我倒頭就迷迷糊糊地睡過去了。第二天我要開班,起來卻很失忘沒有看見媽媽,顯然她躲在裏屋,早飯早放在桌上了,沙發也清理過了只留下一塊明顯的黃漬。這次一上班就要十天,真不知這日子是怎麼過的,我從沒有這麼亂過,好多的部件不合格還挨了訓。做完第六天,我倒完班回宿室,那時剛過了十點,我困極了倒頭就想睡。

突然有人敲門,八個床鋪的宿舍只小權還躺著,不過睡的很死,是誰這時敲門真討厭。開了門我忽覺得象暈了頭,呆傻的,是媽媽。

媽媽很憔粹很無助的樣子,我們都沒有說話,我把媽媽一把抱進了懷裏,媽媽輕輕的抽泣,溫軟的身體和身上的體香了讓我充滿了憐愛。「媽媽……」「小……傑……」我不由分說地把媽媽一把抱起,偷偷摟進我的被窩,拉籠蚊帳。

「是誰呀!」小權迷糊的。「沒……沒人……」我不待話說完,嘴就含住媽媽的嘴唇,溫柔的流著淚吻著她,我不知道怎麼會流下淚來,可能是太興奮了吧,那時感覺似乎是歡喜得整個人都快要飛了。媽媽還在昵昵的抽泣,但明顯帶著甜蜜。我一面吸吮著媽媽的香舌,一面手從媽媽的衣服下擺伸了進去,毫無障礙的摸到了媽媽翹翹的乳房,媽媽的乳房是那樣的柔軟那樣的尖挺,隨著我的動作,媽媽的喉部也發出了輕輕的吟聲。

很快,我就把媽媽上衣完全腿下,媽媽嬰兒般白皙的胸部隨著起伏在泛黃的柔和光線下明暗變化有致,那一剎我心神為之顫栗不已。媽媽還很難為情,發現自己半裸的樣子,嬌羞極了,雙肘拼命地想遮擋胸部。但是她那嬌羞嫵媚的神態更深深的吸引了我,我幾乎是拉般的扯掉自己的衣服,很快再次壓上媽媽的玉體,勃起的陰莖隔著睡褲抵著她的小腹,重新摟緊媽媽,再次吮出她的香舌,然後是她的耳垂,玉頸,媽媽不時輕輕膩聲吟著,吟著。

親呢的纏綿中,我慢慢吻到了媽媽平坦的小腹,抬頭一看,媽媽已經閉上了眼睛,嬌嬌的喘氣。我輕輕退下媽媽的內褲,媽媽含露待放的玉門在稀疏的體毛掩映下出現在眼前,媽媽白皙的臉色愈發發紅了,呼吸也明顯變得粗重起來。我愈加興奮起來,堅挺的陰莖對著仍在不斷顫栗的媽媽很快順利的滑入了陰道深處,媽媽這時也一改剛才的矜持,開始主動吮吸起我的舌頭,並且睜開了眼睛嬌羞的看著我慢慢開始抽動,隨著我抽動的加快,媽媽的呼吸更粗重起來。

漸漸的我開始加大插入的深度,媽媽的小腿反纏上我的膝彎,雙手始終緊緊摟住我的後背,我們幾乎融在了一起,漸漸的我感覺到陰莖似乎碰到了什麼阻礙,而媽媽的哼聲也響了起來,小腹不斷抬起迎合著我的抽插,我知道快插到媽媽的子宮了,那就是孕育我的聖地所在呀,想到這裏,不禁陰莖一陣酥癢,我知道自己快要泄了,媽媽雙手撐在床單上,努力的迎合著我的抽插,嬌吟聲一度幾乎失控,但是因為擔心被住在旁邊的小權聽到,又很快壓住了聲音,突然我失控般的低喝一聲,陰莖幾乎是筆挺地直立在媽媽的陰道內,媽媽嬌吟的聲音也突然為之一拔,雙腿則緊緊夾住了我,媽媽的陰道開始劇烈的抽擠,一股股熱流沖擊著我的玉莖,我覺得玉莖一陣電擊般的感覺,開始在媽媽的子宮內開始噴射。那一刻概不長,但感覺真是天長地久一般:擁吻著強烈噴射。

我第一次在女人的體內射精,精液射入的是媽媽的體內。好一陣子,我才無力的慢慢放開了媽媽的雙腿,陰莖也慢慢的退出了媽媽的體內。但我還是俯伏在媽媽身上不停的吻著媽媽,媽媽也回吻著我。忽然,媽媽想要起來清理汙物,我不讓。媽媽羞澀的「會很髒的,沙……沙發上就留下了」。「沒事的,我要留著」「嗯……」我和媽媽就這樣甜蜜的躺在床上訴說起衷腸。

「父親入獄後那半年,媽媽真覺得對不起你,你長大了,給媽媽完全的依靠,媽媽覺得現在的生活真好,可媽媽沒錢連媳婦都沒法給你娶。那天媽媽……媽媽感覺你想要我…媽媽很高興,你要媽媽,那媽媽就是你的………媽媽的……媽媽的身子都是……都是你的……媽媽,我要你……我要你成為我的妻子……我感到無比的的甜美,媽媽輕輕笑了一聲說,」傻的,我們哪能結婚,但……但媽媽給你……是你的女人……燈光下媽媽嬌媚的神情再次觸動了我,我輕輕摟住媽媽道:「媽媽,我愛你。」媽媽柔順的靠在我懷裏,任我愛撫著她的全身。

一番纏綿之後,媽媽掙脫了我說:「太晚了,關了燈睡吧。」我一看鍾,竟然十二點多了,自己也嚇了一跳,不過摟著媽媽溫熱的裸身,我又怎睡的著,不一會兒又興奮了起來,一定要擰開燈,讓媽媽對著燈光讓我飽覽春色,嬌羞的媽媽發現我挺起的陰莖愈發尷尬起來,一定要去擰滅燈。我戀戀不舍的關滅燈,便已經迫不即待的又一次進入媽媽的身體,媽媽癱軟著任我恣意的輕輕的在我耳邊呢喘:「別急,今晚……還長得很呢……」可能是沒有了燈光下的尷尬吧。

很快在媽媽非常自然的配合下我們又再度交歡。那一晚我和媽媽幾乎都沒有睡,連做了四次,最後一次亂搖的床都把小權吵醒。第二天天不亮媽媽就走了。我則更加歸心似箭。好不容易熬到回班那時,我幾乎是飛樣的回家,我要趕快回家,媽媽在家裏,趕在五點前到家,弟弟妹妹還沒回呢。

我瘋一樣的跑[ 媽媽……] 到家時我幾乎氣都喘不上了。

[ 傑] 一看到我,媽媽一躍而起,「想死媽媽了……」話到語末,媽媽臉上已是紅如泄布、語若蟲蟻了。淡淡的脂粉發香,加上充滿關懷的愛意。我們象久別的新婚夫妻一樣,緊緊地摟住,當我們四唇相接的那一剎那間,幾乎同時覺得一陣天翻地覆的暈眩。在熱吻中媽媽幾乎是無力地將整個身子都加諸於我的身上,她豐滿的奶子也因壓力而變型,而這種壓迫讓媽媽也感到一種難以言喻的舒暢,而不由自主地蠕動起來。我的嘴唇再度移動,滑過媽媽的嫩腮,停在她的粉頸上,無法遏阻的淫情欲望:「媽…讓我們把衣裳脫了…好不好…我要」也不待媽媽應允我就摸索著她的裙帶。

「嗯…不…不,晚在…弄不…他們要」媽媽羞怯的說著,半推半拒著:「…不要……嗯傑兒…要放學了呀…嗯…」我還是解開了媽媽的衣衫,媽媽一片晶瑩剔透的肌膚逐漸呈現眼前,白裏透紅的膚色顯得那麼地光滑細致,「媽媽……你好美…好美……」「嗯……羞死人了…」媽媽只手橫胸,還是羞澀得不敢正視。我輕輕地挪開媽媽遮掩胸口的手,欣賞著豐碩如熟透果實般的玉乳,峰頂一圈粉紅中充脹挺立著蓓蕾,正隨著呼吸起伏中在微微的顫動著。媽媽既疼惜又酸勁的說著:「還沒看夠啊…又不是沒看過…前個…你不是有…嗯…」「不夠…娘的…我喜歡看…真的好美…」我看得如癡如醉,隨著一股沖動,忍不住一低頭便叼住媽媽的乳尖吸吮起來。…啊…媽媽突然被襲,但隨即從乳間傳來的趐癢快感,卻令她又是一次激烈的震撼,她緊扣著我的後腦,嬌喘呻吟也隨之而來:「呀啊…傑兒…不要…會…嗯…嗯…癢啊…喔…不…嗯嗯……」

我緊抱著媽媽順勢翻身一帶,讓她仰躺到沙發上,嘴唇如膠沾似的仍然黏在乳峰上,空出雙手忙著她解除身上所剩無幾的衣物。隨著衣裳盡除,只見得媽媽平坦的小腹下一處突兀的聳丘,烏亮又捲曲的絨毛,宛如一片柔嫩如茵的綠地動人。經不得我手心輕微地劃過柔嫩的陰唇,與敏感的陰蒂,媽媽難以自忍地呻吟起來:「啊…呀嗯…不要這…傑兒…癢…喔嗯……」嬌吟中媽媽體內的一股暖液,如排尿般地順著陰道往外汨流。

「娘…好暖和…好柔嫩…」我一面說著,一面牽引媽媽的手握我的肉棒:「這裏…娘…我這兒脹得難受…幫我…我揉揉……」媽媽手觸肉棒含羞帶怯的她不知道要怎麼揉動,而僅是輕輕的握著捏著,我喘著粗氣,壓伏在媽媽身上,稍稍撐開媽媽的大腿,便急著挺腰插送肉棒地擠入寸許之地。「啊」媽媽嬌吟一聲。嗯…哼…嗯…呼…「我的陰莖正緊緊地被包覆在媽媽的身體內,濕的、暖暖的。輕輕的抽送只覺得媽媽的陰道還像有一股吸吮的力道在吸汲著,媽媽呼吸也越來越急遽、紊亂:」嗯…嗯…我、、不知道動…啊嗯…會這麼舒…嗯嗯…舒服……「看著媽媽的嬌吟,我簡直無後顧之憂地猛力一頂,把肉棒全根盡入,還重重地撞上了陰道盡處。…娘…喔…你的裏…裏頭…喔…好緊…喔…好溫…溫暖…喔喔…好娘…喔…好舒服…痛快…喔喔……」

老舊的沙發不堪負荷,吱吱嘎嘎地抗議著;媽媽胸前挺立的雙峰也隨著沖撞餘勁,如地動山搖般晃蕩著,房間裏回響著『霹霹啪啪』的拍打粘合聲。我用盡讓人窒息的力道緊抱著媽媽,也使盡穿盔破甲的疾勁沖刺著,喘息中更夾帶著幾近瘋狂吶喊的呼聲:「…娘…我…我要…了嗯去了…嗯嗯…啊……」

媽媽熱烈地回應著我,勉力地挺起腰臀,有如要抗拒強敵壓境,更有如要盡根吞噬肉棒:「嗯…要…啊嗯…要…嗯嗯…來…啊啊……」激情的極限藉著我一股股強勁的精液而發泄,射精的快感讓我如登仙界般飄飄然,一切動作就在剎那間乍然停止,只有緊繃的肌肉不自主地抽搐著,只有深置在媽媽體內的的肉棒意猶未盡地躍動著。激射而出的精液如陣陣浪潮襲岸地拍打著,那股熾熱也讓媽媽如置烘爐中地迷眩,而力乏癱瘓、松軟。汗水聚集滴落、脂粉擴展彌漫、淫液滿溢肆流,讓房間裏充滿一股淫靡浪漫的氣氛。

隨著喘息、夢囈逐漸微弱而無聲許久……許久……隔了好久我從夢中醒來,弟弟和妹妹還沒有回來,此刻媽媽橫臥在零亂的沙發上,衣不蔽體嬌羞可人。我就象個登徒浪子,又一下子就褪去被子,把腫脹得如精剛硬棍的肉棒給釋放出來。悄悄地掰開媽媽的雙腿,再一次將肉棒盡根而入。

「啊…呀…」高潮後的媽媽連呻吟無力而為,但那種嬌柔喘息中夾帶的嗲聲鼻音,簡直讓人聽得魂銷骨趐. 濕潤滑膩的陰道沾滿了我剛釋放的體液,讓我的肉棒插送得毫不費勁,龜頭遇阻的刺激讓我觸電般的發顫,媽媽的蜜穴緊裹得通體舒暢,失魂中彷佛又回到娘胎裏那麼溫暖與恬靜。

我只抽動十來回,一股熱精便又沖泄而出。我畢竟年輕氣盛,在一泄之後肉棒並無消退的跡象,仍舊在媽媽的陰道內躍動著,更何況媽媽還緊纏抱著我,濕暖的陰道還時縮時張的,就像一股吸吮的力道在催促著我有所動作。我理所當然的又抽送起來了,一時間精液、淫水還夾帶著血絲,便隨著肉棒的進出而恣意肆流,伴隨而來的便是此起彼落的嬌吟與喘息聲。這天真是快樂的日子,我和媽媽就這樣在沙發上交合了三次,直到又是弟弟敲門回來。我們的家實在太小,弟弟妹妹回來後,我就沒法和媽媽做愛。

於是我和媽媽只能在我休息的白天,呆家裏做愛,很少媽媽也會來單位,被我藏在被窩裏解解讒,每次媽媽來過後我的被褥床單總是濕濕粘粘充滿愛液。那年我秋天拼命的工作,到了寒假多攢了五百塊錢,給弟弟妹妹都繳了寒營費他們興高采列的野遊了。我也難的請了十天假。這樣我和媽媽就有了整整一個星期的時間過兩人世界,我感覺就像是一個已婚男人一樣,和自己心愛的妻子一起享受著人生的甜蜜。那幾天我和媽媽睡在大床上,只要我喜歡,媽媽就會一刻不停地讓我做。為了取悅我,媽媽整整一星期不著片縷。我特別興奮是媽媽雪白豐滿的乳房上布滿我的唾液和咬痕,肥美的陰戶裏流出我的精液的樣子。的確,看著我射出的精液一點一點地從自己媽媽的陰戶裏流出來,是一種極大的滿足。我真的變成了一家之長,不僅是家裏的經濟支柱,教育弟妹,照顧家庭,還和媽媽睡覺做愛,媽媽完全的屬於了我成了我的女人,我是真正的家長。

這樣的日子過了一年半,突然家裏接到了通知,父親表現好,提前釋放了,這個週末就能回了。我回家已經是週五了,弟弟妹妹都喜滋滋的告訴我,媽媽呢,我發現此時的她,眼睛有些微腫,雖強打著笑臉,但看的出很疲粹。我也不想說話,父親的回來表示著我和媽媽現在的生活結束了,我和媽媽的性生活也結束。一頓飯大家無語,我一直控制著自己的情緒給弟弟妹妹講些廠裏的笑事。到了八點多,媽媽突然對弟弟妹妹說,傑兒上班好累的,今晚你們都在客廳睡吧,傑兒,媽媽把你床鋪好睡吧。從媽媽微紅的臉上我讀懂了一切,我站起身慢慢地走進裏屋,媽媽忙慢慢把弟妹的小床和睡褥都搬了出去。我站在裏屋中央不知該怎樣,媽媽也始終沒看我,最後出門時她關了燈把門帶上。

過了好一會兒,我聽到蟋挲的門聲,立刻從床上起來,借著月光,媽媽開門進來,隨手她反鎖住門,我和媽媽一下子就摟在一起倒在了床上。我壓在媽媽的身上狂吻狂吮,媽媽緊攬住我的頭,我們的舌頭互相纏繞著,我的手急切地伸進她的內衣裏,搓弄媽媽飽滿堅挺的乳房,接著我把媽媽的衣服脫了下來,頓時兩只雪白渾圓的乳房就蹦了出來。我用嘴巴輕輕地吸吮著她的乳頭,那是一種我熟悉的感覺。媽媽兩眼緊閉,嘴裏發出輕輕的呻吟聲。我的手又移到媽媽的腰部,很輕松地把媽媽的短裙和內褲一起脫下,此時媽媽已在我面前一絲不掛了,我只覺得欲火中,把龜頭對準媽媽的陰道,用力頂了進去,陰莖頓時感到一種緊密的包覆感,媽媽「噢」的呻吟很響又趕快壓低喘息的聲音。

「媽媽怎麼了」妹妹大概聽到了媽媽的呻吟。「沒……沒……」媽媽含糊的應著,她的嘴始終被我含潤著,我的肉棒一刻不停地在她身體裏抽動,每一次抽動都可以感到鵝絨般的肉壁摩擦龜頭的酥癢。媽媽雙眼半開半合慵懶無力的在我懷裏,那似痛又癢的神情使我加快了抽搐的速度。我卻越戰越勇,把她一雙美腿搭在自己的肩上,加快抽送猛戳媽媽的花心。媽媽被插得渾身酥麻,她雙手緊抓床單,白嫩嫩的紛臀不停的扭擺向上用力配合著我。「喔……喔……」媽媽開始放肆地呻吟「……喔……」我更加賣力了,更加奮勇地抽出插入,旋轉著臀部,研磨著花心的嫩肉,直弄得媽媽嬌喘籲籲,汗水淋漓,我又一次猛的狂泄,把精液水注般的注入媽媽的體內。

高潮過後,媽媽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還充分享受著還停留在體內的那份喜悅和快感。我凝視著身旁的這位美人,說不出的心酸,媽媽潮紅的臉上粘滿了散亂的發絲,一絲不掛的玉體上沁出了些許汗珠,而那迷人的陰道口正緩緩地流著我的精水……我愛憐地把她摟進懷中,輕撫她的臉蛋和秀發。然後我們一起赤裸地躺下,媽媽像一隻溫馴的小羊羔頭枕在我的臂彎。我們什麼也沒說,只是盡情的享受這種甜蜜與溫馨。那夜媽媽沒有出去照顧弟弟妹妹睡覺,弟弟妹妹雖然拍了幾次門可媽媽都沒理,夜裏裏屋的燈亮了三次,我和媽媽又做了三次,媽媽不再壓抑自己愉悅,放聲的吟喘完全忘了弟妹的存在。

父親回來的那天下著雨,他和激動,一家子就聚到門口的小店吃了頓接風飯,父親一個勁的說不再喝酒。對弟弟妹妹來說生活是乎沒什麼變化,對我確真真的不同了,媽媽又要重新回到爸爸的懷抱,我是無法面對這樣的事實。

不管你信或是不信,我很高興爸爸回家,即使這意味著我將失去媽媽,但我十分愛我的爸爸,他從小就是我的偶像,沒辦法了,以後只能順其自然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