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7日,星期五

放學時間,蘇靜怡聽到學校的廣播,便提著書包往學生會長室走去。

蘇靜怡,17歲,兩個多禮拜前剛轉學進東京第一貴族明星高中–帝神高中。馬上,便受到全校男性教職員及學生的瘋狂崇拜與愛慕圍繞。

靜怡一頭飄逸長髮幾乎垂至柔軟纖細的腰肢,肌膚雪白無瑕,鮮嫩可口。

三圍大概33C—22—34,樣子相當清麗秀美楚楚動人,氣質清靈,身高167cm,水手服短裙下露出一雙修長勻稱的雪白美腿,長腿美少女一個。

一種嬌柔纖弱,幼齒白嫩,令男人想憐惜或蹂躪的美。

靜怡走進學生會長室,看見學生會長井上律子以及其他8個男人在等她,那8個男人上身赤裸,只穿著內褲,她心中感到恐懼,剛想轉身逃走,已被一名30歲上下的瘦長男人強拉進去。

「不要!放開我……啊!……你幹什麼……啊……不要啊……」靜怡又厭惡又害怕地抗拒,她被那男人從後押著,那男人緊貼著她,撩起她的格子短裙,隔著白色蕾絲的內褲輕撫著她粉嫩顫抖的花瓣。

靜怡在男人手指的撫弄下,全身發軟無力,還起了雞皮疙瘩,又噁心又害怕。

她看著在場不懷好意的其他人,大部分是她認識而且十分厭惡的。

學生會長井上律子,17歲,染著金髮的高中生美少女,但比起靜怡卻明顯遜色。

靜怡的體育老師—鈴木,45歲,肥胖臃腫像噁心的豬哥,老用色瞇瞇的眼神盯著學校的美眉們。

工友—龜田,56歲,猥瑣禿頭的好色老頭。

赤川、佐佐木、青木、吉川,四個人是靜怡的同班同學,

赤川,高大魁武,相貌兇惡,是四個人的老大,曾多次騷擾過靜怡,令靜怡十分嫌惡。

佐佐木,矮小痴肥,長相噁心猥瑣。

青木,長髮的男生,瘦長,臉上有醜陋的刀疤。

吉川,瘦小戴眼鏡,其貌不揚,跟赤川在一起前常被女生嘲笑,現在跟赤川一夥欺負女生。

井上律子走到靜怡面前,冷笑:「小賤人,你這幾天都在纏池田吧,池田是我的,誰都不許接近他。」她發出令靜怡不寒而慄的惡意笑聲:「以前也有一些不知自己身份,自以為漂亮的爛貨接近池田,她們的下場就是帶到這裡被幹得死去活來。」

池田是帝神高中高三男學生,又帥又是名門子弟,溫柔親切。靜怡確實對他有愛慕之心,但內向羞怯的靜怡不敢對池田學長表白,沒想到五天前卻是池田鼓起勇氣對她告白,兩人也開始交往。

原來自從靜怡轉學到此,池田便跟其他男性教職員及男學生一樣,對清麗如仙,楚楚可憐的靜怡為之痴狂。

律子手裡拿著高畫質的數位攝影機,指著鈴木等6人:「他們就是聽命於我的學生會秘密處刑隊。」

看到鈴木、龜田、赤川等6人一面淫笑一面盯著她的雪白裸露的大腿,靜怡就渾身雞皮疙瘩,既噁心又恐懼。

律子淫笑地走到另一名光頭男人面前說:「這位是太微先生,妳一定沒見過吧?說出來妳可別嚇呆啊……」

這位光頭的太微先生,高大粗壯有如鐵塔,滿臉橫肉,很凶暴猙獰的模樣。他帶給靜怡的恐怖壓力及噁心的不寒而慄,遠超過其他人。

她肯定沒見過他,但卻又覺得熟悉……

律子笑著:「這位太微先生可是我辛苦調查確定的,百分之百是妳的親生父親。」看著靜怡受驚嚇的樣子,律子更得意了:「如果不是由妳親生父親為妳開苞,難洩我心頭大恨。所以之前我想辦法弄到妳的幾根頭髮和保健室資料,特別拿去跟太微先生做DNA比對,已經百分之百證實了。」

又指著從後面押著靜怡猥褻的噁心男人笑說:「這位也是太微先生的兒子,也就是妳同父異母的哥哥,叫阿雄。」

「怎麼會這樣……爸爸和哥哥……」靜怡一面啜泣一面搖頭:「我不相信……」

從小她由爺爺奶奶撫養長大,只知道母親在她懂事前就死了,至於父親,爺爺滿懷怨恨憤怒卻絕口不提。

太微笑嘻嘻說:「當年我綁架了妳媽媽蘇美奈子,好像才19歲,大學校花。」

「我開始是要跟你大企業社長的爺爺勒索,但美奈子這樣嬌滴滴的美人兒在手上,我當然不會浪費。本來我跟另外兩人要一起輪姦她,因為我喜歡輪姦,可是第四個同夥不同意,結果內訌火拼,只剩我活了下來。」

「所以只有我一人幹你那漂亮的媽媽,幹她的時候她雖然已經有男朋友,但還是處女。我幹了她6天5夜,才因為外出時被追捕,後來逃到國外。」

律子笑著接下去:「被救回去的美奈子已被證實懷孕,她馬上跟男友分手就再沒跟任何人交往,把妳生下後不久就自殺了。」

靜怡如晴天霹靂,呆在當場。

律子打開手裡的數位攝影機開始對著靜怡鉅細靡遺地攝影,從後押著靜怡的阿雄,緊貼著她,撩起她的格子短裙,半褪下她白色蕾絲的內褲,阿雄開始淫猥撫摸妹妹渾圓結實緊繃、高高翹起的白嫩美臀,內褲裡勃起的下體緊貼著她的股間摩擦起來。

「啊……不行……住手啊……求求你……不要這樣……嗚……求求你……」靜怡啜泣呻吟,雪白無瑕的修長美腿不停顫抖。

「嘿嘿,這麼幼齒的高中美少女,還是我的親生女兒,幹起來一定很爽。」太微淫笑著,抬起靜怡清麗動人的俏臉,噁心地笑著:「嘖嘖…這麼漂亮清純,長的真是欠幹,比妳媽當年還欠幹,我們這麼多人一定會狠狠幹死妳,哈哈……舌頭伸出來……」

靜怡啜泣著,輕吐豔紅舌尖,讓爸爸強吻她鮮嫩的櫻唇,太微噁心的舌頭放進她嘴裡吸吮她柔軟的香舌,還不停攪動她的舌尖,靜怡想不到應該最浪漫的初吻就這樣被醜陋噁心的父親奪走,一臉嫌惡噁心,舌尖抗拒地推擠爸爸噁心的舌頭,但舌尖的推擠交纏反而讓爸爸更興奮,太微強烈感到女兒的嫌惡,這讓他更興奮地用舌頭與她的舌尖攪動交纏,他的手扯開女兒的制服,扯下她白色蕾絲的胸罩,握住女兒雪白幼嫩的乳房盡情搓揉,揉弄著她鮮嫩可口,因感覺噁心而顫抖的粉紅乳頭。

太微阿雄兩人的手指則一前一後,伸進靜怡半褪的內褲裡激烈搓弄那鮮嫩的花蕊,弄得她花蕊濕淋淋,不停媚聲呻吟。

「啊……啊……住手啊……爸爸……求求你……不要這樣……啊……啊……嗚……求求你……」

靜怡因為嫌惡噁心與害怕而全身顫抖,她的可憐哀叫十分柔媚悽楚,令人銷魂。

「像妳長得這麼欠幹,真是天生的爛婊子。」律子一面拍攝一面冷笑:「像妳這種小婊子也敢纏我的池田?妳最適合的就是當大家的公廁……」

太微一面強迫女兒跟他激烈舌吻,一面喘口氣淫笑:「小織很會用舌頭接吻囉,有這麼淫蕩舌技……吃大雞巴一定很爽……」

太微強吻完,立刻淫笑著脫下內褲,露出恐怖的巨根,長足26公分以上,巨根上佈滿樹根般凸起可怕青筋,還有一個特別碩大猙獰的傘狀龜頭。

第一次看見男人陽具的靜怡,恐懼地看著眼前父親難以想像的猙獰巨X,全身不停發抖,那是任何經驗豐富的女人也會害怕的凶器。

太微強迫女兒在他身前蹲下,按著她的頭:「琪琩蘑藻a吃,讓爸爸的大雞巴舒服,待會可是要幹妳好幾次……。」

阿雄和鈴木赤川大家的內褲也褪下,8根殺氣騰騰的大肉棒已在面前等候著她。

阿雄和赤川的肉棒也很粗大,大概22公分,其他人也有17公分以上。

「不要啊……嗚嗚……不要……嗚嗚……饒了我……」一下子面對8根巨根,靜怡不停啜泣求饒。

太微強迫靜怡用舌尖在腥臭的超大龜頭及龜頭到根部處舔著,並將巨X含入嘴裡吸吮,還抓住她的手來到血脈賁張的巨根上,強迫女兒一面口交一面用右手揉搓肉棒,左手輕搓蛋蛋,「喔……太爽了……喔……喔……太爽了……我的美麗女兒正為我口交……」太微按著靜怡的頭興奮地呻吟,撥開披散在她臉上的秀髮,看自己的特大號肉棒在女兒紅豔欲滴的小嘴裡抽插,她清麗如天使般的臉上還掛著淚珠,雪白誘人的喉嚨痛苦地抽動,柔軟的舌尖忍受著惡臭,抗拒地推擠父親噁心的龜頭,反而讓太微更興奮。

被父親強制口交了一會,阿雄立刻拉著妹妹的左手幫他手淫。

口交5分鐘後,太微把巨根抽離女兒的嘴唇,阿雄立刻將勃起的粗大雞巴插入妹妹的櫻桃小口抽插,其他人則抓著她小手輪流握住他們的大肉棒手淫,每個人都輪流強迫靜怡口交,有時還強迫她將其中兩根大肉棒一起放進嘴裡舔弄吸吮。律子特別將鏡頭對準被激烈輪流口交的靜怡臉部拍攝。

吉川可能太興奮了,口交到一半竟忍不住噴了靜怡滿嘴滿臉白濁精液。

一半精液射在靜怡嘴裡,肉棒抽出時部分精液噴在她美麗清純的臉上,靜怡被迫喝下腥臭噁心的精液,但是一部分白濁精液仍從她艷紅的唇角流下,清麗無邪如天使般稚嫩的臉上噴滿精液配上悽楚受辱的神情,令男人看了更興奮勃起。

等大家都最少幹了一次靜怡的喉嚨後,太微從後緊貼著女兒,撩起她的格子短裙,手在她雪白的大腿內側噁心地游移,然後抓著靜怡屁股,脫光她的衣裙,再褪下她的白色蕾絲內褲,掛在她的左膝,右手搓著女兒那雪白幼嫩高高翹起的少女美臀,左手盡情搓揉她白嫩的乳房,揉弄著她鮮嫩可口,因噁心而顫抖的粉紅乳頭。

他的下體緊貼靜怡的股間磨蹭,特別猙獰恐怖的超大傘狀龜頭從後面激烈磨擦她顫抖的嫩唇,弄得她嬌軀打顫,花蕊濕淋淋。

「啊……啊……不要啊……爸爸……啊……啊……啊……求求你……啊……啊……嗚嗚……求求你……不要……」靜怡雙腿不停發抖,好像一波一波的電流從下體傳遍全身。

「舌頭伸出來,快點。」

太微強迫她轉頭,強吻著靜怡沾著精液的鮮嫩櫻唇,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然後太微雙手抓著女兒那柔軟纖細的腰肢,超大傘狀龜頭抵著已經濕淋淋的幼嫩花苞開始用力,準備插入。

「妳還是處女吧?」太微想到馬上就要強姦這麼幼齒美麗超有氣質的女兒,興奮地淫笑:「爸爸可是小織第一個男人喔,妳要永遠記得爸爸怎樣幫妳開苞……」

「啊……啊……好痛……不要啊……爸爸……求求你……千萬不要……嗚嗚………求求你……不要……」靜怡恐懼地哀叫,全身顫抖掙扎,不停哭著求饒。

她的哀叫楚楚可憐,聲音柔媚銷魂,是男人聽了會更想狠狠蹂躪的聲音。

「小婊子,認命吧,妳今天整晚會被大家一直幹,沒時間休息。」律子將鏡頭對準靜怡的下體,準備拍下處女被開苞的特寫。

太微的大龜頭在靜怡濕淋淋的花瓣上激烈地磨擦著,看著女兒幼嫩雪白又圓又翹的美臀因害怕掙扎而搖著,真是賞心悅目,淫穢至極。

「求求你……爸爸……不要……嗚嗚……爸爸……饒了我……」靜怡全身顫抖,楚楚可憐地呻吟:「誰救救我……啊……啊……好痛……會死啊……」

太微噗滋一聲從背後直插而入,柔軟鮮嫩的處女肉壁緊緊的夾著並纏繞他的巨X,「啊……好痛……啊……啊……爸爸……停下來……會死……啊……不要啊……嗚嗚……啊……啊……會死啊……嗚嗚……放過我……嗚嗚……啊……啊……」

靜怡慘叫哀嚎,纖細雪白的背像觸電般激烈弓起,被爸爸的超大雞巴開苞撕裂的劇痛令她幾乎死掉……

「小織真的還是處女,我的女兒果然很欠幹,喔……喔……太爽了……怎樣,爸爸的大雞巴很粗很長……痛死了對不對……」

太微一面噗滋噗滋幹她一面淫笑:「好緊……處女幹起來最爽了……幹死妳……幹死妳……欠人幹……小織,妳要永遠記得爸爸的特大雞巴……」

美少女幼嫩雪白渾圓翹起的屁股被猛烈撞擊得啪啪作響,艷紅的破處鮮血混著淫水從顫抖的雪白大腿流下,「不要啊……嗚……好痛……啊…啊…會死…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嗚嗚…啊…啊…會死啊…爸爸…求求你不要…啊…啊…啊…啊…」

靜怡哀叫了一會,爸爸又強迫她轉頭接吻,櫻唇被爸爸充滿檳榔味道的嘴堵住,噁心帶著大量口水的舌頭伸進她嘴裡攪動她柔軟的舌頭。

太微一面噗滋噗滋幹她一面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兇猛激烈地搖著她纖細的腰肢猛幹。

靜怡淚流滿面,雪白纖弱的嬌軀因感覺噁心顫抖扭動,阿雄等爸爸強吻完,立刻捧著妹妹悽楚動人的俏臉強吻她鮮嫩的櫻唇,舔弄吸吮她柔軟的香舌,太微仍然激烈地搖著靜怡纖細的腰肢,狠狠的搖著並猛幹。

靜怡看起來被幹得很想叫,她柔軟的舌尖抗拒地推擠阿雄噁心的舌頭,但舌尖的推擠交纏反而讓阿雄更興奮,阿雄舌吻了一會,立刻按著妹妹的頭讓她彎腰,大肉棒再次插入她的櫻桃小口,按著她的頭跟爸爸前後猛幹,阿雄強迫靜怡握著他的蛋蛋輕搓,看著妹妹處女的幼嫩美穴被26公分巨根開苞,蹂躪猛幹,一定痛死她了。

可憐的美少女,第一次不但被巨根開苞蹂躪,還被爸爸和哥哥前後夾攻,幹得死去活來。

「不要啊……嗚……好痛……啊……啊……會死……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嗚嗚…啊……啊……會死啊……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放過我……啊……啊……」

在太微可怕的巨根瘋狂的抽插下,靜怡不時鬆開口交的櫻唇,嬌柔銷魂的聲音楚楚可憐的哀叫呻吟,雪白纖弱的嬌軀顫抖扭動,太微狠狠噗滋噗滋猛幹,那根26公分巨根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每次插入都將粉紅嫩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嫩唇翻出,陰戶周圍的淫水已經被幹成白稠黏液,靜怡高高翹起渾圓白嫩的屁股被撞的啪啪作響,阿雄按著她的頭,跟爸爸前後猛幹自己的妹妹,看著妹妹白嫩的翹臀被爸爸抓著猛幹的樣子,興奮極了。

太微雙手抓著女兒顫抖的白嫩翹屁股猛抽猛插猛旋猛抽,

噗滋噗滋地猛幹,靜怡好幾次要昏死過去,但持續猛烈的撞擊抽插令她連昏死都不能。

赤川走過來淫笑:「小賤人,妳也有今天……像妳這麼漂亮又一臉欠幹,還假裝聖女,真是天生的爛婊子。」

赤川立刻躺在靜怡下方,用力搓揉她被幹得激烈搖晃的幼嫩乳房,舔弄吸吮她含苞待放的紅嫩蓓蕾。

「好緊……小織嘴裡說不要,卻叫那麼浪……叫大聲點……腰真會搖嘛……用力搖……喔……喔……太爽了……幹死妳……欠人幹的……好緊……幹死妳……幹死妳……」

太微猛幹狠幹,忽然加快抽插的速度,幹得靜怡幾乎死掉,她鬆開雙唇大聲哀叫呻吟,覺得自己的纖腰快被兇猛折斷似的。

太微興奮吼著:「小織,爸爸要射進去了……」

「爸爸不要啊……不要射在裡面……」靜怡無力地哀求著。

「認了吧……射在裡面才爽呢……射了射了……全部給妳灌進去……」

太微不顧女兒楚楚可憐的哀求,將大量精液滿滿地噴在她體內。

太微猛烈抽出濕黏黏仍完全勃起的巨根,當特別猙獰恐怖的超大龜頭通過靜怡飽受蹂躪的黏稠嫩唇的時候,「啊……」靜怡全身打顫抽搐,發出令男人銷魂萬分的悽楚哀叫。

靜怡雙腳一軟,幾乎便要倒下,被灌滿的噁心精液和艷紅的破處血絲隨著父親巨X的抽出而流下。

赤川立刻迫不及待從後面抬高那渾圓緊繃高高翹起的白嫩美臀,龜頭磨擦她被幹成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然後順著太微灌得滿滿的精液噗滋插入,噗滋噗滋猛幹叫著:「幹,真是爽……小賤貨……終於被我幹到了吧……第一天看到妳就想狠狠幹妳了……妳長的還真是欠幹…幹死妳…幹死妳…」

「平常一副欠幹的聖女模樣……幹起來還不是一直叫……假清純……被幹得很爽吧……欠人幹……幹死妳……幹死妳……」

10分鐘後,等不及要幹自己妹妹的阿雄跟赤川交換,阿雄從後面抬高妹妹那渾圓緊繃高高翹起的白嫩美臀,大龜頭磨擦被幹得糊成白濁一片的嫩唇,然後順著被爸爸灌得滿滿的精液噗滋插入,幹得靜怡不停呻吟哀叫,死去活來。

赤川立刻捧著幾乎失去意識的靜怡俏臉強吻她的唇舌,噁心的舌頭放進她嘴裡吸吮她柔軟香舌,不停攪動她柔軟美味的舌頭。

靜怡平常就很討厭赤川,在班上時,赤川和佐佐木還有鈴木老師曾用下流淫穢的話羞辱過她,也掀過她裙子偷摸她又翹又白嫩的屁股。

靜怡覺得十分噁心,舌尖嫌惡地推擠赤川噁心的舌頭,但舌尖的推擠交纏反而讓赤川更興奮,赤川強烈感到靜怡嫌惡跟他接吻,這讓他更興奮地用舌頭與她的舌尖攪動交纏,然後赤川坐在沙發上,靜怡則像小母狗一樣一面被幹面跪在他兩腿間口交。

「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啊……啊……會死啊……會死……嗚……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啊……啊……會死啊……啊……啊……啊……啊……」

靜怡雖然被迫口交,仍被哥哥幹得不時鬆開櫻唇,楚楚可憐的哀叫呻吟。

靜怡是個浪漫純情的少女,她堅信初吻以及初夜只能在浪漫神聖的日子獻給自己的愛人。對她此刻而言,芳心所繫的當然是英俊溫柔的池田學長。事實上,靜怡原本已經打算明天放假的約會,跟池田學長發生浪漫甜蜜的初吻。

但是,現在她已夢碎,她的初吻與處女都在眾目睽睽下被親生父親殘忍奪走,而且,總共有8個色狼要一次又一次地品嚐她的唇舌,插入她剛開苞的嫩穴,還要將骯髒噁心濃濁的精液一次又一次噴在她的臉上,灌滿她的體內與嘴裡。

她已徹底被弄髒,再也沒有愛人與被愛的資格。

「喂,我一直想將骯髒的精液射在你妹妹的浪穴裡面,再交換一下吧……」赤川按著靜怡的頭向對面激烈抽插的阿雄說,他覺得自己的肉棒在靜怡的小嘴裡激烈的口交,已經快爆炸了。

「好吧,那我弄髒她美麗的臉吧……」阿雄加快抽插的速度和力道,幹得妹妹鬆開雙唇大聲哀叫求饒,阿雄讓妹妹仰躺地上的柔軟地毯,跟赤川交換位置。

阿雄跪在靜怡臉旁,握著濕黏黏的大肉棒對著妹妹清麗稚嫩的臉噴出白濁精液。

赤川他就壓在靜怡身上,一面強行噁心舌吻一面幹得噗滋噗滋,他將靜怡修長雪白的雙腿分開抬高架在自己雙肩上,一面搓揉她幼嫩雪白的美乳,一面用力加快抽插的速度,幹得靜怡大聲呻吟求饒:「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啊……啊……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啊……啊……會死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射在裡面啊………」

「幹,真是爽……小賤貨……要射了……早就想將骯髒的精液射在妳的小浪穴裡面……幹,今天終於射到了……」

赤川忽然興奮狂吼:「太棒了,我要通通給妳灌進去……」

大肉棒猛烈插到最深處,洶湧濃濁的精液狂洩而出,衝擊靜怡飽受蹂躪的子宮。

靜怡微弱地哀鳴呻吟,媚聲嬌喘,全身發軟無力地倒在地毯上抽搐顫抖,爸爸和赤川灌滿的白濁精液從濕黏蜜穴裡不停流出。

這時,像一頭噁心臃腫豬哥的體育老師-鈴木走向蜷曲在地上嬌喘的靜怡,魔掌噁心搓著雪白幼嫩的屁股,「不要啊……老師……求求你……不要……嗚嗚……」靜怡微弱無力地哀叫,嚇得全身顫抖。

「靜怡同學,我每天體育課看到妳,滿腦子都是怎麼幹妳……長這麼漂亮,屁股這麼圓這麼翹…太爽了,這種翹屁股從後面幹最爽……」

鈴木掰開她的柔嫩臀溝,中食二指激烈搓弄她被幹成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灌的滿滿的的白濁精液混著淫水和艷紅的破處血絲不停流出。

「啊……啊……不要……老師,饒了我……求求你……啊……不要……不要……啊……啊……啊……嗚……」靜怡楚楚可憐的求饒,雪白柔弱的嬌軀渾身發抖。

「像妳長這樣漂亮,這麼欠幹,每天都要幹好幾次才過癮。」

鈴木將靜怡拉起,先抱在懷裡激烈地舌吻好一會,然後淫笑著抬高那幼嫩的雪白屁股,粗大雞巴從背後狠狠猛插她飽受蹂躪的鮮嫩美穴,粗大肉棒在少女幼嫩的陰道裡被緊緊夾著猛烈抽插,發出被陰道內濃稠的精液混合淫汁緊緊包圍的噗滋淫聲,精液混合淫汁及破處的血絲不停從正被激烈抽插的結合部位流下。

鈴木一面幹一面從背後激烈地搓揉她被幹得不停搖晃的幼嫩乳房,老頭龜田則從前方捧著靜怡幾乎失去意識的俏臉,嘖嘖強吻她的唇舌,舌吻了一會,便握著勃起的大肉棒,插入她的櫻桃小口,按著她的頭跟鈴木前後猛幹。

過了一會,佐佐木躺在靜怡下方,搓弄她被幹得激烈搖晃的幼嫩乳房,舔弄吸吮她含苞待放的紅嫩蓓蕾。

「真是太爽了,這麼緊的美穴……」鈴木抓著靜怡雪白鮮嫩的翹屁股噗滋噗滋猛幹,下體啪啪啪地一次一次撞擊靜怡充滿彈性的美臀:「嘴裡說不要,屁股卻搖成這樣……真是欠幹……幹死妳……幹死妳……」

「是啊,好性感淫蕩的小嘴……吸得我好爽……」龜田按著靜怡的頭,享受大肉棒在美少女生澀的唇舌吸舔下,漲大到極限的超快感。

律子一面拍攝一面淫笑:「老伯,很爽吧……這可是全校最欠幹的小賤貨喔……」

又對鈴木淫笑:「老師,以後隨時想幹靜怡都可以盡量幹了…大家也是盡量幹死她……」

龜田已經受不了地興奮叫著:「要射……要射了…要琪痝雂U去……」按著靜怡的頭,將大肉棒用力插到她喉嚨開始噴射腥臭的濃漿。

「一起射吧……這小婊子美穴超緊的……」鈴木加快抽插的速度和力道,幹得靜怡大聲呻吟哀鳴,然後將大量精液滿滿地噴在她體內。

佐佐木和青木讓被幹得奄奄一息的靜怡仰躺辦公桌上,頭從桌子一邊垂下。

佐佐木抬高她修長雪白的雙腳,架在他的雙肩上,下體緊貼她的下體用力插進她被灌滿精液的美穴。

佐佐木噗滋噗滋幹她,雙手恣意搓揉她鮮嫩雪白的乳房,白濁的精液隨著噗滋噗滋的猛烈抽插仍不斷流出。

青木便捧著她垂下的頭,將濕黏的肉棒插入她嘴裡猛幹。吉川則站在一旁玩弄著靜怡的美麗乳房。

「真是太爽了,夾得這麼緊……好像不管幹幾次都像處女一樣緊……」佐佐木對靜怡可是常常性幻想的,現在更是卯足全力猛幹:「靜怡小婊子,看你屁股浪成這樣……讓我從後面幹妳……這種翹屁股從後面幹最爽了……」

佐佐木將靜怡翻轉成背後位,讓她改為吉川口交,一面搖著她柔軟的纖腰猛烈抽插,興奮淫笑:「蘇同學,你的屁股和腰都很會搖嘛……原來妳這麼欠幹,夾的這麼緊……被這麼多人幹,爽不爽啊……幹死妳……幹死妳……」

佐佐木雙手抓著靜怡白嫩的屁股猛抽猛插猛旋猛抽猛插,

噗滋噗滋地幹得靜怡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10分鐘後,佐佐木也滿滿地噴在靜怡體內。

這時,剛剛口交就射在靜怡嘴裡的猥瑣老頭龜田,要求準備要幹的青木讓他先幹剛才沒幹的小嫩穴。

猥瑣老頭將靜怡抱在懷裡強吻,噁心的舌頭在她滿是精液殘留的嘴裡攪動她的舌尖,老而彌堅再度勃起的肉棒由下往上噗滋噗滋地猛幹她灌滿不同男人精液的嫩穴,舌吻了一會,龜田便低頭用噁心的舌頭舔弄她鮮嫩而且顫抖的粉紅乳頭,還不時含進嘴裡嘖嘖吸吮。

「啊……要死了……啊……啊……啊……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啊……啊……不要啊……」靜怡被一直幹一直幹得幾乎要失去意識,不停呻吟嬌喘,媚聲哀叫。

幹了一會,龜田抱著靜怡,讓她背對著他坐在龜田大腿上,靜怡修長雪白的一雙美腿被大大地分開成形,靜怡就這樣被老頭子龜田從背後抱在懷裡一面舌吻一面猛幹,龜田大馬金刀坐在沙發上。

每一個人能清楚從靜怡被大大地分開成形的美腿間,看到龜田的大肉棒從後由下往上噗滋噗滋抽插猛幹幼齒女學生蜜穴濕淋淋的特寫,已經被幹成白稠的精液混合淫汁及破處的血絲不停從正被抽插的部位流下。

龜田摟著靜怡纖腰激烈搖著,一面噗滋猛幹並強迫她轉頭恣意舔弄含吮她充滿精液味道的柔軟舌尖,青木在靜怡身前,雙手握住她鮮嫩柔美並且噴滿精液的雪白乳房,順著上下搖動的節奏恣意搓揉,然後低頭用噁心的舌頭舔弄她鮮嫩粉紅的乳頭,還含進嘴裡嘖嘖吸吮。

赤川走過來站在一旁,按著靜怡的頭舌吻了一會,再強行將又勃起的肉棒插進她嘴裡激烈抽插。

「太爽了……幼齒爛貨的嫩穴就是不一樣……夾這麼緊……真欠幹……啊……要射了……」龜田猛烈插到底射精,幹得靜怡慘叫,全身抽搐。

龜田依依不捨地抽出軟掉的肉棒,讓青木抱著靜怡的嫩臀從後猛幹,赤川則在靜怡前方按著她的頭激烈口交。

「這妞兒的美穴夾的真是緊…太爽了……」青木抱著靜怡充滿彈性的嫩臀從後幹得噗滋噗滋:「真是欠人幹…老大,以後我們每天愛幹她幾次就幹她幾次……」

從放學時間,大家一直輪姦靜怡到第2天凌晨,每個人都最少幹了靜怡的嫩穴四次以上,其中靜怡的爸爸幹最多次–7次,赤川及鈴木各6次居次。

9月8日,星期六

靜怡回家梳洗乾淨,立刻出門。

她在車站跟爸爸還有赤川碰面後,在廁所換上爸爸準備的特殊水手服,上衣裡面沒穿胸罩或任何內衣,少女幼嫩雪白的乳房及蓓蕾若隱若現。上衣下擺被剪掉,露出銷魂的肚臍和雪白誘人,纖細柔美的腰肢,搭配幾乎看到屁股的超短百摺裙,加上沒穿內褲,暴露程度比美全裸,卻比全裸誘人許多。

靜怡什麼都不敢違背,因為她幾個小時前被整夜輪姦的光碟在律子和爸爸手中。

「乖女兒,你本來就美得很欠幹了,穿這樣子簡直欠幹的要命……」太微一面淫笑一面跟赤川伸手在女兒充滿彈性的翹嫩美臀上淫猥撫摸。

四周一些男人都露出好色淫邪的慾望眼神。

靜怡的親生哥哥沒來,那是因為赤川慷慨提供自己的妹妹–由佳,讓阿雄還有鈴木老師2人輪姦。

由佳今年剛滿15歲,初三學生。長的甜美稚嫩,嬌小可憐,雖然發育還不大成熟,卻另有一番新鮮滋味。

可憐的由佳,13歲就被親哥哥赤川強姦開苞,然後當天整晚隨即被哥哥的死黨們一個個輪姦。

太微和赤川一左一右夾著靜怡坐上擁擠的電車。

這個車廂是太微特別挑的,因為裡面擠滿了要到鄰縣度假的男性東京工人。

當靜怡踏進這個車廂的時候,數不清好色淫邪的眼神朝她逼射而來,令她噁心害怕。

太微和赤川立刻將靜怡擠到一個安全車門邊,讓靜怡雙手撐著車門,屁股翹的更高。

太微和赤川的手迫不及待地在靜怡裸露的大腿內側淫猥撫摸,然後將已經春光外洩的超短裙撩起,露出沒穿內褲的的雪白幼嫩美臀,渾圓結實緊繃、高高翹起充滿彈性。

「啊……不行……住手啊……求求你們……不要這樣……嗚……求求你們……」靜怡小聲啜泣呻吟,雪白幼嫩的翹屁股因害怕掙扎而搖著,雪白無瑕的修長美腿不停顫抖,真是賞心悅目,淫穢至極。

不一會,除了太微和赤川兩人的手持續在靜怡的屁股以及股間撫摸外,又有好幾隻手也加入。

一個滿身汗臭黏膩的中年肥豬將他的右手伸進靜怡的股間,以中食二指激烈搓弄她剛被赤川手指玩弄成濕淋淋一片的嫩唇,赤川靠著車廂的牆壁,讓靜怡站著俯身靠著他,他捧著她如天使般清麗稚嫩的俏臉舌吻,另一手還隔著單薄的制服撫弄沒戴胸罩的幼嫩乳房。

靜怡一面啜泣呻吟,一面嫌惡地讓赤川噁心地吸吮含舔她的柔軟舌尖。

「這麼美這麼幼齒的女孩,長的像天使……」

一個體毛濃密的中年壯漢一面搓弄靜怡鮮嫩雪白的屁股,一面掏出不亞於太微巨根的粗大雞巴磨擦靜怡濕淋淋的股間淫笑:「屁股扭得這樣淫蕩……根本就是欠人幹……可以讓我先操她的小爛穴嗎……」

太微淫笑:「當然……請大家盡量幹死她……別看這小賤貨一副清純樣,她可是昨晚被我們8個人開苞後一直操到今天早上,還沒滿足呢……」

「不是…我不是這樣……啊……啊……啊……不要啊……」靜怡恐懼地扭著屁股逃避,尤其是周圍幾十個人圍觀著。

但體毛濃密的中年壯漢已經一手緊抓她的翹臀磨蹭,另一手握著自己25公分的巨X頂住靜怡濕淋淋的嫩唇。

中年壯漢得意地向四周興奮手淫的圍觀群眾掃視一番,然後用力一挺猛插……

「啊……啊……要死了……啊……不要……會死……啊……啊……啊……」靜怡被幹得一直呻吟哀叫,那麼柔媚可憐,萬分銷魂。

「幹,真是爽……夾這麼緊……真是極品……啊……啊……欠人幹的……幹死妳……操死你……」中年壯漢一面噁心搓著靜怡的翹臀一面噗滋噗滋地猛幹。

靜怡看起來被幹得很想叫,她柔軟的舌尖抗拒地推擠赤川噁心的舌頭,但舌尖的推擠交纏反而讓赤川更興奮,赤川舌吻了一會,立刻按著靜怡的頭讓她彎腰,大肉棒插入她的櫻桃小口,按著她的頭跟中年壯漢前後猛幹。

在旁的中年肥豬已伸手將靜怡的水手服上衣扣子全扯開,一手握著她雪白幼嫩曲線柔美的少女乳房搓弄,還強迫她用纖纖玉手幫他手淫。

赤川按著靜怡的頭口交了一會,便讓旁邊等不及的肥豬接手。

肥豬也先捧著靜怡清麗如天使清純無邪的俏臉噁心強吻,再按著她的頭,強迫她一面被幹一面吹吸含舔自己的粗大肉棒。

「想不到車上竟然有這麼美這麼欠幹的幼齒妞兒……」中年壯漢更兇猛激烈地搖著靜怡纖細的腰肢,狠狠的搖著並猛幹地叫著:「欠人幹的……幹死妳……操死你……要射了……通通給妳灌進去……」粗大的巨X插到子宮口猛烈噴射濃漿。

肥豬立刻抽出正口交的勃起大肉棒,來到靜怡背後,淫笑:「我最喜歡幹這種假裝清純的小賤人了……到下一站還要3、4個小時,妳就被大家一直幹到壞掉好了……」

肥豬從後抬高靜怡幼嫩雪白、渾圓緊繃的俏翹美臀,掰開她柔嫩的臀溝,粗大的龜頭在濕黏糊稠滿溢精液的嫩唇上磨擦著,剛剛中年壯漢灌滿的精液不停滴落。

「啊……啊……不要……求求你們……饒了……我……啊……啊……啊……」靜怡不停扭動軟玉溫香的雪白嬌軀,在撩起的超短裙下,少女鮮嫩可口的雪白屁股因害怕而顫抖、搖晃,十分淫穢誘人。

「幹死妳……幹……爽死啦……夾的真是緊……欠人幹的……」肥豬順著被中年壯漢灌得滿滿的精液噗滋插入,幹得靜怡大聲呻吟哀叫。

赤川一面手淫

:「小賤人,妳在這裡被大家輪流幹,可知道現在井上律子代替妳去跟池田約會。」

「律子不但會色誘池田上床,還要將妳第一次被輪姦的片段給池田看喔……當然是給他看妳一面被迫說『請大家不停幹我』、『我喜歡被大家幹』一面被輪流幹的那部分……哈哈……」

靜怡雖然已被幹得失神,仍然因為這個晴天霹靂的消息而心碎……她整個身心都徹底絕望。

一個大概20出頭的年輕人走上來按著靜怡的頭,繼續強迫她口交。

他們兩人前後猛幹10分鐘,一起射精。肥豬不顧靜怡楚楚可憐的哀求,將精液滿滿地噴在她體內。

年輕人同時緊按住靜怡的頭,使精液射在靜怡嘴裡,肉棒抽出時部分精液噴在她美麗清純像天使般無邪的臉上。

幾乎沒有休息,不停有人上來輪姦靜怡……

又陸續被4個人輪姦半個多小時後,靜怡身上衣物已被剝得一絲不掛,現在是一個像印尼人的粗壯外勞正在狂幹靜怡。剛剛跟他前後輪流猛幹的赤川已射在靜怡臉上。

粗壯的印尼外勞立刻摟著全裸的靜怡,強制地激烈舌吻,然後按著她讓她坐在長椅上,印尼外勞抬高靜怡修長雪白的雙腳,架在他的雙肩上,下體緊貼她的下體繼續噗滋噗滋兇狠地抽插,之前好幾個人灌滿的白濁精液隨著噗滋噗滋的猛烈抽插不斷流出。

「不要啊……不要……嗚嗚………不要……」印尼外勞在靜怡銷魂微弱的求饒與呻吟中,恣意舔弄含吮她沾滿精液的柔軟唇舌,印尼外勞一面噁心舌吻,一面用力幹她被灌滿精液的美穴。

灌滿精液飽受摧殘的柔嫩肉壁緊緊的夾著並纏繞他的肉棒,印尼外勞強吻著她鮮嫩的櫻唇,雙手恣意搓揉她鮮嫩雪白的乳房。

太微等印尼外勞吻完,便捧著靜怡的頭,將粗大的巨X插入女兒嘴裡猛幹。

印尼外勞將她修長雪白的雙腳架在雙肩上狠狠幹了5分鐘,再將靜怡翻轉成背後位,讓她繼續為爸爸口交。

印尼外勞雙手抓著靜怡白嫩的屁股猛抽猛插猛旋猛抽,

噗滋噗滋地猛幹。10分鐘後,印尼外勞也滿滿地噴在靜怡體內。

太微讓被幹得奄奄一息的女兒仰躺長椅上,抬高她修長雪白的雙腳,架在他的雙肩上,下體緊貼她的下體用力插進她被灌滿精液的美穴。

太微強吻著女兒鮮嫩柔軟的唇舌,一面噗滋噗滋幹她,雙手恣意搓揉她鮮嫩柔軟充滿彈性的雪白乳房。

「啊……要死了……啊……啊……啊……爸爸……求求你……不要再幹了……啊……啊……爸爸……不要啊……」

靜怡被一直幹一直幹得幾乎要失去意識,不停呻吟嬌喘,媚聲哀叫。

太微將女兒修長雪白的雙腳架在雙肩上狠狠幹了5分鐘,再將她翻轉成背後位繼續幹,讓她為另一名中年人口交。

赤川在旁邊一面手淫,興奮地看著朝思暮想的靜怡被輪姦,突然看到圍觀的乘客中多了一個熟悉的人–帝神高中的家長會長:石井熊丸先生。

石井是個60歲上下的老傢伙,禿頭,臃腫噁心的臉,身材矮肥,是個擁有好幾家公司,並且跟許多政要交好的權貴。

「石井會長,連你也來了……」

赤川過去招呼,也看見了會長身旁正興奮手淫的兒子:石井真治。他也是帝神的學生,是高三的學長,是個有點痴呆流著口水的小胖子。

赤川用手機叫他來搭這班列車,沒想到以好色聞名的家長會長跟著來了。

「聽真治說你們學校公認的第一校花要在這班車裡被免費輪姦,當然要來啦。」

石井會長淫笑地盯著靜怡正被她父親和另一人前後激烈抽插然後被射精,一面手淫:「之前我在學校裡也見過這小妞幾次,長這麼漂亮,還一副假清純聖潔的欠幹樣子,早就計畫要怎樣將她拐回家幹死了……」

「石井會長,那還等什麼……接下來請會長和令郎一起幹小女吧……」太微一面搓著射完精液的大雞巴走過來招呼。

石井會長從後掰開靜怡柔嫩的臀溝,粗大的龜頭在濕黏糊稠的嫩唇上沾著滿溢的精液磨擦著,石井會長的粗大雞巴大概23公分長,不但特粗得嚇人,肉棒上還入了4粒猙獰噁心的入珠。

靜怡已被幹得奄奄一息,只能發出銷魂柔媚的呻吟求饒:「不要……不要……」

「幹死妳……小婊子……幹……夾這麼緊……天生欠人幹的……長這麼漂亮,屁股這麼圓這麼翹……這種翹屁股就是欠人從後面幹……爽死啦……」

石井會長順著被大家灌得滿滿的精液噗滋狠狠插入,痛得靜怡大聲呻吟哀叫:「不要啊……嗚……好痛……啊……啊……會死……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啊……啊……會死……會死啊……求求你……好痛……不要再幹了……放過我……啊……啊……」

在會長可怕的入珠巨根瘋狂的抽插下,靜怡大聲哀叫,嬌柔銷魂的聲音楚楚可憐的嬌喘呻吟,纖細雪白的背像觸電般激烈弓起,石井真治忽然捧起靜怡的俏臉舌吻了一會,然後按著她的頭強行將肉棒插進她的嘴裡,跟老爸前後猛幹。

當4個小時後,列車抵達終點站時,靜怡最少被30根粗大的雞巴狂插過下體……

9月9日,星期日,晚上7點半,石井熊丸的豪宅,這是靜怡被開苞後的第一個星期日。

在豪華的大廳裡,有著7個男人正在等待狂亂的輪姦派對開始。

除了做為主人的石井熊丸和獨子真治外,還有4位政界和財經界的掌權者:

土肥,45歲,現任日本首相的執行秘書,也是背後實際操控首相的黑手。長的是肥胖臃腫的豬哥樣,模樣神態都十分猥褻噁心。

田中,50歲,日本最大在野黨的領袖,是個瘦長陰沈鷹鉤鼻的老者。

布朗,41歲,美國最大軍火商的日本負責人。是個金髮高大的白人,相貌醜惡兇狠。

中川,55歲,臉色蒼白,看起來就是縱欲過渡的好色禿頭老傢伙,是日本最大企業的總裁。

另外一人,是靜怡的同學赤川。

「今天的派對玩具,聽說是高中女學生……」中川舔著嘴唇:「不知比起上一次的吉岡美穗幹起來如何……」

吉岡美穗是Mario當紅的賽車美女,集清麗嫵媚美艷性感與無邪於一身。

一個月前,也就是上一次輪姦派對的性玩物就是這位吉岡美穗。

除了赤川外的人都用羨慕的眼神望向美國人布朗,原來上次為期一週的輪姦派對結束時,照例喊價拍賣,結果對吉岡美穗特別垂涎的軍火商老外硬是將她標下,氣煞其他想佔有她的一干色狼。

整整一個月,吉岡美穗就被監禁在布朗的豪宅,每天被布朗最少強姦3次,其中最少有一次是被2人以上輪姦。被包括布朗在內7人以上的大輪姦也有2次。

這時一個面無表情,長相醜陋的中年女人走出來,她是石井的管家—林。

林不但性冷感,而且因為長得醜,特別忌恨年輕貌美的女子。

所以石井家每個月的輪姦派對都由林負責為可憐的性玩具打扮梳洗,並在輪姦過程中負責錄影。

「主人,各位貴賓,」林女士向大家微微鞠躬說:「今天的派對大餐—蘇靜怡已經準備好了,請大家到密室盡情享用。」

在豪宅的地下密室,佈置成牢房的模樣,地上都鋪著柔軟的墊子,其他設施也都十分豪華,一旁還有五星級吧台及盥洗室。

只見蘇靜怡就在牢房中央雙手吊著,身上穿著昨天在火車上被輪姦的那套特殊水手服,一樣裡面沒穿任何內衣褲,上衣沒扣鈕釦,少女幼嫩雪白的乳房及蓓蕾若隱若現。

上衣下擺被剪掉,露出銷魂的肚臍和雪白誘人,纖細柔美的腰肢,搭配幾乎看到屁股的超短百摺裙。靜怡不停發抖呻吟,眼睛用布矇著,雙手高舉過頭,被天花板垂下鐵鍊的皮製手銬高高吊著,只能勉強用穿著白襪子的腳尖站立。

靜怡的親生父親太微,全身赤裸,站在女兒背後緊貼著磨蹭,將已經春光外洩的超短裙撩起,露出沒穿內褲的的雪白幼嫩美臀,太微雙手便噁心地在女兒裸露的大腿內側、屁股以及股間淫猥撫摸,恐怖的巨X則抵著靜怡綻放的花唇磨擦。

「哇,真是漂亮水嫩啊。」眾人興奮地讚嘆。

土肥一面脫褲子,一面對正猥褻著女兒的太微淫笑:「聽說這個天使般的小尤物是你親生女兒,而且還是你親自幫她開苞的,真是令人嫉妒又羨慕……」

「天啊,可以幹這麼漂亮幼齒的女兒,你真是太幸運了。」

操著流利日語的布朗走到靜怡面前,將手伸進敞開的上衣裡,握著她雪白幼嫩曲線柔美的少女乳房盡情玩弄。

靜怡顫抖著發出銷魂的呻吟與哀鳴:「不要啊……求……求……你們……放我回去……啊……求求你們……啊……啊……不要……」由於雙眼被矇著看不見,更加深靜怡心中的恐懼。

大家都迫不及待脫光衣褲,其中金髮高大強壯的老外布朗的巨根最粗最長–大概29、30公分,巨根上佈滿樹根般凸起可怕青筋,還有一個特別碩大猙獰的傘狀龜頭。

其次當然是太微的26公分巨根及會長的入珠肉棍最駭人。一旁的林女士將攝影機準備好,開始拍攝。

靜怡眼睛用布矇著,不停發抖呻吟哀求,雙手高舉過頭吊著,任由8個色狼上下其手,土肥捧著靜怡的俏臉激烈舌吻,一面將手伸進她敞開的上衣裡,盡情搓弄她雪白幼嫩的少女乳房及紅嫩的蓓蕾。

其他好幾雙手前後玩弄著靜怡的蜜汁美穴,中川則淫猥地撫弄靜怡因為害怕而顫抖搖晃的白嫩翹臀。

「啊……啊……會死……會死啊……啊……啊……不要……」靜怡忽然大聲哀叫起來,纖細的背像觸電般激烈弓起,原來老外布朗一面從後撩起她的超短裙,緊貼著她充滿彈性的翹屁股磨蹭,一面順勢握著近30公分的巨根狠狠插進靜怡的嫩穴到底。

在雙眼被矇著看不見,以及雙手被吊起的情形下,靜怡一面被土肥噁心舌吻,一面被布朗從後用30公分的巨根激烈猛幹了10分鐘,痛得幾乎要死掉,然後換其他7人輪流從後抓著靜怡屁股或纖腰大幹特幹。中川、赤川和真治射在靜怡體內,其他5人還沒射精。

等8個人都幹了一輪,靜怡雙手被解開放了下來,矇著眼睛的布也被取下。

靜怡絕望地啜泣發抖,忽然會長用力拉她的長髮,強迫她抬起梨花帶淚的淒美俏臉。

會長黝黑腥臭沾滿淫汁的入珠巨根強行插入靜怡的嘴裡抽插,老外布朗也站在她面前,強迫她用手搓弄特長巨X及蛋蛋。

靜怡蹲在8個色狼面前,不停止地含著不同的粗大肉棒,舔著不同男人的噁心龜頭與蛋蛋,這樣不停地幫男人們口交了大約15分鐘後,會長將靜怡摟在懷裡,一面噁心舌吻一面將她身上衣物剝得一絲不掛,然後從後抓著靜怡的嫩臀,將入了4顆圓珠的大雞巴再次用力插進灌滿精液的嫩穴,開始噗滋噗滋瘋狂抽插。

太微看著女兒被幹得死去活來,一直呻吟哀鳴,立刻按著她頭部將巨X插進她嘴裡,前後猛幹。

會長一面幹一面從後搓揉靜怡的雪白嫩乳,淫笑著對太微說:「你女兒真是極品,又美又幼齒,長的真是欠幹……」

「爽死了……小浪穴超緊的……不但被幹了數百次,還被我的入珠雞巴幹那麼多次,還是那麼緊……跟處女一樣……一點都沒變鬆……」

「爽爆了……幹死妳……欠人幹的……夾的真緊……幹死妳……」

靜怡充滿彈性、渾圓白嫩的翹屁股被會長下體撞的啪啪作響,一面被父親強迫口交,一面痛得鬆開櫻唇呻吟嬌喘哀叫:「好痛……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啊……啊……會死啊……會死……嗚……求求你們……好痛……不要再幹我了……啊……啊……會死啊……啊……啊……啊……啊……」

靜怡雖然被迫口交,仍被入珠巨根幹得不時鬆開櫻唇,楚楚可憐的哀叫呻吟。

「我的乖女兒…看妳被幹成這種淫蕩樣……太美了……」太微按著女兒的頭興奮地呻吟,撥開披散在她臉上的秀髮,看著女兒清麗如天使般的臉上還掛著淚珠,啜泣地握著自己巨X吹吸含舔,臉上露出被幹得十分痛苦的表情。

太微興奮地淫笑:「我的小織……妳多受大家歡迎啊……妳看妳有多欠人幹……」

會長忽然向旁邊的布朗打了手勢,猛烈抽出濕黏黏還是完全勃起的入珠巨根,當特別猙獰恐怖的超大龜頭通過靜怡飽受蹂躪的黏稠嫩唇的時候,「啊……」靜怡全身打顫,發出令男人銷魂萬分的悽楚哀叫。

靜怡雙腳一軟,幾乎便要倒下,布朗立刻迫不及待從後面抬高那充滿彈性高高翹起的白嫩美臀,掰開她的臀溝,令人害怕的超大龜頭沾著股間濕淋淋的蜜汁及精液,然後用力抵著美少女肛門那尚未開苞的柔嫩菊蕾激烈摩擦。

靜怡恐懼的大聲哀叫:「不要……不要啊……那裡不行啊……」靜怡驚恐地全身顫抖,微弱無力地哀叫。

清純的她,雖然之前被林女士梳洗時,難堪地被迫灌腸並清洗乾淨,但她根本無法想像肛交這回事。會長立刻十分興奮地鑽到靜怡下方仰躺,碩大恐怖的龜頭抵著她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嬌嫩美穴磨擦,灌滿的精液流出滴在他的龜頭上。

「一起幹死她吧……」兩人用力插進靜怡幼嫩的肛門及灌滿精液的陰道。

「啊……啊……會死啊……會死……不要……嗚……啊……啊……會死啊……啊……啊……啊……啊……」靜怡慘叫哀嚎,纖細雪白的背再次像觸電般弓起,撕裂的劇痛更甚以往任何一次插入。

布朗抬高她的屁股,噗滋噗滋從背後狠狠猛幹她又緊又窄的直腸,覺得特粗大的30公分肉棒幾乎要被夾斷似地超爽,

30公分巨根兇狠暴烈的猛幹她柔嫩的少女肛門,初經人事的菊花花蕾立刻被幹得流血了。

躺在靜怡下方的會長則抓著靜怡纖細柔軟的腰身,特粗入珠肉棒往上噗滋噗滋狠狠抽插她被幹成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幼嫩美穴,他的入珠巨根跟布朗猛幹直腸的30公分粗大巨根一起狠幹猛幹激烈地幹。

兩根特大號恐怖巨根僅隔一層柔嫩的薄薄肉壁一起激烈凶暴地噗滋抽插,幹得靜怡死去活來,全身痙攣扭動,慘烈哀叫求饒:「啊……啊……會死啊……會死……不要……嗚……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啊……會死啊……啊……啊……啊……啊……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啊……啊……」飽受蹂躪的少女嫩穴與柔嫩的少女肛門傳來可怕穿刺撕裂的劇痛令她幾乎死掉瘋掉……

會長一面幹她一面用力搓揉她被幹得激烈搖晃的幼嫩乳房,一面趁她臉伏下時,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太微等會長強吻後,握著大雞巴再度插進被幹得失神的女兒小嘴裡抽插。

可憐幼嫩清純美少女,不但被老外難以想像的30公分巨根將肛門開苞猛幹,還被三根特粗大肉棒4P同時猛幹狂插喉嚨、小穴跟肛門三個敏感肉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幾乎失去意識。

「好緊……我最喜歡幹幼齒的屁眼了……好緊……小婊子……你的屁股這麼翹……這麼白嫩還會搖……就是天生欠人幹屁眼……假清純……假聖女……欠人幹……好緊……幹死妳……欠人幹……幹死妳……幹死妳……」

布朗雙手抓著靜怡顫抖的白嫩屁股猛抽猛插猛旋猛抽,

噗滋噗滋地猛幹,會長也配合布朗的節奏瘋狂往上噗滋抽插。

靜怡好幾次要昏死過去,但持續猛烈的撞擊抽插令她連昏死都不能。

15分鐘後,「要……要射了……一起射吧……」布朗及會長興奮淫叫,插到肛門和子宮最深處一起猛烈射精。

太微立刻換姿勢,高跪在靜怡後面,雙手抓著女兒那柔嫩雪白的屁股噗滋噗滋狠狠猛幹,粗大肉棒在女兒飽受摧殘卻十分緊縮的幼嫩陰道裡被緊緊夾著猛烈抽插,發出被陰道內濃稠的精液混合淫汁緊緊包圍的噗滋淫聲。

「小織那裡…真的是極品……緊成這樣……每次幹都像處女一樣……太爽了……嘴裡說不要……屁股卻搖成這樣……這麼喜歡被大家幹還裝清純……幹死妳……」

靜怡充滿彈性、渾圓白嫩的翹屁股被父親下體撞的啪啪作響,土肥和田中則站在她面前,強迫她分別握著兩人肉棒手淫,輪流呻吟著口交。

赤川躺在靜怡下方,用力搓揉她被幹得激烈搖晃的幼嫩乳房,舔弄吸吮她含苞待放的紅嫩蓓蕾。等太微射精在女兒體內後,體位再換……

腦滿腸肥的土肥坐著,摟著靜怡面對面噗滋猛幹並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唇舌,靜怡跨坐在土肥大腿上,土肥雙手抓著她的纖腰激烈搖著,大肉棒由下往上噗滋噗滋地猛幹灌滿不同男人精液的可憐嫩穴,顫抖的白嫩屁股也被幹得一翹一翹的。

「嘿嘿,屁眼既然開苞了,我就好好幹個痛快……」

赤川站在靜怡背後,雙手從她的身後握住她鮮嫩柔美的雪白乳房,順著上下搖動的節奏恣意搓揉。

然後抓著她一翹一翹的的嫩臀,將大肉棒狠狠插進灌滿精液的直腸,赤川搖著她的嫩臀,跟土肥一起猛幹靜怡的直腸與嫩穴,土肥舌吻了一會,便低頭用噁心的舌頭舔弄她鮮嫩而且顫抖的粉紅乳頭,還不時含進嘴裡嘖嘖吸吮,原本搖著她纖腰的雙手也盡情搓揉她鮮嫩雪白的乳房。

靜怡仰起痛苦抽動的雪白喉嚨,激烈的悲鳴哀叫……

「啊……啊……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要死了……好痛……啊……啊……啊……嗚嗚……啊……啊……會死啊……嗚嗚……放過我……啊……啊……」

靜怡被幹得幾乎失去意識,全身發軟無力,當土肥跟赤川都射精在她灌滿精液的嫩穴與肛門內後,其他人又立刻搓著不知疲倦的肉棍插進她身上的三個敏感肉穴。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喝醉的姐姐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淫蕩的酒店領班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