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心影傷心欲絕的回到家后,父親的后事已經被親戚處理了,由于是父親自己不小心而招來的大禍,所以鐵道部也沒賠什么錢。母親原來借款辦了個小超市,一個月還能賺點錢,現在家里一出事,那些狠心腸的債主們就沖到商店里,把商店的東西搶了個干淨,由于他們是債主,搶得理所當然,寧心影也拿他們沒辦法。家里什么都沒有了。用光了家里的積蓄給母親治療著那個希望渺茫的病,再加上倆個要讀書的弟弟,這一切的苦難,來得好快,一下子把年青的寧心影推到了人生的絕境。好在鐵道部伸出了援助之手,把寧心影招到廣州至北京的特快列車上當列車員,算是給了絕望的寧心影一條出路。

嗚!火車進站了。高挑修長,年青美麗的寧心影打開了軟臥的車門,俏立在車門旁,恭送下車的旅客。嶄新的列車員服裝穿在她身上,是那么的合身,就象是特意為她設計似的。再加上她帶著的那一絲憂郁的笑容,迷住了不少的旅客,回頭率絕對是百分之百。沒多久,特快一枝花的稱號就開始在這條線路上傳開了。

寧心影工作十分積極,擦車啊,掃地啊,樣樣干得完美無缺。但也只不過是每月能評一個優秀列車員,多拿幾十塊錢罷了。這點錢,對她來說,遠遠的不夠。弟弟要開學了,母親又得做理療了,這一切,都離不開錢。

錢!錢!錢!被焦急和悲哀籠罩著的寧心影坐不住了,她走出列車員休息室,倚在車廂的門口,呆望著外面烏黑的夜空,是那么的無助和可憐。

小姐!什么事這么不開心啊?不知何時,一個中年人站在了寧心影身邊,低聲問道。

寧心影回過身,認出了這中年人。他是廣州的一個建材老板,常坐這次列車。也時不時和寧心影說過幾句話。李老板,沒事!謝謝!寧心影和客氣的回答。是不是因為家里的事啊!為錢在發愁嗎?看來這李老板對寧心影注意得很。竟然把寧心影的私事都打聽到了。這!……寧心影不好回答了。我可以幫你啊!美人!說著說著李老板的口氣變了,尤其是那個美人,叫得是那么色。你怎么幫我?寧心影禁不住問。我可以給你錢啊!啊!你給我錢!寧心影一時間沒明白李老板怎么會主動給她錢。

是啊!你這么漂亮,給你也值得啊!嗨嗨!李老板淫笑著,忽然抱住了寧心影。寧心影大慌,你!你!干什么?美人!你別叫!讓我玩一次,我給你五千!怎么樣啊!五千,對現在的寧心影來說,是多么大的數目,那可是她幾個月的工資啊。有了這五千,弟弟的學費就不愁了,母親也可以進行理療了。恍惚中,李老板已經把她抱進了休息室,關上門,照著寧心影的小臉就吻開了。

寧心影是麻木的,這不能怪她不自愛,要怪就只能怪那對她那么殘忍的老天。休息室很小,寧心影只能半躺在小床上,上身靠著車壁,任憑李老板行動。好在時間已經很晚了,乘客都睡了。應該沒有人來打攪他們。

蓦地,寧心影感到胸口一涼,她一驚,只見自己的上衣已經被脫了下來,白色蕾絲乳罩也被扯下,那飽滿柔軟的一對可愛乳房呈現出來,乳房被阿龍撫摸過很多次,有了充足的發育,顫巍巍,白生生的,十分誘人。寧心影忍不住的羞,有一對嬌小玲珑、晶瑩可愛、嫣影的褲子,寧心影的陰部又呈現出來。寧心影的陰毛看來是修理過,很整齊,大小陰唇都很秀氣,隱藏在茸茸的陰毛中。李老板伏下頭,舔著寧心影的小穴,這不算是強奸,所以寧心影也沒有被強奸的那種恐懼感。再加上和阿龍性愛過,身體對性愛有一種自然的反應。在李老板高超的口技下,寧心影小穴上的愛液是越舔越多,寧心影的嬌軀也開始扭動了,不斷呻吟:啊……啊……啊……要……要……啊……啊……啊……啊……啊……啊……好!……啊……

李老板聽見她的浪叫后,輕輕的在寧心影的陰蒂上一咬。哎……寧心影又一聲嬌啼,她為自己的反應感到羞恥。可是,一股淫蕩的需要又從她腰間升起,原始的情欲升了上來,已經控制了寧心影。

李老板一手握了雞巴,一手分開寧心影的兩片陰唇,將龜頭送到穴口,用手指頭按著陰核,用龜頭磨她的穴兒。

寧心影被他磨得抖顫連連,嬌喘起來。啊……你還沒插……哼哼……哼哼……李老板磨了一會,寧心影的穴里淫水直流。她顫著聲兒道:李老板,你……干嗎啊……李老板見火侯差不多了,一挺腰,一根雞巴完全插了進去。

寧心影顫抖著道:哎呀……插死我了……感到穴里一陣猛漲,有種說不出的充實感。

李老板用的是九淺一深的插法,讓寧心影吃足了甜頭,最后再狠狠的插她。沒過幾分钟,寧心影就叫道:哎呀呀……美……呀……啊……哼哼……舒服死了……嗯嗯…… 我好爽……我痛快死了……嗯嗯……哼唔……大雞巴插得我美死了……李老板用力的,狠狠的抽插起來,雞巴次次盡根到底,直頂到她的花心上去。同時感到寧心影的陰戶內不斷的收縮,有說不出的快感,于是更加瘋狂的抽插著。啊……唔……唔……噢……好美……好……好……美……哎喲……嗯……嗯哼……貫哥……啊……啊……

啊……啊……唔……唔……噢……噢……啊……被欲望控制了的寧心影不停的淫叫著。

李老板的肉棒又一次深深插入寧心影嬌小的陰道,他讓肉棒靜靜地插在寧心影陰道里,一手摟住玉人那柔若無骨的纖纖細腰,用力提起,自己則坐在床上,雙腿伸展,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嬌羞迷亂中的寧心影,像一只小羊羔一樣柔任他摟腰提起,見到自己和他這樣面對面地赤裸相對,還和他赤裸裸地緊密交合著,不禁立時暈影又開是抽插了。巨棒開始在寧心影緊小的陰道中一上一下地頂動起來。頭深深的埋在寧心影的乳溝中,再從乳溝一直舔到乳頭,一路上含、咬、舔、吹,各種口技靈活應用。讓寧心影感到全身快感不斷,越來越興奮。:嗯……嗯……唔……嗯……嗯……唔……嗯……李老板在寧心影體內深處頂動著,漸漸加重力度,巨大無比的肉棍在寧心影那緊窄萬分嬌小陰道中進進出出……唔……唔……乖……大貫……我……要……死了……冤家……啊……你……要……我的命……嗯……唔……啊……要命……的……東西……又……粗……又……長……啊……唔……我……太快活……啦……不行……了……唔……

終于。寧心影到了高潮,李老板也射出了大股精液。他還很將信用,掏出一叠票子,抽出一張塞在寧心影還在流水的陰道里,其余的都丟在桌子上。滿足的走出了休息室。羞愧的從陰道里抽出那張被自己淫水打濕的百元大鈔,想著剛剛淫蕩的自己,寧心影禁不住趴在桌子上哭泣著。她自己都分不清楚,這是什么的行為,是自己無恥嗎?是自己下賤嗎?也許,還是那句話,這只能怪那殘忍的天。火車還在行駛,但總會到站,而寧心影的苦難才剛開始,不知道什么時候是個盡頭……

羞愧的寧心影等火車到站后,利用休息的時間,准備去家里一趟,把錢的事情解決掉。

回到了家,大弟很懂事,知道家里的困難,出去打小工去了。二弟年紀還不過十四歲,看樣子還不知道家里的困難,正躺在沙發上看錄像。見寧心影回來了,嚇得彈了起來,匆忙慌張的關掉了電視機。

小弟,在看什么啊?你得抓緊時間做作業啊!就要開學了!寧心影關心的說道。恩!知道了,姐,你怎么回來了!小弟這家伙不是什么好東西,他趁家里沒人竟然看黃片。正看得雞巴朝天的時候,姐姐回來了,還好寧心影沒注意他剛剛慌張的神色。由于房間門是背著電視的,所以寧心影也沒法看見他弟弟那短褲下撐得天高的雞巴。

就快發車了。寧心影想抓緊時間洗個澡,被李老板搞了后,一直沒機會洗洗,總覺得陰道那里濕糊糊的,很不舒服。

關上門,寧心影脫下衣服開始洗澡了。天氣還很熱,涼冰冰的水沖在身上,有種十分清爽的感覺。

沐浴中的寧心影真的是個美人。倆個乳房白白的,大大得。暗997wyt.com影的陰毛不是很旺盛,黑黑的,軟軟的,被水一洗,都很規矩的貼在了陰道口,水從上面流過,時不時的留下一倆滴好象是舍不得離開這美麗小穴的水珠,掛在黑黑的陰毛上,有一種說不出的誘惑。好一副美女沐浴圖啊。寧心影仔細的洗完了上身,手來到了那神秘的小穴。被李老板搞了很久,淫水也流了不少。寧心影感覺到這里很髒,用手洗了起來。 Fd),-[$5F

先把陰毛在水中清洗,左手抓攏陰毛,右手的手指把陰毛一縷縷的清洗著。陰毛洗完了。寧心影用手扳開自己的大陰唇,寧心影的大陰唇比較肥大,由于還沒被人搞過幾次,所以大陰唇還是影禁不住的低哼了幾聲。人警覺過來,馬上強忍下欲火,用手指把陰蒂拉起,開始洗陰蒂。寧心影還不知道,他小弟正在偷看她洗澡。好一個小色狼啊。站在椅子上,通過洗手間的門上的出氣窗偷看著。當看到寧心影摸著自己的大陰唇,微閉著眼,情動的發出浪叫后。小弟忘記了基本的倫理,脫下短褲,手抓住早以硬得象鐵一樣的小雞巴套動起來。不是好東西,既然拿洗澡的姐姐來手淫。寧心影不知道弟弟在偷看,還在仔細的洗著陰蒂。陰蒂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有的女人只要靠刺激陰蒂就能達到高潮。寧心影不是有心刺激自己,只不過是想把被李老板咬過的陰蒂洗干淨。但人之常情,這一刺激,欲火燒得更猛了。啊……恩……寧心影再也控制不住的叫了出來。冰涼的水淋在身上,不但不能澆滅這欲火,反到是火上加油了。

恩……恩……!淫叫聲好動人。寧心影的手指離開了陰蒂,插進了自己的小穴。一根不管用,她用插進去了一根。一手也摸到了自己的乳房上,使勁的揉著,柔軟的乳房被一下揉平,一下搓扁。手指在小穴里一進一出插得很快,還不時在陰道內部挖幾下。啊!……啊!沒多久,淫液就流了出來,合著水流到了地上。

嗚!……啊……!看來是快到高潮了。手指已經不能再提起刺激了。寧心影顧不了這么多了,一把抓過旁邊放著的洗發瓶子,這是小包裝的瓶子,比雞巴粗一點,長一點。寧心影抓過瓶子,腰往后仰,陰道向上高高挺起,吱!一下把瓶子插進了淫水直流的小穴。啊……寧心影長長的叫了一聲,真的好爽,好充實。手抓住瓶子開始飛快的插了起來。撲!撲!插得淫水直流,響聲不決。看來,不關是多么清高的女孩都有欲火燒身的沖動啊。嗚!揚著腰插了幾十下后,寧心影高潮來了。叫聲中她軟棉棉的倒在了地上。啊!小弟的手淫也達到了高潮,叫聲中,雞巴直抖,精液射了出來,打在門上砰!棚!響。誰!?外面的叫聲驚動了高潮中的寧心影。她拿過一條浴巾圍住身體,拉開門一看。只見自己的弟弟站在椅子上,手握著正在縮小的雞巴,呆望著自己。雞巴上,還有精液吊在上面,一絲絲的流得很長。姐!我要你!小弟被欲火燒昏了頭。看著因為驚訝而松手,導致毛巾掉下了,露出一個美麗肉體的寧心影。跳下椅子,抱住了寧心影。雞巴迅速的又脹了起來,在寧心影陰道外亂撞。天啊!!怎么會這樣!、被自己的親弟弟拿來手淫!寧心影頭暈了。久久沒回過神來。

直到陰道一痛,才發現弟弟的雞巴已經插進了一小半。禽獸!你還是不是人!寧心影痛苦的罵道。揮手一巴掌,打醒了瘋狂的小弟。小弟看著眼睛痛苦的想著,這就是自己的弟弟嗎?流著淚,寧心影穿好衣服。向車站走去。這一刻,她又多了一分痛苦,對世界又多了一分冤恨!!

想著自己對弟弟的關心和照顧,換來的結果卻是被弟弟當做手淫的對象。寧心影的心好痛,如果這世界真的有什么前世今生,寧心影真的不知道自己上輩子做錯了什么,非得在今生受到這么大的折磨。但此時的她萬萬沒有想到,這一切,還只是個開始。嗚火車一身長鳴后出發了。站在列車門口,隔著明亮的玻璃,望著外面一閃而過的景色,寧心影悲傷的心情得到了少許的平靜。小姐!有人不適時機的打斷了心影的沉思。回過頭一看,是一個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長得肥頭頭大腦的,倆眼看著寧心影發直。好一個沒有禮貌的人,寧心影厭惡的想到。但身上的職責又不得不使她帶著笑容,輕聲問:先生,有什么事嗎?中年人一震,從欣賞中回過神來。哈哈笑了幾聲:請問你是不是寧心影小姐?這人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我是啊!先生問這個干嗎?寧心影奇怪的問。

哈哈!又是一陣怪笑,沒事,隨便問問!想不到人稱‘特快一枝花’的寧小姐這么漂亮迷人,真是名不虛傳啊!原來這人就為了這么一個無聊的問題而來。無聊!寧心影暗罵了一句,先生說什么呢,沒事我走了!說完不等那人回話,離開了車門。煩惱的她沒注意到男子眼神里冒出的欲火。

車過鄭州,夜色已經籠罩了大地,旅客們都在火車的晃悠中進入了夢鄉。寧心影又來到了車門處,看著門外漆黑的天地陷入了沉思。寧小姐在為什么事煩惱啊?一聽聲音,寧心影就知道那討厭的中年人又來了,她強壓著怒火:先生還沒有休息嗎?是啊!身體不舒服,睡不著。

哦!是這樣啊,醫務室在七號車廂,你可以過去看看!那到不必,這小毛病小姐你幫幫忙就解決了!說著,那人已露出一臉淫笑。到這時候,寧心影已經明白了這人心中卑鄙的想法,無恥!寧心影恨恨的罵道。嘿嘿!小姐別生氣啊,我可是李老板介紹來的啊,我也很同情你的遭遇,哎!小姐好可憐。中年人人模狗樣的歎了口氣:這樣吧,我出一萬五怎么樣!這人還真舍得,上次李老板都只掏了五千。一萬五!憤怒中的寧心影象是被什么東西重重的撞了一下一樣,渾身一顫,呆住了。耳邊響起了上次看媽媽時醫生的話:小姐,你媽媽的病得用國外的藥物,不然的話后果不堪設想!后來寧心影一問價格,那進口藥是每支八千元,出于無奈,寧心影也只能同意了醫生的建議。

中年人看著發呆的寧心影,知道寧心影已經被打動了。寧小姐,我姓王,你以后有什么困難盡管找我。說完人靠過來,抱住了寧心影。急不可待的親著她。我們沒有理由責怪寧心影的所做所為,更無法指責她這是所謂的道德敗壞。承然,這世界上風塵女子很多,更沒有什么地位可講,婊子,破鞋,雞,這些傷人的詞語都加在她們的身上。但又有誰去正視過她們的痛苦和無奈。舉凡風塵中人,大體能分為兩類,一是為生活所困,無可奈何的倫落到這一行,二就是為生活所誘惑,為了虛榮,自甘墮落,揮霍青春。我們理所當然的鄙視后者,但對于前者,卻更應該付出同情。仔細想想,哪個女孩子不想守著自己的愛人安安靜靜的過日子。別!別在這里!寧心影羞愧的拒絕著。

不在這里怎么行,只有這樣才刺激啊!王老板說完飛快的把寧心影調了個方向,讓她面對著車門,自己卻從后面抱住她。倆手熟練的解開寧心影的衣扣,把她的內衣往上高高的摟起,一股涼意忽的侵入寧心影那雪白的皮膚。

別!求求你別在里!事到如今,她只能無力的哀求。嘿嘿!小姐,你不覺得這樣才刺激嗎!別怕,這么晚了沒人了!王老板在她耳邊淫道。他大嘴張開,含住寧心影那小巧的耳垂撫吸著。舌頭還時不時的伸出來,在她脖子上舔幾下。

寧心影羞愧的閉上了眼,默默的沉受這一切。王老板扯下寧心影的乳罩,雙手一邊一個,很是熟練的揉搓了幾下,突然用力把她往車門上一擠,寧心影的乳房和胸口都赤裸裸的貼在冰涼的玻璃上。呀!涼意刺激的寧心影發出一聲低呼,全身用力往后退。

王老板雙手又是一擺弄,寧心影的褲子又被脫了下來,啊!寧心影又是一聲低叫,雖然已經認命了,但羞恥心還是讓她不想在這里就被人搞。她急忙伸出手去提褲子。別怕啊!寧小姐!王老板淫笑著抓住她的手,牢牢的固定在頭上。另一只手也沒閒著,在她那美麗的三角地帶摸了幾下,順勢又扯下了她的小內褲。下身用力一挺,撲的一下把寧心影的小腹和陰部頂得靠上了車門。一股涼意又侵入了她的下身,尤其是陰部被頂得緊緊的貼在車門上,冰冰的,異樣的感覺刺激地還沒有經過幾次性愛的寧心影一陣發麻,陰蒂頭竟然受到刺激挺了起來。舒服吧?王老板手沒半點停歇,拉下三角褲后,一把蓋在寧心影那結實翹挺的屁股上有輕有重的撫摸揉捏。嗚……啊……受著這異樣和驚險的刺激,寧心影情不自禁的吟出聲。王老板看這美人有了反應,撫摸屁股的手重重的捏了寧心影屁股一把,呀!痛啊……寧心影痛得秀眉一儊,嗚……剛叫一聲就被王老板親住了小嘴,舌頭伸了進來,頂開她的牙齒,靈活的撥弄著她的丁香小舌。手在寧心影的屁股上啪!啪!啪!的拍了幾下,又溜進了寧心影的屁股溝縫里,中指更是伸在她的小屁眼處游走。嗚……啊……

王老板的下半身不住的左右移動,帶動著寧心影的下半身在車門上磨來磨去。這樣一來,乳房和陰道這三個敏感點受著車門那股涼意的刺激,后面的屁股又傳來一陣陣襲人的麻癢,這種全方位的愛撫令寧心影忍不住的湧起了愛的欲火。由于嘴被封住,她只能情急的從鼻孔中發出一聲聲誘人的低吟。

嗚……啊……嗚嗚……一股股淫水流了出來,沾在車門和毛絨絨的陰毛之間,擦來擦去,有如在車門上畫水彩畫一樣。

王老板見前戲部分收到理想的效果,自己也忍不住了。拉下褲鏈,掏出漲得巨大的陽具,把寧心影的下身往后稍微一拉,撲雞巴一挺,連根插進了寧心影淫水直流的小穴。空虛的陰道被猛然而來的雞巴填得滿滿的!好大的雞巴,厚實的充實感刺激得寧心影用力的一甩頭,嘴巴脫離了王老板的親吻,呀……她長長的低吟道。在雞巴一下就一下的凶猛抽插下,她扭動得更急了。火車載著性交中的兩人在一個小站疾馳而過,小站的燈光照到了駛過的列車,也照到了車門口貼著玻璃摩擦的寧心影。只見她的兩個大乳房在玻璃上一左一右,一上一下的摩擦著,因為刺激而挺立的乳頭也被壓得扁扁的,象倆顆誘人的小屁股向后直退,迎接著大雞巴的每一次插入。突然,王老板把雞巴整個的抽了出來,雙手攀到寧心影的乳房上摸著,雞巴卻不再插進小穴。失去了雞巴的寧心影欲火直燒,屁股一個勁的向后翹,想把雞巴撞進去。嘿!小姐,知道爽了嗎?嗚……快進去啊……哎……寧心影搖著頭,欲火已經戰勝了理智,屁股擺得更急了。王老板一笑,右手離開乳房往寧心影屁股上一抓,中指筆直的插進了寧心影的小屁眼中。

啊……寧心影一痛,屁股急忙向前逃,王老板左手跟著一按,把她的屁股緊按在車門上,手指插得更快了。同時大雞巴也用力向小穴里面一捅。啊……痛……恩嗚……進來啊!……陰道里的快感壓住了屁眼的痛楚。王老板的手指退了出來,在她的陰蒂頭上一陣輕捏,沾上些淫水,又一次插進了寧心影的屁眼,有了水份的原因,痛楚少了點,慢慢的,屁眼也濕潤了,帶著一絲痛楚的快感傳了上來。嗚……爽……快……好爽……閉著眼,寧心影情不自禁的低叫著。干了一陣后,寧心影的高潮到了,她把嘴巴緊緊的貼在玻璃上,使得自己因為興奮而忍不住呼出的淫叫聲硬生生的憋在了嘴里。一股股滾燙的淫水澆在王老板的雞巴上,燙得他龜頭一麻,一口咬住寧心影的乳房,身體一顫,陽精射了出來……倆人氣喘噓噓的貼在一起。王老板拉上褲鏈,把寧心影往上一抬,寧心影雙腳離地,你干什么?寧心影無力的問。只見王老板退下寧心影那條被淫水淋濕的三角褲,在鼻孔上聞了聞好香!。羞得寧心影抬不起頭。王老板用三角褲褲包住一萬五千塊錢,淫笑著往寧心影胯下一塞,夾緊了!寧小姐的小穴好緊啊!嘿嘿!淫笑著走了。哭了。悲傷的寧心影沒發現幽暗的車廂里有一雙罪惡的眼睛看到了她剛剛那淫蕩的一幕。看著寧心影走進了列車員休息室,這雙罪惡的眼睛也消失在車箱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干別人的媽媽真爽
淫蕩女業務
漂亮瑜雪女老師
初嘗禁果的小阿姨和火辣的表阿姨
上了36F的親姊姊
老婆偷情卻被輪暴
性啓蒙老師
少婦後母
補習班的女導師
總部調來的淫蕩人事經理
熱門小說:
干別人的媽媽真爽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