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偉翔,今年十八歲,獨生子,老爸死的早,沒留下任何遺產,我每天上完課就直奔便利商店打工,爲媽媽分擔一些壓力,我們母子倆相依為命。

我的母親,今年三十八歲,在XX股份有限公司上班,工作十幾年卻得不到升職,因為學歷並不高,表現雖然好,但曾經得罪老闆,所以沒辦法升職,但如果離職怕是找不到工作了,生活上的逼迫,媽媽只能默默的工作下去,哪怕這些錢只夠我們支付生活費和一切開銷,想存錢都有些困難。

這一天,我剛工作結束,一回到家就累的躺在沙發上,一根手指都不想動,「喀嚓」一聲,原來是媽媽也回來了,平常媽媽都八九點才會回來,今天卻提早兩個小時,我感到有些奇怪,一見媽媽一臉疲勞,令我心疼不已。

「媽……」我輕聲喊道。

「阿!」母親嚇了一跳,輕拍抖動的酥胸嗔道「偉翔,你怎不開燈呢?嚇死媽媽了!」

「我也才剛回來躺在這裡,想不到妳今天回來早了」我輕笑道。

「恩,我今天回來早了,你還沒吃吧?等一下,我現在去煮」媽媽放下公事包向廚房走去。

「太好了!」因為平時回來媽媽都還沒下班,所以我都自己煮來吃,今天媽媽回來早了,自然是要品嘗一下久違的媽媽牌料理。

媽媽煮了三菜一湯,麻婆豆腐、宮保雞丁、炒花椰菜、紫菜蛋花湯。

「哇!真香阿!今天吃這麼好阿!太好了!」我肚子開始飢餓了起來,開心的添了一碗飯給媽媽,再幫自己添了一碗,便迫不及待的吃了起來。

媽媽見我吃的這麼開心,臉上的疲勞減輕了幾分,也開始優雅的動起筷子。媽媽並不會用甚麼化妝品,但天生麗質的媽媽現在還是風韻猶存,有著一頭亮麗柔順的烏黑長髮,白白淨淨的瓜子臉,臉上有著淡淡的紅暈,媚眼明亮有神,鼻子高挺筆直,小嘴紅紅的,美麗動人的媽媽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早已注意媽媽已久的我,一邊吃,一邊打量著媽媽,媽媽脫了職業套裝的外套,裡面穿著一件潔白襯衫,因為家裡沒有開空調,現在又是夏天,媽媽早已經香汗淋漓,只見媽媽沾了汗而緊貼在身的白襯衫下微微透出底下那鵝蛋黃的蕾絲胸罩,胸罩包覆著媽媽那34D白嫩渾圓的美胸,令人忍不住想揉上一揉,看著我小腹一陣燥熱。

一邊冷靜的壓下慾火,和媽媽閒聊幾句,緩緩的吃完飯後,整理桌面,媽媽切了一小盤蘋果出來,因為桌面較低,媽媽彎腰放在桌上的同時,我也看見媽媽感到熱而解開一粒扣子的領口露出一片雪白,白皙的巨乳被胸罩緊緊的罩住,彷彿要彈跳出來一樣,才剛壓下去的慾火又緩緩升了起來。

「你先慢慢吃,我去洗個澡」媽媽笑著說道。

「恩,你去洗吧」我一聽便開始興奮了起來。

因為媽媽洗澡前會把今天的髒衣物堆在浴室門口的籃子,隔天早上出門工作前才會拿去洗,當我看見媽媽剛脫下的胸罩放在那,心中的慾望壓抑不住,媽媽關上門後,我便躡手躡腳去拿起媽媽的胸罩,胸罩一握在手中,胸罩上還存在著媽媽那溫暖的體溫,輕輕的拿著胸罩蓋在臉上用力一吸,那淡淡的體香汗味讓我精神一振,下身早已蠢蠢欲動,聽著浴室的水聲,我開始忍不住誘惑,因為我們家的浴室門比較古老,下面的縫很大,我輕手輕腳的蹲下去,就怕發出一丁點聲響會引起媽媽的注意,當我湊近門縫一看!

「咕咚」我猛吞了一口口水,只見門內春光無限,潔白的肌膚、傲人的身材引的我下身更為堅挺,碩大的美乳俏然而立,絲毫不見下垂的跡象,雙峰那兩點小粉紅不大也不小,旁邊那一圈乳暈更是恰恰好,豐滿的屁股令人看了忍不住想揉揉,纖細的腰身襯托出媽媽誘人的曲線,當媽媽轉過身來面向門口,我更是呼吸急促,用胸罩套弄著的雞巴更是脹大了一圈,媽媽性感的小腹下,那羞人的黑色地帶一覽無疑,陰毛明顯有細修過,朝著同一個方向微微卷曲,看上去更誘人,我用力的握了握雞巴,心中只想將雞巴插入那神秘地帶,滿足我心中的慾望,一邊看著媽媽洗澡,一邊用力的用胸罩套弄雞巴,就待媽媽快洗完時,精關一開,將精液盡數射在胸罩上,整理整理過後,將胸罩塞在衣服堆裡,希望媽媽不會看出來。

「喀嚓」媽媽開了浴室門,俏麗的小鼻子皺了皺

「甚麼味道?」

疑惑的媽媽包著浴巾慢慢的走到桌旁,洗了澡的媽媽看起來頗有精神,彎下腰拿起一塊蘋果,裝作沒事再看電視的我頓時瞪大眼睛,只見媽媽用浴巾包不住的白皙渾圓巨乳在我面前輕輕彈動,剛發洩完的慾火又緩緩回來的趨勢。

媽媽剛洗完澡,渾身散發出一股迷人的花香,濕潤的頭髮輕披在肩上,露出潔白的脖子、圓滑的鎖骨,有些水滴慢慢滑過媽媽潔白的脖子,溜進那深不可見的山谷峰裡,引人遐想無限。

小嘴輕咬一口蘋果,滿意的露出迷人的笑容,走過桌子坐在我旁邊,跟我一起看著電視,我尷尬的拉鬆褲子,遮遮掩掩的不想被媽媽發現,看見她的嬌軀,心中一陣掙扎,好想直接將媽媽壓在身下,品嚐媽媽的每一點每一寸,但理智還是稍微控制了自己的慾望,畢竟和媽媽相依為命這麼久,知道媽媽很注重貞潔,公司老闆曾經調戲媽媽,媽媽不但強烈抵抗,還大聲呼喊,甚至已死相逼,讓老闆顏面掃地,才會導致現在媽媽升不了職,被人使換來使喚去,沒被炒魷魚算不錯了。

媽媽一邊吃著蘋果,一邊看著電視的喜劇,因為笑而輕輕彈跳的巨乳,看的我好想抓上一把,電視節目做完後,媽媽收拾吃完的盤子,走向自己的房間。

「晚了,要早點睡,知道嗎?」說完媽媽便輕搖著翹臀回到房間。

緩緩關上的房門,留下意猶未盡的我在那苦苦忍耐,突然,我猙獰一笑,心中一個邪惡念頭已經浮現在我腦中,我定要將誘人的母親壓在身下。

第二天。

一下課我就直奔便利商店,一看見我計畫的重要人物,從背影看上去有點瘦弱,他正在清點架上的商品,我便跑上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黑大哥!」

緩緩轉過身,是我們便利商店的員工,瘦弱斯文的樣子一點都看不出來以前是被關過的毒販,還砍過幾十個人,出獄後,聽說改邪歸正,開始打起小工養活自己,但,一個開寶馬跑車拿哀鳳的人會是小員工?當然是私底下還是有在販毒之類的,只是掩人耳目在便利商店工作而已。

「甚麼事?」和我關係極好的黑大哥露出笑容。

將我想要的東西和黑大哥說過之後,黑大哥再次露出笑容。

「小子,想要這種東西?這可是很難進的」黑大哥瞇起眼睛說道。

「拜託啦,黑大哥,我真的很需要」我一臉誠懇的拜託黑大哥,我們兩關係極好,我並不擔心他不給我。

「嘿嘿,要這東西,想必也不是甚麼光明的事……」黑大哥猙獰一笑,雖然外表斯文,但內心最喜歡這種事的黑大哥看起來很支持我

「拿去吧」黑大哥在身上掏弄一下便翻出幾包小白包「夠你用五六次的,送你吧」

「謝謝黑大哥!」驚喜萬分的我快速的藏好小白包,爲今晚的事所期待。

晚上。

昨晚吃飯時有問過媽媽,今天媽媽也會早點回來,我一下班便在黑大哥支持的表情下衝回家。

看著時鐘上的時間,媽媽應該快到了,於是我跑進廚房,開始煮著咖哩飯,我故意分成兩份,裝再盤子裡,一份給媽媽,一份給我,在媽媽的那一份裡,我拿出今晚的關鍵「小白包」,這是最新的強姦藥,裡面含有安眠藥和春藥的成分,聽黑大哥說,只要吃了一包,會先昏昏欲睡兩小時,而且渾身燥熱,就像在做春夢一樣,包證就算是迷姦也能玩的高潮噴水給你看。

原本只是要FM2那種藥丸,想不到還有這種藥粉,而且無色無味,我拿起一包打開它,慢慢的加在媽媽的咖哩裡面,均勻的攪拌一下,然後淋在熱騰騰的白飯上,將食物通通擺好,耐心的等待媽媽回來。

「喀嚓」媽媽終於回來了。

「咦,偉翔你已經做好飯了?這麼體貼阿~」媽媽一看桌上已經準備好飯菜,想到我這個兒子幫她做好飯,開心的合不容嘴。

「媽,快來吃飯吧,我可是精心準備的,當兒子的總是要幫媽媽分擔一下麻」我迫不及待的邀請媽媽吃飯。

「好~我家兒子煮的東西最好吃了」媽媽溫柔的誇獎我一下,脫下外套,洗了個臉和手,便坐下來吃飯,一想到即將發生的事情,我興奮的雞巴都硬了起來。

「嗯~真好吃!不愧是我兒子」媽媽吃了一口,讚揚著我的廚藝。

「哈哈,媽高興就好,今天你累了吧?吃完飯洗完澡早點睡吧,平常可沒這麼多休息時間呢。」我壓下自己興奮的語氣,平靜的道。

「嗯!聽你這麼一說,真有點累了,難得今天早點回來,可要好好睡個美容覺!」媽媽嬌笑著邊說邊吃,卻不知道等等即將發生無可挽回的事情。

等媽媽吃完飯,我就搶著收拾,要媽媽早點去洗澡休息,媽媽直誇我變乖了,進了浴室後,我沒有去偷窺,只是快點將碗洗完,整理好桌面,坐在客廳看電視。

「哼哼~哼哼哼~哼哼」媽媽哼著小調,不知道是甚麼歌,聽著洗澡水聲,我心中的慾火越來越旺,期待著。

不久媽媽便洗完了,在和我談笑一會,在我的催促下,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就走進房門去睡覺了,在媽媽轉身的同時,我不自覺露出一副猙獰的笑容。

媽媽進房門後的一個小時,我忐忑的走到媽媽的房門,「叩叩」的敲了兩下「媽?你睡了嗎?」仔細聽了一會,我想藥效是發作了,我渾身越來越燥熱,緩緩的打開媽媽的房門,因為只有我們兩個,媽媽並不會鎖房門,我很輕易的溜了進去。

只見媽媽躺在床上,蓋著一層薄棉被,安穩的睡著了,見狀,我慢慢的走到床邊,蹲下來看著媽媽絕美的容貌,不安心的在喊一聲「媽?」並輕輕的搖了兩下,見媽媽一點反應都沒有,我徹底的放心也徹底的慾火焚身了!

快步走去打開燈,我一下便脫光衣服跳上床去,掀開棉被,只見媽媽穿著一件連身的鮮紅色蕾絲睡衣,我氣喘吁吁的將連身睡衣給脫掉,露出裡面滿滿的春光,媽媽穿著上下成套的鵝黃色蕾絲內衣褲,吞了一口口水,我忍不住緊緊地擁住媽媽,粗暴吻上媽媽那嬌豔欲滴的小嘴,尋覓著那誘人的芬芳。

舌頭伸進媽媽的嘴,用舌頭纏著媽媽甜甜小舌瘋狂吸吮,那高聳的雙峰在我緊抱的狀況下被擠壓著變形,我感到胸前一片柔軟,那飽滿的巨乳頂著一顆如櫻桃般的殷紅乳頭,順勢將頭埋在媽媽柔軟的酥胸間,聞著她發出的淡淡體香,堅硬的雞巴頂在媽媽那平坦的小腹上,濃烈的奶香傳入鼻中,雙手不由自主的攀上她的雙峰,輕輕的將胸罩給脫下,一脫下胸罩,那豐滿渾圓的酥胸輕輕的跳動著,手指捏住那兩粒小葡萄輕輕地揉捏著。

在我的愛撫下,媽媽的嬌軀漸漸發熱,臉上也浮起一抹紅暈,我的雙手開始向下摸去,滑過平坦的小腹,手指隔著蕾絲內褲,輕輕的撫摸著媽媽的陰部,已經有點泛濕了,手上的力道不自覺的加大起來。

「嗯……」臉色潮紅的媽媽,雙眼睫毛輕輕顫抖,身體微微挪動,不知夢裡是否也被我這個兒子侵犯著。

手指在撫摸時也感到媽媽的陰部越來越濕,我終於顫抖著雙手,緩緩的把媽媽的蕾絲內褲給脫了下來,在那既豐腴又白嫩的大腿間,便是黑色的神秘地帶,我貪婪的望著她那微微透著紅潮白嫩的肌膚,還有那無比曼妙的曲線,黑色地帶所隱藏的小穴早已流出晶瑩的淫水,當我的手觸碰到那粉嫩的小穴時,媽媽身體輕輕的顫抖一下,火熱濕嫩的觸感傳來溫柔的感覺,我俯下身體低下頭,將嘴巴迎向那濕潤的小穴,媽媽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扭動著,私處的淫水漸漸浸濕底下的床單。

看的時機差不多了,將媽媽潔白的小腿搭上自己的肩膀,灼熱的雞巴貼著陰唇摩擦著,媽媽不時的發出一些呻吟,一會兒後,我忍受不住,將雞巴頂在媽媽那兩片濕潤的小穴間,隨即用力一挺,大雞巴拼命地鑽了進去。

「媽!你兒子我又回來了!」我興奮一叫,將雞巴一插到底。

「嗯……阿!」媽媽纖腰微微弓了起來,在媽媽的美穴中,我感到雞巴被兩片又濕又熱的肉壁緊緊地包住,細細品嚐一會,我便用力的抽插了起來,只覺得一層層溫暖包住雞巴,抽插時小穴還會緊縮,帶給我一股難以言喻的快感。

雞巴不斷的在小穴裡進進出出,體會那種緊湊的快感,媽媽身體已經很久沒有受到男人的滋潤,哪裡承受的住如此瘋狂般的抽插,呻吟聲越來越大聲,但藥性的存在讓媽媽依舊緊閉著雙眼,過了不知道多久,媽媽的身子一陣顫抖,肉壁收縮,一股溫熱濃烈的陰精洩了出來,我感到龜頭上被一股火熱的淫水澆著,頓時小腹一緊,用力的往前一挺,一股股濃烈精液瘋狂的射進媽媽小穴中。

不捨的拔出雞巴,只見媽媽的小穴微微開合,那混著陰精和精子的淫水緩緩地流了出來,看上去十分淫亂。

「阿…嗯…嗯……」媽媽在睡夢中被我操的高潮了,微微弓起的纖腰顫抖不斷,無力呻吟的媽媽不斷喘息著,我愛憐地撫摸媽媽的嬌軀,喃喃說道:「媽……我好愛您!」

時間算算差不多了,媽媽應該也快轉醒了,我雖想收拾收拾,不讓媽媽知道此事的發生,但心中的慾望還沒完全解放,看著媽媽淫瀰的嬌軀,我小腹又是一熱,剛奮戰結束的雞巴再次堅挺起來。

這次我慢慢的撫摸媽媽的嬌軀,將肉棒慢慢的插進媽媽吐著精液的小穴,緩緩的抽插著,雙手輕輕的握住兩團暖玉,俯下身子輕舔媽媽香汗淋漓的臉蛋。

「嗯……」時間一分一秒得過了,媽媽眼睛微微顫抖著張開,小嘴丁香輕吐,彷彿在夢中經歷一番風雨,嬌軀輕顫。

「怎麼回事…嗯……偉……偉翔!你在幹甚麼,不要……不行啊!!走開!!」媽媽一見自己寶貝的兒子居然騎在自己身上,頓時驚慌失措,纖手扶在我胸膛,想要將我推開,但才剛轉醒,被我摧殘已久,使不出力氣,這樣做只讓我的慾火更加旺盛。

「媽媽,妳舒服嗎?兒子我幹的妳舒服嗎?爸爸死很久,妳也寂寞很久了吧?」我在媽媽耳邊輕聲說道,說完伸出舌頭輕舔媽媽的耳珠,媽媽耳根紅了起來。

「偉翔……不……不可以……我……我是你的媽媽呀……」下身被我緩緩插動,纖巧細緻的耳珠被我含在口中,粗糙濕潤的舌頭時吮時舔,耳根子更紅了,媽媽酥軟無力的掙扎,卻是怎麼也掙不開自己兒子的強硬摟抱,只能嬌哼輕吟。

「阿……不……不行……你怎麼可以這樣……媽媽不會原諒你的……不要……不行……阿……那裡……不可以……」

呻吟的聲音越來越高,媽媽飽滿堅挺的巨乳被我輕輕一握,食指拇指輕捏乳頭,將媽媽已經凸起的乳頭擒在指間,下身也越來越用勁,媽媽在我的手段下嬌喘呻吟,早已滿溢的情慾越發膨脹。

「嗯……嗯……偉……偉翔……你快點……停……停下來……媽媽可以……當做沒……沒發生過……唔……不要……」體內最後一點理性化做言語,從小嘴輕吐的香氛不斷吐出,拼命苦勸著我。

「停不下來了……媽……妳的肉穴夾的我好緊阿……」我一邊說一邊將媽媽摟的更緊了些,雙手將媽媽的嬌軀摸了個遍,低下頭吻上媽媽的脖子,香汗淋漓的脖子散發出一股迷人的香氣,媽媽眼角淚珠輕滴,只覺得渾身舒癢難耐,下身更是春水潺潺、波濤洶湧,久未嘗到男人的滋潤,如今卻是兒子騎在自己身上,這種心理上的侵犯,才是令媽媽勾起情慾的重點。

「阿……不可以……偉翔你……唔……不要……求求你了……阿阿……饒了我吧……別再插了……嗯……不可以吸那阿……嗯」媽媽滿臉紅潤,壓抑著肉體上的快感,卻止不住內心的呻吟,媽媽美目緊閉,眼角淚珠串串,此時的我,正賣力的操著媽媽的嫩穴,一手抓著彈性十足的豐臀,一手不斷揉著白嫩巨乳,將巨乳揉成各種形狀。

「好……好媽媽……好舒服阿……兒子會好好對待妳的……妳就從了兒子吧……」嬌慵迷亂之間,媽媽茫然起來,兒子的聲音侵入她的心房,於是我又吻回媽媽臉上,吻上媽媽的香唇,一陣熱吻,無奈的媽媽只能輕開小口,任由我甜蜜的享用,他的口舌之間還帶著她分泌的甜美,吻的感覺更加醉人。

「嗯……嗯……阿……裡面……」茫茫之間媽媽發出一連串的呻吟,纖腰也不自主的動了起來,努力的迎合我的抽插,想讓我在抽的更深一點,我便配合媽媽更賣力了一點,媽媽猛地一醒,怎麼自己變的如此淫蕩,被兒子強姦也就算了,居然還呻吟配合起來。只可惜後悔也來不及了,在媽媽配合的抽插中,我的雞巴頓時又脹大了一圈,媽媽突然驚慌的弓起身子。

「不行!不……不可以射在裡面,快……拔出來,偉翔……算媽媽拜託你了……不要……射在裡面阿……」媽媽纖手用力的往我胸膛上推,有經歷的媽媽如何不知道那脹一圈的感覺是甚麼呢,只是這種感覺,這種緊張讓我更加興奮而奮力抽插。

「媽,我愛您阿,就讓您懷上兒子的種吧,我會代替爸爸照顧好妳的」我緊緊地抱住媽媽的嬌軀,感覺媽媽在自己懷中嬌羞柔弱的顫抖,我覺得心中被充滿滿的,一手轉到媽媽的臀上,輕輕地扣住了媽媽的腰臀,不讓媽媽有任何逃脫的空間。雖然已經插入了,媽媽哪裡逃的了呢?雖然感覺到兒子的小動作,只是現在媽媽也無力逃脫,輕咬銀牙,自己體內被抽插的情慾難耐,讓自己內心渴望著兒子的精液,但卻扣上一層亂倫的枷鎖,一時之間百感交集,又羞又怒,又喜又恨。

我強忍著下身最後衝刺的衝動,將媽媽強轉過身去,強押著媽媽趴在床上,以狗爬式的方式繼續用力抽插著。媽媽感到一陣嬌羞,想不到兒子居然用這種羞人的方式插著自己,胸前的巨乳壓在床上擠出半圓球狀,不斷的承受著兒子火辣辣的衝擊。

「媽……媽媽……我……我忍不住了……我要射進去了!」忍耐以久的我終究還是忍耐不住那股衝動,媽媽的小穴又窄又緊,又吸又夾的怎麼可能讓我持久的了呢。

「不……不行……不能阿……只要不……不射進去……媽媽……可以原諒你……你快……快拔出來阿……」

「不管了!」我奮力一吼,雙手抓住媽媽的纖腰,用力的做著最後衝刺,媽媽被我操的整個人都癱了,每一下插入都令媽媽歡快無比,終於忍耐不住,一股濃濃的精液噴射而出,灌滿整個子宮,那強烈的快意,差點沒讓媽媽暈眩過去,感到那溫熱射進自己的體內,媽媽終於也高潮了,一股一股的陰精傾瀉而出,龜頭一邊射精一邊感受著陰精的滋潤。

慾火一時洩盡,我趴伏在媽媽身上輕輕喘著氣,一點也不想從媽媽身上起來,媽媽真是無比迷人,剛才情迷意亂時,火熱的像是要將兒子整個融化,現在洩了身,整個人嬌慵無力,小口輕吐香蘭,眼神茫茫,乳房隨著喘氣而上下起伏,香汗淋漓的媽媽彷彿還沉醉在那淫亂的交溝上。

休息好一陣子,媽媽和我也慢慢的清醒了起來,眼角一瞄,只見兩人交合之處依然緊密黏在一起,小穴口還不斷溢出白白的精液與淫水,身下的床單一片狼籍,那不堪入目的模樣,在媽媽嬌紅的身軀映襯之下,我的浴火又緩緩提升了起來。

「媽……」

「還……還不起來」感到小穴裡面的變化,媽媽嬌紅著臉嗔道

「媽,我剛剛的表現,還可以吧?」我輕輕撫摸媽媽的嬌軀撒嬌道。

「你還敢提!」媽媽俏臉羞紅,手往我的腰部用力一擰,疼的我倒吸口冷氣,但我依然繼續撫摸媽媽的嬌軀。

「媽,我真的很愛您呀,妳不懂兒子對妳的愛嗎?」

「我只知道我沒有你這個兒子」媽媽閉起眼睛嗔道,心中想起又是一陣心酸,想不到忍了這麼多年的貞節,今天卻被兒子給奪去了,自己還不知羞恥的迎合著他,但那久違的美妙滋味,卻讓自己難以忘懷,欲哭無淚的媽媽只能輕輕嘆口氣。

「那,媽,既然不是你兒子,我可不可以再來一次」我壞笑的道,下身已經緩緩抽插起來。

「我怎麼會生出你這種不孝的兒子!」輕咬櫻唇,媽媽羞紅的臉已經出賣了她,看來平常冰清玉潔的媽媽,也被我勾出淫蕩的內心,我壞笑一聲,下身又猛烈的動了起來。

「嗯……你……輕……輕點……」雖然媽媽知道看來是擋不住我了,無奈的媽媽還是忍不住說了聲,畢竟自己也有那麼一絲渴望,但自己絕不能讓今夜之事洩露出去一丁半點,否則母子倆在社會上都要身敗名裂。

之後,媽媽在這不眠夜裡被我操的渾身無力,高潮十幾次,我也射了五六次,將媽媽的子宮灌的滿出來,我們做到天亮才互擁而睡。隔天,媽媽就像是剛出嫁的媳婦一樣依偎在我懷裡,輕輕的給媽媽一個吻,我已經暗暗發誓,媽媽就是我的一切,我定要讓媽媽幸福快樂。

從那之後的每一天,我已不睡在自己房裡,每天和媽媽翻雲覆雨,就像新婚夫婦一樣,幾個月後,媽媽辭了工作,我們倆東湊西湊,湊出一些小錢開了家小吃店,雖然沒賺很多錢,但我們卻高興能在一起幸福快樂的生活下去。

我叫偉翔,今年十八歲,獨生子,老爸死的早,沒留下任何遺產,我每天上完課就直奔便利商店打工,爲媽媽分擔一些壓力,我們母子倆相依為命。

我的母親,今年三十八歲,在XX股份有限公司上班,工作十幾年卻得不到升職,因為學歷並不高,表現雖然好,但曾經得罪老闆,所以沒辦法升職,但如果離職怕是找不到工作了,生活上的逼迫,媽媽只能默默的工作下去,哪怕這些錢只夠我們支付生活費和一切開銷,想存錢都有些困難。

這一天,我剛工作結束,一回到家就累的躺在沙發上,一根手指都不想動,「喀嚓」一聲,原來是媽媽也回來了,平常媽媽都八九點才會回來,今天卻提早兩個小時,我感到有些奇怪,一見媽媽一臉疲勞,令我心疼不已。

「媽……」我輕聲喊道。

「阿!」母親嚇了一跳,輕拍抖動的酥胸嗔道「偉翔,你怎不開燈呢?嚇死媽媽了!」

「我也才剛回來躺在這裡,想不到妳今天回來早了」我輕笑道。

「恩,我今天回來早了,你還沒吃吧?等一下,我現在去煮」媽媽放下公事包向廚房走去。

「太好了!」因為平時回來媽媽都還沒下班,所以我都自己煮來吃,今天媽媽回來早了,自然是要品嘗一下久違的媽媽牌料理。

媽媽煮了三菜一湯,麻婆豆腐、宮保雞丁、炒花椰菜、紫菜蛋花湯。

「哇!真香阿!今天吃這麼好阿!太好了!」我肚子開始飢餓了起來,開心的添了一碗飯給媽媽,再幫自己添了一碗,便迫不及待的吃了起來。

線上A片

媽媽見我吃的這麼開心,臉上的疲勞減輕了幾分,也開始優雅的動起筷子。媽媽並不會用甚麼化妝品,但天生麗質的媽媽現在還是風韻猶存,有著一頭亮麗柔順的烏黑長髮,白白淨淨的瓜子臉,臉上有著淡淡的紅暈,媚眼明亮有神,鼻子高挺筆直,小嘴紅紅的,美麗動人的媽媽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早已注意媽媽已久的我,一邊吃,一邊打量著媽媽,媽媽脫了職業套裝的外套,裡面穿著一件潔白襯衫,因為家裡沒有開空調,現在又是夏天,媽媽早已經香汗淋漓,只見媽媽沾了汗而緊貼在身的白襯衫下微微透出底下那鵝蛋黃的蕾絲胸罩,胸罩包覆著媽媽那34D白嫩渾圓的美胸,令人忍不住想揉上一揉,看著我小腹一陣燥熱。

一邊冷靜的壓下慾火,和媽媽閒聊幾句,緩緩的吃完飯後,整理桌面,媽媽切了一小盤蘋果出來,因為桌面較低,媽媽彎腰放在桌上的同時,我也看見媽媽感到熱而解開一粒扣子的領口露出一片雪白,白皙的巨乳被胸罩緊緊的罩住,彷彿要彈跳出來一樣,才剛壓下去的慾火又緩緩升了起來。

「你先慢慢吃,我去洗個澡」媽媽笑著說道。

「恩,你去洗吧」我一聽便開始興奮了起來。

因為媽媽洗澡前會把今天的髒衣物堆在浴室門口的籃子,隔天早上出門工作前才會拿去洗,當我看見媽媽剛脫下的胸罩放在那,心中的慾望壓抑不住,媽媽關上門後,我便躡手躡腳去拿起媽媽的胸罩,胸罩一握在手中,胸罩上還存在著媽媽那溫暖的體溫,輕輕的拿著胸罩蓋在臉上用力一吸,那淡淡的體香汗味讓我精神一振,下身早已蠢蠢欲動,聽著浴室的水聲,我開始忍不住誘惑,因為我們家的浴室門比較古老,下面的縫很大,我輕手輕腳的蹲下去,就怕發出一丁點聲響會引起媽媽的注意,當我湊近門縫一看!

「咕咚」我猛吞了一口口水,只見門內春光無限,潔白的肌膚、傲人的身材引的我下身更為堅挺,碩大的美乳俏然而立,絲毫不見下垂的跡象,雙峰那兩點小粉紅不大也不小,旁邊那一圈乳暈更是恰恰好,豐滿的屁股令人看了忍不住想揉揉,纖細的腰身襯托出媽媽誘人的曲線,當媽媽轉過身來面向門口,我更是呼吸急促,用胸罩套弄著的雞巴更是脹大了一圈,媽媽性感的小腹下,那羞人的黑色地帶一覽無疑,陰毛明顯有細修過,朝著同一個方向微微卷曲,看上去更誘人,我用力的握了握雞巴,心中只想將雞巴插入那神秘地帶,滿足我心中的慾望,一邊看著媽媽洗澡,一邊用力的用胸罩套弄雞巴,就待媽媽快洗完時,精關一開,將精液盡數射在胸罩上,整理整理過後,將胸罩塞在衣服堆裡,希望媽媽不會看出來。

「喀嚓」媽媽開了浴室門,俏麗的小鼻子皺了皺

「甚麼味道?」

疑惑的媽媽包著浴巾慢慢的走到桌旁,洗了澡的媽媽看起來頗有精神,彎下腰拿起一塊蘋果,裝作沒事再看電視的我頓時瞪大眼睛,只見媽媽用浴巾包不住的白皙渾圓巨乳在我面前輕輕彈動,剛發洩完的慾火又緩緩回來的趨勢。

媽媽剛洗完澡,渾身散發出一股迷人的花香,濕潤的頭髮輕披在肩上,露出潔白的脖子、圓滑的鎖骨,有些水滴慢慢滑過媽媽潔白的脖子,溜進那深不可見的山谷峰裡,引人遐想無限。

小嘴輕咬一口蘋果,滿意的露出迷人的笑容,走過桌子坐在我旁邊,跟我一起看著電視,我尷尬的拉鬆褲子,遮遮掩掩的不想被媽媽發現,看見她的嬌軀,心中一陣掙扎,好想直接將媽媽壓在身下,品嚐媽媽的每一點每一寸,但理智還是稍微控制了自己的慾望,畢竟和媽媽相依為命這麼久,知道媽媽很注重貞潔,公司老闆曾經調戲媽媽,媽媽不但強烈抵抗,還大聲呼喊,甚至已死相逼,讓老闆顏面掃地,才會導致現在媽媽升不了職,被人使換來使喚去,沒被炒魷魚算不錯了。

媽媽一邊吃著蘋果,一邊看著電視的喜劇,因為笑而輕輕彈跳的巨乳,看的我好想抓上一把,電視節目做完後,媽媽收拾吃完的盤子,走向自己的房間。

「晚了,要早點睡,知道嗎?」說完媽媽便輕搖著翹臀回到房間。

緩緩關上的房門,留下意猶未盡的我在那苦苦忍耐,突然,我猙獰一笑,心中一個邪惡念頭已經浮現在我腦中,我定要將誘人的母親壓在身下。

第二天。

一下課我就直奔便利商店,一看見我計畫的重要人物,從背影看上去有點瘦弱,他正在清點架上的商品,我便跑上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黑大哥!」

緩緩轉過身,是我們便利商店的員工,瘦弱斯文的樣子一點都看不出來以前是被關過的毒販,還砍過幾十個人,出獄後,聽說改邪歸正,開始打起小工養活自己,但,一個開寶馬跑車拿哀鳳的人會是小員工?當然是私底下還是有在販毒之類的,只是掩人耳目在便利商店工作而已。

「甚麼事?」和我關係極好的黑大哥露出笑容。

將我想要的東西和黑大哥說過之後,黑大哥再次露出笑容。

「小子,想要這種東西?這可是很難進的」黑大哥瞇起眼睛說道。

「拜託啦,黑大哥,我真的很需要」我一臉誠懇的拜託黑大哥,我們兩關係極好,我並不擔心他不給我。

「嘿嘿,要這東西,想必也不是甚麼光明的事……」黑大哥猙獰一笑,雖然外表斯文,但內心最喜歡這種事的黑大哥看起來很支持我

「拿去吧」黑大哥在身上掏弄一下便翻出幾包小白包「夠你用五六次的,送你吧」

「謝謝黑大哥!」驚喜萬分的我快速的藏好小白包,爲今晚的事所期待。

晚上。

昨晚吃飯時有問過媽媽,今天媽媽也會早點回來,我一下班便在黑大哥支持的表情下衝回家。

看著時鐘上的時間,媽媽應該快到了,於是我跑進廚房,開始煮著咖哩飯,我故意分成兩份,裝再盤子裡,一份給媽媽,一份給我,在媽媽的那一份裡,我拿出今晚的關鍵「小白包」,這是最新的強姦藥,裡面含有安眠藥和春藥的成分,聽黑大哥說,只要吃了一包,會先昏昏欲睡兩小時,而且渾身燥熱,就像在做春夢一樣,包證就算是迷姦也能玩的高潮噴水給你看。

原本只是要FM2那種藥丸,想不到還有這種藥粉,而且無色無味,我拿起一包打開它,慢慢的加在媽媽的咖哩裡面,均勻的攪拌一下,然後淋在熱騰騰的白飯上,將食物通通擺好,耐心的等待媽媽回來。

「喀嚓」媽媽終於回來了。

「咦,偉翔你已經做好飯了?這麼體貼阿~」媽媽一看桌上已經準備好飯菜,想到我這個兒子幫她做好飯,開心的合不容嘴。

「媽,快來吃飯吧,我可是精心準備的,當兒子的總是要幫媽媽分擔一下麻」我迫不及待的邀請媽媽吃飯。

「好~我家兒子煮的東西最好吃了」媽媽溫柔的誇獎我一下,脫下外套,洗了個臉和手,便坐下來吃飯,一想到即將發生的事情,我興奮的雞巴都硬了起來。

「嗯~真好吃!不愧是我兒子」媽媽吃了一口,讚揚著我的廚藝。

「哈哈,媽高興就好,今天你累了吧?吃完飯洗完澡早點睡吧,平常可沒這麼多休息時間呢。」我壓下自己興奮的語氣,平靜的道。

「嗯!聽你這麼一說,真有點累了,難得今天早點回來,可要好好睡個美容覺!」媽媽嬌笑著邊說邊吃,卻不知道等等即將發生無可挽回的事情。

等媽媽吃完飯,我就搶著收拾,要媽媽早點去洗澡休息,媽媽直誇我變乖了,進了浴室後,我沒有去偷窺,只是快點將碗洗完,整理好桌面,坐在客廳看電視。

「哼哼~哼哼哼~哼哼」媽媽哼著小調,不知道是甚麼歌,聽著洗澡水聲,我心中的慾火越來越旺,期待著。

不久媽媽便洗完了,在和我談笑一會,在我的催促下,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就走進房門去睡覺了,在媽媽轉身的同時,我不自覺露出一副猙獰的笑容。

媽媽進房門後的一個小時,我忐忑的走到媽媽的房門,「叩叩」的敲了兩下「媽?你睡了嗎?」仔細聽了一會,我想藥效是發作了,我渾身越來越燥熱,緩緩的打開媽媽的房門,因為只有我們兩個,媽媽並不會鎖房門,我很輕易的溜了進去。

只見媽媽躺在床上,蓋著一層薄棉被,安穩的睡著了,見狀,我慢慢的走到床邊,蹲下來看著媽媽絕美的容貌,不安心的在喊一聲「媽?」並輕輕的搖了兩下,見媽媽一點反應都沒有,我徹底的放心也徹底的慾火焚身了!

快步走去打開燈,我一下便脫光衣服跳上床去,掀開棉被,只見媽媽穿著一件連身的鮮紅色蕾絲睡衣,我氣喘吁吁的將連身睡衣給脫掉,露出裡面滿滿的春光,媽媽穿著上下成套的鵝黃色蕾絲內衣褲,吞了一口口水,我忍不住緊緊地擁住媽媽,粗暴吻上媽媽那嬌豔欲滴的小嘴,尋覓著那誘人的芬芳。

舌頭伸進媽媽的嘴,用舌頭纏著媽媽甜甜小舌瘋狂吸吮,那高聳的雙峰在我緊抱的狀況下被擠壓著變形,我感到胸前一片柔軟,那飽滿的巨乳頂著一顆如櫻桃般的殷紅乳頭,順勢將頭埋在媽媽柔軟的酥胸間,聞著她發出的淡淡體香,堅硬的雞巴頂在媽媽那平坦的小腹上,濃烈的奶香傳入鼻中,雙手不由自主的攀上她的雙峰,輕輕的將胸罩給脫下,一脫下胸罩,那豐滿渾圓的酥胸輕輕的跳動著,手指捏住那兩粒小葡萄輕輕地揉捏著。

在我的愛撫下,媽媽的嬌軀漸漸發熱,臉上也浮起一抹紅暈,我的雙手開始向下摸去,滑過平坦的小腹,手指隔著蕾絲內褲,輕輕的撫摸著媽媽的陰部,已經有點泛濕了,手上的力道不自覺的加大起來。

「嗯……」臉色潮紅的媽媽,雙眼睫毛輕輕顫抖,身體微微挪動,不知夢裡是否也被我這個兒子侵犯著。

手指在撫摸時也感到媽媽的陰部越來越濕,我終於顫抖著雙手,緩緩的把媽媽的蕾絲內褲給脫了下來,在那既豐腴又白嫩的大腿間,便是黑色的神秘地帶,我貪婪的望著她那微微透著紅潮白嫩的肌膚,還有那無比曼妙的曲線,黑色地帶所隱藏的小穴早已流出晶瑩的淫水,當我的手觸碰到那粉嫩的小穴時,媽媽身體輕輕的顫抖一下,火熱濕嫩的觸感傳來溫柔的感覺,我俯下身體低下頭,將嘴巴迎向那濕潤的小穴,媽媽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扭動著,私處的淫水漸漸浸濕底下的床單。

看的時機差不多了,將媽媽潔白的小腿搭上自己的肩膀,灼熱的雞巴貼著陰唇摩擦著,媽媽不時的發出一些呻吟,一會兒後,我忍受不住,將雞巴頂在媽媽那兩片濕潤的小穴間,隨即用力一挺,大雞巴拼命地鑽了進去。

「媽!你兒子我又回來了!」我興奮一叫,將雞巴一插到底。

「嗯……阿!」媽媽纖腰微微弓了起來,在媽媽的美穴中,我感到雞巴被兩片又濕又熱的肉壁緊緊地包住,細細品嚐一會,我便用力的抽插了起來,只覺得一層層溫暖包住雞巴,抽插時小穴還會緊縮,帶給我一股難以言喻的快感。

雞巴不斷的在小穴裡進進出出,體會那種緊湊的快感,媽媽身體已經很久沒有受到男人的滋潤,哪裡承受的住如此瘋狂般的抽插,呻吟聲越來越大聲,但藥性的存在讓媽媽依舊緊閉著雙眼,過了不知道多久,媽媽的身子一陣顫抖,肉壁收縮,一股溫熱濃烈的陰精洩了出來,我感到龜頭上被一股火熱的淫水澆著,頓時小腹一緊,用力的往前一挺,一股股濃烈精液瘋狂的射進媽媽小穴中。

不捨的拔出雞巴,只見媽媽的小穴微微開合,那混著陰精和精子的淫水緩緩地流了出來,看上去十分淫亂。

「阿…嗯…嗯……」媽媽在睡夢中被我操的高潮了,微微弓起的纖腰顫抖不斷,無力呻吟的媽媽不斷喘息著,我愛憐地撫摸媽媽的嬌軀,喃喃說道:「媽……我好愛您!」

時間算算差不多了,媽媽應該也快轉醒了,我雖想收拾收拾,不讓媽媽知道此事的發生,但心中的慾望還沒完全解放,看著媽媽淫瀰的嬌軀,我小腹又是一熱,剛奮戰結束的雞巴再次堅挺起來。

這次我慢慢的撫摸媽媽的嬌軀,將肉棒慢慢的插進媽媽吐著精液的小穴,緩緩的抽插著,雙手輕輕的握住兩團暖玉,俯下身子輕舔媽媽香汗淋漓的臉蛋。

「嗯……」時間一分一秒得過了,媽媽眼睛微微顫抖著張開,小嘴丁香輕吐,彷彿在夢中經歷一番風雨,嬌軀輕顫。

「怎麼回事…嗯……偉……偉翔!你在幹甚麼,不要……不行啊!!走開!!」媽媽一見自己寶貝的兒子居然騎在自己身上,頓時驚慌失措,纖手扶在我胸膛,想要將我推開,但才剛轉醒,被我摧殘已久,使不出力氣,這樣做只讓我的慾火更加旺盛。

「媽媽,妳舒服嗎?兒子我幹的妳舒服嗎?爸爸死很久,妳也寂寞很久了吧?」我在媽媽耳邊輕聲說道,說完伸出舌頭輕舔媽媽的耳珠,媽媽耳根紅了起來。

「偉翔……不……不可以……我……我是你的媽媽呀……」下身被我緩緩插動,纖巧細緻的耳珠被我含在口中,粗糙濕潤的舌頭時吮時舔,耳根子更紅了,媽媽酥軟無力的掙扎,卻是怎麼也掙不開自己兒子的強硬摟抱,只能嬌哼輕吟。

「阿……不……不行……你怎麼可以這樣……媽媽不會原諒你的……不要……不行……阿……那裡……不可以……」

呻吟的聲音越來越高,媽媽飽滿堅挺的巨乳被我輕輕一握,食指拇指輕捏乳頭,將媽媽已經凸起的乳頭擒在指間,下身也越來越用勁,媽媽在我的手段下嬌喘呻吟,早已滿溢的情慾越發膨脹。

「嗯……嗯……偉……偉翔……你快點……停……停下來……媽媽可以……當做沒……沒發生過……唔……不要……」體內最後一點理性化做言語,從小嘴輕吐的香氛不斷吐出,拼命苦勸著我。

「停不下來了……媽……妳的肉穴夾的我好緊阿……」我一邊說一邊將媽媽摟的更緊了些,雙手將媽媽的嬌軀摸了個遍,低下頭吻上媽媽的脖子,香汗淋漓的脖子散發出一股迷人的香氣,媽媽眼角淚珠輕滴,只覺得渾身舒癢難耐,下身更是春水潺潺、波濤洶湧,久未嘗到男人的滋潤,如今卻是兒子騎在自己身上,這種心理上的侵犯,才是令媽媽勾起情慾的重點。

「阿……不可以……偉翔你……唔……不要……求求你了……阿阿……饒了我吧……別再插了……嗯……不可以吸那阿……嗯」媽媽滿臉紅潤,壓抑著肉體上的快感,卻止不住內心的呻吟,媽媽美目緊閉,眼角淚珠串串,此時的我,正賣力的操著媽媽的嫩穴,一手抓著彈性十足的豐臀,一手不斷揉著白嫩巨乳,將巨乳揉成各種形狀。

「好……好媽媽……好舒服阿……兒子會好好對待妳的……妳就從了兒子吧……」嬌慵迷亂之間,媽媽茫然起來,兒子的聲音侵入她的心房,於是我又吻回媽媽臉上,吻上媽媽的香唇,一陣熱吻,無奈的媽媽只能輕開小口,任由我甜蜜的享用,他的口舌之間還帶著她分泌的甜美,吻的感覺更加醉人。

「嗯……嗯……阿……裡面……」茫茫之間媽媽發出一連串的呻吟,纖腰也不自主的動了起來,努力的迎合我的抽插,想讓我在抽的更深一點,我便配合媽媽更賣力了一點,媽媽猛地一醒,怎麼自己變的如此淫蕩,被兒子強姦也就算了,居然還呻吟配合起來。只可惜後悔也來不及了,在媽媽配合的抽插中,我的雞巴頓時又脹大了一圈,媽媽突然驚慌的弓起身子。

「不行!不……不可以射在裡面,快……拔出來,偉翔……算媽媽拜託你了……不要……射在裡面阿……」媽媽纖手用力的往我胸膛上推,有經歷的媽媽如何不知道那脹一圈的感覺是甚麼呢,只是這種感覺,這種緊張讓我更加興奮而奮力抽插。

「媽,我愛您阿,就讓您懷上兒子的種吧,我會代替爸爸照顧好妳的」我緊緊地抱住媽媽的嬌軀,感覺媽媽在自己懷中嬌羞柔弱的顫抖,我覺得心中被充滿滿的,一手轉到媽媽的臀上,輕輕地扣住了媽媽的腰臀,不讓媽媽有任何逃脫的空間。雖然已經插入了,媽媽哪裡逃的了呢?雖然感覺到兒子的小動作,只是現在媽媽也無力逃脫,輕咬銀牙,自己體內被抽插的情慾難耐,讓自己內心渴望著兒子的精液,但卻扣上一層亂倫的枷鎖,一時之間百感交集,又羞又怒,又喜又恨。

我強忍著下身最後衝刺的衝動,將媽媽強轉過身去,強押著媽媽趴在床上,以狗爬式的方式繼續用力抽插著。媽媽感到一陣嬌羞,想不到兒子居然用這種羞人的方式插著自己,胸前的巨乳壓在床上擠出半圓球狀,不斷的承受著兒子火辣辣的衝擊。

「媽……媽媽……我……我忍不住了……我要射進去了!」忍耐以久的我終究還是忍耐不住那股衝動,媽媽的小穴又窄又緊,又吸又夾的怎麼可能讓我持久的了呢。

「不……不行……不能阿……只要不……不射進去……媽媽……可以原諒你……你快……快拔出來阿……」

「不管了!」我奮力一吼,雙手抓住媽媽的纖腰,用力的做著最後衝刺,媽媽被我操的整個人都癱了,每一下插入都令媽媽歡快無比,終於忍耐不住,一股濃濃的精液噴射而出,灌滿整個子宮,那強烈的快意,差點沒讓媽媽暈眩過去,感到那溫熱射進自己的體內,媽媽終於也高潮了,一股一股的陰精傾瀉而出,龜頭一邊射精一邊感受著陰精的滋潤。

慾火一時洩盡,我趴伏在媽媽身上輕輕喘著氣,一點也不想從媽媽身上起來,媽媽真是無比迷人,剛才情迷意亂時,火熱的像是要將兒子整個融化,現在洩了身,整個人嬌慵無力,小口輕吐香蘭,眼神茫茫,乳房隨著喘氣而上下起伏,香汗淋漓的媽媽彷彿還沉醉在那淫亂的交溝上。

休息好一陣子,媽媽和我也慢慢的清醒了起來,眼角一瞄,只見兩人交合之處依然緊密黏在一起,小穴口還不斷溢出白白的精液與淫水,身下的床單一片狼籍,那不堪入目的模樣,在媽媽嬌紅的身軀映襯之下,我的浴火又緩緩提升了起來。

「媽……」

「還……還不起來」感到小穴裡面的變化,媽媽嬌紅著臉嗔道

「媽,我剛剛的表現,還可以吧?」我輕輕撫摸媽媽的嬌軀撒嬌道。

「你還敢提!」媽媽俏臉羞紅,手往我的腰部用力一擰,疼的我倒吸口冷氣,但我依然繼續撫摸媽媽的嬌軀。

「媽,我真的很愛您呀,妳不懂兒子對妳的愛嗎?」

「我只知道我沒有你這個兒子」媽媽閉起眼睛嗔道,心中想起又是一陣心酸,想不到忍了這麼多年的貞節,今天卻被兒子給奪去了,自己還不知羞恥的迎合著他,但那久違的美妙滋味,卻讓自己難以忘懷,欲哭無淚的媽媽只能輕輕嘆口氣。

「那,媽,既然不是你兒子,我可不可以再來一次」我壞笑的道,下身已經緩緩抽插起來。

「我怎麼會生出你這種不孝的兒子!」輕咬櫻唇,媽媽羞紅的臉已經出賣了她,看來平常冰清玉潔的媽媽,也被我勾出淫蕩的內心,我壞笑一聲,下身又猛烈的動了起來。

「嗯……你……輕……輕點……」雖然媽媽知道看來是擋不住我了,無奈的媽媽還是忍不住說了聲,畢竟自己也有那麼一絲渴望,但自己絕不能讓今夜之事洩露出去一丁半點,否則母子倆在社會上都要身敗名裂。

之後,媽媽在這不眠夜裡被我操的渾身無力,高潮十幾次,我也射了五六次,將媽媽的子宮灌的滿出來,我們做到天亮才互擁而睡。隔天,媽媽就像是剛出嫁的媳婦一樣依偎在我懷裡,輕輕的給媽媽一個吻,我已經暗暗發誓,媽媽就是我的一切,我定要讓媽媽幸福快樂。

從那之後的每一天,我已不睡在自己房裡,每天和媽媽翻雲覆雨,就像新婚夫婦一樣,幾個月後,媽媽辭了工作,我們倆東湊西湊,湊出一些小錢開了家小吃店,雖然沒賺很多錢,但我們卻高興能在一起幸福快樂的生活下去。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補習補上三母女
被弟弟射在體內
老公的精液
女教師淫亂日記
上了二嬸
兒子操媽媽的感覺
媽引誘我亂倫
我的女兒十九歲了
被淫虐的美熟母
干別人的媽媽真爽
熱門小說:
3個淫蕩援交妹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