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香港經濟好像有些好轉,但是還有很多人朝不保夕的兩餐都成問題,所以有很多人還去借高利貸,我是做高利貸的收數佬,有時為收數什麼事都會做出來的。

今天我和我的手下阿D一齊到將軍澳厚德村的某單位收數。

我的債仔的名字是呂錄,他因一次公傷,借了我公司八仟元,起初他都有按數期償還給我們,但最近他再沒有還錢給我們,如今利疊利之下,現在是欠我們三萬八仟元,於是我和手下阿D一齊到呂錄的家中收數,我們初時按了幾次門鐘,但沒有人應門,然後拍門,到最後踢門,也沒有人應門,本應我想離開。

但手下阿D即時和我說:「我識開鎖,等我開門。」

我對手下阿D說:「那你開啦。」

手下阿D迅速開了這一對門之後,屋內見到我的債仔呂錄,但眼見他已經病倒,只得半條人命,在內還有兩名少女,一個著卡通睡袍的,還有另一個著學校的交通安全隊制服的初中生,兩人應該是兩姊妹的關係。

我起初時沒有理會這兩名少女,我的目標是債仔呂錄:「可以還錢了吧?」

債仔呂錄說:「你們這些吸血鬼!我借了你們幾仟元,我都還了萬多元了,現在你還要我還錢給你們?沒有啊!」

我聽了之後,二話不說,然後一腳「砰」的一聲,一腳便踢重了他的心口,他倒地後,我和手下阿D拳如雨下般毒打他。

那個著卡通睡袍的少女說:「不要再打我爸爸了,等我一會我拿錢給你。」

那時候她竟拿了幾佰蚊給我,我即時對著家姐說:「死靚妹,妳爸爸現在久我們幾萬元,妳卻給我幾佰元,妳玩我嗎?」

那個著卡通睡袍的少女說:「我們只得這麼多啊。」

我聽了之後,我們繼續毒打債仔呂錄,迫他還錢。

債仔呂錄說:「我們連飯也沒得吃,真的是無錢呀!」

接著我叫手下阿D停手,我停了一停想了一想,當時我眉頭一緊,計上心頭,「不是吧?今日又收不到錢,沒理由就這樣的走。」

我看見債仔呂錄真是沒有錢,這兩名少女看來也沒有錢給我,我再望一望兩位姊妹都標緻可人。

著了便服的少女是姊姊,五呎六吋,她有一把烏黑黑的長髮女孩,樣貌生得嬌俏可人,還帶著一副長方形的黑色膠框眼鏡,增加了一份書卷味,她著了一件連身的卡通睡袍,散發著濃厚鄰家少女般。以睡袍內的內衣褲若引若見,看見她楚楚可憐般,反而緊加會今我培添興奮。

穿著學校的交通安全隊制服的初中生,五呎二吋,身形較為矮小,個子不高,她有一把捲曲濃密的長髮女孩,樣子清秀,瓜子口面,她眼睛很大,是亮晶晶的,形像很乖乖女,樣子非常之天真可愛,還有她充滿一份稚氣,看似是大約中二、三的女學生。

突然之間我腦海有一個主意,今天收不到錢,再望她們兩姊妹都好正,不如就地強姦兩姊妹當一筆利息吧。

當我定神去想之際,那個交通安全隊制服的初中生突然大叫起來:「救命呀,救命呀。」

我即時一巴掌把落交通安全隊制服的初中生,令她靜下來。

我大聲對手下阿D說:「把繩拿出來,綁著她們。同時用毛巾塞著她的口,免得她再出聲;還有取出她們的身份證。」

當我看見她們兩姊妹的身份證,姊姊的名字是呂慧姍,現年是十七歲。妹妹的名字呂慧儀,現年是十四歲。

我對著姊姊呂慧姍說:「你妹妹亂叫著,現在我錢又收不到,即係玩我啦!不是不給你機會補償,那麼妳和我上床吧?否則一是打死妳爸爸,一是強姦妳妹妹,妳自己想想吧!」

她們太驚了,可能影響了她們的思路,那位姊姊心情很亂的,哭哭啼啼坦白地講:「嗚…嗚…嗚,我求你地放過我們,我們兩姊妹沒試過拍拖,沒做過這些事啊。」
即是她們兩姊妹還是處女。我聽了之後,心裡的獸牲完完全全爆發出來。
我說:「妳那麼多話,代表你不願意了。好吧,那麼我不碰你,我現在就去強姦妳妹妹,完事後再打死妳爸爸,你自己自找的!」
姊姊呂慧姍給我威迫利誘之下,她完全不知如何是好,心裡亂成一團,只有哭哭啼啼地說:「嗚…嗚…嗚,不要打我爸爸,不要搞我細妹,我…給你。」

我說:「這才是嘛。」

當時我心想,搞完姊姊之後,一會兒當然也要搞上妹妹,這樣的信我,還真無知。

接著我對姊姊呂慧姍說:「那你呆站在這裡幹什麼?還不入房?」

那時候債仔呂錄,自己借迫來的錢,如今卻害了自己的女兒,看見他的眼哭起來了。

姊姊呂慧姍正在驚恐著,整個人都不停的震抖,於是我用雙手扯著她頭髮拖她到睡房。

當我看見這兩姊妹的房閒,發現女孩子的房間真是在男子不同,房間的設計簡潔整齊很乾淨,擺放了很多的毛公仔,還有不少少女漫畫和貼滿了很多漫畫海報,整過房間散發著一種很獨特的香味。

入到房,就立刻將那個姊姊拋到上床去,她真是很驚謊,還是給我扯完頭髮的痛,她一直哭哭啼啼,沒有停過,仿如是個淚人,楚楚可憐般。

我沒有理會她的感受如何,我的手撫摸她的頭髮,再望真她的靚樣,我平時叫雞就叫得多了,通常到旺角三佰元的雞,通常這些雞已中女為多,又老又殘,這麼純情的鄰家少女,還要這麼年輕的處女,真是一世人都未試過。

那位姊姊呂慧姍楚楚可憐的樣子真是好看,我出其不意強行吻了她的嘴唇。

「啊」的一聲,以乎她還很驚謊,她的雙眼眼淚流出,一看她便知道想拒絕的眼神,但是又不敢逆我意,於是我又迎按上前去。她相當緊張,我的舌頭在她的嘴唇的外則纏繞,然後再強行打開她的牙闕深入,她完全是不願意給我強行接吻,一直給我吻一直哭。

我不斷吻她,另一手猛然扯開她的卡通睡袍,那件卡通睡袍散落一地,露出了淺藍色胸圍和內褲,還有白皙的肌膚。
那位姊姊呂慧姍突然全身抖震,哭哭啼啼地說:「嗚…嗚…嗚,求你放過我們,嗚…嗚…嗚。」

我聽了之後,分由不說我立刻送她兩巴掌,還兇狠的對她說:「你是否要我強姦妳妹妹,你才會安樂的呀!靚妹!」於是她給我乖乖地屈服了。

我趁勢抱著瑟瑟縮縮中的姊姊呂慧姍身上,雙手繞到背後打算去解開她的胸圍。之後「啪」的一聲,原來她的胸圍扣被給我扯掉了,雪白乳房裸露我眼前,看見這麼純情的鄰家少女半裸的身體,不禁吞了一吞口水。

姊姊呂慧姍的身材雖然偏瘦,但線條優美的乳房大小適中,堅鋌而富彈性,兩顆粉紅色的嬌小乳頭,因為突如其來的緊張而硬起來,份外誘人。

我毫不憐香惜玉,一隻手掌使勁揉弄著她的乳房,手指不停地用力揪著那顆惹人憐愛的小乳頭。

她嬌嫩的乳房在我的大力揉搓下,像麵團般不斷變化著形狀,時而被整過握在手中只露出乳尖,時而被壓麵餅般扁扁地垵平胸口上,似乎隨時會被抓爆。

我一邊吻著姊姊呂慧姍的胸部,邊伸手開始進攻她的下半身。我不禁再吞了一吞口水,我雙手慢慢移向她的腰部,一手就撕去那條小內褲。剎那間,可以清清楚楚看見她的陰阜上,陰毛不是長得太濃密,但是生得很整齊和很靚,陰唇以下的位置只得疏疏落落的長出了幾絛的陰毛,是緊緊的閉合著。

放是我用兩指扣著她的大陰唇向外一翻,粉紅色的陰道嫩肉立即聯同小陰唇一拼的翻了出來看,直至將她的整個小陰唇都翻了出來,然後再看她的陰道口在離陰道口大約七、八公分的地方,給我看到一塊薄薄的黏膜,而這黏膜的邊緣處正緊密的接合著陰道壁。

但這片黏膜將很快的要消失了,再不會有一絲半片再留在這世上。

姊姊呂慧姍立刻只覺得天旋地轉,看著自己最秘密的地方展示在陌生人的面前,發出了羞恥的呻吟聲,一個從未經人事的少女,赤裸地被我玩弄,不斷刺激身上的敏感地帶,既讓她羞憤得無地自容,可是身體裡又產生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神志開始迷糊起來。

我得意地笑了出來,然而更殘忍的事還在後面。我迅速地脫掉身上的衣物,顯露出那根深紫色一柱擎天的肉棒。

冰清玉潔的身體,清純鄰家的氣質正呼喚著我,我托起她白滑的屁股,挺起那根深紫色的肉棒對準中心的洞口,在她的陰道口裡淺淺的畫圈,仔細地研磨,再慢慢地將龜頭送進去。

龜頭順利地緩緩剌進姊姊呂慧姍的處女秘道,隨著肉棒一分一分向內裡深入,我即時合上了眼睛,慢慢享受著征服清純鄰家女孩的感覺。

姊姊呂慧姍感覺到粗大的異物慢慢侵入自己的體內,癢癢的感覺中來雜著少許痛楚。她閉上雙眼,長長的睫毛隨之垂下,伴隨著因遭到凌辱而發抖的嘴唇,忽然,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使她不禁她慘叫出來。

如今我覺得非常幸運,我看見一縷殷紅的鮮血混著陰道內的體液從陰道口緩緩滲出,一滴滴流出到白滑的兩股間,只得十七歲的清純鄰家女孩終於被我姦污了!

這種處女緊窄的感覺,是我這麼多年來的性經驗,是未試過如此緊窄的肉洞。不要說破處,十幾歲的少女,很多年來我沒有遇上,因為我的性伴侶多數已二十零三十歲的中女為多,叫雞是沒有可能遇到這種如此緊窄感受。

我發現處女膜被剌破之後,稍稍停頓了一下,再度進攻。羞憤交加的姊姊呂慧姍痛得屈起雙腿,這卻讓我取得更佳的姿勢插入。

一瞬間,我的肉棒已整根完全的沒入她身體裡。

我開始深深淺淺的抽插起來,享受著強姦清純鄰家女孩的樂趣。每一次的抽送,都深深剌激著她稚嫩的處女陰道。隨著不斷地抽送,只覺最初的劇痛已漸漸減弱,隨之而來的時混合著痛楚的快感。

大約抽送了五分鐘,也許是因為疼痛所致,姊姊呂慧姍的眉頭緊皺,隨著搖晃,一縷秀髮蕩到面前,她張口將這縷秀髮緊緊地咬住,並伴隨著一聲接一聲的悶哼,隨著每一次大力的抽插,柔挺的雙乳都會震動一次。

陰道一陣劇烈收縮,緊緊吸住我的肉棒。這時我感到一陣酥麻,在高潮來臨,將我所有大量的精子悉數在稚嫩的陰道內釋放出來,射入她的體內,直達她的子官深處。

當抽出了的時候,我眼見到自己的陽具有一絲的血潰,而她的陰道口慢幔將我的精液和處女血倒流出來了。

當時我心想了一想,「這樣就奪走一位少女的貞操。」

完事之後姊姊呂慧姍非常緊張地,立刻看看自己的陰道洞口,眼見自己的洞口有處女血和精液倒流出來,屈辱的淚水從她明亮的雙眼中奪眶而出:「嗚…嗚…嗚,你為何要射在入面,這樣我會有BB啊!嗚…嗚…嗚…」

我又二話不說送她一巴掌。我說:「做愛不是射入裡面,妳想射在那裡去呀?」

姊姊呂慧姍哭哭啼啼地說:「嗚…嗚…嗚,你是否放過我們啊!」

我當時陰笑一下地說:「放,不過搞完妳的妹妹才放。」

姊姊呂慧姍哭哭啼啼地說:「嗚…嗚…嗚,你這衰人,你又話我給妳……你不會搞我妹妹啊。」

我說:「剛才我有這樣說過嗎,妳是否聽錯了?」

之後我開了睡房的門,我得大聲和手下阿D說:「捉著她入來!」。

手下阿D將妹妹呂慧儀帶到入房之後,我想了一想,未夠剌激,我又和手下阿D再說:「另外也要捉他(債仔呂錄)入來,給他看看這場好戲。」

於是債仔呂錄帶到入房之後,拿多幾絛繩出來綁著他。

手下阿D說:「大哥這件靚妹給我呀!」

我說:「不是啦,這個(姊姊呂慧姍)就給你的,妹妹當然是我的啦。」

於是手下阿D很快撲向姊姊呂慧姍身上,握住自己的肉棒準備插入剛才還是處女園地的肉洞裡,姊姊呂慧姍本能的扭動屁股想躲避,掙扎著想爬起來,但手下阿D一下子就按倒了她。

「啊……」她再次受到強姦之痛苦,禁不住流下眼淚,很想在地上找洞裡鑽的哭叫起來,在此伴奏聲中我開始品嚐妹妹呂慧儀。

因為她的手腳已備繩子綁住了,所以她沒有可能反抗的,我又再次將妹妹呂慧儀堆倒床上。

她極力掙扎反抗,和聽到「唔唔」聲地呼救,那個時侯債仔呂錄眼睜睜看見兩個親生女被人強姦,但又沒有能力救她們,這種心情,真是筆墨難已形容。

我現在開始用力址爛她的那套交通安全隊制服,再望著她幼嫩而稚氣未脫的臉蛋,很快地將她的交通安生隊制服上衫已經被我址爛了。

我剛才址爛的交通安全隊制服,內裡是一個純白色的少女型內衣,把她剛發育的乳房緊緊包裹著,我的手當然沒有停下來,我使出強而有力的五指,抓住胸圍罩杯的邊綠,只一下功夫,一雙玉乳己無處可躲,春色無邊收入我的眼底。

妹妹呂慧儀的乳房應該是33A,立時兩個可愛、嬌嫩、美妙、小巧、香郁的小乳房立時展現在我的眼前!

嘩!兩顆小乳頭還是粉紅色的呢,23吋的纖腰,33吋的坐圍,雖然只是小女孩般的圓筒形,沒有成熟女性的線條,但白玉股的肌膚暗泛著紅暈,顯得份外誘人。像花雷般的乳首向上翹起,看得我意亂情迷。

她還有一條那套交通安全隊制服的裙子沒解開,我索性用力址開她的裙子。

「裂」的一聲,裙子下部被址開兩邊,我趁機伸手進裙子裡撫摸。

我的手掌靈活地游到妹妹呂慧儀的大腿內則,還是處女的她,從未給異性碰過這珍貴的地方,我的攻勢令她全身像觸電一樣,柔軟的大腿頓時繃緊了。

她的最後一道防線的白色小內褲,我用雙手把最後白色小內褲除掉。

當我除掉了妹妹呂慧儀的白色小內褲之後,看見她的雙眼通紅,哭得很利害,她極力地掙扎反抗,雖然已用毛巾塞住她的口,但是得清楚聽到「救命,我還小,不要搞我!」

她整個人動來動去,這麼根本無法再進行,我只有連環猛烈重擊,打到她的肚皮上,原本想繼續打,但見她已軟化下來,也沒有反抗能力,終於停下手來。

她已經給我完全地脫清光了,於是清清楚楚看見妹妹呂慧儀的陰阜上,她和姊姊呂慧姍的陰阜是顯以不同的。

姊姊的陰阜還有陰毛可見,但是妹妹呂慧儀只是疏疏落落的長出了幾絛的陰毛,再下面的陰唇,更是如一條線般,縫隙插不進一根手指,一條雜毛也沒有,是緊緊合著的,畢竟妹妹的年紀只得十四歲。

當然我又是用指扣著她的大陰唇向外一翻,同剛才她姊姊一樣,看見粉紅色的陰道嫩肉,也給我看到一塊薄薄的處女膜,而這黏膜的邊緣處正緊密的接合著陰道壁。

肯定和家姐命運一樣,很快地會小女孩變成小婦人了。

我先摸一摸她的陰道,好明顯妹妹呂慧儀的洞口比姊姊細小得多,卻不足以讓我的陽具輕易的插入去。我四周圍望了一望,卻發現到床頭櫃上面有一支潤手液,正合我意,我將那潤手液搽在她的陰道口,再擦在自己的陽具上面。

事到如今,眼看這個妹妹如此可憐,這不會令我會憐憫她,反而更加會令我培添興奮。她已經沒有反抗能力,我再次壓在妹妹呂慧儀的小巧身軀上。

她雖然沒有反抗能力,但是她還是想將雙腳合上,可是已經太晚了,我的強壯的雙臂已經牢牢地抓住了雪白的臂部,再手指翻開她的大陰唇,我深紫色的肉棒搖動頂在兩扇玉間洞口之間,我心急地試圖即時進入那處女的肉洞,但未成熟的小女孩的肉洞大實在太緊窄了。

我再強行插入,但是結果完全一小根也進不入去,於是我再用大量潤手濟捈擦落她的陰道口,再捈擦自己的陽具上面。
然後將肉棒在洞口之間上下靡擦,使到我剛才所用潤手劑更加潤滑,然後我用腰一挺,將肉棒直直的送入她守護了十四年的處女肉洞內,開始對她強行蹂躪。

我很辛苦在入了一丁點的頂入小女孩的處女肉洞,雖然已被毛巾塞住口的她,也聽到一聲淒厲的慘叫,雙眼突然睜開,也聽到她痛哭的聲音,肉棒已準確而有力的插入了溫暖而非常狹窄的陰道內。

我只是僅僅進入了幾分就遇到了阻力,「前面一定是處女膜!」

我將力氣都集中到了龜頭上,那薄薄的處女膜被頂到極限,我奮力將肉棒向前剌去,雷鳴閃電的一刻後,我很清楚地感覺到了前面落空的感覺,阻力突照減小,肉棒很辛苦地剌進了一大半。

「行了,破處了!她終於由未成熟的小女孩,給我變成了未成年的小婦人了!」我心裡歡呼起來。

雖然兩姐妹都是未經人道的處女,但是很明顯妹妹的處女肉洞和姊姊相比,妹妹遠比姊姊緊窄很多。

妹妹呂慧儀的下體傳來一陣陣被撕裂的痛楚,雙拳緊握,就連十個小巧玲瓏的腳趾也蜷曲到了一起。她知道已被眼前的我奪去了自己寶貴的貞操,身心的疼痛令她痛哭起來。

雖然已有了大量潤手液作滋潤,但未成熟小女孩之未經人道的陰道始終和成人的陰道相比,狹窄很多,我的肉棒被肉壁緊緊包圍,抽動起來顯得很困難。我知道如果繼續強行抽送,不止嬌嫩的陰道會被撐裂,連自已的包皮也會址損,於是我暫時停止了前進,改為往外退出。

這一退,肉棒幾乎全退至體外,大量的潤手液夾雜帶著絲絲鮮血隨即從洞中流了出來。

我再看著自已肉棒上纏繞著的血絲,我的臉上浮現出得意的笑容,我不等肉棒完全退出就重新插了進去。

這一次,肉棒終於衝破了所有障礙,成功撞擊到深處的鮮嫩花蕾上。

她平躺在床上,潔白的雙腿大大張開著,委屈地固定在我的身前,下身的劇痛令她生不如死,輕微的活動都會帶來無法忍受的痛楚。

雖然她已被毛巾塞住她的咀,聽到她的激烈悲鳴 :「求……求你…不…不要再插…真係…很痛…痛啊!」

強烈的恥辱感和疼痛感交織在一起,差點兒讓她昏厥過去,繩子綁著的雙手緊緊抓著這條繩子,指節都屈曲得沒有一絲血色,她一動也不敢再動,只有33A的小乳房劇烈地在起伏著。

我的抽送動作越見順暢,開始有節奏地輕重夾雜進進出出。每次經過陰道中間部份,肉棒都停下來來回的磨擦,然後再急速衝向深處。
我為了要強忍著隨時都會激射而出的精液,不得不分散注意力,讓自己平靜下來,我深呼吸一下,依依不捨地把肉棒退出。

然後把身下的小美人翻轉身,曲起她的雙腿,雙手反銬背後,把她拿成跪伏的姿勢。我仔細地看著高高翹起的33吋的坐圍,用力地將她分開來,暴露出深藏在臀溝間的秘穴,然後從後繼續著抽插動作。

突然聽了一聲「鳴呀…」這猛烈一擊,肉棒彷似直搗她的心臟,如今妹妹呂慧儀由原本哀求聲、哭泣聲變為慘叫聲,也拚命想往後仰。

這激動的慘叫聲,直剌進我的腦中,令我不其然的加快腰部的動作。最後灼熱的肉棒已不再回退,只緊貼在光滑的子宮頸口上。

我還對妹妹呂慧儀說:「我會在妳裡面內射啊。」

聽到我這樣說,她立刻很緊張地回應:「嗚…嗚…嗚,不要!千萬不要呀,今日是我的危險期,射在裡面會有的呀!」

一切已經太遲了,因為我納勁吐氣,小腹猛力的一縮一放,還要將我的肉棒全根插到最入,完全最緊貼子宮頸口上,將濃烈量多的精液射入她體內,那些粘稠的精液已經深入子宮的每一個角落了。

最後的一滴精液射出,我的肉棒漸漸軟下來,然後我將肉棒抽出,垂在一灘精液、潤手濟和處女血液之中。

和她的姊姊的動作一樣,立刻很緊張地看看自己的陰道洞口,眼見自己那嶄新的交通安全隊制服裙上濺著自己的處女血及有很多精液,令她傷心欲絕,她看完後只有大聲痛哭,「嗚…嗚…嗚你射響入面,如果真的有了小孩怎麼辦!」

當我完事之後,我又想了想,「又給我奪走妹妹的處女,真是正,我平時叫雞一次過叫兩隻雞來玩試得多,但是一次過玩兩個處女都是第一次,重要的是兩條女都是極品。」

我看見手下阿D也差不多了,他又是將自己的肉棒插到最入,也是緊貼在姊姊呂慧姍的子宮頸口上。

定了一定,手下阿D叫了一聲,將自己的精液也內射到姊姊呂慧姍的子宮深處了。當手下阿D將肉棒退出來,看見姊姊呂慧姍的洞口大量的精液倒流出來。手下阿D說:「大佬,差不多啦,要走啦。」

我說:「重未玩夠,你都未搞過妹妹,阿D呀,你是否帶著些春藥和迷幻藥呀?」

手下阿D說:「有呀,大佬,幹什麼?」

我說:「我地現在幹了這樣的大事,為了日後好脫身,喂那老不死吃春藥,兩條女喂她們吃丸仔,然後我們拍一場戲,戲名叫做淫亂一家親。」

於是手下阿D很快便完成了任務,接著我說:「快些搞那妹妹。」

之後我將債仔呂錄的衣服除掉,他受了春藥的影響,肉棒已經硬廷起來。我再將姊姊呂慧姍帶到她爸爸的肉棒上接合起來,那時候她已受到丸仔的影響,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她的陰道並有大量的精液已作潤滑。

我一放開手,姊姊呂慧姍雪白的乳房在胸前甩動,陰道一坐便坐著自己的親生老豆的肉棒。

債仔呂錄只是吃了春藥,他的神智還算是清醒的,下體清楚感覺到堅硬的肉棍擠開親生女兒的兩片陰唇直頂到陰道深處。

債仔呂錄一直哭著地不願和親生女兒性交,但一方面受到春藥的影響,要解決現在的性需要,只好任由自已的親生女兒呂慧姍就女上男下,上下擺動地幫自己的父親抽送。這一種心情,我現時的文化水平也不懂用文字寫出來。

這時侯當然要用手機全程拍攝下來,事隔15分鐘,神智不清的姊姊呂慧姍猛烈上下擺動,債仔呂錄也抱著女兒的腰,將自己的肉棒緊貼在自己的親生女的陰道盡頭上,女兒的身體隨之不斷的前後顫動著。

他「啊…」的一聲,「怎麼?被我姦淫的孩子有快感了?」 打了一個冷震,已經將自己積存已久的精液,直噴入與自己一齊爆發高潮的親生女兒的子宮內。

另一邊廂,手下阿D也差不多,交媾聲伴著呻吟聲,再次將濃烈的精液射入妹妹呂慧儀的體內。當手下阿D退出肉棒之後,她的洞口也是倒流很多精液。

完成所有之後,我對債仔呂錄說:「剛才你同自己親生女的事,我全拍下來,如果你一報警,我保證你和你女兒的性交照會貼到通街都是,你知家醜不出外傳,還有今日搞你兩個女只想當利息,如果下星期再無錢還,結果也是你和女兒的相通街都是,你自己想想吧。」

之後我和手下阿D離開債仔呂錄的家,一星期之後他連本帶利償還欠我公司的錢,還完錢之後,她因疾去世了。

有一天我和手下阿D又再在將軍澳碰見她們兩姊妹,她們一見到我們很默然地馬上低頭走。望著她們兩姊妹的背影慢慢離去,因為這兩姊妹是我開了她們的苞,是我令到她們本來純情小女孩變成已失去處女的婦人,這一刻的心情是多麼回味無窮啊。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