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鐵非禮後在弟弟旁邊強姦學生妹

灣仔往金鐘轉去荃灣線的人群湧到了。眼前有一個大約中三、四的女孩,身穿真光旗袍服,紮著兩條長長的馬尾辮子,她身形不算太高,因為她用側揹的袋而不是用背揹的書包,從後看她只見她的 pat pat 左右搖擺,而且旗袍令她的 pat pat更見豐滿,我已決定將目標鎖定了。

這班車很迫很迫,當然這正中我下懷,她只能迫到近車門的位置,而我則緊緊來她的背後。我的手,已經很不自覺想放在她的 pat pat 上了。

趁住行車時的搖動,我用姆指在她的 pat pat 上試探地掃來掃去,她好像察覺了,她的手放在她 pat pat 的地方,希望能隔掉我的非禮,但我又怎會讓她成功?

我不去摸她的 pat pat,反而去摸她想的手,又是像剛才的來回撫摸,我見到她連耳根也紅了,果然沒錯,她是一個很怕羞的人,我認定了她是會忍受而不會叫的了。

她看來不願意我摸她的手,摸了一陣後,她縮開了,既然她已經知道我在搞她,我的動作更大膽了。

我這次一掌就蓋住了她的 pat pat,不是靜止的放在上面,而是不安份的輕力搓弄,我完全感受到她 pat pat 的彈性。

為配合一早已勃起了的下面,我扮企不穩整個下身貼著她的 patpat,我下面的感覺是柔軟,大概同一時間,她的感覺是堅硬,不過我無暇去體會她的感覺,我下面不斷的頂著她 patpat,隨著地鐵搖動左右磨擦,我慢慢將下面移到她 pat pat中間的屁股溝,左右郁動時磨擦到左右的股肉而份外興奮。

本身放在pat pat的右手慢慢的移下,去尋找底裙的邊沿,即使是隔著校服去摸底裙的邊沿都會使我份外的興奮。

而她,耳根已經完全紅了,當我五隻手指慢慢摸上她右邊的大腿,只好低著頭,默默的任我的手在她大腿撫弄,任由我下體在她屁股溝磨擦。

真光的旗袍服至少有一個好處,就是夠貼身,當我右手摸她的大腿時,完全是有貼身的感覺,不似其他裙般可能摺起了而減少手感。

最重要的是,她沒有穿運動短褲打底,只有一條薄薄的底裙,我在她的大腿上由輕輕變成重重的壓下去,太薄的底裙隱藏不了她底褲的位置,透過旗袍,我右手摸到底褲的邊沿。在摸到底褲邊的同時,也許連她都感覺到,我深深頂在她屁股溝的下體變得更硬了,甚至有想射的衝動。

「請小心車門……do do do do do …」

她沒有下車,但身邊卻多了一個真光妹,她身形較為矮小,頭髮及肩,圓圓瓜子面且充滿一份稚氣,看似是中一、二的學生,不過我不打算向她下手,「坐這山,望那山,一事無成」嘛,當然要專心繼續向這個紮孖辮的真光妹埋手。

我的下體貼著她的pat pat,車廂更迫了,大站份人都是背對住我,就連剛上車的真光妹都只是側面對著我。

剛才趁著擠湧的人潮已靜靜的繞到她前面的大腿上,默默的等待著機會,當車門合上,我的五指山亦蓋在她前面大腿位置,如今的情況就像環抱住她一樣,她想掙扎這是沒有用的,而且那個剛上車的真光妹亦發揮作用了,她們兩個真光妹雖然不認識,不過她都不想同校同學知道自己被非禮吧,萬一回到學校被人宣揚,這個怕羞怕事的紮孖辮女生可不願意呢。

我的左手無聲無色地逐漸掀起了她的旗袍,不過掀起的程度是不足以令我將手伸進去旗袍內,為防被她發現,我的右手要幫忙擾亂她,由她大腿逐漸滑去她的私處,她感覺到了,她左手抱著書,右手伸下來捉住我的右手希望我不要得寸進尺。

軟軟的就是內褲的質感,我中指與食指情不自禁去突然用力擠壓,她也突然用力捉住我的手。她想別過頭來,不過太擠迫了,她只能望著地鐵車廂的窗門,我也反射望住已經被我弄得面紅耳熱的她。

另一個真光妹還很有閒情的去哼著調子,我右手的中指就跟著她哼出來的調子擠壓她的私處,當她哼到輕音時我輕手些,而當哼到重音時,我擠得較大想力,但不到十秒,我已忍不住很大力的擠壓,她只低著頭望著玻璃,我在玻璃上彷彿看到她哀求的目光,而且顯出半點無奈,因為她也知道,哀求都是徒然的。

左手的默默經營給右手製造有利的空間,我趁著地鐵忽然搖動,她站得不隱,本身抓緊我的右手本能地扶在車門上,而我的右手即時鑽進她的旗袍內,五指直接摸在她滑滑的大腿上,而且不斷搓磨,她不能掀起自己的旗袍去捉我的手,只能隔想著旗袍壓著我的手,以期制止我的非禮,但我想連她自己也清楚,這樣又怎能制止我呢,這只算是一些無力的反抗而已。

快到佐敦站,為了不讓她在佐敦站下車,我左手攬住她的腰,右手飛快地脫下她的內褲至大腿,她不可能在這個情況下走動。

但有很多乘客便湧入,只要她不大叫,乘客見到我這樣攬著她,都以為我倆是一對情侶,更何況這個時間佐敦站湧入的多數是學生,我和孖辮真光妹竟然被一群女拔萃學生包圍了,我們的左邊是尖沙咀上車的真光妹,而前面和後面都湧來了四、五個女拔萃學生,其中一個穿女童軍制服,孖辮真光妹的表情非常尷尬,怕事的她怕被人發現?

只見她低著頭,默默忍受我的右手在她下體一下又一下的侵犯,當然還有我愈來愈硬的下體,雖然緊貼著她的屁股溝,但仍然要擠些空間出來左右磨擦,這樣柔軟的pat pat叫我不繼續的非禮她簡直就對不住自己,就算當眾被捕我也無所謂了。

被圍在眾女學生面前非禮她的感覺份外興奮,下一站是油麻地,很多人會在這個站轉車,為免到站時給人看到她被除下內褲而知道我在非禮她,我趁這個時間先替她穿回內褲,但這並不代表我就此放過她呢。

我的手掀起內褲的一角,整張手伸進內褲入面,隔著內褲去直接撫摸她的下體,她在旗袍外壓著我的手更大力了。

怎樣?很緊張嗎?我會令妳更緊張的,我將食指輕輕的插入她的陰部,我並不打算弄破她的處女膜,不會插得太深,但淺淺的抽插已令她吃不消。

愈來愈快的動作令她的身子突然軟下來。剛才無暇去望周圍的女孩,但除了見到前面的女拔萃學生都有講有笑外,在我側面的真光妹竟然都面紅紅的?莫非有另一人在非禮她?

原來她一直在玻璃門的反射下看著我的「好事」,難怪看得面紅耳赤,既然有觀眾,我也要賣力些吧?

在旁偷看的真光妹當然看到我在幹甚麼,眼睛瞪大似是不相信在地鐵上會遇到這樣的事,不過當我左手重新攬著孖辮真光妹的時候,我就沒有閒情再去理妳信不信了。

我的下體變得更硬,沒有阻隔的在旗袍上面磨擦,畢直堅硬的下體就像柱子般頂著她的pat pat,深深的陷入。我的右手更快速地在她下體進行快而輕的抽插,雖然是被迫的,但她的確有生理反應了,我的手指,感覺到濕濕熱熱的液體流出,彷彿就是我的戰利品。

剩下來的時間,是時候整理大家的衣物了。

已經到站,她很快的走出車廂,我也是和她同一站下車。我都漫不經心的出閘……行到上地面居然比給我看到那讀真光的旗袍妹!

她一直向前行,頭都無回,完全不知道我正跟隨她。那裡是一個舊社區,我正想她應該住在其中一幢舊樓。

步行中我見她正講手提電話,可能是週邊等馬路很吵,她都講電話時也提高嗓子,於是行前聽她說什麼。

「什麼?你又任由小弟弟一個人在家中?好危險的嘛。好心你啦,媽媽你整天只想打麻將!小朋友只有5歲,在家中有發生事怎辦!」

非禮她時驚到不敢向我的方向望,所以她是完全不認得我。我扮住客跟著她入升降機,佢按10樓,我按9樓,我是升降機內再望多她多幾眼,在旗袍下包裡著的身體好正,我估她應該大約是 33-28-34。最正是她的小嘴,想起遲些喂她吃腸,內心真是非常興奮。

到9樓升降機門一開,我出門等關門後,跟著立刻跑去後樓梯,跑上10樓,剛剛見到她身影,已經離開升降機回家中。

她專心開門,我就撲過去,從後一手掩她的嘴,一手攬著她的腰,好惡的說:「不要大叫,我有刀呀,你一叫我就一刀捅死你和你家小弟弟的呀!」(其實我沒有帶刀,只是恐嚇她)

她很驚,細細聲的唔唔聲叫著不要,整個人發呆不敢反抗。我說:「輕輕力關好門,不要吵醒你弟弟。」她很聽話,一邊被我攬著和掩著口,一邊細細力關好門。

我攬著她的腰不斷用手摸著她那個小蠻腰,下陽陽具隔著衣物頂著她的屁股,我已經覺得非常剌激。她一關門,我另一隻手就由小腹摸上去,好滑,跟住我就在她的胸部上遊移。

在家裡廳中她不斷扭著身子,想推開我隻手,以唔唔聲的叫著自己的不願。

但她小小女孩子怎夠我大力,我不停的搓揉她的乳房,惡恨恨的說:「你夠膽子就大叫,你小弟弟一被你吵醒,我就一力捅死他!」她雙手仍然用力想拉開我非禮她胸部的手,但就不再敢大叫,只好小聲哭著般細細講不要不要。

我見她不敢叫就不掩著她的口,兩隻手一齊抓著她的胸部。她的胸部不算很大,但是很有彈力和很圓!感覺她那對又圓又挺既乳房在藍色旗袍下被我扭到變型。

她很想很努力的用手推我,但是我正企在她背後,雙手從後伸向前攬實她,怎可能推得我開呢?她真的很害怕我會對她弟弟不利,整個過程她都只是細細聲的叫不要不要微微扭動嬌驅,雙眼也不敢看我。

她的乳房實在太美妙,很結實好彈手,身上還是著旗袍校服,令我好想延續剛才地鐵的非禮快感,我死命一手攬實她不讓她動,另一手就拉開自己褲子。

陽具已經在褲子等了久耐,我先用陽具在她屁股左掃右掃,她感到後方的舉動,害怕的自然用手伸向後想推開我掃著她屁股的陽具。被她多番觸撞下,我的陽具越加發硬。

於是我捉實她的手掌,用陽具大力剌她手心,還用手迫她用上手指抓著我的巨陽。純情的她感到手中的溫熱驚到身震震,喊住的說不要停啊,大力想抽走隻手。

她被我迫她用手掌套弄我的鐵棒並抽插,由於剛才在地鐵到現在已經忍耐,加上現在看著自己正自由大膽的玩弄這個旗袍學生妹,所以插得幾下子,已經忍不住射了出來……

射得她一手都是,她感覺到手上的精液,十分驚訝,結果她都忍不住嚇到呀呀聲的大叫了兩聲。

我怕她再叫給鄰居知道,所以一邊仍然捉實她的小手套套弄,等我全射清為止,一邊惡恨恨的嚇她:「你再叫多一次呀?叫醒你弟弟,等他一出來,我就一拳打爆他個頭!」

她真的很愛護她的弟弟,她仍然流住眼淚小聲哭著細細聲的低頭說:「不要啊……她病了……她沒什麼抵抗力……你不要打他呀……」

她很無奈的搖頭,我心想今次太好了,有個學生妹任我玩。

一手好快速的除去她的紅色眼鏡,「什麼?嗯……」我已經一下了吻著她的嘴,她因為近視,她突然看不清眼前事物不太懂反抗,只有用雙手推我胸膛。

我已經雙手攬實她,她沒可回避下給我夾硬啜她的小嘴。剛才在地鐵已經極想和她接吻,估不到真的可以如願以償。
跟住我雙手用力一推,推到這個失魂落魄的旗袍妹跌低趟在梳化。我立即撲過去,雙手捉實她的頭,用射完軟軟地未回氣的陽具掃她的面,她想推我並細細聲叫著不要。

我好惡的說:「你又話聽話?是否想我打死你小弟弟呀!」

她真是小了些掙扎,我就用軟軟的腸腸慢慢掃佢塊靚靚的面,她緊緊的合實眼任我掃,完全不敢亂動。陽具將她整塊面,由額頭到面珠到眼到鼻到口到下巴,掃完後陽具已經硬了少許。

我送條腸去她的口,她初初都合實個口不肯,我就狂剌著她的嘴唇,只聽到她咪著咀唔唔聲的反抗。我好惡的說:「我的話你聽不懂?!」

她很無奈的慢慢開口,一開少少我立刻夾硬送那條半硬半軟的腸入去,她好驚的「唔唔唔唔」一聲,已經被全送進去出不到聲。她流著淚極不願的表情下,慢慢收縮她的小咀來啜我腸。

「我一早見到你的嘴豬豬,就知你好鐘意啜腸腸啦,好好吃呀?」她很委屈的擰頭並吐出來,我再喝佢:「叫你啜呀!大力些啜快些呀!」

她真是聽話,開始用力啜我腸,佢個口腔好暖,本身就是天生用來啜腸的嘛,我的陽具再變得更硬,一手按著她的頭殼頂前後般抽插,另一隻手都無停,隔住件旗袍不斷捏她的胸部。

我一邊抽插佢她的嘴,一邊放眼四周,有一間房半開門,應該是她弟弟的睡處,再底頭看看著孖辮真正妹正穿著旗袍為我口交,決定要由得她著住旗袍被我……我已經想到下一步會怎樣做。

我突然抽回陽具,並用手扶她起身,她無意識的用手推我掙扎,我再企在她後面,用鐵棒隔住旗袍插入佢的股間,她驚慌的用手伸去後面推我,細細聲很委屈說:「不要呀……求下你放過我啦……」

我一邊伸手去前面抓她的胸部,一面用鐵棒插她的股間,並用龜頭一下一下插向她兩腿之間,一邊再問佢:「你老實話我知,你剛才啜腸腸很好,你和幾多個男仔啜過?」

「無呀……我唔呀……你放過我啦……」旗袍妹好委屈的擰頭,細細聲咁話。

「你不答我,是想我入房打爆你細路個頭?」佢震了一震,細細聲咁話:「不是…不要呀…我只是和我男友試過一次……」

我聽落覺得極爽,平日問女性經驗都無人會答我,她居然聽話的講我知,我再大大力的插向她股溝,又問:「那你是好享受食腸腸呀?」

她被我一下一下的插到個屎眼和碰到外陰,好痛苦的說:「呀…不要呀…不喜歡呀…呀…我覺得好臭呀…呀……不要再撞我啦……求下你啦……」

我無理會的感受向她再大力抽插,插到隔住旗袍都撞到屁股拍拍聲。

「那麼你還是不是處女?」我一邊問她被我抽插,撞個屁股撞個人震下震下,好慘的說:「不要呀…不是啦…」

「你壞呀你,我要罰你呀。」

跟著我一下插實她屁股不再動,雙手從後攬實她的腰不讓她走,並慢慢推她行去她弟弟正睡著的那間房。

她很害怕不知我想怎樣,用力向後撐想反抗不向前。她越向後用力,我的陽具就越插緊個西的門口,磨下磨下,我覺得她個西有好多水流出來。

「你幹什麼……你不要攪我弟弟呀…」她一邊反抗,以為我搞她弟弟一邊口震震好驚的講。

她始終不夠我大力,我慢慢已經推她去房門口。「哈,你回家那麼久,無論如何,望兩眼關心一下有無事都好呀。」

她當然知道我沒那麼好心,極力撐後的不想入去,但係都係無用。比我推下撞下我和她攬著一起的入了去。果然給我見到有個5歲大的豆丁睡在床,可能我們行入去的掙扎聲實在不少,那豆丁好像已經醒來,慢慢把身體轉過來。

我向後一縮,縮到剛剛好自己被門遮掩,而旗袍妹就看那個小弟弟見到少少。

「弟弟你醒啦,你病啊,快些再睡多一點啦。」旗袍妹好怕我真的對她弟弟動粗,立刻扮無事,但還是有少少口震。

那豆丁睡眼惺忪的說:「家姐,你幹什麼?」

「沒什麼……入來看看你……」

我見她假裝無事發生,機不可失,立刻蹲下去,從下向上伸手入她的旗袍裙裡,一手抓實她的小底褲,用力一扯扯到落她大腿上。因為那旗袍妹只是站在門邊突出少少,她小弟弟完全看不起我對他家姐的侵犯。

她未及反應得來,我已經再極速起身,同時兩手揭起淺藍色旗袍的下擺,露出佢完美雪白的patpat。

她知道後大力向後撞我想撞出房,但是我企得好穩,只是撞出左少少。

「你最好繼續扮無事叫你弟弟再睡,假若他一起身我一定一刀桶死他!」我好細聲但非常凶狠的說。

跟著大力推她肩膀,她上半身跌回入房,然後我用手拉高她的一邊大腿,她站不穩就變左狗仔式的伸直雙手雙腳,成張桌子般爬在地上。重要是上身在房入面給她弟弟見到,下半身給門遮住,我緊抓那揭開的旗袍下擺上的腰,不再給她再有機會反抗,鐵棒對準她的小穴,猛然用力的一下插入去!一插到底!

她突然被我強姦的插她小穴,一定好痛,佢的小穴真係好緊。她痛到忍不住細細聲的「呀」一聲叫出來!

「家姐,為何吵醒我呀……」陰道正被開墾的她死命忍著扮無事,把聲好緊的說:「無……家姐做運……呀(這個時候我大力插了一下)……運動之嘛……你…呀(又插)…你快些睡啦……呀(再插)……睡啦……」

這樣的插法真是high,所以無停過的不斷狂插佢,令她又想叫,又要死忍不得出聲,真係好正好爽。

「家姐呀!你吵著我人地怎樣睡呀!」

她極委屈的說:「對不……呀(睇著她重著住旗袍的模樣死忍,我又大力插佢)…對不………呀(再插一野,血水不斷的流出來)……家姐出……呀(又插)……會出去……呀(再插)……」

看到她的血,她剛才是說謊騙我她不是處女。她破處劇痛,再忍不住的想離開,用力向後撞,想撞我出去,那時我當然不會被她出去,她每次向後撞只會自動波的送自已的下體給我的陽具插,我還不需要用腰力更爽呀!

她本來雙手按地,之後真的忍不住要叫,跟住單手按地,另一隻手自己掩住自己的小嘴,盡量不讓自己出聲。雖然掩著,但是手指間都漏出細細聲唔唔叫聲。

這個真光學生妹畢竟是初試雲雨的女孩,這次居然是在自己弟弟面前被人強姦,她強忍不呻吟,慢慢的閉上了眼睛,緊緊的閉上了牙關,忍受著這一切。

「家姐呀!你在我的房唔唔聲啊,什麼呀?」

她死命忍住想連唔唔聲都無,但是我真是插得她好猛,她始終都忍不住,只有擰轉頭,一邊用手掩住口,一邊用好哀怨的眼神望住我,求我放她出去。我再用盡力,睇住她流淚哀求的樣子再插多她幾下,這樣的在她弟弟面前強姦真正到想死!

跟著我一邊插實她下體緊貼著,大力拉她向後,然後對著梳化就坐下去。由於一路插實和攬實她的腰,我一坐在梳化,我們好自然的就變成觀音坐蓮,她給我插著個西,失去重心一下子坐下來,我那鐵棒直情插向上到她的子宮頸,頂到我龜頭有些痛。

她因為已經出房,可以細細聲的叫,她就呀一聲的叫出黎。我聽到真是很爽,我插實不再動。

「有得叫出聲是否爽得多呀?」

她先頭在弟弟面前扮無事,而家才嘩一聲哭了出黎,好痛苦的說:「你正一衰人,你無好死!」

旗袍妹妹越鬧我我越興奮,我大力捉住她的腰,迫她坐蓮,然後大大力的向上抽插她,她又痛又high又怕吵醒她弟弟,上身好痛苦的左右搖晃,細細聲不停鬧我話我好賤格。

「痛……好痛呀……求求你,拔出……來……求……求你拔出來……」

「痛咩!若不是怎樣插,你永遠也不會成熟,快高長大嘛。」

「呀…停…輕力點,鳴……呀……嗚……放開我……求求你……鳴……好痛……呀……!」

我雙手跟著撕開旗袍妹上身的衣衫,掃開她校裙內白色既內衣,捏握她對正波,再看她雙目緊閉,面上還有兩行清淚,放棄抵抗集中意志熬過下身破處的痛楚,一份污辱純真嫩滑的感覺不斷由指尖傳來!

旗袍妹一抬頭看著書櫃門上的鏡子,只見中自己的倒影,頭髮淩亂,校服披散紛飛,裸露的雙乳不斷隨著身軀的升降跳動不定,嫩白的乳房上還不時添上我新的抓痕。

更令旗袍妹無地自容的,是看到自己苦撐開雙腿,不斷被動地用自己的西在我的身上扭動套弄,西水帶血不斷淺出,這是一個純潔的小女生嗎?旗袍妹不想再想下去,但剛剛才停下的淚水,現在又不自覺地再次流下來。

「……妳奶味,真係好正……」我就一味埋首在旗袍妹胸部上溫柔,吻索吸啜旗袍妹兩邊乳房,順著旗袍妹胸口起伏,貪婪擁吻起來。

「我是否搞得妳好舒服呢?不用怕醜,叫給我我聽。」

「呀……唔……唔好…呀……嗯……啊……呀……」

她破身的痛苦再變成毫無意識嬌吟,雙腿開始不自控把我的腰緊夾起來,下身嫩肉不斷痙攣收縮。「嗯……唔…啊……呀……唔……呀…啊……」嬌淫亂聲中受著我的姦淫。

「來,和你一齊高潮。」旗袍妹一陣羞憐表情,狂性大起,我吻她的耳珠。

變成剛才響小弟弟房邊強姦的狗仔式,手穿過旗袍妹脅下,抓住她對波不斷用力急推,佢開始放任叫吟,以乎不怕會驚醒她弟弟,看見我倆醜事,更毫不理會她自已所叫的是高潮還是痛楚。

「……呀……嗯嗯……呀……唔唔……啊……唔……呀……唔……」

我再將她反身面向我,她回神一下,慾海回到被強姦之現實,雙手再推開著我雙肩,那時我再加強抽送。

她抵受不了,為求卸力之下,竟攬著了我後背承受我強行給她的刺激,持續不斷舒暢快感,做成一浪接一浪波濤,旗袍妹內裡的敏感肉粒,增生得更多更快。

「……好……酸……好……舒……唔……呀……」我不斷推動進入旗袍妹肉璧深處。重疊一起,頂峰快感使她語不成聲昏昏暈暈有氣無力的張口叫著。

在我擺佈下,旗袍妹挺腰相送,相互觸發引起高潮,在一下強烈挺刺。

「……啊呀……」旗袍妹正激吟中。

之後我也忍不住低吼一聲,大力一下向上插實她,就連我留在睪丸裡的少少精液都內射出來,熱騰騰的直接射入她子宮內!

她感覺我對她體內射精,她再度回到現實。

「不要…射入去呀……嗚…」好委屈的搖著頭,之後在高潮中暈倒過去。

剛發洩的我如死魚般臥在旗袍妹的胸脯休息,看著旗袍校服上那泛紅的桃花,知道自己奪去了一個純真少女的貞操,一絲快感由心裡升起,雙手仍沒閒著的玩弄著旗袍妹的雙乳。

「……你可以走啦……」醒過來的旗袍妹衣衫凌亂不整,全身滿是汗水,她只能如軟泥般躺在梳化上,胸口起伏不斷,呻吟喘息。

「開心完你就不要我呀?」我再撫玩她雙乳奸笑,之後我就著衫走人……

到現在想起那真光旗袍妹在地鐵給我非禮,後在她由小弟弟房邊狗仔式強姦她時望返轉頭好哀怨的眼神,再變成淫婦高潮疊起,主動挺腰給我抽送,真是回味無窮!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步入深淵的女人
他把她弄到高潮後就把精液射到另一個女人的小嫩穴裡
成熟豐滿的母親
艷情少婦
性感小魔婦
善良的妻子
暴露女友之淫語霏霏
年輕的阿姨
家庭教師的意外收獲
第一次口交給了朋友的哥哥

熱門小說:
曉萍無恥的後父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